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网友来鸿的博客  
网友来鸿的展示平台  
        http://blog.creaders.net/u/1123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谈一谈金政委的大嘴巴 2019-08-09 18:22:52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读者李果来稿: 中国有一个战略忽悠局,局长张召忠,政委金灿荣,两个都超级能侃。伊拉克战争之前,局长声称美军要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毛泽东思的活学活用),战争要持续多长多长,美军要死亡多少多少,结果大家都看见了,但这完全不影响局长出来继续忽悠。在一个节目中,我亲耳听局长说:现在我都不敢开口了,因为我一说到美军装备的问题,他们马上就会照我说的改进。看来美国人真是把局座当成了高参,每一句话奉为金科玉律。政委这几年好像比局长风头更劲。这不,前几天金政委的一番讲话,马上网上就炸开了锅。政委讲,中国的导弹绝对全世界第一,我们马上要展出的东风17,有20倍音速,一旦开战,几分钟内,美军的亚太基地就将被通通摧毁,让美国人70年的建设全白费。当今世界上的确有20倍音速导弹,比如美国的民兵战略洲际导弹,其在重返大气层后,靠着重力加速度和本身的推力,在接近地表的时,可以达到20倍音速终点速度,大约每秒7公里。这并不是说它一直都可以有这个速度,如果是这样,从美国飞中国也就1000秒左右,也就16多分钟,据说洲际导弹也要飞半个小时以上。中程导弹,射程为1000~3000公里,好像没有听说要重返大气层,更没听说哪种型号的会有20倍音速的终极速度。中国的东风16,射程为800~1000公里,还属于短程导弹,政委说,东风17是东风16的改进版,怎么会一下跑出了20倍的音速?如果是采用重返大气层,那飞行时间可远不止几分钟。如果是在大气层以内飞,在1000公里的射程中,要以多大的加速度才可能把导弹加速到每秒7公里呢?初中生都可以做这个算术。加速度乘导弹的质量就是推力,大概每一公斤的东西需要25牛顿持续的推力。这还没算空气的阻力,空气的阻力与速度成正比,甚至和速度的多次方成正比(高速情况下),所以实际的推力要比这个大得多。世界上有没有这么大推力的中短程导弹?

我也希望中国的导弹无比厉害,可以彻底镇住美国佬,让他不敢干涉中国军队解放台湾,但是随口说出的数据是不是也要稍微靠谱一点。有人调侃说政委是美国的间谍,胡吹中国的军力,最为高兴的就是美军,他们可以向总统和国会要来更多的经费。政委又说:台军那20万人在我军面前就是一堆肉,注意,这可是同胞啊!可不可以说得稍微文雅一点,比如说用“不堪一击”或“土崩瓦解”之类的词。

政委的大嘴巴不光是在军事方面。关于中美贸易战,政委就反复讲过中国手里有多少张牌,是赢定了,但愿如此,我们等着瞧吧。

陈寅恪该是家喻户晓的大学者吧,政委说他算啥嘛!他在哈佛就发过一篇东西,还是哈佛的燕京学社会刊内部版(不够公开发表的标准),也就两千字。陈寅恪还把那不是东西的东西影印后四处送人吹牛。政委说,我在哈佛发的文章都有40~50篇了,每篇都比陈寅恪那篇字儿多,他么......嘿嘿。没听说哈佛大学有什么期刊,可以让政委发这么多文章,哈佛自己的学者都是把文章投到外面的杂志上去。在谷歌学术(google scholar)里,的确可以查到,政委在国际刊物中发了一些文章,搜一搜Canrong Jin 或者 Jin Canrong 就清楚了。但好像政委发的杂志级别很低,好几个都是中国人自己办的英文杂志,他至今还没有一篇文章上了像美国的外交杂志(Foreign Affairs)那一类的顶级刊物。文章的影响力,主要看它的引用次数,政委的文章引用率可谓超低,多数都只有两三次,最高的一篇仅21次,看了让人大为失望,政委没有像他自吹的这么厉害嘛。我听过政委好几次讲演,感觉内容重复性很大,也许肚子里面就这么点东西,嘴巴会侃罢了。



