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樊斤品的博客  
自由平等博爱 人权民主法治  
我的网络日志
和谐、繁荣的关键 2017-08-18 08:33:35

关敏说:西方文明繁花似锦、美不胜收、蒸蒸日上,其奥秘就在于他们有公平的竞争机制。多党竞争机制是西方社会和谐繁荣的关键。

 

一,西方的多党制是效率最高的社会自我修正机制

 

多党制最便捷地了解社会各阶层的需求与疾苦,是迄今为止效率最高的社会自我修正机制。选确保了社会的平等,竞选产生了公正的公权力,使得社会公开、公平、公正,社会不治自定,各种不良现象无法存身,已存在的不良现象也会被公正的公权力及时修正。

 

在多党制下,如果执政党侵犯人权,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就可能提前被赶下台如韩国朴槿惠;如果施政措施不力,就可能失去大选,不得不下台重新反省自己如国民党。因为反对派的存在,对当权者形成制约;为了继续执政,它就会兢兢业业地提高政府效率,尽力做到不被反对派挑出毛病。人民对执政党及其政府的监督,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在野党来实行的,因为个体性的公民往往因成本高昂而不可能掌握足够的政府信息,而在野党是政治性的专业集团,在搜集政治信息方面具有绝对的优势。在民主实践中,对政府不利的信息一般都是由反对党努力得到并公之于众的。人民不会迁就一个执政不良、风气腐败的政党;不会等待一个执政党缓慢地调整观念、不断地决策失误、使全社会陷入瘫痪;而是尽可能地选择那些符合国情民意、有利社会进步的政党来执政。一旦执政党有失误,也会在未造成重大损失前,或促其纠正,或迫其下台,使国家权力始终掌握在最有执政能力、最有责任感的集团手中,从而避免专*制的危害。

 

公平的政治竞争促使所有候选人竭尽全力体察民意,最终让与民意最一致的候选人当选。竞选的周期性确保了公权力不被异化,从而使每个公民得到政府尊重。在实行多党竞选制的国家,议会为议员规定专门经费、办公地点,供其履行代表选民的职能。议会还为议员配备助理,帮助议员联系选民和为选民办事。所以,对待选民的来信来访,议会绝不像行政机关那样简单处置。倾听民众疾苦是政权的动力之源,谁赢得选民谁就赢得政权,社会自我修正机制畅通无阻,效率高。社会环境的变化常引起民众需求的变化,原先好的政策可能变得不合时宜。如果没有竞选压力,当权者常会忽略人民的疾苦,疏于改革或坚持错误;好事变成坏事,小错变成大错,大错演成动乱。

 

多党竞争制促进了各种政治主张的争鸣和交流,加快了社会发展进程。在多党竞争的国家里,各政党为了生存、发展都要进行自我宣传、自我革新,让社会了解它、认同它,各政党绝对需要言论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这促成了百花自放、百家争鸣的局面,使思想理论创新的节奏加快、质量提高,整个社会因之活跃向上起来,社会变革进程必然加快。多党竞争制度形成诸多平等竞争的政治集团,使权力交接公开、公平、公正,社会变革趋向和平、理性。政治活动从此走向了科学、高效之路。

 

二,西方多党制降低了管理成本,是效率最高的社会发展机制

 

有人说:美国选举领导人要花很多钱,不经济。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花费总额为10亿零16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0多亿,还不够CCP两周的养党费。如果换个角度思考,破费了十亿美元,使国家最高权力得以程序化制度化地交替,使社会动乱得以避免,这就是天底下最合算的事情!在专政制度下,官方以暴力维护特权必不可少,民众以暴力反抗誓不罢休,其结果是人头滚滚落地上,成本之高让社会为之侧目。帝制的交替成本不知道大多少倍。据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教授里查德.斯克尔在《现代美国政治竞选活动》一书中提供的数据,以同样是大选年的1992年为例,美国人全年花费在健康和美容用品方面的钱大约是花费在选举政府官员上的4倍。

 

在竞选国家,没有那个当政者敢违逆民意;没有哪个当政者敢高高在上,教育民众、领导民众,为民众安排无休止的学习与会议。而在专政国家,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从而增大了社会成本。

 

