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雁翎的轻声细语  
雁翎所写的故事,真实与虚幻  
        http://blog.creaders.net/u/11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对于“虎妈“评论的评论 2011-01-16 10:03:12

怡然的故事和怡然的评论:

 

“尤金今年应该有四十岁了吧,他是个苏联小伙子,称他是小伙子,因为他一直都没结婚。说他是苏联人,现在哪还有什么苏联啊,只是因为他父亲来美国那会儿,前苏联正如日中天,所以他们一家人心底里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苏联人。

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尤金,只在这个世纪初他演的一部好莱坞影片中目睹了他的形象,很英俊的俄罗斯小伙子。在那部片子中,他饰演的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好在名字还被打在了片尾的屏幕上,没闹成个群众演员。如果不是尤金的父亲一再在我面前给他儿子做广告,我还真不会去看那部好莱坞影片。

回想起尤金是如何步入演艺界的,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事儿了。那时他刚上大学,面临着人生的抉择,他父亲力主儿子去学电脑或其他工程类学科,可尤金一门心思就想去学表演,去好莱坞闯荡。父子俩僵持不下,但最终老子还是让步了。尤金大学毕业就去专攻表演,还拿了个硕士学位。不过,学费都是他自己贷款,老子动气了,不给他掏钱,是不是也想以此胁迫儿子,就不得而知了。

尤金在好莱坞混得并不理想,只演过几个小角色。他父亲经常抱怨,买了间房子,还得老爸来帮助付房贷,到现在仍然单身一人。经济上没有稳定的收入,精神生活又好得到哪去。做父亲的时常后悔,当初没有坚持让儿子去学工程。看看他的几个中学大学同学,如今个个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优秀的还有跻身于华尔街的。我十分理解尤金父亲的那种心情,尤其是当他一天天变老,看着事业无起色生活无着落的儿子,那份沉重,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深有体会。

由此我想到,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如果当初尤金听从了父亲的忠告,放弃他一时热衷的爱好,去从事某一类工程研究,他的人生会是怎么样的呢?如果尤金的父亲确实了解儿子的天赋特长所在,给儿子一个有效的引领,尤金的今天又会如何?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也不会给人那么多机会去尝试每一种“如果”带来的结果。我这里不是想说尤金不该去搞电影,或者说他选择错了什么,而只是想说,在他人生的这个选择过程中,甚至在他的整个成长过程中,他的父亲没能起到应有的引导作用。“

----------------------------------------------------------

 

雁翎的评论:

对文章中有一点非常有看法,就是对苏联小伙犹金的评论。怡然用了个“如果”,如果他学更实用的东西那么他的将来会怎么样。
其实这个“如果”是不存在的。先不说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很简单的道理,世界上不可能都是医生工程师,如果都是,也挣不到大钱。其次小孩子长到了大学生(如果你有过这样大的孩子你就知道),可能家长自己也能看得出来,他的能力潜力基本定型了。小时候会以家长的理想为理想,比如把挣很多钱为目标,但是近二十年的人生经历会告诉孩子们自己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乎钱。有的孩子比较物质,有的孩子则比较spritual,不在乎自己将来是不是富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饿不死的(他们的父母很富有),他们就会追求不同的东西。
总的来说,小时候很受穷的成年后追求财富的多一些。艺术家都是一些流浪的灵魂。富有国家的艺术家多一些也更艺术一点是因为更纯。他们追求的东西,从中得到的快乐是凡夫俗子们不能想象也不能体会的。
许多了有钱了以后才开始追求艺术也是因为他们的灵魂需要安慰,而物质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至于蔡美儿的文章和教育方式,我觉得这个方式在她自己身上得到了成功,如果她也很满足,她是一定会在下一代身上重复的。因为她不知道除了这条路人生还有别的路。她其实忽略了许多的事实就是她的孩子成长环境已经和她自己那时候很不一样,小孩子的个体也是很不一样,蔡美儿如果再次成功(制造出一个快乐满足富有有地位有好丈夫好孩子的另一个哈佛教授)是偶然的。而不成功是必然的,比如有地位有钱但不快乐,有好丈夫不一定有好孩子,快乐而幸福不一定富有又有社会地位。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她的真实生活,如果她要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那么多的愤怒和压力在孩子们身上,孩子的成功与否对她的影响如此巨大,很难说她的生活多么完美。
还是那句话,好事不可能都让一个人占全了,还是看各人的取舍。但是不管什么样的人生,其实人都在追求一样东西,就是心灵的满足。这个追求不管人意识得到与否,一定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冒出来的。
我觉得我们要承认世界的多样性,什么样的能力做什么样的事,人比较会快乐。








