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duziteng  
duziteng  
        http://blog.creaders.net/u/1146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式出轨 2017-04-13 22:31:52

国人讲究规矩、人情,这种根深蒂固的社交思维和处事习惯也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国人的行为,左右着国人的命运,构成了中国式习惯,也影响着中国式婚姻,甚至中国式出轨。


在50、60、70年代的人之中,爱情的戏份实在太少,多的是同床异梦、貌合神离的夫妻。但为了子女、为了老人、为了现实、为了种种……中国式婚姻会维系下去,继续着婚后日复一日的平淡,这其中责任、义务甚至隐忍远远大于自己的诉求。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伟大的。


总之,中国式婚姻中,处处皆学问。




01




一个很要好的同事,认识到第三年的时候,有一天一起吃晚饭时候跟我说,我想跟你说件事。


她神态很凝重。我说好,坐直了身体。


她说的是她父亲出轨的事情。从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出轨了,对方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这在她们那边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她父亲一度搬到那个女人家里去住。她妈妈闹过,她们姐妹几个也抗议过,父亲又搬了回来。但是后来,也许是因为她们姐妹都长大了,除了她之外都结了婚,父亲不再忍耐,搬了过去与那个女人公然同居了。


大家都默默地接受了这件事。除了她母亲。她母亲似乎是唯一还被这件陈年旧事伤害的人。越发唠叨和琐碎,抱怨着没有人帮她,在丈夫和女儿都已离家的家里独自生活,像一团日渐萎缩的影子。


我说,你妈妈是希望你们为她出头?


同事点点头,说应该是的。但是我们姐妹三个都没有。我虽然心里也埋怨我爸爸,但是……也不能因此不认他呀……而且说真的,在心底,我虽然同情我妈,但我也——你懂吗——觉得她太不争气。她没出去做过事,一辈子浑浑噩噩的,甚至不是个很精明的主妇。比起来,我爸爸可能确实优秀很多吧……说起来,当年还是我爸追求的我妈。


同事抚着茶杯,语气幽幽的。她一向是个非常柔弱温婉的女孩子,其实我多多少少可以想见她妈妈的性格。


当时我忍不住说,那你们为什么不为妈妈出头呢?


同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啊了一声,有点惊讶的看着我,说,怎么出头?


我说,如果我自己丈夫出轨了,我不会跟他闹。我会请他滚蛋。但是我父亲如果这样欺负我妈妈,我肯定会为我妈出头。跟父亲吵,打小三,泼狗血,上她单位,怎么能为她出气我怎么来。


同事说,可是,这样做有什么用呢?我爸还是不会跟那个女的分开吧。


我说,可能是没有用,可是人有时候就是需要出气啊。你想想,丈夫公然出轨出几十年,肯定很多人心里暗暗瞧不起你妈,她说不定一直觉的抬不起头来。她没勇气跟丈夫闹,被人戳了几十年脊梁骨,但是若有个厉害的女儿,至少女儿是保护她的,多少也是个安慰。这个世界已经够站在你爸那一边了,他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爱情,多少要付出些代价。现在这种情况,对你妈太残忍了。


同事沉默了一会儿说,可能吧,我从没想过我可以这样做。也许我妈就是因为这个叹气吧。她总说我们没有人帮她。她可能觉得在这个家里挺孤独的。有时候我想,我妈妈会不会想她要是有个儿子就好了。她和我爸都其实是希望有个儿子的。


我想得到。如果不是希望有个儿子,可能很少家庭会连生三个女儿吧。


同事说,我劝过她离婚,她不说话。我爸也不提离婚,但是一直住在别的女人家里。现在每次我回家,我爸爸会开车来接我,我们一家一起吃完饭,他就会回到那个女人那边。我觉得他们两个这样好畸形,我一直觉得我的家庭很畸形。


她的声音有点哽咽,但没有哭,这漫长的出轨事件,想必已经在这几十年中磨掉了所有人激烈的情感,只剩下对生活无尽的忍耐了。


我想,她妈妈不提离婚,大概是因为,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离了婚也不会过得更好吧。而她爸爸,无非是老式男人的一点所谓责任感。在外面红旗飘飘是一回事,家里糟糠之妻还是不可弃的。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的一种道德观。




