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少翁的博客  
少年休笑白头翁,花开能有几时红。  
        http://blog.creaders.net/u/109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问新华社,对被问责官员的"任用"问责准? 2018-08-17 09:44:02

?…

浏览(83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时评: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2018-07-20 07:40:50

编者按:把“习近平”和“中共”划等号,没错,行文表意都说得通。而把“中国”和“中共”等同一致,至少,与大陆现行“党国”体制不符。一字之差,谬以千里。看到国外政要发表言论,经常混淆“中国”与“中共”这两个概念,很是诧异,是真不了解当下“中国”咋回事,犯糊涂呢,还是揣着明白,别有用心?


举一例,把下面这篇美国之音“文稿”指称“中国”替换成“中共”,既合乎事实,概念准确,且逻辑清晰,谓之,正本清源。对中国大陆老百姓来说,听起来,也是那么一回事。


原文标题:美联调局长指中国才是美国最严峻威胁,“中共”原文为“中国”。


来源:美国之音


美联调局长指中共才是美国最严峻威胁

2018年7月20日 02:09

华盛顿 — 

在美国主流媒体热炒川普总统对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回应之际,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星期三强调,虽然俄罗斯需要“积极”应对,但中共才是美国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严重的威胁。


克里斯托弗·雷7月18日在阿斯本安全论坛上回答有关中共作为对手的提问时表示,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中共倾举国之力,是商业间谍以及传统间谍活动,非传统的收集情报,以及传统的间谍,通过人力和以及网络方式。


克里斯托弗·雷强调,FBI在美国所有50个州的每一个州,都有可追溯到中共的经济间谍案调查,涉及所有方面,包括从爱荷华州的玉米种子到马萨诸塞州的风力涡轮机。因此,美国不能低估中共间谍案的数量、普遍性以及重大性。


美国商业内幕杂志网站7月19日报道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17年的报告,指责中共以各种方式盗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令美国每年损失高达6000亿美元。

克里斯托弗·雷还表示,中共正努力使自己成为“世界上唯一主导的超级大国和唯一主导的经济强国”。他说,中共正试图取代美国的角色,因此,中共的威胁是长期的,集中于几乎所有行业,许多方面是美国社会的所有角落,涉及学术、研发,从农业到高科技的所有方面。所以,中共的威胁涉及面更加普遍和广泛,很多方面对美国构成长期的威胁。


商业内幕杂志的报道表示,这并非外界首次谈及中共因为更具有耐心和长远策划,因此对美国的干预威胁远比俄罗斯成功。


今年早些时候,曾负责政府秘密调查中共在澳大利亚政治影响力的约翰· 加诺特(John Garnaut),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俄罗斯倾向于“集中和猛烈攻击”,而中共的行动更为渐进。


加诺特表示,俄罗斯看来是阶段性的威胁,而中共是长期性、战略性的,有耐心。加诺特的调查发现,中共在澳大利亚所有层级的政治活动中都试图施加影响力。


商业内幕的报道还表示,克里斯托弗·雷称,在充满分歧的美国,让各界对中共威胁形成共识,是他担任FBI局长10个月来工作亮点之一。


克里斯托弗·雷表示,他看到不同政府部门,在国会山上已经有共识,开始醒来,睁开睡眼。他表示,希望美国处在能够转过来,更认真对待中共威胁的时刻。


美国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自去年8月上任以来,始终将中共视为“美国全社会的威胁”。


同时,中共一直称,美国将中共商业间谍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说法,作为美国贸易惩罚中国的主要借口之一。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7月1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否认中共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















浏览(300)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美关系问责,谁是责任人? 2018-07-02 19:34:36

原题:习近平错误政策致美中关系暗淡紧张


[专访] 美国前驻中国大使洛德  2016.03.31 03:34 

 

……,前美国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他指出,习近平对内镇压、对外冒险挑衅的政策,已经使美中关系陷于暗淡和紧张。他表示,这并非只是他个人的看法,而是已经成为美国的中国事务专家学者的共识。

 

