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名子的博客  
2012 已过 ,你还在等我!  
        http://blog.creaders.net/u/104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深夜蛙叫-纪念张贤亮 2014-09-30 03:27:39



 

深夜蛙叫

/名子


三十多年前,农场实习的一个深夜,被田边池塘里的蛙叫声给吵醒。拿着一本伤痕文学小说,偷偷地在寝室外的天空下读起来。路灯很暗,娃叫声还是让人无法专心。我仍然琢磨不出另一半身子是怎么回事;突觉肚子饿,去厨房偷了块锅巴充饥。

那一夜听了好久的娃叫声。

***

躺在床上的时候,孩子妈咕噜了一句,


“张贤亮死了。”


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反感,他死了和我们再有什么关系!他最后的日子似乎实现了自己一些价值,似乎比他当什么主席还有价值,或者高于带着伤痕的名气。我好像有点嫉妒,回顾一段伤痕累累的岁月,迟疑了几分钟才答孩子妈的腔。

她显然对于评论张贤亮有二十个女人有点发烧。


“你感冒好点没?” 我故意想把问题岔开。


“没感冒,我是过敏!”她一夜似乎也没有睡好。


Backyard里的一只美国青蛙或蛤蟆断断续续叫到天亮。三十多年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夜晚。在这个非常关注健康的年岁,睡不好觉可是个大问题!可那个年代,健康似乎不成问题,人们更关心的是饥饿,肚子的和心理的;可以为了充饥或读书,整夜整夜地不睡觉。

不一样的夜晚,我听了一夜的蛙叫。


那时的蛙叫,一叫一片;仔细地听,倒也听出一个领头的,声音特别响的那个。后来又发现离得最近的,叫得最响。也许蛙叫都是一个声音,一个强度。不同距离,不同大小的田与池塘,发出不同声音而已。

但没理解蛙叫的意思是什么!


记不清当时读的张贤亮哪本书。《灵与肉》还是看了电影“牧马人”才理会的。好像也不竟然,那时电影表现能力有限。但我一直觉得张贤亮在写人的分裂,把一个本身不完整的人还要分裂成男人和女人。也许听着蛙叫声,琢磨过他可能是怎样的一种人格。但肯定张贤亮没达到S达利那种极端——把人的内战描绘得那么血腥,提醒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战争,阶级斗争,等等。如果不是让人更加和睦、男女更加谐调,社会更加稳定,张贤亮也许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可这一夜我手上没有伤痕,还是睡不着。我们家的那只青蛙或蛤蟆一个劲地叫;由于离得很近,压过了较远的背景声音。深秋的夜晚似乎不那么宁静,蛙的叫声也那么特别,单调,孤独。


 “嘎~~,嘎~~”我学不出那样的声音。


蛙是否只有自我,不在意周围的环境?这会儿的她竟然有如此的境界,让孤独发出声音就不那么孤独了。我又想起了张贤亮,他到芦苇荡边洗澡的时候,是不是也恐惧一种孤独,硬把自己裂解成两半,却用一种单纯的声音对话。


 “如果有人爱就好了!”


蛙的叫声使一种动物显得很有自我。当深夜蛙叫的时候,感觉离自我更近一些。尽管你听不懂她的语言,但自我的对话,不论你是将头埋在水里,还是屏住呼吸shower的时候,你都会感觉到自我的存在。蛙叫说明她和自我很靠近;听蛙叫,让你也不远离自我。听着蛙叫,我也在想张贤亮的西域影城,国庆北京的大老虎,在想香港的占中,日本的军舰,美国的总统……

还有你!


                                                                             ——于佛罗里达

 

外诗一首

http://www.c3.hu/~tataitv/53b.jpgTata Lake


蛤蟆和鱼


没见过青蛙的叫我蛤蟆

我是非洲的种

虎皮的斑斓

跳跃在塔塔湖面的反光之间

 

诗人用雨点

女性的雨点

浸透我天天倚恋的草垫

今夜,蛤蟆也在失眠

数着游入长江的三文鱼

一个产卵的季节

一盏渔火带到了江边

网下的却是美洲的鲚

对岸 还会不会是阴天?”

