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求是”猪队友?如何才能避免类似悲剧重演? 2020-02-22 06:59:48

“求是”是猪队友?

mmexport1582370344579.jpg

mmexport1580216101569.jpg



逸草:此文写得不错。只是对这几乎完全是人治的国度,提尊重法律,这话是白说了。

惟有尊重法律科学和常识才能避免类似悲剧重演

Original 程墨 远见透视 


(像这样堵死消防通道的做法极其危险)

仍在肆虐的新冠病毒,相信总有一天会被人类征服——或被彻底扑灭,或与人类这个新宿主和平相处。然而,无论是这个病毒短时间内被彻底扑灭,还是需要付出更多的医疗资源,使之不构成对人类安全的致命威胁,我们正在而且还将付出巨大代价。

在我们抗击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有太多的牺牲和付出本可以避免,有太多的经验与教训值得总结。趁着我们脑子中仍存留的记忆,不妨做一个粗线条的总结。

一、这是一个本可以避免的灾难

湖北武汉高校、研究机构林立,这里集中了一些非常优秀的医疗资源和人才。因此,第一批患者12月上旬陆续入院后,这个不明肺炎很快被一线医生们发觉,不但立即加强了自我防护,而且立即凭着高度的职业敏锐和责任,第一时间向当地疾控部门报告。

至少12月20日前,收治不明肺炎的医院就做了初步的流行病调查,锁定了华南海鲜市场是一个疫情传播的源头,但直到31日媒体公开曝光之前,这个市场仍正常开业。后来媒体曝光后虽然很快停业,但很长时间里商户仍可随意进出,将可能被病毒污染的货物陆续自行转移。

我当然清楚,最初发病的17个人根本与这个海鲜市场无关,第一传染源来自哪里仍是未解之谜。但当时立即确定了这个市场是重大污染源,却没有立即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曝露了有关部门当初疫情防控意识极为淡薄。为何这样掉以轻心,其实是有不能说的原因——根本不是媒体炒作的这个市场老板后台有多强硬,而是当时定下的基调就是要对公众保密,确保过一个祥和的春节。也就是根深蒂固的维稳思维,加上体制内人士被铁的组织纪律所约束,主宰了后来的一切。

现有公开资料显示,至少在12月31日前,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病中心就获得了报告,并且派专家赴武汉实地调查。1月2日,国家卫健委已经明确把这个不明肺炎定义为“疫情”,但同时又紧急电话通知各单位必须严格保密,不得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不得向外透露任何相关信息。

此前一两天,武汉当地警方对8名朋友圈中交流这个不明肺炎的医生进行了强制传唤和依法训诫。1月1日,中央电视台对武汉发生不明肺炎做专门辟谣,并播放了武汉警方查处8名传谣者的新闻。

就在大陆高度保密的同时,1月2日,香港、台湾和新加坡卫生部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并开始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

从1月1日到19日,武汉不明肺炎患者不断增加,到18、19日各家医院门急诊已经人满为患,而且已经有许多医生感染,但公开报道还在强调不存在人传人,仅存在有限人传人。直到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专家新闻发布会,才正式向社会公开这个疫情可以人传人。

公开之后,并没有立即采取封城措施,但这个时候,武汉各医疗机构实际上已经被蜂拥而至的患者瘫痪,交叉感染以更大规模扩散。

后来的事就不用我说,也不容许我说了。我敢断言,关于这次疫情为何在早期没有被扑灭,真相可能需要再过几十年才会清楚。现在网上大量对湖北省、武汉市和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的批评,全都缺乏基本的事实、逻辑,是基于对传染病防治法和体制内实际运作的无知,而做出的胡乱猜测或情绪发泄。我知道许多人对我这样的说法不服气,但我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

假如那个非典之后花巨资打造的疫情直报系统发生作用,假如1月2日国家卫健委明确这是一个人传人的“疫情”后,立即采取严密的隔离、防控措施,而不是为了刻意营造节日的喜庆气氛,让民众过一个所谓祥和的春节,哪会搞到今天全国各地启动突发重大公共卫生最高响应的地步,付出如此多的生命代价。