浏览(1169) (0) 评论(6)
发表评论
ZT 探索生命奥秘之旅 ---by 红蜻蜓蓝蜻蜓(续) 2010-11-14 11:15:10
探秘之旅 (9)-- “我生出来了,浑身粉红。。。” 2010-11-02 14:04:57

                在学习班的第三天,Dr. Weiss安排大家一起看一个录像。十多年前,ABC曾经邀请Dr. Weiss去录制一个前世回溯治疗的节目。开始安排的是让一个幕后的制片人(producer)来作病人,但在当时的ABC 节目主持人Nancy Snyderman 的一再坚持下,临时换成由她来作病人。她的这段故事在Dr. Weiss 的第三本书里有详细的描述,我对它烂熟于心,但在看了录像后,还是很震动,觉得非常有说服力。

至今为止,多数朋友可能对人是否有灵魂,是否有前世还是将信将疑。记得我向我哥推荐Dr. Brian 的书时,他觉得是一派胡言,并问我:“你怎么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听过他的录音吗?有他的病人出来作证吗?即使有录音,有病人作证,也还可能都是假的,伪造出来的”。

我虽然不同意他所说的, 但我也无力反驳。没错,即使我千里迢迢赶到Omega来,在学习班里有两天了,也看到和听到了不少奇异的故事,但你真要我拿出怎么实实在在的证据来证实这灵魂前世之说,我还真的拿不出。一切都是口说无凭:Carole的故事有可能是她编的,而且她还有编的动机:以此来支持她丈夫;来参加这种学习班的人本来就是疯子,所以在台上又哭又笑的一点也不足为奇;本人好像至今还比较诚实,没说看到自己的前世,但如果我在下一篇开始说看到什么了,那很有可能是我也开始脑子不清楚了,或是为了给自己挽回点面子。。。。。说来也是,凭什么要相信我所讲的这一切。。。。。

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有Nancy帮我作证,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是家喻户晓的节目主持人,而且还活在世上。她曾在ABC工作了17年,经常作为替代的节目主持人出现在ABCGood Morning 节目里。几年前,她转到NBC Chief Medical Editor至今,你可以在NBCToday Show MSNBC节目里看到她讨论和医学有关的话题。我一向来不看电视,对她不了解,但坐在我旁边的老美同学们说起她来都头头是道。. Dr. Weiss介绍说她是个外科医生,我回家后上网一查,她居然还和我同一专业, 如今还是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taff

我并不是说,只有名人的前世才算数,而是在美国这个律师遍地,无孔不钻的国家,Dr. Weiss 开不起这个玩笑!当年由于Nancy 的回忆太逼真,ABC觉得有损于她节目支持人的公共形象,就把采访Dr. Weiss 的节目也取消了。Dr. Weiss 觉得他们这样的做法很粗鲁,但胳膊拗不过大腿,最后的交换条件是把录像的原始带给他。Nancy 则和Dr. Weiss签了合同,同意他只在像学习班这样小范围内作教学用时播放。。。。。

我在观看录像时,仔细观察Nancy的一些细微的躯体动作,觉得很有意思。一开始,在等待灯光师调灯光,摄像师安放录像机时,Nancy端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叉,双手放在膝盖上,典型的节目主持人姿势。在开始作催眠回溯前,Dr. Weiss建议两腿平放可能会更放松些。她说不要,她习惯于这样的姿势。

Dr. Weiss 用的还是渐进放松法,用的引导语也和我们在学习班里听到的一模一样,就是他本人看起来年轻些。随着他一步步的引导,Nancy 也越来越放松,她先是把搁的腿放下来,再是调整她的坐姿,靠在沙发上,头也慢慢低下来,到最后,她不知不觉的半躺在沙发上。。。。。真的是很不雅的姿势。。。。。摄像师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赶紧调整摄像机的位置,只对准她的上半身。。。。。而Nancy 对这一切浑然不知,她正处在典型的深度催眠状态下,能听见Dr. Weiss的声音,也能回答,却对自身或周围环境毫无感觉。。。。。。

