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樊斤品的博客  
自由平等博爱 人权民主法治  
我的网络日志
北伐战争的本质不是苏俄侵华 2017-10-20 01:46:10

北洋粉吹捧北洋军阀,咒骂孙中山和国民党。他们污蔑孙中山杀了宋教仁。北洋粉信誓旦旦地说宋教仁是国民党顶层人物间的自相残杀。既然如此,上海地方检察厅公开传讯在位的国务总理赵秉钧。他应该挺身而出在法庭上在社会上揭露国民党的阴谋诡计,维护他的权力源泉袁世凯的光辉形象。赵总理却拒绝出庭,这分明是做贼心虚,害怕在公共场合出乖露丑嘛!

一个小小的地方法院敢传讯赵总理,确实是中国司法史上破天荒的大事。北洋粉竟然把这种独立精神当成袁世凯的政绩,实在荒唐。上海检察厅的独立精神显然源于上海租界的司法独立的巨大影响,与袁世凯无关。1912年8月袁世凯竟然下命令杀害辛亥革命元勋张振武,这就表明他依然是过去皇帝们对臣民生杀予夺的那一套专制,没有法治观念和司法独立精神。因为,文明社会只有法院可以下达杀人判决和命令,国王或总统都无权杀人。

其实,西方社会从古希腊罗马就有法院否决行政命令的传统,中世纪保持这个优良传统(例子略)。1748年,法国财政部规定:凡是有财产收入的人都要按收入纳税。巴黎高等法院、各省法院、布列塔尼三级会议和教会却加以否决。巴黎法院则裁定新税不符合宪法;而布列塔尼三级会议和其他有三级会议的省份以及教会也都表示激烈的反对。经过几年较量,终以国王路易十五让步而告终。后来的国王路易十六不肯心甘情愿地让步而被国会砍了头。

北洋粉燕王王皓在写了《北伐战争的本质是苏俄侵华》,错论不少,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eea2f00102w18m.html

王皓说:“1917年11月,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得知后的孙中山,给列宁发去贺电:中国革命党对于贵国革命党之艰苦卓绝的奋斗,表示极大的敬意;而且希望中俄两国革命党团结一致,共同奋斗。1918年8月,苏俄外交人民委员契切林回信孙中山……从中不难看出,孙中山其实先于陈独秀李大钊,就与苏俄勾在一起了。”

“敬意”只是外交辞令,有必要上纲上线的污蔑为“勾”吗?

孙中山虽然先于陈独秀李大钊,但他外交辞令并未公开发表,不为当时的中国社会所知,不可能有陈独秀李大钊的巨大社会影响。1918年7月1日,李大钊在《言治》季刊上发表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指出俄国“革命”“是立于社会主义之上革命”,只有俄国革命才代表了世界革命的方向,是20世纪的先声。“吾人对于俄罗斯今日之事变,惟有翘首以迎其世界新文明之曙光,倾耳以迎其建于自由、人道上之新俄罗斯之消息,而求所以适应此世界的新潮流。”这是中国知识界肯定十月政变最早的文章。1918年11月,李大钊在北京群众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大会上发表题为《庶民的胜利》的演说,已经将俄国模式视为通往那个美好世界的坦途了。

面对李大钊的巨大影响,作者避而不谈;而把矛头对准深刻批评过马克思的孙中山。显然是欺软怕硬。因为:如今骂孙中山,官方不管;若骂李大钊,就有侮辱烈士英名的危险,会被关押。可见,作者够精明的了。

王皓说:1923年10月,大批俄国军政人员便陆续随着俄顾问鲍罗廷到广州助孙展开“党化”运动。这运动包括“党化公务人员”,“党化司法”,“党化军队”,“党化教育”等等。中国一党制,便来源于此。

“中国一党制,便来源于”1923年苏联援助国民党。这显然把源头弄错了。苏式一党制1919-1920年就被苏联人带到北京大学和上海的民间,陈独秀李大钊等人是原封不动地接受了。国民党的一党制的源头是天下为公的儒家思想,同盟会时期就有军政训政宪政的思想,1914年孙中山因为袁世凯反民主而建立中华革命党的时候就实行了一党制体制。因此,国民党的一党制不是苏式一党制,它是暂时的策略,宪政时期就不是一党治国了。因此,把两种不同的一党制混为一谈是绝对错误的。

