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forevernile  
风在云上,云在水上,水在我心上。  
        http://blog.creaders.net/u/10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零八宪章》真正的敌人 2017-07-21 07:28:36


刘晓波去世,享尽身后哀荣。关于刘晓波的新闻和评论占满了海外各大中文网站的头版头条。这位因《零八宪章》身陷囹圄,死于肝癌的异见者,被加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光环,殉道者、圣人、中国的甘地。但是他们并不在意刘晓波内心真实的想法,他们并没有去阐释弘扬《零八宪章》,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作一丁点实际的事情。而是借刘晓波之死作政治煽情,把刘晓波作为一个政治符号榨取剩余价值。

能代表刘晓波真实想法的,只有他的《最后陈述》。在他的最后陈述中受到最广泛讨论的是“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敌人与仇恨是对偶概念,相互解释其实就是循环论证,没有意义。有人把“我没有敌人”解读为『让不同政见者公开发表自己的见解和观点,让不同的思想有自由表达的渠道』。这不是“我没有敌人”,而是“我不是敌人”。刘晓波是不是敌人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有人说刘晓波的思想已经进入众生平等的佛法境界。但是,用出世的理念来诠释似乎很难完整说明这句话的政治内涵。有人说因为没有敌人而无往不胜。这种解释如果放在六四的天安门也许是恰当的。但是把这句曾经在天安门广场发出的宣言放进《最后陈述》的上下文去解读,结果可能发生很大变化。注意,下面这段话很多人只引用第一段,尼罗河认为只有三段文字在一起解读才是刘晓波的真实意思表达。

『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众所周知,是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在我看来,改革开放始于放弃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方针。转而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消除仇恨心理的过程,是一个挤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过程。

正是这一进程,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从而为国人的创造力之迸发和爱心之恢复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励。』

这段话非常清楚地表明刘晓波在六四之后对中国政治的发展有了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随着执政党深化改革,以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取代阶级斗争,中国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革。《零八宪章》中很多诉求如今都已经成为现实。包括城乡平等,公民教育,社会保障,财税改革,私产保护。出现了和平、宽容、互爱的人性环境。很明显,刘晓波已经意识到尽管他坚持自由民主的政治理念没有丝毫动摇,但是从总体方向上看,他的主张与中国执政党并行不悖。这就是他在20年后重申“没有敌人”的正解。

但是,如果刘晓波与中国执政党并行不悖,又怎么会被加上“颠覆政权”的罪名?同样也是民主运动标志性人物的鲍同这样写道:『《零八宪章》里面所写的内容,几乎统统都是宪法上讲了的。我们只是要求认真落实执行,没有别的新的东西。在正常情况下,本来全部是当局可以接受而没有理由拒绝的。』。

这段文字有一个小学经常考的错误,“几乎统统都是”。“几乎是”与“统统都是”,在逻辑上是不能同时为真的。就凭这一点,可以断定这位刘晓波当年的战友没有说实话。尼罗河并非咬文嚼字,也无意给民主斗士们补习小学语文。只是《零八宪章》与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尖锐对立是白纸黑字无可否认的。在尼罗河看来,《零八宪章》涉嫌“颠覆政权”最主要是政府的合法性问题。

《零八宪章》对民主有如下界定:『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这一界定指向是非常明确的。现行宪法规定了中共的领导地位。而中共之所以领导中国是依靠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并非“经过人民选择”,所以不具备“合法性”。

如果说没有经过人民选择的政府就不合法,所有以非法定方式获取权力的政府都是不合法政府。但是,中国从有史以来历朝政府都是以暴力推翻旧王朝而建立的,包括一直在指责中共不是合法政府的国民党政府。从这个意义上,中共政府显然具备历史合法性。

《零八宪章》的民主要求简单说就是一人一票全国大选产生国家最高权力。这样的民主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必须基于中国社会现状的前提下分析才能得出符合客观实际的结论。

首先,中国社会没有保证公正选举必须的诚信。中国文化从来就没有把诚信视为立身之本。在儒家教义中,诚信必须服从于仁义礼智的规范。中国的诚信之士早就被世世代代的昏君酷吏斩尽杀绝。当今的中国,从国家级宣传机器,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到社会最底层的小商小贩小作坊。无不是能骗则骗。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都无法真正得到选民的信任。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社会没有共同的价值,只有各自的利益。结果是全社会良知沦丧。真假、善恶、是非、一切的标准都以利益为转移。如果不相信这是中国社会的基本现状,尼罗河可以举几个例子。

