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京都静源(刘正教授)的学术博客  
刘正教授的学术论著和文学作品全发表  
我的网络日志
据说钱钟书和文怀沙私人关系很好你知道钱钟书是怎么评价文 2018-06-24 08:15:57

 据说钱钟书和文怀沙私人关系很好你知道钱钟书是怎么评价文怀沙的吗?请看证据!


4.jpg





浏览(70) (0) 评论(1)
发表评论
考验大家眼力,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2018-06-24 08:14:56

考验大家眼力,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类似东西我已经看过好几个了,都是一伙人造的啊,造这个假的是陕西西安一带和河南一带。两伙人在造假。他们并不懂,只是造假文字,这些刻的文字呢是两类。一类用的是敦煌的俗字谱,后来专门出过这类书。一类的就是用现代、古代的汉字繁体字来造。这两类我都看过了。再有的就是这金册的成色不对啊,金册古代那个金册的比例是固定的,他现在这个完全使用的现代的人民币的金币,给重新融化进去以后加了铜才出现这种颜色的。金册是古代祭天的册本文书啊,根本不允许使用俗字。而且了契丹文字也不这么写啊,所以这太荒唐了,他们这些人造假没有基本常识。等一会儿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就买这么一个人民币的金币的钱啊。所以结论就是现代造假




浏览(4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在哈佛大学图书馆,我终于看到了我高祖的历史学著作! 2018-06-20 13:44:54

在哈佛大学图书馆,我终于看到了我高祖的历史学著作!


历尽多年的艰苦搜求,今天终于在美


国哈佛大学图书馆亲眼见到了我的高


祖配嶂刘钟麟公的著作!在此将他老


人家的序文全文拍照如下!我祖有


灵,佛祖保佑就在去年,他老人家

 

在昌平区流村镇北台的坟茔居然被


盗!文物流氓之恶行真罄竹难书!















浏览(33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昌平区南口镇大庙的回忆 2018-06-18 12:21:11

昌平区南口镇大庙的回忆

(美)刘正

我家住在南口镇兴隆街41号(现在的号码可能是三十几号)。具体位置在大庙以北靠西侧第二排的第一家。第一排就是我姑的家,她至今还健在,一直住那里。我从小就经常到大庙里玩。当时已经变成了南口完小的校舍。

那时大庙的中殿窗子还是纸糊的,连门也没有,方便了我们到那里玩。我们攀着窗子直接爬到中殿的顶蓬里,惊讶地发现房樑四周是精美的彩色壁画。全是佛教的故事。不知道现在这些画在顶蓬里的彩色壁画是否还保存着?
我第一次见到文革时期打死人也在大庙。那时大庙一进门加盖了影壁,上面写着毛主席语录。几个老师并排跪在那里,被五花大绑着。几个红卫兵拿着棒子在监守着他们。一个老师想抬起头,被一个红卫兵拿着棒子一下打在头上。红卫兵喊着:“毛重华,你老实点!”我才明白那个老师叫毛重华。当晚他被打死了,尸体就躺在影壁前。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跑去观看。有人说是他自杀了。下午,在中殿北侧的小房间里,又一个老师上吊死了。我们跑去看时,他正被几个人拉着脚从屋里望外拖。
七十年代,大庙的看门人叫殷德福。一个瘦高有些驮背的老男人。带着他的女儿住在大庙北侧门房里,南侧门房里是完小的体育器材库。有时候他的女儿也和我们一起玩。记得他女儿名字叫“殷静”。(真他妈的敢起名字,没办法,文革时代嘛)我的大爷刘炳元,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也曾在大庙小学当门卫。
大庙大门的马路对面,日伪时代修建了碉堡。我记得读小学一年级时还每天见到它。我奶奶告诉我:南口的汉奸就是在林彪的大军攻占南口时被打死的,他从对面碉堡跑出来,想躲进大庙时就被打死在大庙门口的台阶上。
八十年代初期,我父亲分到了单位的楼房,于是我们全家搬出了兴隆街。我奶奶死之前特别下令:让我们把房子无偿地送给兴隆街的梁森一家居住。梁家一直住在兴隆街洪昌家(兴隆街上最早的食品店)附近的一个四合院的门洞里,全家五口人,挤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子里。据说,梁森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军医,一直接受再教育和监管。我奶奶热心肠地帮助了他们一家!
1981年,我高中毕业后离开了南口,离开了兴隆街,离开了大庙!直到最近才知道大庙的真正名字叫宝林寺。








