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JasonDeng的博客  
停一会儿,看人来车往  
        http://blog.creaders.net/u/113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拒收红包,医学博士搵食在灶台和工厂间 2018-06-07 17:05:49


据崔哥自曝,这些日子他凌晨还在烫手机,充足电池要跟牛逼闪闪的堕落知识分子和电影导演来记绝杀,不料误击豪门,引来豪门在电话里边哭边跟崔哥复盘事情的来龙去脉,弄得税务局,媒体和吃瓜群众全都心跳加快,看热闹不嫌事大,收视率一路高涨。


实话实说,原罪是滚滚钱财。


说到底,人家的钱财,原也跟我们无关,“他富由他富,清风拂山岗”。但,看到人家赚钱,不费那个吹灰之力;而我等日夜奔命,并劳而无获,妻儿老小也跟着备受社会的各种人设之罪,难免自怨自哀,怨天怼地,生出各种内伤和心魔,弄出各种抑郁症状,这就不是好玩的了。


如今说一个不为名不为利的医学博士,他为了良善和真实的自己,搵食在灶台和工厂间,至今无怨无悔的样子。


他的故事或许能让我们的肝火降下来,让内心平衡平衡,从而暂时放飞一下自我,忘却这个世界喧哗烦躁的一面,享受一个清凉的夏夜。

 

话说二十年前,在北京一家大医院当护士的琳达, 京居生活本是 岁月静好,直到丈夫铁了心,非要出国。


彼时,琳达丈夫是北京一家大型医院的骨干医生。一家人在北京,房子分了,在京的生活和工作,“属于不高不低的那种”,琳达说。


谈到过去,琳达说他丈夫“死心眼”,“太老实,冒傻气。” 收个病人家属的红包,他心不安,弄到晚上睡不好觉,非得给人家退回去。不仅折腾得病人家属的心七上八下,疑窦丛生,唯恐医生对loved ones操着手术刀心不在焉;也把收红包的同事弄得特尴尬,内心一根筋埋怨就你龟儿子“伟光正”。


当时医生收入不高,工作量又繁重,一般都有家庭要负担,谁不想让家庭和自己生活得扬眉吐气。“换了我,就随大流,为什么不收呢?社会风气又不是一个人能改的!”琳达的这番自问自答,显得铿锵。


可他,偏不,枕头风吹不动。


他的“不随大流”“死脑筋”,难免引起同事戒心。以至医院搞医风医德建设,院方收到一封号召大家拒收红包的畅议信,他无端被人怀疑与此信有关,“损人利己”,为自己捞政治资本,人人心照不宣地自动为他挂钩。尽管他说此信绝非他所为,私底下也是这么跟琳达交心的,但终究发现自己一口难辨,开始处处被人提防,工作环境充满客气和疏远,甚至是孤立,置他于”寡人之境“。


小气候令人压抑,不如离去。他因此决定赴日本留学,读医学博士,远走高飞。


出国,意味着一家人旧有的生活轨道,需要拆掉,需要重新铺设和组装,需要动荡。


琳达带着四岁的儿子,放弃了过去稳定的生活,“萧规曹随”,全家来到日本。


琳达先生从日本大学医学博士毕业,因为在日本上小学的儿子,遭遇了被日本小朋友的各种排斥和刁难,琳达先生警觉出日本社会保守、外族不易融入和排外倾向严重,为了儿子将来计,决定移民加拿大。


来加后,琳达回炉护士学校读书,最终重回老本行。


而琳达先生,因为英文、年龄和国外医学学历的不被认可,开始转辗于工厂餐厅杂货店之间。


就这样在加拿大年复一年。生活从不为过去停留,哪怕是曾经有过的激情燃烧岁月。


琳达先生挣着一点聊以维生的工资,居然不言甘苦,不怼过去,不愁将来。


是否想过留学回国?日本医学博士,国内应该大有用武之地。


他早就不想了,琳达说。“随他吧,他自在就行,他受不了国内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会风气,还有各种攀比。”


