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纪念遇罗克罹难50周年/习帝借血统论上位 2020-03-05 07:37:22

逸草:有意思的是,读到《纪念遇罗克罹难50周年》小编作者文后回复【Author感谢大家的留言!今天这篇纪念文能一字不改地放出来,小编也感到意外。】,正觉得有同感,用另一手机试图打开此微信文时,文已被“违规”了。网上也找不到此文的文本,但有一油管的版本尚存。

后面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道出了文被删的原因。那就是,在小学生帝的恶政下,血统论依然大行其道,当然容不了纪念遇罗克。而习帝不正是借血统论才登上皇位?


纪念遇罗克罹难50周年 ZT

自在鸟微家园 

1968年1月,《出身论》作者遇罗克被捕,并于1970年3月5日被执行枪决。这一年,遇罗克27岁;这一天,是学习雷锋的纪念日。50年过去了,雷锋依然是榜样,知道遇罗克的青年人却越来越少。2009年清明节,遇罗克雕像在北京通州宋庄美术馆落成,学者于建嵘曾陪同一位名校毕业的年轻法学博士参观,博士指着新落成的雕像问于建嵘:遇罗克是什么人,人们为什么要为他献花?于建嵘有感于此,撰写了文章《请记住那些曾仰望星空的人》。


遇罗克,1942年生于北京,父亲遇崇基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土木工程系,母亲王秋琳也曾留学日本,归国后创办“理研铁工厂”,后来均被划成右派。因为出身资产阶级、右派家庭,遇罗克长期受歧视,虽然成绩优异,但两次被大学拒之门外。他先后当过农民、科技资料员、小学代课老师等,被捕前是北京人民机器厂的一名学徒工。


1966年7月,遇罗克完成了《出身论》初稿,驳斥了当时甚嚣尘上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


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出身歧视曾长期成为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人们依据阶级成分被实际划分为三六九等,影响其就业、升学、入党、入团、参军等几乎所有与个人前途攸关的机会。遇罗克曾尖锐地质疑:“‘出身压死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像这样发展下去,与美国的黑人、印度的首陀罗、日本的贱民等种姓制度有什么区别呢?”围绕出身问题,遇罗克撰写了一系列文章,他提出“任何通过个人努力所达不到的权利,我们一概不承认”


遇罗克.jpg

《出身论》于1967年1月18日发表在《中学文革报》第1期上,原本印刷的三万份报纸在北京街头被抢售一空,不得不临时加印六万份。《出身论》在当时触动了全社会最敏感的神经,为当时许多出身不好的青年人提供了思想武器和精神解放的理论依据,在社会上引发了轰动。


遇罗克终因思考而获罪,并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青年诗人北岛目睹了北京工人体育场里万人欢呼下的最后审判,用诗记录下了自己的感受:

“我并不是英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遇罗克2.jpg

1979年11月2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宣判遇罗克无罪。1980年9月21日,《光明日报》发表《划破夜幕的陨星》一文后,全国纷纷刊载关于遇罗克的文章。遇罗克并未获得烈士称号,归还给遇罗克父母的,是他被关押两年多期间学徒工的工资。

在《遇罗克遗作与回忆》一书的序言中,学者徐友渔把思想者分成两类:一种人提出复杂、精深,甚至高度抽象、晦涩的理论,另一种人则在是非颠倒、指鹿为马的蒙昧和谎言时代道出常识般的真理。遇罗克是后者的代表,捍卫的是常识,付出的是生命。(以上文字摘录自中新网)


遇罗克3.jpg

我看来,他的文章既是为他自己辩护,也是为同类辩护,还是为这个时代残留的一点正义和良知辩护,而他的辩护为暗云密布的天空撕开了一条缝隙,在人们的心中投射下一缕阳光,从此,遇罗克与林昭、顾准、李九莲们一道,成为一个时代的英雄。

……

遇罗克的思想并不深奥,从他与难友的交流中可以看出,他对现代哲学不理解、不认同,但他所捍卫的政治平等、思想自由,却是人类文明社会中最重要、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他所表达的思想在今天看来俱为常识,但——即便“常识”,还远远没有成为我们社会行动的基本准则,甚至还有一部分人根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常识。要使这样的“常识”成为我们今天社会的普遍共识,成为我们的行动标准,其路漫漫。

