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2017-10-05 16:50:25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作者:林奇 

总有几个这样的地方,那里曾经发生过某个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虽然不见得有必要特意去一趟,而一旦顺便,自然要实地感怀一番。

四平就是其中之一。


初秋,驱车沿京哈高速一路向南,中途正路过四平。


当年,四平一度被称为东方马德里。国共双方投入重兵,反复争夺,异常惨烈,死伤达十余万人,尸体布满街巷。


这里我最想一睹的,是四平烈士纪念塔,原因颇有些“不怀好意”——与其说是来看历史的见证,不如说是来看我们对历史态度的见证。


细雨蒙蒙中,终于见到了它。主塔高20多米,上有一颗红色五角星,下有一圈廊柱。塔的正面,刻有毛泽东题写的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其他三面则是被阴天映衬成暗色的光秃石壁。


我知道,这不是它原来的样子。


这座“烈骨英魂铸就的历史丰碑”并不是很“结实”。


纪念塔于1948年决定建立,1950年奠基,三年后建成。当时塔的四面分别为四平战役时共产党东北重要军政领导的题词,正面是林彪的“为解放人民而奋斗牺牲的烈士永垂不朽”;左面是高岗的“日月同光山河并寿,人民战士永垂不朽”;右面是陶铸的“成仁有志花应碧,杀敌流红土亦香”;后面是林枫的“中华人民优秀儿女万古千秋”。


不到一年,“高饶反党集团”被揪出,高岗的题词被凿掉。


后来,林枫成了“走资派”,他的题词被凿掉。


接着陶铸被打倒,题词也被凿掉。


“九一三”林彪坠机身亡,纪念塔就四面全光了。


估计是看这么光着也不合适,就把毛泽东并非专门为此而题的那句“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写了上去。


此间,纪念塔还被列为重点保护文物,但似乎丝毫没感觉到重点保护与凿题词之间有什么矛盾,凿起来还是毫不犹豫。


想起与此塔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幅画,那就是画家董希文1953年创作的油画《开国大典》,描绘的是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那场典礼的盛况,当时被誉为“纪念碑性的”的历史画卷,“共和国成立的艺术见证”。


但这也是一个不“结实”的“纪念碑”,又一个对历史态度的见证。


最开始还是因出了“高饶反党集团”,董希文奉命修改,用一盆鲜花取代了画中的高岗。


后来,刘少奇成了“叛徒、内奸、工贼”,他也被刮掉,位置用原在后排的董必武替代。


又因林伯渠在延安时反对过毛泽东与江青结婚,虽然他已不在人世,但董希文还是被命剔除,由于重病在身无力完成,只好请自己学生代劳。学生不忍改动老师作品,另摹一副。


“文革”结束,此画又被命全面复原。此时作者已经离世,原始版本也因两次修改不能恢复,于是由其他人按原貌临摹复制,就是现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出的那幅,原作则被库藏,不易见到了。


我们时常被教诲,要铭记历史。号召我们铭记历史的人就是这样铭记历史的。历史,不过是黑板上的字,不喜欢的就随时擦掉,后悔了,再重新写上。


这类事情不胜枚举,不好枚举。说说以上,是因为年代恰好不远不近,人物有些“不明不白”。


擦历史的黑板,不是谁都想做,更不是谁都能做。但我发现对历史,我们别说铭记,有时都谈不上记。尤其对历史上的大批普通死难者,经常是当时就不记、忘记,或马马虎虎的记。这不是一句因条件限制就能说得过去的,这是我们的民族习性之一,


还说这四平战役,年代并不久远,但亡者大部分尸骨无存,连姓氏名谁都不知道。四平烈士陵园纪念墙上,只有1万零几十个名字,不到实际数字的三分之一,陵墓更是寥寥无几,这还是最后胜利的一方。


因这次不无争议的战役,四平称为英雄城。死伤那么多抗战勇士和被裹挟的东北农民,英雄一说不免让人有些尴尬。现在这个纪念塔已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这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逻辑上不知从何谈起,我倒更希望它是爱人主义教育基地和尊重历史教育基地。


中国历史上有着最严格的户籍制度,征粮征兵时几乎一个都跑不了,可就是每次灾难死亡人数从来没数清楚过。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者,到目前只找到1.6万个名字,刻在名单墙上的只有10505人。无怪乎在国际上一说南京大屠杀就有人质疑。一个自己从来不正视历史的民族,却天天哭着喊着要求别人正视历史,这真有点让人难为情。


