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用保守主义理念丈量世事長短
  判断同情心不是看多少人靠政府福利而是看多少人不再需要政府福利.右,就是RIGHT。
网络日志正文
泪下:"我放下后离开 对方应该知道我在附近 他很大声向天说多谢 " 2019-08-31 10:55:53

Ashley与友人四处搜购防御装备,送给前线青年。香港《苹果》

香港近3个月来的「逆权运动」,前线学生的进步速度惊人,做出很多连大人都未必想到,或想到也未必敢做的事。然而,大人们虽未能陪他们一起冲在最前面,但至少可以做到不「割席」(划清界线),在背后默默为他们伸出援手。

在跨国公司任职的Ashley(化名),几乎每个月都要到外地出差,工作虽然忙,但仍然很关心逆权运动的事态发展。眼见警方滥权滥捕滥打越来越严重,每当有民众活动,不论是否合法,警方到最后总会以武力驱赶,乱放催泪弹,「看到前线全都是十几廿岁的年轻人,他们最初只是戴些没太大效用的口罩,例如N95或普通感冒用口罩,如果你曾出去(参加示威),就会发觉完全抵挡不到。我自己都做过急救站,曾近距离吸到催泪烟,足足咳了一个星期。就像学小提琴一样,琴会越买越贵,口罩也一样,我们身为大人,有资源时,是否应该做些事帮年轻人提升装备,让他们没有那么容易受伤呢?

对十几廿岁的年轻人来说,几百元港币不是小数目,经常买完装备后就要挨饿,Ashley和朋友最初想过拿钱给他们买物资,但都被年轻人拒绝,「前线已经常被指收钱去冲击,所以他们很怕任何涉及金钱的事。」就算他们有能力去(五金店聚集的)新填地街买装备,但有时刚走出店铺就会有便衣查身份证,哪怕只买了一个口罩,都可能会被警察指控怀疑即将参与非法活动,甚至被没收所有物品。

「我们听到这些都很生气,警察其实无权夺取市民财物。后来想到其实我们这些四十来岁的人拿着物资会比较安全,起码我们看上去是个大婶、OL、大叔,未必会被查。当然,说不怕一定不可能,一样都会担心,但你会觉得一定要做,不可以只让年轻人去做。」

最初买防御装备的钱,都是由Ashley和朋友自掏荷包,但他们发现五金店都已经很缺货,因为人人都买。后来,Ashley透过通讯软体认识到一群来自不同行业,同样需要经常到外地出差的人,大家开始商讨可以如何为示威运动出一分力,「想到其实可以利用我们经常出差的优势,去外地买物资回来,再供应给年轻人,而不是和其他香港人抢货。我们去过英国、美国、加拿大及澳洲买口罩、眼罩,头盔之前就有台湾人热心捐了几百个,有些人帮忙带回港,但头盔很难携带,行李箱每次放得不多,我们一群人前后应该都运了不下二十次。」

Ashley有朋友早年已移民欧洲,逆权运动本来与他无关,但先前无意中知道Ashley帮忙组织及搜集物资后,就主动给了她一万元港币(约4万元台币)去买物资给前线,「那一刻很感动,会觉得不可以辜负对方好意,会到处比价,尽量省钱,务求买到最多的物资。」

到后来,他们在网上及其他通讯软体认识了住在外地的香港人,逆权运动同样令他们很愤怒,Ashley发现他们都自己集资买了些物资放在家,一直想找人带回港,自此事情就变得简单了。「我们去到当地不用再开车到处找,他们熟路,就一早订好货,等我们去到当地,就把物资交给我们,大家像蚂蚁搬家一样带回来,但其实每次都不敢携带很多,每款十几二十个而已。」

六月初逆权运动刚开始时,活动集中在政府总部一带,坊间还有物资站,当时会有义工轮流24小时看守,后来活动遍地开花,延伸至18区,物资站不再,改为物资组义工各自带回家保管。Ashley听过最夸张的是,有人家中积存了五、六十个头盔。每当有大型活动,要将物资送到前线,Ashley形容交收过程像做贼,「我们会用(不必登记身分的)储值电话卡或Telegram联络,再找些地方,例如垃圾站交收,就像影剧里交赎金一样,我放下后,你再去拿。每次做我都会觉得自己很荒谬。有次印象很深刻的,我放下后离开,对方应该知道我在附近,他很大声向天说多谢,听到他的声音是很年轻,应该只有十几岁。其实那些只是眼罩、口罩、头盔,随处都买到,又不是白粉(毒品),为甚么要做到这样?就像过街老鼠,但为了保护自己,也没有办法。」

经此一役,Ashley对年轻人的观感也改变了许多,「以前经常觉得新一代吃不了苦,由外佣带大,什么都不会做。又有很多人说香港女孩是「港女」(泛指自我中心、拜金、有公主病的香港女性),但其实这次前线很多女生,她们很勇猛、体力又好,完全不怕,我都刮目相看。最初有一次在物资站,有些退热贴用完,晒了一整天都霉了,我说丢了它吧,但有个十五、六岁的女生说不可以,她要拿回家再冰过重用,她说因为这些物资是人家赠送,专程拿来金钟给他们,不能浪费。这一代年轻人应该很多都是在富裕环境中长大,我真的没想过一张别人赠送的退热贴,她都会那么珍惜」。

对比起年轻人,四十出头的Ashley自嘲已是「废老」,就算全副装备去到前线,跑得也没年轻人快。她曾在活动期间遇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叫她万一有事就先走,不要走在最前,冲击留待年轻人去做,「他知道我有小孩后更说,不可以退缩,一定要赢,否则就是由再下一代的小朋友去承受。唉,当事情发生了两个多月,情况已变得这么差的时候,不要再说十年后会变成怎样,到时可能街上隔一公尺就有一根智能灯柱,就算戴上口罩都能马上认出你。」

Ashley又记得6月21日曾有年轻人发起不合作运动,包围警署和税务大楼,虽然她和朋友都不知道当天是做什么,但都考虑过去做支援。犹豫之际,有个朋友说了一句,令她当头棒喝,「他说『仔大仔世界(孩子长大了世界是他们的),他叫我们做什么就做吧。』我又想想,之前有政府高官说年轻人狡猾,玩Telegram和不同的讨论区,听到她这样说你就会明白,原来有些人真的脱节到这地步。现今世代不一样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向新一代学习。」

Ashley说,不论政见如何,相信香港人在这两个月一定过得不愉快,但事情发展至今,她相信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为何十几岁的人突然要承受这些呢?会不会是因为我们这些『废老』多年来没什么建树,可能有关心政治的,但充其量只是每年七一去游行、六四去静坐,做完觉得够了,没有理由去冲击。这可能就是我们种下的因,正因为没做过什么,变成要由现今的年轻人去做。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最近一定是讨论移民与否,但不是走了事情就完结,就算我和孩子可以逃得过,身边总有些亲友未必有能力走,他们又怎么办?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讲,总之能做多少算多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都要抗争下去,不要轻易放弃。」

https:///2019/0831/1336687.html

浏览(710) (1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