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京土话的博客  
杂感而已  
我的网络日志
嘉腾加一 刘志军与高铁 2014-10-20 18:13:25
老土按,谈理论容易,解决实际问题太难了。文章中的问题似乎与专制与民主无关。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果中国的铁道部改制的话,改造出来的新铁道公司可以破产吗?
如果它被禁止破产,那它就还是铁道部;
如果可以破产,这个负债率为70%的公司离破产就没多远了;
如果把“坏的”资产拿走,只让“好的”资产上市,那中央政府通过银行借给铁道部的2万亿元资金就收不回来了。
此外,铁道部还凭借着自己的“永远不会破产”的形象获得了大量商业银行投资,
如果这个条件消失,投资的资金链也将断裂,政府可能需要花更多的钱来救市。
在中国,欠人家两万元会带来很大的压力,欠两个亿就要轻松得多,欠两万亿根本就等于绑架了债主。接替刘志军的新部长,其实一点压力都不用有。
                                                摘自本文
 
   刘志军与高铁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中文网专栏作家   加藤嘉一 (日本人)

          

 

 

现在刘志军倒霉了,大家是墙倒众人推,可30年后再看整体贡献,刘志军比95%的不干正事儿的屁官对这个国家的贡献都要大。

中石油是把国家的钱都发了福利,刘志军是自己揣起来一部分,更多修了高铁。


我初到中国的时候,刘志军刚刚当上中国铁道部长。八年来,我无数次乘坐中国火车到各地旅行,既坐过又脏又乱的普通列车,也坐过现代化的和谐号,将来肯定还会坐世界领先的京沪高铁。不过,中国高铁之父刘志军却没有机会以铁道部长的身份看到京沪高铁的开通了。 

根据报道,他因在铁路建设中的严重违纪行为而落马下台,有永远出不来的可能。一直对中国高铁寄予高度关注,也确实没少加以表扬的世界媒体,在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面前多少有些震惊。不过,作为新干线旁边长大的日本人,我倒觉得此事不值得大惊小怪,它只是把日本的某段历史重演了一下而已。正如《国际歌》的第四段歌词,矿井和铁路的帝王,在神坛上奇丑无比,中国和日本都一样。 

1955
年,曾参加策划九一八事变的十河信二被任命为日本国有铁道总裁,相当于铁道部长。当时日本的铁路和火车全是战前留下来的旧货,其水平连印度的都远远不如。国际上,铁路界因为受到汽车和飞机的竞争而越来越边缘化,成为典型的夕阳产业。但是71岁的十河信二从一上台就决定建造一条新的高速铁路,把东京和大阪之间的路程从8小时减少到3小时。这条铁路将采用电力作为动力,两条铁轨之间的距离也与之前的标准完全不同,因此被称为新干线。此前日本不但没有建设过这样的铁路,连试验都没搞过。再加上根本没有人投资,从总工程师以下的日本国铁所有职员都不相信新干线的可行性。 

但十河还是决定一意孤行,他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赶跑了铁路总工程师,任命自己的亲信岛秀雄接任。面对国会议员的质疑,十河一面辩护说只是在进行原有铁路的改造工作,一面利用媒体大作广告,最终争取到了新干线项目。后面的事情更为惊人,根据岛秀雄的设计方案,会计师计算出新干线需要3800亿当时的日元才能建成,远远超过日本的承受力,国会不可能通过预算。 

十河则命令会计师做一份假账交上去,欺骗国会说只需要1900亿,而且有办法借到世界银行的贷款。世界银行本来明确禁止投资新干线这种试验性项目,但十河把国铁在其他项目上的开支挪用过来秘密用于新干线项目,让世行相信新干线的修建异常顺利,于是贷款顺利到手。新线于1959年开工建设,建到一半时资金就用完了。正好此时十河信二的任期已满,他对首相池田勇人说:好了,世界银行的钱都借了,你看着办吧。 