2008年7月,甘肃发生三鹿奶粉婴儿肾结石。在X线照片上没有阳性结石影像,说明结石与钙无关。专家们明知如此,却发布通报说,甘肃当地区域的可能水质偏硬,溶于水中的钙、镁等盐类较多的水,非常容易诱发肾结石。初步确定与奶粉无直接关系。

中国是农业大国,搞清楚转基因有没有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是中国科学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职责。对这个问题,欧洲和俄罗斯的科学家积极行动,反复通过实验证实转基因农作物有害健康。而中国科学家不仅没有人进行相关实验研究,复旦大学生物系某教授还公然宣称转基因无害健康已经是科学共识。

复旦投毒案二审法庭辩论。十三个小时的时间,控辩双方的核心问题只有一个,黄洋是死于林森浩投入饮水的二甲亚硝胺还是死于急性爆发型乙肝。辩护方请到的具有30年法医资质的胡志强以辩方“具有专业知识的证人”出庭作证。胡志强明知黄洋的乙肝病毒表面抗原阴性。却以存在乙肝抗体认为黄洋的死因是重型肝炎导致的肝功能和多器官功能衰竭,与林森浩投毒仅仅是是时间上的巧合。

可举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雷洋“嫖娼死”,于欢刺杀辱母者,薄熙来事件等等,几乎每一个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的事件中都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更不要说没有得到人们关注的角落里有多少蝇营狗苟见不得人的事情。

八九六四之后有个观点,认为中国无法实现民主选举主要是因为中国人教育水平低下。从尼罗河举出的这些例子来看完全不是什么教育水平问题。而是全社会,特别是社会的精英阶层丧失社会责任感和正义感。其中就拥有知识的人,拥有权力的人,拥有话语权的人。掌握司法裁判的人。而所谓的人民,也就是《零八宪章》说的国家的主人,权利的合法拥有者。中文语境里有两个非常形象的词,我是打酱油的酱油民和我只负责吃瓜的吃瓜众。

如果现在中国实行一人一票的直选民主,可以预料的是比郭文贵爆料更夸张的爆料,比方市民造假更大胆的造假。没完没了的诉讼。永无结果的争吵。口水战迅速升级为人肉搜索,人身威胁。到那个时候,不要说什么俄国干选,连日本韩国菲律宾越南老挝柬埔寨都要冲上来插一腿。对吃瓜众和酱油民来说,谁掌握了高音喇叭筒谁就是真理的代表。为控制媒体不惜动用武力(文革时代很多武斗都是为了控制媒体)。最终结果还是回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历史合法性上。这肯定不是中国人民最初希望的民主自由。也不是为中国带来繁荣富强的民主自由。

如若真的有诚意为了中国的发展而推进民主自由,第一要务是培养全社会的诚信和公正意识。揭露谎言,揭示真相。引导人民(吃瓜众酱油民)辨别真假,分清善恶。相信人民的内心固有的良知。当人民了解事实真相,自动会做出是非的评判。这就要求社会对言论自由有起码的宽容。

但是当今的中国社会有可能出现言论自由的局面吗?看看海外中文媒体就知道可能性基本为零。在这些网站的冠冕堂皇的自我介绍页面上,可以看到巨细无遗的免责声明,名目繁多的发帖守则,就是没有保障言论自由的承诺。更没有为那些因为自由表达思想而遭受侮辱和威胁的人承担保护的义务。

尼罗河本人在那个臭名昭著的中宣部海外据点文学城就被两次封名。第一次是因为连续发表反对转基因的文章被封名。第二次是因为揭露清华投毒案真相,不仅被封名而且全部文章都被删除。更可笑的是在某村网站,尼罗河的文章本来几乎篇篇上首页,突然就在博客主页上会自动消失。原因不过是因为给该网站“总裁判”的自由泳提出了一些不同的见解。不封名也不删帖,但是有办法让你的文章没有人能看见。如果让海外中文网站这些版主们网管们去管理中国媒体,结果可想而知。

自由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而言论自由是核心中的核心。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一切自由,也就没有人权,没有民主。随着川普统治集团获得权力。美国的自由民主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川普总统把所有对他不利的新闻报道一概斥为“假新闻”,而他所谓的“假新闻”,除个别新闻细节确有失实被相关媒体撤销,绝大多数内容都是来自包括白宫和国会在内的美国权威机构。由于这些“假新闻”正在动摇川普政权的合法性,川普将美国主流媒体称为“人民公敌”。而坚决拥护川普反对美国核心价值的人齐刷刷地为刘晓波高唱赞歌。如果川普有幸统治中国,这些制造“假新闻”的记者们就会像张志新一样被集体割喉然后绑赴刑场。而那些支持川普的刘晓波支持者就是刽子手的当然人选。

