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生命之轻的博客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我的网络日志
如果王岐山太太不是美国公民 2017-06-23 18:12:24

Nile发文驳斥郭文贵的爆料,说非美国公民也可以有SSN(社会保险号),加上郭文贵显示的王岐山太太姚明珊的美国护照号码不全,所以不能证明姚明珊就是美国公民。这太没说服力了,因为你同样不能证明她就不是美国公民。

如果王岐山太太不是美国公民,最简单彻底的解决办法,请美国国务院和移民局出面证明,我们从没有给一个叫Yao Mingshan的女士发过护照,出入境记录中也查不到相关信息,或只有姚女士以中国护照出入的记录。这样一来大家没话说。

郭文贵有钱,可以请律师去查相关信息。中国政府可比郭有钱多了,只是美国相关部门敢不敢因为你有钱就违法,删除真信息,或提供假信息?

牛泪前文有点立场动摇,说即使王岐山真有问题,反腐也没错,很有必要。也许更有必要?就像林彪逃跑,也是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一样?牛泪、nile、杨子、看山,你们真是百无一用,只会忽悠吃瓜群众,没长解决问题的脑袋。白丁教你们一招,如何?如果美国国务院和移民局不买Trump和习老大的面子,出具证明,还我党老王清白,那就请北京西城区民政局出具一张离婚证,证明老王与姚女士1992年之前就已经离婚,何来裸官之说?

牛泪,白丁帮你重建“三观”了吧,磕头退下吧。



浏览(1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大领导的治国理念是怎样炼成的 2016-05-18 10:31:34

早几年,大家之所以对习近平平反六四,渐进改革,带领中国走出低谷,抱有很大期望,一个近乎自欺欺人的理由就是,他是习仲勋的儿子。

其实,历史上子承父志的事就极为罕见,老皇帝考察了多少年的太子,上位后都另搞一套。何况老习非但不是老皇帝,还是阶下囚。所以,说小习是老习的儿子,只在血缘意义上上是对的,从思想意识人格特质上说,小习是他妈齐心的儿子,不是习仲勋的儿子——8岁到24岁,小习三观形成的最重要时期,都没和老习生活在一块,不但没受老习的影响,而且中间夹着一个文革,还要自觉抵制、肃清老习的影响。

(一)

1962年是中共历史上的分水岭,年初19号到27号开了七千人大会, 堪称全党清算大跃进。最后,林彪、周恩来极力维护毛,刘、邓、陈云,接受彭德怀的教训,也见好就收:一)不能再这么胡来总算有了共识;二)毛总算不情愿地承担了责任,那7000人松了口气:这次总算不会为饿死3000多万人挨整了;三)毛仍退居二线,停止瞎指挥,让刘周邓收拾局面。

毛失分后反击来得奇快,一个长传就攻到篮下——同年10月八届十中全会上又重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开始预热文革——经济上折腾失败了,从政治上开始折腾,反正不能大权旁落。没想到,老习竟是在老毛的反击中第一个倒下的。

19628月,康生在八届十中全会预备会议上指习仲勋审过稿的小说《刘志丹》为高岗翻案,是利用小说进行反党924日,毛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认同康生的指控,说用写小说来反党反人民,这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论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结果习仲勋、贾拓夫及刘景范被打成习贾刘反党集团,被专案审查;老习在中央党校学习,隔离,直至196512月,被下放到洛阳矿山机器厂任副厂长。文革中,被批斗。1968年起,老习被关在北京卫戍区监护1975年,老邓复出抓革命促生产,习仍回洛阳。直到1978年,老习被胡耀邦解放,去了广东。

老习因审稿一篇涉嫌吹捧自己的小说这么点屁事而中枪,一夜之间从副总理变成反党集团,当年老毛的淫威岂是今日的大领导能望其项背的?习家的震惊、忧惧、心情晦暗,可想而知。但不管心里怎么想,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划清界限,以求宽恕,以避株连,跟着老毛跟着全党一起左,不可再当老习的儿子了。