“好在我们都上班,辛苦些,生活要求不高,还是过得去的”,琳达自我宽慰着。

 

有些人移民,或许为了诗与远方;有些人移民,或许因缘际会,水到渠成;而有些人移民,却是寻那“愿得我所”之处。


即使放弃了职业的追求,迎来现实的巨大落差,琳达的先生始终守着心里的一点点东西,在各种人设的羁绊里,做着真实的自己,哪怕劳碌在流水线上和烟火熏腾里。


在阴阳合同和一出出电影圈的歹戏之外,这种异国夜空下同胞的汗水和追求,是否让人感受到这个夏天的夜晚,依然有一抹清凉?


























浏览(1079) (7) 评论(4)
发表评论
东北老太太、咪蒙及情感教主 2018-05-28 06:32:49

在病房里有一位老年妇人,源自东北农村,85岁了,如果她为一点小事call”,不巧护士又被其他事勾留着,没有疾步赶来响应,她于是热爱一叠声喊叫,喊声震天,好似重点提醒护士正在违背职业道德故意疏忽她,或者偷懒怠慢了她。这让在西方社会面皮儿特别薄的护士,多少有点心虚和 尴尬。

 

为了让她通融一些,我跟她套瓷,找出一个她或许感兴趣的话题:您喜欢毛主席不?

她回答的声气儿透着爽快:喜欢。

 

想到蒋先生在台湾,被台湾人抽离出历史阶梯性前进的一般道理,用现代意义上庄重的民主名义,罔顾他的贡献,接力赛式践踏得狗屎不如,铜像不仅被人泼漆并且屡次三番又拉又锯,反而在大陆的民间舆论场,开始多多少少为老人家说点良心话,好言相慰。他地下有知,作如何之想?千古之谜也,令人兴望月之叹。而再观他曾经的老对手毛先生,在近年海外的大陆华人网站,也不时有人跳出来对他说三道四,虽然大环境还不可能让这些咸言淡语其声沸沸,却很让人有些担心,历史既然可以被评说到颠人心智的地步,试想将来?只有天问矣!

 

所以,我想问问一个来自东北农村的老婆婆,她的闲话说玄宗”,应该是比较朴素的,直观的,因为剥离了社会性抽象概念的画皮。她的野史观,自然是有趣也有意义的。

 

老太太说,以前旧社会的东北农村,媳妇没有发脾气的权利,不然的话要被老公打,老公打了,婆婆看不顺眼,也是要接着教训的,双管齐下,男女混合双打,这日子不好过,很难熬呀。我禁不住问道,难道你老公过去也居然挥动......?他十多年前离世的时候,你哭没有啊?她说:哭他干啥呀,他老打人,我不哭他。难道不伤心,在一起几十年的感情了? 不伤心, 他打人,伤什么心,把他埋了就尽到责任了。

 

她接着说,现在的人,不兴打媳妇了。然后追本溯源地认为,是因为毛主席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现在的男人们不敢打媳妇,风气变好了。最后她来了个总结,毛主席是大救星。在异国他乡,听着特别有种熟悉又亲切的回归感。

 

看来,过去的男人,尤其在农村,受旧社会风气的影响,在外面似狗熊一样受了点闲气,回到家里复仇,立马变身英雄,找媳妇来借题发挥,是真的,有案例在此。毛先生妇女能顶半边天,从某种程度上,确实吹响了大陆妇女解放的号角。

 

历史演进到当代,在掌控结婚条件和家庭生活上面,大陆妇女的表现尤其强势,开挂的趋势线一路上飘。男人工资上交不说,煮饭洗衣买菜,给小孩洗澡管作业,样样不能落,弄得自强不息的体制内男人总想耍滑头,前段时间还有宅男在自媒体分享了他的故事,拉的不是shi, 是自由,戏说他家有了孩子后,他对媳妇耍的各种花枪,为了给自己自由的留点空间。至于男人自己的爹妈,一周看他们一次与否,老人住院了出多少钱,一年给多少慰问金,一般要分辨媳妇的脸色,听个垂训,这是常有的事,简直就是浮世绘的一个日常景致。

