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道还的博客  
纪念李宗吾  
        http://blog.creaders.net/u/1078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封建二字不可滥用”一文读后 2018-02-28 14:03:51


“封建二字不可滥用”一文读后

 

杨道还


这篇是fangbin博最近的博文和文后评论的读后感,原文链接如下,http://blog.creaders.net/u/4274/201802/315618.html


一,万维网友争论有何意义


fangbin博说:【如此众多的海外精英尚且对人文科学中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基本定义(指封建一词),有着这样令人沮丧的认知,中国的民主社会确实会遥遥无期。当然我也知道,万维网的博客作者们,绝大多数是学自然科学的,理工农医,不一而足,人文科学不是自己的专业。真正学人文科学的比如《社会学》的,也会鲜有光顾,因为“太不专业了”。】


这个【令人沮丧的认知】的症结正是出自于【真正学人文科学的】,如果他们能够称职,就不需要万维网的博客作者们越俎代庖了。万维上出书的几位,打算越俎代庖之际,只怕未尝没有这种想法。至少,在我来说,我宁愿读书,即使不读书,自己胡思乱想,也不愿写东西。如金圣叹言:“名心既尽,其心多懒,一;微言求乐,著书心苦,二;身死之后,无能读人,三;今年所作,明年必悔,四也。”


人文学科不同于自然科学。仅从时效上来讲。自然科学“科普”不成功,还不至于导致已有建树的失落;而人文学科“科普”不成功,唯有衰落,过时和败坏等结果之一。嘎博先讲出了我想说的,现今除了抱怨和口水仗,没有什么能够留下来的,什么新思想也没有。那么连衰落,过时和败坏的资格都没有,倒也干脆。


很遗憾,专业的不去做事,而想做事的却不专业。也许人文学科的专业人士应该想一想如何“专业”了。在他们想明白这个之前,万维网的博客作者们大概还暂时只能靠自己了。即使有“懒,苦,无人读(懂),悔”,也木法子。所谓独立自由的思想,大概起初不是追求而来,而是不合时宜。因为合不了时宜而不得不如此----始于不能,成于不肯,这就有点儿老子的“不得已”而“自然”的味道了。如果不能兼不肯,还是写下来吧,“德不孤,必有邻”。


 

二,俄制还是古制?


【封建】之所以成为某种程度上的关键词,大概是因对【《中国的道路》】不同认识引起的。表面上是辨史,实质还是为了今日之事。现实是古道还是“马”路,可以列表对比,这样即使得不到精确的类似百分比的认识,也不至于争来吵去一场空。每次都从头吵起,殆矣。


老豆子博和嘎博都指出了清理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这道路是从“新文化运动”开始的:寻根溯源的话,辨析应该也从这个节点开始。很多人认为这里没有节点,还是“封建社会”阴魂未散,新鞋老路;因此任何社会问题,靠骂一骂传统就可以了。这类思维,在新文化运动时,还有点儿武二豪饮的意思。一百年过后,这类思维只能口头痛快一下,痛快完了只有消极,说不到有任何用处。笼统谈传统,胡子眉毛一把抓,是此类东西的典型特点。稍通此道的学者文人要精致一点儿,如前些天有网友贴出某文人的“利出一孔”说,将中国两千年历史归结到利孔所致。这样的文章挑拣史实,思维简单,没有任何工具性,除了出气过瘾的娱乐性,真的是空无一物了。如说有用,这类精神类消费品,是避开沙俄化这个实质的方便法门。


我认为现代中国社会至少在城市文化和知识分子层面,传统已经荡然无存了。中国古代社会的维系,因为交通和思想交流技术上的困难,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自治。天高皇帝远,在这种情形下如何生活,其机制就是传统文化。因为这个传统,古人才没有“中国人还是需要管”这类的现代需求。(成龙的中国人需要管是个谬论,管会造出更多巨婴,只要想想亿数量级的巨婴有谁能管得起就知道他错在哪里了。)


现在的社会乱象,是没有自己传统,又学不来西方现代文化造成的。很多人无知于传统的道德文章,将传统简化为 “三纲五常”。但即算这样讲,现代社会中还剩下几纲?几常?这样的社会和人群有什么资格说具有传统文化?传统没有讲父母夫妻朋友兄弟皆应为“生产关系”。将五常关系类同于经济类关系之后,离互相出卖只差一步,又有什么令人惊讶的呢?有人认为现代社会是君臣一纲一常,从现象----新闻来看,不见得。文人学者可以少讲点儿鬼话了。



“新文化运动”前后,出现了很多“大师”。但时过境迁,现代文化之冲荡,有如在滟滪堆撞船,不但没有刻舟求剑的时间,就算掏出小刀,刀也碰掉啦。“时哉时哉”,看看近三十年就知道什么是急流了。这些人的学问现在只具有某种工具性材料性作用,而不是权威作用。对前人学问的谦和敬固不可少,但仅凭此,却不足够。如fangbin博和老豆子博所讲,这个时代又需“循名责本清源”了。但这个任务谁能完成,靠这些大师度日的人能胜任么?


