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生命之轻的博客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我的网络日志
恶习不轻弹 未到伤心时 2018-08-21 04:37:43


北戴河的会开完了,至少到现在,没爆出什么人事变动,但不见得就没有暗中的权力消长。有个秦二世同款称,习满血归来,深不以为然。

731号的政治局会议,提六稳,虽还是官样文章、无用废话,但报道方式不一样了。以前一定是“习近平同志在会上指出”,以显示这不过是一次“御前会议”,一言堂,唯习马首是瞻。这次,特地指明“习近平同志主持了会议”,那就是说,意见和决定都是政治局的,习刚出访回来,没他什么事。

“八一”,没有授衔,习结党营私的权被收了。八一招待会习也没出席,也没有嘉奖令或讲话训示,只有新华社发了一篇简短的评论员文章,好像刻意淡化习与军队的关系。《美国之音》报道,习有一个指示,军队今后不许再搞幼儿园等事业单位,这倒是不需政治局讨论,军委主席就能决定的事。大过节的,说这个蝇头小事,提醒大家“红蓝黄”虐童丑闻,扫兴添堵。和去年朱日和单独阅兵时的风光相比,是满血归来还是失血过多?

今天有人在微信群里转发了一段官方视频,海南成立舆论监督促进小组,让媒体发挥啄木鸟作用,省长提到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后,竟然醒目地略去了“核心意识”。这是省部级官员的“自选动作”?还是上面有人暗示?你还是不是核心,我们不管,我们是不是时时都得意识到你是核心,党说了算。这个态度已不像前几个月那么大逆不道了。

在上一篇“老人帮”的评论中,有网友提到,英明领袖华主席,用了近2年时间逐步淡出,最后才辞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务。对习的釜底抽薪、温水煮蛙是不是也急不得?习比华,可比不了。华是毛钦定,抓四人帮,终止文革,让老家伙复辟还朝,有功。“两个凡是”挡了改革开放的道,让贤。功过分明。习呢,从梁家河起就是个弄虚作假的主儿,在村里没待几天,什么知青的荣誉都没有,入党申请递了10次人家都不同意,要知道,在那个极左年代,即使通路子,人贫下中农眼里也不揉沙子。以后在地方官任上,也是平庸猥琐。上位以后更一无是处,为集权,把倒行逆施的坏事干了个遍。这样的人还不该下吗?但别忘了,这里有个最大的尴尬和不便,那就是为了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领袖,10个月前才改了党章、5个月前才改了宪法,酿成大错又如同儿戏,就是改回来,党也让全国百姓和多数党员看不起了。华慢慢下台,是给他保面子;习不能骤然拿下,是给党保面子。

上次,好几位留言说,你的分析逻辑令人信服,但真有这么个能削习的权、让习低头、撤销个人崇拜的老人帮吗?证明给我们看。我没法让老人帮“出列”“报数”,但有2件明摆的事,你不妨想想:习的个人独裁已经结束,事权被削了大半,但还保留了一点装样子的宣传吹嘘权。《美国之音》发文“习近平再发最高指示 但对诸多问题保持沉默”,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对应我上面说的党的尴尬。个人独裁结束,习被削的权力去了哪?专制权力不会扔在马路上没人要吧?当然就是回归集体领导。集体领导都是谁?公司CEO靠边了,权力当然就回归董事会——老人帮。为什么不是其它现任局委常委?他们都是当年老人帮通过讨价还价,为习个人独裁入局入常的,配置不对,至多是公司的部门经理或方面高管,没那么大权威。而且他们中一人最终经老人帮议定,会被选为新CEO,现在还不到露峥嵘的时刻。现任常委从人数上说,从资历上说,也比不了退休常委。

第二件明摆的事是老人帮的家族腐败。外媒有报道,应不是虚言。但除了周永康因参与薄熙来夺权密谋被拿下外,其他老人帮都没事。不是习近平不想收拾他们,是他没有这样的权限。上位之初就说好的,打压老百姓和公民社会的事,你敞开干,该打该骗,董事会都眼开眼闭配合你。但会导致中共高层分裂的事,不能擅权,要通过董事会。所以李鹏、温家宝、王岐山都没事。

