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茉莉的博客  
湖南邵阳人,现旅居瑞典。  
        http://blog.creaders.net/moli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2014岁
 
注册日期: 1969-12-31
访问总量: 5,06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用户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读《寻找现代伊斯兰》
· 绝对坦诚--也谈汉娜·阿伦特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欧洲瑞典】
【作家书评】
 · 读《寻找现代伊斯兰》
 · 绝对坦诚--也谈汉娜·阿伦特
存档目录
01/01/2008 - 01/31/2008
我的网络日志
读《寻找现代伊斯兰》 2008-01-23 16:27:05

 

读《寻找现代伊斯兰》

茉莉

当今欧洲的不少城市里,都能看到清真寺高耸的绿色圆顶和圆顶上的新月标志,这令习惯于基督教堂尖塔风景的欧洲人,多少有点不安。自美国911事件发生,清真寺叫拜员的召唤声,更给欧洲人增加了恐惧感。

原本对穆斯林世界兴趣不大的西方,在巨大震撼过后,让伊斯兰议题充满了电视屏幕,数以百计的书籍回答有关伊斯兰主义潮流的问题。但是,人们大多是从文化角度切入伊斯兰议题,较少现实而具体的分析,不少学者一味闭门造车,缺少客观全面的调查研究。

而索尔孟(Guy Sorman )却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这位著名的法国学者,在台湾允晨文化出版过《美国制造:凝视美国文明》,出版过研究中国问题的《谎言帝国》之后,又把深邃睿智的目光投向伊斯兰世界,前不久他在允晨出版了新作《伊斯兰制造:寻找现代伊斯兰》。

这是一部雄心勃勃的著作。以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关怀天下的真诚抱负,索尔孟实地走访伊斯兰各国,和社会各个阶层、各种流派中的上百位人士进行对话。他开阔了视野,积累了丰富的可供思考的素材。此书介绍伊斯兰各国的历史与现状,细心分辨出绿色伊斯兰的不同光谱,从而告诉世界:为什么说伊斯兰是多元歧异的?我们应该如何认清它、对待它?

◎ 行万里路考察伊斯兰的歧异

打开这本书,我们就跟着作者启程,开始这趟令人惊异而不太轻松的长途旅行。第一站是从巴黎到埃及,这是和“阿拉伯文艺复兴”的创始者丽法·达哈达威所走的相反的方向。当年丽法和埃及王子一起去巴黎求学,对西方充满了好奇,几乎没有任何偏见。因此,我们跟着索尔孟开始伊斯兰之旅时,也必须把头脑里先入为主的偏见清除干净,尽可能地敞开心胸去体验去认识。

在开罗南方的监狱,索尔孟会见了即将获释的易卜拉欣,这位知名社会学家因为胡子留得太长,被认为有反政府倾向而被捕。在考察了埃及三十年没有进步的沮丧状况之后,索尔孟飞向经济繁荣的马来西亚,在吉隆坡热闹的大街上,他观赏穿紧身牛仔裤的少女与蒙面女子同行的有趣现象。

我们的学者继续向非洲方向前行。在摩洛哥,他在为旅游客看到的光鲜一面之外,看到营养不良的孩子和绝望的母亲,并思考这个国家极度贫困的各种原因。然后,他又一头扎进宾拉登的故乡沙乌地,在破晓时分,和地下组织苏菲教派享用大盘的全羊餐。他还会见了宾拉登的哥哥,注意到他因家族英名被玷污的悲伤眼神。

来不及和寂寞的沙乌地女人芭得莉亚多谈,索尔孟就把这位不能外出工作的家庭妇女,留给那架米老鼠造型的电话去安慰,自己飞向孟加拉国了。那里,三轮车夫阿克巴尔在向他招手,因为孟加拉常有的交通罢工,他从索尔孟这里获得可养一村人的小费。索尔孟要探访的是西方人闻之色变的“塔利班学校”,而瘦小可怜的三轮车夫说:“我就曾是塔利班学生, 但我不是恐怖分子。”

在孟加拉国外交部研究中心,经历了被主人指责的不愉快,索尔孟又来到把女人包裹在大黑布袋里的伊朗。有一次他在德黑兰的大街上看到,一位出租车司机拒载路上招手的毛拉(教士),这令他很开心,并对伊朗人民产生了信心。来自有反美传统的老欧洲,索尔孟更为吃惊的是:布什将伊朗等国定位为“邪恶轴心”的演说,竟然在伊朗年轻人与知识分子中大受欢迎。

科威特的旅行最令索尔孟惬意。那里男人们开着豪华轿车前来聚会,一起享受茶、牛奶和蜜枣。他们属于海洋的阿拉伯人,具有一种友好和开放的文明。索尔孟感叹石油使科威特更强大,没有一个科威特公民生活在穷困中。不论是文化还是经济状况,伊斯兰各国的差异如此之大,是这位法国学者原本料想不到的。

