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用保守主义理念丈量世事長短
  判断同情心不是看多少人靠政府福利而是看多少人不再需要政府福利.右,就是RIGHT。
网络日志正文
北京误判导致“反送中”巨浪,港人主体意识与长期战斗意识已经生根 2019-09-23 23:37:52

香港特首林郑在暂缓“送中条例”立法工作接近三个月后,抵不住不断升级无所畏惧的抗争者,终于宣布将会正式撤回方案。上个星期我在这个专栏,谈到林郑与商界闭门对话的录音流出,显示建制“已经在抗争的持续动能前,感到巨大压力,开始举棋不定。”并猜想“此一压力最后是否足以迫使北京转换路线,向香港人作更多妥协呢?相信很快便会清楚。”结果专栏在香港时间星期三晚出街之际,林郑便作出正式撤案的决定。

若果林郑六月一开始便撤案,那么这个夏天的漫长抗争,便可能不会发生。就像政客讲大话引发政治危机,通常都不是因为原先的大话,而是因为用来掩盖原来大话的更离谱的大话。让这次政治危机持续了那么久、越演越烈的,已经不是“送中条例”,而是港府依赖警察超限暴力处理“反送中”抗争的做法。

香港警队用过度暴力镇压“反送中”示威者,没有最过分,只有更过分。6月12日警方用大量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射击示威者头部,已经引起国际媒体和人权组织哗然。结果警方的镇压手法一次比一次凶狠,最后演变成7月21日警方纵容乡黑无差别暴打港铁乘客、和8月31日警察亲自的无差别攻击太子站乘客,还有其他无数的被媒体清楚记录的,针对示威者、记者甚至路过市民的超限暴力。

香港民意研究所在七月底进行的一个民调显示,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暴力的市民,高达七成九,比支持正式撤回“送中方案”的七成三更高。这显示对警察暴力的不满,已经超过“送中条例”成为驱动示威抗争持续的最主要理由。

港府当局,以及在背后操盘的中央政府,最初只愿暂缓议案而不愿行多半步正式撤案,本来已经够奇怪。他们至今仍坚决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就更奇怪。香港政府过往遇到公共丑闻,如铅水事件,都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些委员会,通常都可以为反对声音即时降温。这些委员会的调查结果,通常都是例行公事各打五十大板,含糊不清。

独立调查委员会,从来都是政府打发市民要求,以拖延消解反对声音的板斧。很多建制派人士也主张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化解危机,根本是为政府提供一个体面下台阶。但现在对这样一个政府下台阶和无牙老虎,香港政府也如临大敌,坚决顽抗,让危机一直扩大,实在是难以令人理解。

港府在这次危机的怪异应对,很可能与习近平的误判有关。2014年雨伞运动时,政界便传习近平表示中央在廿三条和国民教育问题上,都曾因为群众压力而妥协,下令不可在政改问题上再退。最后“雨革”自行散失动能,港府轻易清场。经过那一役,习极可能在这次也下了指令要特区政府一步也不能退,静待运动在高压镇压下自行退潮。

北京的应对和心态与五年前一样,但香港的民间社会,已经静静吸收“雨革”教训,在意识上已经历巨变。年轻抗争者,已经进化成今天什么也不怕、坚毅无比、创意无限的勇武前线。在这短短三个月,我们也看到抗争者的继续演化。踏入九月,我们见到全港以百计中学学生自发组织人链的活动,我们也见到连登“巴丝”(对网民的称谓;意即:弟兄姊妹)集体创作、深刻体现香港命运共同体精神、很有国歌规格的《愿荣光归香港》歌曲的诞生。香港人的主体意识和长期战斗意识,已经在社会各角落生根。就算抗议暂时退潮,香港已经不是以前的香港。北京将会很快发现,香港问题,已经变得比原本的棘手百倍。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19-09-11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dcwatcher/DCWatcher-09112019075635.html?encoding=simplified

浏览(205)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9-09-24 06:58:54

【北京误判导致“反送中”巨浪】

不是北京误判,而是习近平误判。

在香港问题上,习近平的态度跟毛泽东邓小平明显不同,跟毛邓的路线相比,习搞的是一条明显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可以说是王明路线,也可以说是张国焘路线,党史证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后果就是使党蒙受巨大损失,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19-09-24 01:51:12

独裁统治者的巨大隐忧之一就在于身边的奴才们为了媚上而报喜不报忧,因而他们会因为得不到准确的情势分析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在关键节点上这可能就是致命的。比如齐奥塞斯库在巨浪已然掀起之时还要施施然去外访。因此等他回到国内之时,离他赶赴黄泉路的时辰便只能用小时计了。可能避免误判吗?很难!试想齐氏的手下假如够胆子跟他说,你一定要外访,回来等着你的可能会是刑场上的机关枪。那么首先狗命不保的会是谁?所以淫威之下,实话是慢慢消失的。当统治者要求不许砸锅的时候。他听到的自然会越来越顺溜。可据此作出的决断可能会砸了自己的锅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香港的尾大不掉就是明证。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