刘晓波可以自以为没有敌人,但是《零八宪章》有敌人。这个敌人就是整个中国社会。包括中国的历史文化和人民以及由此产生的政党和政府。也包括把刘晓波作为政治符号来反对中国和中国执政党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刘晓波要中国成为西方殖民地300年不无道理。但是尼罗河无法同意。因为一个国家领土和主权是这个国家全体人民人权的基本保障。主权是全体国民人权的集合,也是最高意义上的人权。在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受到奴役与极少数人受到监禁之间,毫无疑问应该选择后者。

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这也是自由的人民对自己命运作出的选择。他们宁可在强有力的中央政府集权专制下过和谐小康的日子,有一点尔虞我诈,受一点不白之冤。即使是多吸雾霾不过是自作自受,远远强似兵祸连绵背井离乡,甚至被人刀砍活埋,奸淫妻女。《零八宪章》还是算了吧,那不过是山寨版的美国宪法。“月圆之夜人不归,花香之地无和平”的悲剧不许重演。




浏览(1227) (2) 评论(33)
发表评论
肝癌的科学常识与伪科学幻想 2017-07-16 11:17:25


刘晓波因肝癌治疗无效死亡,极大激发了某些人的想象力,种种伪科学幻想应运而生。什么刘晓波被注射神秘药物。什么监狱故意给犯人吃霉变食品。什么残酷折磨导致刘晓波得肝癌。然后又不让刘晓波出国,故意延误治疗,见死不救。说这种话的人,基本上都是阶级斗争干将,法西斯的信徒。党同伐异,立场决定一切。完全不考虑客观事实,科学原理,逻辑常识。

肝癌的首要致病原因是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导致经典的三部曲:肝炎、肝硬化、肝癌。流行病学研究表明50%到100%的肝癌与乙肝病毒感染有关。第二位的原因就是长期过度饮酒。这两个因素之所以导致肝癌,主要是造成肝细胞的反复损伤和反复修复。在修复过程中有个别基因突变的细胞就会发展成肝癌。再生的肝细胞无法形成正常的肝小叶结构,基本没有正常的功能。所以肝癌病人,特别是继发于乙肝的肝癌病人大部分都有肝功能不全或者衰竭,并由此引发肾功能不全,也就是肝肾综合征。医学上目前完全没有能力阻止这个病理过程的发展转化。

刘晓波的肝癌有明确的病因。他30岁左右发现感染乙肝病毒。其父亲死于肝癌,母亲患有肝炎肝硬化。一般而言,感染乙肝病毒发生在28岁以前,刘晓波受乙肝感染可以肯定很长的历史。有肝癌家族史和肝炎密切接触史,还长期大量饮酒吸烟。像这样折磨自己肝脏,如果不得肝癌,除非医学理论完全失效。

刘晓波得肝癌是因为受到迫害完全是科学文盲们的胡言乱语。肝细胞损伤修复转化是一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自然过程。肝细胞损伤后,大多数再生肝细胞不癌变。在少数癌变细胞中,有的自己凋亡,有的被免疫细胞吃掉。有的因为缺乏血供而无法生存。所以肝癌不可能在短时期内产生。如果监狱给犯人吃霉变食物,那会导致黄曲霉素肝中毒集体爆发。就像2004年肯尼亚东部因为粮食歉收人们不得不食用霉变食品数百人同时出现肝坏死。同样原理,注射给药只能造成急性肝损害,如同复旦投毒犯用二甲基亚硝酸胺毒杀黄洋一样。

肝癌的首发症状一般都是是肝区疼痛。这是肝癌已经侵犯肝包膜或者因为癌组织的扩增导致肝包膜张力增强。所以肝癌一旦发现多数已经是晚期,伴有远处转移。刘晓波除了肝区疼痛还有发热。这表明有肝癌细胞坏死。在这种情况下用手术,局部放疗或者肝动脉介入注射的方法治疗已经没有意义。而全身化疗必然造成肝脏肾脏的功能进一步恶化。所以只能采取止痛支持保护肝肾功能等姑息保守治疗减轻患者的痛苦。有人指责中国不允许让刘晓波出国,幻想美国德国有什么临丹妙药能起死回生,那不过是痴人说梦。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那些一面高喊民主自由,一面为反科学反法制反政治正确的法西斯独裁者喝彩的人,那些借刘晓波之死挑起仇恨的人,你们终将被历史和人民所唾弃。




浏览(294) (5) 评论(1)
发表评论
就章案与西岸谈辩论 2017-07-12 14:02:38


辩论的最基本原则就是针对性。既然是辩论,肯定是不同意对方的观点。针对对方观点,一般都没有问题。当然也有极其低端的例子,连对方观点都没有搞清。普遍问题是不针对对方的论据进行反驳。