为应对习近平当局将人权侵犯扩张到海外和对美在华记者、学者的严重骚扰,洛德建议美国政府采取反制措施:加强对华广播,有选择地拒绝中共宣传部门和传媒负责人赴美签证,考虑关闭在美的中共喉舌机构,审查孔子学院。

 

美国前驻华大使、前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温斯顿·洛德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对美中关系现状以三点基本看法加以概括:

习近平推行对内镇压对外冒险挑衅的政策

第一,美中关系正越来越暗淡和紧张;第二,关于这一倾向,很多因素正在发生作用,其中主要因素是习近平的国内镇压政策和国际上的冒险、挑衅政策。第三,因此我认为,美国政府,不仅现在的,也包括明年的新政府,在继续寻求两国关系积极发展时,在对华政策上必然会有很多艰难因素。

 

洛德是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的团队成员,1971年随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秘密访华,也是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华代表团成员。他于19851989年里根总统时期任美国驻中国大使;19931997年克林顿总统时期任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洛德说,美中关系目前处于困难期的主要责任在习近平,首先,他在国内进行镇压,他发动反西方运动,继续对外国记者和学者进行骚扰,所有这些都削弱了两国间的非政府组织交流;他镇压中国公民,封锁信息等等。与此同时,存在着一些民族主义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南中国海,形势很危险。

 

据媒体报道,中国当局最近对促习近平辞职信的调查已经导致刊登这封信的无界新闻网站6名工作人员被带走调查,媒体人贾葭失踪(现已回家),事态并进一步扩大到旅居纽约的网络异见人士温云超在国内的父母弟弟失联,以及旅居德国的专栏作家长平家人被警方拘押。

 

洛德向美国政府提出了详尽建议(见专访实录),包括加强美国自身力量,继续亚洲再平衡政策。但他表示,眼下可以做的、能使情况得到改善的唯一办法就是采取一些反制措施,

只有反制才能改善关系

洛德说,美国应该增加对外广播、促进公民自由的其它项目的预算和资源,包括那些有利于公民社会的非敏感领域和其它领域,如法治、民主等,比如,那些由民主基金会赞助的组织。

 

他认为,应该在双边关系中引入对等原则,我确实认为,我们已经到了必须有选择地拒绝一些人的签证的时候了,不是那些无辜的记者,而是中国媒体行业或宣传部门,以及那些控制签证的高管和高官。

 

鉴于习近平已经宣布中国媒体必须姓党,洛德指出,如果我们(媒体)不能到中国去运作,为什么我们要让中央电视台和其它媒体在美国运作?我们起码应该正视现实,看是否应该考虑关闭某些中国媒体?不仅因为中国骚扰我们的媒体、不让它们在中国运作,导致我们必须寻求对等,而且也因为这些媒体已经不是真正的新闻媒体,而是中共的宣传工具。

 

他认为对引起争议的、遍布美国校园的孔子学院也应有所审视,它们表面上看似乎在积极教中文、促进中国文化,而它们中的很多却在介入信息审查和宣传。这要由各大学作出决定,但我希望他们关闭那些实际上不是真的在做文化交流的运作。

 

加州众议员罗拉巴克曾与2011年提出了《中国媒体对等法案》,针对美中两国给予对方官方媒体人员签证数量的巨大悬殊(当年中国向美派出811人,美国只有2人),提出双方政府互派官媒人员数量相等,否则予以驱逐。但法案遭批评,认为不应以限制新闻自由的方式纠正对新闻自由的限制。该法案未进入下一会期而胎死腹中。

 

洛德的上述评估和建议大部分在最近于纽约举行的一个讨论会上,当着中国国防大学一名强硬派将军的面公开提出。这位与会的将军是10年前发表中国准备牺牲西安以东所有中国城市,以核战争与美国决一雌雄的朱成虎将军。

朱将军:美军挑起了南中国海紧张

朱将军在会上表示不同意洛德的大部分意见。但他只挑了南中国海问题予以反击。他指出,南中国海紧张局势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军方挑起的。

 

他说:为什么美国的侦察机要抵近侦察?为什么美国的军舰要驶入南中国海巡航?为什么美国的军费如此庞大?他说,所有这些你无法让中国人民相信美国没在围堵中国。

 