十河的行为有严重违法嫌疑,池田当然知道。不过由于借了世行的巨款,日本的面子问题让他别无选择,于是只好从国库中拿出巨额资金用于新干线。在进行了3800亿日元的投资后,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从东京到大阪的东海线1964101日通车。已经79岁的十河没有出席通车仪式,因为他已于此前被赶下了台。他的新干线和特有的号列车却从此成了与富士山并提的国家象征,70年代从日本寄往欧洲的圣诞贺卡上,有一半都印着新干线的照片。 

1978
年,邓小平坐上了号列车,他评论说:速度很快,就像推着我们跑一样,我们需要跑。但他并没有在中国引进这种技术,因为日本铁路正在亏本运营。1987年日本国铁民营化改革时,国铁负债已经高达2270亿美元,负责铁路建设的国企日本铁道建设公团也欠了410亿美元,两个公司的总负债超过全国GDP7%。不过,政府未必为此感到后悔,因为便捷的交通促进了经济的发展。目前,日本正在推动建设一条采用更先进的磁悬浮技术的新新干线,它将把东京到大阪的时间缩短到仅一个小时多一点。当然,5年建成新干线的奇迹是不会再有了,新新干线最早也要到2027年才能建成。 

刘志军堪称中国的十河信二。2003年我第一次坐中国火车的时候,感到火车又脏又乱,十分落后,而且真正要坐车的时候总是买不到票,与新干线有几十年的差距。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媒体上不断展开宣传,我才开始注意到铁路的变化。2007年发生了中日关系中的大事,日本川崎重工的E2高速列车克服中国愤青施加的强大压力,落户中国铁道,成为和谐号动车组CRH2型。按照媒体的宣传,和谐号都是由中国自行生产的,日方合作伙伴也没有表示反对。但我登上CRH2列车一看,发现洗脸盆上贴着塑胶纸,纸上写着洗手液。偷偷揭开,洗脸盆上原来的日文说明漏了出来,让我感到十分亲切。洗脸盆毕竟是一个简单的部件,从这个细节可以猜测,这列火车的国产化率不会很高。这个情况显然不是我一个人发现的,左派也把刘志军当做汉奸”“买办,把CRH叫做耻辱号,指责刘不买中国研制的中华之星等高速列车而买日本货。现在刘倒台了,乌有之乡的左派们非常高兴。 

川崎和西门子的股东们也有理由感到高兴。2004年中国引进第一批时速250公里的动车组之前,刘志军把全国铁路装备制造商召集到北京——铁道部保持了计划经济体制,这些人全是他的下属——并告诉他们,这次的谈判由我领导,你们谁敢跟外国人接触就不要干了。在谈判中,刘志军成功使供应商相信,自己手里将掌握全世界一半的铁路建设资金,能决定每一个的前途。 

为了取得更多的订单,日本人、法国人、德国人和加拿大人在夏天的北京互相批斗,把几十年来互相搜集的情报提供给了铁道部,价格越降越低。最后,西门子公司的代表成了唯一不能与中方达成共识的人,而最终结果是——日法加三国各得一部分订单,德国人一点没有,于是西门子的代表回国后就遭到了解雇。三年后铁道部招标购买时速350公里的真正高速列车,西门子报出的价格竟比三年前的250公里列车还便宜,还承诺以800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全车制造技术,这样刘志军就可以向媒体宣布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了。刘志军还按西门子出的价格买了川崎的车,也买了全套制造技术。 

2010
7月,铁道部下属的工厂推出了中国第三代动车组CRH380,世界上最快的有轮子的火车。这种车又分ABCD四种型号,其中A型来自川崎,B型和C型出自西门子的技术。与前面两代,这种车理论上是中国自行研制出来的,川崎和西门子除了出售中国还不能自制的一些零件之外,不能获取任何收入。高铁的技术转让世界上有很多先例,但出现这样的结果却是从来没有过的。FT中文网已经发表了7篇分析和12篇专栏文章来讨论这一现象。 