浏览(172)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多如过江之鲫! 2018-05-31 20:37:25

从去年以来,天朝的大规模“长江学者”成堆出世,证明了“博导”已经被out了!徐娘半老了!相信在不久之后,下一步“阿里巴巴讲座教授/学者”和“比尔盖茨讲座教授/学者”正在汹涌着扑进天朝的大学。我曾说过:教育部对中国教育最大贡献是发明了“博导”这一词汇和等级化,使中国教师系列由讲师-副教授-教授的三级系列变成四级!立刻教授含金量被降低了百分之三十三!奸商李嘉诚眼界更高!他以个人之力加几个小钱,就在博导之上横空出世一个“长江特聘”词汇及其等级化!立刻教授含金量又被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我感谢二级奸商邵逸夫没有脑筋一热就发明一个“邵逸夫学者教授”,不然的话中国教授系列可能已经变成六级!教授含金量又将被降低了百分之二十!祈祷马云和比尔盖茨不要来折腾中国教育!祈祷不会产生“马氏学者”和“比尔盖茨讲座教授”诞生! 还是那几个人!还是那几篇文章!还是那几个科研成果!只是换了一顶帽子!我亲眼目睹了武汉大学一个讲师、华东师范大学一个副教授在他们各自学霸导师的包装下,短短几年飞跃成长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和二级教授! 刚才接到一个过去的学生电话告知:明年我的一个本科毕业生要成为清华大学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了!今年申报了他,他的博士导师说“让他明年上”。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浏览(68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欢送本学会常务理事、新晋正教授俞宁先生光荣退会 2018-05-17 09:15:06

欢送本学会常务理事、新晋正教授俞宁先生光荣退会

 

刘正

 

俞宁先生是本学会创始期常务理事和核心组成员、学刊英文编委,虽然其个人专业是英美文学(特别是对于Thoreau的研究),但是他的汉学造诣一直为学界仰慕,就是其单位也在开设相关课程:https://westerntoday.wwu.edu/tags/ning-yu

他的父亲是汉语学界大名鼎鼎的俞敏教授。而英语学界鼎鼎大名的胡兆麟教授,据他本人说是他的舅舅。他的研究专业是英美文学,又承汉语研究的家学传统,自然是属于“镇中西”那一类的学霸好汉。如我等出身日本关西地区的京都学派的“镇关西”是无法与之相比的。

至今,我没有见过他。但是他当选为本学会常务理事后,我认真仔细地通过网络、人事和论著加深对他的了解。我仔细阅读了这里对他的全部评价:

http://www.ratemyprofessors.com/ShowRatings.jsp?tid=223043

有的说他:

This was probably my least favorite class here. This professor's teaching mechanisms were unclear and unnecessary. The syllabus was always changing and many homework assignments were deleted/added minutes before class would start making it impossible to actually be on top of your work in this class. He didn't answer emails. Not the smoothest class.

或者:

Although I find Early American Lit. to be extremely boring, I absolutely love professor Yu. I have had him for two other classes as well, and have enjoyed him as a prof each time. The key to understanding his pedagogy is to disagree with him/the text. The class pace is on the slower side; however, he is incredibly intelligent and sweet!

也有说他:

This class was incredibly monotonous. If you love Thoreau and his ideas, you will love the class, but make sure you know beforehand. I had never read much Thoreau, and it turns out I'm not a fan. This class drags on and on, and Prof. Yu doesn't do much to offer alternative opinions.