中共的权力分布遵循什么规则?一是论资排辈;二是权力来源;三是在位时承担的责任和政绩。现在这3条,没人能和老江比——13年一把手;老邓钦定的核心、合格军委主席;以“三个代表”实现了向权贵资本主义的蜕变,所以他是老人帮的头,董事长。让官员都闷声发大财,谁会不拥护?去年,郭文贵说,中共80%的权力在老江手里,姑妄听之。

什么是权力?权力不是官位,是有多少人听你的。人家为什么听你的?因为你顺应了多数人的利益。觉得坐在官位上的人就有权,愚不可及。老江退下16年了,一旦危机显现,仍余热炽手。

再看毛、邓。中共早期的权力来源是共产国际-斯大林,因为你是人家用卢布豢养的,他们说向忠发当总书记就只能是他。长征,湘江之战,中央红军被消灭了80%,电台也毁了,共产国际的黑手也够不着了,老毛赶快利用这个时间窗口,在遵义上位,进了三人军事小组。当时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是周恩来,临时总书记是张闻天,但周张二人都愿意听毛的,因为博古、李德把红军害惨了,大敌当前,再不听毛的,就只能散伙啦。中共自己的红太阳升起。

邓呢,自封第二代核心,双峰政治的陈云就不服。陈云1931年就是临时中央的政治局委员了。邓百色起义后扔下部队,跑到上海去向中央汇报,导致红七军溃败。中央从上海进入苏区,邓只混了个县委书记。后被说成毛派,给挤兑到《红星报》去了。毛登基后,念旧,重用邓。陈在东北恢复经济时,邓在坐镇淮海总前委。建国后,一心超英赶美、大轰大嗡的毛,看见迷信苏联计划经济的陈云就眼晕。邓为毛主持了反右和中苏论战,执掌书记处多年,二代核心有大言不惭的本钱。后来邓什么官衔都没有,普通党员,大家也听他的,南巡时一口一个“谁不改革谁下台”。

再来看习的三条。资历:梁家河知青、工农兵学员、假博士,比不上薄熙来、王岐山;权力来源:相信“还是红二代靠得住”的江泽民(虽是核心,但被老邓隔代指定接班人掣肘,不算绝对核心);政绩:一事无成,败事有余,人心丧尽。

人老毛上位,挽救了红军,打了天下;老邓上位,停止了折腾,扭转了中国的航向;老江上位,把改革开放落实为权贵资本主义,融入全球化,经济跨越式增长。习上位后,经济凋敝,法纪崩颓,维稳镇压,践踏人权,集权迷信,丑态百出,撒币铺张,国人怨恨,懒政贪渎,以权谋私,造假钻营,世风日下,医疗养老,住房升学,上访截访,天下汹汹,虚假扶贫,驱离低端,税费寻租,天眼布控,以暴政恶政谋大国“崛起”,天下侧目一句话,6年来,没有任何人因习的施政而受益,全党全国全民的日子,都在一天天坏下去!

当初推这样的领袖上位,老人帮瞎了眼,国之大不幸。现在川普用贸易战戳破了“中国梦”,在非习化的进程已经开始,中国经济困境加深,外部危机紧绷,应对之策无着之际,怎么北戴河消了几天暑,习就满血归来,峰回路转啦?我不知道你们的脑迴路是怎么长的,能让你们相信如此神迹。我前面绕山绕水地说毛邓江,就为了让大家明白,权力的实质是得人心,哪怕是被蒙蔽的人心。习最近做了什么?不可能旬月之间催眠全体老人帮,重新攫取权力。

几天前,川普签署了反映两党意志,史上最坚定对抗中国的《国防授权法案》。《国家利益》杂志登出另一马蒂斯的文章,讨论中国崩溃,问,美国准备好了吗,知道将和什么样的过渡政权合作或博弈吗?川普连通俄门的脏水,也往中国身上泼,显示为敌到底,盼习下台,盼中国放软。

美国的敌意越深刻,习6年来以反人民、反西方高调崛起,似乎越显得情有可原,似乎越应留着他在前台表演。问题是,习的对内控制控制再控制、对外挑战挑战再挑战的路线,仍无出路,不得人心。