王皓说:北伐战争的本质,是苏俄侵华。

王皓的说法有一些道理,其实也错误的。苏联参与北伐战争,是苏俄侵华;国民党主导北伐战争,就是不许苏俄侵华。1926年6月蒋介石开始北伐,鲍罗廷在共产国际远东局讨论北伐的会议上说:“现在可以肯定的说,北伐的结果是蒋介石及其整个政治集团在政治上的灭亡”(《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国民运动(1926-1927)》上,第三卷,P369)。1926年9月23日斯大林致信莫洛托夫:“汉口将很快成为中国的莫斯科”(同上书,P537)。意思是说中共将驾驭国民党左派,并实际领导民国政府。这就是北伐战争中存在的国共矛盾,最终导致了蒋介石清党和八一南昌起义。既然北伐战争中存在侵华与反侵华的两个方面,而且反侵华的国民党胜利了,因此,北伐战争的本质是苏俄侵华,就是错误的。

1774年~1783年间,法王路易十六派法国军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为此支付了20亿里弗尔军费。今天美国人会说:美国独立战争的实质是法国侵略英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1917年,德国当时两面作战,希望列宁从后方搞垮俄国,让俄国把兵力从前线调开。为了瓦解协约国的攻势,德国威廉皇帝自1915年开始秘密资助列宁。德国一共给列宁5000万金马克,约9吨多黄金。列宁的革命,的确是在德国的资助下完成的。

今天俄国人会说:列宁革命的实质是德国侵略俄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有愚昧僵化的人才把自己(国家)的问题归结外来干预(侵略),文明开化的人都是首先找自身的原因,然后给予改进或提高。































浏览(56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习世凯尊孔旨在复兴帝制 2017-10-19 19:15:25

世凯尊孔旨在复兴帝制

 

提要:1902年袁世凯向清廷报告:“大学堂聘用各教习,皆平素主张民权自由之人,若以此化导学生,则将来之祸,必更甚于戊戌!”在袁世凯眼里,走向文明的戊戌变法是祸害,而民权自由即人权学说更是罪大恶极。就是这样一个反人类的东西被满遗所讴歌!梁启超1913年加入过孔教会。后来,梁便表示反对。在1915年的《复古思潮平议》一文中,他批评儒粉“动辄谓自由平等之邪说,深中人心,将率天下而入于禽兽”,其真实目的是以道德之名反对新政新学。他指出,即便真有人以自由平等为名而道德败坏,也是些权位不高的年轻人,“其力殊不足以左右社会”,其实,正是那些“开口孔子,闭口礼教”能左右社会的位高权重者,才真正是“败坏风俗之源泉”。

 

袁大头就是个善于投机的河南人,做事无原则,只管眼前利益,他干称帝的事,完全意料之中。两度落第,读书看来不适合袁大头!跟父亲熟人去朝鲜帮办军务,敢下狠手暗杀,出了小名,关键是抱上了李鸿章的粗腿,到甲午前,混到了朝鲜事务总代理,但是,朝鲜局势失控,立即开溜回国。回国闲赋,也不甘心,又瞅准光绪要改革的的想法,上书一篇,大谈改革和新军,这回,把光绪的腿抱上了。天津小站练兵,聪明劲是压不住的,拿国家的钱,练出一帮私兵,军队只忠于自己。他练兵的时候要求:吃袁家饭,做袁家人,绝不砸袁世凯锅做叛徒。后来的北洋军阀这群人,年轻时就没调教好,眼里只有利益,为此不惜分裂打内战,跟袁大头的品行一模一样。戊戌变法的关键时刻,袁大头的聪明又发挥的淋漓尽致,明明是光绪的人,迅速翻脸,抱住了慈禧的大腿,把光绪坑了。袁大头后来自辩,宫廷的事与他无关,其实,傻子都能看出来,光绪和慈禧掰腕子,他这只新军的站队至关重要。慈禧死了,大腿没了,袁大头又回家钓鱼去了。他回家的时候,还带了两部电台。武昌爆发后,冯国带领北洋军火烧汉口,烧死了3万人。1913年镇压国民党人起义,张勋在南京烧杀抢多少无辜被杀,这就是袁世凯的流氓兵袁世凯凭军力当上临时大总统后,就想称帝独裁称帝之心表现在文武两个方面。

 

一,武的方面的表现就是强军扩军以便黄袍加身

 

