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T00的博客  
华人lee  
        http://blog.creaders.net/u/1005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一):故乡见闻…(土改那些事一生一死命运各不同) 2019-02-28 01:14:31

():故乡见闻…(土改那些事一生一死命运各不同)

 

评地主时有一些地主财产不愿交出,我祠堂就有一个,财产托一个同祠堂兄弟保管,这个堂兄弟人品不好,己不交政府也不归还地主,自己把地主财产私吞了,此人家庭在评成分时评了贫农。日本仔在我村驻扎时还封了他做保甲长,和平后他也没事。五七年那波偷渡,他丢下年轻老婆(三十左右)和三个女儿,带着大儿子到了香港,到香港后从没回过家,在香港做泥工还娶了细婆。乡下老婆三十多岁守生寡守了几十年。

 

我知道当年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是我祠堂评了地主的堂叔被送去新疆劳改,一直到六十年代未七十年代初(就在这段但准确年份忘了)才回乡,劳改前老婆生了一对孖仔“双胞胎”,老公去新疆劳改后老婆带着刚出生的一对双胞胎住进了草间。关于地主劳改可能各地不同,我知道我村的也是只有这一个。劳改男子他的堂兄弟也是在同时期参加了志愿军,在朝鲜战争可战死了,死后家庭成了烈属家庭。门上两边贴有长长两张红纸条,还有张红横幅,那时年纪小经常由他们门前过,红纸里写什么记不起来了。

 

土改分完田地后各家种各家的田地,这个时期有单干户(家庭劳动力多的)、同时也开始组织互助组,人口多劳动力多的家庭不进互助组叫“单干户”,单干户自己干自己的不需要别人帮忙,互助组是几家人一组互相帮忙,分到田地的家庭如果没有劳动力或劳动力不够,互助组就互相帮忙,互助组的家庭主要是一些缺乏劳动力家庭,所以几个家庭大家一起帮忙,帮完这家帮那家,受帮家庭提供晚饭(红薯饭),那年代没有人食全白米饭的,最好家庭也是两粥一饭(红薯饭或芋头饭),大部分家庭都是三餐粥(农村一天吃三餐),帮人有晚饭食不会白吃亏的。

 

互助组时间不长就开始组建“初级社”“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进入公社后集体分配工作,五点钟右右专门有人打铜锣叫起床,分工很详细,农忙时人们很忙碌,早出晚归风雨不改,农闲时在家选选农作物种子,做做准备工作,准备好肥料,修修破烂箩筐、绳索、虽然说是农闲但工作也不会停止,不过没有农忙时那种紧张罢了。人民公社开始建立饭堂(食大锅饭),大锅饭开始时动员各家各户把粮食交出,饭堂建立后所有人到饭堂食饭。我村人口多一共分三排(军人编制),全村有三个饭堂每排一个,饭堂大锅饭任食,鱼肉青菜样样有。那时小孩经常唱“人民公社好、一日三餐饱、感谢毛主席、吓死美国佬”,大锅饭初时有些家庭把米藏起不愿交出,饭堂食了几天后觉得家里藏米无必要也主动交出,大锅饭大鱼大肉食了大约一个月左右。

 

改革开放后政策归还地主屋,我的老屋原本也是地主屋,但不是土改分的,是屋换屋换的。家乡年年打台风,五十年代末一场台风把我们房子一面墙吹塌了,那时刚好是公社初期,由于房子塌了不能住了,我家和大队商量怎么解决住的问题,当时我家一共四口人在家(父亲在香港),公社要大队必须有所安置,最后经过多次开会(那年代什么事都要开会)决定,用我们一面墙塌了的房子换了一间土改分给一个五保户(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的地主屋,两房对换应该不算分的占的吧,五保户公社时己去世房子一直空着

 

改开后我们的房子归还地主应不应该,房子是换的不是分的,政府归还地主屋理当赔偿。父亲连来几封信说我弟弟没地方住,将情况告诉我,后来还是我将换來的那间地主屋,将事情来龙去脉写了几封信回去镇政府基层干部把我家強硬赶走分文不赔,我父亲那时还在香港收到我老家弟弟信后,我父亲给我写信告知一切因为换房时我还在家对当时情况比较了解,当年公社干部是谁大队小队干部是谁我都知道,我收到父亲信后即时写了三封信回国内向上面说明原因,当时谁做干部一一写明。

 

一封寄到国务院侨办,一封广东省侨办,最后一封惠阳县(我家乡属惠阳县管)这三封信是否起作用我不知道,在镇政府工作的人告诉我弟弟说上面传话下來,说海外有人投诉叫下面好好处理,后来赔了点钱还划了塊地算完了,92年我回去我弟将整个过程告诉我,说当地干部说他里通外国,透露国家机密(农村人到底是农村人,这都叫机密)后来那个干部下台了事件也不了了之,这些基层小干部胡乱行事的,透露国家机密真是笑死人了我随手写了几封信解决了

 

改革开放后我村所有地生富农房屋全都归还他们无论地主富农是否还有人在家乡一律归还,我祠堂两个地主家人全在香港,家中最老的所谓地主婆早己离世,没去世前由于年老生产队也有派人照顾,我当年在生产队我知道,其它地方我不知道,我村的确如此。这些地主房子还不是照样归还,这个我确认是事实,我家半间分的连同换来的一同归还。改革开放后有一个比我小两三岁的地主仔当上了镇委书记,后来因饮食过度爆血管死了。



