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立钩无饵三尺悬, 渭水北岸一愚贯。
网络日志正文
无知,还是故意装蒜? 2017-04-16 12:06:19

《宋史·卷二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宗室一》:“太祖兄弟五人:兄光济,早亡,宋兴,追封邕王,改曹王;弟光义,即太宗;次廷美;次光赞,幼亡,追封夔王,改岐王。”

可见,宋太祖赵匡胤一共兄弟五人,长兄赵光济,早亡,北宋建立后,追封为邕王,后改为曹王;三弟赵光义,即宋太宗;四弟赵廷美;幼弟赵光赞,幼年去世,追封为夔王,后改为岐王。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太祖登基后,为避尊諱,众弟兄名字里原来的“匡”字,均改为“光”字。只有太祖继续用“匡”字。

有人可能说,早亡的排行时不算。那就更不对了。封建社会对祖宗血脉,长幼尊卑非常看重,人家能封曹王,岂有排行不算之理?直到今天,在农村弟兄们排行时,也还是要算上夭折的男丁呢。

既然人家不为二,为什么有人硬要装蒜,别有用心的把“二”字往他身上扯呢?(此处略去几个字。。。)看把人激动的,至于吗?

再说了,唱了半天,不还是个孤儿寡母,跑单帮的主儿么!这不正说明,洒家早先并未冤枉你啊!为了跟二大爷叫板,结果把自己的馅给叫漏了,哈哈。要真有种,就直接到这儿来嚎几嗓试试?看不抽死你个二腻子。

咱家自打上回得了这宝贝扇子,还没试过它的威力呢。手痒痒的紧。。。


浏览(840) (2) 评论(3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20 18:09:28

谢谢。我已经翻篇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20 18:03:34

那两篇文章我有点儿印象,当时没看懂雨斤想说什么,事后也没多想。似乎和最近的事情有牵连,还是早就有纠结啊。搞不清楚,也不费那个劲了。小弟劝雨斤一句,得放手时就放手,过去的事情,不必总挂在心上。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20 07:44:54

你得先预习一下我的两篇博文:“陕西俗语”和“元迎探惜”。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9 22:20:41

雨斤,我到“高山流水”走了一趟,水太深,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说起借古讽今,老曹还不能算第一人,我在网上查了,苏洵的《六国论》提出并论证了六国灭亡“弊在赂秦”,借古讽今,抨击宋王朝对辽和西夏的屈辱政策。苏洵之前可能还有其他人。

中国的改朝换代,历来是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朝廷政变,农民起义,皆是如此。很少有人能做范蠡那样的功成名就后退隐江湖的明白人。

我奇怪,外国人读《红楼梦》能从中看出什么,吃个螃蟹就能吃出一串学问出来,要了卿的命卿也转不过这个弯来。就如我们看莎士比亚的戏,也就是看个热闹,学一句“to be or not to be”,根本就没搞懂莎翁想说什么。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8 21:32:22

你若真的好奇“今日事”,可到“高山流水”一游。

不过,由于你不是那里的山民,一时半会儿,估计也难看出个头绪来的。

对我而言,这些不愉快的经历,还是不提也罢。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8 21:10:45

老曹借一幅画骂死乾隆,结果乾隆一点也不觉察,你说妙不妙啊?

再给你推荐一篇:“说说习大他大和曹雪芹的关系”

http://blog.creaders.net/u/11007/201703/285209.html

和这篇骂雍正的:“令人胆颤心惊的咏菊螃蟹诗”

http://blog.creaders.net/u/11007/201701/277388.html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8 20:54:10

我把《曹雪芹“不学之纨绔”骂的是谁?》一文和后面的跟帖讨论保存下来,做个参考。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8 20:46:04

雨斤这篇文章不长,来回看了几遍,似乎用古代人说今日事,还是老曹的手法。若非雨斤的解析,还不明白老曹文字后面还有那么多的牵扯。不明白雨斤的“今日事”,所以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要不雨斤加几段批注?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8 20:39:50

雨斤码字手太快,一眼照顾不到就漏了一篇文章。我不记得读过《曹雪芹“不学之纨绔”骂的是谁?》一文,否则看了红米不是手机同学的跟帖,我也不会向雨斤说“现在所缺的就是“《红楼梦》一书,为余友曹子雪芹所撰”这么一句话。”了,让明白的人以为我剽窃红米同学的观点。呵呵。我还是很赞同红米同学的观点。不过也许如雨斤所说,认识老曹的朋友们为了保护老曹,绝口不提老曹是《红楼梦》的作者。但这也是揣想,无法证实。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8 09:43:26

回您的话:在这篇“曹雪芹“不学之纨绔”骂的是谁?”后面:

http://blog.creaders.net/u/11007/201612/275813.html

顺便说一句,这一篇本身的话题也很值得你仔细一读。

谢谢草博的人生哲理和关心。那事儿,我已经翻篇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8 00:36:02