他批评外界对中国领导人集权和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指责,看看全世界,哪个国家没有民族主义?华盛顿、东京、首尔,都是民族主义。

 

他承认,美中之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互不信任,并得出结论:美中必须互相尊重、互相合作解决中美和世界面临的问题,否则世界将面临麻烦。

 

朱将军在随后回答有关中国民主化后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是否会采取不同的立场的问题时表示,无论外界怎么看中国,中国一直在逐渐民主化。他说,美中关系的复杂性与中国的社会制度无关,两国关系的复杂性缘于中国的发展,缘于中国没有完全按照美国一些专家学者指出的路走。

朱将军:中国越来越民主自由

他说,中国正越来越自由,中国看上去越来越像资本主义国家,而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看上去却越来越像社会主义国家。因此,制度的不同、价值的不同、意识形态的不同,这是问题,但不是影响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

 

另一位与会的中国学者对洛德的对等原则建议做出回应。他是原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现任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中国计划(China Initiative)共同主任、资深研究员孙哲。

 

孙哲说,美国应该鼓励中国官方和私人媒体、鼓励更多中央电视台记者到美国来,从短期看他们是在宣传,但长期而言,他们是向中国介绍美国的形象。

 

他也提出了三个基本看法,第一,双方存在信任赤字,应研究如何在不信任的情况下寻求合作;第二,双方应认识到军事力量都有限;第三,防止第三国损害中美关系,防止日本利用尖阁列岛损害美中关系在南中国海重演。

 

他建议美国取消1989年六四镇压后对中国实施的高科技出口限制和武器禁运,他认为美国对台军售存在潜在危机,他提出美国应减少不必要的EP3间谍机对中国近海的侦察。

 

在美国之音的专访中,洛德大使对中国专家学者的看法作出回应。他认为,朱成虎将军关于美国造成南中国海紧张局势的说法完全是胡说(nonsense

洛德:周边国家都认为中国导致紧张

洛德说:这不仅是美国的看法,而是该地区几乎每个国家的看法,即,中国导致了紧张局势;所以,这不是美国和中国的辩论,而是中国与周边几乎每个国家的辩论;不仅是那些争相声索的国家,如日本、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还有,比如,中国最近跟印度尼西亚的紧张关系也加剧了。

 

洛德说,说中国现在更加自由了是很荒谬的。他表示,首先要搞清楚在谈什么自由,毫无疑问在言论自由、媒体自由、结社自由、法治方面,情况正好相反,在习近平领导下,有关自由的各个领域正在倒退。

 

洛德承认每个国家都有民族主义,如果表述正确它不仅自然而且合法。他批评美国在大选中出现的令人担忧的民族主义倾向;他认为中国应享有相称的民族主义骄傲,但是他指出当民族主义变得像在南中国海那样具有挑衅性,被部分地利用去分散民众对国内问题注意力的时候,就变得不合法、变得很危险了。

 

不过,洛德在朝鲜问题上持与朱成虎将军相同的悲观看法,认为几乎不可能让现有的朝鲜政权放弃核武导弹计划。但洛德认为,朝鲜问题中的关键是中国:因为中国认为在其边界保持这个共产主义缓冲地带,比让韩国主导统一、在美军监督下实现民主更为重要。

 

洛德认为,朝鲜领导人对此心知肚明,朝鲜知道无论它遭遇多大压力,中国总会让它摆脱困境。所以它没有回到谈判桌的动因。

洛德:我对中国朋友深表同情

洛德认为,中国专家学者作出的他不能同意的很多表述是可以理解的,我想他们必须那样说,如果他批评自己的政府,他就不能离开中国来参加这个会议了。所以我对中国朋友深表同情,他们在现在的气氛下必须极为小心。” 

附:前美国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专访实录

记者:你对目前中国政治局势和美中关系现状如何分析和评估?

