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时常发呆,立钩无饵三尺悬, 太直伤人。偶尔抽风,渭水北岸一番癫,太真伤己!
网络日志正文
他是唯一能让李白蒙羞折服的人 2017-07-26 08:11:27

他是唯一能让李白蒙羞折服的人

雨斤

去过武汉的人,都知道那里有个龟蛇二山。秦腔里,也有一出戏,就叫《遊龟山》。而在蛇山之巅,高耸入云端的就是那著名的黄鹤楼。

话说,唐朝天宝年间的一个炎热的夏天,尚书省司勋员外郎崔颢,因为人太直,丢了官帽。郁郁寡欢的散心游玩,来到蛇山。他登上黄鹤楼,极目远眺,思想起自己半生宦海浮沉,终不得志,感慨万千。借酒浇愁之后,抓起毫笔,在黄鹤楼的西侧墙壁上,留下了他的千古名篇《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洒家念书时,每到图书馆的期刊借阅处,押下自己的学生证,最爱看的就是各种小说月报和文艺期刊。当时,我们陕西的小说杂志叫《延河》,武汉的小说杂志叫《芳草》。陕西的叫延河,再自然不过。可武汉的为啥叫芳草,洒家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留校后出差到武汉,遊龟蛇二山,登黄鹤楼,读了崔颢的诗,才恍然大悟。

   83d1f2dafec375b.jpg

传说,后来李白登黄鹤楼时,也诗兴大发。他在楼中发现崔颢的题诗,连称“绝妙、绝妙!”当李白提笔题诗时,思索了半天,发现自己的才思,无法超越崔颢的意境。于是,写下了四句“打油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怀:

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便搁笔不写,拂袖而去。

传说中,再后来有个少年,名叫丁十八。他讥笑李白道:“黄鹤楼依然无恙,你是捶不碎了的。”李白又作诗辩解:“我确实捶碎了,只因黄鹤仙人上天哭诉玉帝,才又重修黄鹤楼,让黄鹤仙人重归楼上。”真是煞有介事,神乎其神。后人乃在黄鹤楼东侧,修建一亭,名曰李白搁笔亭,以志其事。重檐复道,成为燕游之所。实际上,李白热爱黄鹤楼,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高亢激昂,连呼“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山川人文,相互倚重,黄鹤楼之名更加显赫。

据史载,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孙吴黄武二年(公元223年),传说是为了军事目的而建,孙权为实现“以武治国而昌”(“武昌”的名称由来于此,武汉则是武昌和汉口的合称),筑城为守,建楼以瞭望。至唐朝,其军事性质逐渐演变为著名的名胜景点,历代文人墨客到此游览,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

崔颢诗里提到的那个驾鹤而去的“昔人”,与黄鹤楼建造的一个神话传说有关。

据传,很久以前,一位叫辛老板的当地人在蛇山脚下开了个小酒店。某日,小店里来了一个衣裳单薄而褴褛的老道。老道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动作迟缓,他要了一碗酒,双手抖抖索索地捧起后一口干了,接着又口齿不清地叫了第二碗、第三碗……辛老板跑前跑后,一直服侍到老道踉踉跄跄地跌撞出酒店后,他才蓦然记起老人还没付酒资。第二天,老道又在同样的时间来到小酒店,坐在同一张桌子前酌饮了同样斤两的酒,最后又未付酒资而去。

就这样一天天老道来而复去,一眨眼就过了大半年。辛老板双亲早亡,一直以不能在父母膝下尽孝为平生憾事,因此他把这位有许多皱纹在风干的脸上肆意纵横着的老人当作自己的长辈一样尊敬,从来不曾向他索要酒账。

一天,老道手里拿着一块橘皮走进酒店,在简陋的壁上画了一只引颈凝望的黄鹤,唱了一句偈子,道:“酒客至拍手,鹤即下飞舞”,便飘然而去。疑惑不解的酒客们和辛老板试着拍了一回手,轻轻地哼着曲子,果然就发现壁上的黄鹤伸了伸它那优雅的长腿,扇动着美丽的双翅从画中出来,在空中翩翩起舞,所有的人都看痴了。