没弄明白,雨斤怎么和地主掐起来了。雨斤和地主不是一向你唱我和,同扬国粹嘛。不知道是什么过节,小弟不敢胡乱置喙。既然有了矛盾,大概是些沟通上的问题吧,总不至于大过美国要向朝鲜扔导弹。我很尊重雨斤,这些日子跟着雨斤长学问,也很尊重地主,跟着地主学梨园知识。俩人不妨停止争论,平心静气地沉淀一段时间,待有合适的契机,各退一步,海阔天高。有一个朋友不容易,有一个声气相通的朋友更不容易。想一想伯牙摔琴谢知音,“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千金易得,一友难寻。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8 00:08:39

雨斤,你和红米不是手机同学的对话在哪里?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就是找不到。红米不是手机同学似乎对红学也有兴趣,好像手里有三个版本的《红楼梦》。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8 00:06:04

雨斤,你说的是因为清朝的文字狱,所以老曹的朋友都不说《红楼梦》是老曹所著?这倒也是一个解释。因为《南鹞北鸢考工志》是一本技术书,不涉政治,所以敦敏为老曹扬名。我记得乾隆也看过《红楼梦》,没看出反清的情节,认为是写明珠家的事。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7 16:12:44

好好好! 打往,不说了,您息怒哈。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15:31:48

很好,终于招了。好一个路见不平。那人家在你帖子底下骂我,你路见不平了吗?什么叫“干脏活”?何人何时干的脏活?我久未上山,招惹谁了?我那篇,是被骂牛魔王才写的。人骂我,是罪有应得。我骂人,是十恶不赦。打住。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15:22:02

其实,我私下也劝过你我,干脏活也挺累的。不过,您要觉得痛快,继续干。也许我也懒得去再说什么,不过,还是希望自家门口清静些。这三篇大作,也给您赚得不少GDP,也不错,没有白忙乎。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15:15:09

其三,一年多来,对雨兄和其他她几位戏迷歌友,我是尊重的,和您私底下交往最多。去年计划去美国看戏迷,您一句话,我不也到了德州? 虽说您没见着,我许诺的威士忌可是背去了。哈哈,万里送一鹅毛,不值一提。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15:08:46

其次,要割袍就割吧! 说来地主的真朋友并不多,对每一个都不能说不珍惜,不能说不坦诚。就你我来说,我翻翻旧历,从我写第一回"闲谈"起,就承蒙老兄抬爱,是不多的几位常客之一。当然,各人性情使然,有时言语不合是在所难免的,只要不是攻击他人,我何曾冒犯过任何人?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15:00:32

嘿嘿! 一天下来,写了三篇,俺要是不表个态,也显得不厚道。那就,说说?

首先,地主天性如此,路见不平,给朋友的肋上插刀,雨兄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至于说哪儿的路不平了,就是高山上,山上岂会是平路? 是吧? 都懂得,兄在博文中也提了,俺就不多说了。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08:11:43

奇怪,这万维咋还过滤起字来了:就是“论曹雪芹两极的语言艺术”里,春燕她娘何婆子骂春燕的那个字:

http://blog.creaders.net/u/11007/201704/287961.html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7 08:08:15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留言时间:2017-04-17 08:05:59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4-17 07:59:14

掉了一个关键字:“”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7 07:53:15

那你得先捂住胸口,问问你自己:你给那寡妇回帖的那句狠狠骂的话,是指的谁???我什么地方得罪你啦?我好像没有做过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吧?伸出舌头去舔一个胖寡妇,还是个莱斯宾,的,你也不嫌脏?还说我割袍断义,是谁先动的刀子?又有什么“义”可断?有,也是假情假义,这种当面奉承,背后捅刀子的“义”,我不要也罢!

回复 | 3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7 07:41:00

他们都有意保护自己的好朋友呢。不像当今有的人,卖友求舔,可耻之至!

建议你去看那篇后面我和红谜不是手机的对话。凡是认识老曹的人,都守口如瓶,凡是直指老曹是属作者的人,又都不直接认识老曹!

这绝对不是偶然的现象。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6 22:47:26

雨斤,我看了你以前的文章,在《你知道曹雪芹还有第二部著作吗?》里,有“曹雪芹的好友敦敏除著有《懋斋诗钞》外,还作有《瓶湖懋斋记盛》。遗憾的是,现在只能见到后者的残篇。残篇开篇云:“《南鹞北鸢考工志》一书,为余友曹子雪芹所撰”;篇中有眉批曰:“子明,余意前段可略去”九字,证明二人早已存在文字交往。”现在所缺的就是“《红楼梦》一书,为余友曹子雪芹所撰”这么一句话。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6 22:03:25

不会吧,地主一向和雨斤一唱一和。地主在什么地方欺负雨斤了,告诉我,我过去看看,或者我能主持个公道(如果能的话)。雨斤的文章我基本都拜读,不过说戏的文章例外,不懂戏就不往里乱掺和。查了一下,雨斤最近没写有关宋朝的戏呀。陈年积怨?地主不带没事往自己身上揽事的。

回复 | 2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6 21:28:02

嘿嘿! 芨博也装蒜? 不是告诉您,那是在说我吗? 能略去几个字不写,可是留了天大的面子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4-16 20:40:27

雨斤这是冲谁呀?对面没人呀。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4-16 19:59:53

雨兄博才! 学习了。原来宋太祖行二,太宗光义行三是吧!

这无知、装蒜,说我的吧?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