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Hubohuaying  
Hubohuaying  
我的网络日志
«咏白牡丹» 2015-08-25 10:42:07
浏览(19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活动。 一张机 2015-08-18 11:14:17
一张机
暑去秋清雨迷离
暮沉舟晚何处系
叹山万里
路任雾隔
残泪和酒滴






浏览(23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右脸的月光】第九章 2015-08-17 05:23:56

       丁渔莫名其妙抬头看着走过来的刘峻已,问:“怎么回事?”。刘在她旁边坐下,两个腿分开,把胳膊肘架在膝盖上,托着脸,眼看着电视屏幕。之后转过头,直盯着她的眼睛说:“他们想今天和我在这里玩扑克儿的,看见你在这里,不好意思打扰。”


      丁渔突然觉得心跳很快,是因为被他直直看着,还是他的话,还是他坐在身边,她脑子里想不清楚,也无法再想。他坐在离她两三个手掌宽的地方。他坐下去的地方 深陷着,导致她坐的沙发面微微向他倾斜。她感觉的到身子也在往那边斜。情绪也在倾斜。她不知道这个倾斜的方向,努力暗暗在心里把自己往另外一个方向拉,但 又那么无力。


       刘峻已一直侧转着头盯着丁渔,没说话。目光深邃,脸上带着些很浅的笑,电视屏幕映过来的光打在他的侧脸上,红一下黄一下地变幻着。他看见丁渔的眼睛先是询 问地看过来,之后没了疑惑,接着闪烁不定,最后低垂着怔怔望着果盘。他看到了她的不安,她的囧迫。他盯了一会儿,然后坐直身。说:“你要吃苹果么?我给你 削。


      “嗯。”丁渔这才把目光从一个地方移开。刘峻已站起身,“我到厨房拿刀子。”说着,走了出去。丁渔这下嘘了一口气,往沙发的另一头远远地坐了过去。

  

       刘拿着小刀和一个小盘子进来了。他,放下盘子,拿起果盘里的苹果坐下来削皮。果皮一圈一圈地从他手上挂下来,垂在他两腿间,快要挂到地上了。削好后,放下刀子,转过身,说:“给你。”拎着果柄把苹果递了过去。


       丁渔的两只手塞在坐着的屁股下面,上身轻微地前后摇动,眼睛盯着苹果在想事情。刘峻已看着她的样子,把苹果放在盘子上,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手。转头对丁渔说:“你坐过来。”

     

        丁渔撅了嘴,盯着他,摇l摇头。


       “来,你坐过来。”他平稳的声音里带着肯切。


      “不。” 丁渔的头转向了别处。身子还是一前一后地晃动。


       “那我坐过去了啊。”说着,刘峻已站起身,走了一大步,坐在丁渔身边。这下他们的中间只能放下一个拳头。丁渔僵住了,无法再前后晃,眼睛上上下下看看膝盖,看看茶几,又看膝盖,又看茶几,来来回回的。


      “你看着我。”她听见他讲。“不。”她听见她讲。


       刘峻已看见她反而把头转向另外一边。除了黑发,只看见一截脖子。他轻叹一声,两个手扶在她的肩膀伤,把她轻轻转l过来。丁渔的脸还是扭到肩膀上,不看他。


      丁渔的心狂跳!她觉得腿脚麻木,手在腿下失去了知觉,头仿佛像是走路看书不小心撞了什么似的,懵懵然不知东南西北,不知身处何方;还像被灌了浆糊,浑浑噩噩的。


       她闭上眼睛,屏住了呼吸。脸上的血轰轰地流向耳廓,又蓬然四散到脑内。她的背部仿佛被困在荆棘从中,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挪动。她从脖子上感觉到他的轻微呼吸,他眼睛注视的地方,一阵发热。


      刘峻已两只手扶着她的肩,歪着头看着丁渔。她越发把头往后拧。他感觉到她身子的微微颤抖。他的手稍微用了力,捏住她的肩头,又放松了。深吸了一口气,咽下去,然后缓缓地说:“听话,把头转过来。”语气里满是温柔,满是怜惜。