一般父母遭殃,首先想到的就是别影响孩子。当时习妈妈一定告诫小近平:你爸如今变坏人了,党正在挽救他。以前和今后,不管他和你说过什么,你都别听,更不能到外面去说。以后你就听妈的,咱们跟党走。老习当时在党校隔离,不知多久能回一次家。但可以推想,他即使回到家,也灰头土脸,作认罪伏法状——为了不影响孩子嘛。

(二)

转眼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了。小近平刚进中学,除知识贫乏之外,政治上也很另类、很尴尬。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他绝对不是狗崽子,他只是个另类的、不那么硬气的红五类。维基百科说“…但习近平被归类为黑帮子弟,并没有很深地涉及联动的活动,词条作者显然是自相矛盾,如果习组长当时能参加联动(存疑),就证明没人把他当黑帮子弟,联动是提倡执行血统论最积极的组织(当时,谁家如果出事,谁就会自动退出,不连累组织,组织也不会宣布开除他、羞辱他,因为大家心里都知道谁是自己人)。习爸不是文革前就已被打倒了吗?怎么还是红五类?你别忘了,他还有个1940年就参加八路的妈,一个出于保护本能不得不划清界限、不得不左的妈在那个年代,不为刀俎,便为鱼肉,所以习家的孩子,既不能不参加运动(那就等于承认我家有问题),参加了, 就要表现立场坚定,就必须左。背负原罪的小近平,生怕一个紧跟没跟紧,被红卫兵组织抛弃,给家里找麻烦。

左,形容态度的激进,但从实质内容上说,文革初期,老红卫兵保卫红色江山” “破四旧冲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左,和后来造反派打倒走资派的左,南辕北辙,尖锐对立。老毛先借红卫兵运动掀起狂潮,把数百万青少年的青春躁动和破坏力释放到社会上。然后移花接木,反对血统论,批判刘少奇的反动路线,让更大一批先前受压的平民百姓的孩子也当上了红卫兵,起来造走资派的反,剥夺了干部子弟运动群众的话语权。另一伙人的左得势。

老毛的翻手云覆手雨,让干部子弟很沮丧很受伤,但也没办法,至多追着江青的车喊我们想念杨阿姨。但对正在揪斗他们父母的平民百姓子弟的造反派,他们恨得牙痒痒。当年北京的中学红卫兵运动,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阶级斗争,大院子弟”vs“胡同串子。电视剧《血色黄昏》中描述过当年的一件真事,大院子弟万众击杀小混蛋。小近平参没参加这次今天看来是私刑性质的刑事犯罪,我们没有证据。但围棋国手聂卫平,在他的回忆录中说到他们同属干部子弟的北京三平(他,刘卫平,习近平)去外校参加打架斗殴的故事,可见小近平当年对这种事自有一种也许是违心的不甘人后。

维基百科说,文革中小习被有关部门多次关押审查,进学习班。一看就知道是没经历过文革的人写的。那时候哪有什么有关部门敢关押红卫兵?所有有关部门都在被冲击之列!听说过砸烂公检法吗?警察不仅不出警,而且都造反了,还分派性。各单位就更踢开党委闹革命,完全处于老毛所希望的天下大乱的无政府状态。就算造反派掌了权,他们的主要精力也是对付对立派和走资派。谁会去管小习这样的跟着起哄的小屁孩?对12~13岁的小近平来说,文革就是个打人、抄家、串联、捣乱、干坏事、破坏公共财物的盛大节日”——砸烂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就得这么干!到外地去串联,难免不生虱子不挨饿;到外单位搞破坏,溜门撬锁,也难免不被忠于职守的保卫科干部(人家也是红五类造反派复员军人)逮着,写检查办学习班,这和黑帮不黑帮,根本没关系。茫茫人海中谁知道你是那家的孩子?老习当时在洛阳,所以齐妈妈和小习连家都没被炒,更何谈被关押了。