或者:

Real nice guy, and quite intelligent. However, his grading is terrible. This is a class where it doesn't matter how much you learn or how well you do on the assignments/tests, you just have to say "what you found interesting" as many times throughout the meetings as possible.

再看得分点,既有1分,也有5分。褒贬不一。这我并不吃惊。因为大陆的评师网上对我的评价也是这样:http://www.pinglaoshi.com  (打开,查华东师范大学即可)当然,学生党员张某曾给学校写告密信举报我“讲课有政治倾向问题”的评价,无人敢公开写出来!反而是我一直不依不饶地要求学校党委举证说明!不然我就上诉教育部!(我简直就是个一点也不省油的“镇关西”啊!)

——我吃惊的是居然有人指责这个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本科毕业、留美博士并工作和生活在美国三十几年的他,英语口音有问题:

Ning has a very interesting perspective on American lit due to the fact that he's from China. His accent can be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especially in a big lecture hall.

这让只会说汉语和日语(尤其是关西日语)的我,每天还在四小时以上学习英语,该如何还有勇气和信心继续学下去?!回头想想我自己:一口地道的关西日语,不也是经常被日本人夸我“日语说得真好”!我心里知道:肯定哪里发音给了日本人不“本邦”的感觉了!因为我的北京话和汉语,从来没有人表扬过说我的“汉语说得真好”。

言归正传。俞宁先生在参与本学会创始时期,一直是 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在职的Associate Professor。直到2018年的春季,他这个在美国学习和任教三十几年的人终于成了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正教授了。如果他当年取得博士学位后就立刻回国工作的话,有汉语学界大名鼎鼎的俞敏教授”这样的父亲和“英语学界鼎鼎大名的胡兆麟教授”那样的舅舅,抗着美国著名大学的洋博士学位,现在顶不济也必定是“二级教授和长江学者”了!谦虚点说,一不留神肯定早已经是“一级资深教授”了。因此,俞宁先生一发少年狂,就声称“国内的长江学者到我任教的大学就读本科我还担心他跟不上进度”这样的话就冒了出来。大家相对一笑,不加评价。

凡性情中人,必有狂放之言!俞宁先生,庶几类之。

记得我当时立刻就整理了全部语言学专业长江学者总名单,请他告诉我们究竟哪一个的英语水准居然到We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就读本科还要让俞宁先生“担心他跟不上进度”。俞宁先生当时答复我说,他“眼睛不好,看不清楚名单”。

————捧哏和逗哏,也不过如此!

本学会发展至今,只被我开除了一名常务理事,原因是啥,他想让我给他报销他在北京期间私人接待来京学会成员的全部费用,以此来抵消他个人每年度必须交纳的会员费。我觉得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而且学会设立之初就明确规定了任何人不准使用会费和捐款报销餐食费、接待费和汽油费等。无论他是哪个著名学者的子女,无论他后台多大、背景多深,只要是本学会的成员,就请遵守本学会的规章制度。否则,请便。

见他和我几个谈话记录截图A、B、C、D:

 

 

另外,林小安先生因为和学术委员会之间的意见不一致,主动要求退会。已经批准。现在,俞宁先生因为个人原因要求退会。我在此表示欢送。同时,感谢他对学会的全部贡献和奉献!因为他担心我再次拉他进入常务理事群,所以俞宁先生主动拉黑了和我的个人微信联系,我只好从命,并写下此文表示感谢和理解!

谢谢您!