自从出了这样奇怪的事,谁都想到酒店来看黄鹤跳舞,尝尝仙酒的滋味,黄鹤矶上整日里人山人海。辛氏赚的钱像潮水般涌来,简直成了一步登天的活财神。天长日久,辛氏变得越来越贪心,再也不把穷苦人放在心里,甚至把老道也忘记了。

谁知,有一天老道突然回来了。辛氏见到老道,始终没提黄鹤和酒井给她带来的好处,还要求老道再给她变出些好东西来。老道沉思片刻,掏出一只笛子,用笛声唤下墙上的黄鹤说:"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走吧。"黄鹤展开双翅,驮着老道,飞向了遥远的天边。 

黄鹤飞走了,酒井里的酒也还原成了水。辛氏后悔不迭,决心痛改前非,就用全部家产在黄鹤矶头建了一座高楼,供游人登临观赏,也以此纪念老道和黄鹤。这座高楼就是黄鹤楼。

崔颢的后半生,失意潦倒,只活了不到五十岁就郁郁而终。他死去的第二年,就爆发了唐朝由盛转衰的拐点事件--“安史之乱”。李隆基在仓皇西逃的路上,让位于儿子李亨,是为唐肃宗。连年的战火纷扰,民不聊生。军需不支,唐肃宗只好使用历代朝廷的绝招:开铸虚值大钱--乾元重宝。

AQAAAFlvc_KIeu4xAAFgw_UqH7IAAB6wAN9-FEAAWDb049.jpg

AgAAAFlvc_KIFcF5AAFRKNa90RoAAB6wAN_WSwAAVFA178.jpg

叛贼安禄山和史思明,在攻占了洛阳后,也先后开炉铸行了虚值大钱“得壹元宝”和“顺天元宝”。注意,官炉的钱文直读,叛匪的钱文旋读。

647154739_deb40225ac_o.jpg

648023438_7ffbce9a52_o.jpg

648038490_f240161165_o.jpg

648038632_5e850c8686_o.jpg

鲁迅当年玩钱时,曾感叹道“顺天易得,得壹难求”。周公此言不假:顺天和得壹的存世量,大约是一百比一。

概因此二叛匪都没念过几天书,冒然取了个钱名,被人指出“语非吉兆”。老子《道德经》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王侯得一为天下贞。”安禄山,史思明想“得一”,盼望着父传子,子而孙,子子孙孙,相传万代。然而,他们对“一”字也心有疑虑,担心只能一世而终。于是,在铸钱时把“一”故意写成“壹”。三个月后,干脆改铸为“顺天元宝”。

乱世钱,本来就流通不广,传世稀少。再加之铸期只有短短三个月,因此,到了一千三百年后的今天,得壹元宝非常稀少。当然,顺天也不多!

以上图片,均为洒家自藏品。是洒家非常喜欢的心爱之物。

 PS...

顺带再说一句:安禄山史思明这两个“活宝”,想造反当皇帝,到后来还真应验了“得一”的兆箴。二人不但都只传了“一世”,还分别被自己养的龟儿子给宰了:安禄山被次子安庆绪所杀;史思明则被长子史朝义给活活砍了头。您说,这是不是标准版的“现世报”啊?


浏览(1485) (0) 评论(3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雨斤 回复 秋路秋风 留言时间:2017-07-30 11:25:02

感谢分享观点。

我不太同意你对李白的美誉。李前期还行,后期写的很多句子,确实不能算是“诗”。

仅从严格意义上的诗词成就而言,历代诗家基本上也是褒杜抑李。红朝武帝则褒李抑杜,郭沫若等马屁文人随之跟着调转方向,对李大吹大擂。

李在当时还是个歌德派。文人的文学作品,一旦沦为政治的工具,就变味儿了。也为后世同行们所不齿!