1912年3月起,他调强迫革命党人控制的南方6省(江苏、湖南、广东、江西、安徽、福建)裁兵,一年间6省裁减了27个师,36万人湖北裁减了7个师,7万人。革命党的军队只剩下区区2万人。而北洋兵一个不裁,反而增加。北洋军队在全国军队总数的比重由原来的1/10上升到了1/5。此外,倪嗣冲、张勋、张作霖等招兵买马,袁不闻不问。革命党人不服,袁的对策是血腥镇压,1912年819133月分别制造制造了轰动全国的张振武案和宋教仁案。19137-9通过战争消灭了国民党反对派,随后自然是称帝了。

 

二,文的方面的表现就是尊孔复辟帝制

 

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颁布的《临时约法》规定:“人民有信仰之自由”,由蔡元培任教育总长的教育部决定小学废除读经,因为蔡元培认为:“忠君与共和政体不合,尊孔与信教自由相违”。由于废止了孔子与儒学千百年来的独尊地位,所以引起了包括康有为在内主张尊孔者的强烈反对。陈焕章此时回到国内,发表了《论孔教是宗教》、《论中国今日当昌明孔教》等系列尊孔文章。

 

1912年9月20日袁世凯颁布《整饬伦常令》,下令“尊崇伦常”,提倡建立全国性的孔教会,鼓吹忠顺的公民必须信奉忠孝之道。他指责民国元年从小学课本里去掉孔夫子,是离经叛道、数典忘祖;责备学生不受驾驭,指责自由派的妇女平等观是反家庭、反社会秩序。

 

1912年秋,陈焕章等人在上海发起成立“全国孔教总会”,康有为任会长,陈焕章任总干事,在各地设分会,创办《孔教会杂志》,他制定了详细的“教规”,主张以孔子纪年,还设计了黑、白、红三色“教旗”,象征三统三世之意,并在白色中画一木铎。孔教会还“特立教会籍”,规定:“凡入会者,皆为入教。当注名于教会之籍,注籍之费,务取其轻,以普及为主,拟无论男女在16岁以下者,收银五分,16岁以上,收银一角。”

 

康有为鼓吹半部《论语》治天下,决心把孔教会普及于全国,推广于世界。1912年12月12日,孔教会会长康有为上书袁世凯,竟然在《请饬全国祀孔仍行跪拜礼》中说:“中国民不拜天,又不拜孔子,留此膝何为?”又在《以孔教为国教配天议》中说:“中国人不敬天亦不敬教主,不知其留此膝以傲慢何为也?”

 

“孔教会”的活动立即得到了取得民国总统袁世凯的支持和赞助,袁世凯还发表了一系列要求尊孔的文章、公告、公文。满遗们的尊孔活动因此获得合法地位,并且确曾一度在社会上掀起一股复古的妖风。他们为了使“人道”不致“澌灭”,曾经于“癸丑、甲寅(1913、1914年)两次会于曲阜”,隆重举行祭祀孔子的典礼。1913年春,扬州“尊孔崇道会”在孔庙举行祭祀,到会的人“大半苍苍白发,豚尾犹存,其行礼时均三跪九叩首”。可见“孔教会”之类的组织,正是复辟分子藏污纳垢之所。一时间,全国上下尊孔复古一派乌烟瘴气。

 

1913年6月22日,袁世凯正式发布“尊孔祀孔令”,通令恢复学校祀孔。袁世凯把孔子捧为“圣哲”、“至圣”,视孔教为“日月之无伤,江河之不废”,把民主看作孔子大同思想的实践,孔孟之道乃“国家强弱,存亡所系”,并要求国民“根据古义,将祀孔典礼,折衷至当,以表尊崇,而垂久远”。

 

陈焕章急忙离沪进京,以配合袁士凯。1913年8月,孔教会代表陈焕章、严复、夏曾佑、梁启超上书参、众两院,提交《请定孔教为国教》请愿书,认为“一切典章制度、政治法律,皆以孔子之经义为根据,一切义理、学术、礼俗习惯,皆以孔子之教为依归。此孔子为国教教主之由来也。”袁非常明白“礼治”有利于独@裁专断,而“法治”则是独@裁的障碍,所以1913年9月28日袁世凯亲至孔庙,行三跪九叩大礼,上演祀孔丑剧。他弄了一个“筹安会”,找了一批社会贤达捧场,鼓吹“中国国情特殊论”,以此为复辟帝制作舆论准备。

 

