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萧萧北风起的博客  
 
        http://blog.creaders.net/u/1009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捉刀:习总管教好子女和亲戚没?(转) 2016-04-10 00:04:36

本来按照国际公认的法律和道德标准,一人做事一人当。丈夫犯罪妻子无罪,老子犯罪儿子无罪,姐姐犯罪弟弟无罪,姐夫犯罪小舅无罪,习总的姐夫开公司应该与习总无关。

但是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理应有更高的标准,这是民众要求的,也是国际通行的道德标准。所以习总在反腐会议上说∶”要管好你的亲戚,不要用权力谋取私利”。

那厶我们来看看习总说到做到了没有?

2012年中共11大后,中国中央领导人的子女纷纷回国,其中就有习总的独生女习明泽。这种来真的来硬的举措是从来没有过的。习明泽回国后,十分低调,没有任何”出规”的举动。因此对子女习总确实是管好了,作为领导人的女儿,习明泽也为父亲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再来看习总的亲戚姐姐和姐夫。巴拿马文件显示习总的姐夫邓家贵

于2009年买下两家 岸公司,2012年底习总上任前关闭,从公司资料的表格来看,这两家公司没有实际运作的痕迹。

先假定巴拿马文件真实性非常高。它透露了三条信息∶

1. 姐夫邓家贵合法地开了两家 岸公司。抛出文件的“国际调查记者联盟”也声明,开 岸公司并不违反法律。

2. 从公司资料的表格来看,这两家公司一直没有实际运作的痕迹。也就是说既没有逃税也没有洗钱,更没有以权谋私。

3. 公司在习总上任之前关闭了。有的报道说是停止运作,但因为公司从没有运作过,因此关闭说较为可靠。

由此可见,姐夫的公司既没有违法也没有以权谋私的迹象和证。对巴拿马文件来得太迟的透露,习总自己早就管了而且管好了。

习总的姐姐名为齐桥桥。为什厶姓齐呢,因为中共元老习仲勋与夫人齐心治家很严,为避免外界猜到她是自己的女儿而在学校受到特别待遇,便让她随母姓为齐,齐桥桥的名字便一直沿用至今。

齐桥桥比习近平大,也是红二代,她不像习近平那样严于律己。象其它的红二代一样热衷于经商并拥有好几家公司,一直为人非议。她经商时,习还没有很大的权势,所以齐的成功最多只能说是靠父亲的关系和人脉。和习没什厶关系。

习家一直有开家庭会议的习惯。十七大后,习近平被确立接班人。他的母亲齐心就主持家庭会议,要求家人退出商业活动。

2014年,家园网报道齐桥桥在家庭会上向大家报告「好消息」,那就是她拥有的所有公司,基本上都已「打包」售出,自己已净身退出商场。并保证∶

第一,从今往后,任何事情必须首先从国家利益去考虑,不打个人的小算盘。

第二,继承父亲的遗志,立党为公,坚持思想解放,坚定开放改革。

第三,大弟(习近平)今天的身份和地位,对我们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弟不光是习家的儿子,更是人民的儿子,我们也一样,一定要全力以赴支持大弟的工作。

需要指出的是,齐是习的大姐,她的财富主要是靠父荫。目前没有任何证显示她的财富是靠以权谋私或其非法途径而来的。靠家族或父母的权势和关系经商,就是西方领导人的家属和子女也很普遍,只要是合法的,你就不能拿她们怎样。

事实上,习的姐姐和姐夫已经为习近平作出了很大的牺牲。有报道说∶习姐夫在香港住的楼吧是很不起眼的一条街。

中国首富王健林2014年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承认邓家贵夫妇曾持有丌达集团的股份,但在丌达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已出售这些股份。王称这与腐败无关,「这件事邓家贵先生是牺牲了巨大利益的。投资熬了6年,眼看可以赚大钱而不赚」,他表示,「恰恰证明习近平主席治国严,治家更严」。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1. 巴拿马文件并没有披露任何不利习总的资料,反而证实了习总在文件披露前的好几年就管亲戚了,也管住了。