出人意料的是,川崎和西门子不但放弃了在中国起诉铁道部的努力,甚至当中国向国外销售CRH380的时候他们也不准备这样做。这不仅是因为双方已经签署过了技术转让协议,还因为中国对许多关键的技术进行了改造,比如说日本列车的车头是用许多块钢板拼起来的,中国则依靠上海郊区的一台世界最大的水压机直接压出来;中国还利用秦岭的风洞测试了车头受到的空气阻力,并对其形状进行了修改。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修改后的设计允许山寨的列车比原型车运行的更快,因此即使告到美国、英国的法庭去,法庭也未必判中国侵权。 

光是列车速度提高这一点还不足以使中国高铁受到太多关注,高铁的精髓还在路本身。其实中国早就决定在北京和上海之间修建高铁,只是在是否采用磁悬浮技术的问题上争论了二十年而已。刘志军绕开了问题,他既不建高铁也不提京沪线,而是利用每年春运人们抱怨买票难的时机,在其他地方开工修建所谓客运专线城际铁路第二双线,建造完了之后再宣布其为高铁。北京到广州的客专几乎建在一座从北京延伸到广州的没有弯曲的大桥上,CRH列车可以用380公里的速度跑完全程而无需减速,石家庄和太原之间的客专更是用一个隧道穿过了整座太行山。 

相比之下,日本的东海线有许多转弯,列车必须减速才能通过,它的真实速度只有刘氏客专的一半多一点。刘的手法取得了奇迹般的成功,为数众多的反高铁派很少注意到客专和城际铁路的开工,只有在高铁二字出来的时候才会表达自己的观点,那时高铁已经接近通车,说什么都晚了。 

客专本身才是中国优于日本和欧洲的地方,但它的代价是非常高昂的。刘氏客专在最便宜的地方也要7000万元才能造1公里,到了山区和地价高的地方,造价达到每公里1.3亿元以上。为了建设规划的1.8万公里客专,刘至少要两三万亿元的投资,而2004年的铁路投资仅有可怜的516亿。刘可能不太擅长作假帐,所以他把手头的所有项目集中起来,用老办法






























浏览(957) (0) 评论(3)
发表评论
张鸣 从骂汉奸到争当汉奸的中国人。 2014-09-07 08:04:30

老土按:此文有污蔑中国人民的嫌疑。如果改成某些中

国人。就不容易被抓到把柄。不过我猜想作者不怕挨

骂。

从骂汉奸到争当汉奸的中国人

文摘:张鸣2014-09-06 21:13:41

汉奸这名目,原本是汉人骂那些跟满人合作者的,但满人统治200多年之后,人们忘记了原义,捡起来,又用在了跟外国人打交道的人头上。特别喜欢用这 个词儿骂人的,偏偏满人为多。晚清的中国,经常受西方的欺负,洋鬼子总是来找便宜,也是没办法。但是,人家到门口了,交道总得打,不理不睬,人家会打破大 门的。可是,在晚清国门被打开的最初二三十年,漫说跟洋人打交道,就是沾濡了洋人的学问,也会为士林所不齿。

原来京师办同文馆,是准备招年轻翰林的,高起点,大阵仗。但士林以学习洋文为耻,一个翰林都不肯来,也不敢来。结果使得一个国家办的西学最高学府, 变成了满洲贫寒子弟救济中心,混进来的,都是贫寒八旗子弟,饭吃不上,鸟是要遛的。其他几个新学堂的学生,尽管都是国家珍稀的洋务人才,但在官场上,却一 直被人看不起。严复留学英国回来,做了北洋水师学堂的总教习,但在科名方面没有建树,一直为族人看不起。严复有个叔父,是个举人,其实什么都不是,但却有 资格一直看不起严复。严复受了这个刺激,每次乡试,都会下场,屡试不第。如果他不花那么多功夫准备考试,肯定还可以翻译出更多的西方著作。当年留美幼童, 花了大笔的银子,眼看从中学学到大学,半途撤回,撤回之后,居然就让这些人进水师当水手,从最低层干起。

