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生命之轻的博客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网络日志正文
宋永毅“俘虏”李援朝的想象是从哪来的 2019-07-05 16:29:26


webwxgetmsgimg (1).jpeg

被传自杀和想死的李源潮在家看报。2019·6·24


宋永毅“俘虏”李援朝的想象是从哪来的

 

赛昆在跟帖中给出了“明镜火拍”的link。我万没想到“文革史专家”宋永毅,竟然如此无底线,真敢在自己亲身经历的事上,双方众多当事人都还健在的事上,瞎编。这个“文革史家”诚信何在?

我询问了诸多“我方”(打引号是因为当时的我方中没有我,我已因家里问题退出运动)当事人,都说宋一派胡言,自恋、失忆。我方“坏头头”、“打人凶手”证实,李援朝根本没有参加上中“7·25武斗”。那是宋永毅的想象。宋永毅也心虚,在视频中故意把武斗发生的时间,说成68年7月18号,以便抵赖?那一天可是他一生中最威风的大日子,绝不会记错,除非故意。

上中7·25武斗是上海中学运动的高潮和尾声,几个月后,学生就都分配下乡,星流云散,人去楼空了。怎么打起来的?算了,太费口舌,于今也没意义了。但当时双方的确都有外援,我方都是各校的散兵游勇,出于义气,一呼百应,干部子弟居多。对立派呢,有外校极左派的“中串会”组织加盟,尤其是,就在上中边上的华东化工学院,掌权的造反派派出队伍助战,演变成了全市的事件。后来警察和工宣队进驻,隔离双方,迫令我方放下武器,离开学校,宋永毅他们赢了,事件平息。

注意:1)这是1968年,在四人帮大本营的上海,绝对不会让我们赢;2)上海人相对文明,尤其上中这样的学校。武斗没死人,甚至没重伤,至多脑袋开瓢,身上被长矛扎了一下;3)李援朝是严于律己、听党话、守本分的“好红卫兵”,和我这号适情任性、从不想天降大任的不是一路人,更不象当年听说哪打架就来劲的小赤佬习近平。

何频看起来对“文革史专家”毫无敬意,调皮地问宋,你当时是什么职务,打手?宋尴尬,只能说自己是写作班成员。其实何频还真歪打正着说对了。

去年,上海各中学纪念离校50周年,徐汇中学的文贯中,军统头子文强(老毛的表亲)的儿子,撰文称,文革中的打人者,当时其实是有第二种选择的,引起一波争论。有一派主张,这些打人者不道歉忏悔,文革就没被彻底否定。我当时在北美上中群里和他们争论,反对反向文革,我说,要批判的是中共-老毛强加给中国人的、至今专制政权还在用的互害体制,追究个人的责任,使受害者又有了一种裁判别人、追究别人的特权,那文革永远不会完。

巧的是,我当时在群里,就是拿宋永毅举例。7·25武斗时,宋永毅把我的一个小兄弟“囡囡”从宿舍抓到他们的武斗据点,围殴,据说被宋扇了200个耳光。我说,宋从未道歉,但这不妨碍他收集文革史料,否定文革。政治立场和人品,是两件事。你若想建立一个划一的人品,等于回到老毛的以阶级斗争触及灵魂的文革思路。群里当年的对立派同学,大不忿,说你怎么知道是200,不是201或199?污蔑不实之词!“囡囡”后来进群,亲自证实,只是说不是宋一人打的,群殴,比200只多不少,而那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要求受害人一五一十数清被打了多少下?群里的宋粉们连打“囡囡”都要抵赖,真抓捕刑讯李援朝,那更是天大的事。我把“明镜火拍”的link,贴到群里,一片沉寂,没有的事,怎么说都不合适。

事实上,当时被宋永毅们的打手“写作班”从宿舍抓进据点的不止“囡囡”一个。这些同学并没参加武斗(否则应在“我方”据点里,也不会被抓住),至多是“我方”同情者,宋的写作班把人家从宿舍抓走,私设公堂,伤害人身,搞红色恐怖,50多年后都不反省,还觉得不过瘾,从他们中想象出一个后来的中共国家副主席,为自己的劣行贴金。你不觉得你这个反共“先锋”也太超前了吗?而这个“反共事迹”还是瞎编的。

宋永毅来美国少说也有近30年了,还是这么个投机蒙事的境界,没想到。我猜,他的反共完全是因为文革被彻底否定,他先被共产党当“三种人”反了。这是我理解不了的境界,没当过“三种人”。宋似乎从来没写过、发表过什么观点、想法。程晓农和他走得近,我问程,宋的基本想法,他也不知所云。一个人年轻时没思想,不会抽象思维,不会反省,被年轻时的思想感情、行为方式束缚,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所以他那个写作班只能当打手。