      耳朵的轰鸣声中传来这么几个字,带着那样的语调,丁渔恍惚了几秒,缓缓转过了脖子,头低着。她觉得血涌上了额头,胀胀的,要迸破一样的感觉。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刘峻已侧下头来,想从丁渔低垂的发梢下探究她的目光。丁渔抬起头,睁开眼,缓缓地迎上了刘峻已的双眼。


       刘峻已的眼珠在眼眶里左右小节奏地晃动,是在打量自己。丁渔看见他的额头很高,眼窝却陷了进去,一双眼睛细细的,睫毛很密,没有很长。眉毛浓密,横在额头的边上,下面就是在仔细端详她的眼睛。他的鼻翼在隐隐地随呼吸上下张合。


      “眼睛有什么好看的。”丁渔艰难地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又把目光移开了。


       “我想看看你在想什么。” 刘峻已还在打量着她。然后又轻叹了一口气。“唉~”随着这声,他把丁渔拉到怀里。


      丁渔一下子被揽了过去,耳际碰触到另外一处温热的肌肤,略微有点儿扎。她感觉浑身的骨头像瞬间被抽离,软塌塌地瘫在刘峻已的胸前。她的鼻子里涌入绵长不断 的味道,刘峻已头上散发出来的,十分陌生,难以描述又让她无法清醒的味道。她觉得脸又胀又热,熏熏然,像喝了酒。迷迷糊糊地她感到脸被另外的那处肌肤缓缓 地上下摩娑着,听到另外胸腔里发出的叹气声,听到对面的心跳,自己的心跳,感到自己被揽得更紧,更紧。


       “告诉我,你那天为什么来找我?”丁渔听到一个梦呓般的声音。


       她突然惊醒了,她是在做什么?


       她想到了另外一个怀抱,抱得越紧,她能感到的心跳就越遥远,她就在冰湖里沉得越深。无名地,她的心被撕了一下,全身的肌肉骨头一下子僵硬起来。她把手从大腿下抽出来,抬起来使劲推着刘峻已的胸膛试图把自己从他的怀抱里挣脱:“没为什么,就没为什么,完全是巧合!”


       刘峻已松开他的环抱,依然双手捏着丁渔的肩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抬下巴说“你看着我。”


       丁渔赌气地瞪着他。刘峻已的脸红红的,感觉好像在烧,眼里亮亮的,眉头蹙在一起,眉尾上扬。嘴唇紧紧的绷住。她看见他嘴周围微微泛起的一层胡碴。就是这个扎的她。突然她有点心虚。


      “让我亲亲你的眼睛。”刘峻已又张了口。没等丁渔反应过来,他凑过来,把嘴唇印在她的眼上,随即,又把她揽在怀里,说“你的眼睛真好看。”


       丁渔重新跌入了这个臂膀的包围,她垂下眼睛,脑子里浮现的是刘峻已亮晶晶的有点水水的眼,那以前总是看不清的藏在眉毛下的眼,他炙热发红的脸,以前也总是 没什么表情的,有些冷白的脸。她听到了他的话,心又被撕扯得一紧。她看到另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即便在幽暗的房间也闪烁的眼睛,像寒夜的星星;还有在笑的时 候,如此地轻快,调皮,灿烂。她嗅到了这双眼睛的汗味,那是某天深夜被披在身上的他的外衣。这句话,这样温暖的怀抱,为什么不是他说出来的?她的心又开始 往下沉,沉。耳中飘起那个孤单的女声“rainy days and Mondays allways get me do~w~n。”


       刘峻已轻轻地抱着丁渔,他脑子里空空的,无法思考。自从那天丁渔没有预兆地敲开了他的门,他就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突然来找我?他知道,丁渔是 一个爱笑的,天真的小姑娘。偶尔见到她,她总是在和别人欢天喜地的说笑,有时会问一些不知天高地厚,让人撑目结舌的问题。虽然,虽然他以前还从未和他单独 说过话,但是,和别人在一起,他能看到她好奇地提问,能得知她的鬼点子。看到过她曾恶做剧,放了人家的车气,被人追来追去,然后躲到女生宿舍去了。还站在 门口做着鬼脸。看着她,就觉得天地真宽,真自由,好轻松。