浏览(4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国际著名哲学家、新儒学大师、美国夏威夷大学讲座教授成中 2018-05-16 14:08:00


国际著名哲学家、新儒学大师、美国夏威夷大学讲座


教授成中英教授盛赞刘正教授:

 

刘正你好,你持续耕耘,无论阴阳之变,无论世事更


替,无论身处何地,真史家精神也。

 

成中英   5月3日

 

4d4f386cg984a98168e8d&690.jpg

 

简介:成中英(Prof. Chung—Ying Cheng)教授:1935年11月8日(农历9月29日)诞生于南京,祖籍湖北省阳新县。著名美籍华人学者、世界著名哲学家、著名管理哲学家,C管理理论创立人,被公认为是“第三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他三位为余英时、刘述先、杜维明)。自1983年起,执教于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现为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终身教授。

早年师从一代哲学宗师方东美先生,后入哈佛大学,师从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分析哲学大师W.O.蒯因。

作为海外儒学研究代表人物的成中英,长年致力于在西方世界介绍中国哲学。为中国哲学走向世界做出了划时代的巨大贡献。

近十年来历任国内与欧美著名大学哲学客座教授、讲座教授,包括台湾大学、北京大学、耶鲁大学、柏林大学、牛津大学等。 

成中英教授在1955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8年获华盛顿大学哲学与逻辑学硕士学位,并入哈佛大学深造,1963年获得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祖籍湖北省 阳新县。是美籍华人学者,被认为是“第三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是世界著名哲学家、著名管理哲学家,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现为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是“国际中国哲学会”荣誉会长、国际《易经》学会主席、国际易学导师资格评审委员会主席,IACEDM 国际环境决策管理咨询委员会环境哲学总顾问。作为海外儒学研究代表人物的成中英,长年致力于在西方世界介绍中国哲学。70年代曾为台大哲学系教授兼主任,自1983年起,执教于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同时兼任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他致力于中国哲学走向世界并做出巨大贡献,是《中国哲学季刊》的创立者和主编、国际中国哲学学会、国际易经学会、中国哲学高级研究中心、远东高级研究学院等国际性学术组织的创立者和主席,国际中国管理与现代伦理文教基金会的奠基人。创立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 并兼 校董会总监兼任校长,东西方文化中心传播研究所高级顾问、美国耶鲁大学哲学客座教授、美国纽约市立大学客座哲学教授,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客座教授,台湾大学哲学系主任兼哲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客座教授,上海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1973年在美国檀香山创立国际中国哲学学会,并为《 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 》,倡导中国哲学现代化与世界化。1978年主持“第一届国际中国哲学会议”,致力促进中西哲学的深入交流,弘扬中国思想文化。曾任台湾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系主任暨研究所所长,“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常务理事,国际本体阐释学学会主席,国际中国哲学学会名誉主席。创办:美国国际东西大学(INTERNATIONAL EAST WEST UNIVERSITY),国际中国哲学学会(现任荣誉会长),国际易经学会(现任主席),兼任英文中国哲学季刊总编辑。为中国哲学发展贡献颇多。 研究领域为:中西哲学比较、儒家哲学及本体诠释学。 治学基本思路:深入西方哲学的核心,弘扬中国哲学的精华,推动融合中国哲学的世界哲学的创立。 学术著作:《儒家哲学论》、《本题与诠释》、《中国文化的新定位》、《成中英自选集》、《中西哲学精神》、《知识与价值》、《易学本体论》、《美国哲学归纳法理论研究》、《戴震原善研究》、《中国哲学与中国文化》、《科学真理与人类价值》、《合外内之道:儒家哲学论》、《周易策略与经营管理》等,及学术论文近百篇。






浏览(41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詩聖杜甫與中華詩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贺信 2018-05-14 14:31:14

欣聞“詩聖杜甫與中華詩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河南成功舉辦,我這個身居海外的“半個河南人”感到十分高興!我之所以一直以“半個河南人”自居是因為我家遠祖明代從山西大槐樹下移民到河南河內縣,娶河南人為妻、在焦作生活三代之後,才移居到北京的。

杖缳Z省長在開幕式致辭中所指出的那樣:中華民族是詩性民族,中國是詩的國度。而詩歌是一個民族語言精華的高度凝練與結晶,是民族思想文化與精神靈魂最莊嚴的承載與表達。從這種意義上說,杜甫做為中華民族的民族驕子,做為中國詩歌史上最偉大的詩人,杜甫也是中華民族最偉大的語言藝術大師。他以詩性語言,對中華民族精神和思想靈魂,做了最莊嚴、最全面、最精煉的藝術概括與表達。”因此,詩聖杜甫更是我們河南文化、中原文化、乃至中國文化的精華所在和最高藝術結晶所在!作為“半個河南人”,我倍感自豪!