文革中的经历,会给每个人后来的思想品格、人生阅历打上最深的烙印。从逻辑上说,大领导的反人民情结,应该就是这个时候种下的——“操!什么反修防修?这群刁民就是憋着要阶级报复,打倒老干部,夺共产党的天下。到老毛蹬腿,四人帮就擒,老干部平反,造反派被清理,这种蛰伏十年的江山意识、特权意识、红二代意识,沉渣泛起。陈云说还是自己的孩子靠得住,指的就是这种觉悟。

(三)

习近平的插队时间不短,从1968年到1974年,却没流传出什么事迹。其实他这5~6年一半以上都是在北京度过的。他自己都说,开始时灰心绝望,吊儿郎当,出工爬上山头,就累趴下了,在地头睡到收工。后来干脆就不上工了,老妈或亲戚随便寄几个钱来,就比天天出工一整年挣的工分都多,老百姓对他印象很不好(维基百科)。几个月后,他就回了北京——反正也是老妈养着,何必在那破山沟里耗着?浪荡了几年,忽然老毛给福建教师李庆霖回了信(还寄上了200元),知青政策有松动。清理阶级队伍和林彪事件后,陆续有老干部恢复工作,甚至还有了可教育好子女上大学的专门政策。习妈妈知道走门道的时机到了,她让小习立刻回到陕西延川梁家河大队,趁着集体户里的其他知青都还赖在北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争取入党做官,跳出山沟。于是小习回到梁家河,开始过生活关、劳动关、感情关、思想关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高傲的红二代竟然低头弯腰地向泥腿子们递了十几次入党申请书(维基百科),哇塞!按当时的情景,那里面得写多少诋毁老习的话啊!一般红二代在逆境中都不屑于积极要求入党:我老子革命那会,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呢!去你妈的,你们那叫什么党?奴才党,我才不会摧眉折腰求你们!可对急于挣表现-跳出山沟的小习来说,顾不得那么多了。入党做官最直接的利益就是不用出工劳动了,当了队干部,把上衣披在肩上,袖着手,在各队地头来回转悠,会上念文件,作报告,向上级总结汇报,把社员的努力转化为干部的政绩,一点一点官就当上去了。专制主义科层制最荒谬的就是这个,领导事后作个指示,功劳就都归他了。

网上有一段陕西电视台2003年采访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视频,谈他在陕西插队的日子。除了说当地穷、生活苦,自己怎么过四关,空洞极了。他一没说当时为什么穷,二没说他怎么试图带领社员摆脱这个穷,又碰到了什么问题。他甚至都想不到问问梁家河现在如何了,只管把他当年的讲用报告拿出来敷衍。身为一省书记,连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人民公社农奴制的基本反思,对为官者如何改变当地社会经济状况这种其码的政绩思路都没有,只能说明(一)他对那个地方、对当地老乡干部太隔膜了,在那个地方呆的时间太短了(大部分时间混在北京),就是一个跳板。(二)只求当官改善自身处境,不想也不会做事,从大队书记到省委书记到总书记,一以贯之。你要问,不会做事怎么当了大队书记?关系。老习家是陕西人,老习又是红25军,西北革命根据地和解放后西北局的主要领导人。当地省、地、县,甚至公社,习妈妈和习的姨父魏震三(曾当过农业部副部长?),找几个熟人打声招呼,给当地一些政策优惠,小习的入党、做官、上学都不难搞定。经过文革的折腾,大家对黑帮不黑帮,对抱团取暖,也都看开了。李庆霖事件后,走关系-开后门,蔚然成风。因为老毛自己都说,开后门要一分为二,他也开后门,把和他睡觉的女孩送进北大。

(四)

