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林中溪边春泥  
随心随意随缘  
我的网络日志
我家的小小鸟 2017-03-14 21:31:04

EOS 5D Mark III_9999_14.jpg


早上天刚蒙蒙亮,听到小鸟叫,我知道开春了。我家后面有三分自留地,种了些树木花草。不知从哪年开始,有鸟来做窝了。最开始是画眉和晨歌,后来还有红衣主教。。。


我发现这些鸟很有灵性,决定人为引进我喜欢的小小鸟。我常看到有种小小鸟飞来飞去,叫声清脆响亮,委婉动听超过画眉。网上说体积小的鸟要有人造的窝才肯来。我决定为小小鸟造房。房子在我这总设计师的指导下,在常任总工师的帮助下造好了,果然有效,小小鸟开始看房。只见一只小小鸟天天忙来忙去,粗制滥造的在搭窝。到了也没见到家庭的建立,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我开始查找这是什么鸟,从网上介绍这是鹪鹩(House Wren),名字别扭,我还是叫它小小鸟。小小鸟虽羽毛颜色平常,可总是十分自信翘着尾巴叫。据介绍,公鸟要先做粗装修,然后带母鸟看房,平均看房十一处,母鸟才能决定选哪座(很符合人类)。一旦选中,母鸟自己进行细装修(也很符合人类)。我决定重新改造鸟房,缩小鸟门,加上门前平台,增加屋檐宽度,改善周围环境,加水盆,加花草,加朝向。效果显著,引来小小鸟带新娘看房频繁,过程十分有趣,评头论足,唧唧咋咋。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小小鸟带着它的新娘入住了。

看着新娘在细心的装修着新房,站在鸟门前的平台上将一根又一根长长细细的绒草叼进小小圆门中,惊叹小小鸟的智力。当年俺爹测验俺刚会走路的幼子智力,就是让两手握住身后长竹竿,然后叫在门口进进出出。看来自然界的法则都一样。


自此以后,小小鸟年年来我家,来时一对,走时一帮。小小鸟的家有时受到其它鸟的骚扰,看小公鸟上演家庭保卫站是我的休闲。只有当小小鸟被欺负得无法自卫,我就担当保护神,保护我这四海八荒。


有一天晨鸽站在小小鸟的房子上,梳理羽毛,还要抖动,吵的小小鸟的宝宝们无法安生,鸟妈妈站在门口理论,可晨鸽无视, 气得鸟妈妈一旁生闷气,看到此景,我一手叉腰一手指晨鸽,晨鸽见此立马消失。我的四海八荒又恢复一方安宁。。。


EOS 5D Mark III_9999_13.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15-2.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18.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20.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22.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1-3.jpg





















浏览(403) (3) 评论(2)
发表评论
冬天的鱼翁 - 鹰 2017-02-07 20:08:54

天寒地冻是看鹰的好季节,我喜欢看鹰,更喜欢留住鹰姿飒爽。鸡年之际,鹰来贺新春!


EOS 5D Mark III_9999_108.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110.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180-2.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110-2.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81.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83.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85.jpg

EOS 5D Mark III_9999_2.jpg




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浏览(374) (5) 评论(6)
发表评论
鸡年忆我的小黄鸡和老麻鸡 2017-02-04 19:37:58

那年我十几岁全家从北方搬到了四川,生活和话语完全不通。邻居要去赶场主动问我们要不要“烧鸡”,两毛五一个。我们很惊讶,一只烧鸡只有两毛五,太便宜了,忙说要两只。他们回来给了我们两个竹子编织的簸箕,说是“烧鸡”,我们笑弯了腰。讲明误会后,邻居说下次去帮我们带两只真正的鸡回来。就这样,小黄鸡和老麻鸡走进了我的生活,它们都是还没下蛋的小母鸡。新的地方我谁都不认识很孤独,两只母鸡就成了我的伙伴和宠物。


小黄鸡温柔,美丽,体态娇小。老麻鸡体大,粗旷,动作蛮横。老麻鸡总是欺负小黄鸡。我常常让小黄鸡单独吃完了再让老麻鸡吃。一天两只鸡居然飞到窗台上,从高高的三楼飞了下去。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混入楼下的鸡群。楼下的鸡群欺生,围着斗,只见老麻鸡整个一个熊包,一个劲儿躲在小黄鸡身后,小黄鸡英勇异常,居然战胜了,夺得入群的权利。我看呆了,对老麻鸡的行为十分鄙视,更让我对小黄鸡宠爱有加。


春天到了,小黄鸡开始下蛋了,我没学过生理卫生也没看过鸡下蛋,以为鸡蛋是从嘴里吐出来的,围在鸡笼边看下蛋,鸡蛋是拉出来的,我恶心了一阵,觉得吃蛋和吃鸡屎是同理。老麻鸡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仍是加劲的欺负小黄鸡,惹得我常常批评它,甚至分笼子。


我们搬家了,换到了二楼,有一个大院子,我每天抱它们下楼,晚上它们在窗下叫我,或者我在单元门口站着,它们就会向我奔来,我把它们抱上楼。小黄鸡要下蛋时,也会到窗下叫我。直到有一天小黄鸡开始抱窝了,浑身烧得滚烫,就像变了一只鸡,我说它母性太强,很久都过不去。邻居告诉我要放在冷水里降温过一夜,等我早上一看,小黄鸡不动了。它抱窝太久,也不好好吃,身体很弱,可我不懂,就这样,没了。我难过得病到了,发着烧,打击太大了。


老麻鸡可能看到小黄鸡的下场,很快就开始下蛋了,而且长得壮壮的,却一口粮也不在家吃,甚至不拉屎,一点也不需要我为它做任何事情,只有抱它回家下蛋,睡觉就好。我家厨房窗对着院子,住房的窗在单元楼的另一面,老麻鸡叫不到我会转过整幢房子,到我的窗下叫我。我开始誇它内秀,聪明,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单元窗户,它居然知道哪一扇是我家的,准确无误的站在我的窗下面叫,只要我把头伸出去看它,它又会百米冲刺般的跑到楼梯口等我,我觉得它可爱极了。


可能小黄鸡的遭遇对老麻鸡的打击真的挺大,老麻鸡连着下了一百个蛋也没要抱窝的意思。它每下一个蛋都被俺爹编号然后记在挂历上。邻居说鸡下蛋就是为了吃个新鲜,放这么久,蛋要坏了,这我才同意吃。可没成想,有一天俺爹要杀老麻鸡,理由是规定不许养了,当我看到破开的老麻鸡肚子里还有满满的蛋,我崩溃了,和俺爹别扭了很长时间。


很久了,只要看到和老麻鸡一样的鸡,我就要碎碎叨叨。在这鸡年的日子里,写一篇它们的故事,追忆小黄鸡和老麻鸡在我人生最孤独的阶段给我带来的乐趣和温暖,陪伴我度过了那段不容易的日子。









浏览(661)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