纪念遇罗克,不仅因为他是一位思想的先行者,更因为我们向往光明。

——摘录自施京吾《乾坤特重我头轻》

遇罗克4.jpg

髫龄便已定熊雄,血统尘嚣最上峰。

将相王侯咸有种,蛇神牛鬼立无踪。

怜生孤愤君投匕,待死犹歌我动容。

天下未肥人尽瘦,谁知宰辅是元凶。

——江海客《悼遇罗克》


遇罗克5.jpg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北岛《宣言》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像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像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北岛《结局或开始》


 Read more 

Top Comments


  •  1818Pinned海之鸿每个人的出身虽无法平等,但应保障人格、尊严以及其它社会权利上的平等。这应是常识。 

  • 714Author感谢大家的留言!今天这篇纪念文能一字不改地放出来,小编也感到意外。截止13:30分留言区已满百,还有不少留言无法放出,还请读者朋友谅解但愿这篇能撑到明早。。。

  •  1820幸福他们不得不承认你的离去是历史造成的悲剧,却没有人为此负责,也没有因为你的离去有所改变。

  •  1675Z说真话都会被判处死刑,这是一个多么暗黑的世界啊!

  •  1616娘希匹,那个时代把人才杀绝了,留下的全是明哲保身、圆滑的流氓、垃圾!!!

  •  1299享受幸福荒唐的年代,现在呢?

  •  1116黄鸡一唱很遗憾,人们健忘了.文革.,更健忘了遇罗克!

  •  1080憨憨荒唐岁月殉道者。知道的人没几个,多灾多难

  •  999一池碧水感谢作者,在今天能够想到他,纪念他——那位在黑暗中敢于为那个群体冲出一线光明的人。他明知道自己会死,但他说:我不怕死,因为他看到了他的同类,那些有着同样命运的年轻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为了他们,他觉得自己死的值。他说自己不是英雄,那么谁还能配作英雄。我就是那群同类之一,可我从没想过,我们也可以去争取。知道遇罗克,已是他死后多年,真恨自己寡闻,失去助他一臂之力的机会。遇罗克精神万古!

  •  911大山为思想者点赞,为努力促使社会进步者点赞!

  •  829李保丑陋的年代!

  •  743老頭端湯上塔承认历史不忘国耻,我们自己比谁忘的都快

  •  707艳阳天50年过去了一样的黑暗,怀念遇罗克!

  •  707沉味2捍卫的是常识,付出的是生命!

  •  673老付%徐友渔把思想者分成两类:一种人提出复杂、精深,甚至高度抽象、晦涩的理论,另一种人则在是非颠倒、指鹿为马的蒙昧和谎言时代道出常识般的真理。遇罗克是后者的代表,捍卫的是常识,付出的是生命

  •  640s从遇罗克到李文亮…

  •  616曲江樵夫不是每一声呐喊都没有回音

  •  585笑笑生⁺2不承认“人人生而平等”,认为阶级成分之分理所当然的这种思想,只会让强拳继续享受特权,变本加厉的奴役人民,这种“找准”自己位置的论调,是不是太邪恶?😤😤

  •  575烟雨香山历史会记住他

  •  555钢七连悲愤!

  •  537许记耙牛肉当公平不再体现,正义不再彰显,人人生而平等就是一句玩笑话。

  •  532车管小哥15954655788现在活过来一样气死,现在跟以前一样,甚至还比以前厉害

  •  517太极糊北岛的诗,成为了时代的典范。

  •  477周老虎那个时代快回来了

  •  472三山轩主法院一纸无罪就了事,轻飘飘的!要知道这是一条活生生的年青生命。既无罪,就是寃案,是要有人负责的。

  •  464寒江雪缅怀说真话的人。

  •  458jht罗克先生永垂不朽

  •  453苹果园耶稣被钉十字架快两千了,但能复活。世间罪恶已然存在。

  •  444永亮(Stone)我们的父辈当时沉默了 现在我们作为他的后人 是要付出一点代价 话说得不好听 今天种种 就是这个

  •  441和美君(刘少和)任何专制社会都会是一个缺乏常识的社会!

  •  420白云苍狗血統仍在繼續,只不過換了方式

  •  417胡巴尔何不以之为题材,创作电影电视作品?