后来Nancy醒来,一看自己这失态的样子,一丝不快和惊讶清楚的掠过她的脸,但她毕竟是老牌的节目主持人,尽量不动声色的换回姿势,左腿又搁在右腿上,并随手拿起一杯水来喝。。。

以下是Dr. Weiss对这段回溯的详细描述:为维护隐私,书中采用了假名。(摘自《Many Lives, Many Masters》)

。。。。。五、四……你能回忆想任何事情……三……集中精神……二……一……一切回忆都在等你……一。到了。停留一下,重新经验现在的一切,记住它。你可以讲话了,告诉我你现在体验到什么,继续停留在深沉、深沉的状态。你回忆想到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快乐小女孩

    “是冬天。”安德莉亚开始说了:“爸爸跟我在隔壁散步。他总是要我在冬天跟他散步。还有我们的大狗也跟着散步。风吹得好大,而且下雪,我们走在风中。我喜欢这样,因为这时候只有爸爸跟我,其他孩子不能一起来。很冰冻的天气,爸爸穿着常穿的大雪衣,月亮不见了,我们的狗喜欢下雪天。”安德莉亚说话的声音很像孩子,很浓重的中西部口音,取代了专业记者的优雅声调。“我们走路、讲话,把雪踢上来。那是晚上,没有人开车出来,我们就在大街中间聊天。街灯是老式的大球泡灯,很漂亮。整个世界好像停了,只剩爸爸跟我。”她的脸挂着明亮微笑,很是娇柔。

    “你能看到自己吗?”我问:“你是什么模样?穿什么?”

    “头发特别短。”她似乎很惊讶。

    “你几岁?”我问,希望她能记的场景。

    “八岁。”

    “那么,你一定有穿外套。”

    “我看不到是什么颜色。”她的回答很迟疑:“说不出来。我有围围巾,戴手套,穿长靴,但我的脚暖不起来。”

    “你爸爸的外套呢?是什么样子?”

    “是红色的大外套,附有白色羊毛头套。他在芝加哥买的,冬天时常穿。”

    “对你,这好像是非常快乐的时光,因为你跟父亲一起,还有狗,而且一切是那么平和。”

    我观察到她的眼眶里有泪珠在打转:“怎么了,这里有悲伤的回忆吗?”

    安德莉亚摇头。

    “只是快乐?”

    她用微笑回答。

    “真希望我又能变成小女孩,”她说的轻轻柔柔。

    “好,现在你就是了。”我解释说:“去体会它,它非常生动;你现在就在雪地里治疗,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听到靴子踩在雪地的沙沙声,而且看到你的狗兴奋地在雪中玩耍。你可以好好感觉,不会觉得不舒服。”

    我要安德莉亚运用所有的感觉与感情,完完全全经验这个美丽的童年回忆。

    “我们从没有想过早点回家。”她继续说:“我们散步好久、好久。他从来不会……催促。就看我们走哪条街,我总是搞不懂我们在什么地方,但是最后我们一定走到固定的老地方,然后回家,妈妈已经准备好热巧克力迎接我们。”她又绽放微笑,柔和的表情。

    又听到电视摄影机的嘎嘎声,我决定先总结安德莉亚这一部分的经验,进到更深一层。因为录影有时间限制,我必须比诊所的病人更直接、更快速找出关联与启示。同时我也顾虑到房间的其他人员没有必要知道安德莉亚的私密;因此我让她静静体验自己的某些回忆。而且这一次的催眠只是示范,不是治疗。

    “非常好,在这个事件中,我希望你记住与父母亲之间的爱与关怀。因为一杯热巧克力也传达了关爱。这些是爱与青春的美妙回忆。等一下你从催眠中醒来一定会记住这个美好的爱与关怀。多美好的回忆啊!你一定会带回这些记忆的,带回友善、幸福、快乐,还有你的狗。人生就是这样子,有很多机会去爱、去关怀。而且非常简单——跟你爸爸散个步,不必付出高消费。醒来后,你一定会记住的。现在,你准备好再进一步回溯了吗?

