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南来客的博客
  讲那过去的事情
网络日志正文
回国见闻 2017 广州 3 2018-01-12 08:37:57

广州 3

B2E6A37E-6A18-4657-8F76-5E7C94AA8F7D.jpeg

珠玑路


沙面逛够了,过西桥,上陶陶居吃晚饭。


小时候上陶陶居,过西桥,然后过六二三路,入清平路,直插下九路,转左,骑楼下再走三五分钟,就到了。


都是步行。


到公共汽车站,走大半路了。


这回过西桥及六二三路后,南来客提前左转,没有进入西桥对面的清平路,而是取道与清平路平行的珠玑路。


清平路早就成条墟咁(用广东人的话来说):南边一段是药材批发市场,中间一段卖真假古玩,靠下九路那一段是花鸟虫鱼市场。整天人山人海的。


跟清平路一箭之遥的珠玑路却依然故我,仿佛旁边发生的事情与己无关似的。

这是三十多年前留下的印象。


老皇历了。


现如今,沿六二三路清平路到珠玑路的路段,全是海鲜干货批发店。


你卖你的药材,我卖我的干货。


珠玑路,马路是那条老马路,房屋还是那些旧楼房,人行道也是那两条破破烂烂的人行道,依然保留着当年的本色。经过百年老店多如茶楼,南来客特意张望了一下,曚昽中看见牌号仍在,里面是什么的干活就不得而知了。与当年不同的是,市三人民医院鸟枪换炮,小楼变成了大楼。路两边的树木都长大了,枝繁叶茂,像大伞一样盖下来,仿佛要把整条街遮个密不透风。满街都是拉货者,肩扛、手推、车载 - 板车、电单车(最时兴),上面货物堆积如山,往来不绝于途。公共汽车在人群中无奈地挣扎着往前挪。


小时候的咸酸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家庭饭店:门口墙上一张菜牌,上列菜式及价钱。桌上放着个电饭煲,屋里三两张木桌,六七把条凳。老板嘴里叼根烟,苦着脸蹲在门守株待兔。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曾几何时,珠玑路是纸醉金迷的繁华地段,多如茶楼后面的陈塘南是青楼花巷。


儿子感兴趣的还是穷街陋巷。


在一条横巷口,居然让他看到几个婆娘用线绞脸。


没想到这种营生现在还有人做。



陶陶居


转眼间前面灯火阑珊。


下九路到了。


手快有手慢冇唔好错过,音乐声夹杂着叫卖声,震耳欲聋。


下九路保留着老城区旧貌,依旧是闹市。与往日不同的是档次不一样,卖的是大路货。


下九路真正说得上老字号的是广州酒家、莲香茶楼,和陶陶居。


南来客来陶陶居,不完全因为陶陶居是老字号,还有怀旧的因素在内。


南来客小时候跟父亲去过几次陶陶居饮茶。


旧时的陶陶居,进门一个大堂,也许因为采光不足,加上烟民太多,给人一种乌烟瘴气的感觉。茶客或蹲或坐(在椅子上),有的指天画地,高声喧哗;有的一盅两件,慢慢enjoy)茶。虾饺—”烧卖—”叉烧包 —” ,脖子上挎着大簸箕的伙计在众桌间穿行,吆喝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


陶陶居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康南海的手笔。


一时间想起十叔。


文革初期,小学毕业生南来客曾请教十叔为什么茶楼叫陶陶居。


陶陶乐也嘛,十叔笑答。


一年后,十叔因言见收,后不知所终。


四十年过去了,十叔当时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


陶陶居仍是康南海手书陶陶居,茶楼也保留着当年的外观,里面则完全变了,装修得金碧辉煌,食客也斯文多了。


四人来到二楼,找了个靠窗的雅座,要了壶好茶,点了四菜一汤:咕噜肉、古井烧鹅、桂花鱼、灼西洋菜、还有什么润肺汤。南来客从小爱吃咕噜肉,不过在美利坚合众国,上中餐馆不点这道菜。橘逾淮而为枳。初来时领过嘢 (吃过苦头),又干又硬,简直就是炸面团子。陶陶居的咕噜肉,名不虚传,肥瘦搭配得当,酸甜调味恰到好处,不柴不腻,一口咬下去,吃出了小时候的味道。


