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徐罡博士的博客  
中美比较教育  
我的网络日志
中美复合,最后还是要靠孔子 2019-05-14 06:13:06

当然,标题里的孔子,是真正的孔子。孔子生活的时代,存在着市场,竞争,向上流动性,言论自由、迁徙自由这几样东西。孔子是殷人之后,商朝贵族后裔。商朝部落以善于交易闻名,我们现在使用的“商人”一词,即源于这个历史。孔子是很有商业头脑的。孔子又是儒,而儒又源于商朝神职人员巫师;巫师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专业行业。

三年多前我就对我的一个学生家长断定:中美之间的破裂不可避免。以后在不同的场合我都说过类似的话,那时很少有人把我说的当回事。现在中美进入了对抗阶段,但对抗不是目的,中美最后还是要和平相处的。而中国和世界的融合,最后还是要靠孔子。

有一点,日本是真正保留继承了很多孔子的原始思想和精华. . . (无语)

 

我为孔子办妥了美国移民():孔子,专业精神之父、市场经济的践行者

《论语》最早的英译本是James Legge1861年完成出版的。像很多早年的经典文献的译本,第一位译者往往最下功夫,其翻译往往也最权威。时至今日,James Legge翻译的《论语》,仍是最广为发行的译本。

James Legge的译作,有两个不足:第一,他的翻译是基于朱熹注解的《论语》。朱熹对《论语》加了很多自己的见解,暂不论其观点,朱熹这个人数学不行,一旦遇到量化的概念,就犯糊涂。《论语》第一句话“学而时习之”的“时”,是个和时间频率有关的副词,朱熹上来就搞错了;对他,20% 80%没有差别。

第二,James Legge所处的年代。我有时想,如果James Legge今天才着手翻译《论语》,又会如何?这个感触是有原因的。孔子价值体系的核心概念是经他转变的“仁”。James Legge大多数时候把“仁”翻译成“virtue”暨“德”,有时翻译成“benevolence”,后者已成“仁”的一个标准翻译。但从一些翻译看(包括James Legge自己对“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这章中“仁”的翻译),显然,一些敏感的译者已经注意到,“仁”不是简单的慈爱,相反,它带有一丝权威、理性和原则的色彩。

其实,孔子之仁,真正对应的英文是“empathy”(注)。但“empathy”这个词,在James Legge逝世后的1909年才第一次出现,而且当时这个词的含义和现在常用的含义有些不同。

Empathy这个词,不少美国人将其作为“同情 (sympathy)”的同义词使用,这个词听起来好像更有档次,愈来愈多的人在愈来愈频繁地用它,呵呵。

在现代西方社会,“empathy”是人和人交往的行为准则,在专业行业尤其受到推崇。

Empathy是一种专业态度和情感,它要求专业人士能够推己及人,理解客户,也指望专业人士在和客户接触时保持一定距离(别和客户打得太火热了),以维护专业标准。后面一点,当然不会大张旗鼓宣传。

终其一生,孔子教育就是在打造一个行政管理的专业行业 (profession),与之相配,孔子借鉴儒的一些规矩,建立完善了一套从业标准和道德规范,即专业精神 (professionalism)。他心目中的理想人物君子就是一个行政管理的专业人士 (professional);而“仁”暨“empathy”,是当今专业行业道德规范的灵魂.

这是孔子之“仁”的又一层意义。

专业这个词,在中文世界已经用滥了,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但在美国,如果说某人是个专业人士professional,还是有很强的社会经济学的言外之意,这也是empathy这个词流行的原因。要知道,直至1846年,美国公认的专业行业还只有三个,其从业人员分别为牧师,医生和律师。