浏览(4499) (35) 评论(3)
发表评论
诈骗电话骗中骗 2019-07-15 11:23:16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读者王方来稿:915191782,915194284是西班牙马德里的电话,当你按下“接听”后是机器模仿人声的提示:“你有一封重要信件在中国大使馆,如不及时来取会直接影响你的居留问题,人工转接客服请按9。”按9后,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你好,这里是人工客服,请说……”

这就是西班牙诈骗电话的第一步。

我已经收到过十几次,每次我都想和骗子多聊几句,但是对方似乎已经识破我不会上当一样,不到第二句话对方就果断挂上。第一次,对方的男声说,“你好我是客服,请说。”我说:“听你小子口气还蛮沉着的……”不料这一句刚出口,对方就挂断。后来一次也一样,对方说:“你好我是客服,请说。”我说:“听说做你这种客服的人都要患喉癌,是不?”对方没有回复说是不是已经患了喉癌就挂断。

平心而论,这个诈骗套路实在太老旧,太落后,再有上当者,那就是智商有问题了!如果诈骗电话换个新套路:玲响。按接听。女声:您好,这里是西班牙教育部中国留学生事务办公室,教育部有新规给中国留学生免费提供异性或同性学伴。要金发碧眼欧洲型的请按9,要丰乳肥臀美洲型的请按8,要娇小细巧亚洲型的请按7。转接9后,男声:您好,这里是西班牙教育部,中国留学生学伴事务部,目前有68位金发碧眼欧洲型学伴供你挑选。但你必须提供相关银行资讯备案……

这套路是给电话骗子一个启发,骗哥们,玩点新花样,老是拿旧货出来,视觉疲劳,听觉也疲劳。

话再言归正传,就是骗子拿出的老套路,听说仍有人上当,还是年轻的留学生被骗子骗走了几万几万欧元。不能理解的是,留学生的高智商会被低智商的旧套路、老套路电话诈骗骗走几万几万?有的说,这些留学生身处西班牙边远地区,资讯闭塞,不了解当下社会还有电话诈骗这玩意儿,所以被骗几十万欧也可以理解。

乍听此话似乎有理,但细细想来又引出一堆问题。当今西班牙还有资讯闭塞之地吗?留学生所在城市乃西班牙大都市不说,留学生人手一部最新款式手机外加手提电脑,一上WIFI,一加微信,一戳群聊,一滑屏幕,天下大事,蚂蚁小事,尽收眼底,还有“闭塞”之说,还能漏过堂堂留学生的火眼睛睛?留学生的资讯可以细到XXX女明星睡过几个男人,什么睡姿都能背口诀一样娓娓道来。再加西班牙华文媒体天天报道“电话诈骗”如地毯式轰炸,他们会不知不晓?理论上站不住,逻辑上更难说通。说留学生资讯闭塞,莫非他自己生活在60年代中国大唱语录歌时代的夹皮沟里。更有甚者,西班牙华文报纸还刊登了“巴塞罗那自治大学当局正在调查中国留学生成绩单造假一案,有人出钱贿赂不法分子伪造各种证件蒙骗自治大学以达到入学或毕业的目的”之新闻。可见留学生的智商之高已经远远超过电话诈骗的那些小混混。殊不知留学生行骗的对象是大学,是缔造高智商群体的高等学府。说玩骗术,那些打电话的小混混哪能是吾等莘莘学子的对手?

那留学生又怎会败在电话诈骗的混混手里?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有人给我指点迷津说:“看来你才是低智商,绝对的低智商,那些自称被骗的人才是高智商。你信他被骗的话,你是真正被骗了。”

我又犯愁“怎么理解?”

对方说:“那些自称被骗巨款的留学生实在太聪明、太高明,他们天天玩手机,看电脑,不可能不知道电话诈骗的傻帽套路。之所以说自己被骗巨款有二个目的:一是炫富,说被骗巨款以此证明自己有钱,这是当下炫富的另类最佳手段。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以此证明自己善良、诚实、天真和可爱,也以此来博得女性的青睐。试想,哪个女郎不希望自己所嫁的郎君又有钱又善良又诚实又天真又可爱又容易被骗?这一嫁,对方的财产不都是我的才怪了?

