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新天狱博客  
不唯西,不唯书,不唯毛,更不唯邓。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当代高俅:丁关根 2018-01-25 10:37:13

编者:丁关根是改开年代的一朵奇葩。他的简历显示自1981年开始,他从铁道部外事局一个副处长,用了两年的时间,1983年成为全国人大副秘书长、党组成员。又在1985年成为铁道部长、党组书记。1988年1月24日,由昆明开往上海80次特快旅客列车在运行到贵昆铁路且午邓家村站间时发生颠覆事故,丁被迫引咎辞职,改任国家计委副主任。1989年被增补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在1992年中共十四大后,丁关根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出任中宣部部长和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此人打得一手好桥牌,世界桥牌联合会为他颁发了“世界桥牌联合会最高荣誉奖”。据说丁曾经参加过【三青团】,还是当时【三青团】上海学生总会的负责人之一,因此文革前一直徘徊不前,是一个普通技术官僚。80年代由万里介绍给邓小平,成为邓家的【御用】桥牌教练。在邓、胡、赵的干部路线下,进入中共领导层,有当代【高俅】之称。由此可以想象,当时的干部政策,干部路线是何等的混乱,对此后的中国的影响会是如何的巨大。

据张鼎丞的女儿张九九回忆: 【邓老爷子第三次复出后,吕叔叔(指吕正操)非常严肃地对我说:“和你邓叔叔(指邓小平)说说,少打点牌吧!国家大呀!”】可见当时【总设计师】对打桥牌的痴迷程度,已经到了让人担心会误国的程度了。


*************************

二零一二年七月丁关根去世后,中共新华社的报道中把万里也列入了“丁关根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前往医院看望或以各种形式向其亲属表示慰问”的”老同志“之一,但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万里已经完全失忆,不可能再回忆起他曾经非常后悔”当时怎么就把这么个小人引荐到小平同志那里去了?当然也更没有可能打电话或者亲自前往医院看望病中的丁关根或者慰问家属什么的。

万里去世之后,官方讣告中介绍说他1975年1月出任铁道部部长,后任铁道部党的临时领导小组组长。他坚决支持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实行全面整顿、把铁路系统作为整顿突破口的主张,认真贯彻落实整顿的方针,扭转了铁路系统的混乱局面。

正是在担任铁道部长期间,万里把一个叫丁关根的部下推荐给了邓小平。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政界还是知识界,从高级干部的至爱亲朋到贩夫走卒,只要提起丁关根,很少有人没听说过关於他陪邓小平打桥牌的故事。甚至有人把话传的很难听,讽剌他是当代“高俅”,而把邓小平自然比做当代昏君。

有自称熟悉中共高层内幕运作的人士曾描述:丁关根打桥牌的水平在铁道部时是出了名的,人送外号“桥牌计算机”。所以万里在担任铁道部长期间即闻其大名,随调他到自己家里一比高低,果然验证出丁身手不凡。从此,丁关根即通过万里成了邓小平家里的桌上客。

78a436933a9a48169edcab8613f07541.jpeg


而丁关根的桥牌技艺最妙之处还在於不但说赢就赢,说输就输,关键是他能做到想输也不会输出破绽来。他在输的时候,能够输得让对手感觉意得志满的同时深信他丁关根输得是无可奈何。所以,邓小平才最喜欢同他在牌桌上做“对手”。

20151118061637513.jpg

(注:胡耀邦也是陪邓小平打桥牌的一位主力,万里只能在一边观战,国家大事,就在牌桌上定了下来,【千里马】就这样被伯乐选中...邓小平的对面是丁关根)

曾经有香港报刊揭露说:中共建政前夕还在上海交通大学担任国民党三青团负责人的丁关根在中共建政之后 隐瞒了自己的“反共历史”,一九五六年混入了共产党内,但很长时间都没有敢设想自己能够在共产党的天底下有政治上出人投地的机会 ,直到八十年代初,还仅仅是个副处级干部。后来因为打桥牌接近邓家才得到一步登天机会的事实经过,海内外已无人不知。因为邓小平的直接干预,这 位当代高俅从副县级到副国级,期间只花了六年多时间。

不过,整个八十年代里,丁关根无数次进入邓府陪笑,并非都是在老太爷亲自上桌的情况下,更多的机会是陪邓朴方打牌,教邓楠、邓榕以及邓家孙辈学牌。老小三代都伺候周到了之后,才在一九八七年捞得一个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位。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自觉在政治上已经成为孤家寡人的邓小平能够重用的亲信已经十分有限,想起丁关根在邓家祖孙三代面前坚持了十年之久的那付甜蜜笑脸,相信已经考察过关,可以放心使用,委以掌握部分实权的中央书记处书记。