另一道招牌菜古井烧鹅则徒有其名,粗了点。


四人消费三百多。


在陶陶居吃饭,想到母亲。母亲年轻时不太愿意来这种地方,晚年由儿子陪着来过陶陶居一次,也点了咕噜肉,母亲赞不绝口。可惜的是回去此处打的不易,没能再来。


还想到另外一个人。


出门时,南来客下意识地瞅了瞅门边。


当年一直有个盲公在那儿叫卖南乳肉(南乳花生)。



沙面之夜


回白天鹅宾馆走的是清平路。


不知何时清平路路口冒出一家 Holiday Inn,也不怕闹哄哄的;更不知道清平鸡什么时候关门大吉了。清平鸡店面不大,靠一道招牌菜驰名。那就是白斩鸡。


晚上八点来钟,下九路五光十色,热闹非凡,清平路却像另一个世界,异常寂静。也许是经过白昼的喧嚣,收市了,尘埃落定?梯云东小学拆了。小学对面那家大排档 - 此刻应该炉火正红,油炸鬼香气弥漫,如今也销声匿迹。祥安文具店 (小学同学概莫能外称之为永安)店门紧闭,也不知还在不在。青石路、木板门、老房子,昏暗的路灯下岁月倒流,几许熟悉,几许惆怅,几许凄清,把南来客带回青少年。



沙面之夜


白天游沙面,就有一种感觉。


室内晾着衣物,却不见有人,似乎是给游人看的。


晚上回到沙面,南来客的猜疑得到了印证。


晚上,沙面游人如织,灯火通明,餐厅高朋满座;可是仔细观察,住宅楼除了报社、外办、海关等宿舍楼外,不少楼房别看外面张灯结彩,里面漆黑一团,鬼影都没一个。


人去楼空。


多少有点伤感。


本来计划晚上去灯光节看灯光,没情绪了。


改去宾馆健身房。


父子俩泡完SPA,身着浴袍躺在外面躺椅上。


眼前就是白鹅潭,波澜不惊,流光溢彩,辉耀着岸上瑰丽纷呈的灯光。


仰望夜空,星光闪烁,隔一分钟飞过一架飞机,隔一分钟飞过一架飞机。


仿佛回到了童年。


真想就这样呆着,不知东方之既白。



浏览(1909) (7)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南来客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8-01-13 18:09:24

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8-01-13 15:17:54

据闻“陶陶居”曾是“相睇”圣地,吾生也晚,未曾目睹个中盛况。

回复 | 0
作者:南来客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8-01-12 13:43:25

宝华路是我当年上班必经之路,五年多风雨无阻。路口有家金声电影院。宝华中有家茶楼叫银龙,文革时改名愉园,我的第一个小提琴老师就住在愉园对面一条巷里。英文老师的故居在位于宝华路尾的厚生里,也因为建地铁拆了。宝华路卖衣物为主。70年代曾见有出口转内销的半透明lingerie出售。叫听话跟走的情何以堪。狐假虎威的嘴脸和不可一世的面目都见识过。前者在同一地点。

回复 | 2
作者: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8-01-12 11:19:58

八十年代初在广州英语培训一年,周末都去宝华路姨妈家,也是母亲的祖屋。你所说的这些字号,酒家我全都去过,白天鹅宾馆刚建成,另一个姨夫请我去喝咖啡。2004年我到沙面美国领事馆领取回美证,见证了中国雇员在面对鬼佬和华人转换哭丧脸和笑脸的媚外嘴脸。也见证了鬼佬对华人面孔的傲慢无礼,被我斥责后默不作声。2010年回访宝华路,姨妈家已经被拆迁,建地铁站了。看见一家卖“肥佬肥婆裤”的店铺,留影纪念。还看见一家大门上的文革标语“读毛主席书,跟共产党走”,居然保存完好。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