中共统治集团现在对川普的意图不敢掉以轻心了,但可能走向另一极端,所以北戴河才会出现回归计划经济的论调。其实,中国的经济毕竟已经做大,市场化程度已无法回头,不会像大饥荒和文革那样轻易崩盘。即使中美贸易归零,对美投资归零,中长期-大覆盖的技术封锁,中国债务危机爆发,楼市、股市有价无市陷于瘫痪,中国经济也还有政府投资与居民消费两大块,可维持没有科技创新的低增长或不增长,在L曲线的一横上延续。

去年何清涟、程晓农夫妇送我一本《溃而不崩》。贸易战一起,反习反共势力忽成里应外合之势,社会溃烂,政权不崩之说,根基动摇。怎么崩?中央党校的自由派女教授蔡霞发帖,谈习的认知障碍,警告说,中国会走向法国大革命。嗯~~?中国既没有国王,也没有贵族、僧侣,攻下巴士底狱——秦城,里面关的也不是什么好鸟,怎么会发生法国大革命?我猜她是故意在回避让当局惊心的那两个字。不错,已经预演过一盘的中国6·4和前苏联的8·19是同样的崩溃模式,区别只在结果,只在军队敢不敢开枪。在完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重演一遍,还会是同样结果吗?我以后展开。

避免六四现在是统治集团的核心考量,也影响到习的假“一尊”还会演多久。现在最大问题是,省、市、县、区、乡、村全面财政吃紧,好多地方拖欠工资甚至向公务员集资;P2P设局-爆雷坑投资人的钱;连提倡生二胎,都不是奖励多生,而是逼老百姓出钱建生育基金惩罚少生和不生。如果基层政权没钱维持,垮了,那还说什么避免六四?刚过去的P2P难民截访,从旅馆踹门,到地铁查手机,大巴直接送回原地关押,北京-地方协同动作,动用了多少警力,多少资源?这才不过几千金融难民,89年春夏之交,天安门可聚集了上百万的全国民众。

如果要基层政权和维稳队伍不垮,巨大财政投入必不可少。钱从哪来?经济凋敝,民间已被榨干。通过资本市场运作,把所有资产未来收益(如房租)变现,证券化,或开征房产税,也不知可变出几个钱、会引起何种扰攘。宽财政、宽货币,已无可避免地会形成普遍的通胀预期,这可是引爆八九6·4的真正元凶。通胀预期动员起来的维权民众,绝对压倒你发钞能激励起来的维稳恶棍。

于是北戴河会上有了计划经济的设想,发钞救地方财政,但管制物价,阻断通胀预期。物价管制到什么范围?粮、油、菜、肉、蛋、奶管制了,饲料、肥料、农用生产资料管不管制?上缴承包款管不管制?让农民亏本,他就不种不养不卖了,你还计划个鬼!派“瓦西里同志”带着城管下乡去抢?统购统销,战时共产主义?那整个经济秩序就瓦解了,遍地烽烟,全国就乱了。

老人帮的为难,一是曾为了习改章修宪,翻烧饼翻回来,丢不起那个人;二是不敢改革,甚至不敢放松控制,怕触发崩盘;三是川普持续的外部压力,一点空间都不给,逼中国只能在对抗的路上往前走——蔡英文过境,萨尔瓦多断交,接下来又该美国出牌了。这三条是人事上暂时动不了的背景。但这决不意味着习的权力恢复与巩固。

形势这么坏,才不得不把个人独裁改回到集体领导,虽说老人帮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拿不出办法,不得不让习继续演他的党魁国首、军委主席的角色,但绝没有再退回个人独裁的理由。除了空话和装逼,习什么都裁不了,他的自我认知太夸张,完全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能做什么。他失去权力是必然的,理由还是那四个字,不---心。




浏览(8856) (70) 评论(10)
发表评论
老人帮在纠结啥 2018-08-03 17:19:09

老人帮在纠结啥

国是日非——假疫苗、贸易战、P2P爆雷、M2大水漫灌、股债楼市危若累卵、实体经济熄火、维权抗衡维稳、大撒币换来的是国际孤立甚至是同仇敌忾哪哪都不对劲了。这种形势下,对习掌舵的不满,盼他下课的呼声,已经半公开化。栗战书号召“定于一尊”,无人搭理;川普身边库德洛点名习掌舵是解决贸易纠纷的绊脚石;川普在推特中说,想害美国农民?邪恶!以前的友好,今后没了。得,这个人傻权大钱多面皮薄的“永远的朋友”,黄了。

