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生命之轻的博客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我的网络日志
刘鹤无恙习堪忧 2018-06-03 14:23:23

刘鹤无恙习堪忧

因采访郭文贵断播被停职的VOA记者东方,在他的推特上说,刘鹤2次误判川普,习对他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失去信心,刘会失宠。

我在跟推中反驳:未必。刘鹤的谈判策略,事前肯定和习商量过,中兴的事,习还亲自上手,
结果可能更不堪,所以甩锅给刘鹤,于事无补。进一步说,不用刘鹤,只能再用汪洋,但川普
只相信习的亲信。王岐山挑不起这副担子,他认识的华尔街精英都看不起川普,只能帮倒忙。
川普以他的商人嗅觉,认定习人傻、权大、钱多、面皮薄,和习玩,是牵牛鼻子,赢的概率大,
吵翻的概率小,忽悠可持续。
果然,美商务部长罗斯来华,落实中方的购买大单,还是刘鹤接待,而且还把财政部副部长换
成了刘鹤的副手。看来,港媒所说的对美贸易战的主和派还是占了上风。其实,主战主和,都
是向习掌舵进言,哪个是想解决问题,哪个是想表态邀宠,以今上的满脑子浆糊,未必分得清,
所以双方都有机会。
川普行事,想起一出是一出,翻脸赛翻书。主战派说,老美得寸进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方
一味退让,伊于胡底?主和派说,你不退让,又能如何?真的一拍两散,中美离婚,经济上断交,
中国经济要崩盘,那才遂了老美的意。这话邪乎,戳中了核心的政权意识的要害,今上犯含糊
了。况且刘鹤是亲信,不会有害我之心。
其实当下最能害我们习掌舵的,是他永远的朋友川普。而被人害的机会是习掌舵自己送上去的。
你一个大国元首,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缔造者,怎么会为了中兴去向川普求情?人家老美早就说了,
中兴不是贸易战,是执法问题。就好比街头小贩中兴违规,被城管揍了,工商局也把货没收了,
小贩的村支书非跑到工商局求情,说我们认罚($17亿),贸易战中我们也让步,只求你把货还
我们,让我们能接着卖。川普一看,哈,这冤大头,完全不懂法,不懂美国的三权分立,相互制
衡,那我还不take advantage?他示意商务部,温言在口,大棒在手,不要让村支书断了念想,
同时捆住他的手脚,别在川金会前使坏。你再看,美国国会一个接一个的修正案,都禁止枉法停
止制裁中兴;今天又有消息说,有人把中兴告上达拉斯地区法院,指它收集情报和竞标中行贿;
而行政当局的美商务部,除了罚款还要改组公司,甚至掺沙子,派人列席董事会…你越是国王的
眼珠,越是关键大国企,我越不能轻易放过,注意:商务部的条件还远未见底,最后中兴大概生
不如死,只好放弃。别忘了,即使商务部的条件都满足了,还有美国立法和司法的关要过。人家
美国可没有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只有依法行政,所以,中兴能不能生还,还两说。
如果这一切都是川普事先算计好的,那太可怕了!好像猫逮着耗子,不咬死它,先玩弄个够。习
掌舵死的太难看。上次刘鹤在华盛顿签共同声明,休兵10日就被撕毁,川普先是吹美国农民生产
多少,中国都会吃进,因为贸赤太大。接着马上说,他不满意,不满意为什么签?为了10天时间
和一个宣传效果,以保住中期选举中农业州的共和党议席。中期选举就是后天,6月5号,现在中
国想撕毁合同,提高关税都来不及了。黄毛老儿做事就这么绝!