1913年10月10日袁世凯在正式就任大总统的宣言中明确提出治国要以“德治”:“道德为体而法律为用”,以礼义为主法律为辅。国会秉承他的意旨,相继通过“祭天”、“祀孔”两个议案,还恢复了跪拜礼节。袁明确提出以孔教纲常礼义代替西洋“自由、平等”之说,“中华立国,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人道之大径,政体虽更,民彝无改”,并称“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八德”是“人群秩序之常,非帝王专制之规也”。

 

袁控制的进步党议员坚决主张孔教应定为“国教”,作为“立国之根本”和“宪法”的主要指导原则之一。由于国民党议员的强烈反对,最后双方相互让步,1913年10月通过的《天坛宪法草案》第19条规定,“国民教育,以孔子之道为修身大本”。但国会中,反对袁世凯、主张法治的国民党员占多数,支持袁世凯、主张礼治的进步党占少数,更达不到通过所需2/3多数,所以,袁想集大权于一身的条文和尊孔入宪并不顺利。

 

社会舆论的反对之声更加强烈。复旦大学创办人马相伯,辛亥革命后受教育总长蔡元培之邀北上担任北京大学代校长的时候,指出:陈焕章等规定入孔教会者,人人必须交“会费”,一旦定孔教为国教,入会者将不计其数;而这次“请定孔教为国教的请愿”还要求政府下令,凡婚配者都要到孔庙举行婚礼,由孔教会主持婚礼仪式并收取费用,规定每起收四元钱,而纳妾者初次征200元,以后再纳则加倍征收。这些收入的一半归政府,一半归孔教会。马相伯粗算一下,以全国4亿人计,每年婚配者约3千万,仅此项收入即达1.2亿元;而纳妾者每年不止2、3万户,收入也很可观。所以马相伯的结论是:“好贪心,好贪心!原来请定国教,止为金钱计耳!”

 

面对强烈反对,孔教会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把宪法起草委员会否决国教称为“天祸中国”,结果是“家无以为家,国无以为国,人无以为人,将相率而入于禽兽”。袁世凯更是亲自出马,通电各省都督及民政长,指摘宪法不良。副总统兼湖北都督黎元洪也发“请颁定孔教为国教电”:“拟请两院速定国教,籍范人心。孔道一昌,邪诐斯息。”最后这句“孔道一昌,邪诐斯息”倒是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历代统治者尊孔的真正目的与用心。正、副总统发电,浙江、山东、湖北、河南、福建、吉林、广西、江西、安徽、云南等省的都督、民政长自然“群起响应”,纷纷致电参、众两院,责骂反对派议员,要求尽快通过有利于袁集大权的条款和孔家会定孔教为国教的申请。江苏都督冯国璋在电文中说:“值此国基未固,邪说朋兴,惟有尊崇我固有之孔教,或尚可为千钧一发之维。若听其谬种流传,旧防悉溃,恐斯民之陷溺日甚,不相率为禽兽者几希。”并提出由大总统袁世凯在上、各地军政首脑在下,联合向国会施压,通过有关条文。“辫帅”张勋最为积极,不仅立即通电支持,还就任孔教会曲阜总会事务所名誉所长。

 

但国民党议员不为所动,所以这部宪法草案仍然于袁不利,1913年11月初袁世凯干脆下令解散国民党、取消国民党议员的资格,这样一来,宪法起草委员会已不足法定人数,遂于1913年11月10日自行解散,所定宪法草案也随之流产。

 

1913年11月26日,袁世凯再向全国发出尊孔告令。12月23日袁世凯至天坛祭天,为称帝从思想上到舆论上做准备。由于尊孔拥袁有功,陈焕章终于得到回报,被袁世凯聘为总统府顾问。

 

1914年袁世凯针对文化界的贬儒批孔,强调“中国数千年立国之本在道德,政体虽取革新,礼俗当要保守”。他命令小学必须开设儒学经典课程,而且坚持要把全部《孟子》编入初级小学的课程中。1914年2月,袁又下令恢复帝制时代的祭孔和祭天大典,他称赞孔子之道是“亘古常新,与天无极,……国纪民安,赖以不坠”。5月教育总长汤化龙《上大总统言教育书》主张立孔教为国教。9月25日,袁世凯正式颁发了《祭孔令》,宣称:“近自国体变更,无识之徒,误解平等自由,逾越范围,荡然无守,纲常沦弃,人欲横流,几成为土匪禽兽之国。……中国服循圣道,自齐家、治国、平天下,无不本于修身。语其小者,不过庸德之行,庸言之谨,皆日用伦常所莫能外,如布帛菽粟之不可离。语其大者,则可为天地育万物,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明令于孔子诞辰之日,中央和各地方必须举行(前清的)祭孔典礼。9月28日,袁世凯在一大群全副武装的侍从护卫下,亲率文武百官于早晨6点半抵达曲阜孔庙,由侍从官朱启钤、周自齐及侍从武官荫昌引导行礼,俎豆馨香,三跪九叩。与此同时,各省将军、巡按使也都在省会文庙祭孔,这是民国以来第一次全国性的祭孔。随后,他令财政部拨款修缮北京孔庙,并自捐银5000元相助。