那年月,办外交,被官场视为畏途。郭嵩焘担任驻英法公使,要找十几个随员,待遇优厚,但没有人应征。曾国藩的公子曾纪泽,在驻外使节中要算是比较保 守的了,名门之后,堂堂的侯爵,但依然被人目为汉奸。那时驻外使节,按清朝体制,有钦差的名义。所过之处,地方得好好接待,别的钦差,所过地方,大多殷 勤,唯有驻外使节,人家会说,什么钦差,分明是汉奸。

在国内跟洋人打交道,不论情况如何,都要强硬,不强硬,就是汉奸。别说一般洋务人员,就是德高望重的曾国藩,办理天津教案,没有按士林舆论的口径, 强硬到底,照样被人骂得狗血淋头。一向以曾中堂为荣的湖南人,居然有人提议要开除他的省籍。声望远不及曾国藩的李鸿章,对外交涉办得多,条约签的也多,一 直就是士大夫们嘲骂的对象。哪个御史弹劾了李鸿章,即使为此丢了官,士大夫也争相宴请,恭维得跟朵花儿似的。甲午之后,有人居然传他的儿子李经方入赘日 本,做了日本的驸马。京城苏丑杨赶三死了,人们把此事硬跟李鸿章扯在一起,说是“杨三已死无苏丑,李二先生是汉奸。”李鸿章排行老二,李二先生,就是李鸿 章。不仅李鸿章如此,李鸿章下面的人,做过轮船招商局总办的马建忠,也吃挂捞。1983年有个浙江的举人,因为人代考,事发之后,逃避追捕,去了日本。只 因为此人也姓马,就有御史把这个人说成是马建忠。上奏弹劾,说李鸿章是大汉奸,马建忠是小汉奸。

每次中外冲突,国内舆论,都是一片喊打之声。调门越高,得到的喝彩越多。打又打不过,打败了,就在国内找汉奸,所以,像李鸿章这样的人,就成了中国失败的罪魁祸首,好像没有了李鸿章,中国就可以百战百胜似的。

戊戌维新中,所有的维新志士,在相当多的国人眼里,其实都是汉奸。人们把康有为、梁启超这样的新汉奸,跟李鸿章和李经方这样的老汉奸放在一起抨击。 我们现在说戊戌维新,当年则传是康有为进红丸,毒杀皇上。进而,连戊戌过后的庚子年闹灾,都是汉奸们闹的。八国联军,也是康有为领进来的。跟六君子一起倒 霉,发配新疆的张荫桓,在发配的路上,老百姓一路骂他汉奸。义和团运动,汉奸的头衔,随处赠人,凡是跟洋字沾边,别说信洋教,跟洋人做事,哪怕有块西洋的 打簧表,用了一支西洋铅笔,都被说成了二毛子汉奸。当时不是光抵制日货,所有的洋货都抵制,卖不行,买也不行。不是一般的不行,被义和团抓了,要砍头的。

骂汉奸骂到极致,就会走到反面。八国联军来了,义和团烟消云散。北京城内,家家户户争挂“顺民”招牌,在日本占领区,就是日本顺民,在美国占领区, 就是美国顺民。从前没有人敢说自己认识洋文,现在认识几个洋文的,都发了财了,因为人们争先恐后,在自己的家门口,挂上写有几个洋文的牌子,觉得这样就安 全。义和团的大师兄,跑的跑了,没有跑的,也信了洋教,因为我们的菩萨不灵,人家的菩萨灵。过去天天骂李鸿章是汉奸的满人,成天盼着李中堂来跟洋人谈判, 好救他们出水火。庚子之后,洋务成了最吃香的的岗位,人人挖门倒洞,要去做洋务。从前的驻外使节找随员找不到,现在一个使节外放,上千人钻营一个随员的职 位。使节手里走关系的条子,一把一把的。

但愿,这事都过去了,过去就过去吧。


浏览(457) (0) 评论(7)
发表评论
习近平能让官僚改邪归正吗(续完) 2014-09-01 08:57:33

如果我们承认,1,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宪政民主在中国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而不是一纸命令。2,类似于刘晓波,许永志一类的非暴力抗争在很长时间内只能是星星之火无法燎原。3,暴力革命已经很难被现在的思想界接受,在实践上更是不可能。4,中共并没有崩溃的迹象,许多反共人士也不希望中共马上倒台。5,大规模对外战争基本没有可能。6,靠“皇帝”或“明君”反腐不可能持久。那么,除了党内民主,我们还能希望什么呢?