美国两党每年13亿的宣传花费,和CCP所拥有的那部超级垄断宣传机器相比,美国那点钱不过是个零头而已。美国的竞选,都是私人自愿捐款;而CCP所有的花费以及为宣传自己所花的钱,一律由国家财政出钱,实际是侵吞民脂民膏。与私人捐款相比,这种借助于政权强制摊派的制度等于是把腐败变成了“合法”。

 

民主的代价即使再高,都不及专*制腐败损失的一个零头,还不算垄断主义对经济、对思想的束缚所造成的损失。竞选不需要通过暴力就能实现国家公权力的顺利交接,也不需要暴力来保护专政,不仅成本低下,而且消除了所有的动乱根源,是最稳固的政权组织形式。

 

多党和平竞争是政治文明的表现。孙中山先生说:党争是文明之争。政党的合法斗争总比斯大林的“肃反”好吧,总比把50多万知识精英打成右派好吧,总比军事政变和内战好吧,总比滥杀无辜好吧?

 

在专政体制下,政府行政开支远远高于西方发达国家,经费支出雄居全球榜首。公车私用、公款吃喝、公款送礼、公款渡假旅游、滥发奖金、违规挪用公款和大兴土木修建超标准豪华办公楼等费用竟然高达税收的50%,可是,像教育这样重要的民生投入比例却是全球最低。全世界14万收费公路中有70%在大陆,全世界污染最重的10个大城市有7个在大陆,矿难百万吨死亡率C国是西方国家的40倍以上。

 

没有竞选就没有竞争性,没有竞争性就没有最佳化,没有最佳化,因而就没有政治效率。实行多党制的国家,要通过一项重大决议,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讨论,才能敲定最终方案;产生一个总统也要一两年。而一党制国家通常都是由顶层拍板,很短的时间就能敲定一个方案;国家主席更是早早都定下来,根本不需要竞选游说。如果从这个表面的现象看,多党制比一党制效率低下,但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苏联一党制国家的各级领导人多是由上级认命,这就会带来下级对上级的认同问题。由于领导并非由民主选举出来,因此一般刚上任的领导很难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众所周知,领导的任何施政措施都是要靠下级来完成的,没有下级的支持,领导就只能是光杆司令,一事无成。所以,一党制国家的各级领导人在上任的前几年时间里,都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政治斗争上,打击旧势力,扶植自己的心腹,根本无暇顾及社会发展,各级官员都一样。这样的效率能叫高吗?

 

其次,就是政党的决策问题,多党制国家的重大决策都是由议员广泛参与,民主投票产生的,因而决策时间较长;但是,政策一旦定下来,就能很快的实施下去。一党制国家的决策大多是由上级领导听取一些相关专家的建议后拍板而定的。但是在决策的过程中,没有广泛的参与,因而也难以达成有效的社会共识,虽然决策过程很快,但是在实施当中,会受到各方面的百般阻挠,一些决议甚至过了几年都还未能真正实施。各级地方政府却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说你的,我做我的。结果是一党制的效率更为低下,这种低效率是由于内耗引起的,而内耗又不为公众所了解,才致使一党制的低效率被掩盖起来。

 

在多党竞争的社会里,各社团组织的独立性将大大增强;各政党都力争提出最佳的社会管理方案,以求得公众的支持。竞选让任何有志政治的人全盘竞争,具有全局性。竞选的当选者只能执政一个任期,连选连任不得超过两个任期,有利于破除僵化。由于竞选使得社会空前自由、活跃,自我创新能力、社会发展效率自然大为提高,整个社会的管理水平也随之提高。管理效率提高,管理成本必然下降。这也是上个世纪,东欧国家实行多党制竞选的原因。

 

三.西方多党制利于各集团的平衡,能缓解矛盾,利于社会稳定

 

多党竞争制度是疏缓冲突的稳定机制。社会发展如同汽车行驶,既需要动力,也需要刹车。只有动力没有刹车,轻则撞车伤人,重则车毁人亡。人类进步也是如此,既需要动力,也需要阻力。加油、刹车不能偏废,少了哪一样都不可能到达预定目标。这叫做相反相成。

 