    “准备好了。”她回答得很干脆。安德莉亚尝到记忆中的甜美,还有浓烈的亲情,她想要更多。

    “很好。就飘浮在记忆之上吧。飘浮在上面。身体感觉很自由、很明亮,现在飘浮起来,离开这段时间,让这段记忆消退。现在,我们再往后回到你出生之前,在子宫里,在你母亲的子宫里。我要再倒数一次,从五数到一,无论你看到什么,感觉到什么,你都会很安好。不要审判任何东西,也不要批评、分析它,就只是去经验它。经验才是一切。当我数到一的时候,你要在那里,在出生前的子宫里,找出你有什么感觉、感情、想法,无论那是身体上或精神上或是灵性上的感触。也许你将发现为什么这辈子要选择这样的人生,以及为什么选择他们做你父母。无论你看到什么,一切都很平安。你可能会感受到身体之外发生了什么。这种情形很平常,没有关系的。无论你经验到什么,一切都会很好的。现在准备好了吗?”

    安德莉亚慢慢点头,表示同意。

再次进入子宫

    “很好。做一、两个美丽的呼吸,然后再继续深入、深入。当我从五倒数到一,我们会回到你出生之前,你的这一世,在子宫里。让我们看看你记得什么,能经验到什么。五、你可以回想起任何事……四、回到你出生之前,在子宫,在你母亲的子宫里……三、不管感觉到什么,你都不会有问题……二、集中注意力……一。到了。花点时间熟悉环境,运用你的身体、感情、灵性……感觉所有的一切……任何的印象、想法都不放过。有时候,你会经验到感觉或想法。花点时间回想,并重新经验这一切。再一次,你能够讲话,但依然保持在深沉的催眠状态,不断去体验。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经验。

    “你感受到了什么吗?”我问。

    安德莉亚一闪即逝的微笑回应。我立刻知道,她已成功跨越时间,进入这一世的初始阶段。

    “我妈妈非常快乐。”她微笑着说。

    “好,很好。”我松了口气。她终于回想起某个重要事件。我背后的摄影机,正在把整个过程录下来。“你觉得她很快乐?”

    她点头说是。

    “很好。所以,你正是他们想要的。这件事很重要。还有什么吗?你还感受到什么?你自己有什么感觉?”

    “说不上来。”

    “有任何印象,或身体有任何感觉?”

    “妈妈留着很好笑的短发。”想不到出生之前,安德莉亚就注意发型,对发型有看法。

    “是的,你看到了。你会怎么描述这种短发,好玩在哪里?”

    “好像是她用刮胡刀剃的。真的非常短,爸爸喜欢这种发型。”安德莉亚同时感知到父亲的感觉,他的喜欢与不喜欢。

    “他喜欢那么短的头发?”

    “没错,他真的很帅。”她补充说。

    “你也看到了父亲,是不是看起来更年轻?很好,很高兴你是他们要的;而且他们也很快乐。这是很适合诞生的好环境。”   

    “他们特别兴奋。”待在这个地方安德莉亚很满足,也很享受这些奇妙的感觉。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时间过了多久,以及带子录了多少。

    “很好。让我们来看看分娩,我数到三,记住,你不会有痛苦或不舒服,只是观察,看看你从这个生产经验感受到什么,一切都很安好。现在,你经验到什么?”

    安德莉亚沉默了十到十五分钟。最后回答说:“黑黑暗暗的地方。”

    “有什么感觉?”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而且“黑黑暗暗”的地方又是哪里。

    “好像还没有结束。”她解释说。现在我知道了。

    “噢,生产还没结束。好,你可以通过这个阶段,没有痛苦、没有不舒服。通过它,现在,被生出来。”

    “我妈妈没有被麻醉,没有。我生出来全身粉红。观察生孩子的过程真是有趣。”

    “粉红的。那么,你正在……?”

    “哭,不过我没事。妈妈也安好。”

    “她不想被麻醉吗?”

    “她拒绝被麻醉。她不希望我生出来后像其他婴儿,暗蓝色的。”没错,有时候麻醉消退后,会影响婴儿。

    “我了解,你不是暗蓝的,你是红通通的、灵活的,而且正在哭。你看到妈妈了吗?或是看到什么?”

    安德莉亚乐不可支,爆出笑声:“大家都很快乐。她被送到另一个房间,跟其他妈妈在一起。我爸爸是医生,却没有为她安排自己的病房。”她观察到这个讽刺又好玩的事情。

    “外边是蓝色的。”她补充:“阳光普照的日子。”

    “你注意到很多事。”我说:“有很多细节。医护人员把你抱给妈妈看吗?情形怎么样?”