 

1914年12月,北京天坛演出了一场“祭天”的闹剧。据记载,祀天之时,袁世凯头戴爵弁,身着12云团的大礼服,下着印有千山纹的紫缎裙,陪祭人员礼服的云团各有等差,下面一色紫缎裙。袁三拜九叩,与封建帝王无二,只不过在所用的祀天祝版上改过去皇帝用的“子臣”二字为“代表中华民国国民袁世凯”,其它一切如仪。1915年江苏青浦所举行的“祝圣礼”规模更大,仅礼成后参与和诗者即达“千数百人”之多。这说明他们的复古活动有社会基础,而且影响颇大。

 

1916年袁世凯称帝,与康有为恢复大清理念不合,故康、陈不表支持,但仍有地方如直隶、河南、山东等省的孔教会给袁上“劝进书”,支持其自当皇帝。

 

三,袁世凯死后,孔教会继续复辟帝制

 

1916年6月袁世凯称帝失败,在万众唾骂声中死去,继任总统黎元洪宣布将“召集国会,速定宪法”,于同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国会决定继续几年前流产的制宪工作。陈焕章又以“孔教会”总干事的名义,上书参、众两院,再次提出宪法应“明定孔教为国教”,赞扬公布祭天祭孔之制是袁世凯的功绩:“袁氏将来不可磨灭之处,即在于是”;并激烈指责那些反对派议员是不如袁世凯的“败类之议员”,是“诚可谓无教之禽兽矣”。陈的请愿书刚刚提出,张勋、曹锟、张作霖等一干武夫就公开发表“争孔教为国教电”,蛮横地要求国会废除2/3议员赞成才能通过原则,要求直接定孔教为国教。并威胁那些反对的议员说:“竟欲将多数人民信仰之孔教,使绝迹于宪法,是诚何心?即使将来宪法告成,亦不为人民所公认。倘因之更发生种种问题,危及国家,为祸愈烈,安见宗教之战,不于我国见之!彼时虽欲重治反对者流以误国之罪,亦以晚矣。”

 

1916年8月,李大钊写了《孔子与宪法》,他说:孔子是“历代帝王专@制之护符……今以专@制护符之孔子,入于自由证券之宪法,则其宪法将为萌芽专@制之宪法,非为孕育自由之宪法也……此专@制复活之先声也。”“所谓纲常,所谓名教,所谓道德,所谓礼义,那一样不是损卑下以奉尊长?”儒家赋予君主以天然的政治领袖和道德领袖的双重权威人格,否定了民众作为独立政治主体存在的意义,在理论上堵塞了民主

浏览(491) (1) 评论(2)
发表评论
血凝的“双十”是华人的最大纪念 2017-10-08 09:32:49

血凝的“双十”是华的最大纪念

作者:关每文

一,“八月十五杀鞑子”

 

1911年9月24日(八月初二),共进会、文学社在武昌胭脂巷11号机关部召开合并大会,商量首义计划。到会60余人。因蒋翊武随41标调岳州未返,以孙武为临时主席。会议确定10月6日为起义日期。那一天正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暗合元末历史上“八月十五杀鞑子”的传说(元末陈友谅在沔阳起事,就是在中秋节以月饼传信,奋起杀元兵)。八月十五一到,全军革命同志响应,一举推翻清廷在湖北的统治。大会推蒋翊武为临时总司令,孙武为参谋长,军政府总理刘公这次会议的最大事项是确定了总动员计划

 