一个学渣在一次同学聚会中用非常不经意的口气陈述说“嗨,真倒霉,上星期被诈骗电话骗走了42万欧元的生活费。那时我正在聚精会神写论文,来个电话,说我卷入贩毒集团,公安局要我把账户的钱转到高等法院保护起来,我就转了。后来才知上当受骗但已经来不及。我妈安慰我说,骗走钱没有关系,只要身体健康。上星期组织部通知你爸,他已经由副转正,这些天带着金卡、白金卡的同志来找他商量工作的人要几乎踏破门槛。儿子,妈明天就给你打100万欧元过来哈。”

这招果真有效这个一向没有女人缘的学渣用极其淡定的口气讲述了他“被骗”经过后不出二天就接到几十通妙龄美女的求爱电话!有的女郎极其干脆:见面即可谈婚期。据说该学渣已经利用“诈骗电话”传奇故事让自己成功抱得美人归。

妙哉妙哉!

一出出诈骗电话的骗中骗大戏正在拉开帷幕。

一个个骗爱、骗婚的角色正在粉墨登场。

时代造就骗术,高人利用骗术。

当今社会之精彩,全在精心设计的骗术中。



浏览(3682) (13) 评论(1)
发表评论
吃的记忆 2019-03-08 16:29:59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读者湖人来稿: 大学期间即无励志的故事可与大家分享,又无难忘的经历值得特别纪念。听课读书并非总有收获,谈天说地每每忘之脑后。但在北大每天都要吃饭。以我经验,人们往往忽略人生最重要的事。四十年弹指一挥间。生活在地球另一端的我作此文为后人留史料。如能引起当年校友肚子共鸣,那就更好。


一位学者曾将1979年视为当代世界最平和的一年。这虽为一家之言,但这一年无疑是我们人生的转折点。当时中国百废待兴,邓公改革开放。国家还在实施计划经济,对大学生礼遇有加。我们每月有定量:七斤米,十九斤面,九斤粮。 亚洲, 欧洲,美洲主食来个蔡元培式的兼容并包。对我这个来自鱼米之乡的人来说,米严重不足,粮绰绰有余。期待已久的窝窝头吃了一次,干燥乏味,所以也就拜拜了您那。粮票只能用来买玉米粥。有时晚餐可用面票买中餐剩下的米饭,我从不坐失良机。记得夏日傍晚,吃了馊米饭,回寝室后肠胃翻江倒海。第一次好像也是最后一次在校呕吐。还好下饭菜只是一毛钱的西葫芦,损失降至极限。当时饭票需班生活委员统一办理。当室长时,我这弼马温每月定期充当室友和生活委员之间的传送带。我拿最高助学金,每月二十二元, 不靠成绩或关系,只看家庭收入。伙食费每月十八块两毛九,雷打不动。因住宿免费,还有零花钱。衣食无忧,无需也无处打工,好像从未觉得缺钱,可见当时我的想象力之缺乏和社会主义之优越。


刚到北大时的大饭厅,即学四,徒有四壁。窗户又高又小,光线幽暗,地面油腻。墙上既无文革期间的宣传画,又无改革之后的商业广告,似乎连狗皮膏药的信息都没有,记忆中多为无关痛痒,似是而非的政治评论。边吃边看, 聊胜于无。有时边走边吃,左手托一大瓷碗,右手拿一钢勺,回宿舍前在锅炉房接些开水,权且充汤又方便洗碗。后来新饭堂开张,大圆桌鳞次栉比,小方凳能屈能伸,窗明几净,大家有了谈兴。吃完后将洗干净的碗勺放入用毛巾缝制的不干净的饭袋。应验了儿时的口头禅: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有时饭袋玩失踪。或自己忘了放在何处,或他人有意无意挪用。受西方精神污染影响,毗邻饭袋私奔也不排除。要不怎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排长队是常态,有时中午三十多人一队,加塞自不可免。大家对别人加塞深恶痛决,但对自己和朋友觉得情有可原。一次洗完碗,一大龄男生站在人堆外对我说:要不看你小,我会揍你。我即未问他缘由也未道歉。毛主席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可能我加塞了。我觉得这位似乎蛮横无礼又通情达理的老兄是工农兵学员。我无意歧视,因我知书达理的四姐也是一员。说当年入学渠道不同的两批学生有隔阂似无争议。记得一位外语系时髦女生,加塞技术老道。她侧着身,伸长脖子,佯装看菜还有没有,然后悄然入列,屡试不爽。或许她有内线接应,或许窈窕淑女享有与生俱来的特权。