很多人自豪于我们历史悠久,其实我们早已“来历不明”。我们的所谓铭记历史,往往是别人选择后润色好有意让我们记的那部分。


自欺欺人的欢愉是短暂的,过后面对的必然是苦难重重。


浏览(1066) (23) 评论(3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12 03:03:05
伪台,真搞不定你主子是谁了。美国人都挨你骂,那你真成了丧家的反华丑类的乏走狗。如今国民党产要充公,你是准备向日本人伸手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18:57:41

你懂啥叫右派?就你这反毛言论,退到毛时代你也是右派兼现行反革命分子。

你倒是应该动动脑子,如你说的连你薄输记都被办成了“冤假错案”,你准备怎么反攻倒算吧?你准备怎样让国内的老百姓和你产生共鸣吧。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16:58:50

华老俄杂,新天狱同志也在寻祖,你去四平也带他吧,增加机会。

回复 | 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16:20:24

蛾子,又是抄来一番垃圾。

已经给你提及,文革中,武将们如彭帅,贺帅,陈帅,林帅都会被迫害致死;再给你提些文人,不用说胡风,三家村,文革开始后整个中宣部,文化部都成了阎王殿。共产党内的文人学士都倒的倒,亡的亡。连写《论共产党员修养》,“毛泽东思想”一词的发明者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冤死在流放途中,何况鲁迅,连共党都不是的民主人士?

所以,别抄那么多垃圾。想法学点知识,有点自己的东东。随时摸摸脑袋还在不在自己肩膀头上,这才是正道。

网上已经开始注视到,那些伪善的国内公资,国外右派,才是真正内心阴暗,反华反中国人民的急先锋。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7-10-09 14:07:38

历史就是历史,才不过几十年的历史事件自有其环环相扣处。主帖主题在于指出涂抹擦拭历史的手法一再被用,从而将之一一提起,何来刻意混淆?

你扯偏文题、以所谓性质不同来割裂历史,玩的正是小儿科把戏。一见有文提及毛共不光彩的一面,你就跳出来胡扯滥打,这番自打脸表演恰好自揭了你“企图挑起内斗的、自诩为中国人的人不再是中国人,而是中国人的敌人”的本来面目。

回复 | 0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7-10-09 12:12:17

楼主整的这些小儿科在网上可是循环往复啊。

中共内部斗争史、国共斗争史、抗日史是三个性质决然不同的历史。楼主和与楼主类似的历代网友们刻意混淆在一起,其用意是明显的。

往事不堪回首,但历史的大势是不容诋毁的。中国人打中国人固然可悲,起因何在?远的不说,明朝没有中国人打中国人,哪来的亡国和被区区10几万人的蛮族屠宰?老蒋不大规模屠杀同为中国人的中共党员,哪来的被介盆屠宰几千万国民的悲剧和随后同室操戈的大决战?

中国人,如果还把自己当做中国人,以史为镜,才能避免再遭涂炭的命运。企图挑起内斗的、自诩为中国人的人不再是中国人,而是中国人的敌人。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7-10-09 11:23:35

但证实这个对话的是黄宗英女士,后来黄宗英在《炎黄春秋》2002年第12期以《我亲聆毛泽东罗稷南对话》撰文证实,她就是现场见证人,“我永远忘不了当时‘对话’给我的震颤,提起这件事,我血液循环也要失常”。黄文摘录如下:

我又见主席兴致勃勃地问:“你现在怎么样啊?”罗稷南答:“现在……主席,我常常琢磨一个问题,要是鲁迅今天还活着,他会怎么样?”我的心猛一激灵,啊,若闪电驰过,我感觉空气彷佛顿时凝固了。这问题,文艺人二三知己谈心时早就嘀咕过,“反胡风”时就嘀咕过;可又有哪个人公开提出?还当着毛主席的面在“反右”的节骨眼上提出?我手心冒汗了,天晓得将会发生什么,我尖起耳朵倾听:

  “鲁迅么”毛主席不过微微动了动身子,爽朗地答道:“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呀,不发脾气的脾气,真彷佛巨雷就在眼前炸裂。我懵懂中瞥见罗稷南和赵丹对了对默契的眼神,他俩倒坦然理解了,我却吓得肚里娃娃儿险些蹦出来……