浏览(402) (1) 评论(1)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土改评成份我的家乡农村真实情况) 2019-02-25 23:12:45

():故乡见闻…(土改评成份我的家乡农村真实情况)

 

49年新中国成立,我所知的土改评成分,我的祠堂一共有二十多三十户,评了两个地主一个富农。两个地主各有一座三层楼房,另还各有一间两、三层比较小的草间(放柴草用的),评了富农的没有楼房,但房屋比较大中间有天井,也有一间两层楼草间,地主富农田地有多少就不大清楚了,只知道其中一个地主有一个使妹仔(丫环)。我村华侨港客很多,这些人很多在家乡建有楼房,三,四层的很多,但也没几个评了地主富农。

 

据我所知这些地主富农没有电影里所说严重,解放前我村的地主富农家里人一样下田地干活,在香港发了财的大地主“李天存”连丫环三个老婆照样下田地干活,评成分我乡地主评了不少,但家中有丫环还真不多,我知道的全村只有两家地主雇有丫环。真正的佃农没听说有,我村这些地主都是自己家人干活,农忙时再请人帮忙,我村的地主富农全是在外赚到钱回乡买田地和建屋的人。

 

土改评成份分田地分财产时,我祠堂评了两个地主一个富农。地主房屋被分后被赶去住草间(地主的财产放草用的),地主草间是沙砖三层小楼只不过面积略小一些,但比普通人泥砖屋还要好很多。评了地主的家庭除了名声不好听外,家人和普通人沒分别没歧视一样待遇。但有一个当年三十岁左右吧,是我祠堂地主堂叔被送去新疆劳改,一直到70年代才回乡,家里老婆带着当年刚出生的一对孖仔,关于地主劳改可能各地不同,我知道我村的也是只有这一个。

 

我家评了个贫农还分了地主半间房,两家人都没住每家一边拿来放柴草,我家还分了小半塊田(几分),一塊不到一亩的田两家人分,我家和我伯娘共分一塊田,伯娘家比我家穷所以分了大半塊(也是几分)(两家人合分一个房间,三层楼一共分给六家人,这座楼连地面一共三层,三楼两个房、二楼两房间、地下厨房一个厅),对于分其它财产当时我小我就不知道了,我说的是实情土改分田地开大会斗地主,开大会确实出现有打人事件,打的不是地主而是她自己公公,儿媳妇用脚穿的木屐打她公公头,打到头破血流这是真事,因何事要打她公公由于当年我年龄小就不知道了,打人事件我村就此一例,沒见过也没听说过有其他打人事件。

 

土改分田地开大会斗地主,开大会确实出现有打人事件,当年我村在“操场壩”开大会,(操场壩是当年解放军在河边开辟出来专供解放军练操之用的场地,兼作放电影用地,放电影用吉普车发电,大卡车进不去)。我村打的不是地主而是她自己公公,儿媳妇用脚穿的木屐打她公公头,打到头破血流这是真事,因何事要打她公公?儿媳妇和他的公公有何瓜葛,为何会有这种激烈做法,由于当年我年龄小其中内情就不知道了。打人事件我村我知道的就谨此一例,沒见过也没听说过有其他打人事件。我只说所见到听到的老家之事,除了我老家之外其它地方怎样、我不知道不说也不会去评论。

 

土改评成分分田地分财产时我大概五、六岁,我们家世代穷田地非常少,水田总共不到一亩,还不是在一个地方是在三条山坑里,我们叫坑笼田。我家这种情况最后评了个“贫穷”,分到了几分田和半个房间(一间房分给两家人,两家人都没拿來住,用来放柴草,好多分到房的自己都有房子),我们分到的这半间房和几分田都是同祠堂评了地主的财产。我祠堂一共评了两个地主一个富农。地主住房被分后被叫去住草间(地主家庭用来放草用的,我村和附近所有村民都是用柴草做饭,无论穷富大部分都有草间,只不过是草间大与小、好与坏而已),地主草间是三层沙砖小楼,只不过面积比他们住宅略小一些,但还是比普通人住的泥砖屋好很多。

 

评了地主的家庭除了被小孩叫“地主婆”“地主仔”外,世世代代都同住在一个村子里的普通村民,都没有人歧视他们,除了名声不好听外,地富家人和普通人沒分别一样看待。据我所知地富小孩和普通人家小孩没有分别,照常上学读书,成绩好的一样进读好中学(我老家附近有两间中学),评了地主孩子姐弟两人都读好中学,这是我所知道的,两姐和我同班,我的同班中学也有几个地主孩子,如果说和普通人有分别的我认为是名声不好,地主婆,地主仔,其它没觉得有分别,其它地方我就不清楚了世代同乡早见晚见,普通人是没有仇恨的,乡里乡亲日日见面没有歧视,没有说你是地主就不和你来往地主婆,地主仔,也是小孩叫的,也没听有大人叫过地主女儿还是小学少先队三杠大队长呢。

 