因为要作为一个专业行业,必须符合一定的标准。以下列举专业行业的几项主要指标,并和孔子的“君子”标准作个对照。

1.       专业行业不只是谋生的手艺或职业,其从业人员必须具备使命感。这点上,孔子晚年的学生子夏总结得很清楚:各种工匠呆在作坊做自己的事,而君子通过学习实现他的“道”(“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他把君子和工匠分开了,如同将“profession”和“occupation”区别一样。他和孔子所说的君子之“道”,就是英文的“使命 (mission)”或“召唤 (calling)”。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近年推行政治正确的结果,一些原来定位为“occupation”的职业,现在也被称作“专业行业”。但我是在比较中国早期历史的一个现象,按传统的定义进行分析可能更合适。以下同。

2.       从业人员需要完成正规的(往往长期的)教育、要掌握一套系统的知识和理论并用这些知识和理论提供服务。我们不妨看一下君子是如何造就的。 关于学习对成为君子的重要性,无需赘言。君子的学习内容(包括专业理想和伦理教育),孔子作了非常全面系统精悍的概括:“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里的“艺”,主要指当年的6个学习科目暨“六艺”。有一点很多人没注意到或不愿正视,孔子心目中的君子是做实事的,不是书生。《论语》第一句话就是:学习知识,时候到了,运用知识,不是很愉快吗?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孔子又说:天性多过知识就显得粗野,知识多过天性就显得迂腐,天性和知识相称相宜,才是君子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所以君子不是皓首穷经做一辈子学问的,而是学以致用、做知识应用的,而这恰恰是专业行业的传统定位。

3.       专业行业有组织性和一套认证推荐机制,受到社会的认可。这点孔子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雏形。他晚年一些学生担任了重要行政职务或临危受命,都是经过孔子推荐的。孔子死后,他的弟子和一些鲁国人,在他墓旁居住,以后这里就成了儒生定期举行讲礼乡饮大射的场所,俨然是行业年度大会了。

4.       从业人员有自行决定的自由或自主权,换句话说,有权威性和独立性。这点稍后再谈。

5.       从业人员说话谨慎注重专家形象,既敬业又让客户放心。这方面,孔子说:“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 子贡说:“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 曾子说:“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孔子很反感卖嘴皮子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他干脆定了一条规矩:“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6.       从业人员和同行保持适当的专业关系。曾子说:“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在尊重同行方面,孔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曾子说:“君子思不出其位。”

7.       从业人员遵循一定的着装标准。这方面孔子自己就是最好的说明,他对服饰的讲究是一丝不苟。他的学生子路死前,也要系好帽子的带子:君子死,冠不免。

8.       最后一点,以前虽然回避,但现在学界已不忌讳,那就是,专业行业从业人员享受较高的社会和经济地位,可以这么说,这种社会和经济地位就是区分professionoccupation的一个实质性指标;有的甚至主张,专业行业的出现,一个作用就是保护从业人员的利益。关于这点,和后世人们对儒家的印象不同,孔子和他的早期弟子是追求个人名利的。孔子“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这里的“诲”字,是指点教导的意思,没有指明时间长短或次数。孔子号称弟子三千,但大多数人估计就是提着一束肉干向孔子请教几个问题而已,这种情况下,把肉干解释成咨询费可能更妥当。总之,孔子明码标价,想空着手求教于他,没门。《论语》最后一篇应该是孔子的学生发挥创作的,里面有一段:周朝大封诸侯,让好人富贵。(周武王)说:“我虽有族亲,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有错,我一人承担。”(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这是假托周武王,以“仁人”或“君子”自居的孔子学生向当权者的软性诉求:要财富要地位而且还要享受免责待遇。这是非常典型的专业智库咨询师的思维了。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孔子是在做一个以知识为基础的专业行业,他所谓的“君子”,按照现在的标准,实际上是专业人士,从事行政管理或政府咨询服务。鉴于孔子一生追求专业精神,并且提出了专业精神的两个核心概念暨“君子”和“仁”——分别对应于“professional”和“empathy”,孔子应享有“专业精神之父”的历史地位。

