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立钩无饵三尺悬,渭水北岸一愚贯。
网络日志正文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上篇) 2016-12-20 09:10:17

红楼梦灯谜四则(上篇)

雨斤

要说起红楼梦里的灯谜,那可是海了去了!

其实,红楼梦本身就是一个大灯谜,谜一样的书,谜一样的事,谜一样的史,谜一样的人。自从盘古开天地,还没有关于哪一部书的“谜”的程度,能超过曹雪芹的红楼梦。也正是这个原因,笔者把自己的这个系列的文章归类,叫“红谜”。

红楼梦里的谜语可以分为两类,且都集中在书中的三回中:第二十二回, 第五十回和第五十一回。这第一类,是书中人物之间的问答,有谜面,有谜底。这类谜语集中在脂本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迷贾政悲谶语”中。这类谜语,是人物性格的写照,是故事情节的暗示,是作品主旨的载体,因而,它们成为了小说文本的血肉,不可或缺。比如贾母的“荔枝谜”,贾政的“砚台谜”,元春的“爆竹谜”(暴毙),迎春的“算盘谜”,探春的“风筝谜”(远嫁),惜春的“佛前海灯谜”(出家)等。第二类呢,是作者留给读者的问题,有谜面,但无谜底。这类谜语包括第五十回湘云、宝钗、宝玉、黛玉各出一谜语,和第五十一回薛小妹的十首怀古诗谜。(关于薛小妹十首诗谜,笔者后文会来仔细破解,敬请关注。)

今天,老朽就来侃侃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致春灯谜”中的湘云、宝钗、宝玉和黛玉等人的四则谜语。

关于这四则谜语,红学界历来就有各种解读。涉及的主要有这样几个问题:为什么这四人的谜语只揭底了湘云的谜语?宝玉给出的“耍的猴儿”谜底是正确的吗?这四人的谜语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我的观点是:宝玉给出的谜底,也对,也不对。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双解谜语。它有两个谜底:一个明的,一个暗的。或者说一个雅的,一个俗的。宝玉给出的只是明谜底,俗谜底。它还有一个隐藏的暗谜底,或者说,“雅”谜底。这四人的谜语也有一个内在的联系,那就是,它们的暗谜底(雅谜底)指的都是同一个东西-这部小说本身:《红楼梦》!

01200000026966134394346049478_s.jpg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致春灯谜

湘云的谜语原文如下:

  湘云笑道:“我编了一枝《点绛唇》,恰是俗物,你们猜猜。”说着便念道:“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众人不解,想了半日,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人的。宝玉笑了半日,道:“都不是,我猜着了,一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众人道:“前头都好,末后一句怎么解?”湘云道:“哪一个耍的猴子不是剁了尾巴去的?”众人听了,都笑起来,说:“他编个谜儿也是刁钻古怪的。”

这是一个“刁钻古怪的”非同寻常的谜语。谜底真的就是个“剁了尾巴去的”猴儿么?我们知道,《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鉴者,镜也。这面宝镜,按作者在第十二回“王熙凤独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中的要求,按批书人脂砚斋的揭示,“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所以,湘云的谜底恰恰不是这个所谓的“俗物”“耍的猴儿”。相反,谁要是信以为真,谁就真的被耍了,成了“猴儿”。作者在这里通过宝玉之口,一语双关,既给出了这个答案,又否定了这个答案----“耍的猴儿”,骗你没商量!谜底不是“俗物”,恰是“刁钻古怪”的“雅物”--一本书:《红楼梦》。

  溪壑分离:言外有意、象外有旨,正反内容如同溪壑之别,读者“只照他的背面”。

  红尘游戏:作者红尘中人,在此玩弄文字游戏。这当然是作者谦虚的“烟雾”。

  真何趣:很有趣。本书“复可悦世之耳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

  名利犹虚:不为名利,为“闺阁昭传”,赎“半生潦倒之罪”。

  后事终难继:“继”者,“记”也。后四十回被作者忍痛删去。一如“耍的猴儿”,“ 剁了尾巴”。

湘云之谜,道出了《红楼梦》一书的审美个性--残缺。也间接的告诉读者,后四十回,是写成后又被“剁”去的。当然,有一种观点认为,曹公晚景凄凉,未能完成。一种观点认为,完成了,但在手抄本传阅的过程里被人搞丢了,失传了。一种观点认为御用文人高鄂将其篡改了。那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笔者认为,后四十回被作者故意砍掉了。这个谜语的谜底就是作者给读者的暗示。湘云和宝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按周汝昌先生的说法,二人后来有一段姻缘,夫唱妇随,一著一批,共同创作了前八十回本《红楼梦》。故此处用他二人合作,点出本书“后事终难继”的特点。这也是为什么四人的谜语,只揭底了湘云的谜语,而且是由宝玉揭的原因。

实际上,如果我们留心,就不难发现本节文字中一个特别重要而易被忽略的细节。在李纨给出了她与李纹、李绮的四个谜语被众人猜出后,宝钗提醒大家:“这些虽好,不合老太太的意,不如作些浅近的物儿,大家雅俗共赏才好。”众人都道:“也要作些浅的俗物才是。”

这里,作者巧用“雅俗共赏”,一语双关。就是说,破解下面四个谜语应从“雅”和“俗”两个角度入手,寻找每一个谜语的雅俗双解来。宝钗的话,实是作者又一间离之语。为此,作者文思一变,在运用“耍猴”这一北京方言间离之后,索性不给谜底,放手让读者思考求解,以期发现真正的谜底。“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致春灯谜”,你看,“春灯谜”是“雅制”(谐音“雅致”)的,不可只是“俗解”。

(未完待续)


浏览(746) (4)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黄花岗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6-12-21 04:13:21

雨兄,愧不敢当。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6-12-20 13:21:38

叩谢黄兄的认同!

您的诗词,很令在下仰慕!

回复 | 0
作者:黄花岗 留言时间:2016-12-20 13:10:55

解的有趣,赞!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