农村经过多次变化,那时人民都很积极没有不满情绪,地主富农也不例外,个个争先恐后都想做积极分子,地主富农和贫穷一样没有分别一样生活一样工作人民公社大家一起干活一起闲聊。关于地主被送去劳改我村只有一个,也是我祠堂的另外一个地主(我祠堂一共评了两个地主一个富农),在五十年代初期去了新疆,去了十多廿年七十代初也回老家了,去劳改时家里老婆生下一对孖仔,由于读书成绩好也上了好中学,评了地主富农都有小楼,贫农很多都有小楼,这些事是我所知道的,没有外传对待地主富农怎样怎样。这些外传水分太多,以上是我乡的,其它地方究竟怎样我不知道



浏览(731) (6)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老家大亚湾日占时期的听闻) 2019-02-25 23:11:34

():故乡见闻…(老家大亚湾日占时期的听闻)

 

(日占时期听闻),日本侵华打广州时,从书本上记载19381012日凌晨,日本军由大亚湾登陸打过去的。然後北上打惠州、博罗,再向東打石龙、增城,到十月廿一号攻入广州。日军在大亚湾海面集结两师团及先遣队,约4,5000人,分左、中右三路登陆,分别在平海、霞涌和澳头入侵,中路从澳头圩以东5公里马涌至霞涌以西桂米涌沙滩上岸。在村中也驻扎过,我的小学老师当时还被叫去干过活,干得不满意就被打。听说有一次日本仔叫村民集合,一个怀孕妇女因为行动不太方便慢了一点,那帮畜生日本兵用刺刀对着孕妇肚子刺杀了孕妇。

 

小学时听被打那位老师说,当年村中驻有很多日本兵,叫村民抬石条担沙筑公路,在门前打椿搭马棚养有很多军马,听父亲说日本飞机沿着公路向惠州飞来飞去,飞得很低夸张一点棍子都能碰到,日本仔在村中还封了一个保甲长大概是村长吧,此人不好,土改时同祠堂评了地主的堂兄弟,有些东西不想交出叫他托管,他己没有上交政府也没归还堂兄弟,私吞堂兄弟财物,信任你才叫你托管,做人不能这样不地道,57年带着大儿子偷渡进了香港,丢下年龄轻轻老婆带着三个未成年女儿在农村,从没回过乡在香港找了个香港婆。

 

听说有一次大年卅晚日本仔从澳头登陆,村民正高高兴兴迎接新年,当时日本登陆封锁了公路,村民來不及躲藏在走投无路之下,有人走上山躲避有人到海壩逃命。我家乡附近都有游击队,有共产党的也有国民党的,曾生游击队东江纵队活跃在惠阳、东莞、宝安一带,國民党的也经常到澳头一带活动,游击队战死很多,附近有一处叫葬顶,名称來由是游击队战死的全埋在那里,家乡还有一山叫罗岭,一排抵抗日本的国民党部队全部战死在那里,本来淡水会有援军到來救援的,后来淡水部队全部退到惠州,不援反退导致抵抗日本的国民党部队全部战死。

 

小时候最喜欢听父亲讲故事,讲他的经历讲他的见闻,听得津津有味,说他出外被日本仔开枪追赶,被国民党兵欺负,听我父亲说过,两支游击队徐东来、肖天来,在澳头经常互相残杀。国民党游击队半夜围剿共产党游击队总部(在澳头,我家附近小镇),听说共产党游击队只逃脱一个大队长。45年日本投降,那些留落澳头的日本散兵,过去嚣张的样子全无,三三两两在澳头求乞。

 

50年代初我十二、三岁,正在读小学,国家受到西方封锁制裁,为了找寻人才,记得那时家乡小镇澳头,有个头发蓬松全身破烂精神有问题的男子,年龄当时三十多四十岁左右,整日唠唠叨叨,经常在街边行乞,还时常在路边用粉笔写字(粉笔从何得来没人知道),以下字句经常出现看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那时年龄小又是农村地方,没人注意他也不知写的是什么,天天如此。有一天几个军人把他带走,带到小镇唯一的一间茶楼(饭馆),让他饱吃一顿,跟着带到理发店,把头发整理干净,还给一套军衣再后来用军车送走,后来才知道乞子是个科技人才,军人把他送去医院治疗,那个年代到处寻找人才。



浏览(21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昔日大亚湾海港的澳头小镇) 2019-02-25 23:10:14

():故乡见闻…(日大亚湾海港澳头小镇)

 

我的村子距离大亚湾澳头小镇走路半小时左右,澳头镇很小,岸上居民不多,在海湾中间筑有一条堤供海湾两边居民来往,堤中央建有一木桥把两边相连,如遇打大台风海水会涨过堤面把木桥漂浮走澳头是漁港,澳头镇在一个海湾边上,整个小镇只得两条沿着海边弯弯曲曲小街道“很窄小土路”,全澳头镇只有这两条“小土路街”虽然名叫两条街其实只有一条“街”有商店。弯弯曲曲所谓商业街。商业街两边都是房子,靠海一边多是搭建高脚屋

 

过去渔民很少见有在岸上建屋居住。他们年壮的出海捕鱼,每次出海就是一月半月甚至几个月才回港一次,岸边这些破船烂艇就是他们的家。沿岸到处停滿大大小小破烂船只,他们在船头做饭船尾拉屎,一家老小就睡在一格格的船舱。留下老弱、孕妇、小孩就住在岸边破烂木船上挑水做饭、照顾小孩日常生活,水上人岸边的那此家居木船,全部都是船头对着岸边,他们在船尾养家禽、晒衣服、拉屎射尿

 

