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董胜今的博客  
这里真好  
网络日志正文
ZT: 新老女工的“性交易”生活 2016-08-09 04:35:33


新老女工的“性交易”生活

2016-8-6 14:16| 发布者: 巷口的游击队员| 查看: 196| 评论: 2|原作者: 端木杰|来自: 一线天歌


关注另一个中国。

谁无父母?谁无妻女?———— 董



7月13日看到一篇文章介绍深圳富士康女工的援交报道《富士康的另一面:夜晚的援交女工》,心里颇多感触。现代社会离婚现象、包二奶、养小三已成为司空见惯。据网上传,某高官竟然养了146名情妇,真是骇人听闻、不可思议。还有女高官与多名同僚保持情人关系。这世界怎么了?我这个六零后出生的人真难以理解,是不是我太封建了呢?

这篇文章比较短,很多信息没有说出来。比如女工的收入状况、消费状况、援交后的心理状况等等。于是我便打算去一次深圳,深入了解一番。我约了左派朋友小张一同前往,我俩定了720G821去往深圳的列车。

列车在高速行驶,我无心观看车窗外的风景,便与小张攀谈起来。我讲述了十年前探访东北老工业区遇到的类似故事。

那是在2006年的初冬,东北的天气开始寒冷起来,我这中原人不得不换上毛衣和皮夹克。那次是带着小赵,他还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俩走进了这座大型国企的工人住宅区。工人们已经下岗几年了,看着我俩的装束还以为是某报社的记者,我只好说自己是作家,想写一部下岗工人题材的小说。即使这样,工人们也很兴奋,那种激动、偶尔也有愤怒的眼神我至今难忘。当谈及下岗后的家庭感情问题时,他们发言却少了起来,我知道这也许是触及到了他们的隐私。于是我想了个办法,晚上邀请了两位老工人吃饭聊天。

四个人点了六个菜,两瓶白酒。几杯热酒进肚,老工人的话匣子打开了。李师傅口打唉声,说:“二位老师,说句实话,下岗工人的日子苦啊,除了极少数的发点小财,当了小老板,其余的真是活得哆哆嗦嗦。下岗几年了,买断工龄的钱才发下来,还不够交社保的,工作20年的才给6000元,一年社保4000多,孩子上学的钱都凑不齐。你说下岗了能干啥?满大街都是下岗的,起初大家用买断工龄钱买了三轮摩托,靠拉人载客赚钱,还行;现在都这么干,就赚不到多少钱了。在工厂里会干的工作在社会上用不上啊,车钳铣刨磨这些工种非要在大厂才能用得上,别说4050的工人,就是30多岁再学新东西也不易呀!你们想了解他们的家庭生活,说个粗数,三分之一的家庭离婚,三分之一的家庭天天吵架,只有剩下的三分之一家庭还能维持。我说个事儿,不怕你们笑话,有不少女工当了小姐!

李师傅说到这有些哽咽,不愿再说下去了。后来才知道他的一个侄女就是小姐。我急忙说:“二位师傅,慢慢聊,先喝一杯。”随之我转移到了其他的话题,最后说:“二位师傅,能否介绍二个小姐我俩认识一下?”

旁边的陆师傅有些惊讶:“怎么,你俩想……?”我一看就知道他误会了,急忙说:“我就是想具体了解下,没别的意思。”李师傅皱皱眉头,想了想,给了我一个手机号,说:“现在别打,她正忙着,明天下午吧,上午还可能在睡觉。”送走了两个半醉的老师傅,我俩找了附近的旅店住下,洗漱完毕已接近10点,我俩正准备睡觉,突然几声急促的敲门声使我的酒意醒了大半。

“大哥,开下门呢。“外面的声音像是老板娘发出的。我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心想莫不是撞上了孙二娘?可我没武松那两下子啊。这时外面的中年妇女还在敲门:”大哥,我知道你们没睡,开下门,给你介绍几个小妹。“我急忙说:”喝多了,都脱了,有事明天说吧。”“哈哈,脱了正好办事,喝酒了办的更爽。”我一看是跑不了,转念一想,我不正是要采访她们吗?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干嘛不接待。于是我定了定神,说到:“那等一会呀,我穿上衣服。”我和小赵赶紧穿好衣服,把门打开。

外面赫然站立着三个女人,除了老板娘还有二个。我邀请她们进来说话,她们当然也不客气。老板娘话入正题:“你们大老远从南方过来俺们这,晚上也寂寞吧,我这两个妹子陪陪你俩,放心,我这绝对安全。”

“哦,什么价码?

