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京老妞的博客  
生于北京长于北京热爱北京的一切,愿将我知道的尽可能多的北京掌故、习俗、美食等内容 介绍给各位看官。  
我的网络日志
吃糖炒栗子正当时(转) 2018-01-30 23:23:37

时下,正是吃糖炒栗子的时节,不知您留意了没有,这寒露一过,北京的糖炒栗子上市了。说起这北京的糖炒栗子,最好的要算是过去西单北大街的“公义号”,这家店每年白露一过,就派伙计怀柔、延庆收购板栗。收来的板栗,先要经过认真挑选,将个小、虫蛀和破碎的板栗拣出来。然后再用网眼筛子,彻底筛除杂质。挑出来的栗子,匀称、饱满,一个顶一个,然后才下锅去炒。

“公义号”糖炒栗子,算是开了技术革新的头,因为它是最早使用电力炒锅的。老人们都瞅见过,过去“公义号”门口有两台电力炒锅,用电力炒锅炒出来的栗子,火候均匀、面软香甜。当时虽然“公义号”糖炒栗子比别的店家都要贵,但大家都觉得“吃一个赛过一大把”,用现在的话说叫“物有所值”,尽管两口电力锅同时炒,也供不应求,总是排着长龙。有的人慕名专程而来,为吃上一口“公义号”的糖炒栗子,竟然在寒风中排队等待近一个小时,谁让咱北京人儿就好这口哪。

 史料上说,老北京的干果店卖糖炒栗子,是30年代初期才有的事。当时在北平有相当一部分山西籍商人经营干鲜果品,山珍海味,又叫海味店。前门大街五牌楼南路东有“通三益”,大栅栏西口路北有“聚顺和”,大蒋家胡同西口外路东有“信义源”,另外还有几家批发庄。而这些是手工炒栗子。用电力搅拌炒栗子,那是抗日胜利以后才出现的。大砂粒、饴糖、铁锅,锅下加煤,街上便散发出特殊的香甜味。
      记得小的时候,家长带我去前门大街,街边上就有卖炒栗子的小贩,他们用长方笸箩,装上炒熟的栗子,论斤出售,小贩头顶笸箩,沿前门大街便道,叫卖吆喝。有一次看到一摊上,在炒好的栗子笸箩里插一纸牌儿,多少线一斤忘了,好象是四毛五,但名字写的是“糖炒票子”,不知是写错了,还是人家故意这么写的,反正挺有意思。

当时,前门大街是南苑进城必经之地,也是外地人下火车分散之地。小贩们在这儿卖的糖炒栗子,买主都是外地的老赶,京城的老户很少买,因为不仅卖的谎太大,而且您要买回去一吃,方知上当,明明看着油亮的栗子,像是刚出锅不久,为什么剥开一看,那栗肉干得不能上牙。我听老人说,做这路栗子的小贩,随身带一小瓶植物油,隔两三天就往栗子上洒点油,然后用一块布,一劲地猛搓,再看那栗子个个油亮,谁敢说不是当天炒,套用现在的话就是“整旧如新”,蒙人呗。
       现今,正是吃糖炒栗子的好时候儿。但有一点您得留神,这糖炒栗子不宜多吃,尤其是孩子更不宜过量,栗子含有淀粉、糖份,孩子们吃多了影响正餐,饭后容易涨肚,胃弱的人,更不宜多食。得空上街您不买点儿回去?





浏览(331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话说老北京的鬼市(转) 2018-01-23 22:02:05

各位老街坊请跟我读一读下面这十个字:么、按、搜、臊、歪、料、俏、笨、脚、勺。请别误会,其实这十个字是暗号啦!是买卖双方的行话。而且,一般只出现在"鬼市"上呦!听得瘆得慌吧?那就接着往下看…

“小市”说起

北京买卖旧物的所在,名为“小市”。“小”字的意思就是告诉人们只卖零碎用物。北京有三处较大的小市:

1——德胜门的北小市

2——宣武门的西小市

3——崇文门外的东晓市

小市以时间来分:

1——“早市”(亦名晓市),通常在拂晓三四点钟起,日出散市,冬日至迟不过上午九点钟。

2——“晚市”,时间在下午三四点时起,黄昏散市。

3——“夜市”,则在掌灯后营业,至次日三更收市。

“鬼市”即夜间集市,至晓而散,又称“鬼市子”。“夜市”以售卖估衣为主,其他货物鱼目混珠,既有来路不正,也有珍奇物品,更有假货蒙人,所以人们又把夜市称为“鬼市”。北京城清朝末年“鬼市”极盛,一些皇室贵族的纨绔子弟,将家藏古玩珍宝偷出换钱,亦有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把窃来之物趁天黑卖出,古玩行家经常拣漏买些便宜。

在老北京的鬼市买卖双方都使用“行话”,暗中拉手、递手要价还价,唯恐被同行知道价码,把买卖给“搅黄”了。鬼市买卖双方要价还价的行话是:“么、按、搜、臊、歪、料、俏、笨、脚、勺”,用这十个字音分别表示一至十。

崇文门外东晓市

东晓市源起何时现无可考,但东晓市在清代时已经形成是没有疑问的。东晓市于清代时在崇文门外药王庙逶西,半壁街南(药王庙现在北京市第十一中学附近)。民国后,那里的空地陆续盖起房屋,东晓市才逐渐东移。北京解放前东晓市已移至西临红桥、东大地,东至葱店街,北至沙土山,西至唐洗泊街,南至法华寺一带,方圆足有一平方公里范围。如没拆迁,此地还存在。胡同内两旁是地摊,每个地摊占地不过三五尺见长,摊与摊相连,每天开市顾客云集,争购物品。

“打小鼓儿”的和“跑晓市”的

东晓市上的摊贩多是白天走街串巷收买旧货的“打小鼓儿”的,买货的人叫“跑晓市”的,大多是各行各业的行贩。他们手提马灯,在地摊前照来照去,搜寻着各自需要的旧什物,作为原材料或半成品,买回去加工制成商品出售。所以说,东晓市既是个旧货销售市场,又是各种行贩搜购原材料或商品的货源集散地。这就构成了“鬼市”的特点,到这里卖货的人是卖完了再买,到这里买货的人是为了再卖给别人。在这一买一卖中,货物几经倒手,资金在流动中增值。这就是“鬼市”从衍生到发展的强大生命力。

“打硬鼓儿”的和“打软鼓儿”的

打硬鼓儿的:本钱较多,专门去京城旧官宦府邸、富户豪绅之家,收买金银首饰、细软皮货、硬木家具、古玩玉器、书画法帖等贵重物品。穷困潦倒的官宦富绅之家急着用钱想卖几件物品,拿到市场去卖又怕丢面子,又急着用钱,往往是给钱就卖,因而打硬鼓儿的获利甚多。

打软鼓儿的:多串北京内外城的贫民区,收购一般居民的废旧物品,即使买满两大筐货也卖不了几个钱,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打软鼓儿的在民国初期都在大筐里装上几包火柴,用以易物,故打软鼓儿的又称“换取灯儿的”。

解放初期,政府对东晓市加以整顿管理,并把摊贩们组织起来,分配到回收公司或信托商店工作。1958年初生存100多年的东晓市停业,这里便成为人民生活居住的地方了。

华威桥鬼市

北京的“鬼市”百年前在天桥、西小市、高粱桥、朝阳门外等,此种“鬼市”,1949年北京解放之后绝迹了。1992年自发恢复,每到星期六下午就有京郊、天津、河北、内蒙、东北等地的小商小贩驱车来到潘家园收藏市场对面的华威桥旁工地,星期日凌晨挑灯叫卖,购销两旺,俗称“华威桥鬼市”。天津作为离北京最近的大都会,历史上自清朝末期天津开埠之后,很多达官显贵、皇亲国戚移居天津,古籍旧刊存世较多,贩运到北京必经华威桥。这就是“华威桥鬼市”的起因。

北京古旧书市场的鬼市

这些地摊对收藏者来说是一块“风水宝地”,卖家往往是在地上铺一张报纸或一块塑料布,摆上几件古玩玉器、或真或假的古旧工艺品、旧书老报,然后便蹲在一边,只用眼睛余光扫视着行人,绝无高声叫卖的。买家则悄悄穿行于地摊之间,尤其是稍微内行一些的买家,即使看到自己中意的东西也绝少直接问价,而是“顾左右而环视”,假装外行人。在心理上,鬼市卖旧书古籍的人,希望将带的旧货在天亮之前顺利卖出,天亮光线好了,城管工商也来了;而去买古籍旧书的人,又生怕去晚了,好东西被别人买走。买家、卖家心理上的双重作用,造就了北京古旧书市场的鬼市。