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当初丁关根因为铁路恶性事故受到人大代表责难不得从铁道部长职位上引咎辞职后,一度被降职为国家计委副主任。后来老邓下令安排他出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主要目的就是绕开人大,因为国台办主任是任命制,不需要走人大代表投票“通过”的“民主”过程。“六四”之后,丁关根进一步受到重用,也是局限在党务系统里,说到底还是为了避开人大这一关。

对老邓的这套把戏党内虽然早有人一眼看穿,但却无人敢公开提出意见。特别是那些知道丁关根三青团历史的,上海学运出身的老干部,当时就曾在私下里发牢骚说:邓大人一定是知道丁关根当年就代表国民党三青团与中共地下党组织进行过谈判,所以如今他让他负责共产党的对台事务。

关于万里对当年把丁关根引荐给邓小平痛悔万分的故事说的是在万里文选的编选过程中,时任中宣部长丁关根对自己政治恩师万里的背叛,说明其个人人品也大有问题。

当年曾有香港媒体报道说:丁关根之所以能够接近邓府,全凭他当年在铁道部的上司万里引荐,但八九“六四”事件之后,丁关根即随时与万里唱对台戏。待万里退位后,更是根本不把万里放在眼里。

到这个时候,才有当年在上海从事中共学运的老干部,斗胆向万里密报了丁关根的三青团历史。但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丁关根已经抱紧了江泽民的粗腿,在十四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局里,被称之为“丁老八”。意思是除了七个政治局常委,然后就是他丁关根位阶最高、权力最大。

海外报道文章还披露说:中南海里的工作人员,有人背地叫丁关根为“丁老八”,也有人戏称他为“丁八爷”。久而久之,干脆去掉姓氏,叫他“八爷”。

如此称呼传到丁关根耳朵里以后,此公反而洋洋自得,以至有些与他关系较为亲密的秘书、警卫们,当面也敢喊出“八爷”二字。不过,秘书、警卫们同时也都知道,在丁关根面前不但绝不能恭维他桥牌打得好,甚至连桥牌二字都不能提及。就如同在阿Q面前绝不能提“疤”、“疮”之类的字眼是一个道理。

丁氏在荣升政治局“老八”后,曾经患病住进北京医院特护病房。一位被派去专职伺候首长的小女护士尽完医护人员职责之余还想找首长最爱听的话题给首长解闷,於是便问了一句“听好多人讲丁老您桥牌打得特好”。没成想首长当场变脸,立刻呼叫门外的警卫传院领导到场。接下来,院方被责成审查小护士的政治背景,查来查去实在是过於单纯,但还是按照丁关根的指示,赶出北京医院,发配回原籍另行安排工作。


浏览(6909) (31) 评论(2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18-01-30 16:02:01

没错。很多人早就知道丁关根是靠桥牌坐上直升飞机的,还有那些打网球的、打高尔夫球的。。。只是没有丁关根这么典型而已。

回复 | 0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8-01-30 15:55:21

阿丁是现在高俅第一次听说,但是靠桥牌的桥升上去这一说,9864前早已传遍了大江南北。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30 15:44:20

地主不要着急,我要说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丁关根是不是权利老八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当时干部路线的重大问题,丁八爷不是唯一一个高俅式的人物,一大批不合格、不过硬、靠拍领导马屁起家的小市侩们进入了各级领导层,包括中央。这为以后的腐败,打下了基础】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1-30 15:19:00

我和你抬这个杠没有任何价值,因为你所引的文章里,除了说说别人的坏话之外,实在找不到其实翔实的东西。

我说了大陆政界的排名的一般规则,这个排名一般在重要的人事场合会出现,例如某个人物的后事安排期间。

信不信在你。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30 12:54:47

更准确的说:丁八爷在六四以后,是书记处唯一一个不是常委的书记。其他的书记:胡启立、芮杏文、阎明复都被免职。书记处只剩下:乔石、李瑞环、丁关根,还有一个候补书记温家饱。。。你还认为丁八爷是因为他姓丁才当的八爷吗?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Robert 留言时间:2018-01-30 09:18:30

所以文中说:"不过,秘书、警卫们同时也都知道,在丁关根面前不但绝不能恭维他桥牌打得好,甚至连桥牌二字都不能提及。就如同在阿Q面前绝不能提“疤”、“疮”之类的字眼是一个道理。"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30 09:16:55