      那天,她瞪着大眼,跳进他家的门,东张西望的,让他觉得又好玩,又疑惑。想了好久,想不明白。然后,她就又跳来,满脸止不住地笑,以为有什么事情呢!原 来,唉,这妞,原来想当媒人,算在调戏我吗?看着她骨噜噜的眼睛,真想一把把她抱过来,然后……,不行。得忍着,得看这小妞玩的什么把戏。再来,再来她居 然真就捎来一张照片,看着那照片,心里突然一阵紧张,不能,不能让她跑了。她像阳光,那么灿烂,总是向上,歌声那么动听


































浏览(9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右脸的月光】第八章 2015-08-15 01:31:53

        “去你亲戚家里,为什么?好奇怪啊!”丁渔从来没想过还有大年夜到别人家里去过的,当然,朋友们一起去别处聚啊,玩的除外。

        “没什么,我一个亲戚回老家过年了,怕屋子太空,贼惦记,让我这些天去那边睡,看房子。”刘峻已的语气很平和,像他们之间完全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走着说着。

        丁渔跟着走着,疑惑着。她看着刘峻已的背影,还担心他又说些做些她臆想不到的事呢结果一切正常啊,难道上一次的都是幻觉,他说的话,他拉的手。

        没准真是我瞎想?!或者逗我玩,看我囧态?居然敢逗我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她的情绪渐渐由舒缓而高亢了,脚步声也不再凝滞,变得敞亮,如同她的话语声。

        “刘峻已,你去守夜,叫我干什么?你要是敢咋地,哼!看我不……”鼻子哼了一声,她没继续说下去。脑子里却在急速地转动: 她被不怀好意的刘逼到墙角,无法动弹。突然她伸出九阴白骨超风爪,如精雷闪电般一把抓住刘的下盘要害,火石迸裂般使劲一捏。只听“唉吆”一声大叫,刘痛得勾娄起身子,双手捂住下腹,嘴里嘟囔不清地求绕。她则跳到一边,胳膊往腰里一叉,说:“小样儿,敢跟我来这套,载在姑奶奶我手里,吃了骨头不吐皮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扬天大笑。

        她想到这儿,不知多高兴,禁不住又是“噗哧”笑出声来。

刘峻已转头看了看她,黑暗中,只能看见她的头和肩膀轻微的在颤动,她在极力压抑住笑的冲动。“你又想到什么了?人不大,想的东西可不少。还有别人也来。吃不了你。”他被丁渔逗得话里带着笑意,虽然夜色中看不见他的表情。

        丁渔从憶想中回过神,略显尴尬地又是扬眉瞪眼。“吖,多想了!想多了!”她在心里回答着。

        无形中有把钥匙,话题的匣子被打开了。丁渔问起了他的朋友,他的亲戚,也回答了春节後去各处走亲戚的情况。就这么你一问我一答的,他们之间刚才的那股子别扭劲儿消失了。丁渔这才像第一,二次去找刘峻飞那样, 感觉到一切正常,心也落到了原处。

        走了一段时间,他们来到一个机关大院儿的住宅楼旁,丁渔对这个地方有印象,她以前偶尔会路过的地方,只是从来没进来过。夜,依旧幽黑。 没有路灯,从两栋距离很近的的楼中间走过, 巨大的影子压将过来。丁渔的声音变的好低。

        “怎么,你害怕了?”刘问。

         “没~怎么会?!”丁渔还是要逞点强。“就在这里的二楼,马上就到了。”刘峻已走在前面,进了昏黄小灯照着的楼道。底楼的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有人在用“那噶垯的”方言逗着趣。丁渔想起这人标志性的拖着腿走路的样子,恐惧跑走好多。他们一前一后地上楼,开锁,开灯,进了房间。 