  这话让人想到了鲁迅的意义。让我们明白,鲁迅是一种精神!不是哪一个政治团体就可以随便占有的。

表面上赞扬,骨子里照样仇视。鲁迅因为他的杂文,在当时就有杀身之祸。朱元璋做了皇帝就不是从前的农民朱元璋了,洪秀全当了天王也不是从前的农民领袖洪秀全了,而一个思想家是永远不会背叛他自己的。谁在那个位子上,谁就会对着鲁迅这枝笔不舒服,由一个对鲁迅的赞美者变成仇视者,这并没有不好理解的。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11:06:56

鲁迅之子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中有这么一段话:“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先生抽个空隙,

向毛主席提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深思了片刻,

回答说:以我的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一个近乎悬念的寻问,得到的竟是如此严峻的回答。

罗稷南先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做声。”任何人读到这段对话,都会出一身冷汗。

+++++++++

但证实这个对话的是黄宗英女士,后来黄宗英在《炎黄春秋》2002年第12期以《我亲聆毛泽东罗稷南对话》撰文证实,

她就是现场见证人,“我永远忘不了当时‘对话’给我的震颤,提起这件事,我血液循环也要失常”。黄文摘录如下:

……鲁迅之子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写到,1957年罗稷南在一次座谈会上向毛泽东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

深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11:06:34

鲁迅反华吗?

+++++

依您所述:中国现在还是“封建统治社会”,还是帝制、还有东厂、锦衣卫、裆中央、选择性反腐,可中国老百姓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表现呢?或者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表现呢?这与国民性没有关系吗?

还记得文革时候中国人的狂热吗?

+++

如果说美帝抛弃了老蒋,可还记得毛主席在49年前的承诺吗?

毛主席答:“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

毛主席说:“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士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他应当对他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谈论民主。美国官员应当对中国官员谈论民主。总之,中国人尊重你们美国人民主的理想。”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06:10:03

蛾子,咱有时确实感谢你的辛劳,苦苦地当文抄公,给咱的论点增加不少论据。就拿你挑出的鲁迅论国民性的文字,那是在国民政府时期的社会写实,如果是负面的,不正是Fangbin的不加任何定语的中国“文化”的流毒,不加任何定语的中国人“没良心”的写照?这种国民性,据Fangbin的意思是不论专制或民主,任何制度都无法改变的。国民政府在先,共党政府在后,总有先来后到的,拉上所谓的“党文化”垫背,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别忘了鲁迅还有大量称赞中国人性的文章。他还以被蒋介石通缉的毛泽东引为同志,以为光荣的赞词。如今右派饥不择食,也来用鲁迅的文字为自己壮胆,正像六四逃亡者吟唱“血染的风采”来排解失意一样可笑,须知歌里的“共和国”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唱这种红歌那是吃错了药。

至于蒋介石失败的原因是美国佬造成的,那是假沫若的专利,不是咱的发明。按老假的说法,四平战役是陈明仁与苏军打的。更早前,苏军已经越过东北华北,进入鲁南苏北腹地,围歼了英勇的74师,那都是动用了雅克军机与卡秋莎火箭炮的。这些战事,老假亲历。蛾子不妨单独采访,否则这些珍贵的史实就会随老假的消忘而消失,那是历史的遗憾。

国民党现在台湾苟延残喘,朝不保夕,这恰恰是被美国主子始乱终弃的结局。万维右派诸公,求人不如求己,把自己拴在别人裤腰袋上那是不保险的,说扔就扔,历史的经验千万不能忘记。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02:27:12

这是您给国共内战下的结论: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8-12 19:12:41

当年国共中原逐鹿,要不是美国背叛,

军援不到位,凭委员长的指挥能耐,再有多少苏联装备的中共绝不在话下。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02:26:04

北大研究生院“才斋讲堂”演讲节选之二

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谈得最多的一是“看客”,二是“奴性”。例如在《娜拉走后怎样》中说,“群众,尤其是中国的,

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与他们的益处,

也不过如此。”“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于高兴的人尽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这便是牺牲所换来的坏处。”(《经验》)

鲁迅憎恶中国人的奴性性格,更憎恶他们以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他说:“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

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论睁了眼看》)

鲁迅为何那么执着批判国民性?这和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国现实的深刻认识有关。他在1907年前后就已经有过立国必须立人的思想。

“人立而后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坟文化偏至论》,即只有尊重和发扬人的个性,才能够使“国民”真正走向觉醒。可以说,