1979年,小习作为工农兵学员从清华毕业,给当时的军委秘书长耿飚当了几天秘书。耿飚因说可考虑不在香港驻军,被老邓痛斥而失势,小习从秘书帮升迁的路堵死了。接着,小习作为接班梯队考察对象,中组部直接管理的中管干部,转到河北正定,不做事、干镀金,又遭当时的河北书记高扬的白眼。维基百科上说,柯云路的《新星》以在正定时的小习为原型,纯属拍马(真要是那样,人家柯云路不会自己说吗,还轮得到你?),《新星》李向南的原型是四君子中的翁永曦,他从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下放到安徽,《新星》讲的是翁在嘉山县推动改革的故事。维基百科因为习粉、习黑都上去改,而且大多数人都没有亲身经历文革、插队和后来解放思想放开搞活,所以信息、逻辑都很混乱。

1985年,改革派的福建省委书记项南因晋江假药案下台,福建权力重组,是个浑水摸鱼的好去处,小习转任福州副市长,可以相对安稳地在贾庆林手下混他的接班梯队了。

值得提出的一点是,这个时期老习、小习同朝为官,但小习并不接受老习的理念,仍是桥归桥,路归路。他心说:老爸你是冤枉,你是想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给党国的长治久安做点事。可党内有几个人像你那么想呢?文革前17年,党内是整人的人多,还是挨整的人多?所以您老提立法禁止因言获罪和禁止政治迫害,会让党的领导失控,行不通。整人就是为了利用人性的怯懦贪婪,建立政治规矩,谁权力大,大家就跟谁走。没有这个规矩,不管前30年还是后30年,党就要散架。所以中共政治,没有对错,只有成败。你看,我们全家受你的连累16年(1962~1978),可在我妈的英明领导下,我小习哪一步都没耽误,靠的是什么?就是无为而官,顺着大多数人拥护的权力往上爬。既然这是一条成功之路,为什么不走下去?所以你在广东搞你的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我在福建接着混我的接班梯队,父子双轨制,左右逢源,岂不善哉?至少也免得一起翻船落水。

(五)

维基百科因为习粉、习黑都上去删改编辑,而且大多数人都没有亲身经历过文革、插队和后来解放思想-放开搞活,网上搜索加工后的信息、逻辑都很混乱(甚至说老习曾是八老)。

但是习近平搞不成个人崇拜的根本原因不在这。1921年,全国有那么多青年知识份子,只有54个人成为了共产党员;1931年全国有那么多农民、工人、士兵,只有10几万人成了红军,天天被国民政府围剿。这些人打下了江山,他们的英雄主义、奋斗牺牲,才可能被没参加革命,被迫接受改朝换代的多数人所崇拜。

小习呢,没打过江山,他经历过的事,做过的事,千千万万的同时代人都经历过,都做过。要知道,毛时代专制主义的新中国是一个非常单一、沉闷、无聊、低效、禁锢思想、压抑天性,高度控制,缺乏选择自由的社会,千人一面,千口一词,都是革命螺丝钉,人生道路高度雷同。而且我们可以推论,小习做的肯定也不比我们好,要不然,他那时就应该出人头地,当红卫兵头头,当知青楷模,当改革先锋都没有。他的种种混世,个人钻营,谋求处境的改善,一点都不比我们高尚。所以你看现在对他的崇拜都是拿他当了大领导以后说事,什么《包子铺》,什么《不知怎么称呼你》,马屁生往上贴,越贴越不让人崇拜”——哪个阿狗阿猫,不会买包子?不会说那几句假惺惺的扶贫套话?还不都是权力闹的,小习个人哪有什么可崇拜的?

你别以为个人崇拜难搞,不搞就是

浏览(19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取消常委”是习近平的意思吗? 2016-05-18 10:30:04

XX集团总裁,是美国之音主持人宝申对他的嘉宾的尊称。该嘉宾也是白丁的故人,虽因政见相左而分道扬镳(所以现在明镜网上再也不登“白丁来搞”和“白丁专稿”),但以下仍以“集总”称之,不直呼其名,以示礼让。

集总通过宝申在本周一的《时事大家谈》中,开始炒作他酝酿已久的“取消常委”的话题。这个话题怎么来的呢?集总闪烁其词,一说是他自己分析出来的,再说是他为习的独裁霸业而提的建议或创意,最后终于说“我们也和在北京的一些官员讨论过”——所以我集总是有背景的,不单单是个神通广大的“包打听” 呦