有朋友开车去通县,回来报道说,沿途个人崇拜、十九大、新时代习思想的红海洋,已被扫荡一空,如此雷厉风行、不留后路的非习化,说明:1)习的失势已不可逆转;2)以前的“崇拜”都是演戏,一旦有导演喊停,人心一下轻松了。3)此前宣传说,是习主动要求停止“崇拜”,纯属为他遮羞,主动谦让,各级都会忸怩作态,哪会有一夜之间的力度?4)经济形势紧迫,中国希望对手看到:a) 中共仍能掌控局面,b) 我们准备转轨,迈过习,重建中美经贸关系。

那为什么老人帮还不赶快动作,换马,接着赶路?中国全靠发钞和房债股泡沫维持的经济形势还不够糟吗?假疫苗后中国的人心浮动还不令人担心吗?美日欧重建世界贸易规则,去中国化的努力还能视而不见吗?中国太需要一个万象更新的开始了。

中国老话说,谋定而后动。老人帮现在要想,换马换谁,这是纠结一;换了以后,跌这一大跤,前因后果,能不能说圆,这是纠结二;不改革,经济要崩,改,托克维尔说了,革命都是爆发于统治者开始改革之时,有没有改革而不触发革命的两全之策,这是纠结三;习虽然闯祸,但他践踏法制、倒行逆施、残害人民,用警察钳制公民社会的胆大妄为,对保住共产党的家业,真的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吗,这是纠结四。中国走马换将后,美国依然不依不饶,怎么办,这是纠结五。

解这些结,我们不得不先说回到前面就应该讨论的问题,老人帮和习,究竟是什么关系?

1) 利益集团之间的竞争关系、敌对关系。法轮功、郭文贵、陈破空及一大批唯恐天下不乱的反共人士都是这个说法,极尽戏剧化的想象。有个李一平,甚至说,中共已出现两个中央,老江在广州,百官来朝。请问,习若控制真北京,通县、顺义能这么扫荡红海洋吗?

2) 老人帮都屁股上有屎,被习王捏住把柄,受到胁迫,只能屈从。那最近的事态就解释不通。老人帮衰朽之年,怎么忽然变得“英勇”了,劈手夺枪,将习制服?各家族的腐败都一风吹啦?以贪反贪相互抵消啦?

3) 利益共同体的共谋关系,委托代理关系。大家一起贪,有管理地贪,但习负责维稳,弹压人民,维持执政党不散架,以大国崛起的民族主义中国梦,蒙蔽被搜刮被迫害被强拆的底层百姓。习维护贪腐共同体,共同体满足他的要求,反腐集权,思想进党章,废任期制,个人崇拜,只要能唬住老百姓,都行。但干不好,下课,也没话说。这种假说,把习从上位到膨胀到失势所有环节都说圆了。 

提请诸位注意,19大改党章,人大改宪法,老人帮都是坐在主席台上的。朱镕基直眉瞪眼地犯迷糊忘了鼓掌,还专门作了解释。那,共谋怎么穿帮了呢?川普闹腾的。贸易战一起,贪腐之国到底有多厉害,一下被揭了个底儿掉,引得瓜众一片叫好。而且川普干劲惊人,加关税从500亿,2000亿到5000亿,税率10%25%,限制中国在美投资,留学,作研究,宣布对中国企业的技术封锁,战舰穿越台湾海峡,访俄拉拢普京,与欧盟停战,倡言零关税贸易区,不给中国抖机灵的喘息时间,大有破釜沉舟,灭此朝食之慨。于是才有贪腐共同体的检讨、问责与纠偏。 

直到现在,中共统治集团也没闹明白,川普哪来的那么大邪火,他的底线到底在哪。内地学者可算逮着个危言耸听吓唬肉食者的机会,又是文明冲突,又是制度决战,又是修昔底德死掐,怎么邪乎怎么吹。其实川普的邪火,是冲着民主党-奥巴马的,都是你们愚蠢地忍让,才让中国一年赚我们$5000多亿。现在诸位上眼,看我老川的手段,把$5000多亿打下来不算,以前有人替中国吹嘘的能毁灭西方文明的“中国病毒”,能横行世界的“红色帝国”,如今安在哉?让老川连任,让跟老川走的共和党继续控制两院,这就是他想要的。你中共统治集团帮不上忙、捣不成乱、使不上劲吧。 