19世纪考察美国民主的法国人托克维尔认为,结社自由的美国是“是没有秘密结社的。在美国,只有党派分子,而没有阴谋造反者。”所以,美国的“党派分子”的存在,有利于国家政策的适时调整,有利于政权的稳定。1980年代初,美国通货膨胀高达两位数。里根上台后采取“小政府、低税收、少干预”的“供给主义”经济政策,使美国经济进入繁荣时期,通货膨胀和失业率都大幅度下降。而另一方面,里根政策使政府的债台高筑,形成严重的财政赤字。1990年代初,民主党的克林顿上台后,将平衡预算作为经济政策的重点,通过调整货币政策松紧程度,实现了低赤字下的经济增长。美国的例子说明:对西方或实行多党制的国家来说,政党的更替有利于对于国家经济政策的及时调整,因此有利于国家的发展。多党制可以较好地照顾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诉求,推进社会和谐。

 

老子云:“万物负阴而抱阳”、“祸莫大于无敌”;最大的祸患在于没有敌对力量约束。太极图是阴阳相反力量的互动,两个相反对抗,相反相成,这才是和谐的秩序。如果一个社会中,没有多元相反的力量在相互约束平衡,那么这就是最大的祸患。民主社会的各政党,分别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社会矛盾可以通过政党之间的协商和妥协,按照民主的程序得到解决。多党制最大限度地调动民众议政、参政、主政的积极性,增强社会各阶层的沟通与合作。因此,各政党能为所代表的阶级争得合法权益,从而使社会矛盾合理、有序地调和缓解,实现真正的社会稳定,是迄今为止最牢固的政权组织制度。

 

多党竞争制度可能不是最完善的制度,但这个制度较一党专政却不知先进了多少倍,文明了多少倍。民主社会有众多相互反对的政党。西方反对党的专业就是和平地、程序化、合法地推翻政府。美国两个党颠覆来颠覆去已两百来年了,这个国家一直很强大。

 

总之,民主型的多党竞争制度具有重要的社会作用。如果没有这种多党竞争制度,代议制政府制度、民主普选制度的有效性将受到影响。社会公正、权力制衡、遏制腐败、政治创新将大打折扣。因此,有无民主型的多党竞争制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实行了现代民主政治的重要标志,也是决定一个国家能否步入现代政治文明的重要因素。

请扫码给作者以鼓励



浏览(162) (0) 评论(2)
发表评论
“三代婊”的相互冲突 2017-08-15 17:25:07

2000年2月诞生了“三个代表”:“中国XXD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XXD作为一个政治性的集团,绝大多数对生产过程一窍不通,能代表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吗?现在生产力的要求就是运用高科技代替传统的自然作业,可是中国科技总是落后,最近出现了韩春雨的撤稿事件和医学界代人写论人事件。这明显的是没有代表生产力的要求嘛!

 

退一步说,就算能代表生产力的要求。“三个代表”依然存在内部冲突!前几天看河南省千秋煤矿井下救人现场直播, 后来在电视上看到该地由于采煤导致地面下陷房屋开裂,镇里居民长时间向政府部门反映,却不予理睬。由此,我想到“三个代表”有内在矛盾、相互冲突。因为:生产者的利益和消费者的利益往往是冲突的——生产者作为卖家希望高价销售,消费者作为买家希望低价购入,二者一致的时候很少。因此,既代表生产者(先进生产力的要求)的利益又代表消费者的利益(广大人民的利益)几乎是难以兼顾的!

 

大家知道:许多煤窑后面有官员入股,官员的股份不是人们一般想象的两成三成;据一些煤窑主反映,实际上官员的股份要高得多,甚至每年收益的多半都入了官员的腰包。2011年湖北恩施来凤县副县长邓国建46篇性爱日记曝光,清清楚楚地写明副县长邓国建与煤老板M共享二奶“小媛”,并提及与M合谋策划借招商引资开采该县滑石板煤矿资源,并将五台煤矿二号井转至M名下事宜。在此种情况下,官员既不可能维护普通劳动者的利益,也不能维护周边居民的利益(免于环境污染、破坏的利益),更不可能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利益,只能维护生产者——老板的利益。

 

众所周知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2008年初,河北当局已经知道三鹿奶粉有毒;但一直不公布真相,直到新西兰总理向中国施压,我国政府才于当年9月中旬公布真相。要不是新西兰公司到三鹿合资,毒奶会持续到永远。这就充分说明党只代表了生产者的利益,成了一个老板党。