第二天《北京之春》就发表了昭明的文章,直斥“取消常委”是背弃邓小平路线的“政治乱伦”,还大快人心地报道说,习的个人独裁主张被中共坚持邓小平路线的集体领导“两次打脸”,个人独裁必败,十九大上习将被换下…。

可依白丁的常识,在当前形势下,习近平没有任何势力,任何程序,任何动机,任何民望来操弄这件相当于宫廷政变,相当于中华民国袁大总统要当中华帝国洪宪皇帝的惊天之举。《北京之春》昭明不管,完全不提集总—宝申的炒作,权当这就是习总的“罪恶企图”,鸣鼓而攻之,过了嘴瘾再说。

让我们进入具体。在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任期内,今年还有一次中央全会和一次北戴河会议(非正式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取消常委” 不单是摘掉7大佬的顶戴花翎,也是制度性改变,不能在这两个会上,2~300人就说了算吧?翻过年去,就是十九大,怎么开,现在并没有拟出章程,也在等北戴河会议。

3月19号美国之音的《焦点访谈》请4个嘉宾展望19大,尽管没有集总在里面搅合,4嘉宾还是不知所云。其实,不管怎么瞎猜,自去年9·3阅兵,到今年习争核心未果,红色春晚,党媒姓党,任志强炮打,十日文革,倒习公开信,一直到最近遭举报但看来只能不了了之的红歌会,我们至少可相信一条,随着习建立个人独裁的企图一败再败,中共已无法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习的去与留,都将极大地改变中共的权力结构和统治方式。

我们姑且假定,习的个人独裁取决于“取消常委”,而“取消常委”取决于十九大怎么开,十九大能不能开成拥习登基、恢复终身制的大会,取决于大会代表怎么产生。按照惯例,各省市推举的党代表应以是否忠实执行18大路线为标准,但是本届,什么是十八大路线?——反贪?不仅18大公报里没写,连中央全会的决议都没有;拥护习组长集权?人人都拥护啦,都被迫学习“系列讲话”精神啦;中国梦?我们都做得不想醒啦;四个全面?我们可是管天管地拉屎放屁都管到了,可全面啦…全党糊里糊涂4~5年混下来,真不知道中组部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指示各地推举拥习党代表。如果习近平重回终身制,不能获得党内的普遍支持,最后还得回到党内高层协商(包括退位大佬),“取消常委”岂非与虎谋皮?

更具体地说,这事由谁,在什么场合,以什么理由提?提出后有没有人附议?你期望附议的人又出于何种动机?让习的哼哈二将栗战书、王沪宁在政治局提?在19大主席团预备会上提?什么理由呢?你就算派8341把人民大会堂围了(像张勋当年那样),你也得给代表们一个理由,说常委制对党怎么怎么不利。你总不能说就因为我要一人独裁吧。

其实,独裁与否和“取消常委制”一点关系都没有。50年前,老毛发动文革,“5·16通知”出自政治局,《关于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议》(十六条)出自中央全会,常委们谁敢说不?他接下来8次检阅红卫兵,所有常委、局委心里抵触也得跟着,新闻报道中常委、局委的排序成了谁将倒台的晴雨表。当年,红头文件都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的名义发出。中央文革事实上取代了书记处,甚至政治局,老毛根本都不必去取消它们,常委、局委该打倒的打倒(“打倒刘邓陶”响彻全国时,这三位可都是现任常委),没打倒的,老毛不召集你们开会,你们就啥都不是,一边儿呆着去。

集总到底年轻,又自称只卖书不读书,不知道中共高层政治中有一条最简单的规矩,总书记(主席)决定开不开会,别人若背着总书记开会,就是非组织行为,要严肃追究。所以你小习要是事情搞的定,又不待见那6位,不开常委会就是啦。胡锦涛时代就是这样,9常委分兵把口,传阅文件,王不见王,除非胡锦涛觉得什么事有必要一起议一议。小习呢,喜欢开常委会,摆威风,说空话,见报上电视。可是那6位从同僚变成了臣属,看着小习装模作样心里就烦,也就是“相忍为国”吧。