 长期地看,中美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体制,只有重商主义这一条路可走。自力更生,闭关锁国,居民消费和储蓄被房地产和医疗教育养老锁死,市场容量剧减,经济一下就垮了。政府财政也会变得拮据,再想投资拉动,再想有所作为地穷兵黩武,甚至再想用警察国家维稳控制人民,都会有心无力。

美国方面是反过来的结构性问题,消费太多,储蓄太少,本国资本哪有利去哪,国家能力被政党政治左右。共和党上来就减税,放松监管,让有钱人可着劲赚钱;民主党上来就增福利,把经济增长的利益,普惠人间。结果,一右一左,减收增支,刁买人心,让政府背上巨额债务。早晚有一天,每年的财政税收光付债务利息都不够,此时若中共渡海攻台,美国还拿什么打仗?巨额债务来自哪?想当一部分来自中国的融资,中国的融资来自哪?重商主义的少买多卖的贸易顺差。

美国怎么摆脱民主制度的痼疾?2个办法。一是搞一个宪法修正案,硬性规定预算平衡,何种情况下自动加税,何种情况下自动减福利,或双管齐下,把税收与福利政策,从党派政治中抽离,跳出恶性循环;二是与中国离婚,中国挣不到贸易顺差,就没钱融资美国的财政赤字,民众和两党面临恶性通胀,只能认真考虑加税减福利,达到政治性的预算平衡。宪法修正案门坎高,程序复杂,美国呢,国穷民富,社会撕裂,政治极化,不易达成共识。而把结构性问题赖给中国,用贸易战逼它改国家资本主义和重商主义,两党都赞同,真闹到离婚,也是美国赢,结构性问题解决起来更无路可退。

提醒大家一句,美国是不会坐以待毙的。30年代大萧条,25%的失业率,一个女孩被干一次只得一毛钱,革命就在下一个拐角结果硬是用罗斯福‘新政’扳了回来。从这个视角回过头来想中国的策略,主和,逼中国改革,真正以市场为导向调整经济结构,可以为中国的一党专政赢得一点时间。主战,中国将杀敌300自损3000,中美贸易,一拍两散,且不是回到当年的美苏冷战,而很可能直接拉到南海干一架。从中国说,中国梦碎,经济困苦,今年3月修宪才上路的王朝政治成了笑话,不打一架,无颜立于天地之间。从美国说,年年增军费添军备,早想练练手,为印太战略祭旗。前几日在叙利亚,40名美军特种兵结合空中打击,夜战打败了重装备的普京的精锐雇佣兵和叙军500人,杀敌近300,这可是美俄地面部队历史上第一次交手,老美信心爆棚。美军一将领公然挑战说:夺岛,可是美军的看家本领。

主和包含改革,就不能指望习掌舵,他步步高升,就是不改革换来的。当年老习小习同朝为官,他妈就告诉他,你爸几十年靠边站,肯定急躁冒进,你别学他,不犯错,不揽权,少做事,稳步升迁,一步不落,才是第一位的。靠不成习只能靠刘鹤啦。谁?王岐山?拉倒吧。他的海航巨额资产来源不明,大规模逃资,还能把中国经济的舵轮交到他手上?他也就是个领了准贪证的习家军,哪凉快哪猫着了。

所以我看,现在的焦点不在刘鹤是否因主和而受攻,而在习进退失据,主导不了改革,可能被迫退出经济工作的指挥一线,让刘鹤、李克强、汪洋、韩正顶上来。好消息是,川普自作聪明,沽名钓誉,会一张一弛,为将来保留节目,慢慢玩。但贸易战,不会半途而废,美国的制度结构性矛盾决定的,这点,别心怀侥幸。而且从中国经济会遭遇的困难想,留给中国进行改革的时间不多了。




浏览(5969) (27) 评论(16)
发表评论
朝鲜突然翻脸:一个合乎逻辑的猜想 2018-05-16 13:06:17

这件事和之前发生的另一突发事件有关,即川普忽然为了川习友谊,为了中兴8万人不失业 ,指示美国商务部,停止对中国中兴公司的制裁。

一般来说,总统干预外交、贸易政策,也应是在国家层面,具体指示帮助一家外国公司,涉嫌越权和利益输送,定会遭到质疑。美国商务部若不肯朝令夕改,让国会做决议,抵制川普的干预,这事就黄了。但在这个停止制裁的承诺落地之前,刘鹤与努钦可能已经就美国农产品关税问题,削减1000亿赤字问题,达成协议;川金会也已召开,并取得去核的原则性协议,够川粉们向往诺贝尔和平奖了。一言以蔽之,川普救中兴,是在打时间差。贸易谈判和川金会落幕,商务部和国会否决停止制裁,川普也已尽力,没责任了。