  •  398Ben出生本来是件喜事,却在那愚昧的年代,出身成为意想不到的悲剧。划破夜空的星星能照亮人们前行的路,遇罗克就是一颗最亮的星🌟

  •  380李若中华民族现在仍然需要这样的划破黑暗的闪亮的✨

  •  380小草在那个年代,出身不好,黑五类真的不好活。从1965年开始,出身不好是不可以考大学的。文革时期,出身好的可以留城,出身不好的,都要下乡,。不堪回首的历史。

  •  379建中网名“阿拉山口的风”的屁民就是一王八蛋狗娘养的,居然鼓吹阶级成分论,为文革之邪恶摇旗呐喊,真是个混蛋。

  •  368狼道起舞杀遇罗克这一刀,在有良知国人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愤慨、怜惜时不时翻转心头,开人类罪恶之先河。刽子手们是否恶梦缠身?读到遇罗克三个字时,你是否开智?

  •  367爱莲月儿(春华秋实)历史的血泪账上,是谁欠了人民一个澄清和交代,这些卓越的才子在文革中含恨含冤死去的人们,谁去为他们树一尊让后人永不忘怀的丰碑!

  •  358秦淮河最可笑的是遇罗克死的时候,他用生命所去维护的那些人却在为他的死欢呼雀跃。



遇罗克殉难50年后 血统论依然大行其道


1963年春节,遇罗克和家人合影。(遇罗文授权使用)


遇罗克生前照片。(遇罗文授权使用,拍摄时间不详)遇罗克生前照片。(遇罗文授权使用,拍摄时间不详)

(自由亚洲电台 黄小山/葛文枫 报道) 50年前,23岁的遇罗克写下了《出身论》,对大行其道的血统论进行了批驳,4年后,他被判死刑遭枪决。9年后,他被宣布无罪,但此后,他和张志新、林昭等冤死者,一直成为官方的敏感词。文革开始50周年之际,血统论依然是中国政治的潜规则。本台记者专访遇罗克的弟弟,呈现中国文革及后文革时代的中国政治逻辑。

文革当年的受难者子弟、红二代习近平成了国家主席。而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等,则成为国内的敏感词。尽管他们名义上已经被平反,但如果去祭拜他们,则会遭到政治保卫警察的监控,甚至是殴打。

50年后的纪念日当天深夜,中国所有的官媒接到了通知,等待一篇重要的稿件,人民日报称,《绝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但仅仅几分钟,这则新闻就被删除,直到标题被改成《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

一个媒体人在微信朋友圈如是说﹐ “即便是50年后,他们依然是羞羞答答,遮遮掩掩” 。

尽管如此,这也是近10多年来,官方第一次试图以看似整齐的动作,重新对文革做一个界定。而在半个月前,一出名为《在希望的田野上》红歌刚刚在人民大会堂唱响,尽管官方欲语还休地称,那只是一次意外,有人暗渡了陈仓。

在西南成都,一位名叫程志强的曾经的造反派的头子,回忆自己当年的叱吒风云,他对著本台的采访,为自己叫屈。他甚至将那场日后被称为浩劫的运动,定义为中国民主的一线曙光。

但即便是50年过去了,无论是官方的修饰还是当事者的自我辩护,依然难以掩住血痕。

一名资深的媒体主编说起了自己家人亲眼目睹的场面。文革开始后几个月,父母带著他在万州上船,看见长江里,是一串串被捆绑在一起的尸体,他们都是重庆武斗中的俘虏。

他说:1967年1月份,不就是春节嘛,我刚出生,我父母就抱著我回长沙去看爷爷奶奶,到万州(当年叫万县)坐船出三峡。那么在万州的时候就看见长江里面漂 著一串一串的尸体,全部是用那个铁丝,捅穿那个肩胛骨,要么就是手反绑,一串串地捆著。这都是那个重庆武斗,抓的那个俘虏,捆一串直接推到江里面去。这一 捆这一串都活不了。一串串地漂到万州去了,下去几百公里。他们是亲眼目睹了。

对遇罗克遇难的记录,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有如下文字:在宣判 结束后,遇罗锦写到,95名警察一起用力,19个人一下子全跪在了地上,在几个迅速的动作后,他们全被五花大绑地拖了起来,这时候,观众席上,运动场上, 激昂的口号又响了起来。犯人们被带了出去,有的已被吓昏了,被警察拖著,尘土带起几丈高。

受难者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说,对我们家的伤害,我永远不会忘记,特别是对自己的哥哥。他因《出身论》而受害,但遭受中共阶级斗争政策的迫害,却是从文革前就已经开始了。

他说:这个怎么会能忘掉呢?但是我觉得对我们家的伤害,不仅仅是因为文革。其他的我先不提,就是我哥那件事,所以被害就是因为在文革的时候写了出身论的那篇 文章。但是,他针对的不仅仅是对文革,他针对的是共产党一向的那种阶级政策,他反对把人分成等级,有些人从一生下来就变成了罪人,他反对的是这个。