破烂船只住家和高脚屋居民大便几乎全向海里拉。退潮时岸边人的粪便、家禽粪便到处都是,涨潮时海水几乎涨到高脚屋地面,海水把一切杂物粪便全冲到屋底。水面漂浮着各种粪便和垃圾岸边或破船下面水里有很多小魚,小泥鯭成群结队在屋底海水里出没,那些粪便就是这些小鱼的食粮。所以码头和岸边小泥猛不食也罢。

 

我记得小孩时父亲带去一间茶楼饮过几次茶(我们叫做上茶居),这间茶楼是老家妈廟姓苏人家开的,好像名叫“海滨楼”是一间从海边搭起高脚屋,是小镇澳头唯一的一间“茶居”茶楼,那年代上茶居的人很少,一年都没有一两次,那时能上“茶居”饮茶的人非富即贵,普通人到“茶居”买三两个包子的还是有的,公社时另建有一间茶居叫人民饭店,我也到过两三次。

 

解放初期澳头小镇商店门前到处挂滿五星红旗。解放后渔民大翻身,渔民受到了特别优待,时常出入香港非常自由,政府还专门在岸上建了大量渔民新村,把那些在海港岸边破船烂船居住的老人小孩,全部搬进岸上新房居住,到处都是渔民新村,只有那些年轻力壮的才出海在船上工作了,老弱再也不必跟随出海了,58年公社成立时把这些乡村小围组成了一个澳头人民公社,还成立了许多渔民大队。解放初期我村除了驻军外还设立了民兵,民兵大约只有十多个人,十多个民兵只有几条七九步枪,我村连同附近几个小围村只有一只治保员,治保员没有枪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制服。相隔一段时间才來一次村里巡视一下,治保员也是附近的村民住在自己村子里。

 

五十年代非常重视个海港,大亚湾准备建海军基地,曾经考虑过做军港,考察几次后无下文后来不了了之说港口不够大。那时我还在读小学经常见到中央派人到来视察,朱德带同几个元帅上将,军车塞满整条土公路,视察几次后军港没建成,后來听说港口太小进不了大形军舰,但海港还是有建设的,在海港外几个小洲小岛听说整山整山挖空,山内贮藏大量物资以供战時所需,战备物资可以维持一年左右守护着海湾。那时还驻有海军也驻有陆军(现在海军好像没有了),大亚湾是个好地方,日本大亚湾登陆就是从这条公路前进的,日本兵经常遭到游击队伏击。(如果地理位置不好日本也不会选择由此登陆,日本打华南都选择由此登陆)

 

时代改变“澳头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澳头己经不是鱼港了,过去的水产站也没有了。过去满海大小渔船己看不见了,这几次回去旅游所见渔港脱胎换骨,从前岸上那些陈旧矮屋己变成高楼大厦,周边大部分农村变城镇过去读书的学校所在地变成了炼油城、石化城,一切变了,变得不认识了,昔日海港拥挤的渔船也不见了,昔日拥挤的路边小摊小贩变成现代超市了,渔民兄弟被岸上同化掉转行上岸工作了,现在海港都见不到几条渔船现在海港己经没有过去那种景象了,渔船变成游艇了,海港昔日的那种气氛还全没有了。



浏览(9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中国发展日新月异脱胎换骨) 2019-02-24 00:55:32

():故乡见闻…(中国发展日新月异脱胎换骨)

 

50d20daccc94ef39c2fdace7850e757d.jpg

75529fbf2f5d1d74eff3aef55f6be320.jpg


中国发展日新月异,就拿高铁来说吧90代中国还要取经欧日,短短十几廿年间中国高铁有目共睹,看谁还敢藐视中国的建设,中国解放初期铁路只有破烂那几条,走起路来有如蜗牛,我是农村的老家没铁路更别说坐火车了,听我堂兄说5060年代从湖南长沙坐火车回老家都要几天,我们小孩时从书本上知道火车但从没见过,詹天佑这个人名小学时听到过是有关铁路的现在还记得,直到进入香港后才第一次见到火车。

 

我的老家农村落后,南北澳头淡水只靠一条土公路连接,公社时还有路局,公路旁经常堆了一堆沙石,维护工人三三两两填填补补被雨水冲出的高低不平的路段,听说澳淡公路是日本仔从澳头登陆強迫附近村民日夜修建的,我的小学老师就被抓去抬石条修路,听他说还被日本兵打过,这条路过去每天一日两班所谓公交车行走,中午十一点一班下午四点一班,到站后好像停留半小时左右。农村家庭很少有钟看时间的,我家算好的也是少数几家人中有挂钟之一,挂钟是我父亲开小店时留下的。过去公社时天还没亮生产队有人敲锣通知社员起床,中午和下午社员全看或听汽车声收工,汽车经过就是时钟那时老家的确落后。

 

这几十年老家发层飞快,公路到处都是村旁建有一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是从厦门到深圳的,由我家坐巴士45分钟到深圳去香港非常方便,还有码头乘船直通香港航程大约一小时,这几次回国没在香港多住,香港弹丸之地住房紧张住酒店太贵,有次全家回去在香港住酒店,两个房间两周四万多还是90年代初,现在交通非常方便住老家澳头,去香港早去晚回都可认,想去香港当天就能去,我进香港用身份证,出香港用护照。

 