一点遇见,欢迎理性讨论。

回复 | 0
作者:秋路秋风 回复 Next 留言时间:2017-07-30 08:29:35

很同意和欣赏您对诗言志的评论,给您赞。但不太同意对李白的评议,李白诗的主要成就,不在言志部分,在言情和写自然部分,他是中国伟大的语言大师之一,如那首“静夜思”。

回复 | 0
作者:Serena藕花深处 留言时间:2017-07-27 11:34:55

跟帖和主贴一样都是杠杠的技术贴!搬板凳学习了!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21:15:55

给草博上一杯凉茶!歇歇先。

我有一篇瞎掰老李凤凰台的,已写就。

明天上!供批判用,敬请关注。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Next 留言时间:2017-07-26 21:13:46

您是高手,行家功夫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佩服!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8:38

累死我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8:00

明杨慎以为伪作,余意不然。其一,诗中关于黄鹤楼碎而重建的遐想是如此的奇特,同时又相关于李白自己的南方流放,这种奇思妙想恐怕除了谪仙人之外,无人能为;其二,诗中称丁十八这个少年郎为千年鹤归的丁令威,这是李白常用的手法,用古代名人代指诗中人物,用在这里非常贴切;其三,全诗的意境醉态可掬却又不乏天真,在当时的李白来说,恐怕恰恰是黄鹤楼情节被自己推翻以后的返璞吧。

黄鹤楼之后倒确实捶碎了许多次,宋时重建,明时重建,清代又重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白的一语成谶。建国之后,为了修武汉长江大桥,把清代的黄鹤楼又给拆了,

不过这次没有捶碎,而是把材料编号保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又重新组装了起来,嗯,什么时候去凭栏怀古一把。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7:40

这两句不得了,如此胆大妄为,得罪了一州之人。大概是很多人来找李白理论吧,你老先生怎么能把怒气发在我们山川古迹之上呢?于是后来又有一首《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余捶碎黄鹤楼》,全文如下:

黄鹤高楼已捶碎,黄鹤仙人无所依。 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江南归。 神明太守再雕饰,新图粉壁还芳菲。 一州笑我为狂客,少年往往来相讥。 君平帘下谁家子,云是辽东丁令威。 作诗调我惊逸兴,白云绕笔窗前飞。 待取明朝酒醒罢,与君烂漫寻春晖。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7:17

李白的黄鹤楼情结 李白肯定是不曾写过什么“眼前有景道不得”的,因为如果这样,他就要食言自肥了,据统计,李白诗集中有关黄鹤楼的有11首之多,可以说他是有点黄鹤楼情结的,但是这个情结应该不来自对崔颢的模仿或者嫉妒。在李白的黄鹤楼相关诗作里面,最有名的当属《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全文不落送别之语,依依之情却字字相关,叹为观止。不过此番要说的李白的黄鹤楼情结却在于“捶碎黄鹤楼”,语出《江夏赠韦南陵冰》:“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这首诗大概作于李白流放夜郎之际。李白一生清高,虽有凌云之志,却不甘心催眉折腰事权贵。人到中年,适安史之乱,从军永王,原指望做最后一次大鹏风起,不想因宫室之争,反获罪流放。这个时候的李白,大概已经抛却心头万般事了,于是捶碎了黄鹤楼的神仙念想,踢翻了鹦鹉洲的历史责任,歌舞了此残生罢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6:22

“白云”抑或“黄鹤” 《黄鹤楼》第一句中的“黄鹤”也有作“白云”之记,后人还说崔颢有自注“黄鹤为人名”,这个典就不知道从何得考了,好像没有“黄鹤”这个人名的记载,而且如果有的话,崔颢也不会提前知道后人会有误记,刻意解释。大概是因为后人以后人的眼光读诗,觉得白云黄鹤并举更有诗的意味吧。另外还有“春草”和“芳草”之辨,虽然一直以来背的都是“芳草”,现在我倒是倾向于“春草”之说,因为这个有典可依,出自《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后人诗作用此不疲,如刘长卿“独恨长沙谪去,江潭春草萋萋。”,再如宋祁“眼看春草萋萋遍,身是王孙未得归。”,我想此处亦应从此。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5:29