遇罗文透露了哥哥被平反的过程时强调,张志新被平反后,当局感到了压力。他们一直压了一年多,最后也是在外界的压力之下,官方才匆忙发表了平反的文章。

他说:张志新平反以后呢,(当局)不再想大张旗鼓地给谁平反了。当时有个民主墙,遇罗克平反当时呼声非常高,因为他们觉得遇罗克击中了共产党的要害,就是关 于平等的问题,人权的问题。光明日报最早就组织写了一篇稿子,但一年多都没有发表,后来呢,香港就想大张旗鼓的发表这件事,因为,他们觉得血统论呢,代表 文革中非常重大的一件事。最后共产党发现,如果香港先宣传了,那共产党就很被动,所以呢他们就赶快把那个文章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可是呢,没多久,他们还是 觉得弊大于利,所以又不让再说。

遇罗文还透露,中国建政50周年时,有关方面出版了一个100名对中国近代有影响的人的画册,其中就有遇罗克。版都快做好了,接到通知用郎平换了遇罗克。

遇罗文认为,官方的所谓否定文化大革命,只是从官僚阶层的角度,认为对这些官僚的迫害和打压是错误的,并不是从普世价值的角度,去为老百姓蒙受的苦难进行反省和平反。他们既在否定文革,却又不否定毛泽东和此前的系列做法,实际上是逻辑的混乱。而在这种混乱的逻辑下,一些造反派头子甚至要求平反,也就不足为奇了。

官方现在回避说遇罗克、张志新等文革遇难者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这些罪恶的根源,在党本身,在这个体制本身,怕说多了,老百姓就明白了。同时,更让人悲哀的是,遇罗克因为批判血统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现在的太子党现像证明,血统论依然在中国大行其道。

中国媒体人也透露,宣传部有正式的通知,就是不要分割前30年和后30年。因为他们要死死抱住党的衣钵不放。

该媒体人说:一旦是官方主导对文革进行反思,就相当于是清算他们的罪恶,他们很害怕。所以现在关于文革的反思,基本上都是民间进行的。搞大了之后他还会禁止。宣传系统有个通知嘛,就关于前30年后30年不要做区分,他要把前30年后30年完全焊在一起!那怎么可能呢?唯一理由就是他居的还是这个庙堂,拿的,传承的还是这个衣钵。

原云南省委党校教师子肃称,中共对文革采取技术性的否定,是源于对执政合法性遭质疑的担心,以及邓小平等老人复出的现实需要。也造成了体制内对文革认知的撕裂。官僚集团反文革的占6成,但愿意公开在课堂上表态的,约只有12%。。

子肃说:(彻底)否定了文革,共产党的革命就没有正当性了,但是邓小平复出的现实政治需要呢,又需要否定文革。所以它会隐去他(指毛泽东)的罪,掩饰他的罪。体制内啊,党校内啊,这个话语空间很矛盾,完全取决于自己的见识,胆量。60%是反对的,20%是支持的。还有20%是糊涂的。公开在课堂上讲的,可能占6成中的20%吧。

遇罗克,北京人,资本家出身。因出身属于“黑五类”,三次高考都成绩优异却不许进入大学。1966年写下了著名 的《出身论》一文,批判中共当权者阶级“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轰动全国。1967年4月14日,中央文革成员戚本禹公开宣布《出身论》是大毒草。1968年1月5日,遇罗克被捕,1970年在北京遭枪决死刑,死后其器官被移殖给别人。1979年,中国官方称其无罪。

浏览(896) (37) 评论(3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天雅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3-08 18:30:20
马克思的根本性错误就是幻想继承黑格尔的思想去发现世界的最终真理与解决方案。每个人都要受到时代的局限性,带着理想主义的光环,最终给人类带来的却是旧有社会都不可 能带来的灾难。法国大革命、俄国革命、中国革命,甚至小小的柬埔寨共产党的历史都是证明。法西斯的希特勒也是如此。社会要任其自由发展,保持批评与思想自由的权力,社会就会比较安稳地度过与发展。
---- 赞同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gskhgd 留言时间:2020-03-08 16:17:48

经过了文革和文革后的一段思想解放,部分人的思想不那么受禁锢。可习倒行逆施,将言论自由的空间给压缩了。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3-08 16:11:51

那女初中生因说毛是非红五类而被打死的事,在王友琴写的有关恐怖“红八月”的文中有记载。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3-08 05:42:09