    “她把我抱在怀中。好像我一直都没有离开她。”

    “她对你好吗?”

  &

浏览(6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ZT 探索生命奥秘之旅 ---by 红蜻蜓蓝蜻蜓 2010-11-14 11:09:34
探索生命奥秘之旅(序) --也谈前世今生 2010-10-02 11:03:38

      最近在跨坛上看到土豆 MM 的写的“前世今生”一文以及她的困惑,也仔细读了所有的跟帖,有两位 MM 提到美国知名心理学家 Dr. Brian Weiss 及他的著作,联想到自己即将启程的东岸之行,觉得有必要记录下这段不寻常的心路和经历,或许对土豆 MM 和其他 JM 有所启发。

      10 月中旬,我将去美国东部的 Omega Institute 参加为时一周的学习班 ( workshop ) , 而这学习班正是由 Dr. Brian Weiss 主持,学习班的内容就叫:前世回溯治疗 ( pass life regression therapy )。人到底有没有前世和轮回?生命的意义何在?在学习班上,我将会碰到什么样的人,将会有怎样的奇异经历(据称有很多参会人在现场能回忆起自己的前世)?太多的未知使我对我的旅程充满期待,届时我将和大家一起分享。或许我会失望而归,但我相信那也是一段有意义的人生经历。

      谁是 Dr. Brian Weiss? 什么是回溯治疗?什么是前世回溯治疗?而我,既不是心理学家,也不是精神病专家,相反,我是一个实实在在拿手术刀的外科专科医师,又是如何对前世轮回这一不被科学界及绝大多世人认可的话题感兴趣的呢?且听我下回细细道来。

附:前世今生一文

有人相信人有前世今生么? 前几天做的一个梦让我这几天一直惆怅不已.

梦的情节太过清晰, 好象我自己真正经历过一般. 梦里的时间是在二战前期, 大概一九三九或四零年初冬时候一个中欧国家. 梦中的我是个二十多岁的白人女孩, 初初爱上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却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也喜欢我. 我鼓起勇气去他家看望他.  一进门一屋子的人, 很热闹. 妈妈和姐妹在厨房里忙,  他和父亲还有好几个兄弟在聊天, 几个小孩在屋子里打闹着玩. 看到忐忑不安羞涩的我, 他站起来向我走过来, 面容温和沉静, 微笑着帮我脱下大衣, 然后把我介绍给他的家人们. 当我们正互相问候的时候, 一个人突然惊慌的冲进来说已经戒严他们要监禁犹太人.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们都是犹太人, 而我不是. 然后我说, 我可以想办法替他们找到通行令.  我出去了一趟, 拿到了通行令并且护送他们一家越过边境去邻国. 好象他们在那边有亲戚.  夜黑沉沉的, 一大群人悄无声息的走着. 后面似乎一直有人在追赶.  他始终在我的身边护持着. 走到一条河边, 过了河就到了另一个国家, 然而追赶的人也接近了.  他伸手搂过我, 我的额头贴着他的颈, 一遍温热( 不可思议, 我真真切切感觉到了那种让人留恋的肌肤的温热). 他说让我们先走, 他要引开那些人, 然后再赶上我们. 可是我的心里一下被悲伤填满, 因为, 我知道他死了. 他最后被追赶的人用枪打死了, 再也没回来. 独留我一个过完一生.  然后他叫过来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 搂着她说, 这是我的女儿. 我人虽然在他的臂弯里, 可思想却是在很多年后. 我心里悲伤的叫着说, 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个小女儿. 如果我知道你还有个女儿, 我会在你去后一直照顾她长大.  我不知道你有个小女儿啊. 心好痛.   醒来后一切历历在目. 心仍钝痛.

如果没有别的, 也许这只是我做过无数梦中普普通通的一个, 没什么不同. 可诡异的是, 在梦中从我进门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 我就强烈的意识到这个男人是我现在已分手的男朋友的前世, 虽然他们长的一点都不象, 可是我知道他是他! 而且我当时和前男朋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好象从前认识. 不是他的样子, 而是那种感觉. 而他也说他有同样的感觉.