但孔子孜孜以求的行政管理职业最终并没有发展成一个专业行业,一个原因是,这个职业和专业行业的资格要求有内在的冲突。这是前面第四点我留下来要讨论的内容。

和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不同,孔子生活的年代,国与国之间也好,一国之内也好,诸侯卿大夫之间勾心斗角, 竞争很厉害,而靠血缘继承的当权者未必有管理能力,这为行政管理和政府咨询创造了一个市场,也给平民提供了向上流动的机会,这是孔子办学得以成功的大环境。专业行业的一个特征是其权威性和独立性:在专业领域由专业人士说了算;这点在春秋战国时期,确实是有机会的。比如管仲,就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 autonomy discretion),孔子当官的时候也爽过,后来苏秦六国封相,都是实证。孔子回答齐景公问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其中“臣臣”就是职业经理人的态度。但在人治的政治结构里,行政管理要长期拥有自主权,是不现实的。 有利益冲突的。即使在西方,公务员或政府管理的职业传统上并不属于专业行业。

更广义地看,自商鞅变法在秦国开始,再往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其它行业在中国也没能发展成专业行业;专业精神在中国更没有成为一种真正被认可的社会价值观。(没时间再写了,以下省略几千字,有机会再补,懂英文的可参阅笔者论文,链接在最下面。)

然而,孔子确实给中国人赋予了追求专业生活的渴望和潜能,这点明显反映在美国的中国移民和他们的后代身上:他们中的很多人在美国释放了他们的潜力,活跃在专业领域。

专业精神,是一种尊严,是一种人道,是市场经济的重要力量。专业精神作为孔子的真正遗产,最终将帮助中国走出其朝代循环,并为其和世界其它国家的融合,提供一个共同的基础。

“仁”就是普世价值。


注:empathy这个词还在演化过程之中,有的美国人发现其原意后,觉得这个词有点冷冰冰,有点失望,孔子之“仁”,就温煦得多,恰恰是美国很多普通人对empathy这个词的预期。讨论见原文。


点击下载原文:Defining Junzi  and Ren:  Confucius as the Father of Professionalism (定义“君子”和 “仁”孔子系专业精神之父)





浏览(3512)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我为孔子办妥了美国移民(中) 2019-05-12 05:55:35

孔子之“仁”,概念的转换与人道的诉求


前面说到,我把“仁”的原意说破,只是出于无奈,因为这个忌讳不破,就无法理解孔子和中国文化的一些深层的东西,就无法对孔子作出恰如其分的评价。

要理解孔子,离不开他生活的时代背景,绕不过一个人:管仲。                   

权力继承.png

                    图三              

先说宏观的,周朝建朝后,实行分封制:天子把天下土地分封给功臣、亲属或俯首称臣者,让他们各管一方,成为诸侯;诸侯在各自的国家里,又把相当部分的土地封给卿大夫,由他们管理开发。当时的社会主要阶层由上至下包括: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平民—奴隶;其中天子、诸侯、卿大夫、和士属于贵族阶层。在权力继承上,贵族阶层由长子继承家族最高权力,其他儿子则降一级。图三是个理论上的权力继承图谱,从兄弟两人一个天子一个诸侯开始,假设每一代每一家只有两个男性后代。从这个图谱上可以看出,天子永远只有一人,但随着代数增加,整个大家族扩大,越往下的阶层,人数会越积越多。

这当中,士是一个特别的阶层。不像诸侯和卿大夫,有自己的国土或封地,靠收税收租过日子;士是提供服务、拿薪水过日子的:战时要上前线打仗,平时做做随从公务员,参与地方管理。由于士不受封地的约束,有较大的自由度,可以到不同的国家为诸侯卿大夫效力。作为士,为主人而死或曰“成仁”,算是一个基本的期望和标准,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也。

诸侯和卿大夫,往往是兄弟表亲伯侄。贵族之间,往往沾亲带故。

这个制度,建立在血缘关系上,都是自家人,有人当头有人做事,乍看之下井然有序,似乎兼顾了家族的稳定和运行,但却忽略了人性的弱点,在孔子之前,就礼乐崩坏,玩不转了。管仲的生活年代比孔子早了100多年,他的经历,就是一个见证。