不久,社会上纷纷传说“八月十五杀鞑子”当地一份小报甚至公然宣称革命党要在中秋起事。一时满城风雨,清方非常恐慌立刻提高了警备程度。他们屡屡派出密探,到处侦探消息,搜集情报。湖广总督瑞澂下令把各营士兵的子弹全部收缴除值勤士兵可允携带少量子弹外)统一保管;各标营提前一日过中秋节,八月十五宣布戒严,不准士兵外出,严禁以各种名义“会餐”。928日,湖南革命党人焦达峰发来电报,声称准备不足,无法在八月十五起义,必须延迟到八月二十五日(1016日)起义总指挥部的孙武于是又和刘尧瀓、邓玉麟等举行一次会议,决定把起义的日期改在1016日。

 

二.彭刘杨三烈士死于“双十”凌晨

 

起义的改期通知刚发出不久,乱中生乱,凭空生枝节。10月9日那天,共进会领导人孙武在所居的宝善里14号制作炸弹,不慎炸药爆炸,引燃了大火;结果,革命党人的花名册落入俄罗斯警察手里并转交给了清政府。于是,在汉口的革命党人刘公、孙武等便派出邓玉麟火速赶往武昌总指挥部报告,要求当晚立即组织起义。

 

10月9日上午,蒋翊武刚从岳州赶回武昌,正与刘复基、王宪章、彭楚藩等在武昌小朝街85号总指挥部商议起义的事项。忽然邓玉麟等奔至,报告宝善里机关失事,指挥部研究了孙武、刘公立即起义的要求。蒋翊武犹豫不决,刘复基主张应当机立断,他说:“与其坐而被捕,不如及时举义,失败利钝,非常计也。”他取出了事先已绘制好的地图和行动计划。在刘复基的催动下,大家一致同意提前到今晚起,否则,明日又不知要牺牲多少同志。蒋翌武表示:“再无别法,只有提前干,或可死中求生。”由于刘公、孙武都不在场,总指挥部里面,只有蒋翊武职位最高,蒋翊武就以临时总司令的名义,在当天下午5点发布了起义命令“本军今晚12时起义以南湖炮队鸣炮为号,城内外同时举义所有起义部队一律左臂系白布为记几个人商量后,就派邓玉麟去南湖炮队宣布命令。杨洪胜、陈磊等人分头出发,通知各标营的同志,准备当天夜里动手。

 

邓玉麟等人走后,刘复基、蒋翊武、陈宏诰等人深感不妙。傍晚时分,彭楚藩再度返回,带来令人紧张的消息——连宪兵营内都开始出现紧张气氛:上面有命令,严禁任何人离营。此情此景,似乎有风声走漏。蒋翊武、刘复基、彭楚藩等在总指挥部等候发动的消息。

 

此时,瑞澂派出的大批军警,已分别端掉了几个革命“窝点”。午夜时分,大批军警人马袭击了小朝街革命党指挥部。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被逮捕。湖广总督瑞澂立刻在制台衙门对三个人进行“公审”。对于谋逆大案,清廷一直施行“公审”。他们原本的用意,在于震慑大众。时至清末,“公审”却每每变成革命者慷慨激昂的宣传演出。半夜三更,听说有革命党人要被审讯,制台衙门的四面八方涌来无数人众,里三层外三层,乌压压站满,个个屏息细听。害怕自己在审讯期间遭人刺杀,瑞澂派出手下爪牙、时任督练公所主办的铁忠和湖北布政司陈树屏在前庭当主审官,他藏于内院主持幕后。

 

由于彭楚藩身上所穿宪兵排长的制服,他自然首先被带上堂审讯。高座的铁忠,气势汹汹正要发问,见彭楚藩大踏步上堂,他忽然一愣。彭楚藩身上的宪兵军官制服让他心慌——宪兵营管带果清阿,是铁忠的妹夫。所以,铁忠想,如果面前此人真是宪兵营的人,肯定会影响自己妹夫的仕途。定定心神,铁忠有了主意,问:“你是宪兵营的人?”“是”。“姓字名谁?” “彭楚藩。”“嗯,这帮草包,怎么把宪兵营的人也拿了来!肯定是他们抓错人了。”铁忠摇摇头,眼睛紧盯着彭楚藩,希望对方明白自己的用意。如果彭楚藩想活命,只要随声附和,说正是军警抓错人,立马就可走人。“他们没抓错,我正是革命党人!”铁忠还想开脱他,又说:“你不是奉命去抓匪徒的吗?”彭楚藩愤怒地答道:“我是黄帝子孙,怎么会接受满虏的命令!”铁忠闻言,脸色大变,拍桌案道:“你自己是宪兵营排长,竟然犯上作乱,如何受革命党指使,速速招来!”这句话,仍旧给彭楚藩一个下台的台阶。如果承认自己受党人诱惑造反,依然可以有“立功”机会。他要来纸笔,振笔疾书,痛斥清朝权贵卖官鬻爵、失地丧权等种种罪行。彭楚藩高声抗言:“我加入革命党,完全自愿!满人卖国,奴我汉人,我们就是要推翻满洲政府。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凡天下黄帝子孙,皆与我同党!我现入革命党、个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大丈夫死耳,早杀为盼!”铁忠气急败坏。他支使衙役:“来人,让这厮跪下!”衙役们涌上,几个人推搡按压。彭楚藩屡跪屡起,怒声叫骂:“我皇皇汉族,岂能跪你犬羊贱种!”