 

老板党有3个含义:1)官们做企业老板或为企业鼓东,运动员兼裁判员啊,稳赚。中国最高机构“人大”是亿万富翁俱乐部。70位最富有人大代表拥有资产超过750亿美元,而美国70位最富有议员才拥有48亿美元。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都来自高干家庭。其中2900多名高干子女拥有资产达2万多亿。他们依靠家庭背景,透过钱权交易垄断金融、能源、邮电、地产等领域,非法获取暴利。

 

2)官们如邓国建控制企业老板,孝敬官者让你赚,否则,让你破产滚蛋。很多地方的权力机构和资本联系在一起了,他是为资本家而不为劳动者讲话。谁为劳动者讲话?没人为劳动者讲话,所以会有“黑工事件”、“黑砖窑事件”,那么多警察、官员都让其发展。

 

3)中国的一切都是D的,当然得保证D的利益。2011年7月22日《博客天下》有一文说:在“四面涨声”的中国,有谁能猜到中国唯一的降价?它就是官们的党费缴纳比例降低30%。低收入D员的党费缴纳比例照旧,高收入D员的党费缴纳比例降幅达30%,而后者就是大老板(人们习惯称官员为老板,大官是大老板,收入必然高)。

 

胡P说:“XXD先是在革命的旗号下用暴力灭私充公,然后又在改革的旗号下靠暴力的庇护化公为私”;吸收商业老板入党,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要求”,“屁民”的利益就是“兼顾”而已,“顾”不过来就等以后吧,此恨绵绵无绝期……

 关敏原创于2011年11月7日,2017年8月13日修订



浏览(41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反党乃天赋人权 2017-08-14 22:56:34

古华人深信,党就是结党营私的黑社会,所以,反黨就是天赋人权,是社会正义之必然。汉字作,贬义非常强,如乱黨死黨结黨营私黨同伐异狐群狗黨等等都不是什么好词。可是,为了伟光正的神话,把黨简写成党,也就是特别喜欢给少儿洗脑的意思,从而造就“红卫兵”似的脑残。

 

反对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正如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所说:异议是爱国主义的最高形式(Dissent is the highest form of patriotism。因为:反对、异议是一个人的个性本质。你在反对、你有异议就说明你在思想,你活出了个体性的式样和价值。

 

爱国主义不是爱任何领袖、政府和政党。正相反,对领袖、政府和政党发出异议才是爱国。这是因为:反对是说明你有主见,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且,你还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把你思考过的精彩之处贡献出来给人们分享。那些始终不知道反对为何物,不会有自己的观点、不懂得异议的人,只知道随大流、听话的人必然缺乏爱心和责任心。常识告诉我们,政府不是国家,反对任何一届政府都不是反对国家;恰恰相反,反对政府的非法政策正是爱国主义的表现。

 

反对与异议的前提是:人类认知是有局限性的,每一个人都仅仅掌握了部分真理,人的认知是不足的。拒绝反对,就是把自己看作为伟、光、正式的权威代表或真理化身,属于理性的自负。柏杨说过:“掌握权柄的人认为:只要没有人指出他的错误,他就永远没有错误。”所谓的“老师不能散布错误言论”之说,显然是基于当权者的优越感,容不得老师批判当权者的错误,并让极权制度死灰复燃。

 

民主的关键是反对的自由,正是反对的自由导致了不同的施政方案的涌现、导致了党派政策的不同,从而为人民自由选择能代表民意的执政党奠定了基础。承认公民的反对权是民主政治的根本!民主制不但认可、包容反对行为,而且以合法化的反对为其制度框架。与专*制体制不同,民主中的共识是由相互反对的竞争来达成的。民主的维持要求不能出现僵化的“多数专制”。假如反对活动是普遍的,就很难形成稳定的“多数”局面。面对不同的政策选择,“多数”作为一种临时性同盟随时变化,两个人在某个问题上意见一致,而在另外的问题上可能相互反对,只存在就某个问题而言的多数,而不可能有一个在社会中居于永恒优势的多数。这样,实际上人人都是多数派,又是少数派(即反对派)。

 

