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怀斯的博客  
生命只是一连串孤立的片刻, 靠着回忆和幻想,许多意义浮现了, 然后消失,消失之后又浮现。--普鲁斯特  
网络日志正文
红色 —— 给圣徒,叛军,和诗人 2017-09-08 08:34:39

那一年,他们约着去航海,并打造了一条三桅船


《三桅船中的圣徒》


我们走在南山公园,他带我看格里戈里的房子

夕阳下,荒冢荒凉了崇山峻岭,这些年轻人未成为W市的纪念碑

在人群中扔石子是安全的,义和团的旗帜一呼百应

他安静地坐在家里,安静地跟母亲说了落发

母亲也变了,石头会烂,说完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托人捎回一粒麦种,很多很多年

圣徒是我的痛


**格里戈里:苏军空军上校,1939年在抗日援华的空战中牺牲,遗体葬在W市。




《三桅船中的叛军》


狂飙中他钟爱白色,爱冬妮娅

转过身来,日瓦戈叫她拉拉,我的拉拉

我叫他,我的,最英勇最赤诚的叛军

他穿党卫军服很帅,我很怕

他飞扬的翎毛会折断,也可能被逼

割下冬妮娅的头

他给我念西蒙诺夫,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只是你要

苦苦地等待,结果,游出去的那条鱼

是我




《三桅船中的诗人》


那天看见他一个人坐在河边,还是那么不爱讲话

我看见他,走过富士山,走过,落基山肖斯塔山苏格兰高地

看他慢慢走出太阳的阴影,慢慢地登上那棵荆棘树

他随手抄起一根棍子,敲打着桌子,开始作曲

呵呵,如果他捡起的是一根羽毛,或许就去飞




《牛虻》


还有人懂牛虻吗,伏契尼,肖斯塔科维奇

那一代人如数家珍,《联共(布)党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

那一代人活着,只为献身,可惜了,一介书生王实味




《回乡的路》


回乡的路如此长,这个人走了37年

这个人终生只回了一次故乡

人们对他说,对不起,杀错了人

他没有剪拂扑拜,而是默默地,朝更远的异乡走去



浏览(41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