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生命之轻的博客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网络日志正文
李源潮为什么还不想死 2019-06-30 11:13:17

李源潮为什么还不想死

 

万维登了一篇树熊的博文,称李源潮已死,大家趋之若鹜。我感叹,又是官本位思维,中国势利文化的底色。中国的前世来生全看出什么官。咱们百姓除了“默默地活着,悄悄地死去”,这辈子好歹也看了一盘官们的盛衰浮沉,过了把干瘾,至多像阿妞那样,作个悲观的预测,大慨率出昏庸暴虐的,反正中国没戏,带着沾沾自喜的庸人智慧安然死去,结束没有灵魂的一生。

树熊的文章几件事都说错了。首先,李源潮是上海中学66届初中生,我的同学,不是南模的。我们一起经历的文革。虽然都是干部子弟,但开始不是一个红卫兵组织。他那个组织造党支部的反,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而且严格执行阶级路线,血统论,职员子弟不要,老干部有问题的不要,看起来纯而又纯,高大上,其实瞎左,唬人。我们的红卫兵组织算是正统,保党支部,保市委,团结所有出身还可以和学习成绩好有点小白专的同学(你们好多人不知道,那时学习好也是罪名吧)。但一月革命后,造反派夺权,就是从我手里夺的,我当时是上中文革筹委会代主任。然后,十个保皇派组织,包括李源潮他们那个精英组织,“大联合”,成了在野的一家。以后我家出事,我退出,不连累大家。

插队,李源潮去了苏北大丰农场,我辗转崇明、江西,最后流落到云南。他弟弟李胜初也在云南插队,我在云大读书时,他也考进昆明师院,常常在已留校当老师的另一插兄处聚首。他老爹老妈心疼这个流落天涯的小儿子,他趁机让老爸托关系给他买了一把双筒猎枪,办了持枪证。这以后还会老老实实出工种地吗?他说后来壩子里的鸟都被他打光了,又转插到山里一个寨子,这个“事迹”后来安在了上海知青典型朱克家头上。他娶了个傣族女孩,不知现在是否还相守。胜初毕业后回上海,就在徐汇区一个房管所当个小职员,散淡一生。

1984年,我作研究生毕业论文,去北图查资料,找北大厉以宁谈提纲,和另一位上中同学、插兄一起去看过李源潮,在他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大办公室聊了一晚上。他当时家都还没搬过来,就住在办公室。刚刚访朝归来,他大讲朝鲜这个国家将来不得了,员工干部下班后,还要进行一小时科技学习,将来会出科技创新,让国家富强。还是原来在上中的那个李援朝,正统、诚恳、出于朴素阶级感情的简单推理、左。但那个说法是不是暗含地对中国上上下下的政治学习,已有微词?我不是很确定。他当时在团中央可是分管宣传的。

其实上中的干部子弟文革前就开始左,故意穿打补丁的衣服,彰显不忘本和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鄙夷。1965年,柯庆施死了,陈丕显在友谊电影院召集市委市府华东局干部子弟大会,要大家继承遗志,准备担当大任,预示风暴将临。不过,上中毕竟是当时全国最白专的中学,上海又是买办文化的城市,不像北京那种皇权文化,那么狂。什么铜头皮带打老师,都是想当然,我管辖上中时,没听说过,更何况是中规中矩的“好学生”的李源潮?

第二件说错的事,李源潮家并不住在东安二村,那是他太太家。他爸爸李干成是市领导,二字头(指大革命时期的党员),应该是住在爱塘。东安二村有我们上中太多朋友同学,大家聚首聊天,不时有一群小八腊子凑在一起听,里面就有后来传出事的李的小舅子高全健。前几年他还托朋友传话,问我好。我对他完全没有印象。听说现在英国读书,淡出了中国的商业圈。