據說,我們河南省沒有教育部直屬重點大學,或許還沒有大學屬於所謂的985或211大學(在遠離祖國和河南的現在,我不敢確定是否如此?)但是,現在我確定的是一個事實將徹底讓我們河南人打翻身仗!因為,一個河南出身的美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院士,他已經開始走在立誓要建設世界上最好的私立研究型大學的路上了!多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已經加盟和即將加盟這所由河南人主持建設的西湖大學!我們希望在不遠的將來,河南的大學在河南人領導下,走向世界學術前列!我們已經擁有了震驚中外的商王朝及其甲骨史料和青銅禮樂文明,擁有舉世聞名的《周易》八卦及其陰陽哲學,擁有了中國文字博物館,擁有了詩聖杜甫及其影響下的中華詩學!河南省的文化名片和知識品牌將一個接著一個的被在座各位領導和專家學者們發掘出來,給予新時代的解釋和復興!中華民族有多少千年的歷史和文化,我們河南就擁有多少!

衷心希望這次召開的“詩聖杜甫與中華詩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能成為河南省的一個國際學術品牌!讓這個國際學術品牌帶動我們再造輝煌的中華詩學!希望下次開會,我能有資格和時間出席!謝謝!

timg.jpg

 

國際考古學暨歷史語言學學會會長、國際華裔家譜研究中心主任、前中國人民大學暨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日本國文學博士       2018年4月20日 於美國




浏览(39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三聯版《陳寅恪集·書信集》指謬 2018-05-08 07:19:27

《國文天地》第33卷第12期(2018年5月)發佈劉正教授的文章《三聯版《陳寅恪集·書信集》指謬》全文。我已經下跪磕頭、求放我一碼給個生路(只要書繼續出版發行),對方卻獅子大張嘴索賠20萬元還要出版社道歉、銷毀圖書、陳家後裔又指責我的書造假和毫無價值……我們精心考證的學術著作卻被要接受如此騎脖子拉屎的阿臢行為,老夫怎能不以命相拼?!作者再題  2018年5月8日於美國家中

 

 

三聯版《陳寅恪集·書信集》指謬

 

國際考古學暨歷史語言學學會會長、教授、文學博士

[]劉  正

 

大陸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轉交我們《舉證通知書》和三聯書店代理律師的《民事起訴狀》。該《民事起訴狀》中聲稱:“劉正、黃鳴《陳寅恪書信422通編年考釋》書中,以原告出版《陳寅恪集•書信集》中並不存在的所謂‘錯誤’、‘問題’,無端指責三聯書店,借機炒作,對讀者造成誤導,同時也嚴重損害了三聯書店的聲譽,侵害了三聯書店的名譽權,影響惡劣!”我想,事實勝於雄辯。我在此舉證如下,將《陳寅恪集•書信集》的錯誤歸為十二類,如下:

 

第一、斷代錯誤類

 

1、《1941213日陳寅恪致鄧廣銘信》。

此信《陳寅恪集·書信集》斷為19411213日晚,誤也。觀信中語氣及情狀,應為1941213日之信。否則,19411213日,日軍正在進攻香港,郵路斷絕,陳寅恪不可能寫此信給鄧廣銘。而且,此信開始就明言“頃奉二月五日手示”,回信也應該在213日為宜,怎麼可能遲到1213日才回信?!