正常来说回乡要到公安局报到的,我几次回去因为到处走也没去报到过管得很松,在外面经常听人说,中国治安怎样怎差全是胡说八道,我在酒店住晚上可能时差睡不着,零晨三、四点一个人走出酒店散步,行了两三小时路没觉得不太平,这段时间街上几乎无人,只有零星一些小贩在路边整理物品。凡事一经过西方,说出来都是负面的多,不亲身体会根本了解不了实情。我回老家那都敢去,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我老家发展可以说是超时代的,成了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从一个到处破烂不堪泥砖土屋偏僻农村,短短几十年间脱胎换骨到处高楼大厦,街道穿梭各处都成网了,火车早在十多前己通到海边,相隔半小时不到就有高铁火车站,地铁也己开始建造,过去钓小红蟹的浪钉壩,变了国家级湿地公园(红树林公园),小孩时拾贝的海边建起了中外合资(中荷)巨型煉油厂,还有以汽车电子为主导产业,以中海炼化为龙头的石化产业区,以滨海旅游度假为主的黄金海岸旅游度假区,以前荒无人烟的海边建成了有名的十里银滩,碧桂圆高尚住宅区就建在十里银滩岸边,周末假日游人如鲫热闹非凡,我廿多年前剩热闹买了一地皮建了一独立三层小楼,希望老家能并入深圳,如能并入深圳家乡更上一层楼于公于私都是好事。




浏览(27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过去海港的渔民生活见闻) 2019-02-24 00:19:02


 

e254a755fdcecc727a2641a4a9952f72.jpg


():故乡见闻…(过去海港的渔民生活见闻)

 

我家乡“妈庙村”附近有个繁忙渔港, 渔港过去每天都有大小渔船进进出出,大部分是风帆船,那时机帆船很少。海港沿岸到处塞满大大小小船只,大的有双拖船、单拖船、小至小舢板,船多到都不能动,只有船边的拍水声,船与船之间有一块船板相连,要上岸只能用这一块板船过船才能上岸。回港船只遇到节日初一、十五最多,夸张一点针插不进,港内大小船只全部聚集在一起上岸都要经过几艘船才能上到岸。逢年过节滿海都是彩旗,整个海港热闹非常,船只也像岸上人家一样,船船都有红纸对联,彩旗经海风一吹随风飘扬,色彩缤纷非常好看,每到节日或者每月初一、十五,海港岸上人山人海,每次渔民上岸购物都买得很多,买来准备几个月海上之用,渔民很多采用以鱼换物方式正行。

 

解放前水上人(渔民)大部分都是文盲,小孩没有书读没有学校收他们的。解放前水上人是不能上岸居住的,那个时期岸上人瞧不起渔民的,岸上没有他们立足之,水上人只能在岸边用木架把那些破烂木船支撑起來做住家,一艘艘破烂木船一艘挨一艘层层叠叠港边岸上积满大小破船就是他们的家,渔民利用这些破船烂船当住家,一家老小全住在船里,要上岸必须船过船才能上到岸。全家老人妇女小孩就住在这种由木架支撑破烂木船上

 

水上人(渔民)青壮男人都跟船出海打鱼,几个月才能回港口,小帆船近海作业也要一月半月才能回家一次渔船回港渔民也没闲着,除了到廟里烧香拜妈娘外(水上人很信神),也忙碌着正行购物補货、备足饮用淡水、補网、织网、和胶网(用鸭蛋白胶渔网,胶过的渔网能使鱼网更加耐用,网有鸭蛋白腥味容易把鱼引来,(蛋白胶网剩下的蛋黄就成了副产品,现在没有再用鸭蛋白胶网了,市场上己经见不到这种真鸭蛋黄了),渔民还要把船拖上岸上弹船,过去港边还有“弹船”的,“弹船”就是把船拖上岸,用火烧死寄生在木船里的贝软体物

 

海边还有好几个木船造船厂,渔港建有两个渔业专用的码头,海边还有好几个木船造船厂,渔港建有两个渔业专用的码头。记得“大船”回港,我们说的所谓“大船”是指那些单拖机动船或双拖机动船。有时见到双拖机动船回港时会带回一条“海牛”,鲸鱼我们叫“海牛”,“海牛”非常大,拖上岸后大部分政府用来炸油,炸油炸出那些气味很难闻,当年在旁边经过闻到都想吐。那些政府割不掉的边边角角,我们农村人都会带着篮子刀子割些带回家吃,“海牛”肉不错吃起来有点像牛肉,不像魚肉。

 

渔港每天都有渔船回港,将打回来的鱼用绳索一箩箩一筐筐吊出船舱送到码头岸上,把由船舱吊出的一箩箩一筐筐的鱼运进渔市场“水产站”,然后再分销出去。在吊起和运送过程中,由于鱼装得太满沿路都有掉下鱼来,我们做小孩的看见掉下来就去捡,这就叫“捡鱼”。由船上吊到码头途中,有时绳索断裂整箩整筐会倒下掉进海里,由于鱼太多,掉进海里的鱼通常工作人员是会去不捡,要进海水里捡没有谁愿意的,他们不捡我们做小孩的就跳进海水里捡,这也是叫“捡鱼”,由于鱼太多小孩捡鱼没人管的。晒魚场“捡鱼”其实就是“偷”,在公路边晒鱼、在山坡上晒鱼、满路边、满山坡都是鱼,看守晒鱼的人由于 烈日当空,天气酷热躲在阴凉处,小孩经过顺手拿了几条鱼就跑,烈日当空天气酷热他们是不会追的,最多远远大骂几声,他们才懒得追呢,追也追不上。