第三件事是漏说了,李源潮进接班梯队后被晾了好些年,原因是六四,表现不坚定。以我说的正统和朴素阶级感情,他大概对开枪表示了某种不认同,然后大概有什么竞争上位的人,告发或指使人告发,致使他以后一直带职赋闲,直至胡锦涛上位。他和刘延东都是跨界,既是红二代,又是团派,和江泽民、曾庆红也有苏北、上海、新四军的种种渊源,自然得风得雨。习上来后,一朝天子一朝臣,淡出、肃清影响是必然的,为防他的手下不服或留有隐患,故意制造他将被查处的谣言,警告可能的拉帮结派。

第四件错的最离谱,说他因为没官做了,想死的心都有。我找上中同学问了,说活得好好的。习的选择性反腐,大家一直诟病,其中有一条“刑不上红二代”,是齐心老太后亲自把关,这是接受文革、老毛的教训。邓朴方不给习好脸色看,胡德平胡德华兄弟不时唱反调,还有任大炮,还有樊立勤,还有刘亚洲,连曾庆红都出来嘲他,习都吃进。你说薄熙来?那是江曾和胡温一起搞的,习没上手,所以后来有红二代想通过习把人捞出来。习没那个权柄,也不能那么不知好歹。江曾是看“唱红打黑”的架势,怕将来镇不住薄。胡温则要出一口恶气,薄目无中央、抢班夺权。

说回李源潮,他自己知道他有什么样的“贪腐”,他对习近平能构成什么样的“威胁”,外面的传言都是让八杆子都打不着的树熊之流添油加醋用的,他享受着优渥的退休待遇和医疗保健,他干嘛要为这个事情想死呢。你100只鞋不落地,他也不着急。

中国现在迷信权力、迷信官本位的庸人越来越多,还越来越傻。什么没道理的话都有人信。我们这么说,秦城里的薄、周、令、郭、孙都还不想死呢,还盼着习下台,他们可以翻案呢,死了岂不遗臭万年,永远说不清啦? 咱们老百姓不懂中共的党内生态,高级政治生活,可以联系历史慢慢学习分析,要不得的是迷信权力的势利心,胡编乱造,中国特色。当官的事你看不懂,自然也做不了官,可人总还是要做的吧。何不做个有思想、有节操的人呢?


浏览(17257) (53) 评论(2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iangzhi 留言时间:2019-07-06 10:36:15

李申初从未转过村寨, 转村寨的确实是朱克家。

回复 | 1
作者:liangzhi 回复 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9-07-06 10:30:06

此文所述是比较靠谱, 但也有想当然的地方:李源潮的弟弟名李申初,68届上外附中的, 69年到云南西双版纳傣家村寨插队,当地村民几乎家家都有枪,根本不需持枪证, 李申初好像后来是向老乡买过一把枪但与他父亲毫无关系。李源潮的父亲文革中被关押了很长时间, 直至73年肺部大出血,疑是肺癌不久人世才被解除隔离。 李申初在云南插队还被上海派出常驻在当地的知青慰问团看得死死的(市委书记陈丕显的女儿连要求下乡插队也被拒绝,直接放在市委干校才放心, 上海文革派可是心思缜密啊)工矿,大学都被卡下,插队小组里的人都走完了。当地干部安排他当了民办老师。确实也是不用下地干农活了。李申初在父亲被解除隔离后才能去昆明读书。

回复 | 0
作者:赛昆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7-03 13:41:25

对不起,又一次回复错了。前面回lianzhi的其实是答复您的“出处”。

万维广告太多,很慢。

回复 | 0
作者:赛昆 回复 liangzhi 留言时间:2019-07-03 13:37:34

出处是《明镜火拍》标题“宋永毅:我们曾经抓捕了李源潮”

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4Oec3N_ZY

俺基本不看这些视频。

俺估计宋永毅不会撒谎。这种事一查就知道,如果被戳穿,他多年的心血就成了垃圾,所以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另外,俺猜也许李源潮曾在南模读过,然后在上海中学毕业。理由也一样,南模没必要撒谎自称是李的“母校”。

回复 | 0
作者:liangzhi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7-03 09:51:07