据说管仲是周朝第五代天子周穆王的后代,但他却生活在周朝开朝元勋姜太公的封地齐国,可见他是周穆王的N次旁支,已经没落了。年轻的时候,他和鲍叔牙一起做生意,分财利时总要占便宜;服兵役时,他多次开小差临阵逃脱。他和召忽同为齐国公子纠的随从,公子纠和弟弟公子小白争夺王位,公子小白占了上风,迫使鲁国杀了公子纠,召忽为主人殉道自杀,管仲却没有,最后还成了公子小白暨齐桓公的CEO。管仲生活奢侈,喜欢炫耀,豪华程度不逊于国君,但却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国家管理者。对内,他通过税收政策,搞活经济,增加国家实力,他是中国酒店娱乐业的始祖;对外,他通过打贸易战,制伏了其它国家,使齐桓公得以称霸诸候,号召天下。按照孔子的话,如果没有管仲,中华文明早就被野蛮部落征服了。    

从公子小白夺兄长之位这件事,可见当时长子继承家族最高权力的这个规则,已遭破坏;兄弟之间权力斗争,已是你死我活的较量。到了比孔子稍早一些的楚灵王,他杀了自己的侄子篡位,最后被他的三个兄弟推翻,两个儿子被杀,自己也上吊自杀;但这还没完,三个推翻他的兄弟,两个又遭另一个算计,自杀。为了权力,一家死了6个男的;四个兄弟,三人自杀,其中两人是在王位上。

管仲在公子纠被杀后,没有随主人而死,孔子的两个学生子路和子贡,分别就此质疑管仲不仁,但孔子却认为齐桓公不假武力、多次召集诸侯盟会,一匡天下,人民受惠,多亏了管仲,这就是管仲之仁!孔子对“仁”赋予了新的含义。

另一方面,孔子对管仲又很不屑,觉得管仲这个人很肤浅,爱显摆,就一暴发户,“管仲之器小哉”。

从对管仲的评价中,孔子显然已经产生了“公德”和“私德”的概念。对国家管理者,“仁”是公德,比私德更重要。

这个公德的“仁”到底是什么玩意呢?

一部《论语》,共512章,59章谈到仁,“仁”字出现了108次。很多时候是学生提问,孔子回答,但孔子的答案却颇多不同。孔子的很多学生来自平民家庭,想当公务员,听说贵圈重“仁”,不把人命当回事,当然想澄清“仁”到底是什么。对学生的问题,孔子有时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有时他好像就在搪塞回避,但在评价管仲时,他已经很明确了,不死人就是仁:管仲之仁,在于他辅助齐桓公称霸,却不以兵车,不通过战争。

到了晚年,孔子对“仁”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新定义,这就是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孔子说话,是非常机巧有保留的。比如他35岁在齐国避难,齐景公问政,孔子回答,“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子的回答,实际是说国君就要尽到国君的责任、符合人民的期望,但当时的场合,其实是个面试,孔子避实就虚,只说国君就要像个国君,没有指明像个国君的标准是什么,让齐景公自己去填空。齐景公理解成国君理所当然就要享受国君的权利,对孔子的回答很满意,要给孔子封地。只有齐国上大夫晏子听出了孔子的弦外之音,觉得孔子有自己的想法,从当权者角度,不可信不可用。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又是一句含义丰富非常机巧的话。 最直接的一层,还是要借晏子这个人来说明。

晏子史谓贤臣,实际上是个心胸极为狭窄的权谋之士,他死后不久,齐国就被田成子篡夺,从他对孔子和同僚的的手段,齐国之衰,早有端倪。话说齐景公有三员随身武士: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以勇力闻名。有一天晏子经过他们,三位武士没有站起来向他致意,晏子马上就动了杀机。本来晏子是文官,和武士没有职场竞争关系,以他的心机,要制服几个粗人,还不是易如反掌。但晏子这个小矮人,特别敏感,他的玻璃心一但受伤,后果很严重。