集总为习总想,有了政治局,干嘛还要常委,分掉了总书记的权力?其实,一个最简单的算数,你要独裁,要大家按你的意思办,是收买说服6个人容易呢,还是收买说服20个人容易?别忘了,你取消了常委,那6个人还在政治局的20几号人里。总理、委员长、纪委书记都降格了,你还指望他们给你做事吗?你说你的独裁权力是增强了还是减弱了?常设委员会的意思就是集权,提高办事效率,出篓子大家一起负责。除非有一个范围大一点的议题,得议出个结果,不可能事事都开政治局会议,而且封疆大吏好多在外地,让他们常驻北京,当地出了事算谁的?

集总说,我设计的独裁,谁都不用收买说服,老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老子下面有十几个中央工作小组呐,——那行啊,只要你有那么大道行,像前面说的老毛那样,已经实现了独裁,那,取消不取消常委,都不相干了。如果你正在努力实现独裁,取消常委,给你平添阻力。这里又分两种情况,如果你还得说服利诱大家一起办事,那说服利诱20人肯定比说服利诱6个人难;如果你不用说服谁,自己搞的定,那不开常委会就是啦,何必非要动别人的奶酪,激人家泼出命来反对你的独裁?

说到这,读者应该明白“取消常委”是谁的馊主意了。但是故事还没完。大家别以为这是集总自作多情,但思虑不周,好心办坏事,其实此次炒作,集总也是被“在北京的一些官员”利用了。这些官员清清楚楚地知道,习近平没有取消常委的意思,但他们忽悠集总,你可以这么说,可是你不能透露是我们说的。“当然当然”,集总诺诺连声,越发当了真(可惜他生性轻佻,忍不住炫酷,忍不住为XX集团做广告,还是说了)。

北京的官员为什么希望透过集总-宝申,炒作一件子虚乌有的事呢?因为这是一次免费的挺习公关。想想看,在习的独裁大业屡屡受挫,风声鹤唳之际,他们虚构的习总还能为所欲为,废掉常委,指哪打哪,见谁灭谁,多提气!想想看,这可是用美国政府的“公器”《美国之音》在忽悠中国网民、鼓舞习粉啊!我不知道,这几位北京官员将受到何种褒奖,利用集总的自作聪明,和宝申誓死捍卫集总常年嘉宾的决心,把大外宣延伸进《美国之音》,何等的成就!

集总发明过一个“中国病毒”的概念,而且说西方民主国家根本抵挡不住。他亲口吹嘘,他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说,你们还想向世界传播普世价值?还是先救救你们自己吧。集总的哈习之作《雄心如梦》,有个副标题“过去中国已经付出代价,现在世界正在付出代价”,此次集总亲自携带病毒,攻陷《美国之音》,是不是在让世界“付出代价”,助习组长实现如梦雄心呢?

宝申(美国之音中文部)的介入是这样的:1)集总起个幺蛾子,美国之音就做节目、专题报道,如中国病毒,三条路假说,和此次的取消常委,为集总讨好专制制度,散布欺骗性的政改幻想,抬轿子吹喇叭。2)任何人如果质疑集总的毫无学术背景、满嘴跑舌头的常年嘉宾资格,宝申坚决封杀。朋友圈里有人说,已向中文部和新台长complain 宝申的 censorship(言论管控)无果。周一,有个广东李先生叩应进来,也抱怨集总颠三倒四招摇撞骗,宝申坚称集总是最好的。每周一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成了海外挺习重镇,令人感觉怪异。集总是商人,商人逐利,也罢了。宝申是媒体人,也掺和集总的政治生意?不知背后有何隐情。

Anyway,习近平独裁大业的最后决战还是在国内。白丁只是看集总忽悠大发了,出来给大家提个醒,也希望当此中国大变局的前夜二位当事者好自为之。



浏览(2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