 

与铁忠同为审问官的湖北布政司陈树屏问:“彭楚藩,你是读书最聪明的人,深知道理,为什么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彭楚藩:“我正因为深知大义,才不致于被尔等一帮满奴牢笼住而坐以待毙,才能心中存有雪我汉族祖先数百年大耻的决心。今日,想必胡运尚未告尽,我们做事不秘,致使行动泄漏。恭喜在场各位,你们这些奴才,又有升官发财的新路了。”陈树屏:“你何苦要造反呢,难道不可惜自己的大好头颅吗?”彭楚藩:“你真是糊涂至极!你也不想一想,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要把我们自己的头颅作为代价!况且,抛掷我一人的头颅,能换取我四万万同胞的幸福,我又怎能爱惜自己的生命呢!”

 

铁忠气鼓鼓,问:“你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吗?”彭楚藩笑道:“我是宪兵啊。”“既然是宪兵,你肯定知道大清的法律。既然你领取国家的饷银,就应该为国家尽力,谁料到你竟然知法犯法,知道罪大吗?”铁忠来了精神。彭楚藩:“我当宪兵的目的,不过是借此身份便于革命。你所说的饷银,乃我四万万同胞的膏脂,哪里是你们清朝犬羊的饷银!你说我何罪,我就是何罪,不必多言!”铁忠无言。呆了半晌,他才说:“你有党羽多少?他们在哪里?军火炸弹到底藏在何处?我劝你还是都招供了。如果供得好,我们想法成全你!”

 

这些对话,使得幕后听审的张彪、瑞澂等人大怒。瑞澂提笔写下几个字“彭楚藩谋逆大罪,枭首示众!”于是,衙役们推着彭楚藩往督署东辕门处,杀害了这位英雄。一路走,一路骂,彭楚藩无任何怯懦迟疑。在场百姓,暗中叹息不已。如此高大磊落的鄂城男子汉,临死不惧,真属少见。彭楚藩此时,年仅25岁。

 

杀了彭楚藩,铁忠提审刘复基。“在小朝街85号,你竟敢向军警抛扔炸弹。你吃着我大清的皇粮,受着大清的恩惠,怎敢做出如此反逆之事?”铁忠怒喝。刘复基外形似一文弱书生,目光如炬,说起话来底气十足,声如洪钟:“自从鞑虏入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剃发易服,杀我汉人千万,奴我汉人二百余年,犯下无数罪孽,清朝实与我汉人有血海冤仇,何德何惠于我!近年以来,满洲政府卖国割地,与洋为奴,天人共愤。我大汉子民,正是要推翻你们这些满狗,重振大汉国家,雪百年之耻,重振中华声威!……”

 

刘复基擅于言辞,口齿清晰,讲起话来滔滔不绝,在场民众,无不动容。铁忠更怒,吩咐衙役当庭用刑。棍棒交下,鲜血横流。刘复基四肢俱折,仍旧骂不止口。在瑞澂授意下,铁忠用笔沾墨,大写一个“斩”字。虎狼衙役们拖着刘复基往东辕门。刘复基连呼“同胞速起”、“还我河山”等口号临刑前,英雄用尽全力,三声高呼“中国万岁!共和万岁!革命万岁!”牺牲时年28刘复基这样一个大英雄,还是一个孝子。他母亲住在湖北乡下,自三月以来,由于革命迫在眉睫,他最后看望了一次母亲,跪地洒泪道:“母亲大人,儿为国事奔忙,恐怕日后会有好长时间不能探望您,望您原谅孩儿的不孝!”英雄母亲,心中虽忧,口中励劝:“我儿但去无妨,国家事大,勿忧我。”母子一别阴阳永隔。