2. 从习的姐姐和姐夫出售财产退出商业圈来看,习一直没停止管教自己的亲戚。实际上,习仲勋这个家族同其它家族比,是相当廉洁的。

3. 习姐姐和姐夫的财富,目前没有贪腐的证,只能说是合法的。西方国家领导人的家属和子女靠家族或父母的权势或关系经商是很普遍和很普通的,只要不违法,所得财富就是合法的。习总管教大姐和姐夫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停止商业运作以免以权谋私。要没收或叫他们吐出来,与法与理不合。

当然目前没有证,不等于以后没有。但根无罪推断原则,至少齐和丈夫的财富目前还是合法的。

习总曾经大义灭亲治过自己贪腐的表弟,如果真有证证明其姐姐涉及贪腐,那厶大家就会看他是否会再一次大义灭亲了。现在拿巴拿马文件责备习总毫无道理。

- See more at: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137909#sthash.BZJhV4yt.dpuf



浏览(2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顾晓军、马悲鸣眼中的何清涟:绝非清涟,实则毒辣 2015-09-08 01:15:08

 

想必何清涟这个名字似是出自“河水清且涟漪”,不过笔者认为这个名字着实与她不符。想当初, 丈夫留在国内,只身在美国的何清涟因耐不住寂寞与程晓农搞出了许多风流事儿。这种红杏出墙的人,夫君尚在之时,便下堂再蘸,何「清」之「涟」?!即使经过合法的婚嫁法律手续,但还是难免让人联想到电影《芙蓉镇》里的那副新婚对联∶“两个狗男女,一对黑夫妻”。 

何清涟急不可耐的投入程晓农的怀抱,现在想来恐怕也是为了名利。与何清涟齐名的顾晓军曾在《为什么不把文章扔掉呢?》一文中,借卢德素的嘴、说出“‘何是夫妻文’。顾晓军爆料 ‘何清涟’开着夫妻店的原因有四:其一,何清涟的丈夫(程晓农)、是博士,却极少看到他的文章、不合理;其二,何清涟的同一时期的文章,有时轻微矛盾、似不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其三,‘何清涟’文章的出品、的频率,比‘曹长青’频繁(当然,这不能算依据。何况,曹长青的夫人、也似是教授;‘曹长青’,也可能是夫妻店)”;其四,观曹、何二人对夫妻店的反应,曹长青不急而何清涟急了,曹长青不急,可能是他的文章不是夫妻文,所以用不着急。而何清涟,则恐怕就是夫妻文、所以急了。

    说完何清涟与程晓农的私密往事,再来说说她那本出名之作《现代化的陷阱》。正如马悲鸣所言,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只是把改革开放过程中文科生记者报导出来的弊端汇集了一下,整个就是一本泛道德论的煽情,一点经济学价值都没有。如今该书出版总有十六年了吧,中共仍无她预言的马上就要倒台的迹象。《现代化的陷阱》应名为《何清涟的陷阱》才更名副其实。

何清涟以一本《现代化的陷阱》涉足政治,之后便什么事儿都往政治上扯。

扯到民主问题

以《何清涟:中国人读书少的原因何在?》为例,就这么一篇看似应该是文化的问题,也能被她扯到中国的政治不民主、中国人的智商低。 中国人现在读书少,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网络媒体等信息太发达,电子书等更方便,这不仅仅是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也是世界所有快速发展的其它国家的问题。你文中说“中国政府奉行愚民政策,大学教育也绝不引进西方思想”!!!看到你这句话我以为你从来没在中国生活过呢,然后我看了一下你的简历,你去美国前是中国传媒大学的老师,这让我有点惊悚了,我虽然读书不多,但也在国内上过大学,国内大学可以随便上网学习美国常春藤等名校的公开课,大学老师很多都是欧美国家回来的博士,你说的大学不引进西方思想的说法从何而来,难道那些留欧美回来的老师,在国外接受的也是国内的思想?文中你说中国的公共图书馆系统不发达,人均公共图书馆太少,什么法国2.2万人一个,日本平均3万至4万人一个图书馆,这我不否认,中国不只是图书馆,任何公共资源,只要人均,都很少,为什么,因为人多呀,把中国的人口数量放到其他国家,再人均一下?为了提高人口质量,国家实行计划生育,现在也是一片骂,人口多,批评人均资源少,控制人口,批评人权差,人家怎么做你们才能满意……