这样有强烈暗示性的梦对我不是第一次发生. 当我前一次的婚姻陷入绝境的时候. 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曾经如此深爱过的人, 会变的如此让我厌憎. 我们之间也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然后有一晚,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是明朝中期一个富人家的女儿, 偷偷喜欢上了一个书生. 两人有了私情后, 书生说要去京城读书考试从此杳无音信. 女孩却不幸有了身孕. 家里人觉得丢脸. 把女儿和一个丫头送到偏远之地的房子里从此不管不问.  女孩生下孩子后, 虽日夜愁苦, 但还盼着书生回来找自己. 谁知道半年后仍无人前来. 于是女孩子掐死了孩子, 自己上吊自杀了. 虽然梦里没看到那个男的几眼, 可我心里却知道那个书生就是今世的前夫.  从此对前世今生产生疑惑. 难道我们今生是来了这份孽缘的吗?

               如果以前的梦还有肖想的成分在, 这次的梦却无论如何是我没有想到过的.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好一段时间了, 而且是我自己的选择,心平气和, 虽有牵挂但并无任何纠结. 人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我们真的是同一个灵魂在这世上辗转轮回吗?有人有过同样的经历和感受吗? 可以分享吗? 真的很迷惑也有点难受.

 

探秘之旅(1)--Dr. Weiss 2010-10-02 22:10:05

首先在此声明一下,我所写的纯属个人心路和经历,若有蛊惑人心,宣扬“伪科学”之嫌,还请多多包涵:)。(想来我也没那么大的能量。。。。。。)。同时先給自己拍一下砖,先前的题目太标题党,探秘之旅或许更确切一些。。。。。。。

Dr Weiss何许人也?我不认识其本人  至今对他的了解都来自网络和他的个人著作。这是网上Wikipedia所给的信息:Weiss graduated from the Yal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1970, completing an internship in internal medicine at the New York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then returning to Yale for a two-year residency in psychiatry. 魏斯于1970年毕业于耶鲁大学医学院,在纽约大学医学中心内科做完实习后,返回耶鲁大学完成两年的精神病学住院医生培训Weiss currently lives with his wife Carol in Miami, Florida, where he writes and conducts public seminars on the subject of reincarnation. He is the Chairman Emeritus of the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at the Mount Sinai Medical Center in Miami and Clinical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sychiatry at the University of Miami School of Medicine. 魏斯和他的妻子目前居住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在那里他从事写作和举行有关轮回的公开研讨会。他是迈阿密西奈山医学中心精神病学科名誉主任和迈阿密医学院精神病学临床副教授。

我们来看看Dr Weiss是如何介绍他自己的:我是一名接受正规训练的医生、精神医学教授、坚决的无神论者。自从惊天动地的那一天后,我走了好长的路,使得经过精准、严格医学训练的我相信人的生命比我认为的更加宏大、深奥。我接受了正规学院教育,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然后进一步获得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成为精神科主治医生。我也在好几个大学的医学院任教,并担任迈阿密系奈山医学中心精神科主任。遇到凯瑟琳之前(这个病人的故事,写在我出版的第一本书《多次前世,多位(灵性)大师》里),我发表了四十余篇科学论文,以及为专著的部分章节执笔,在精神药物学与脑部化学领域里,我获得国际认可的声誉。一点也不奇怪,我对不科学的领域,例如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是彻底的怀疑。而且,对于前世与轮回的观念一无所悉,甚至不想去知道。

    哪想到随后的突发事件冲击了我,引介我进入灵魂、右脑、非线性思考的世界。凯瑟琳莫名其妙开始回忆前世。不知道什么缘故,她所有的临床症状,在前世回溯后都获得改善。我惊愕万分。在这同时,我也开始找寻科学与直觉之间的协调点。

这个过程发生于二十年。此后,我帮助二千多位病患,做新生儿、子宫期回忆以及前世回溯。根据这些实例,我已经写了三本书,而且已出版三十种外语译本

 如今,DrWeiss已有7本相关著作出版,也曾是Larry King Oprah等美国著名脱口秀的嘉宾。 这是他的个人网站:http://www.brianweiss.com/他的前4本著作中文版翻译可在“风中漫步”的博客中下载阅读: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5&postID=26928 (在此感谢风中漫步提供的信息)。

我曾推荐他的著作给有限的几个密友,结果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照我哥的说法,那是整一个胡言乱语,叫我小心别给骗了。另外几个我很有心灵共鸣的好友这次也难有同感,觉得他的书当小说看还可以,但没法当真。没有一人体会到我刚接触到他的书时那种震撼,感悟和欣喜。。。。。。

那么,DrWeiss前世回溯治疗(past life regression therapy)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让我如此走火入魔,觉得那即使是一个骗局,也还是要走进去看看呢?