晏子设了一个局:让齐景公派人给三位武士送了两个桃子,让他们比功劳,功劳大的两人一人一桃。公孙接和田开疆报出自己的功劳,分别各拿了一个桃子。待古冶子报出自己的功劳后,公孙接和田开疆自觉不如,交还桃子,羞愧自刎。古冶子说:“他们两人死了,唯独我活着,这是不仁”。

古冶子按照“仁”的古意,遵守士的荣誉准则,拔剑自杀,“成仁”了。这就是“二桃杀三士”的典故。这个故事说明,“仁”是多么容易被当权者滥用。

设想一下回到当年的历史环境,当有权势的人期望自己的随从“成仁”或想以“仁”的名义草菅人命时,孔子不动声色的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下子就把人噎住了:如果你自己不想死,就不要让别人随随便便去死!这是孔子之“仁”的第一层意义。

“仁”,一个原意为人祭和自杀殉道的习俗,经过孔子的努力和影响力,转变成一个抵制无谓牺牲的诉求、一份对生命的尊重,仅此一点,孔子救下了不知多少人命。耶稣牺牲自己为世人永久赎罪,要结束野蛮的人祭,孔子通过对概念的转化,成就了同样的功业。

然而,历史往往充满悲剧色彩,孔子要保护他的学生,而他最信赖的学生子路,为了坚守“仁”的古意,公元前480年,在卫国“成仁”殉道,次年,孔子与世长辞。



浏览(94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为孔子办妥了美国移民(上) 2019-05-11 07:20:38

“仁”字探源:“仁”系中国早期历史人祭与殉道的一种习俗

全部中华文明,就凝聚在一个“仁”字里。“仁”这个概念的产生及进化,就是一部中华文明演化史,也是人类普世价值的演示图。

但“仁”这么一个重要的概念,在当今中国,依然是个模棱两可的概念。如果查一查新华字典,好像“仁”就是那个什么善良啊同情啊理解啊,就是心灵鸡汤加老太太的裹脚布那种玩意儿。

然而,但是. . .“仁”的原意很悲壮,很血色:“仁”是中国早期历史以活人做祭品及殉道的一种习俗.

这个结论不是我的独家发现,我只是出于无奈,胆子大点,把这层窗纸捅破而已。其实,大多数完成了中国本科教育的学生,如果有一定的课外阅读量,都会接触到“不成功便成仁”这句话。当年蒋介石给他的军校毕业生颁赠的“中正”短剑上,就刻着“成功成仁”;他期望他的嫡系学生,不成功的话,在绝境中展示武士精神以身殉国。

“成仁”的出处:“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论语卫灵公篇》)。

《论语》记录了孔子和弟子子路的一则对话。子路问孔子:齐桓公当年和哥哥公子纠争夺国君之位时,公子纠被杀后,他的随从召忽为主人自杀,另一位随从管仲却没有,管仲是不是不“仁”?子路的问题里,隐含了当时的一个认知:“仁”就是为主人而死。孔子的问答是,齐桓公不假武力、多次召集诸侯盟会,多亏了管仲,这就是管仲之仁啊!这则对话非常重要,是“仁”这个概念演化的一个中途岛标志,回头再讨论。(《论语宪问篇》: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仁”不光是对随从的要求,也是对国君的要求。孔子最早论仁,是他23岁的时候,听说楚灵王被政变推翻后上吊自杀,他引用古语,说仁就是“克己复礼”。“克己复礼”的“克”,现在的注释为“克制”或“约束”,但“克”这个字,原意是杀人祭天。如果读一遍《左传•昭公十二年》,细细体会作者引用 “克己复礼”的语境, 把“克己复礼”解释成自戕殉道回归礼仪似更妥切:楚灵王本来可以选择有尊严的自我了断,但他却一意孤行,最后落得个上吊自杀的结局,辱于乾溪。