“立人”贯穿鲁迅思想的一生。在鲁迅那里,“人的个体精神自由”是“作人”还是“为奴”的最后一条线。

鲁迅对“精神胜利法”等国民劣根性批判,目的并不直指向经济和政治操作,而是指向个体人格的现代化,即“个人”的自觉、自主与自决,也就是说,

鲁迅想要解决的,是一个古老民族的现代生存方式和精神基础问题。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9 01:47:17
蛾子,俩军对垒,你的责任是区小队的骚扰战。本不想理你,看看你费劲的上窜下跳,还是回你两句,也算没泯灭你的苦劳。
鲁迅的事,烦你再文抄几段,特别是打自己嘴巴,检讨自己“笔误”的文字,再来讨论。
国民党起义部队的事,跟你讲个故事,共军打济南,那是场硬仗,扫清外围俘获的蒋军兵士,打到市中心时都有升任班长的。这一方面说明战斗的激烈,一方面也说明解放战士的觉悟与英勇。国民党军队在内战爆发时有八百万,里面很多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军人。这是一个巨大的专业人才库,怎么能浪费。国民党起义部队在解放战争中是立了大功的。东北的长春,华北的北平,其后的湖南与新疆,由于他们的参与,避免了生灵涂炭,加速蒋匪复灭,并保存了大量其后忠于共党的军事人才,这是共党值得自豪的地方。陈明仁的旧部,作为入朝参战的一部,打得很英勇。一支有着光荣战史的部队,对日军对美军都打得那么出色,唯独愿意接受共党和平改编,本身意味着什么,你自己想想。蒋介石要有这样的能耐,也让大批共军反水帮其作战,还会抛弃祖坟,逃亡孤岛,死不瞑目?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8 22:33:31

就鲁迅对国民性的批评,你能不能论证出鲁迅也是反华的?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8 19:44:22

Fangbin,

真替你不值。俩天前的高谈阔论,信口开河,俩天后竟然大言不惭不认账,说“从不”如此。一旦被揭穿,俩小时后马上改为“笔误”。咱觉得你好辛苦。将来只要写到“文化”二字,估计都得手心出汗。

咱已经指出,那个评论你是一气呵成,共党因素次要,主要的是“文化”,是中国人的“没良心”。专制条件下如此,民主制度下照样。这么清晰地表达,哪有一丝一毫的“笔误”?如果不是共党的主要原因,你想加上的“专制集权”的文化是谁造成的,那岂不是封建王朝,国民党,共产党一脉相传,你好我好哥儿们好,你坏我坏谁也不怪。那你还来什么“党文化”,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的文化?

既然中国人的本性在“民主”制度下也无法改变,那你们还整日唠叨“民主”有个P用?你等心里也清楚,几个落魄的边缘人,与中国人民的主体抗衡,能有什么样的结果。

咱真指望你有啥能耐,能绕出几个圈自来脱身。没想到俩下子就直接走到“笔误”,再几个回合下来,估计非成了“文误”,“终身误”不可。这次对你而言也不是坏事,网络如同江湖,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教训就是别那么盲目自信,学会悠着点,要不将来的难看就不是“笔误”可以敷衍的了。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8 18:34:49

那是笔误,你可以按照中国专制文化去理解。中国专制文化不等于“中华文明”,也不等于中国文化,我已经一再申明过了。因为你在原文中有“而是出自中国文化,中华文明。”的字样,我是针对你这句话而谈的。退一步讲我的原文中有“中华文明”的字样吗?罗织罪名,是你党文化思维方式的自然结果,不足为怪。这叫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8 15:43:41

Fangbin,

---我所反对的是中国传统专制文化,在文化二字前必有“中国传统专制”这样的定语。断章取义,混淆基本概念都是党文化的逻辑,恐怕也是你的习惯思维方式。

似乎咱有栽赃的嫌疑,不得不补充两句。

你原文链接在此:http://blog.creaders.net/u/3843/201710/303910.html。

别说咱华山私吞了你的“必有的”“中国传统专制”这样的定语。不仅如此,引用所谓明恩博的“中国人缺少的是良心”,这“中国人”前面也绝无任何定语。你整篇评论,一气呵成,思路非常清楚,中国的问题,共产党不是主要原因,是中国不带任何定语的“文化”因素,是中国不带任何定语的“人民”的无耻。还用得咱再“断章取义”么?