探秘之旅(2)--前世回溯治疗 (past life regression therapy) 2010-10-10 00:24:44

 

    如果说前世回溯治疗听起来很陌生,甚至有点诡异的话,回溯治疗本身其实并不神秘。它是治疗师通过语言暗示等一定的技巧,来诱导病人进入催眠状态 ( hypnosis )。在催眠状态里,病人还能和治疗师进行语言交流,通常在治疗师的引导下,病人的思维被带进记忆深处的潜意识里,童年的一些被遗忘的不愉快经历又列列在目,而这些往往是病人的一些心理精神病症,像焦炉,忧郁症,强迫症等的症结所在。这些病人在成功的催眠治疗后,其症状会减轻或消失。

    催眠状态( hypnosis )并不一定需要有专业人员引导才能达到。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有过轻微催眠状态的经历,只是你没有意识到罢了。比如当你高度集中精力做某件事时,你会对周围的事物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这时的你就在轻度的催眠状态中。据我的理解,冥想( meditation )或打坐,也是将你引导到类似的催眠状态里,此时你的身体处于静态,但思维却长驱直入到不为我们所熟悉的神秘地带:潜意识里。

    回溯治疗或催眠治疗虽不是主流的治疗心理病症的手段,但至少还是被西方医学界认可的。 Dr 。 Weiss 一开始也是中规中矩的精神病学家,很多他的病人在传统的催眠治疗后得以缓解或治愈。但在 80 年代初期,一个年轻的名叫凯瑟琳的女病人 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当时我担任迈阿密一家医院的精神科主任约一年左右,凯瑟琳被介绍来就诊。她年三十,来自新英格兰,是 虔诚的天主教徒。她深受恐惧,惊慌,重复的噩梦所折磨,这些症状跟了她一辈子,而且愈演愈烈,对传统的治疗毫无反映。最后,凯瑟琳同意试试催眠治疗。在深度催眠中, 她回忆起许多不愉快的童年经历,我以为找到的她的症结所在,但她的病情并未好转。接下来的那个星期,我再度让凯瑟琳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不过这一次我刻意不从旁引导,让她自由发挥。

    哪想到她这次却横跨四千年,回溯到古代近东地区的前世,在这一世中, 她有不同的形貌发色和名字。当时的地形,服饰,日常用品,所有细节她都描绘得有声有色。我非常震惊,也很怀疑。我已经治疗凯瑟琳一年多了,了解她不是严重的精神病患,不会产生幻觉,也不是多重性格,极不容易受暗示所影响,也没有滥用药物和酗酒。我推想她的记忆一定是有幻想或梦幻般的内容所组成。不过,事情有了奇妙转变,凯瑟琳的病症竟然戏剧般的改善,不出几个月,她竟不药而知。

    在后面的诊疗中,还有更奇怪的事情。回想前世的死亡经验时,凯瑟琳漂浮在肉体之上,被引向亲切的灵光。在一世一世的“中介生命 ” ( in-be-tween-lifetimes )状态中,每次的情形总是一模一样。“他们告诉我有很多神( gods ) , 因为上帝( God )就在每个人心中。”凯瑟琳用沙哑的声音这样说,接下来她说的话,让我惊骇的不敢喘气,并彻底改变我的人生观:

    “你的父亲和你儿子也在这里。你父亲的名字叫埃夫隆,而你女儿取的名字和他一样。你父亲死于心脏病。你儿子的心脏也不好,是倒着长的,像鸡心。他因为非常爱你而为你做出重大牺牲。他的灵魂是很进化的,他的死偿了父母知情。。。。。。”

    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第一个儿子亚当 ----- 只活了 23 天,死于非常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病。在亚当出生的那段时间,我正对是否选择精神科或内科而举棋不定。直到亚当的意外才使我坚定地选择心理治疗做终身职业。因为现代医学以其先进的技术和设备,竟不能挽回一个小婴儿的生命,令我愤慨。我父亲确实死于心肌梗塞,时间大约是我与凯瑟琳第一次见面前的 9 个月。他去世后的四个月,我女儿出生了,于



浏览(74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