现在我们也就只能怪不会说话的蝙蝠或穿山甲。不吃它们、不打扰这些野生动物的生活当然是对的,但从此人类就不会发生别的疫情了么?我看没一个靠谱的专家会拍胸膛做保证。要害仍然是,万一出现类似的疫情,如何把它扑灭在萌芽之中,如何避免我们反复被同一块石头拌倒。

这一切,会随着对这次疫情演变的深刻检讨而改变么?我看,难!因为压根就不可能对这事有深刻的检讨和公开的讨论。2003年的非典和这次的疫情扩散,看似偶然的,但偶然之中自有必然。如何避免这种必然发生的人为错误,是我写作此文的用意所在。

二、权威专家急功近利带坏整个社会风气

从一开始宣称不传人到有限人传人的重大错误,到后来专家们乐观判断正月十五前出现拐点,再到后来专家们通过媒体不断发现各种“特效药”,而且未经严谨的临床试验,即被权威机构纳入临床使用,一次次地突破法律、科学和常识的底线。

这些专家和专业机构的所作所为,给本就缺乏科学和逻辑思维能力的国人起了最坏的示范作用。

比如,中科院以正式的简报向最高决策层报告双黄连可治新冠肺炎,全国各地群众连夜排队抢光了双黄连的闹剧。

比如,某院士声称发现了两个神药,可是只是进行了体外细胞试验,到临床应用,至少还要经过一系列的动物试验和三期临床试验,这过程中99%的所谓“有效药物”最终都会被淘汰,可是,我们的专家就拿出来大肆宣传了。

比如,那个还在临床试验中的神药,最快要到4月27日才有三期临床试验的初步结果,可是已经被媒体大肆炒作为治疗新冠肺炎的神药,反倒是这家美国公司反复辟谣。

比如,治愈者的血浆和大剂量维C疗法是否真的有效,只做了10个病例,而且没有遵循严格的双盲试验,就声称有显著疗效,而且血浆疗法还被批准列入临床使用,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就明确指出血浆治疗并非100%有效。

再比如,海正药业那个仿制的感冒药“法维拉韦”(原名“法匹拉韦”),没有通过仿制药的一致性临床试验,更没有进行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就宣称国家批准了这个潜在的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

整个一个病急乱投医、病急乱用药,什么法律底线,简直到了群魔乱舞的荒唐境地!什么科学精神,什么常识,被我们的专家、管理部门、媒体和商家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是的,不排除这些药可能真的有效,但你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而且法律明文规定必须经过必要的、严格的临床试验。就像美国那个神药一样,人家就坚持守住法律、科学和常识的底线,一再强调其疗效未经证实,必须完成三期临床试验才知道是否有效。我们能否学点人家的专业精神?

还有一些专家和媒体借机拼命宣传中医中药的神奇作用。这个病目前本来就是只能靠免疫系统去清除病毒,所有的医疗措施包括用药,都是为了缓和临床症状,让人体免疫系统更好地发挥作用。即使不采用任何医疗措施,也有一部分病人会存活下来。

中医中药真这么神奇,可以大大方方地做大规模的临床实验来对照呀,一组用安慰剂,一组用中药,两组都不采用任何其他的现代医疗技术和手段即西医,看看治愈率和死亡率哪组高,是不是两组都会比使用了西医治疗的治愈时间更长,生病患者死得更多、更快?没有严谨的验证吹这些有什么用呢!

每一个信中医中药的人都说,中医中药的精华现在失传了许多,老祖宗的中医中药才叫厉害。可是1980年之前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中国人均寿命包括那些皇帝的平均寿命,怎么还达不到世界其他各民族的平均水平呢?有人想过这个与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健康密切相关的简单问题么?

无论是我们的院士,国内顶尖的专家、医生,政府管理部门的官员,还是普通民众,如果没有对法律、科学和常识的敬畏,一到紧急关头,就凭自身经验和感觉办事,总喜欢突破一切法律、科学和常识的底线,整个社会岂不是越忙越乱?