估计接下来,如果你勇敢反华,一句话,“就反对中国文化,反对中国人民,怎么的?”咱会无语,就算你赢了。但最想看到的是你怎么个弯弯绕,绕出这个自己挖下的坑,企图保留一丝在中国人群中混下去的本钱。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0-08 15:19:11

以前《工人日报》说了大部分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是来自国民党投诚起义的。当时我都看呆了。

回复 | 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8 15:08:55

Fangbin,赖起来挺快捷的。这不过是两天前你的高论,应该比咱记得清楚多了。

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0-06 07:36:28

---中国的问题,我一直强调主要是文化的问题,共产党的问题是次要的。文中列举的那些农民们,丝毫没有西方的感恩思想。他们无论是在民主体制下,还是专制体制下都会这么干的。

每当看到类似的报导,由不得我想起明恩博(《中国人的素质》一书的那句令我痛心的话:“中国人不缺乏聪明,中国人缺少的是良心。”

这也属于一人作恶,大家买单。

----------------

这儿的文化前面有“专制”二字吗?

“共产党的问题是次要的”,明摆着的就是中国的文化造就了的共产党,而不是共产党造就这种文化,主次你还分得很清。既如此,四平战事,共党对是蒋匪(伪台巴子会不高兴,但别着急,听 Fang 先生的),都是中国文化

下的蛋,都是没良心的。

咱一直说,上得网络,就得勇敢点,勇气支撑自己的观点立场才能自信,也能说服别人。犹抱琵琶半遮面,害怕“反华”这辞儿太难听,那就俩难了。“中国人不缺乏聪明,中国人缺少的是良心。”对你这样的不顾脸皮的,还得加一句,缺少的是诚实。

至于那位一根草同志,支持Fangbin的立场并不是神马见不得人的事。一样的勇敢点,将思路理顺,否则将来打脸场合会更多。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7-10-08 12:53:54

参加抗美援朝的目的就是老毛消灭起义部队的的一种方法,与蒋介石当年把非嫡系部队送死是一个手法。中国这些政治流氓,手段都是一样的。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0-08 12:52:55

老毛向来如此,无论是起义,还是被俘虏,你都是败者。我根本不把你当回事,而且是“光明正大”地限制使用,让你无话可讲。对和自己一起打江山的人,必须往死里整,才能抱住他的“皇位”。这就是老毛继承下来的中国千百年来的帝王之术。老毛的那一套不是什么马列的顶峰,是中国两千多年专制帝王之术的顶峰,是中国传统专制文化中最阴暗心里的顶峰。

回复 | 3
作者:gmuoruo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0-08 08:53:21

哈,哈,比土共将军受到的待遇好多了。林彪都被整到绝后了。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0-08 08:51:16

四平是在东北吧?东北那时由苏俄军队占据,华三在莫斯科多年寻祖不成,应该去四平试试了。

说不定有个被土共磨掉的苏俄红军姓华?华伦斯基?

陈明仁在四平打得林彪狼狈而逃,逃往苏俄,华伦斯基很可能在四平阵亡。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8 08:21:05

中国传统专制文化不等于中国文,更不等于中国文明,请华山博不要篡改我的基本定义。我在任何地方、任何文章中从来没有写过任何反对中华文明的字眼,也从来没有讲过反对中国文化的话,我所反对的是中国传统专制文化,在文化二字前必有“中国传统专制”这样的定语。断章取义,混淆基本概念都是党文化的逻辑,恐怕也是你的习惯思维方式。这就很难“避免自己打自己耳光的尴尬。”

回复 | 1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7-10-07 11:26:41

改:陈明仁的52军,53军全部参加抗美援朝。

回复 | 1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7 11:23:21

您这个万维反中国封建社会的急先锋,称“您”一点都不过。

我已经说过傅作业义就是个闲职,他贵为部长,连党组成员都不是,而当时一切比较重要的决定都来自党委。

明仁,只能高官厚起,他的52,53也全部朝。

九大代表里军人的比例相当大。

可以查查解放后有多少投诚的国军将领受过迫害。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7 08:05:49

哦,你是来自证除了无耻恶打手自设诛心靶滥打之能外,你还有自个儿猛抽自己耳光的癖好。

回复 | 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7 05:11:25

蛾子,别那么假装客套,“您啊”,“您啊”什么的。

用不着google 那么多国军降将的遭遇,想想文革中共军元帅级别的被迫害致死的就有彭老总,陈老总,贺老总,再加上东北王林彪的死无葬身之地,相比之下,降将们的待遇还不是太坏的。

全国解放,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武将当然没啥用武之地。实际上陈明仁起义后还多次参与清剿国民党在华南的残匪,也算派上正用。55年官拜上将,比委员长授的还多一颗星星。他此后还代理过湖南省长,省军区司令,管的可比同期委员长的地盘大多了,还要多大的权力?