你若看了我那篇“从100年前到30年前···”,你会注意到我根本不认为文革会重演。好多人说,文革正在被遗忘,我说,历史就是被用来遗忘的。你们今天有谁记得满清征服中原时,怎么杀汉人的吗?你再怎么努力,后人对文革的理解,也不会和我们一样,他们的生存环境不一样了。法国经济学家魁奈说,历史只能满足好奇心。再过30年,我们文革一代都死绝了,你只能任由后代以他们的方式,满足好奇心。

别把文革史专家太当回事,尤其是这位打手写作班出身的文革史家。

 

补遗

(一)

李援朝1963年刚转到上海时,是在离家近的南模临时读了一年,以后64,65,66,67,68都在上中,你说他是哪个学校的?两校的知名度不在一个数量级。当年我们星期六从住读的学校回家,一上电车,人家就会注意到你胸前的校徽,“哎哟,上中欸···”,全车一片唏嘘赞叹。

(二)

道歉忏悔应是出于每个人自己的良知和觉悟。文革中我曾带队抄过一位同学的家,50多年后,他告诉我,我当年还迫令他改名为“X叛家”(只是说说),这件事我竟然忘得干干净净。我意识到施害者的记忆和受害者的记忆是不一样的,人家才是“数九寒天喝凉水,点点滴滴记在心”。所以我对所有可能受过我伤害的老师同学都郑重道歉。当时我有一项“生杀大权”,开学校介绍信和发串联的火车票,如果是我哥们,就给开一张“全国无限期大串联”,如果班上的红卫兵来报告,某人家被抄或被贴大字报了,他(她)来领票时,我就把人家的介绍信撕了,告诉他你去不了了,害的人家当场痛哭失声···

(三)

被打的“囡囡”比我低一级,胖胖的,大眼睛,表情生动,聪明而温和,像个洋娃娃。约他一起返校的同学,目睹他老爸对他的溺爱和不舍,回来也学他老爸,“囡囡”“囡囡”地叫开了。文革中寝室都乱了,不管班级年级了,他和我在上铺头对头,有时趁他睡着了,引他说梦话,冷不丁在他的胖脸上“啵”一下,他翻身而起,怒喝:阿C!!!!!!~~~这么个大宝贝被人暴打,大家的心在滴血。

(四)

若不是赛昆看了视频后还说:“俺估计宋永毅不会撒谎。这种事一查就知道,如果被戳穿,他多年的心血就成了垃圾,所以没有必要冒这个险”,这篇文章也许就不写了,揭人短,何必呢?但显然,默认这个谎言和赛昆的庸常推理,在我心里过不去,不完全是为了哥们儿,大家也应见识一下冒险的垃圾。


浏览(22204) (26) 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iangzhi 留言时间:2019-07-12 09:28:01

"华东师范大学1972—1980年更名“上海师范大学”始末" 一文有如下叙述:

"更名后的上海师范大学主要开设3年制普通班(工农兵学员)、外语培训班,以及函授和短训班等。

......

1972至1978年间,上海师范大学三年制普通班毕业的学生有5300名余人,培养出了一批优秀人才,如:72级数学系的李源潮、中文系的魏承思,73级政教系陈卫平,74级外语系英语班的崔天凯,75级外语系法语班的黄慧珍,76年中文系的陈子善、翁敏华,77级数学系林华新等等。

......

外语培训班属于学校试点项目,当初没有明确的学制和学历层次。......

三届毕业生多数分配在高校、外事和科研部门工作,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就,如72级法语班的王沪宁、包文英,日语班的陆留弟、陈鸿斌、季增民、江兴华,英语一班的山顺明,英语三班的余强富,英语四班的姜海山;73级日语班的吴建中、郁伟华;74级法语班的吴勇毅,德语班的刘同兰等等。"

宋永毅如是77年入学,应属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工农兵学员入学政审可能与文革后的高考政审有些不同吧。

回复 | 1
作者:赛昆 留言时间:2019-07-10 19:17:07

再贴一次,看能否分段。

更正一下。俺当时说“没看视频,只看了标题”。下面是对主帖的评论。

1,宋永毅应该对此事给个说法。事实无非几种:(i)确有其事,博主也不在现场,也是听说李源潮没参战(ii)记不清,说李在场只是想当然,因为跟李派打斗还打赢了(iii)说错了。

又读了一次宋的自传式谈访录(2010年),只说打派仗,根本没提李源潮。俺估计也是说得兴起,海吹起来。如果确实如此,他有必要给个道歉。

2,博主说“我猜,他的反共完全是因为文革被彻底否定,他先被共产党当‘三种人’反了”。

这里博主猜错了。宋曾炮打张春桥,1970到1976在坐牢,是“文革被彻底否定”的得益者,还在1977年考上上海师大。

3,宋的自传说他在大学一年级时考研究生,成绩很好但政审不过关。这一点值得怀疑:1977年高考政审都过关了,一年后政治环境更为宽松,似乎没有政审过不了关的理由。

实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宋的“俘虏李源潮故事”有撒谎嫌疑,俺不会怀疑宋的说法。