 

三,孰为接引?


中西语言文化的互译是可能的么?这是个有关过去的问题,也有关个未来的问题。可以说,过去未能,未来可能。


外在看,现代汉语,发展只有百余年,期间战乱和动乱时期又有几十年,所以现代汉语仍然年轻。从内在讲,现代汉语最初的一些倡导者敌视文言,有意地将现代汉语与其文言底蕴和思想隔离,甚或割裂。这些人所造成的问题误人不浅,遗害至今,且尚有很多拥趸。因为这些原因,现代汉语发展的现状就像无源之水,无根浮萍,厚今薄古,单薄寒伧。即便平常人说话,也常常不知道自己所云为何。这显然无法与西方两千余年的积淀匹敌。在与西方文化沟通时,捉襟见肘并不奇怪。说句难听的,人家词源回溯到构建的古印欧语,国人却想拿着本“新华”字典充数,这两者岂是一个量级的?这个问题的解决在于汉语的自身发展,需要假以时日才能解决----这是个乐观的估计。


德国人原来粗野朴质,德语也不是本来就是哲学语言,而是经哲人锤炼才得以寄托思想的。现代汉语也必须经过类似的锤炼才行。有人讲汉语没有从句,不能表达复杂内容。且不说这是否属实,这里的关键在于,没有可以变为有,语言是活的。腐朽又化为神奇,语言成长也是如此。大厨用同样材料,可以创出独出心裁的美味,这个“心”之所“裁”,在于知味。特别的材料,经验丰富或学问多寡,充其量只是必要条件,远非充分。显然,语言的又化为神奇,在于知人性之味,不是学术味专业味。实际上,汉语中的科学部分,已经大体解决了互译问题,而没解决的重头戏和重要部分在于哲学与文化思想----能落到实处的简单,虚处灵动处则难。现在很多国人的思维是分裂的,僵化(理)而糊涂(文),就是这两部分难以融合造成的。

 

现代汉语源和根在于国学,只有凭依国学,才能应对现代化。昔日印度佛学东来,可以说是文化碰撞,交流,和最终融合的一个先例。钱穆对此有所解说,认为这一过程应该对现代人有所启发,可供中西文化交流借鉴。单凭这个见解,钱穆就可进入历史了。这次碰撞没有中西碰撞那么深广,不是千年未见之变局,但也持续了若干个世纪。当年佛教的接引使者是道家,佛家人当初也被称为道人而进入中国社会。道家思想和词汇对佛教既有接引,也有争斗,儒家以伦理批佛教教义也异常激烈,经过这些波折,才有了释道儒合流的中国文化。中西文化合流大概也需一些时间,即便现代社会的节奏要快很多。而这个合流必须有个接引人。


正如很多人已经意识到的那样,西方文化与现代汉语间的接引,日本占据了主要分量。现代汉语中极多的词汇不是自己做功课得来的,而是从日本拷贝过来的。得近利就会有远忧:语言昏昏导致思维昏昏然,不能达意又谈何建树----前因后果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汉语拼音化是更投机的行为,是拿民族存亡孤注一掷的亡命徒行径。【“民族性的危机”】,以此为甚,美国人知道其危险性,而一些中国人却居然仍在努力造成,令人感慨。要想解决语言问题,这个功课还得中国人自己来做,至少要做一遍,才能有民族心理的现代化,中国人才能真正进入到现代世界。


从日本拷贝并非错误。我没读过博文中提到的【梁启超编的《中国之武士道》】,或许这本书是从新度户稻造的《武士道》得到的启发,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也是借日本为跳板的一本书。《武士道》一书很大篇幅是孔孟以及老庄思想。按照《武士道》所讲,日本武士乃至日本人的精神支柱和行为规范就建立在老庄孔孟的理论的某种“日本式的”系统化,工具化的基础之上。日本人对西方的诠释里面,因此也就蕴含了某种中西接榫。从日本拷贝名词不是铸成大错,只是须再锻造。值得一提的是,《武士道》本是输出型的。