中国人的最大毛病就是没有逻辑思维,只会崇拜权势。毛泽东的所谓血统论阶级论就是一个自扇耳光的理论。因为提出血统论的全体中共头目包括毛泽东在内都出生于反动的剥削阶级家庭,都是黑五类,狗崽子。当年有一个女初中学生仅仅说毛泽东也是黑五类,就被活活打死

回复 | 0
作者:gskhgd 留言时间:2020-03-07 00:17:32

说是文革结束四十四年了,但是言论自由更少了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3-06 12:58:50

他真的只是说了点常识而已,就被杀头了。社会学里的social stratification,在老马那里是阶级决定意识。但是这就是所谓新中国的统治基石,不能置疑,不能动摇。所以被杀。个人的悲剧,时代和社会的悲剧。我庆幸我的生活里不需要面对这样的悲剧。

马克思的这个阶级与阶级斗争理论,又被列宁发展到极致,害了全世界。中国至今还在这个受害中。美国人无论上层社会还是下层社会,都不相信这种理论,原因之一。美国社会形成雏形时,马克思主义刚刚在形成过程中。原因之二;美国社会的移民性质,最初的市民阶层都能够分到可观的大片土地。而奴隶不算“人”,这样才形成了近代社会才完成的民权运动的最终胜利。甚至马克思本人晚年都称赞美国社会是“现代社会最完善的例子”。马克思的根本性错误就是幻想继承黑格尔的思想去发现世界的最终真理与解决方案。每个人都要受到时代的局限性,带着理想主义的光环,最终给人类带来的却是旧有社会都不可 能带来的灾难。法国大革命、俄国革命、中国革命,甚至小小的柬埔寨共产党的历史都是证明。法西斯的希特勒也是如此。社会要任其自由发展,保持批评与思想自由的权力,社会就会比较安稳地度过与发展。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3-06 12:50:10

读到过遇罗克正是59年参加高考。可能是58年后究起出身来了?读到过文,写62年(大饥荒后)高考录取又放松过一回。

我中学的数学老师之一,是文革头几年进入我们中学实习的师范大学生,因事故伤了眼睛而留在我们学校任教。他是资本家家庭出身。好像那时出身不好的部分人还是可上大学读不算“机密”的专业。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6 12:29:44

最后一批出身不好还可以上大学的,好像是在62年。

是59年。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5:54:02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5:53:24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5:52:38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5:51:59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5:51:03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4:52:19

髫龄便已定熊雄,血统尘嚣最上峰。

将相王侯咸有种,蛇神牛鬼立无踪。

怜生孤愤君投匕,待死犹歌我动容。

天下未肥人尽瘦,谁知宰辅是元凶。

注:3.宰辅:周恩来年轻时曾对友人言“吾貌虽瘦,必肥天下”。对遇罗克案的批复是“此人不杀,杀谁?”相关信息可参阅《是谁签署了处决遇罗克的命令》,《王锐:周恩来与“一打三反”运动》等文。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4:50:38

髫龄便已定熊雄,血统尘嚣最上峰。

将相王侯咸有种,蛇神牛鬼立无踪。

怜生孤愤君投匕,待死犹歌我动容。

天下未肥人尽瘦,谁知宰辅是元凶。

注:

2.待死犹歌:在临刑前夜,遇罗克跟死囚牢里的难友们“举办”了一次特殊的“晚会”,各自在单人牢房里,唱起了自己喜爱的歌,有合唱也有独唱,唱了整整一夜,互道珍重,说了许多勉励的话。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4:48:05

髫龄便已定熊雄,血统尘嚣最上峰。

将相王侯咸有种,蛇神牛鬼立无踪。

怜生孤愤君投匕,待死犹歌我动容。

天下未肥人尽瘦,谁知宰辅是元凶。

注:1.怜生孤愤:遇罗克曾说他没有想到一篇《出身论》影响这大,全国各地那多感人肺腑的来信,常使他读着流泪。“我永远忘不了,有姐妹俩哭着找到我们,一再说:收下我们吧!哪怕整天给你们端水扫地都愿意。为了他们,值得死。”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3-05 14:31:32

应是指周恩来。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20-03-05 14:29:00

是呵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3-05 14:17:15

你那“遇罗克被害,是被他妹妹遇罗锦的愚蠢所出卖”的荒唐话,就是助纣为虐!