◎ 埃及的魏源——丽法及其子孙

尽管索尔孟在旅途中结交了一大群新相识,但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寻找丽法的子孙,即伊斯兰的自由派分子。这些自由派在不同的穆斯林国家有不同的命运,有的在监狱里,有的在流亡,还有的进入社会主流并具有影响力。

在土耳其,索尔孟的向导是搞鄂图曼音乐的音乐家。他们阿拉威教派是世俗化了的伊斯兰,没有清真寺却有音乐。让索尔孟大跌眼镜的是,安卡拉大学穆斯林神学院院长,居然是一位像好莱坞明星般的金发女郎。爪哇人的开放倒不令索尔孟奇怪,他和老潘在在田野里旧友重逢,老潘是印度尼西亚最著名的小说家,其作品遵循的是法国左拉的写实主义。

自始至终,索尔孟念念不忘的是丽法。那位出身寒微的埃及学者,于一八二○年代在巴黎学习,是穆斯林世界主张向西方学习的第一人。这就令笔者想起湖南邵阳的一位前辈老乡———魏源。这位老乡并未出国留学,只是在鸦片战争中了解了英军的战舰、大炮等新式武器,便于1842年编成《海国图志》一书,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新思想。

魏源和丽法差不多是同时代人,一位是满清的进士,一位是埃及的伊斯兰教长,面对西方的强大,二人不约而同地探讨本民族落后的原因,发表学习西方这样的石破天惊之论,二人都重视翻译西方的科学书籍。但他们的局限性也是如此相似:魏源只知道学来西方的精利制器为天朝大国所用,却不知道从社会政治制度上去找原因;丽法也未曾深入探讨西方科技优越的前提,只以为将科技移植到埃及即可,他不敢越《古兰经》雷池一步。

但丽法比魏源更辉煌伟大之处在于:他观察到法国自由思想与伊斯兰的公正理念不谋而合,他提倡温和改革主义,尊重人类道德的普世价值。索尔孟希望读者记住一些丽法继承者的名字,其中一位被称为“新世代的思想大师”的伊朗社会学者夏宜刚,曾对他的穆斯林兄弟说:“我们已经过伊斯兰革命,结果行不通;放弃所有怨恨与怀旧吧,承认人权非西方所有,它是普世的!”

◎ 苦心探索和平共存的可能

此书看起来像是一部人文游记,其中有不少精彩有趣的细节,仅仅是伊斯兰各国女性的面纱,就被索尔孟描绘得多姿多彩。同时,此书展示出作者深刻的内在理性及批判性,他一片苦心,带着许多令人困惑的问题前去探索,由于他的洞察力以及对形形色色印象做出分析的能力,伊斯兰在我们读者眼里,不再是一个固定而刻板的形象,而是多样化的,它既有虔诚的信仰者与激进政治者之分,也有激进的穆斯林基本教义主义与丽法所代表的温和改革主义之分。

除了探讨伊斯兰与现代化的相融性之外,该书的价值还在于它对美国及欧洲政府的批评。索尔孟认为,在“文明冲突”的奇怪理论下,西方人不去分辨穆斯林所具有的个别性,而是把所有穆斯林和恐怖主义者看作一丘之貉。西方人还低估了其自身的影响力,没有去支持丽法的门徒,反而支持了一些伊斯兰国家的专制政权。

目前,《寻找现代伊斯兰》一书已经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它在法国受欢迎是不难想象的,作为独立的思考者,索尔孟解构伊斯兰的理论武器,本来就来自欧洲的人文主义。尽管作者对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有严厉的批判,对一些穆斯林不愿与时俱进、一切归罪于西方的行为有所指责,但此书在穆斯林世界里并未引起太多愤怒的反弹。对想要和平共存的伊斯兰知识分子来说,这是引起他们反省“伊斯兰往何处去”的一本好书。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8年一月号

评论(0) 引用 浏览(342)
发表评论
绝对坦诚--也谈汉娜·阿伦特 2008-01-22 09:54:54


    绝对坦诚
   --也谈汉娜·阿伦特

 

        茉莉


 人们在谈论汉娜·阿伦特时,大都忘不了她和海德格尔那一段情史,不少人为这位令人尊敬的女哲学家终生爱恋一个“讲台上的纳粹”,而深感不值。其实,爱情是很私人的灰色地带,是无解之谜,与“政治正确”不太有干系。尤其是像汉娜这种情感上具有巨大容量的特殊女性,他人的评价大都不足为道。