比如尼罗河最近的文章,论点很明确:章莹颖一定被嫌犯转移他处而且在其同伙控制之下。一般尼罗河文章都会特别突出观点和主要论据。就是为了照顾那些有阅读理解障碍的人。这里,尼罗河特别指出,尼罗河判断的主要依据是嫌犯在寻找章莹颖集会上出现,而且试图寻找下一个“完美受害者”。要反驳这个论据,可以指出论据不真实。或者论据与结论的关系不符合逻辑,或者与科学和常识相背离。

西岸不同意尼罗河的观点,认为“从目前看到的信息来讲,看不出有团体作案的迹象”。这里提到了论据,但只是说他本人从目前的信息看不到尼罗河的结论。这不是针对论据反驳。既没有反驳论据的真实性,(警方来源,作为不予假释嫌犯的依据)也没有反驳论据的逻辑常识性(嫌犯住处并非一人独处。不可能成为长期囚禁受害人的场所。)。所以我们只能理解西岸说他自己眼力不好,在现有的信息中看不出团体作案的迹象。说得明确一点就是不具备常识指导下的逻辑推论能力。在很容易被他人察觉的情况下无法进行犯罪活动,这是一个谁都知道的事情吧。换句话说,西岸认为,在上上下下左邻右舍都有人甚至有人合住一室的情况下,嫌犯还可以独自囚禁一个被绑架的人。

西岸的回帖不长。尼罗河在这里师范一下如何才是针对性辩论。核心问题是嫌犯的通话监听录音是否能成为证据证明嫌犯无辜。西岸的原文如下: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FBI是监听了电话,直接谈论绑架章的事情而动手捕人的,那么什么样的人能让凶嫌这样坦白地谈论这个问题是很蹊跷的。

如果是共犯,是不需要这样谈话的,何况警方也没有公布有共犯的信息。

而如果是普通不相干的人,那么是什么人?

如果是他平时在那个绑架网站里的聊天的人,这就到了一种极端的带有赌博性质的概念。不排除是为了误导警方的调查而刻意为之,因为这种对话在法庭审判的时候作为证据是很容易被罪犯一方利用来证明其无辜的。』

西岸为嫌犯想出了一套别有创意的解释,说这些通话的内容其实并没有真实发生,只是嫌犯“为了误导警方的调查而刻意为之”。好吧,就算嫌犯有种种理由故意编造了个故事,这个故事不能成为嫌犯绑架的直接证据。但是,肯定也不能成为证据证明他没干过这一起绑架,而不是很容易成为证据证明其无辜。一个人说自己作了坏事就可以证明自己无辜。如果西岸的逻辑能够成立,一个杀人犯是不是只要说自己杀了人法官就可以放了他?

另外一个论点是他认为通话的对方不是共犯,理由是“如果是共犯,是不需要这样谈话的”。这个判断明显有误。据悉谈话中有遭遇反抗和挟持到公寓的内容。这些内容完全可以是与犯罪团伙成员分享绑架过程。如果他不与犯罪者分享还能与谁去分享?与他爹他老婆,他同事?如果他真的能与这些人分享,不排除他们也是他的合伙人。

这就是针对论据反驳观点。说自己犯罪不能成为没有犯罪的证据。能够与之交流犯罪经历的非常可能就是同伙。而非肯定不是共犯。




附西岸的跟帖原文:

这件事有团体作案和个人作案之分,如果是团体作案,那么章还有活着的可能,否则基本没希望。

而从目前看到的信息来讲,看不出有团体作案的迹象,这厮不像是具有物质资源的人,连生活都难以保障。唯一值得注意的是FBI是监听了电话,直接谈论绑架章的事情而动手捕人的,那么什么样的人能让凶嫌这样坦白地谈论这个问题是很蹊跷的。

如果是共犯,是不需要这样谈话的,何况警方也没有公布有共犯的信息。

而如果是普通不相干的人,那么是什么人?

如果是他平时在那个绑架网站里的聊天的人,这就到了一种极端的带有赌博性质的概念。不排除是为了误导警方的调查而刻意为之,因为这种对话在法庭审判的时候作为证据是很容易被罪犯一方利用来证明其无辜的。

一般来讲,物理专业的人是很聪明的,因为涉及哲学思维的概念。但也有自认很聪明的,但实际并不成熟的,只有心理学家能够判断出来。

假设此人是极端聪明的,那么只要章的尸体不被发现,他就有判无罪的可能,因为起码警方监听给他定罪的那些录音对他很有利。







浏览(1645) (0) 评论(8)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