 

新中国成立水上人(渔民)大翻身,漁民得到了最大解放,也受到了政府特别优待,过去所有欠账一笔勾销,同时出入香港非常自由,政府还专门为他们在岸上建了大量渔民新村,把那些在海港岸边的破烂木船全部清除,把居住在的木船的老人小孩全部搬进岸上新房居住只有那些年轻力壮的才出海在船上工作了,老弱再也不必跟随出海了小孩也进了学堂和岸上人一起上学受教育,还建立了许许多多渔民生产大队。困难时期漁民沒有受到多大影响,他们出入香港非常自由,我父亲过去做渔民生意关系结识了一些朋友,困难时期我父亲托这些渔民朋友,叫他们把吃剩的鱼头魚骨不要丢掉晒干便宜卖给我们,所以我家在困难时期还能见到腥味,鱼头魚骨有总好过无,那时鱼是买不到的,所有的鱼都进了水产市场,由国家统购统消统一分配使用,





浏览(1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农村最热闹的几个节日) 2019-02-22 14:00:55

():故乡见闻…(农村最热闹的几个节日)

 

images (26).jpg


过去农村有很多节日,最大的几个有五月节“端午节”游龙舟水、看爬龙船、八月半“中秋节”高高兴兴食月饼,过去月饼那种一筒筒红纸包装,红纸带点油看见都想食,那些无钱家庭为了应节只能的食云片糕了,我老家有此一说冬大过年,在广东,每逢冬至,不少地方的人都有祭拜祖先的习俗。“过冬”近代过冬早没有以前那么隆重了,但各家还做汤圆、蒸糕、劏鸡杀鸭煲猪肉等还保持着。在老家五月节“端午节”农付蚊虫多必烧蚊香,烧蚊香除了赶走蚊子的作用之外,听说有拒蛇很用,农村很常有蛇进屋,五月节那天男孩女孩都去河是洗龙珠水,听老人说冼过龙珠水后生病都会少些。

 

说起蚊香拒蚊虫,蚊香要钱买穷人买不起,还有一种被客家人称为布惊草;又因其能驱赶蚊子,亦被称为蚊惊树,布惊树对蚊子最有效那种气味蚊子不敢到,农村白蚁多每年都要用烟拒除白蚁,把门关闭在屋内烧禾杆草把白蚁焗到一只只掉下來,这时鸡最高兴了大饱一顿。农历七月初七,民间俗称“七月七”。而这一天的水,就称为“七月七水”,也叫“仙水”。每年的这一天,农村的家家户户都会有“接仙水”的习俗。据说把仙水装起来,存放多久都不会变质、变坏,更不会发臭。七月七水几年都不会坏,很多孩子在河里洗澡,据说在这个时候洗澡不但可以驱除百病,而且会带来好运气。

 

过年“春节”,过年最热闹,家家户户贴门神、贴对联、过去我们老家过年清塘捉鱼,一个大池塘三四部“长水车”连续几日把水抽干捉魚,顺便把塘泥挖出晒干做肥,水抽干后满塘大小魚儿乱撞乱跳,小孩乖机浑水摸鱼“偷”捉几条回家过年。过年小孩最高兴,第一不用上学第二有新衣服穿,春节前后这几天是小孩一年之中最快乐的日子,几个人一堆玩游戏捉迷藏。大人这几天也忙着贴门神贴对联,利用放假期间整理房子,一年来一次大扫除。还有办年货,家家户户备足一大堆年货,足够用到年初四、初五,家家户户“做茶果”。那年头,人虽穷但人情味很重,做好“茶果”拿几个被左邻右居尝尝,礼尚往来你送过去他送过来,简单的维护着友情乡情。

 

过去过年就要把家里打扫干净, 三十前几天采购几天食物,出门在外打工的都要提前回家,大年三十晚劏鸡杀鸭,晚饭前要去祭拜祖宗,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然后一家人食团圆饭。农村每逢春节都有点“长明灯”的习惯,一是图个吉利二是增添节日气氛。小孩年卅晚冲完凉开始穿上新衣服,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出去玩。一堆一堆男孩玩“抛钱湖”,有人用瓦片、有人用古铜币“仙士”民国时期的双旗“仙士”最多,叠得高高的,看谁打得准看谁赢得多。过去在家小孩时这些“散钱”“仙士”那都能找到,有民国的也有清朝的,说不定还有更老的,当年谁也不会留意这些“散钱”“仙士”的朝代,现在可成了古币了。把破瓦片凿圆,一个个圆瓦片摆得高高的,看谁打进洞里多,赢了不用自己凿圆瓦片,赢了高兴有现成的)。女孩用粉笔划在地上“跳双单”、用几个小石子摆成一堆“做石子”,还有“跳绳”、“捉迷藏”、女孩玩的花样没有男孩多,过年这几天不用上学很多好玩的。

 