中国政局十分脆弱

洛德:要完全理解中国的局势,尤其是政治局势,总是很困难的。从外部观察,看上去中国正在改变其经济结构。对此我不详细阐述。但基本选择是从投资出口型,转变为更依赖市场、消费和服务业的新经济。

 

但这需要裁员,会带来政治上的不稳定。我们已经看到工人抗议示威。与此同时,为保持较高就业率,领导层试图刺激经济,实行改革。因此,他们存在着如何调整的严重问题,这一问题正在导致抗议。党和政府依赖经济继续增长和人民生活更好。因此,抗议已经使党和政府不稳定。

 

我们看到了在网上和对个人的言论自由的严厉镇压,审查更严,许多人被捕、投入监狱。领导层感到因改革带来的不稳定。习近平继续集权,通过包括反腐,把盟友安排到重要职位上,以准备2017年(中共19大)届时全部政治局常委,除了两个位子,他和总理,都要换人。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脆弱的局势。作为局外人,我不能做出确实判断,但我们会继续以很大的兴趣进行观察。

美中关系暗淡而紧张

我认为,美中关系正变得暗淡而紧张,它总是一种合作、竞争、对手和紧张关系的混合。一方面,我从不认为我们会发生冲突,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会成为真正的伙伴。双边关系总是兼而有之。过去3040年中国的发展确实令人印象深刻,这意味着我们有了更多的合作领域,但困难和分歧也更多了。因此这一对复杂的关系已经变得更加复杂。

 

有鉴于此,我认为情况进入了比较困难的时期。坦率说,我要把许多责任归咎于习近平先生。不是所有,但有很多。首先,他在国内进行镇压,他发动反西方运动,继续对外国记者和学者进行骚扰,所有这些都削弱了两国间的非政府组织交流;他镇压中国公民,封锁信息等等。与此同时,存在着一些民族主义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南中国海,形势很危险。

 

总体来说,这是个变化多端的形势,尤其是明年政治局常委要变动,中国正试图调整经济结构,以及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尽管我们在许多领域进行着合作。

记者:你对美国政府提出了什么样的建议?

 

洛德:我已经为良好的两国关系工作了将近半个世纪。我会继续去做。当然我希望我们有一个积极的关系。我认为两国关系仍会是兼合作、竞争和对手关系的混合关系。我认为,美中关系需要建立两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这是奥巴马总统——我希望下届总统也会——试图去建立的。

加强美国的自身力量

一个是我们必须建立国内的基础。我们的政治系统很混乱,两极化严重,任何工作都无法在总统和国会之间完成,这里我主要把责任归咎于共和党,尽管我的观点是超党派的。总之,体制出了问题。因此,我们无法对未来进行足够的投资。一方面,我们不再是民主制度的典范,因为我们制度混乱,政治辩论气氛有害,也意味着我们缺乏资源推行包括对华关系在内的良好的外交政策。为此,我们应该投资教育、基础建设、能源、研究和发展项目,使我们不仅为美国人民的福祉竞争,而且有力量与中国和其它国家竞争,有资源发展国防、对外援助,以及非军事和外交等工具。因此,我们在国内更强大、有更好的合作,应该是我们对华政策的最高优先。

继续亚洲再平衡政策

其次,对华政策必须成为整个美国亚洲政策的一部分。我很高兴奥巴马总统推行亚洲再平衡政策,美国不应该陷于中东和世界上其它地方,这样就可以把重点放到这个最重要的区域。奥巴马做了很多,但是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是个还未完成的领域,恐怕大选年两党反贸易情绪的高涨会使这一协议难以批准。而这一协议无论从经济还是从地缘政治角度,对美国继续在亚洲的存在和亚洲再平衡政策的成功,都是至关重要的。

 

这两个方面对美国的对华政策都非常重要。我要敦促下届美国总统应努力工作,使我们在应对国内挑战方面和我们在亚洲的更大更有效的存在方面取得更多进展。有了这两个基础,美国的对华政策将会有更好的处境。

 

未来的美国总统应该定期地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双边峰会,并在各种地区会议中会面。他们应该花更多时间单独会晤,只带一两个助手,不用谈话要点,坦率地就未来战略方向和问题交换意见。

年复一年地回答大问题

什么是未来两国在亚洲的角色?我认为,美中两国有空间跟其它国家一起共同建设一个太平洋社区。什么是我们双方的核心利益?如何尊重这些核心利益?什么是不能跨越的红线?中国试图把美国赶出亚洲?我不认为他们


浏览(1663) (9)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