我此前就说过,在看不见的手指引下,追求私利的川普,最大限度地促进了地球村的公益,让最后的专制政权,风雨苍黄。如果你没有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认识事物的慧眼,就别瞎琢磨美国了。想想中国怎么选择,才是正题。 

《环球时报》说,老美贸易战就是想逼我们放弃我们的基本经济制度、经济体制。说的倒也是实情。你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西方国家不和你玩,你去找你的带路国家玩;你想象汪洋说的,坚持开放并准备融入美国主导、美国制定规则的世界贸易体系,那你的中特社会主义就得改,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大部分得放弃。中国特色还是西方市场,这才是老人帮的最大纠结。 

许小年最近有个精辟的说法,中共统治集团最喜欢的就是半市场半管制,管制可以设租,市场可以变现。将中国特色一语道破。现在川普说,开放市场,不许管制,不许设租寻租,否则就用关税把你挡在在美国市场之外,那这以权谋私的经济体制还怎么玩?关起门来设租寻租=官逼民反。八九6·4,“一部分人先富”的官倒,玩的太浅薄直白,才酿成大祸。现在,海航、安邦、明天、万达等,成百亿地往外倒腾,在外面洗白,老百姓知道个屁呀。所以再被川普修理,中国对外开放的门不能关。 

“八一”那天《环球时报》发社评,一改奉陪到底、以牙还牙的腔调,一气列出8条,阐释新版韬光养晦:1)对美谦和、守势、不示强;2)不过度抵制;3)避免军事冲突;4)在非核心利益上多合作,在多边体系中斗争(不当出头鸟);5)尊重知识产权,寻求双赢;6)崛起但不图取代美国,承认美国长期领先;7)不搞全球性地缘政治博弈和战略竞8)坚持正常发展的权利… 哇塞,只求“正常发展的权利”,作低服小,匍匐到尘埃,太令人“感动”。显而易见,这既是批习的左倾冒进,也是向地球另一边的川普喊话,为重开谈判与对话作铺垫。诸位可还记得一年前的“八一”?习掌舵正在朱日和过统帅瘾。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啊。 

好多人希望借着贸易战的倒逼,重启改革,让中国趟过深水区,浴火重生。如果你已把本文看到这儿了,我提醒你多长个心眼:老人帮和习家班,他们只能接受不损害、甚至增进他们既得利益的改革。他们的既得利益哪来的?坑老百姓坑来的。限制他们的权力,恢复法制的尊严,尊重私有产权,开放思想言论,哪怕只是回到江胡时代,都意味着他们既得利益的丧失。

我相信中共统治集团最终会和川普达成某种妥协,对外资的商品服务作出某种让步,这可以在他们的利益框架内实现。但是说到重启改革,你只要想想,现在的贪腐,和6·4年代,和92南巡,和国企改制“闷声发大财”比,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了。你认为他们还退得回去吗?



浏览(6598) (102) 评论(21)
发表评论
在党内斗争中枪杆子不会出政权 Why? 2018-07-26 22:36:52

为什么在党内斗争中枪杆子不会出政权

枪杆子里出政权,是指从敌对阶级、敌对政党手里夺取政权。而在无产阶级专政建立之后,某派某人,靠枪杆子,靠军事政变,在党内斗争中夺取政权的,一例都没有。不仅中国没有,曾经的和当下的所有共产党国家中都没有。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中,最接近于军事政变的例子:1)斯大林死后,贝利亚在政治局会议上被朱可夫秘密处决,然后审判他的替身。2)在推翻赫鲁晓夫的宫廷政变中,朱可夫动用空军将反赫的中央委员从各地接到莫斯科。3)中共中央警卫局出动一个连,诱捕四人帮。4)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在索契扣押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但,这些都不涉大规模的军队调动和军事对抗。政变,不假。枪杆子不枪杆子,就说不上。