语言功课,最终还是需要国人自己解决。而只有从文言入手,以中国思想哲学为依托进行,为接引,才可能完成。这期间必然牵涉道儒法墨兵家这个集体,即国学。有人争论有没有国学,当不当称国学,可供对比的先例何在?这些问题在我看来,皆非所问。国学即是一仪器,当需要时,有则用之,没有即造一个,独此一家又何妨?只懂拷贝的人无法理解这一点。所以国学的系统化,引入现代语境,去神秘化,和去庸俗化是必由之路。可惜,很少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这条大路,直接而明白,而人却“由径”,莫非人性使然?或许读读《武士道》的系统可以对国人有所启发,日本的现代化,并不是以消灭传统为前提的为必要条件的。



百年树人,显然,民族语言和思想的现代化还没有实现。举例来说,已经有刑律,有现代法律思想,就不该还总是讲腐败廉洁。这类问题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法律问题。在法律上,所谓腐败,只应与偷盗和抢劫同论。但望眼过去,满屏皆说腐败廉洁。其他例子尚多,不必一一列举。从这一点上看,语言和思想的现代化想要一蹴而就,只怕没那么容易,可能要很多代的努力才能完成。【民主社会确实会遥遥无期】,这个处在可以想一想的阶段。











































































浏览(1724) (4) 评论(45)
发表评论
2017岁末感怀 2017-12-24 15:57:48

2017岁末感怀


杨道还


(一)


拙著《中国哲学之结构》在去年末付印后,我计划专心于推广此书一年。虽并没有真正专心,偷懒不少,但一年期满,还是觉得如释重负。这本书在亚马孙网站得到老几和另一位网友五星推荐----不知是万维哪一位。道还至为感激。现转载如下。没先行取得同意,尚希见谅。


“《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追根溯源,以‘道’统‘德’,贯通国学,十分难得。


‘道’是中国学术对世界本源的描述,即‘实然’之本,相当于西方哲学里讲的‘本体存在’。‘德’则是‘道’的外在显现,是道的自然相应,即‘应然’。


中国传统思想,不仅均来源于先秦,而且无不是对道的诠释。‘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周易·系辞下》里描述的正是先秦思想的状况。《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将先秦思想总结为‘道同而德异’,是个非常高明的见解。


现在很多的所谓‘学者’,只知道‘辨异’,不知道‘察同’;既浅薄无知,又自以为是,哗众取宠。《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反其道而行之,有正本清源之功。


歧路亡羊。人类知识越来越多,离‘道’越来越远,相互依赖越来越多,分化却越来越严重。人类共同的世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危险。原因无非是只知道‘为学日益’,不懂得‘为道日损’,人人得知识肥胖症,难以重负,却拒绝减肥轻身。《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为知识瘦身,提供一个很好的方法,这是它的思维方法的价值所在。


中国思想如何演变,超不过‘道’;中国人价值观再变,离不开‘孝’。《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引经据典,正腐儒朽道鄙论,汇儒道学统。以正知正见,启拨乱反正,这是它的知识价值所在。


古人讲‘立德,立功,立言’,《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里,对‘名’‘实’不惜重墨来‘立言’,可以说是该书的一大特点。


‘合报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唯有继承,才能发展。《中国哲学之结构》一书所列的道德仁义礼刑兵的流变,就是对老子思想范畴演变的一个非常好的补充。


这部堪称巨作,自然有很多出彩的例子。如对《庄子》逍遥游中的大小之辨的明晰等等,显示了作者深厚的学术功底和慧通能力。


当然,作为初版,书中难免有可商榷之处。限于篇幅,这里就不赘述了。”



“杨道还先生的《中国哲学之结构》是本难得的好书,值得反复阅读。


作者以老庄的道德为根本,将道儒兵法各家融为一炉,在前人基础上,提出道德环流的框廓图。这样一来,道德仁义礼刑兵,形成环流回路,有往有返,结构严谨,层次分明。且融为一体,任何割裂的理解都是不完整的。


道流成德,二人为仁,三人为众。框廓图浓缩了道德的流变,从无到有,从物到人,再到二人,三人,众人,天下人。最后折返回道,形成循环,浑然一体。逻辑严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书中引经据典,对道家儒家法家兵家皆有涉猎,足见作者治学严谨和深厚的国学功底。”