“日暮乡关”何处是? 《黄鹤楼》中的结句感慨是乡愁,这个意境就比不上李白了,但是也有后人说崔诗所谓的其实不是乡愁,而是人生的去向和归宿,“日暮乡关”意喻的是人生的终点,崔颢是因此而愁。这样一分析就不一样了,不但陡然拔高了该诗的境界,而且使其与“白云千载空悠悠”相呼应,一下就有了意在象先的感觉,厉害,厉害。崔颢当时有没有这么深邃的思想,实在就不可考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5:12

我们知道,李白是不擅长写律诗的,他的长处在歌行体。但是就是这篇模仿之作《金陵凤凰台》却也写的如此优秀,几可匹敌原作,甚至有超越之感。所以说后人附会出来的故事绝对不是在贬低李白,而是为了突现崔诗的绝妙,李白不为“不幸”,实应同幸。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4:55

再来看看结句,崔颢因为日暮的烟波弥漫,看不清颈联中的“树”和“洲”,从而勾起乡愁,一个“使”字用的妙,油然而生的感觉透于文字。而李白这里套用这个“使”字就不太妥当了,颈联中已经提到了山半落、水中分,与后面的云蔽日意境相类,构不成转合。按当代学者施蛰存的话说,李白登台之际既有浮云蔽日之愁(比喻奸佞当道,怀才不遇),就不应该有“使”这种转变。所以,总的来说,李诗的境界高远,怀古抚今之意更加浓郁,然而却不如崔诗写的洒脱超然。这也就是“睛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千古传唱,而“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虽然也是绝妙之举,却不得相让的缘故。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4:37

李白模仿了崔颢,这样并不是贬低了李白,因为《金陵凤凰台》一首与《鹦鹉洲》不一样,模仿是模仿了,然而却有了更新的变化,虽然最后还是用了“使人愁”这三个字,所愁却不相同,可谓青出于蓝,或曰师生敌手。下面我们来说这两首诗的不同。先看起句,崔诗用了四句来描写黄鹤楼本体,而李白写凤凰台只用了前两句。但从前四句看来,崔颢写的自然,而李白稍显突兀,崔诗这四句历来为人称道,所谓“律间出古,要之不厌”。然而如果从整体上来看,崔诗前四句与结句的乡愁则有点转变太大,而李白在颔联感叹了古代宫室的沧桑变化,与结句的感叹一脉相连,如此看来,则又胜了一筹。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3:10

一千多年来诗言志把中国人对诗的认知洗脑的干干净净, 所谓志, 不外建功立业,忠君爱国,文死谏,武死战。 最次也是 修身养性,寄情山水。与此相悖者一概斥为不入流。因此李白的那些粗俗口号被奉为千古绝唱。天生我材必有用,仰天大笑出门去,不过是功名心切的狂呼乱喊,根本不成体统,毫无诗意。疑是银河落九天也直,露,俗,不为好诗。

诗的好坏与写什么内容没有关系,与志向品德无涉。讲哲理玄虚去看黑格尔庄子,求功名志向八股殿策更有用。诗是语言文字的艺术,形式美感,意境节奏是诗有别于文的关键。现代诗之所以极少有佳作,就是因为诗文不分,以故弄玄虚的哲理短句冒充诗,诸如黑夜给我黑眼睛之类。曾读一篇顾诚关于自然哲学的发言,颇有水平,因此 这人更应该是哲学玄学研究人员,不是诗人。

回复 | 3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2:59

李白另有一首七律,《鹦鹉洲》,创作时间在《金陵凤凰台》之前,诗文如下:“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迁客此时徒极目,长洲孤月向谁明。”。写的和《黄鹤楼》是同样的东西,却偏偏不用其名,改之为《鹦鹉洲》。这首诗写的比崔诗要律那么一点点,然意境却大不相如。大概李白自己也觉得不好,于是又来了这么一首《金陵凤凰台》,写法如出一辙,难道这还不是模仿?