 一般陷入爱中的女人常常昧于是非善恶,但汉娜却不是。长于思考的汉娜,对海德格尔失足的错误,一直就有清醒不妥协的批判。但是,女人爱到深处,其潜在的母性就不知不觉地掺杂进去了,使得爱和怜悯、宽容混合在一起,对其所钟情的对象更为难舍难分。幼年丧父的汉娜,成年后也没有自己的儿女,在她的感情世界里,海德格尔不仅仅是博学的导师,不仅仅是缠绵的情人、共享思想乐趣的朋友,他甚至也可能带有父亲和儿子的影子。年轻的汉娜曾经下过决心,除了海德格尔不再爱任何人。这个誓言,并不因为后来汉娜有了如意郎君、海德格尔失足而完全改变。尤其是在海德格尔年迈倒霉、精神上差点被摧毁的时候,汉娜对他的那种“奇特的感情”重又复燃。具有强大爱的能力的女人,她们往往不是爱男人的成功,而更哀怜疼爱失意的男人。

 

   ◎ 在公共领域里展露个性锋芒

 

 汉娜对海德格尔的爱情不但不让人看小她,而且还让人相信,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爱,还是可能的。在思想深处,汉娜一直有一个不容混淆的划分:纯粹的个人领域和可视性的公共领域。在私人领域里,人可以寻找意气相投的生活圈子,可以有自己无怨无悔的爱情,他人无权干预。而在公共领域里,涉及到公共生活,人们却需要交流,对这个世界承担起共同责任。

 和爱人及朋友在一起的汉娜,经常带着春天般的微笑,热情爽朗,和蔼可亲。但每当她在公共舞台上出现,她便一点也不温柔敦厚,说话拿腔拿调,让人感到一股骄横之气,因此被人称为“厚脸皮汉娜”。对于这种指责,汉娜自己的解释是:公共舞台上演着正义与不公的激烈交锋,任何参与者不应该由于不必要的谦逊,而收敛自己的锋芒。为了求得真理,人们应该勇敢地主动出击,从而将真正富有意义的交锋公之于众。

 不但不需要传统知识分子的“谦逊”,汉娜还一反传统哲学家埋首沉思的习惯,提出自己的“行动理论”,热切地关注和参与社会。她经常公开亮相,在能被他人看得见和听得见的地方发表言论。她认为,公共场合不应该是人们磨平棱角,变得平庸的地方,相反,恰恰是在登台亮相的公众视野里,一个人走出了自我,其智慧因得到碰撞而发展,更能展现自己的个性锋芒。

 在公共生活领域里张牙舞爪的汉娜,尽管树敌不少,却是光彩迸发,令人炫目。她始终不遗余力地捍卫正义和自由,对现代社会进行批判,对极权主义展开透彻的剖析,具有非同一般的深度和原创性,因而蜚声世界,
 


   ◎ 触动犹太人伤疤遭到围攻

 

 汉娜的学术研究硕果累累,其中不少已经成了世界经典。但重读她的传记,最令笔者震撼的,不是那些高深的学术理论,而是她在面对犹太领导人不光彩的历史时,所表现出来的追问真实、尊重客观的巨大人格魅力。

 作为一个曾经呆过纳粹集中营的犹太人,汉娜义无反顾地承担了悲剧性的命运。她曾宣称:“作为犹太人受到攻击者,必以犹太人身份还击。”在流亡之前,她曾协助犹太组织工作。流亡美国后,她担任过“犹太文化重建委员会”的负责人。这样的出身和经历,使她在思考极权主义的土壤时,有自己独特的角度和体验。然而,承担犹太人的命运,是否也能直面犹太人不愿谈及的真相?在纳粹逞凶时,作为受难者的犹太人,他们自身的错误与问题,是否就应该掩盖和回避?

 1961年,以色列审判纳粹头子艾克曼,汉娜作为《纽约客》的特派记者,飞往耶路撒冷观察采访。1963年,《纽约客》发表了汉娜的系列文章,第一篇是《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篇关于平庸的恶魔的报告》。在文章中,她提出的一个著名观点是:“平庸无奇的恶。”她再次运用极权制度的意识形态性质,分析艾希曼这样一个机器般顺从的庸人,为什么会卷入深渊般的罪恶。

 汉娜拒绝像其他人那样将纳粹描述为怪物和恶魔,这就使得许多犹太人反感,觉得他们的苦难因此被放小了。但汉娜还不止这些,她进一步论证:没有犹太领袖的积极配合,纳粹有计划的大屠杀不可能发展到那么大的规模,因此,犹太人对大屠杀所负有的责任并不比他人少。她的文章不但重新审判了艾克曼,也审判了欧洲犹太领袖的战时行为,暴露了“整个黑暗历史中最黑暗的章节”。

 从此汉娜不再安宁,她触动了一块最不能碰的伤疤。在犹太人世界中,她的文章掀起了巨大的感情波澜。人们狂怒起来,美国的犹太组织、协会和媒体行动起来,集体对付这个口无遮拦的犹太女儿。一场论战风暴愈演愈烈,汉娜被指控为“反犹分子”,“纳粹的支持者和艾克曼无耻的辩护者”。咒骂声扑面而来:“冷血”,“没有心肝”,“残酷而且令人厌恶”。