根据宋的自传,他在1980年毕业并任教于卢湾区电大。他读的应该是上海师院的扩招班,属于大专。一般77级的本科生应该在1982年1月毕业,而宋则是1980年毕业。

回复 | 1
作者:赛昆 留言时间:2019-07-10 18:40:32

更正一下。俺当时说“没看视频,只看了标题”。下面是对主帖的评论。1,宋永毅应该对此事给个说法。事实无非几种:(i)确有其事,博主也不在现场,也是听说李源潮没参战(ii)记不清,说李在场只是想当然,因为跟李派打斗还打赢了(iii)说错了。又读了一次宋的自传式谈访录(2010年),只说打派仗,根本没提李源潮。俺估计也是说得兴起,海吹起来。如果确实如此,他有必要给个道歉。2,博主说“我猜,他的反共完全是因为文革被彻底否定,他先被共产党当‘三种人’反了”。这里博主猜错了。宋曾炮打张春桥,1970到1976在坐牢,是“文革被彻底否定”的得益者,还在1977年考上上海师大。3,宋的自传说他在大学一年级时考研究生,成绩很好但政审不过关。这一点值得怀疑:1977年高考政审都过关了,一年后政治环境更为宽松,似乎没有政审过不了关的理由。实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宋的“俘虏李源潮故事”有撒谎嫌疑,俺不会怀疑宋的说法。根据宋的自传,他在1980年毕业并任教于卢湾区电大。他读的应该是上海师院的扩招班,属于大专。一般77级的本科生应该在1982年1月毕业,而宋则是1980年毕业。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7-08 17:11:33

补充一句:进了秦城的首长,人民日报是他们灵魂的救命食粮。因为他们只有这个唯一信息渠道,他们也最善于从这个忽悠百姓的擦屁股纸里找出中南海内斗的蛛丝马迹。

回复 | 1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注册笔名2 留言时间:2019-07-08 10:42:17

自从林彪说破了之后,正儿八经看人民日报的的中共要员,绝对是最蹩脚的戏子。因为要从那里获取信息的,除了中情局与台湾情报局专业人员,恐怕就只有李源潮为代表的中国退休老同志啦。连俺这样的情报分析特工,都早已升级到审阅特供参考消息,不干那捡垃圾分类的脏活啦,哈哈哈

回复 | 14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9-07-06 15:58:38

在一个几乎全面腐败的政治体制下探讨在变成如此地步的过程中谁更清白其实毫无现实意义。一个大染缸里也许会有几个折子没有完全染色,或完全被染色,绝不能说进入的布匹任然是原色(白色?)。危巢之下无完卵,黑钢里边无白布,常识啊!

回复 | 2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9-07-06 14:37:37

无论“拥共”或者“反共”,倘若出于本心皆无可厚非。但是想要“惠及他人”却务必做到有理有据,不能选择性“隐恶扬善”甚至歪曲事实。可惜两方的写手里都有不少鱼目混珠的人!

因此,读那些所谓的“亲历记”甚至某些过气大人物的“回忆录”都要善加辨析,不可照单全收。

回复 | 3
作者:注册笔名2 留言时间:2019-07-06 06:46:21

照片好搞笑。一窝老5毛如同白痴啊

回复 | 5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7-06 04:05:50
他家四合院?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7-06 00:58:31

宋永毅是明镜【总主笔】高伐林的最爱,高总笔坚称宋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其实宋是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馆员。UCLA是美国名校,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是社区性质的【三本】。几次纠正老高,坚决不改。。。呵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 | 1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19-07-05 21:56:21

对于上年纪的老人,如果不是老糊涂的,若开口就冒出“饿死几千万人”的黄腔,我就不严肃看待他的论述了。

回复 | 3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9-07-05 18:49:59

博主的认真求实精神应该肯定。看来,上海余秋雨这样的人物不止一个啊!

回复 | 5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9-07-05 17:24:14

赞同你的求真精神,万维上较真的写手不是很多。标题党、哗众取宠,自我吹嘘,八卦、及情绪宣泄是很多海外中文媒体的主旋律。阿妞和赛昆都是好同志,慢慢你就会体会到的,大家可以取长补短。我这么说,并非要做和事老,甚至和稀泥,我从没有这个兴趣。

在宋永毅“俘虏”李援朝这个故事上,我相信你的说法。从老高转载的宋永毅有关文革的文章不难发现,宋对有关历史事件的看法是肤浅且失之偏颇的。我也曾写过一篇关于宋永毅的打假文章:宋永毅是加州大学的教授吗?宋让我想起那个冯胜平,都是不甘寂寞,喜欢自我炒作的主。

何频也是个有奶便是娘,玩世不恭的媒体人,不值得信赖。

回复 | 1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