记得小时候过年年初一不能扫地及用刀剪利器,老人家说年初一扫地会把钱财扫走。我们这里初一早上那一餐全家人吃素,夜晚那餐清洁扫完年卅晚剩下的食物,这一天什么都不干就是食和玩。初二開年一早各家各户都大动干戈劏鸡杀鸭。有钱人劏鸡无钱人杀鸭,一直食到年初三。我们老家年初四大多数人都去“转妹家”回娘家,这一天开始走亲戚访朋友。挑桃担担买块猪肉拿些“茶果”“转妹家”,如果娘家离太远,家里小孩无人照顾都把小孩带上,通常都在“娘家”住上一两日。“转妹家”是过年农村风俗一种过程,再穷过年也要买块猪肉回娘家探望,我小时候困难时期还要带上米。年初七、八扫盆扫砵,大扫除把春节准备的东西食得干干净净,整个春节期间年卅晚和年初二这两天大食大喝全是好东西。

 

农村人这几天就是吃喝玩乐,这几天还有功夫队穿村过围,他们举着一张张彩旗贴滿钱迎风飘荡很好看,五颜六色一面面彩旗贴满钱看都开心,功夫队大锣大鼓响绝整个村子。功夫队进村挂个名拜年,其实就是找外快,彩旗上贴的那些钱回去大家分,贴的越多队员们越高兴分得越多。功夫队进村有讲究的不能乱了道,首先每个祠堂一个一个拜“收利是”,由舞狮打头阵进祠堂拜神位,拜完必须从两旁退着出,不能屁股对着祠堂走出去,这几天连续不断功夫队一队接一队进村,看打功夫的看完一队又一队小孩最高兴。功夫表演除了大耙()对累针()、大刀对盾牌外,还有就地取材空手对凳板互相对打,其实是装模作样是假的但大人小孩都爱看。

 

过年放假大人不用开工,小孩不用上学,大人小孩都各自找节目,我们小时候黄赌毒这些乱七人糟东西全被老毛扫光。有一种叫做“破蔗标”玩法很有意思,几个人出钱合卖一条甘蔗,把整条甘蔗头尾砍掉由尾在地面树起来,把刀背定稳甘蔗头,然后反回刀口向甘蔗顶部往下削去,看谁削得长,然后把削下的位置那段砍下来归他,有些人削不中或削得短,付出了钱只能得回小段甘蔗尾,很有吸引力看谁削得准削得长。而今远遇家乡人情淡薄,关门自己过自己的。有些地方过年虽然还有舞狮助助兴,入乡随俗过年已经比不上过去老家热闹了,我这里过年很平淡,只能在中国超市买点好食的,意思意思应节一下也就算过年了,童年时期家家户户放鞭炮迎新接福气氛看不见了,走亲访友也少了,“做茶果”“转妹家”成历史了。




浏览(23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1.22)…(功夫不到家一棍爆头,盾牌一对二“ 2019-02-11 08:56:39

()…故乡见闻、()…童年时期、()…外出谋生、()…香港闯荡、()…英国打拼、六…生活点滴、

 


images (20).jpg


 

“藤牌装鸡”盾牌一对二,功夫不到家一棍爆头,我老家“妈廟奇人奇事很多,过去农村都有习武习惯,老家“妈廟”也不例外。“妈廟铜墙铁壁、虎头山离天三尺、村前有个浪钉壩、两边还有河相隔”,老家每到春节都有“打功夫”武术表演,本乡到外乡、外乡来本乡互相拜访。解放后好像没有人学功夫了,我父亲那一辈村里男人个个都会三两度散手。我的村子爷爷那一辈很多人都会功夫,当然啦,真才实料真正功夫高強的没几个,大部分都是花拳绣腿三脚貓功夫节日娱乐性质。

 

“藤牌装鸡”盾牌对累针“标枪”,据我父亲说,有一次本村功夫队到外乡表演,拿盾牌的滚转一次就整个身体躺在盾牌里滚转不了,师父眼快看得不对路,急忙拿起支“标枪”加入战围,合两人之力一次次把他挑起翻转滚动,形成额外功夫表演,“双枪对盾牌”。这一表演很难看到,平时都是一对一的,现在拿盾牌一对二,看似功夫非常了得,其实在师父帮助下才保住整队人的面子。后来师父问他为何会这样,他说当时肚痛全身无力滚转不了。这就叫“藤牌装鸡”。这些所谓功夫据我父亲说他年轻时也学过,我父亲说乡民学功夫是为了保护村子,节日也可拿来娱乐乡民。师父教的长棍对双刀姿势是有规律的,对方拿长棍手一动拿双刀的两手必须立即双刀交叉举起,这样棍打下来就会打到双刀交叉上,就不会伤到头,据我父亲说有次师兄弟对抗,拿双刀的师弟手举得不够高,被拿长棍师兄打爆“头拿壳”头顶,血流满面。

 

功夫不到家只会欺负人,常听老人说真正有功夫的人很低调不主动惹事,反而那些学了三两度散手三脚貓功夫的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学过功夫。说起三脚貓功夫,记得四十年前我在第一间餐馆工作时,工友闲聊间聊到李小龙功夫时一位企台他也说会功夫,是,过去老华侨为了对付那些食霸王餐鬼佬个个都会点功夫,我问他对付食霸王餐鬼佬的功夫真能打吗,他说你不相信和我到外面试试看能不能打就知道了,他当场脱掉鸭仔衫叫我落楼下练过,所以我说学了三两度散手三脚貓功夫就觉得特别了不起,我不会功夫没学过怎能同他打,就算打赢我就能证明你的功夫了得,我当然不会傻到和他打了。

 