这是中美之间的斗法,和朝鲜翻脸有什么关系?这要说回到小金突访棒槌岛。美国要求此次弃核必须“完全、可核查、不可逆”,果若如此,美国保证朝鲜的政权安全和经济的大幅改善。美国新国务卿蓬佩奥访朝时,甚至提出先把朝鲜的核材料核弹头转移到中立国,美朝协议达成后,再决定如何销毁,或达不成协议的话,再运回朝鲜。朝鲜没松口。一旦失去控制,一旦盘点清楚,谈判就没了筹码。

但在此之前,朝鲜能不能将部分核材料、核弹头,秘密运到中国?通过加密技术手段,仍然只有朝鲜人能控制、能access,那就可以躲过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中国方面有什么动机愿意帮忙呢?一)这仍是对朝鲜的一种控制;二)通过金正恩影响文在寅,逼美国从朝鲜半岛撤军,正好川普又主张孤立主义和战略收缩(要不你日韩给钱),极有可能做成。如此,中国将在远东、在亚太一家独大。

不过,前提是让朝鲜放下顾虑,川金会能开成。所以习掌舵决定满足小金的设想,把他招到棒槌岛,当面承诺。

在这种情况下,川普热情发推,解救中兴,小金忽然感到,川习这么铁,会不会把我卖了啊?制裁中兴,就像中国在摔跤中被美国锁喉,随时可以被撂倒,川普竟然松手,拍拍X掌舵的屁股:去吧而且用个人关系,用中兴员工的就业作理由,美国媒体上还爆料中国投资川普家族在印尼的房地产开发,更多的则是说中国在朝鲜去核上帮了大忙,应予奖励。小金疑心生暗鬼,万一生米煮成熟饭,中国和美国合作,又把我藏的宝贝,运到一个我也找不到的地方,或者制造一起“事故”,事实销毁。我金家几代的心血,付之东流。

我去核是要保住金家政权,习掌舵何尝不是为了他家政权?中美之间,问题更大,水也更深,将心比心,不能冒险,不能当他们的牺牲品。干脆,我也不去核了,你也别核查了,roll back, everything.



浏览(4433) (3) 评论(8)
发表评论
迷茫的中共领导寻求理解和影响川普的渠道 防止他搬石砸脚 2018-04-13 15:36:54

《纽约时报》文章(标题是我改的)

北京——12月,中国东部地区举办的一次会议上,在一间典雅的会议室内,一位中国领导层成员向出席此次会议的美国高科技企业高管寻求帮助。

这位名叫王沪宁的官员是共产党的战略家,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把美国视为地缘政治对手,他想知道,特朗普总统是不是真地要跟中国打贸易战,这些高管是否可以成为中国同白宫沟通的渠道。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根据被咨询到的人说,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一些人在想方设法更好地去理解特朗普,以及如何应对他好斗的贸易议程——这些人是习近平主席的盟友,与美国有着长期联系,有同美国打交道的深厚经验。

中国共产党的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去年10月摄于北京。

中国共产党的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去年10月摄于北京。 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最近几周,王岐山副主席与多位美国商界领袖和前内阁官员会面,向他们咨询特朗普的贸易威胁。负责协调经济政策的政治局成员刘鹤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一位身在美国、长期研究中国的学者说,仅在过去两周内,就有五位官员拜访他寻求建议。

在这些会面中,美国人警告说,特朗普的抱怨应当被认真对待,因为华盛顿方面普遍对中国的政策感到沮丧,特别是《中国制造2025》,它是一项价值3000亿美元的关键性高科技产业计划,令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备感警惕。