 

不过,说实在话,上面的各种场景,都属于男女平等协商小型谈判现场的快闪,不需要特别冒皮皮的。

 

大陆近七十年的变迁,如今名副其实地成为具有浓厚商业氛围的市场社会,实为号称市场经济典范的西方社会所不及。尤其是能顶半边天的大陆妇女,因为一心想着自己的独苗儿要跟严书记的女儿一起赢在幼儿园里,在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基础上再接再厉,越搞越燃。

 

出了这些状况,可能也是毛先生始料不及的吧。

 

在上海天天写 10 W+的咪蒙,最近几天的文章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干得漂亮!!”注意感叹号加料,PLUSPLUS透着铿锵玫瑰之音;"你愿意跟我吃苦吗? 不愿意!" 回答干脆响亮,简直是给受苦受穷一巴掌,透着绝地反击永不回头的勇气  怀孕还要挤地铁,旅游去抢廉价航班,嫁人了还买退色的便宜装,这种女性心灵上的爆击,实在因为她遇男人不淑。这些给男人特制的照妖镜,让男人无所遁形,照出丧丧的龟孙子模样。

 

而情感教主Ayawawa 跟咪蒙走的女性心灵教育路径不同,她张扬的是异化了的女权主义,即用性别优势武装自己,取得胜利。她点醒一个年轻的女性,根据美国南北战争的历史经验,战争中的女人很多能够生存下来,因为她可以给胜利一方的男人怀孕生孩子,而她自己实际上也留下了生命的火种,跟她一起失败的男性一般就不会这样的待遇,通常会被残杀,这是女性在痛苦中可以聊以欣慰的事: 而在当代的商品经济社会,女性可以用减肥、磨骨、想办法变温柔等招数使2.0版的男性臣服。“当金钱开始叮当作响,所有问题嘎然而止。”女性善用性别优势,在不同的情况下,都能赢得最终的胜利,令人茅塞顿开。

 

如今时代嬗变,大陆社会风气对权力和经济至上顶礼膜拜。卖房卖地做生意搞上市唱曲儿的富男,有钱有势呼三唤四的官场男,皆是社会民间的热络话题和偶像级人物。民风一变了,过去勤劳勇敢善良真诚等等的旧男人模型1.0版本,终于全系统地改良升级,已经摇身变为权力和经济上爆款的新理想男人2.0版。

 

各种阶层的女性也在男人2.0 版里,发掘如何演绎自己精彩的女性2.0版。只是咪蒙和Ayawawa 们春江水暖,先游一步。

 

旧时代的女性,不需要为打她的老公掉一滴眼泪;伴随男人2.0版社会成长的新版本女性,或许更没有时间挤一滴情感的清泪----为给她带来受苦受穷(不要以为你让她吃小龙虾买新包就不是受苦受穷,当心身边的那位生活版本已经升级)的男人。

 

精致到手提包的物质主义时代,人的情感被利己主义升级打怪,支离破碎到一地鸡毛。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有时候想想历史,被台湾啐成渣渣粉粉的蒋先生,又有什么办法呢?

 

何况我们呢,只是被时代的洪荒之力裹着的一个泥石流,谁也逃不掉。所以,在电视里看到一点父子反目,兄弟不睦,夫妻相爱相杀,家庭关系的复杂似戏.....一点都不奇怪。还有我们根本看不到,很多躲在肚子里的私人定制欲望,随时随地都会倾倒而出.....

 

人间的日月,不会落幕,总在高天远远地挂着,它永远不理一切世间的灵魂,失丧与否,黯淡与否,无论各种升级打怪,真情妄情。



浏览(1607) (6) 评论(0)
发表评论
为什么国移到加拿大,戾气退烧了 2016-07-21 09:05:32

1.