 

最后,庭下只剩下了一个看上去极其质朴憨厚的杨洪胜。望着腿肚子上一个大血窟窿往外冒血的囚犯,铁忠很想留他一命,以示“大清”的仁德,给围观市民留个好印象。“看你这样子,当过兵吧,肯定是个大老粗。你受那些读书人盅惑,是上当受骗吧?”铁忠言声放缓。“呸!老子是自愿当革命党!”铁忠闻此言,牙关紧咬:“你扔炸弹拒捕,炸弹从何处来?”“当然是造的!”“谁造的,从何人处获取?”“不知道!”“只要你能供出制弹人和藏匿地点,本官保证,饶你一死!”“老子不怕死!杀便杀,死就死。除了旗人,天下皆是革命党!”铁忠怒不可遏,愤然起身,大喝一声:“斩!”刽子手们上来,拥搡杨洪胜而去。推出施刑时厉声骂道:“贼虏!杀!快杀!恐奴才不久亦随老子来也。”一路之上,仍留下英雄不绝的骂声。牺牲时年26岁。

 

三位大英雄,铁舌钢牙,无人透露出任何丝毫提前起义的消息。三位烈士在革命胜利的前夕牺牲了。后来革命党人、文学家胡石庵在《三烈士赞》中写道:“龟山苍苍,江水泱泱,烈士一死满清亡,掷好头颅报轩皇!精神栩栩下大荒,功名赫赫披武昌。” 

 

杀掉彭、刘、杨三个人后,在统制张彪等人建议下,瑞澂从后堂发话,派人把已经被打得半死的16岁少年刘同提出监狱,拉去辕门砍了头。10日晨,张廷辅被捕,刘公寓、同兴学社等革命机关相继被抄,被捕总人数达到32人。瑞澂杀掉几个人之后,又陆续抓到了许多革命党人,以为革命烈火被他扑灭了立即通告全城说:“此次匪巢破获,可以安堵一方。须知破案甚早,悖逆早已消亡。”他觉得自己已立下大功一件,便顾不得休息,与师爷详议,电奏朝廷,大讲自己如何“诸葛亮”:“瑞澂不动声色,一意以镇定处之”,“俾得弭患于初萌,定乱于俄顷。……邀功之后,他倒卧床上,昏然睡去。没料到晚上起义爆发了。

 

三,双十节是世界的最大共庆日

 

有满遗拼命否定辛亥革命,说革命后没有给国民带来“幸福”,是丑剧。按照他们的说法,似乎皇帝就能给国人带来幸福,汉人离开了皇帝就不可能幸福。然而,中国2千多年的帝制史并没有证明这一点。俄罗斯也有皇帝——沙皇,是沙皇在人民游行示威下自动退位的,虽然叶利钦总统代表俄罗斯人纪念过被杀的沙皇,但俄罗斯人并没有说二月革命错,他们说十月革命错了。按照俄罗斯人这个逻辑,我们有必要指责辛亥革命大错特错吗?辛亥革命和俄罗斯的二月革命具有相似性,都应该肯定!双十革命日,是无数的革命者用献血凝成的,先是北洋第一共和国庆,后为国府第二共和国庆可见,双十节依然世界华人的最大共庆之日。

 

法国1789年7月14日大革命以来,经数次共和至现第五共和,国庆日一直为7月14日。可见国政可能会变化,但最具历史的纪念日已成全民最有共识之象征。法国从专制走向民主整整经过了90年的时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建立时,才开始有了民主。法国的民主化是经过了如此漫长、反复的过程才建立起来的。法国大革命也有错误,也带来过独裁;但毕竟比法国国王独裁历史长度和危害性要小得多。如果法国大革命比国王独裁时期还坏,今天的法国人有必要以7月14日——法国大革命的发生日为国庆节吗?因为当代法国领导人并不是大革命时期领导人的后代,大革命已经很久远,他们完全可以抛弃大革命时期的东西;然而,他们依然继承了大革命的遗产,当代法国的国歌、国旗、《人权宣言》,不都是大革命的产物吗?法兰西共和国从第一到第五的国旗从来没有更换过。

 

波兰人11国庆日。1918年11月11日一战停战,波兰复国,波兰将11月11日定为复国之庆日。1939年至89年,波兰受纳粹与布欓统治,1989年波兰复国成功。波兰又恢复此日国庆之日。



浏览(277)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4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