  

   ◎ 知识分子纯洁政治的典范


   
 笔者惊异于汉娜灵魂的忠直,也不由得发问:为什么汉娜要那么不留情面地戳穿本民族的隐秘伤口,使得那么多人心怀怨恨,使得自己遭受一场如此惨重的政治围剿?她本来可以像罗曼罗兰那样,把对苏联的真实认识拖延到五十年之后再发表;她也可以内外有别,只把犹太领袖与纳粹合作的问题做内部讨论,对外沉默以维护犹太人的声誉。

 尽管为朋友们纷纷离去而痛苦,但汉娜从未后悔自己的近似“冷酷”的所为。对她来说,不管什么样的犹太领袖,都没有不被追问质疑的豁免权。有根有据地提出问题,进行尖锐的剖析,这是一个真正优秀的哲学家的责任。汉娜天性中的一个基本素质,是毫不惧怕真实的勇气。正直和勇气使她超越个人的利害,去正视历史真相。她不认为纳粹的罪行仅仅是历史的偶然,因此,不愿认识真相的民族,悲剧还会重演。
 
 汉娜属于左拉式的欧洲传统知识分子,他们坚持有权超越那些最神圣的集体价值---民族主义的价值,永远独立思考,对社会政治持一种毫不含糊的独立态度。福柯在论述知识分子的角色时,提到知识分子的任务:“通过自己专业领域的分析,一直不停地对设定为不言自明的公理提出疑问,动摇人们的心理习惯、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拆解熟悉的和被认可的事物,重新审查规则和制度,在此基础上重新问题化(以此来实现知识分子使命),并参与政治意愿的形成(完成作为一个公民的角色)。”

 汉娜的丈夫海因利希---一位苏格拉底式的教授,在评价他所钟爱的妻子说:“她如同利斧一样论及事物。”为什么天性妩媚的汉娜,要在公共领域这样生硬而怪异?她提出令人难堪和愤怒的问题,对抗正统与权力,到底所为何来?尽管作为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汉娜并无自己的政治企图,但她的言说绝不是毫无目的。她的公开批判,实际上是一种新的政治干预模式,是一种以哲学入世的行为。这种干预,能够产生纯洁政治的作用。 

 

   ◎ 远方的姑娘与“无情的慈悲”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成长背景,塑造了汉娜如此光明的人格?笔者发现,出身于犹太中产阶级家庭的汉娜,小时候接受的是多元文化的教育,并无什么特异之处。但她在大学时期,曾神交了一位叫拉赫尔-瓦伦哈根的女友,虽然那位志趣相投的犹太姑娘已经去世一百多年了,但汉娜读她留下的书信,并为她写作了一本书。从那位女友那里,汉娜学会了:“面对自我的毫不迁就与真诚无欺,”“犹如无遮无避地面对风雨。”在海德堡读书时,汉娜遇上一位她敬如父兄般的哲学导师雅斯贝尔斯,这位导师教会了原本害羞拘谨的汉娜一种处世之道:绝对坦诚,尽可能清楚,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的思想。

 凡事坦诚的汉娜,在一封信里曾经这样写到自己:“我觉得我就是我,那个来自远方的姑娘。”这句话出自席勒的一首诗歌《来自远方的姑娘》。汉娜就如同那个“远方的姑娘”,“她的来临带给人们喜悦,让所有人的心胸都变得宽广。”“她带来了鲜花和果子”,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何方。”

 尽管与东方佛教无缘,汉娜的“绝对坦诚”,却类似佛教哲学里的“无情的慈悲”,可见东西方精神常有内在的相通。一般人认为,慈悲就是亲切热情,如“祖母之爱”,但西藏大哲人创巴仁波切却宣称:真正的慈悲,从“我”的观点来看,是无情的,因为它不考虑“我”的力求自保。真正的慈悲是“狂慧”,彻底聪明,但也狂放,因为它不跟“我”那一心一意求取自身安适的企图打交道。 

   “无情的慈悲”基本特点是,没有局限的纯粹,无畏地敞开,没有对人和蔼讲话及装出可爱笑容的必要。这种真慈悲令你童心未泯,就像月亮在天空敞开照耀,月影则反映在一百个水碗之中,它自己并无所图。在藏传佛教里,修学者若真的修行“无情的慈悲”,他一定要经历漫长、艰难的过程:禅修、研究、突破、发觉自欺和幽默感等。

 那个来自远方的姑娘犹太汉娜,她的前世,也许是一个东方的修行者。

       2002年7月
          

评论(1) 引用 浏览(33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总共有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页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