我村子过去除了耕田还有耙盐(盐田),村子左右两河建有两个城门,在两个城门里和外围经常准备了大量刀棍和耙盐用大耙等器具以防万一,所以村民多数都会点功夫。过去每逢过年(春节)过后几天都会有外乡功夫队拜访,真实目的是想找外快赚点额外收入,功夫队穿乡串村舞狮锣鼓喧天,小孩最欢喜看人打功夫(表演)。解放前村子经常遭成群结队土匪进村抡劫,但全村人非常团结也早有准备,在公路一头备有刀叉大棍(土匪是从这一边进村的),遇有土匪进村青壮男人奋力抵抗,大多都能把土匪打跑,那些土匪没有枪的是外村来的。

 

爷爷辈村里有几个人功夫非常了得,据说一个人可以打几个人,我童年时还见过这些人,他们都是耙盐的,耙盐力气大,可能日日拿“拊斗”把水撒在盐田有关。盐田晒盐要经常拨撒水,撒一次晒干再撒一次,一次次把盐积累起來,所以耙盐人很辛苦。日日如常不会工功也能打几个。解放后土匪没有了,再也没有人学功夫了,会功夫的老一辈几乎走完了,现在全村没有一个人会功夫的,功夫在我乡己经成历史了。





浏览(4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1.21)…(江湖佬骗术?老虎事件和江湖卖艺) 2019-02-09 14:55:38

()…故乡见闻、()…童年时期、()…外出谋生、()…香港闯荡、()…英国打拼、六…生活点滴、

 

images (11).jpg


()故乡见闻:(1.21)(江湖佬骗术?老虎事件和江湖卖艺)

 

 

功夫佬与老虎事件,以前农村男人多数都会点功夫,话说一个会功夫壮健男子在回家路上遇上老虎,当时男子空着手老虎看见美餐向他扑來,此人力气大会功夫反应快,老虎向他扑來时快速把老虎两条前腿抓住,用勁把两条前腿往上举,老虎两条后腿站地前腿被举起,男子个子矮老虎前腿被高高举起,虎头下不來咬不到他,就这样坚持到有人來救援。村子出现虎踪常有的事,有人没回家可能出大事,大批乡民又拿锄头又拿棍去找,看见他此时还双手举着老虎,老虎看見人多拼命挣脱,从此男子双手放不下來永远举着,看了很多名医大夫也没法子医好。

 

有一次一名江湖卖艺佬进村卖药,兼说能医百病不灵不收钱,举着双手男子家人问江湖佬,你说能医百病指着举着双手男子问此病能治否?江湖佬看一眼举着双手男子,说能治能治不灵不收钱,双手举病人求医多时,到处都治不好,听说能治不妨一试,病人半信半疑下照着他说法做。村民听说卖膏药的江湖佬能把举着双手男子病治好,全村男男女女大人小孩都跑去看。过去裤子是没有裤头带的,更别说皮带了,农村人穿的都是“牛头裤”,“牛头裤”裤头非常宽阔,穿上后两边一摺就完事不会掉的,这种“牛头裤”我在家时都穿过。

 

江湖佬经过一翻介绍他所卖膏药后,医病开始了,江湖佬对着村民大声说“看好啦”,人人都睁大眼睛望着江湖佬,看他如何治法。此时只见江湖佬走近举着双手男子身边,还是继续说他的膏药,就在此时不经意的把病人裤子往下扯,这种动作当即把男子吓得魂飞魄散,江湖佬扯病人裤子时在场看热闹女人很多,裤子被人扯下多丢人。病人怕裤子被址脱,无意识做出的一种本能反应,急忙垂下双手护着裤头,逗得在场的男男女女哈哈大笑。江湖佬都不用用药就把治好,大医生都不成还是江湖佬有办法。其实江湖佬在看他第一眼时就知道能不能治,看见他穿这种“牛头裤”才敢说能治。




浏览(34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故乡见闻:(1.20)…(食荤的、食素的、从食的方面來说 2019-02-08 08:45:12

images (6).jpg




食荤的、食素的、从食的方面來说是进化还是退化,在动物世界里主要有两大类,一是食荤类(以肉类为食)二是食素类(以植物为食),在这两类动物中那类比较聪明。我个人认为食肉类比素食者聪明,食肉类要想办法去捕捉其它小动物充饥,才能不挨饿才能生存下去,所以食肉类进化到四肢长出锋利爪来,锋利的爪利于捕捉猎物。食素类简单多了守株待兔不必多想,植物长出來就不须挨饿,那里有植物走到那里,根本不须要捕捉,所以食草类四肢长出蹄子只要站隐足够了,从这一点看食肉类比食素类用脑多,用脑多自然聪明。食素类不须要奔跑去想法捕捉食物,但为了躲避追捕逃跑还是要的。我们看动物世界电视电影,食草类大部分还是逃不过追者,最后还是被擒获。

 

人类也一样在漫长进化过程中,在还没到达农耕时代时也是到处捕食,为了生存追捕其它物种充饥,再从食生肉走到认熟食为主这些都要用脑,从生食走到熟食过程中,演变出五花八门,多种多样做法,还不断研究达到精益求精食法,这些都必须经过大脑想出来的。反观素食者简单多了没必要想大多,大自然世界里植物比动物要多,素食者坐享其成用脑自然少了。脑筋动得多是否比动得少聪明,是否可以说动脑多的比少动脑的要聪明。从食的方面來看,食荤的是进化还是退化?






浏览(374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0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