我也是经常怀疑这些“搞文革史”的, 是记忆缺失? 偏见障眼?或存心造谣编造历史? 如你所说亲历者可都还健在呢!只可惜中国的大多数知情者都宁可选择沉默。

回复 | 1
作者:生命之轻 回复 赛昆 留言时间:2019-07-03 04:47:11

宋永毅“俘虏”李源潮,有出处吗?事情肯定不是真的,我也怀疑宋会那么说。他搞文革史,亲身经历还敢瞎编?两边的武斗亲历者可都还健在呢。

回复 | 1
作者:赛昆 留言时间:2019-07-02 21:06:01

1,先说一下,看到你“最新发布”栏有《为什么时隔30年才出现蓬佩奥声明》,记得在那留过评论,所以再点了一次。俺当时对你说的“是王司令吧”其实是跟错了,当时已经再跟帖表示“对不起,说的是‘金陵梦’”。2,俺搜了一下,上海南模中学网站有《李源潮同志返回南模中学祝贺母校110年校庆》,而且,有“第二中央台”之称的香港凤凰台网站也说“李源潮中学就读于上海南洋模范中学”(凤凰资讯news.ifeng.com),连最官方的《新华网》也有报道说李和高建进“夫妻俩同为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校友”(news.xinhuanet.com/2013lh/2013-03/17/c_115055073_2.htm)。不过上海中学也有称李是校友的文章,宋永毅也说他与李是上海中学同学,而且文革武斗时曾经俘虏过李,不知李源潮是否举手投降。所以,俺更相信李毕业于上海中学。树熊的文章这点应该是受一些文章误导的。他本人并没说是其中学同学,只是说在复旦开会见过,那时作者是学生,而李已经在团中央。

回复 | 0
作者:frank_ly 留言时间:2019-07-02 16:13:34

好文,标题还挺幽默。

有一点值得商榷,所谓中共能吸取教训执行“刑不上红二代”,您对他们高看了。习近平对那些红二代发发牢骚唱反调是可以不上刑的,但薄熙来或未来的太子党凡是敢争权的,必会判刑,以绝后患,这是专制独裁本性决定的。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胡温,薄熙来也会被习近平判刑的,而且根据事件时间顺序看,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习近平是有决定权能判什么刑期的。

回复 | 2
作者:言失 留言时间:2019-07-02 08:26:43

有理有据

回复 | 0
作者:信望爱小屋 留言时间:2019-07-02 05:55:08

为博主点个赞!说到迷信、暗恋专制权力,我说个亲身经历的事情。那是在习上台后不久,大学同学群传来不知是哪个书法家的作品,说是习的书法,大家夸习的书法了不得。我已经是大家眼中的“老外”,我明白我讲话要小心些,因此到网上找了几份被确定是习题字的钢笔“书法”,然后对老同学们说,有的人可能钢笔字难看,但毛笔字一流,祝贺他不仅是伟大领袖,而且是伟大的书法家。

回复 | 4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9-07-01 11:28:57

现在台上执政的,都是当年有某一种红卫兵,作者是保皇派红卫兵,李源潮也是。当年制造动乱的,现在吃香的,多数是当年的保皇派!

哈哈哈!

回复 | 1
作者:fuyuhai1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7-01 05:11:49

真对不起,俺们混同于一般老百姓了,没有努力做到 avoid mixing with the hoi polloi。还望您老见谅。

回复 | 1
作者: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7-01 04:22:46

楼下几位想为树熊挽回颜面,说我何必当真,大家就爱听假的,就爱看热闹,就爱低格调,就爱唯恐天下不乱,就爱展现庸人智慧、当网红,万物霜天竞自由嘛。

我遗憾的是我又高估了诸位的理解力,我说的是当前中共党内生态,是文革一代掌权的潜规则。你想,老百姓中还有多少人象你们这样迷信、暗恋专制权力的?专制权力现在内外交困,为什么自己没事找事?中共比你们有学习能力,刑不上红二代,就是接受历史教训,就是统治13亿人的需要,这是事物的本来面目。