仪式化的人祭殉道,就是英文的“ritual human sacrifice”。2016年《自然》杂志发表了Watts 等人的一篇论文,对这个现象作了分析,得出结论:人祭的典礼,在人类社会早期很普遍,有维护社会结构稳定的作用。

对文献的诠释,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实物考证最有说服力。

中文是象形文字,要考察一个概念的原始涵义,一个方法就是把对应于这个概念的最早文字找出来进行分析。要分析“仁”字,要先从“人”和“尸”入手。

人与尸.png

图一:甲骨文中的“人”与“尸”

甲骨文中的“人”字,主要的写法是个站立的人形,上身微微前倾。 尸体是死去的人,“尸”这个字是从“人”字演化而来,加了膝盖和脚踝两个解剖细节,以反映人死后失去肌肉张力,松弛下垂的状态(图一)。图一B的甲骨文拓片里,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每个字的所有笔画都非常硬挺遒劲,反映了用刀刻出的效果,唯独“尸”字下肢,呈松弛状,表明占卦刻字的人有意识地额外用力,以达到特定的视觉效果,刻意将“尸”字和“人”字予以区分。

最早的“仁”字,不是由“人”和“二”组成,而是由“尸”和“二”组成。1981年陕西出土的夷伯夷簋,是“仁”字演化的一个里程碑。该器皿被定性为西周晚期之器,大约早孔子出生300年左右。

仁.png

图二:中国现存最早的“仁”字

这件器皿的器身及器盖上都有铭文(图二)。 器盖比器身多四个指代时间的字,器盖的一句话“尸伯尸于西宫”在器身上写作“仁伯尸于西宫”,一字之差。由于器身上所有其它字都和器盖上的一致,可以比较肯定地认为,器身上“仁伯尸于西宫”的“仁”字,就是器盖上对应位置的“尸”字,“仁”和“尸”通假,“仁”的概念和死人有关。

那么,“仁”字中的“二”又做如何解释呢?

“仁”这个习俗源自东夷部落。关于东夷,许慎《说文解字》记载:“夷俗仁。仁者寿, 有君子不死之国。按天大、地大、人亦大。”   仁者可以长生不死,这段描述,很有意思。在世界其它宗教,殉道者进入天国永恒是个普遍的信念。许慎的记载,符合“仁”作为一种殉道的活动(practice) 而“天大、地大、人亦大”这句话,对“仁”这个字做了完美的诠释。 在中国的古代观念中,“二”这个字的两横,分别指“天”和“地”。

“仁”就是中国早期历史人祭与殉道的一种习俗。在中国古代部落,当出现权力斗争或天灾人祸时,为了维护荣誉、社会规则或社会稳定,有的贵族就要牺牲自己,敬天祭地。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民国时期西北王马步芳, 1975年在沙特临终前,有一位到麦加朝圣的青海穆斯林老人曾暗访他,他老泪纵横,颤抖着指指天、指指地、又指指自己的心。这个动作,被一些人解读成他的思乡之情。我的看法是,马步芳告诉客人,他要“成仁”了。

当我们仔细审视图二中中国现存最早的“仁”字,里面的“尸”字和十字架上耶稣圣象仿佛同出一辙。古代的中国和西方,在人类最原始最深层的意识里,曾经走得多么相近


11993年出土的郭店楚简,系战国时期文物,里面的“仁”字,大多写作上“身”下“心”。这个写法,与“仁”的原意和死人或人祭有关的观点吻合,还触及一个有趣的语言学现象,会另文分析。

2:两周前428日又Google了一遍,发现《中国孔子网》在20070519 日有篇程平源的论文“‘仁’与上古尸祭”。笔者论文的参考文献中没有列入该论文,下次笔者论文修改时将补加。

 






浏览(2102)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