02




父母都没有出过轨,这样的家庭肯定是有的。但家中从未遭遇出轨的威胁,这样的家庭我不知还有没有。


最早接触到出轨事件的时候我上小学。小伙伴媛媛家里因为瞅准商机及时种了多亩黄姜,很发了一笔财,一时间得意的很。可能真的是钱多了就招怪,不知道哪一天开始,镇上有一些风言风语传出来。我不是对八卦敏感的人,等我也感到一些奇怪的迹象的时候,大概已经是满城风雨了。听到残破的只言片语,大约是媛媛的爸爸与一个女的过从甚密,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一向很和睦的媛媛家里,半夜开始偶尔传出打闹之声,夹杂着哭泣和尖叫。白天他们照常出门,大家也如常与他们言谈招呼。只是背过身去,总有些奇怪的眼光。他们走了不远,便开始窃窃私语。


至今回忆起来,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大人们说起这件事眉飞色舞、夹杂着鄙夷好奇和兴奋的扭曲神态。一点也不好看。一个再小的孩子,凭着直觉,也能知道这是极不好的事情。


闹了个多月,事件渐渐平息。不久媛媛举家搬离镇上去了城里。据说是卖黄姜发了财早就在城里买了房。但是邻里说起来这件事的时候,神态总像是别有隐情。但不管别人怎么讲,绯闻渐渐淡去,媛媛的爸妈还是世上一对再平凡不过的夫妻。这世上大多数出轨事件的结局大抵如此。


大学的时候,二姑夫好像出轨了,或者是有即将出轨的迹象,我还是只听到个恍惚大概。但最后我二姑拿着菜刀对我姑父磨刀霍霍,把他吓破了胆,下跪认错发誓赌咒收的场,这个事情大家是都知道的。


我二姑是个厉害女人。跟我姑父这么多年都是承包各种小型房地产项目过活。这种钱不是好赚的,稍微不够吃苦、不够彪悍的人,都只有被欺负的份儿。据说我二姑怀着堂妹七个月的时候,尚挺着大肚子亲自去工地监工。她心狠手辣,克扣起工钱毫不手软,要起账来如恶鬼催命,我姑父的生意根本离不了她。如今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一股剽悍余威仍在。


那次事件就这样以二姑大获全胜收场。但是真的就水过无痕?未必。我二姑夫是喝了一点酒就要大吹牛皮的那种人,讨厌得很,我姑姑一般任他吹去,但是偶尔他说话太不像样子我姑姑在边上咳嗽两声,他虽然表面上好像没听到,但接着都会收敛。表弟表妹不在家的日子里,我二姑基本都是粗茶淡饭敷衍了事,我二姑夫吃得很香,说,哪里的饭都不如家里好吃,就是喜欢这个淡面条,外面馆子我还真的吃不惯!——你还别说,我看不出他的话真假来,很可能是真的。


再说我二姑。她以前很节约,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成为了美容院的常客,不遗余力的往脸上花钱。买衣服也大方了起来。有那么几次,忘记是什么由头,二姑对我说,你姑父这个人哪,就这样了。你当我还在乎他?我当他是个屁。我只在乎赵西他们姐弟两个。他们两个要有出息我就满足了。


但是我觉得,也未必就是这样。我看二姑夫一旦席间喝多了酒有点不舒服,二姑带着嫌弃的关切,绝不是装的。


我有一次问过我妈二姑夫是不是真的出轨了。我妈好像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她说,反正你二姑夫翻不了天。你二姑手里握着家里所有的钱呢。


中国式夫妻的学问,真的很大。




03




女性出轨的故事倒也有一些,不过结局就不大相同了。


虹姨生得漂亮。我很小的时候看过她在一次镇上晚会上跳舞。赤着脚,穿着紧身黑色毛衣,大圆摆裙。跳的舞是《阿里山的姑娘》。在结尾处,一阵疾风骤雨的旋转之后,她曼妙委地,大圆裙铺洒开来如一片荷叶,叶边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踝和绷得笔直的脚尖。白生生。上身后仰,纤细的腰肢如要折断般惊心动魄,双臂一高一低舒展着,如春树新枝,较高的枝丫上亭亭的托着一顶小帽。