反对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根源,世界文明进步全靠反对。反对是很平常的事。辩论会上,有正方,就有反方;下象棋、围棋,打足球,对手就处处要与你反着来,这不就是反对吗?正是对手的反对促使你水平的提高!可以断言,消灭了反对就不可能进步,就只会停滞、倒退。美国政治制度彻底开放反对党空间,反对党成了社会变革的动力。纠纷与冲突,在美国就象棒球对垒与小城镇集会那样平常。每当尖锐抗衡时,美国的政治体系不是瘫痪,而是更有活力。

 

1936年,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新政受到商人、银行家、金融家的猛烈攻击和漫骂,面对麦迪逊广场花园骚动的人群,他公然声明,他们对我的憎恨,是无可非议的,我欢迎他们的怨恨!”20061120日布什说:“人们举行抗议——这是好迹象,这是健康社会的迹象”。可以断言:没有反对党派,美国不可能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为什么每当中国一项政策推出或在一个领导人的讲话发布后,各行各业就只有“学习”、“贯彻”的份,而不能通过媒体发表批评和反对意见?难道中国政府的所有政策措施都是正确万全的?在中国,大多数人已习惯了“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把任何对政府的批评意见、反对意见一概视为“造反”,斥为“反动”。也就是说:不能反对政府,反对政府就是危害国家;就是制造不稳定;就是大逆不道;就是杀头的罪行。在这种观念占主流的形势下,就不可能有反对党和反对派,就不可能产生公平竞争的民主了。

 

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说,民主意味着人们能畅所欲言;能自由地教育儿女;能享有宗教自由;不会受到秘密警察动辄半夜三更来敲门骚扰,因为司法是独立的;民主还意味着,人们可以组成政治团体反对现行政府。这些便是民主的基本要素可见,民主社会反政府合法,反党就更合法无罪了

 

从普世价值和法律上来说,公民都有结社自由权,党就是公民实现结社自由后的“一部分人”的组织而已。“一部分人”(政党)有权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却无权把自己的政治主张强加给全体公民。任何政党,也就是一个政治团体,每个人有参加与否的自由,当然也有赞同或不赞同之自由,拥党与反党也就都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民主社会里,质疑、批评、反对任何党都是每个公民的天赋权利,没有哪个党不许他人怀疑和反对的。你的政策主张合人的意,人家就赞成;你的政策主张不合人的意,人家就就反对。一个民主的政党,必然是一个接受公民选择与批判的政党。民主社会,公民有结社自由,“反党”与“结党”都是天赋人权,是没有罪的。《世界人权宣言》第20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任何人不得迫使隶属于某一团体”。在美国,民主党反对共和党,共和党反对民主党,是受法律保护的,你怎么反也是没有罪的,200多年来,也没听说有什么颠覆罪!马克思为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成立了共产党第一国际,没有被西方国家判颠覆罪!在台湾,国民党反民进党、民进党反国民党,都是天经地义的。政党无权要求公民无条件地支持它,除非它是黑社会。惟有布裆政府有D”罪,可见,布裆就是黑社会。只要不采取暴力形式,任何和平的、公开的对执政党的反对都是人民的天赋权利,是无罪的。所以,不许反党就是反人类,就是人类公敌!不能反对的政党是因为它垄断了政权,成了赤裸裸的暴力集团;不许反党只能证明生活在地狱,是一党专*政的极权主义。徐四民先生说:大陆中国国内多年来有一个“反*”的概念,这在海外是不容易理解的。黑社会定出的罪名,本来就是反人类的行为,人类岂能赞同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反党的确切涵义是反对某党的主义、主张、政策、措施及其党官腐败!反对某党的主义、主张正是公民的天赋人权!公民是主人,党是为公民服务的仆人;主人有100%的权利挑剔、批评公仆主义和政策。任何人和任何组织都不是神,不可能100%的正确。既然如此,人们反对某党的主义、主张、政策、措施及其党官腐败,就是天赋人权,何罪之有?反党是反对某党的消极面、错误面和腐败面,不是针对某个党员、某个具体的人,当然不会与每个党员过不去。今天的反对某党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基础上的反对,完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赋人权。所以,必须踢走“反D”罪,否则就无民主。



浏览(786) (24)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44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