和共产党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成熟的、新起步的民主国家,常常发生军事政变,武装夺取政权。上世纪20年代的日本军部,北洋军阀时代的中华民国,50年代埃及、伊拉克、叙利亚等,60年代的印尼、巴基斯坦。70年代的韩国,90年代的缅甸、土耳其,更不用说非洲、拉美那些名堂各异、与我们关系不大,但频繁发生的军事政变。

道理何在?你可能想,列宁主义的党国,结构和控制的更紧密,军队没有造反的空间。可是共产党国家也有宽松的自由化的时代,如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如中国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都没有军队的声音。答案是,共产党国家的军队是党卫军,党卫军是党的附庸,不是独立的社会力量,他们只是维护党的统治、执行党的路线的工具,他们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没有独立于党的见解和主张。而非共产党国家的军队,是国家化的军队,他们对国家的发展战略,社会生活和外交内政,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和利益诉求,不时就会产生接管整个国家以度过危机的冲动。

如果我们把话说的更直白,国家化军队政变以国家政权为标的,力图主导国家的发展方向。而党卫军政变则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无论党的领袖是谁,他们存在的主要和真实使命就是替党镇压人民。不错,新中国建政以来,为巩固政权,建立周边势力范围,打过韩战、越战,炮击金门和中印边界、中苏边界、中越边界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但对外用兵边上有2次非常醒目的对内用兵,西藏平叛和天安门清场。随着中国蜕变为权贵资本主义,执政党对军队的忠诚,依赖更深,2009年阅兵,沿用50年的“提高警惕 保卫祖国”换成了“听党指挥”。而党就是以权谋私的利益集团的集合。

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冲突不会导致党卫军的分裂,各自支持自己的山头吗?从逻辑上说,这种可能不能排除。但在历史现实中,确实没有。原因不外乎1)没有一个利益集团养得起整支党卫军,分开包养,党卫军废了,党也玩完。2)随着打江山的一代凋零殆尽,党的执政合法性就已经很稀薄,某一利益集团的执政合法性就更稀薄,即使它有党卫军的支持,民众不买账,其他利益集团不买账,党卫军也奈何不了人家。3)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可以通过开会,而不是开战来解决。保持党卫军的完整和镇压人民的专一职能,以应付6·4那样突发的大规模群众聚集,符合所有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一旦党卫军分裂,“沙老太和阿庆嫂打起来了”,一党专政就将被人民抛弃。

所以对一党专政来说,解放军不打解放军,是一条铁律。每一次军委主席换届,都要对全党全军说清楚,不管谁下的命令,都可以拒绝执行。江泽民恋栈2年交出军委主席后,还保留了一个军委首长的虚衔,据说就是为制止军队内讧而设的。

天安门清场总指挥杨尚昆事后谈到,当夜,天安门附近如果有一个排哗变,整个清场行动将失败。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友邻部队是谁,什么立场,重装备、密集队形,一旦交火,伤亡惨重,所以部队会退到一个相对安全位置,待到重整旗鼓回来,市民学生大都散了,也许还捡拾了一些部队扔掉的武器装备,可以自卫还击,平暴的气焰一下低落。可见解放军之间的火并,会造成多大混乱。而不发生火并,当然也就不会“枪杆子里出政权”了。

你问我怎么想起来谈这个话题?很多文章讨论今上的归宿时,总觉得他握着枪杆子,老人帮奈何他不得。何以见得枪杆子听他的呢?因为是他授的衔,封的官,那些军头及他们统率的武装力量自然听他的。我就是想澄清这个误解。军头们怎么选边且不说(很可能根本没人问他怎么选边),部队他们是指挥不动的,今上亲自下令也不行。共产党再怎么腐败涣散,党指挥枪,只镇压人民,不自相火并,这一条性命攸关,绝不含糊。

如果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今上挪挪窝,他只能服从,没脾气,前一段的个人崇拜吹得再肉麻也没用。这里有个理性的算计,就算今上能拉出一支亡命徒的队伍,内战,把共产党的家业毁了,像齐奥塞斯库夫妇那样亡命天涯,还不如混个“英明领袖华主席”的待遇,安度余生呢。



浏览(5805) (16) 评论(17)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