         丁渔站在门口,不知往那里走才好。她面前是一个半像客厅有点小,不是客厅但有着五斗橱靠着墙,有着相框挂墙上的比走廊略宽的L型房间。在这个房间的各个墙上,开了一处处的门,应该是通向别的房间。“你要看春晚嘛?电视在那个屋子。”刘峻已关上房门,穿过走廊,走进一扇门,打开了灯。丁渔跟着他探头探脑地进去了。 

           屋里有沙发,深沙石色的,非常宽大。线条是简洁的直线型。没有过多的修饰。靠在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山水画,左右两边挂着对联,上面有草书写着的什么。丁渔没看懂。对着沙发的电视已经被打开了,屏幕上有许多人在翩翩起舞。丁渔坐下来,看起电视。刘峻已说了声“你先坐。”就走到屋外。

      丁渔一个人坐着,瞧着屏幕,没看进什么。“真是无聊,还不如回家去呢。” 过了几分钟后,她这么想。“又没什么好玩的。”但什么是好玩的,她也不知道。

         她坐了一会儿,还是又站起来,想走出去,看看怎么回事。这时听见门外有杂乱的脚步声,有人敲门。她就呆在那里没动,静静地听着。“峻已!”门开的声音,有个男生的声音。“我也刚刚到!”刘的声音。“你们来的好巧。”

          然后就是纷碎的脚步声进了房间,在外面的廊厅停住。丁渔又坐了回去,看起电视。 外面几个男生的声音忽高忽低的一阵阵传来,丁渔也没听清什么,也没看进什么。过了一会儿,门口陆续进来了两三个人,他们约略和丁渔打了声招呼,四下散着站在那里,瞧着电视。

        丁渔回应着,发现全是比她大那么几岁的陌生人,也就不好开口,继续有目无睹地看着电视。 刘峻已也进来了,“要么就在这儿好了。”他说。“嗯,我们还是到别处去吧。”其中一个人从沙发前的茶几上的果盒里抓了一把瓜子边嗑边说。“你这里还有客人呢。”他歪了歪头,往丁渔那里示意。 

          “我没关系,你们看。”刘峻已环视着这几个人。 “不了,不了,我们还是到别地儿去了。”另外一个靠门站着的说,“咱们走吧!” 说着,几个大男生,鱼贯而出,转眼从房间里消失了。

         随即,脚步声咚咚地下了楼梯。 屋子里仿佛突然安静下来。

浏览(8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2015-08-14 09:06:03
心中有几座湖。湖用座来量,离雅致好远。但能端坐在心头,自是各有风味。

德国的湖是不太雕琢的,缺乏诗意的。十分的朴素,百分的自然,这个自然就有了几分粗鄙味道。即便有个亭子,也是功能性远大于美观性。

偶尔,会有极美的。

有一座,尚无缘得见。它有很美的名,很感伤的故事。因了它的名,看了它的文。Immensee。茵梦湖,文如其名,故事也如其名。如在雾中的故事,一如文中的白色的睡莲。

“他慢慢地游过去,时而把手臂举出水面,那时往下掉落的水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可是,他和莲花之间的距离仿佛一点没有改变...”

突然意识到,另两座湖也是被夜晚系在一起。

那座,被拥挤不堪地写过也继续被写的湖,夜色中也不再有铅华。有的只是影影绰绰的树影。跑在堤上,一边被自己热着,一边又被跑出的风凉着,视线也渐渐清晰。

这样跑着......跑到这里。它是泉水流三五里后聚成的肾形的湖。若非三三两两的水鸟,天鹅。它是过于简陋的。

春秋日的清晨,雾霭茫茫,阳光洒下,一片氤氲。奈何终究有所欠缺。

然而,夜色下,昏黄灯光曳荡在水面,拉出长长的影子,恍惚间,我竟身处在远方。缺少的,也仅是月色下高高的荷叶了。

对,忘记了日间堆满睡莲 的另一个小湖。那要等到盛夏。是否晚风中会传来钟声,是否会传来袭人的清香?























浏览(25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