    扯到领土问题

何清涟曾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中国的亚洲邻国能否应付过来,得看自身有多强的对峙意志与抵抗能力,毕竟,那些海域并非美国的领土。” 笔者对她这句话着实费解,明明白白中国人的领土领海,为什么她何清涟非要拉进美国人掺和捣蒜,甚至骨子里希望日、菲一直非法强占才过瘾。不知何清涟心底流着哪种坏水?笔者奉劝何清涟,不要你的白白臭臭的屁股一坐到美国土上就肆意妄为胡说八道,奉劝你还是小心为好,说话的权利给你,但决不允许你拿着中国的领土颠倒黑白,这是常识!何清涟,还是搞你的社会经济学为好,少扯领土问题。。。

纵观何清涟的文章,不难发现,她就是一个伪现代化者。用一首打油诗描述她最合适:“人头畜鸣”何清涟,专把国家民族坑:“指鹿为马”混黑白,“法令一统”再集中。

 

笔者解读:何清涟真够毒的!

浏览(8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曹长青:再剥余杰的皮 2015-09-06 01:52:57


余杰善于炒作和投机,走刺名人来出名的捷径,精于抢占道德制高点,在名利上很成功。至于其人其才,未见有何转世之作,也未见有何过人之德。人生三立,未见其一。

余杰之所以被人垢病,在于此子言行不一。作为基督徒,基督教严禁偶像崇拜,此子却反其道行之,对刘狂吹猛赞,马屁无限,俨然以教主为视,远离客观,行近谄媚;倘若有意见相佐者,又忘记耶稣看见别人的眼中有刺,却不想想自己的眼里有梁木的教导,结党为私党同伐异,执其一端上纲上线,又足见心胸之狭隘;而且逼问别人为什么不忏悔时理直气壮,事关自己却是缩头乌龟装聋作哑,这叫哪门子的基督徒呢?再从文章上来说,两大硬伤:一是矫情,二是伪善。矫情是故作悲天悯人状,明是关怀大众,暗是自抬身价,塑造形像,赚取掌声;伪善简言之就是不真诚,故作姿态文过饰非,装神弄鬼夸夸其谈,也甚是讨厌。早年读余杰、摩罗等人文章,感动之余就隐隐觉得不对,但又难以说清,后来入世渐深阅历增多,才知道这些大爱文章之下,掩藏着什么样的

真实的余杰是一个欺世盗名的无聊文人,他的文章中存在着让人触目惊心的破绽。

破绽之一:放言无忌,骂不择言。余杰批评文章的批判性是有目共睹的,他对中国知识分子奴性人格的揭露亦不无现实意义,但在其批评话语中有极端性倾向也是事实。一个经典的例子便是《我来剥钱穆的“皮”》。且不说这篇文章写得如何,单是这则标题就足以在读者眼前幻化出一个“道德刀斧手”的强梁形象,其文字背后泄露的暴力成分简直让人惊呼“少儿不宜”了。正如钱穆先生孙女钱婉约女士所言:“谩骂代替不了批评,人身攻击更与学术评论无关。

破绽之二:学理混乱,自相矛盾。王小波等人不幸的成为了余杰手中的道具,需要时借王小波批判"老先生"的麻木与"僵死的思维",不需要时又把王小波贬到"没有责任感,没有尊严"的被批判一类,但余杰忘了,他如此的写作,却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他对王小波的批判与指责,正象是"老先生"对王小波的"冷嘲热讽",只不过罗织的罪名不是"偏激"而是"丧失责任感""丧失尊严",其棍子的打击力度比老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余杰以"年轻气盛写文章"自傲,但年轻决不是资本,写作的力量在于思想,一种宽容与批判共存的思想。而在余杰的文章中,我们只看到他摆出一副"俯视众生,唯我独清"的姿态与立场,仅仅指责与解剖别人是不够的,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必须时时地解剖自己。余杰对鲁迅的评价极高,并以鲁迅精神为自己写作的根基,但他却偏偏遗忘了鲁迅先生的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地解剖我自己。"

执着名利对世人来说,没有什么不对,但行为不可太过,用心不可太恶,不然管你什么基督徒、佛教徒、道教徒,统统都是猪狗不如的无耻歹徒。而余杰狡黠之处,就是明明是私心作崇,却偏要祭出上帝招牌,明明是见利忘义,却偏说是天父旨意,何其诈也。




浏览(13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