(二)



生活在这个科学昌明的现代,是很幸运的。现代化社会虽没有带来更多的闲暇,但使很多人从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得以从事更富人类性质的脑力劳动,也凸显了思维的问题。科学的昌明只能照亮外部的世界,而不能驱除人心灵上的浑沌。不记得是哪位诗人曾经讲过,阳光的温暖却使人因为骨子里的寒气而冷战。科学的耀眼,更加衬出现代人心灵上的蒙昧晦暗和混乱斑驳。从认识上讲,此间的区别也早为人知。庄子说,外来的光,造成影子,也造成影子的影子(罔两)(使人迷惑)。柏拉图说,囚徒只能看到映在墙壁上的影子。


对外部世界的追求,好像是在寻找富矿,寻获的幸福,相伴的是随之而来的落寞,只有不断地去追寻。对内在精神的追求,却像寻找活水源头。水可能是随处可得的,或者积蓄,或者购得。但这样的活水,却使心灵得到归宿感,与前人,同时代的人,以至于后人联系起来,使心灵得以呼吸,安宁,和指望。朱熹说,“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我不知道其他人负笈海外时在行李里带了什么,但我每晚不读书就无法入睡,有时需要整本书催眠,所以当年特别带了老庄史记等内容浓缩的一些书,当然也有考夫曼《存在主义》等西方哲学书。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大全》当时属于可带可不带的,但很幸运,最终我还是决定带上这一本改变我人生的著作。这是一本印制粗糙,错字很多,连章节都有些混乱的《厚黑大全》,是我因猎奇心理从路边书摊偶然购得的。很惭愧,这本书读了若干年,翻得不成样子才读懂。在我这里,书虽粗糙,却没有读书人粗糙。


读书人要先识字,但识字的人未必是读书人。很遗憾,现代教育造成了很多识字的人,却缺乏读书人:书还是书,人还是人,没有交融,没有所“化”。我的感想是,读书到了对自己是否“识”字有所疑虑的时候,才开始可以算是个读书人。在这个读书的过程中,我受到了很多人的启发。这些启发中,以李宗吾先生这本书为最。李宗吾先生为我打开了通往先秦诸子精神境界的大门,使我得以一尝源头活水。李宗吾先生生平肝胆相照的朋友很多,但思想上的朋友却只有张默生一人。但我以为张默生并没有真正理解李宗吾先生的思想,当他劝李宗吾先生少讲些不合时宜时,李宗吾先生回答说,想在人群中再寻一张默生。“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自觉是这个迟来的张默生,我的共鸣,希望李宗吾先生泉下有知,我从解决掉郭象与支盾《庄子·逍遥游》主旨之争开始动笔,迄今十有一年,这是我写此书时始终在心的驱动力之一。李宗吾先生写了《中国学术之趋势》,我的书取名为《中国哲学之结构》,不亦宜乎?!


孔孟使囚徒在暗昧中能够前行,不至于颠仆。“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个长夜是社会人人性内在的晦昧。孔子为学,杜绝四种弊病: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即不臆断,不绝对,不固执,不唯我。前两者通过充分的科学训练,已可达到。而不固执己见,就不是科学和教育所能解决的问题,反会可能因其而助长。固字的字形,是围在墙中之古,其弊病显而易见。孔子说,“学,则不固”,他是以“学而不厌”“学无常师”打破这种限制的。至于“毋我”,智慧与学问有其来自,不因出于我而成其为学问,也不能基于我,或为我所独具。所以孔子说:“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老庄则去除了囚徒的镣铐。使人与造化同游。在毋我这个问题上,老庄比孔孟转深一层。有人要从镣铐中,得到我的存在感,抱着不放,有如溺水的人抓稻草。或者有人想要放下,但不知自己是如何系上铃铛的,放无可放,只能发些有如摇铃乱响的空谈。老庄之学最为宝贵的地方,就在于对此类问题的解决。浅陋之徒,既不知问题之所出,当然不知所云。而略有涉猎者,以为老庄所讲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也是人与亦云,是只听他人论短长的结果。用个比喻来说,古玩市场上,浅陋的人,不知有真品存在,珍品摆在眼前却视而不见。而略有涉猎者像按图索骥,结果可想而知。更有人以为按图索骥的错误在于,图不是西方的,要拿着西方的书去索骥才行。这种人宁肯信尺子,只能按照尺子论短长,却不肯看看脚----无脚人却要教人走路。老庄孔孟的学术研究,现在都为这种教授学者以及其西方哲学的模仿者把持。这是很可笑,很荒谬的,但很遗憾,这是当前的现实。