一条大肚子的鱼还在梦呓连连

 

我想从佛罗里达的湖面

蹦上她的枕边

___________________ 2009

鲚鱼, 俗称凤尾鱼;Long-tailed Anchovy





















浏览(922) (1) 评论(2)
发表评论
给Coconut 2014-07-26 17:12:01

Coconut

名子

 

国内不翻墙上不了万维,回美国后偶尔读读这里的博客;尽管闲聊基本上被微信取代,但万维博客那种特殊的文学气息始终没有散去。

何况,这里似乎还能闻到椰子的香味,我的意思是这里的感觉仍然很具体。

我一直爱南方,从德克萨斯到佛罗里达;回国后去了海南(那里把海龟当个宝似的)。还有个原因就是我喜欢椰子,除了椰树的身材妙好之外,就是果子里那种香。也许是当初直到大学时才喝到过椰子汁,对记忆力的冲击太大,一辈子都忘不了它!

没想到回国后是美国三倍的忙,几年前写博客的悠闲早荡然无存。今天看着这里熟悉的名字,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想写,写给Coconut,写它那种香气,那种让人难以释怀的情结。这是在国内当校长不能想象的清闲。

我一直对于网络时空的虚拟性有所保留;其实,诗不论写在网络里,还是发表了、朗读了,都有它的具象,它的夸张。博客上的交流如同书信邮件的交流一样真实,留有人际间感情与记忆。可我和她重来没有使用过电子邮件。

她就是2000年我去波多黎哥的San Juan岛遇见的瑞典女人,Sue。她是个修女,能让人感觉到特殊女人的美(我有很多女人,Sue是不一样的美!)。也是她赋予了椰子的特殊意义;当时Sue讲了一个如何封存椰子果的秘密,就像封存老情人记忆一样。这个故事让我更加喜欢椰子。

去年,也就是十三年之后,我和Sue在中国的西南相见,这是我们第四次见面,却是不期而遇。她已明显发福。那个海边半裸着晒太阳看书的女郎不见了,那个似乎还有着某种禁忌但似乎又自由的女子变得更加开放,但她还是上帝的女人。Sue带着一群高中生,还是在做志愿,指导他们如何做文化心理的东西方比较。

看见Sue,就会使我想起椰子果,青壳的,或是变黄的果子,里面都会有一层雪白的椰肉,保存好的那种中间还有清清清香的椰汁,似乎留有新鲜的椰汁。Sue见到我高兴地说她以后每年都可以来中国了(我的高兴更是无以言语),带孩子们举办国际夏令营。很可惜,原来签订的协议,由于中国政府的反对,今年的活动被取消了。

、、、、、、

我也累了,回佛罗里达度假;想起Sue,想起椰子,想起她的率直,想起她的清香,想起她的雪白,她在哪里,她还好么?!

、、、、、、

如果你还没有尝过的话,现在连内地都有好多馆子,特别是泰国餐馆里,有卖这样的椰子。推荐一家,就是杭州的“绿茶”餐厅,店里的黄皮椰子果中间的椰子汁显得很新鲜。

 

浏览(615)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我有一首未写完的诗 2013-04-29 13:21:45

 

 

我有一首未写完的诗

 

一部写了很久的史诗

不在开头

不在结局

只在中间剩下了几句

 

盐湖城的春天

很快过去

我也几乎已经忘记

写了很久的诗

搁置在佛罗里达的乡里

封面上厚厚的尘埃

几把孤寂的桌椅

不少文件的堆砌

直到几天之前

现代都市酒店

反光的窗外似乎看见的足迹

不管留下是天使翅膀的白羽

抑或是不再闻见的香烟几缕

使我想继续——

写完那几行

不再需要所谓灵感的诗句

 

 

我知道你

阅读过很多书籍

还有很多的名言至理

但我更想获悉

那些数不清的篇章和行距

有多少是作者

仅仅写给了——

留给了——

                       -Mz@Utah

浏览(56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