地主原来是这个意思。丁八爷14大是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在书记处排名仅次于胡锦涛,算是个常务书记吧。另外丁八爷13大就是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统战部长。在4大书记处里这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无论是按姓氏笔画、论资排辈、职务高低,他都是丁八爷。

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历史污点的丁关根6年之内从副处到副国级的直升飞机(其中还包括重大事故),是不是因为陪邓小平打牌打出来的。我想,那个答案大家都明白。这仍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当时干部路线的重大问题,丁八爷不是唯一一个高俅式的人物,一大批不合格、不过硬、靠拍领导马屁起家的小市侩们进入了各级领导层,包括中央。这为以后的腐败,打下了基础。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30 06:45:58

所谓‘八爷’的称呼,是指丁关根任政治局委员期间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排名。

按官方的排名规则,首先是政治局的常委七人,有固定的顺序。然后是非常委的政治局委员,排名顺序是按姓名的简体汉字笔画数。

老丁是沾了祖上的光,‘丁’字只有两画,所以排名时排完了常委就排老丁。这和谁的权力有多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回复 | 0
作者:Robert 留言时间:2018-01-30 05:22:07

此人在任铁道部长时, 到高干病房打针, 护士说: 丁部长, 听说你桥牌打的不错. 结果被调到普通病房.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lijunzy 留言时间:2018-01-29 15:03:13

是呀,主要是想告诉80后们当时的历史。不能让一些人任意涂改。

回复 | 1
作者:lijunzy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1-29 14:48:00

本人亲历, 确实如此。只是中国国运正盛, 他们没有把国家搞垮。但国人还是经历了不该有的动荡。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28 13:29:53

【能上任政治局、书记处,替老邓管笔杆子,定非等闲之辈】

高俅也非【等闲之辈】。【高俅“解膝下场。才踢几脚,端王喝采。高俅只得把平生本事都使出来,奉承端王。那身分模样,这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端王大喜,哪里肯放高俅回府去”,连人带礼物一并收下了。】

和丁八爷不是很像吗??呵呵呵呵呵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28 13:12:09

【博主可知这个“八爷”称号的来历?】

愿闻地主其详。。。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28 12:12:25

博主可知这个“八爷”称号的来历?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8-01-28 12:03:27

能上任政治局、书记处,替老邓管笔杆子,定非等闲之辈。再说,有八老顾命,不需要其他人都太优秀。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COTEDESNUAGES 留言时间:2018-01-28 09:59:53

有“当代高俅”的出现,当然是因为有当代徽宗。最后变成【昏德公】和【重昏侯】

回复 | 0
作者:COTEDESNUAGES 留言时间:2018-01-28 06:45:00

称丁是“当代高俅”,实在是贴切。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往日的麦田 留言时间:2018-01-27 19:42:00

【有个爱好、七情六欲没什么】,搞一个【高俅】进政治局、书记处问题就大了。早就说过抄美国的体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请参阅我的其他博文。

回复 | 0
作者:往日的麦田 留言时间:2018-01-27 16:40:34

领导人有个爱好、七情六欲没什么,犯不着这么上纲上线。马丁路德金逛妓院还混了个国家假日。川普隔三差五摸女人大腿、换老婆,肯尼迪跑影星,也没见你们严肃地分析一番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老张 留言时间:2018-01-26 16:10:47

老胡的特点是【胡】,估计就是打桥牌也不会太出色。

回复 | 2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8-01-26 14:53:59

老胡是不是玩桥牌玩上去的?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1-26 11:04:30

【现代高俅】丁关根不是一个孤立的想象,是当时的干部路线有问题。像李锐的中青年干部局就很值得怀疑。在这样不严肃的干部路线下,提拔了一大批不合格、不称职、专门溜须拍马、给领导【挠痒痒肉】的所谓四化干部。这些人后来掌握党政军大权,当然乘火打劫,贪污自肥,发展自己家族势力,把中国搞得乌烟瘴气。我个人认为江泽民、朱荣鸡、胡锦涛、温家饱都是这样上来的。岂有天下不乱之理。

回复 | 7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8-01-25 16:36:14

此文写得确实不错,揭露这个丑陋小人的材料很具体,很有说服力。也可看出那时真是一片黑啊!

回复 | 6
作者:段小禾 留言时间:2018-01-25 15:55:21

写得不错。老邓坐在桌前打牌治国。什么时候来一篇老毛躺在床上捧着若蒲团、泡着妞治国?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