五花八门的鬼市

“鬼市”始终没有离开清末时发展起来的大方向——和以前一样包罗万象,字画、陶瓷、家具、文房四宝、铜器、玉器、竹雕、奇石、古籍善本、旧书旧报、钱币、鼻烟壶、香炉、紫砂、象牙雕、连环画、烟标、火花等,可谓五花八门。不少东西在外面商店难觅踪迹,而在“鬼市”里却能亲眼目睹。一般来说,几乎带点文化味的小玩意儿、有点年头的古籍旧书,“鬼市”应有尽有。“华威桥鬼市”其所卖旧书上至明清,下至“文革”时期,金石、字画、玉器、古玩,家什杂物,奇奇怪怪,无所不包。最大的特点是离不开“旧”和“奇”。每逢周日,这里必是人头攒动,作为人文一景,旧书市场对游客的吸引力不言而喻,“鬼市”的磁性真大。(咱北京人自己微信平台bj11010_)

它位于东三环潘家园桥西侧。1995年前,这里已经形成了人称“鬼市”的非法文物交易市场。有句话这样说“北京有两大必看的人群景观——天安门广场抬头看升国旗;潘家园地摊低头寻国宝!”此话很幽默,也很写实。据统计,潘家园每天的客流量一般大约在8万人左右,到了节假日,更是游人如潮、摩肩接踵。

潘家园开园以来,全世界有近百个国家、10000余人次的各国政要和使节先后慕名来到这里。如芬兰总统哈洛宁、斯里兰卡总统库马拉通加夫人、美国众议院议长哈斯德、希腊总理希米蒂斯、罗马尼亚总理纳斯塔塞、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夫人、泰国公主诗琳通、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夫人、"欧元之父"蒙代尔等。

如今,很多人将“夜市”也一并叫做“鬼市”。倒卖手机的,就有手机的“鬼市”,卖服装的,就有服装的“鬼市”。鬼市的新奇,还有待你来发现和探掘。



浏览(755) (0) 评论(4)
发表评论
北京人请客的规矩(转) 2018-01-17 22:03:37

老北京人请客或者造访(拜访),讲究要打“提前量”,也就是提前告知。通常请客吃饭,或者参加其他活动,叫邀请。登门造访,叫约访,重要访客,或者长辈,叫约拜。

   为什么要提前告知呢?除了有让您请客的人有所准备的因素以外,这也是一种礼仪,或者说礼数。按北京的老规矩:三天为“邀”,两天为“请”,当天为“提(di) 拉”。既不能提前,也不能当天,以三天为好。您也许会说,咱礼大点儿,提前个十天八天的邀请人家行不行?不行。为什么不能提前昵?因为您要请的人,也许有公务在身,也许有要事相扰,这叫“官身不由己”,您通知他早了,有可能他扭脸儿忘了。三天,这是约定俗成的“邀人”时间。

   当然,您也许把被邀请的人给忘了,头两天才想起他来,这时,再约他也不迟,两天为“请”嘛。但是,您如果请客的当天,才想起他来,那您最好就不要“请”人家了。当天“邀”人家,就不是“邀请”,而是“提拉”了。提拉人,等于寒碜人,给人添堵了。老北京人最忌讳请客提拉人。碰到这种“提拉”,不但不能去,还要给您两句:“干嘛?您这儿凑数儿呢?都这会儿了,您想起我来了。留着您的饭菜,打发叫街门的(要饭的)吧!”

   您瞧,这不是自讨没趣吗?所以,您请客的时候,一定要记着这个老规矩。自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被请的人,跟您是莫逆之交,或是至亲至近。您请客或搞活动,想让他给您捧个人场,万不得已,当天把他“提拉”过去。人家也不会不给您面子。老北京有“熟人不讲理(礼)”这一说儿。至于说造访或拜访,则一定要提前一天跟人家打招呼。过去是送“访帖”,有了现代通讯工具以后,是打电话约。

   需要注意的是,不能短信或微信约访。为什么?按老规矩,您要访谁,不能提前见面,也要提前说句话,这是起码的礼节。



浏览(49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