再说远一点,其实崔诗的写法也不是原创,有一个初唐的沈期更有蓝本在前,什么诗呢?《龙池篇(唐享龙池乐章第三章)》:“龙池跃龙龙已飞,龙德先天天不违。池开天汉分黄道,龙向天门入紫微。邸第楼台多气色,君王凫雁有光辉。为报寰中百川水,来朝此地莫东归。”。沈期诗写的不错,与宋之问同执初唐律诗之牛耳,后世也有人认为沈的《独不见》“卢家少妇郁金堂”一篇为唐人七律之冠。不过这个人人品不怎么样,这首《龙池篇》也是个歌功颂德的应制之作,没有什么余味可读。这里拿它出来做个见证,只不过是为了说崔模仿了沈,李模仿了崔,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2:35

既然是附会之说,则难免有人要为李白翻案,明代杨慎在《乐府诗话》中言道“宋初,有人伪作太白《醉后答丁十八》诗云"黄鹤高楼已捶碎"一首,乐史编太白遗诗,遂收入之。近日解学士缙作《吊太白》诗云:"也曾捶碎黄鹤楼,也曾踢翻鹦鹉洲。"殆类优伶副净滑稽之语。噫,太白一何不幸耶!”。清代沈德浅在《唐诗别裁》中也说崔诗“意得象先,神行语外。纵笔写去,遂擅千古之奇。”,而李诗则是“从心所造,偶然相似。必谓摹仿司勋,恐属未然。”。杨的意思是说后人附会李白之滑稽,这倒也是事实;然而沈说这两首诗偶然相似,纯属巧合,就很值得商榷了。

从两首诗中黄鹤的反复和凤凰的反复以及尾联结句共同的“使人愁”不难看出它们实在是太相似了,用偶然相似,纯属巧合恐怕是解释不通的。然而沈氏偏偏要说这就是偶然,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偶然”之不偶所在。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2:11

这里不是要写黄鹤楼和凤凰台这两个名胜古迹,而是要写一写两首著名的七律,崔颢的《黄鹤楼》(这首诗被严沧浪评为唐人七律第一)和李白的《金陵凤凰台》。常读诗的朋友都知道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公案,很多人也都在这上面做了些文章,本来也没有什么可再写的,这里就当拾点别人的牙慧吧,所以用的题目也和前人一致:黄鹤楼与凤凰台

有一则故事是这样说的,壮年的李白漫游于江汉,在山川古迹之间总喜欢留下些咏古怀今之作,唯独到了这武汉黄鹤楼上,正准备酝酿一番情绪,感慨一番,却突然读到了上面这第一首崔颢的《黄鹤楼》,叹为观止,不复吟诗,留下了一句“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转而李白到了南京的凤凰台上,又想起了崔颢的大作,不免技痒,写下了上面这第二首《金陵凤凰台》,意欲供人比较。这则故事大概多半属于后人附会,那两句打油自嘲也是移花接木,其实出自唐末无名僧人之手,全文为“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不过这位僧人大概就是此则公案的始作俑者,因为所谓的捶碎黄鹤楼和踢翻鹦鹉洲均来自李白的其它诗句,借用于此来设辞“意气”与“风流”。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1:26

《鹦鹉洲》

李白

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

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

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

迁客此时徒极目,长洲孤月向谁明。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打油诗

黄鹤高楼已捶碎,黄鹤仙人无所依。 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江南归。 神明太守再雕饰,新图粉壁还芳菲。 一州笑我为狂客,少年往往来相讥。 君平帘下谁家子,云是辽东丁令威。 作诗调我惊逸兴,白云绕笔窗前飞。 待取明朝酒醒罢,与君烂漫寻春晖。

打油诗

无名憎

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7-26 19:30:58

在网上看到下面这篇文章,转过来给雨斤添兴。得分几次贴。

雨斤的那枚乾元重宝太新了,连点儿铜锈都没有,感觉似假货。另外,钱上的“乾”的右半部是一笔,是做假货的师傅文化水平不高,还是那是“乱”的繁体?刚过安史之乱嘛。

黄鹤楼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馀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千载空悠悠。