“快台50,包夜150。“

“快台时间有限制吗?“

“嗯,不超过一个钟头。“

“好吧,如果两个钟头我给100,行不?“

三个女人和小赵露出惊愕的表情,老板娘连声说“行“。我看了看两个妹子,估计年龄也在30岁上下,一个身材略胖,一个比较标准。就指着瘦一点的说:”就这吧。“”就要一个?“”是的,他是我学生,还没毕业,是处男呢。“

老板带着胖点的女人走了。我关上门,对这女人说:‘坐下吧,咱们先聊会,你贵姓啊?”“大哥,你叫我小莉就行,我姓李。”

“好吧,小莉,说实话吧,我本来想找你这样的人聊聊天,既然是付费,我更觉得坦然,咱们就相当于交换吧,我是作家,你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小莉想了想,说:“如果你们的文字发表,名字改换一下吧。“”那是自然的,我们不能暴露你们的真实名字。”小莉抬起头,她那披肩的长发衬着清秀的面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忧思,唯有眼角的细纹透视出青春已逝。她抽动了下嘴角说:

“我已经下岗4年了。18岁高中毕业进厂,先是在大集体,22岁进了国营,23岁结婚,25岁就下岗,现在孩子5岁了,我也29了。我对象也是下岗的,在外面开三轮车,也赚不了几个钱,还经常在外面喝酒,每月交到我这所剩无几,家里的开销主要我来承担,有时是他爷爷给点。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我也不知道如何切入,便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你爱人怎么不节省点,别喝酒,攒钱给你呢?“

“哎,他原来喝酒也不厉害,现在在外面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养成了坏习惯,而且脾气见长,回家经常和我吵架,我也不爱在家呆着,晚上就出来转转,这不,就干上这行了,我是过来人,这种事也不算啥。“

“可你爱人知道你干这个,能高兴吗?“

“他自来也不高兴,知道了又怎么样?大不了离婚。我现在自己能养活自己和孩子,我怕什么?“

“那你一个月能赚多少?“

2000左右吧,这里活儿不是很好,只是离家近,方便照顾孩子,不过也比干别的挣的多,以前我也干过别的工作,一个月几百元,还累得够呛,没时间照顾家里。“

“可是,原来在工厂也开不上1000吧,那不也能生存吗?“

“是的,那时候开600多,我们两口子也还不到2000,但那时候有各种保障啊,看病基本不花钱,工厂还有幼儿园,过年过节还发东西,社保工厂交,现在交社保还要自己交,每年还要4000块,我们俩就8000,这是很大的开销啊。主要还是心理,那时候生活有底,只要工作正常,到号开资,现在不稳定了,你不知道明天会赚多少钱,尤其我对象,就是活一天算一天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天是与非。“

“那他不管孩子吗?“

“孩子?他连自己都管不了,还能管谁?起初的时候在家闲了一年,还在等国家再分配呢,等来等去,日子实在熬不过去了,才出去干的这个。他在厂子是技工,干这个说丢脸,有啥丢脸的,咱不偷不抢,正大光明,和开出租的不是一样的吗?不过咱没钱办出租车牌照罢了。“

“是啊,原来在国企身份地位是高的,现在下岗了,一下子到了谷底,他有些承受不住。“我说。

“是这样,但是也要生存啊,咱不能赖着政府呀,难道工厂倒闭和我们工人就没关系?上学时老师说“工人是国家的主人“,当然也就是国企的主人,现在国企倒闭了、主人下岗了,难道主人没有责任?如果我们不是主人,而是政府雇佣来的打工仔,那这还叫社会主义吗?我们工人没有经营好国企,没有保卫住国企,我们就是有责任!现在我做这行,我没觉得什么,比那些当二奶、小三的,那些不劳而食的人有尊严,我靠劳动吃饭,我还是劳动者!除了这是一份工作,不能说明任何我个人其他的东西。就算是我做出了牺牲,但我拯救了这个家,拯救了这个社会。”

我被这段话震惊了,我不相信这是从一个妓女——不,是从一个下岗工人口中说出的。以前脑子里的妓女形象是“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嗲声嗲气”,如妖精一般,而面前的这位妹子却亭亭玉立、落落大方、气质优雅、正气凛然!着实令我肃然起敬。本来我还要问几个问题,但突然觉得自己肤浅起来。

列车仍在飞速行驶。我脑海里显现出无数妇女英雄形象——花木兰、樊梨花、王昭君、穆桂英、梁红玉、唐赛儿、王聪儿、秋瑾、江姐、江青等,也许李莉比不上她们的成就,但是精神境界决不比她们差。

到了深圳,经朋友帮忙我们联系到了一名援交女工,叫小雪(化名),晚上我们请她到龙江饭店一起吃饭聊天。

小雪今年26岁,未婚,贵州人,个子不高,瘦条条的,但是很健谈,表现很乐观。她说:“比方现在处对象吧,男方是不是要花一些钱给女方身上呢,现在处对象男女之间有一些亲密行为算正常吧?就说性行为吧,然后处一段时间黄了,男方花的钱还能退回来吗?那么我现在只是把这时间缩短,缩短为一天或一夜,这有什么不对呢?”