有良知有那年代经历的人,读到遇罗锦对这段往事的讲述,无不为之痛心难过。唯有你类自以为高明、缺教养乏良善同情心的不怀好意徒,才会冒出“愚蠢”“出卖”(亲人)这种既轻飘又狠毒的恶语。

回复 | 9
作者:一草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3-05 13:53:52

上海有教养的女人就特别鄙视你类时而出语助纣为虐还不自知、被指出时愚钝冥顽不灵、被反驳回击时又耍出一副泼皮无赖样!

回复 | 11
作者:一草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3-05 13:44:09

此转文是关于纪念遇罗克,谁有兴趣和你谈什么北京的文革历史?你有何资格在这里辱骂遇罗锦愚蠢?你要对耄恶下受害者作污化表演,请上它地,甭来本人博客之地撒野。

回复 | 9
作者:一草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3-05 13:43:16

呵呵,以为本博未见过你“助纣为虐”的帖?你是麻木到了自己帖中将罪恶归咎于受害人,还不自知。这就是藕眼中的“助纣为虐。你服不服,Who cares?

回复 | 9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3:21:51

我的跟帖“助纣为虐”?I 服了YOU。你根本没有资格和我谈北京的文革历史,我已经没必要和你争论了,你继续表演,我不再说一句话,眼珠子都不转过去。你等着上海有教养的女人鄙视你这个泼妇吧,到时候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3-05 13:07:49

读你妈妈的故事,有熟悉的感觉。年长些的大学生学长们中间,不少人有类似的经历。最后一批出身不好还可以上大学的,好像是在62年。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3-05 13:03:57

大学录取看出身不看成绩,1957年反右后就开始了,但是由于三年困难时期,老毛退居二线,刘少奇给部分右派摘帽,对出身的要求有有些松动,只要不是被镇压的“反革命”子女,都有入学的希望直到1962年。1963年当老毛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后,黑五类子女的档案里就标注“不宜录取”,不管成绩多好。但没有历史问题的知识分子子女还不在此列,我正好这年毕业,赶上了末班车。老毛批判文化部是“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死人部”,文化系统招收了大批贫农出生的学生,转业兵,美其名曰“掺沙子”。作家协会就分配了大批“沙子”,文革期间残酷武斗中国文坛泰斗,下手最狠的就是这帮农村土鳖刁民。“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文坛巨匠被打死的打死,活着的噤若寒蝉,那些贫农,军人作家,什么贾平凹,莫言,路遥就开始称霸文坛,如果巴金,老舍,冰心不倒,他们狗屁都不是。1964,65两年,大学就只录取贫下中农子女了。到了六八,六九,七零三届毕业时,留校,留北京必须是三辈贫农出身。不是知识分子出身的大学生就不能出高科技成果,而是因为出身不好被剥夺了参与科研和军工企业的权力。

现在又看出身了,不错,你看那些落马贪官的认罪书都有一句相同的话,“党把我这个农村的苦孩子培养成高级干部”,现在什么是“血统论,“根正苗红,三辈贫农”。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3-05 12:56:12

他妹何以谈得上愚蠢?那还不是在环境险恶下的反应和惊慌失措?那时遇罗克和他家人不就像被恶狼追逐的羊?

你一上来就是“遇罗克被害,是被他妹...出卖”,这难道不是在替狼将罪恶归咎于受害的羊之“失误”?

每当你出语助纣为虐时,你就脑里逻辑混乱,丢失了起码的文明和良知,你还不自知吧?

回复 | 7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20-03-05 12:07:10
林昭、遇罗克这类人其实是中国的人权斗士和英雄。 今日中国处处不公,何尝不需要这篇《血统论》
回复 | 3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3-05 11:55:06

我说他妹妹的愚蠢把遇罗克暴露给当局,和狼吃羊的挨得上吗。我看你就是脑子里阶级斗争这根弦绷得太紧,逻辑混乱,上海真要为有你这样的女人而丢失文明城市的名声。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3-05 11:26:06

【谁知宰辅是元凶】!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3-05 11:12:40

我妈比遇罗克大几岁,因此赶上最后一批出身不好还可以上大学的机会,她家的情况比遇罗克家还严重,她的中学校长很好,单独和她合影,亲自写信寄照片推荐。我妈是学霸,成绩可以上清华的,但是她自觉没敢报,而是去了我父亲的城市,可是仍然不让上最好的大学,但我妈比较平和,觉得学业在自己。她有一同学根红苗正被推荐上了南开大学,可是功课跟不上后来去干了后勤。我妈后来仍然成为她那个领域的佼佼者。当年宣传遇罗克时,我妈就说她要是晚出生几年,连地质大学都上不了。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