用古龙的话来说,每分每寸都是女人。


她也没有辜负自己的美貌,嫁到了城里有才有貌的医生家里。虹姨自己也是做事的,不过大概挣得不多。那医生不但职业高尚,人也是一表人才,他家上一辈也是我们镇上的,算得上沾亲带故。


那次是姑姑家里有件什么喜事,虹姨过来送礼。在堂屋寒暄了几句,就和妈妈还有姑姑进了里屋卧室。我和她的女儿程程在外面玩。偶尔姑姑出来倒水,我看到她们在小声说话,表情都很严肃。姑姑站着,手放在虹姨肩上,像是安慰和鼓励的样子。虹姨坐在床沿,脸上带着年轻漂亮的女人特有的矜傲神色,只是听着并不言语。


虹姨走后,姑姑们聊起她,说她不争气。


“嫁了那么好的丈夫,还在外面……唉。”


“她是一直命好,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现在听不进去劝,以后有得苦头吃。”


“不过状态保持的真好。”这是我妈妈说的,“你们注意到没有,两个多小时,她坐得笔直,一直挺胸收腹,很有仪态。那可不容易啊。”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虹姨在外面有了外遇,正在和丈夫闹离婚。当时他们的女儿程程差不多五六岁。


接着几年中我断断续续听到虹姨的消息。说她虽然有了外遇,丈夫还是留恋她,不想离婚。姑姑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神色又是鄙夷又是羡慕,说虹姨真是命好。但虹姨却铁了心要离,用她的话来说,她丈夫“没情趣”。情趣值得几斤几两?这也是我姑姑他们作为过来人的话。


后来又听说,虹姨在外面那个人并不肯娶她。虹姨渐渐地不那么想离婚了。可是这时候,她丈夫已经不再要她。


几年之后我再见到虹姨,她已经离婚了。那天程程在我们家玩了一下午,十多岁的小女孩,长得倒还是好看的,但是不知怎么的,说起话来骄纵跋扈,一点不是当初玉雪可爱的样子了。虹姨来接她,她不知为何大发脾气,言谈间直呼虹姨的名字,大声训斥她。我们外人不好插嘴,场面实在有些尴尬。


但虹姨低眉顺眼的陪着笑脸,只是偶尔无力的说:“好啦,好啦。”又对我们解释说:“送她去上舞蹈班,现在小孩压力太大了。”


我想起虹姨年轻时曼妙的舞姿,听说她都没有舞蹈基础,只是仗着天生身体柔软,学了几天而已。那时候她多美啊。现在,可能还算风韵犹存吧。她一直是个注意形象的女人,到现在也画着全妆。但画画细细的眉毛在擦着白白的粉的瘦削的脸上,倒显出几分刻薄。眉宇间那股憔悴和沧桑,是很显然的。


她现在,是个带着女儿的单亲妈妈了。而且女儿并不懂事。是天生就这样骄纵跋扈,还是心里知道是妈妈搞砸了自己的家庭,暗自恨她?不得而知。我表妹冰冰与程程一个学校,问她程程的情况,冰冰说程程学习很不好,为人也霸道,在学校与高年级男生瞎混,小混混一样的人物。


她是有理由学坏的。以后长大了还可以说,因为妈妈有了外遇,家庭破裂,导致自己没有健全的父母之爱,原生家庭的阴影造成了她先天的缺陷,并将伴随一生。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不良少女——现在很流行这一套,所谓原生家庭理论。


但在我看来,虹姨也许不是个好妻子,但并不是个坏母亲。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离了婚,还坚持带着女儿。她肯定知道以她的年纪拖着个孩子不好再嫁的。也尽了力给女儿好的教育,送她去兴趣班。不知道程程有一天能不能这样想。


差不多同时,虹姨的医生前夫再婚了。听说新婚太太年轻得很。我们家还送了礼。妈妈开玩笑说,不知道虹姨几时再婚?这一家人赚我们礼钱也真是赚得够了。


爸爸说,她还再婚?她一辈子是完了。


我不知道虹姨的一生是不是就这样完了。如果是的话,只能说女人的一生完起来真是要比男人容易的多。又或者, 根本没有资本犯这样的错。


以上,是我所知道的一些中国式出轨。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