我最常吃的早餐是玉米粥一大碗,油饼一大张,腐乳一小块,北京酱菜一小撮。酱菜过咸,但细长精致,外加芝麻点缀,倒也差强人意。玉米粥如很稠,吃起来很爽。午餐种类并不少,但记不太清。像在世界高纬度地区一样,冬天大白菜和土豆从不缺席。刚开始难免怀念家乡冬天的深色青菜。好在北京蔬菜渐多,自己也慢慢适应。后来反倒觉得米饭粒粒皆辛苦,吃馒头省事有嚼头。大学期间,我喜欢两个菜:烧排骨和炒双茄。 前者是难得的荤菜。排骨肉少,量也不足,缺油少糖,只有酱油味。但毕竟是肉,且价格公道,每次必买。有时售完,心存遗憾。炒双茄将干的茄子和湿的番茄与猪肉片混炒,有些甜有些腻,营养好口感佳。如果卖饭师傅多给一些,或两片痩肉连在一起, 喜悦之情不输“三二零” 之夜。走南闯北,只在北大吃过,难以忘怀。当时晚餐似与中餐无异,可能还略逊一筹。考试期间时有夜宵。记得一帮调侃馄饨虽便宜但单薄,我班一位北京女生说得厚道中肯:“吃得就是这个热乎劲儿。” 逢年过节学校会加餐。记忆最深的却是第一个中秋。当时我们十六人住在一间大活动室里,因临近公交车海淀站,售票员”332路,先下后上“不时传来。不知何人搞来一块又小又硬类似惊堂木的北京月饼,供大家瓜分。明月下,大家其乐融融。


学校大,有几个饭堂,但大同小异 。 西南门外有一国营长征食堂,与校园仅一街之隔。 阮囊羞涩的我会吃些包子油条之类,店家也只得靠薄利多销了。倒是记得研究生时吃的两回。一次与女友动了肝火。猪一身是宝,吃啥补啥,溜肝尖成了不二选择。另一次,一位美国教授感谢我们陪他家人在北京玩耍,请吃烤鸭。中关村农贸市场离学校不远,文革时应属资本主义的尾巴。我们用粮票换鸡蛋和花生米。小时家里的花生米或与八角煮或用油煎。北京的据说先煮后蒸,不软不脆,别据一格。八十年代初刚流行方便面,只有一种,简易鲜美,汤汤水水,加一两个煮鸡蛋,便是一餐美食。毕业前全班在莫斯科餐厅聚会。印象中有红汤,奶油,和土豆沙拉。洋人吃中餐抱怨吃不饱。当时大家不宽裕,我也没吃饱,好在也不饿。我先入为主,以偏概全,数年后方知沙拉主要指生菜沙拉,土豆沙拉只是其中少有人问津的一种。


燕园待了七年后又在中国社科院工作三年。1989来美国后发现食品极大涌流, 宛若当年憧憬的共产主义社会一般。身体遂见长,可惜方向全都搞错。久而久之还得了旧社会的富贵病。走笔至此, 不胜感慨。如果当年我吃得和现在北大人一样,我一定会更高大;假设我现在吃得像当年一样,我多半会更健康。看来阴错阳差,次序颠倒。想必八十年代初的同学还记得潘晓的困惑和迷茫。回头来看,人生鲜有选择,但留下诸多回忆,或痛苦,或无奈,或平淡,或美好。








浏览(3198) (8)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