我想了想,也无可反驳她的话,便说:“是不是你的工资不够花,而去做这个?”

“怎么说呢,钱多有钱多的花法,钱少也有钱少的花法,起码工厂的工资还够我的基本生活吧,但是要买高档一点的东西就不够了;还有,要给家里寄一些钱,弟弟也快结婚了。我只是觉得,同样都是人,为什么她们能消费得起,我为什么不能?我就是不甘心!“

“那你为什么不去当小姐,那样赚的更多。“我问。

“呵呵,大叔,当了小姐,将来还要嫁出去吗?名字传出去可不好听。再说了小姐受人管制,老板让你和谁上就得上,我现在这样是有选择的,我什么时候想上就什么时候找,心情不好就不干,不缺钱也可以不干;找的人没看中也不上。我有选择权嘞!“

“我担心你会走到这一步。“

“不会的,我有自己的原则。“说到这,我看见小雪的眼神划了一道弧线,撩了一下秀发,表现出坚毅的一面。

“呵呵,小雪,按理说你也不小了,有没有相中的对象?”

小雪舒了一口气,说:“说实在的,目前还没有,我呢,虽然条件一般,长相谈不上漂亮,但对男方还是比较挑剔吧。我想找个有文化的,大学生。”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小雪,虽然眼睛不算大,但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也算中等偏上的容貌,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孩子出来打工,大概也有10年了吧,这10年肯定有过初恋,有过伤害,不过是她不再想提起而已。经历过如此的沧桑,她终于想有新的选择,就是不愿在工人中间找对象。

“其他女孩也是你这种想法吗?“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吧,不过真有的女孩会陷入到你所说的结果。“

“去做小姐?“

“对!因为工厂的活真是很苦很累,做那事多简单。“

“看来你真是很特殊。“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吧,都是自己选择的。“

“有没有做完不给钱的?

“没有吧,噢,有一个,那个家伙以前做过,后来一次做完说没带钱,说回去就给我,但一直没给。随他吧,他不给是他没有良心,我没什么损失的。“

“我想他不是有意的,也许是真困难,或者加班少了。“

“不去想这些了,总之,我现在想的很明白,干这种事对男女双方都有好处。首先是身体上,男女到了一定年龄,不发生性生活对身体不好,当然,性冷淡除外,身体总是憋着,容易得其他的病,比如说精神分裂症、抑郁症什么的;其次,现在娶老婆需要很多钱,很多男孩没有那么多,就不能娶一个一辈子的老婆,那就不如娶一夜的老婆。而且娶了老婆就保证不离婚吗?现在离婚率这么高,还有家庭暴力,一夜夫妻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不是很好吗?“

“可是,你不想要个孩子吗?“

“养孩子太累了,我父母不会帮我带孩子的,我生了孩子就要自己带,如果靠一个人上班养活三口人,你可以想是什么样子。哪里有现在这样自由自在?“

就写这么多吧。前几年听说大学生援交,其实这种事九十年代就有,最早发生在艺术生里,后来所有的大学生都出现了,现在工人也出现了。如果说性、感情是人的天性,男女都会出现出轨、外遇什么的,这种事可能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有,但未必是赤裸裸的性交易。可现在,这完全是在金钱的唆使下,如果没有金钱在起作用,男女私情是会减少还是增加?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值得大家思考。如果说下岗女工去做小姐是生活所迫,那新工人的援交的复杂性远甚于此,它表现出来的性自由、性价值观、婚姻观,从而是世界观完全是颠覆性的。

小雪貌似崇尚自由,但她的自由是被迫的自由,是被金钱唆使的自由。如果有一天金钱财富被所有人掌握——而不是少数人掌握,她会是今天这样子吗?到那时,她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出于本心、初心的自由。

当“情”与“性”发生冲突的时候,人类号称最美妙的情感——爱情真会被“性”颠覆吗?这些性交易工作者的每次性交易对她的情感心理没有任何改变吗?她将来还会拥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家庭吗?她心里难道不会有任何阴影传递给她的孩子吗?


浏览(7665) (18)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