至于你们的低级趣味,才不是我要关心的呢。

回复 | 3
作者:打酱油的徒弟 留言时间:2019-07-01 03:45:24

树熊博是一家之言。你也是一家之言。这地方思想和言论自由,可以各舒己见,看客们自会分辩。何必叫真?李同志没告诉你他不想死,也没有告诉树熊他不想活,替人家操啥萝卜心?顺便说一句,上海可是一个好地方,出了不少人,可是官家必争之地。

回复 | 2
作者:wangqinbichu 留言时间:2019-07-01 02:11:57

实际上,大家就是找个乐,博主太较真了。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6-30 23:49:13

【几百亿的贪腐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制度上的漏洞。。。】不能都怨制度,有人的问题。再好的制度也有腐败,中共的制度也有人不腐败。把贪腐一股脑推给【制度】,是胡温故意推卸责任。

【腐败是不是比胡温时期“好太多了”】可以从会馆被拆除、公费吃喝的减少等方面看出。贪腐的查处像老毛说的【就好像我们“天天要洗脸,天天要扫地一样”】像胡锦涛那样用【不折腾】来掩盖,只能是腐败丛生。

回复 | 4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6-30 23:40:21

还真没有【既得利益】。。。现在确实查的严了,过去那种无人管、无人问的情况得到了纠正。

回复 | 1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9-06-30 21:44:45

生活有保障,待遇很好,应该能活着。不过李源潮应该是有事业心的人,有理想,有能力,希望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会很失望,当然做人无法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的人多了去,平常心,知足常乐。

回复 | 1
作者:生命之轻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6-30 21:00:29

习的反腐是假是真,除了选择性,还有2条标准。一是查抄罚没的赃款去了哪,从来没有交代;二是几百亿的贪腐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制度上的漏洞,贪腐的机制,查了这么多案子,都讳莫如深,好像在说,你是贪到头了,别人还得接着贪呢,这怎么能让人信服?腐败是不是比胡温时期“好太多了”,取决于习还查不查,不查了,那大案要案少了、没了,可不是“好太多了”吗?很可能,前朝贪官查完了,今朝贪官就位了,等下一朝纪委查了,你才知道是不是“好太多了”。

回复 | 12
作者:生命之轻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6-30 20:34:05

你拥护选择性反腐,岂不更有既得利益之嫌?

回复 | 6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6-30 19:18:29

【秦城里的薄、周、令、郭、孙都还不想死呢,还盼着习下台,他们可以翻案呢】这个不错,但是也有自杀的张阳。。。

李源潮是团派无疑,曾经为胡锦涛安排了不少小兄弟。习上台之后清洗了团派,李成为政治僵尸也是显然的。所以,他的死活真的无关紧要。至于那些恨习近平搞【选择性反腐】的人,大部分是既得利益者,不足为奇。不争的事实是,现在国内的腐败比胡温当政时要好的太多。

回复 | 6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6-30 19:05:55

博主说【二字头(指大革命时期的党员】这是不准确的。以李父29年(还是入团,不是入党)参加革命算起,只能算是【土地革命时期】干部,而【大革命时期】是指1924年至1927年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李父显然不是【大革命时期】的干部。

回复 | 1
作者:liangzhi 留言时间:2019-06-30 17:55:41

这个不是最近发表的,好多年前就看到过了。在复旦校庆时的发言

回复 | 1
作者: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6-30 14:56:24

这是“想死的人”最近发表的文章:

李源潮:我在数学系的日子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Q2NjQ4OQ==&mid=2247518630&idx=5&sn=cf31fe03c6cb7ac4d46bc59a21b6b9c2&chksm=ea057e70dd72f7661f15a317604a383ca25226e914092945c3f8ffc300ff407ab8cbc41398dd&mpshare=1&scene=1&srcid=0625nn4ctuzxqiuZC55QgDib&pass_ticket=dZslyUlROGgOr23AErU5QTXnNhNtWBfZywC1wFO2FxXEI5V2NTRzKjOzWPRIeXCL#rd

回复 | 0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9-06-30 13:23:26

此文所述应该是比较靠谱的。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