比起曹雪芹的“食尽鸟投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柳宗元诗云,“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里的“我”在哪里?只有会通此意之钓翁,才真正能体味“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的自然造化。曹雪芹因此有“谁解其中味”一问。读他的书人很多,但解人有几人;曹雪芹亦可称一翁。这个“造”与“化”,无为与生机,才是老庄的精神境界。



(三)



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政治斗争,文化碰撞在精神领域的搅扰,处于极其粗糙的水平,正如老子说的“大军之后,必有荒年”;运动之后,“荆棘生焉”,即便沃土,也难耕耘。干过农活的人知道,田里的荆棘即使清除掉,多年之后掉落在土里的枝和刺还会不时扎手扎脚。这种的“荆棘生焉”的状态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可以想见。


对老庄孔孟的研究和了解,因此目前整体上也极为低下。大体上对老子的理解,即便赞同者,比起反对老子的朱熹,还差一个档次,只知道消极;对庄子的理解,像刘伶而假;对孔子的理解,不要说颜回子贡曾参,离子路还差一截,与黑格尔一个档次;孟子已经理解无人。反对者更是等而下之,不仅知识上粗糙,态度上偏激傲慢,方法上只知道斗争,不知道互竞俾人自择,为斗争而学术,为渔名利哗众取宠而文章。


举例来说,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很多人引用加以批驳,却全是错误理解。朱熹笃信孔子,也相信食色性也。朱熹要去的人欲,是山珍海味肉林酒池三妻四妾纵欲无度,类似于老子的“余食赘行”,不是要像佛家去禁欲和苦行。这句话非常直白,原文网络查询也极为容易,为什么会出这样问题?主要是偏激傲慢。须知中国古学人不乏论辩,始于庄子,孟子,惠施,公孙龙等人,从稷下辩论到鹅湖,任何看来容易驳倒的观点,一定是有深刻原委的。像朱熹这样的人,言论总是极为严肃审慎,首重自身内在的德行,出错有如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令人羞愧的残疾。存着这个念头,名利荣辱就不再是问题,而总能转为自我思维的检视,正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样的人,看到别人的错误,总能转为自惕,真诚和谦逊自然而然就具有了,而不是时刻提醒自己才能做到。而现在的很多人缺乏德行,只从外在考虑:他不如我;铤而走险,犯错不要紧;希图侥幸;信口雌黄不要紧,只要达到目的----这些人是无法得到任何真知的,只能得到些粗粝穿凿的东西。


人的问题总是最关键的问题。以学为学,不以学为兵器,渔利之器的人是现在急需的,却极为少见。文玩市场上,不是没有文物,也不是没有真的珍贵的文物,这里的问题在于人,在于缺乏真正有鉴赏力的人。而这样的人,却不是单凭外来的知识能够像产品那样“塑”造的,而需要养成。王国维曾请溥仪看自己藏品,溥仪却能指出其中的赝品,令王国维叹服,溥仪的原因却是“与我家的看起来不同”。斯人已逝,传承中断,我们甚至无从得见老庄之溥仪和王国维,这是无奈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学人只好自求多福。“古之学者为己”,学,首先是个人问题,个人思维自我完善的问题。个人修养就像一件艺术品的格调,思维的完善即是艺术品的完成----自我实现。为此,我计划中的下一本书,是关于人的修养的,希望对此有所帮助。



(四)


最后分享一个社会与文化的笑话:


一个人到裁缝处取西装。穿上右边偏长,裁缝说,用下颌低下来压住衣领就好了,合适极了!这个人就这样歪着脖子走在街上。一人见了说,你的衣服怎么搞的,为什么左边衣襟忽闪着。他回去,裁缝说,你把左臂蜷着,压住肚子就好了,合适极了!这个人就这样歪着脖子蜷着胳膊走在街上。又一人见了,你的衣服怎么搞的,裤子长了。他回去,裁缝说,你用右手在衣下揪着裤子就好了,合适极了!这个人就这样,歪着脖子,蜷着左臂,右手勾着裤子走到街上。两个医生见了,一个对另一个说,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病,但这身衣服真是合适极了!!!(from The Dick van Dyke Show)





多谢朋友们的关心与支持。祝大家节日快乐!













































































































浏览(750)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4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