昨天上班,在17路公车站候车,左等右等,公车就是不来;踮起脚尖、拉长身子朝远处瞭望,公车还是无影无踪。一算恐要迟到,“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越想越晦气,心中不免焦躁,“国骂”在肚皮里暗爆。

"等了这么长时间,巴士还不来,TTC这么经常这样子! " 我口头蹦出来的,却是这种伪饰了的抱怨,在人前可以说得出口的。

"Yeah, It happens", 那位同样候车的人, 淡定地应了这么一句。

我不便再吐怨言。

熬到公车来了,心急火燎地跳进去。车子在warden地铁站一停,得赶紧换乘地铁,我连忙下车 ,在步行阶梯上拥挤的人群里左穿右突。忽然,听到背后不客气地飙出一句,"what's wrong with you ?"

发迹于国内,一直蜇伏着的那团戾气,噌地一下就上来了。

我斜眼一瞥,原来是一个黑白混血,头发曲棍状的中年女人。既然她不善,卿何须礼,本能地就想回击。一时又找不到恰当的宣泄方法,便扭转脖子瞪起眼,直盯着她, “如今世界究竟谁怕谁”,这是前奏。

其实在公共场合,移民十数年,我有幸看到的市井人物对仗戏码,只有二次,而且玩的仅仅是嘴上功夫。

话说看到的第一次嘴仗: 一个南美妇人,不知因何事而恼,在公车上飙着海豚音叫阵。满满当当的一车厢人众,大家却静俏俏的, 无人对阵,也无人开劝。此南美妇,也就像慢慢泄气的皮球,渐渐消声遁音,归于沉寂。另一仗:卖力出场的主角,也是一位妇人,看样子也是移民,也在公车上。她下了车还秉承余威,在公车一溜烟开跑之后,犹听到她的厉声叫骂,远远尾追而来。然同样地,车上车下,也一直无人陪她对练。

无人合练的嘴仗阵形,细究此间意,恐“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至于男人和女人在公众场所阵前对擂的,即使是小吵小闹,各逞嘴功,我尚未遇到一例。年前,有人网上发帖,列出这个国家应该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的几大原因,其中一条居然是穆斯林对妇女不够尊重,孰料应者云集。“好男不跟女斗”的风尚,或源此现实版民风。

热闹好看的民间武打? 如果脾气一上来,武戏一开场,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假如有人报警,警察一到,麻烦像狗皮膏药一样粘来,你要如何收场?可要“眉间心上费思量”了。

所以日常生活里的愤怒鸟,此地已少见。那么,何苦演出上述二位妇女朋友的模仿秀,把眼睛翻滚成卫生球, 嘴皮吐出成串的口孽? 因此,对那二杆子黑白混血女人,瞪她一眼而去,是我的不二选择。


2.

虽然作如此之想,毕竟觉得无辜缠上一点晦气。在地铁上,步行阶梯突发现场的场景,还在心间脑海翻腾着,不曾离去。我或许可以叫她"shut up",叫她知道“老子不是好欺负的” ;或许还可以,弱弱地问一句," did I bother you ?" 让她无言以对,自感无趣;或许干脆说声,“I‘m sorry”,也不丢份,况我无意中确实挡了她的道。说声对不起,在这里,大概无人会觉得你软弱可欺, 只怕有人还觉得这爷们好一副绅士派头呢 。

事后诸葛亮的头脑,正在沙盘推演,妙招迭出地演绎着对决敌妇的江湖剧,忽然注意到从车厢那头走过来一个印巴男人,在我一步之外停住。他寻找着什么,眼光投向坐在窗口边的一位白人妇女,用命令的口吻,不带一丝笑容地说,“我要坐窗口” ,又添声强调了一遍,“我要坐窗口” 。

那声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分明是强人所难 ! 换了我,让他吗?我的一点英雄气即时被弹出,立即抖擞精神朝那白妇看去。只见那妇看了印巴人几眼,稍一迟疑,不置一言,微微一笑,站起来,离开窗口,蹬着“人字拖”讪讪而去。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印巴人手里杵着一根棍子。大概眼睛不好使,我想。待他一屁股坐在窗口位,又听到先前就在他傍边座位坐着的妇女说,“我不知你是盲人,你还好吧?” 那印巴人说,其实,他也不那么盲,只是视力有点问题….