党员的民主权利是党章赋予的。习近平曾经大声疾呼依法治国。虽然,在党的领导下依法治国在逻辑上就无法自圆其说,但是目前也只能如此。想依法治国,首先要做到以党章治党。如果以党章治党都做不到,还谈什么依法治国?党员不遵守党章,老百姓凭什么遵守国法?

以党章治党,就必须彻底摒弃江泽民的治党模式,对江泽民时期进行(即便不点名)全面的检讨与清算(不是号召批评与自我批评吗?)。尤其是他的选择性反腐。江泽民其实就是一个平庸的官僚。不过他倒是看准了官僚的弱点。他要排除异己,就说腐败可以亡党亡国,他要保护同类,又说稳定压倒一切。他的这套把戏玩的的十分娴熟,整的那些看不起江泽民的邓小平时期重臣不得不忍气吞声俯首称臣。或者同流合污,或者被迫退休。腐败是对最高领导效忠的奖赏,腐败按权分配。只要站在江泽民这颗大树底下,贪污就可以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正是江泽民的这种选择性反腐,成就了他近似于邓小平的太上皇地位,使废除终身制形同虚设,哪里有什么民主可言?据说当年有位军头喊“江泽民万岁”而无人提出异议。这才叫“竟无一人是男儿”。三个代表充其量就是个政治口号,硬被“理论家”说成什么可以与马克思主义比肩的重大理论,还被塞进党章,……当年对江的各种的吹捧即无聊又无耻。而最高层的歪风邪气具有最强大的师范作用。现在的所谓全民腐败,江泽民难辞其咎。

“政策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在现行体制下,习只能依靠官僚治理官僚的腐败。建立一支高效廉洁的干部(官僚)队伍是习的一个执政目标,也是实现中国梦的保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需要监督机制。但是高效需要激励机制。民主不但有强大的监督作用,也有激励作用。如果各级领导干部的产生是优胜劣汰,那么对干部就是正面的激励作用。这种激励作用比起单纯的物质奖励更为持久有效。而民主选举尤其是高层领导
的民主选举就是优胜劣汰的必要条件。不要小看民主选举。当年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就使左王邓力群落选(陈云为此大怒)。文革前的一次最高层选举,据说毛泽东靠了自己投自己一票才保住了党主席的位置。

对习李王新政的考验其实才刚刚开始。比如,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幸子陵认为此举可以解决央企的垄断。本人认为他过于乐观)。如果又一次演变为官僚侵吞国有资产的盛宴,必将再一次丧失民心。而这次的丧失民心可不是闹着玩的。习近平目前的强势很大程度上是靠民意的支持。没有了民意的支持,习近平的权威就是空中楼阁,极左极右势力也会借民意的转向发难。

周永康等大老虎的贪腐给了中共推动政治改革的一个机会。但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机会。老虎是打不完的,但是制度必须改革。如果习李王新政最终破产,那么不会有第二个习近平(就好比不会再有胡耀邦赵紫阳),更不会有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或中共的蒋经国,但一定会有更多的周永康谷俊山芮成钢郭美美。

最后再说几句互联网。国内已经出台不动产登记草案。这说明中共在推动官员公布财产方面已经迈出可喜的一步。没有互联网技术,全国统一的不动产登记几乎没有可能。但是互联网仍然受到中宣部极大的限制。如果习近平真要监督官僚的权力,就应该也必须给互联网更多的自由。

草野小民只能拭目以待。

 

 

 

 



浏览(1874)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