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立钩无饵三尺悬, 太直伤人。渭水北岸一愚顽,太真伤己!
网络日志正文
闲谈红楼梦焦大与唐杨贵妃 2016-06-30 09:41:00

梅派京剧中有一出经典剧目叫《贵妃醉酒》,多年来常演不衰,至今仍让戏迷们沉醉不已。《红楼梦》中也有一幕醉酒闹剧,不过主角不是美人,而是一位叫焦大的老奴。乍一听来,焦大醉酒与贵妃醉酒风马牛不相及,不可同日而语。可是,你若略加观照就会发现,这两起事件的缘起和实质是一样的,都是在受到冷落后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满。

《贵妃醉酒》的原始脚本,并没有现在这么雅,其中不乏轻佻谑浪的科诨表演。百花亭的筵席都摆好了,就等皇上驾到一块儿赏花饮酒,谁知等了老半天,万岁爷却在半路上驾转西宫,临幸梅妃去了。这让杨玉环又羞又恼,无奈只好引樽自饮。几杯下肚,醺然欲醉,不免春心荡漾,以至放浪形骸,媚态浪语,频频向两位公公作出求欢状,俗得可以。

“没醉假装醉,躺在床上睡。叫奴去送枕,扯烂奴的衣!”

 焦大爷今儿个口吐白沫,半段海岛冰轮。陕西话管这叫半吊子,呵呵。

杨玉环“耍酒疯”显然是因为失宠。那么,焦大“耍酒疯”又是为哪般呢?

在贾府当下人物中,焦大资格最老、功劳最大。按照宁国府内当家尤氏的说法,焦大“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照此看来,焦大就不止是宁国公贾演的恩人和义仆,而且是大清国的勇士和功臣,即使不被树碑立传,也当供养起来。大约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焦大的功劳不仅未能改变身价和命运,而且随着老主子的去世,渐渐被冷落下来,临到古稀之年,还要任人驱使。

那一天,宝玉随凤姐到宁府宴游,见到并结识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晚饭后,原说是派两个小子送秦钟回家的,外头却派了焦大。惹得焦大火起,便趁着酒兴抱怨起来,调门越来越高,话也越说越难听。这让在场的主子们脸面下不来,于是就被捆绑起来,拖进马圈塞了 一嘴马粪。想当年,为救先主喝马尿;现如今,反被后人塞马粪。世道人心如此不古,付出与回报反差之大,令人不胜唏嘘。

酿成如此悲摧的结局,究竟应该怨谁呢?从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来看,首先要怪管家差遣不公,否则不会出这乱子。在场的两位女当家的说:“偏又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要惹他去!”尤氏还说:“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像这样黑更半夜的派一个老奴送客,确实不该。

其次要怪焦大妄自尊大,目无王法。焦大固然有恩于贾氏,但毕竟时过境迁,那光环早已暗淡了。焦大喝醉了酒,就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姓甚名谁了,倚老卖老的神态跃然纸上。说什么“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焦大 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他也不想想,在人屋檐下混饭吃的奴才一个,连半个主子都没混上,有什么资格好摆?怎可如此放肆地向主子叫板呢?若往深里说,那就不止是怨谁、怪谁的问题了。

“焦大骂街”这件事,在《红楼梦》中只是不起眼的一幕,但脂批却认为“真可惊心骇目”。这同事发现场的反应是一致的:众小厮见说出来的话有天没日的,唬得魂飞魄丧。可见焦大的话是何等地震撼,以至于凤姐不敢听,宝玉不该听。何以至此呢?因为焦大的说词 撕下了宁府的遮羞布,将主子们乱伦的丑闻公开化了,这对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来说,无疑是极不体面的。所以,焦大骂声一起,宁府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从《红楼梦》第七回的客观描述来看,焦大之骂应该是“醉后吐真言”。俗话说叫揭老底,流行语叫爆猛料。焦大发火时尽管情绪失控,并自负地说“我什么不知道?”但具体到人和事,还是有所保留的,并没有指名道姓。道破丑闻身份的是书中的交代:“焦大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作者有言在先,分明指证焦大所言非虚。

那么,事实如此就可以随便嚷嚷吗?中国的道德传统一向讲究“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像宁府这种敏感的高层隐私,不要说下人,即便是族亲,也不敢随便议论。心知肚明可以,公开说破犯忌。焦大虽然粗鲁,也应略知一二,否则不会扬言要往祠堂里哭太 爷去,并说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只不过,焦大对“这些不长进的爷们”的行径实在看不下去,顺便数落数落而已。

事实上,贾府那点糗事,并非焦大一人知底,就连外头那个浪荡公子柳湘莲也有风闻。问题是焦大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他出言孟浪,着实刺痛了贾府中人的神经,但骨子里还是为贾府着想的。之所以牢骚满腹愤愤然,除去炫耀自己的功劳、发泄遭受冷遇的不满外, 还有对不肖子孙的抱怨和谴责。联系到贾府被查抄时焦大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更能证明焦大以贾府为家的一片赤诚之心。

如此说来,焦大不仅是功臣,还是个忠臣。难怪鲁迅先生说,看《红楼梦》,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有学者考证认为,焦大之 骂,绝非仅在“伏可卿之死”,而更多的是借焦大之口,表达作者自己的愤怒,批评圣上之薄情,感怀家事之不幸。是也?非也?恐怕难有定论。


浏览(580)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6-07-01 08:16:35

完全同意。梅爷的本子是从昆曲继承来的。至于曹红里隐藏的故事,那更是海了去了。最近,有一哥们写了许多曹实为朱三太子的发现,十分有趣,你若敢兴趣,我可推荐给你。当年,伟光正(贾珍的后代们)就是靠制造舆论迷惑涉世不深的青年人心发家的,自然知道设立宣传部的重要!我要是在山上这么说,五毛小德张又要不高兴了!哈哈哈。。。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6-07-01 03:43:17

能把贵妃和焦大连在一起,真是高才。是的,前些时看到网上介绍京剧《贵妃醉酒》的来历,提到过梅兰芳以前的戏是又黄又烂,是梅兰芳化腐朽为神奇,把玉环演成了良家小媳妇。焦大在贾家是个另类,看不惯那些潜规则,非要把它透明化。说明有一个舆论的领导机构是大大地重要。眼下,贾珍的后代们都与时俱进了,这些事,哈哈,更不能摊开了说了。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6-30 14:12:35

是不是那个叫陈启礼的?捅了篓子,假装醉酒。古今中外都有。你说的这个,还没听过。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6-30 14:07:37

不错。

我也有个贵妃醉酒的故事。真人真事,发生于1985年3月下旬,台北。演贵妃的是蒋家的 特务头子 汪敬煦(男性),目的是诱敌,敌是美国到台北的江南案调查团,一行九人。。。故事有点长,反正,后来成功了一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