三、运动式防疫让社会付出不必要代价

在防疫初期,该急的时候不急,甘愿冒着疫情可能失控的风险,一切只为过好一个祥和的春节。疫情严重之后,各地又大搞运动式防疫,让社会付出许多不必要的沉重代价。

比如,完全不顾口罩跟其他任何产品一样受生产能力制约的事实,宣传只有N95口罩和外科手术用的口罩才能起防疫作用,全民抢购N95和外科手术用口罩,导致一线医护和防疫人员用不上这些必需装备。其实,一般人根本用不着戴这样的防疫口罩。

再比如,本来只需要在与人近距离接触时才需要戴口罩,在空旷的室外,在自己家里和自己的汽车里,在目前空空荡荡的大街上,根本都不需要戴口罩,但是,现在各地明确规定,不戴口罩不让出门,抓住了还要罚款、拘留,或者强制隔离。

比如,家里人坐在一起聊天、打牌,本来属于私人范围,外人不得干涉。可是,一些执法人员和联防队员,居然闯进居民家里大打出手。这样的执法,简直到了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的程度。

比如,像本文标题图片中那样,用汽车将居民出入口封死;有的用木板和钢管把居民家大门、门窗全封死。如果他们是确诊或疑似患者,应该送医院隔离,如果只是为了防止健康人走动,采取这样的极端措施,既是对公民人格权、财产权的极不尊重,也可能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如果发生火灾,门窗都被钉死的人如何逃生?全世界文明国家,哪个会采用这种非法、不人道的极端做法?

比如,一些小区和工厂,居然违反对医疗器械和医疗用品生产、使用的国家法律,在小区和工厂的入口处,自制喷雾设施,喷洒对人极其有害、严禁直接用于人体消毒的含氯杀毒剂。媒体竟然还对此大加宣传。

再比如,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对于一些发生疫情地区从农贸市场和医院收回的现金,一律予以销毁。央行官员们是否知道,病毒离开了人体,在人的皮肤上只能存活5分钟,在纸巾上只能存活半小时,在衣服上视不同面料只能存活30-60分钟,在光滑的金属、玻璃和塑料表面存活的时间最长,一般也最多只能存活24小时。收回来的现金,有必要进行集中销毁么?按这样的逻辑,现金上面有大量永不死亡的致病细菌,是否一律禁止现金的使用,或者只能使用一次性的现金,把所有用过的现金全销毁?

再比如,现在进出办公楼、小区都要登记、测温。按理说,小区和办公楼的保安就那几个人,对进口的居民和办公人员应该都是认识人,为什么还要每次进行登记?共用登记的纸笔,难道不造成病毒的传播?还有那个手持测温枪,在户外使用,因为冷风吹在人皮肤上,显示温度过低而测不出来,工作人员天天站在门口装模作样地搞形式主义。这不是劳命伤财的瞎折腾么?

最可怕的是,现在许多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人口的大中城市,有的根本没有一个确诊和疑似病例,有的只有几个确诊和疑似病例,现在一刀切下令全部停工、停业,对各小区进行封闭管理。防疫固然重于泰山,马虎不得,但有必要让整个社会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么?这是各地必须深刻反思,如何做到防疫和社会、经济发展统筹兼顾的大问题。

他山之石或可攻玉。这个新冠肺炎在日本、新加坡、香港、台湾的人均发病率,现在远远超过了中国大多数城市呀,他们多数人在室外都不戴口罩,也没有要求停工、停业,没搞小区封闭管理,没有采取任何限制境内人员流动的措施,但只要哪里发生了疫情,则是迅速完成流行病调查,对确诊和疑似病患一律收治,对密切接触者居家隔离。我们能不能学学人家精细的社会管理和精准的防疫措施。

我们什么时候习惯了按专业做事,禁止“不惜一切代价”这样恐怖和哗众取宠的口号,任何情况下不搞运动,而是按部就班,各司其责,严肃执法,就完全不需要让社会付出这么大没必要的牺牲和代价。

...


浏览(162) (1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22 08:43:29

习不懂医学,不懂传染病的严重性,可他是一尊,一切都等他拍板。

12月底,刚一百多人;等习二十几号回来,已是五千多人了,这才慌了,急忙下令封城。

不过也怪,以前大家是不懂传染病,可经过SARS,多少都有点常识了,至少知道怎样防范了。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