目前还不清楚这一信息是否传达给了习近平——亦不清楚他是否断定特朗普是在虚张声势,最后美国仍将像过去那样退缩,从而选择忽视这个信息。

根据分析人士以及与领导层有关系的内部人士的说法,习近平上个月一手策划取消了对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并且获得了这一职务的新任命后,亲自掌控着应对贸易僵局的决策。有人说,他不容置疑的权威使党派机构更加难以传送与他观点相悖的消息。

“如果政权是这样的,你就希望报告好消息。”全球律师事务所德杰(Dechert)负责与中国高级官员交涉的合伙人陶景洲说。“我的印象是,领导层没有充分了解到美国权势阶层反中气氛的严重性。”

周四,特朗普的贸易立场带来的困惑进一步加深,他出人意料地宣称,继美国去年突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谈判后,他现在在考虑重新加入这一多国贸易协议。

去年,中国制造的C919客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首飞。

去年,中国制造的C919客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首飞。 POOL PHOTO BY ANDY WONG

习近平提拔了一小群顾问,他们的职业生涯部分取决于解读和处理美国问题的能力,提拔的人数可能比习的历届前任都多。但是,许多与他们见面的人士表示,他们似乎对特朗普的迅速决策和贸易威胁感到惊讶和困惑,例如对中国进口商品额外加征100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

这些人包括王沪宁,中共的首席理论家,还是年轻学者的时候他写过一本关于访问美国的书;王岐山,习近平最得力的副手,数十年来与华尔街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刘鹤,主管经济的副总理,拥有塞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和哈佛大学(Harvard)的硕士学位。习近平还提拔前驻华盛顿大使杨洁篪加入了中共的25人政治局。

尽管相关人才济济,但中国的领导层似乎很迷茫,急切地在被特朗普搅乱的美国政坛寻找中间人。二十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看到的是美国商界支持与中国的贸易,美国的历任总统也都支持这种做法。但特朗普摒弃了这种模式。

“中国的专家们不了解美国的现状,”培训上海高级公务员的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授赵杰(音)说。“他们不了解特朗普,不了解他的团队,也不了解他的政策来源。”

一个原因在于,中国领导层在美国的常用联系人大都被特朗普边缘化了。他们大多是拥有国际金融和外交背景的建制派人物。

“中国官员在华盛顿熟悉的都是特朗普的敌人,”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表示,“特朗普很讨厌这些人。”

去年11月,特朗普总统和梅拉妮·特朗普在北京。

去年11月,特朗普总统和梅拉妮·特朗普在北京。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也为一些潜在的盟友失宠而感到沮丧,包括首席经济顾问加里·D·科恩(Gary D. Cohn),他反对征收关税,但上个月辞职了;还有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由于他的家族在中国的商业利益,他似乎在回避这个议题。

为了寻找答案,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最近几周会见了美国的三位前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小亨利·M·保尔森(Henry M. Paulson Jr.)和劳伦斯H·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以及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B·佐利克(Robert B. Zoellick)和前国防部长威廉·S·科恩(William S. Cohen)。

在同一时期与中国领导人会晤的商界领袖包括苹果公司(Apple)的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杰米·戴蒙(Jamie Dimon)、思科(Cisco)的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的史蒂芬·A·施瓦茨曼(Stephen A. Schwarzman),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的戴维·M·所罗门(David M. Solomon)。

“他们会问,‘我们可以找谁去谈?’”最近接待了五名中国官员的学者戴维·M·兰普顿(David M. Lampton)说。“他们觉得这个结构很不稳定。”

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兰普顿教授表示,中国人尽管沮丧,但似乎对自己可以“比这届疏远盟友、削弱政治基础的美国政府存在更长时间,以及美国民众对痛苦的承受能力很低而感到满意”。

对于如何应对特朗普的贸易威胁,北京似乎存在分歧。一些精英人士强调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潜在影响,敦促进行谈判;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场争端是阻碍中国崛起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北京必须做出相应的回应。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中国官员曾寻求美国三位前财政部长等专家的意见。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中国官员曾寻求美国三位前财政部长等专家的意见。 PAUL J. RICHARD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目前在贸易战问题上,还是以战为主的这个氛围比较浓厚一些,”北京的政治评论员陈杰人表示。






浏览(1452)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