“我这一生,做了几件别人做不到的事:一是打惠州首登城头;二是敢骂蒋介石;三是打日本没输过;四是守四平40天;五是湖南和平解放。”陈将军对自己一生,已经很满足了。

这个Fangbin 在别处已经表明观点:中国的问题根子不在中共,而是出自中国文化,中华文明。简言之,中国这近十四亿大陆人民身上。这观点并不新颖,长期就像幽灵一样在万维徘徊。从大陆出来的人口中说出,确实有大义灭亲的勇气。这是目前海外右派最为先进,最精准,也最具逻辑性的理论。结论因此很明确,灭中共必先灭中华文明与中国愚民,任重而道远。

希望一草等也不要羞羞答答,左顾右盼,勇敢地站到 Fangbin 一边来,这样你们的思辨与逻辑会更强,说话也会更有底气,避免自己打自己耳光的尴尬。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6 20:17:32

您这个陈明仁还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人物。

告诉您:当时的中共组织部长胡耀邦在中央党校讲话,谈到中共特工首脑康生的问题,其中一段讲李宗仁中毒致死的疑案。

胡耀邦说:“我们肯定了李宗仁是慢性中毒死亡,……李宗仁到底死在谁的手中,当然康生有最大嫌疑。”

傅作义在水利部就是个闲职,在文革初期被多次抄家、鞭打。

张治中被红卫兵登门“造反”、抄家,达五次之多。

曾任国防部参谋次长的刘斐,早就联系中共,正式投共后更为中共奔走效命。文革时被抄家、罚跪、毒打,卧床不起。

其妻伍淑英被剪掉头发,只好戴上帽子遮丑。

曾任广西、湖北、浙江省政府主席的黄绍,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中被打成“右派”,被迫作自我批判说:“罪恶重大”、

“痛恨自己”。文革时再遭多次抄家、罚跪、殴辱,羞愤自杀。

曾任河北省政府主席的楚溪春,在文革批斗大会中被罚跪、毒打,血染衣衫。参加批斗大会的群众在楚溪春被打时还要鼓掌叫好。

张治中的女婿周嘉彬在台下忘了鼓掌,造反派的皮带立即打到他的头上。楚溪春不堪凌辱,回家后服用安眠药自杀。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6 19:35:58

别骗人了,给个上将的名义,不掌握任何实权,赋闲在家。这是共产党对起义人士的“普遍待遇”。或者安排到军事学院去教书。你自己老实说一说陈将军在解放后发过什么“光”?

回复 | 3
作者:一草 回复 yugsun 留言时间:2017-10-06 19:13:32

即使这样“中国人杀中国人,自相残杀”的历史,也被像黑板上的字那样随意擦抹。

回复 | 2
作者:一草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6 19:09:06

谁也没有要求每个人都认识和记住南京死难的三十万同胞。你除了这套自设靶“丧心病狂反华反到这份上”滥打,别无他能。这恰恰反映出你自己丧心病狂,病得不轻。

回复 | 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0-06 18:17:26

没有必要去要求每个人都认识和记住南京死难的三十万同胞。实际上日寇攻陷南京时,是国民党唐生智部负责守的城,几万在长江边上被扫射至死都是来不及撤过江北,或在渡江时被江北胡宗南部用枪炮打回江南的国民党溃退士兵。就国民党士兵的死亡,就接近十万。丧心病狂反华反到这份上,与反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抛开两党恩怨,四平纪念塔上最应该纪念的是这位人物:陈明仁。这位黄埔一期的战神,47年在四平以微弱的两万兵力抵挡住林彪十万大军的进攻。被蒋介石称为“奇迹,真是人间奇迹!陈明仁真是国家栋梁、黄埔名将!”,官拜兵团司令,中将军衔。然而转眼过后的是1949年,他同国民党元老程潜一起率部起义,为和平解放长沙作出了历史贡献,后被中共授予上将。可见,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

这就是历史,就该这样认识历史。不是国民党没有人才,而是人才总是顺应着历史前进的方向。

回复 | 0
作者:yugsun 留言时间:2017-10-06 14:32:02

都是中国人杀中国人,自相残杀。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