睛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金陵凤凰台

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楼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7-26 19:26:17

李白诗被严重高估。 什么仰天大笑出门去,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粗俗浮浅,毫无美感。“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才是好诗。当然唐时以诗取士,所以写诗要写出治国平天下的百年大计,故当时诗人个个都要在诗里写出气壮山河的抱负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17-07-26 16:30:43

谢谢老狼。

“老李诗歌成就远超小崔。一首诗的高明不能代表其成就达到或超越了谪仙人。”

同意。

“折服足矣。蒙羞似过”

也同意。

“蒙羞” ,是标题党的路数,有惹眼球之嫌。

回复 | 0
作者: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17-07-26 16:24:17

老李诗歌成就远超小崔。一首诗的高明不能代表其成就达到或超越了谪仙人。

折服足矣。蒙羞似过?

回复 | 2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7-26 13:32:59

看到了。谢谢,我很喜欢那幅字。

你何不把它发到你的博客里,让更多的人享用?

另外,你认为,右军之后,谁的行书最好?我最爱看行书。尤其是仿老王的那种。。。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7-26 13:29:47

我得了一幅《滕王阁序》好字,刚给你和叔宝兄发过去。声明: 比我写得好多了,特秀气。

给李白改诗? 那得喝多少酒才能壮够俺这怂人胆啊?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7-26 12:58:59

谢弟。

要不,你给老李改改?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7-26 12:55:39

李白的凤凰诗确实是差了一截,通俗直白,可能吟诗前喝的是茶而不是酒吧?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7-26 12:51:37

信息量巨大,趣味充足,非常给力!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Serena藕花深处 留言时间:2017-07-26 10:59:31

哈哈,你的检讨看到了。

谢谢你,也解惑了。

回复 | 0
作者:Serena藕花深处 留言时间:2017-07-26 10:56:43

那些个名胜古迹在那个年代哪有红色根据地抓眼球啊!肯定是七十年代取的名。

不过, 想想路遥啦, 陈忠实啦应该在上面发表过作品, 名字也就可以忽略不计啦!

我对昨天回的一个帖子也做了自我检讨。 在上一篇呢。

回复 | 1
作者:雨斤 回复 Serena藕花深处 留言时间:2017-07-26 10:42:32

“陕西的叫延河,再自然不过。”

关于这句话,我要做个自我检讨。

说叫“延河”自然,那只是当时的感觉。现在看来,大有舔屁股之嫌。

你给文艺刊物取名字,我们陕西有那么多充满诗情画意的名胜古迹,大雁塔,华清池,五陵原,咸阳宫,等等。

你要是实在喜欢河了,姜尚渭水垂过钓,柳毅泾水传过书。那个大半年连水也没有一滴的延河,算个锤子!

好在这屁股,是隔着裤子舔的,也还不算太恶心。

回复 | 1
作者:Serena藕花深处 留言时间:2017-07-26 09:58:45

这首诗一直很喜欢, 没想到黄鹤楼背后的故事这么曲折动人, 很有教化意义!最后的结局还算不错!有悔改。 “延河”杂志也有印象!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南来客 留言时间:2017-07-26 09:54:11

借兄的提醒,特将老李的仿诗,收录在此。句句可见老崔的痕迹,

但气势明显在老崔之下:

   登金陵凤凰台

     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回复 | 0
作者:雨斤 回复 南来客 留言时间:2017-07-26 09:04:59

给南来兄上茶。

你是诗词大家,所言极是。

我也觉得老李那首比不了老崔的。

老李早期才思文涌,辞藻华丽。到后来,尤其老年,也有些江郎才尽的意思了。

回复 | 0
作者:南来客 留言时间:2017-07-26 08:55:17

老李效颦,写了首《登金陵凤凰台》,纪昀评:气魄远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