也难怪,他从过道过来时,像正常人一样,我当时可没有觉出异样。

邻座的妇女友善地跟他聊着天,间闻笑声。她下车时,还热情对印巴人说声“take care"。

这一出地铁戏,让座妇女的谦就,邻座妇女的善意,让我在等车时发端,在步行阶梯上发酵的那点戾气,立马“图森图样破”。


3.

地铁很快到百老汇地铁站,我下车后,急忙向停有街车的月台走去。看到人流全部涌到步行阶梯的那端,正在拾阶而上。原来是步行阶梯傍边的自动扶梯停了。

只听守在自动扶梯入口处的一个黑人妇女,对着人流高声问,“anybody speaks Chinese?” “anybody speaks Chinese?”

一看情形,原来二女一男已经封住自动扶梯入口处的两端,扶梯中间坐着一位华人老妇。

我停下脚步。黑人妇女对我说,这位华人老妇刚刚跌倒在电梯上,你去问她哪里疼?感觉怎么样? 看来,这二女一男是与TTC 有关的人员。

我走过去,低头问这老妇,哪里疼?老妇坐在电梯上,笑着说,这里有些疼…,看来无甚大碍的样子。她说的是广东话,再说下去我已不甚了了,就对黑妇说,她说广东话,我不明白。

她立即再对来来往往的人流喊话,“anybody speaks Cantonese? ”,一个胖乎乎的华人女士匆匆过来,开始用广东话问那老妇…..

我转身离开。刚才看到的场景,却一直回闪着。华人老妇在自动扶梯上摔跤,电梯立即停运,三人守住入口,防备不知情的人踏上电梯,以利老妇安全…..

对跌倒老人,我们在医护机构通常的做法是, 在受伤情况不明之前,不宜扶起老人。我们会在原地问老人哪里疼,撞到头部没有?能不能移动胳膊和腿?看有没有外伤?在这基础上再决定如何扶。

这些守住电梯的人员,虽然不是医护机构的,好像也在这么做着前期工作,可能与他们平时训练有关。下一步,我猜想,如果华人老妇没有明显大碍,他们会联系华人老妇的家庭,叫他们密切观察,让老妇看看家庭医生,情况不对送急诊....,如果觉得老妇骨折了或者撞了头并且头部疼痛,他们可能会打911, 让救护人员直接送急诊....

这番预期应在情理之中。时移势易,这位华人老妇摔倒在加拿大,有二女一男即时构筑防护线,她的亲人们应稍可安心。

相较我们曾经赖以生存的那片古老土地,那种“扶与不扶” 的是非不断和堕落在道义底线上的算计与攻防,这二女一男守护老妇的场景,看在我这个异乡客的眼里,成了一片最美的风景。

这种美丽的人文风景,只要稍加留心,随处可见。我经常乘公车,随时可以看到街车司机和乘客帮助陌生的妇人,为她把婴儿推车抬上抬下;也不难听到公车司机操练起单口相声,为的是逗乘客愉快,而乘客或一唱一和,或微笑以待的;公车上,留有为老人和轮椅使用者的专用座位和结构设计;公共厕所,也有供坐轮椅的残疾人使用的专门设施…….

而我所在的医院,政府官员与企业高层,有名记者与著名学者,跟街上生病的流浪汉一样,住同等病房,享受同等的医疗对待和医疗服务。我们这些医护行业工作者,还被经常教育着有关的“Respect ,Dignity and Courtesy”……

“人民公仆” ? “特供食品”? “高干病房”? “特别专家服务” ? 即使引经据典地解释,高谈阔论地开讲,不知这一方水土的宝宝们理不理解?懂不懂得?

此种人文风景,是否从中可以看到芸芸大众的品行和风度?一个社会和国家的品格和追求?

在这样的社会框架和人文环境里,深刻领会“抓大放小”的精神,你的戾气从何而来,欲往何处?

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有时,你是否会默默地想到肯尼迪的那句名言,“不要问这个国家可以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自己,可以为这个国家做什么。”
































浏览(2570) (16) 评论(1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