 

2、《1941620日陳寅恪致聞宥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中將此信斷代為“1938年或1939年”,沒有給出任何證據。案,此信十分難斷。而且信中提到了《清華學報》,卻沒有交代是哪期。所抄文稿內容也不知。無法斷代。涉及到抄寫文稿問題,陳氏論文的抄寫,一般由其個人(失明前)或其夫人完成,而著作的抄寫,以現有書信和史料記載來看,一般多是陳夫人和那廉君二人。這裏出現了“聞氏”,則只有一種情況:當時陳夫人實在無暇而那氏又不在身邊。我們從陳夫人的一封信中可以發現線索。1941212日陳氏信中已經說明:“所幸近已努力作成《唐代政治史略》一部,約七八萬言,又考證唐人小說二篇(《會真記》、《東城老父傳》)約一二萬言,現因無人謄鈔故,尚未能一時寫清寄上求教,約暑假前總可謄清也。”而620日正符合“暑假前總可謄清”這一前提。由此可以推斷:陳氏致聞氏此信推斷:陳氏此信當寫於1941620日。

 

3、《1943120日陳寅恪致葉企孫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則定為1943年。考慮到1941年春到1942年年底,桂黔路多次受到日軍飛機轟炸,顯然不可能出現“桂黔路七月間修至都勻”之現實。根據我的考證,此信寫於1943120日。

 

4、《陳寅恪集·書信集》第36頁收錄的編號陳寅恪致傅斯年信第16號,就在注解中和編排中將此信定為“約1929103日”。如此以定,則完全無法解釋該信中的“西北之行”和“林、範諸人”的準確含義問題。當然,該書編輯者們很快發現了自己的錯誤!針對這一問題,20019月,《陳寅恪集·書信集》編者曾在《讀書》上刊發《<陳寅恪集·書信集>補正》一文加以糾正:“(一)此函應寫於1944103日,《書信集》中誤作約1929103日。(二)第36頁:‘將有西北之行’應加注文為:‘此指1944915日重慶國民參政會提議傅斯年、冷遹等參政員組團視察延安。’傅斯年等六位參政員事實上至次年七月初成行。”既然該書編輯自己也認識到了錯誤,並加以修正,何談什麼“並不存在的所謂‘錯誤’、‘問題’”呢!

 

第二類、斷代模糊類

 

1、《1927113日陳寅恪致徐炳昶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第4頁推斷“此函應寫於192611月至19271月間”,而從此信1927220日發行《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第一卷第五號,則該信落款只有“十三日”,時間上看,當為1927113日比較合理。

 

第三類、文字遺失類

 

1、《1929421日陳寅恪致徐中舒信》。

此信中稱汪孟舒為“敝親”,當即陳衡恪夫人汪春綺的兄弟。故此陳氏信中稱其為“敝親”。《陳寅恪集·書信集》正文無“此事弟對所負介紹之責任”一句,而王汎森《陳寅恪的未刊往來書信》一文中以注釋說明。皆誤。“此事弟對所負介紹之責任”一句當為此信補寫內容,當然應該列入信件正文。即該信全文如下:

 

中舒先生:

 

    敝親汪君孟舒,人極好學謹慎,素治中國古樂。前在北平圖書館閱覽舊書,今圖書館新章,須學術機構擔保,請援上次顏、葛諸君例②,轉告孟真先生照式填寫蓋章送下,以便轉交為感。

匆此奉懇。

敬叩著安!

 

弟寅恪拜懇  四月廿一

 

    此事弟對所負介紹之責任。

 

    附保證書式:

        逕啟者,茲保證汪孟舒前赴貴館善本閱覽室研究古琴音律問題,所有開具各項事實均屬實情,對於貴館各項規則之遵守,保證人願負完全責任。此致國立北平圖書館。

    保證人  某機關或學校代表簽署蓋章

 

2、《1930315日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信中“現在第一組之不甚平安,皆弟常不到院,百事放任,致有精神上之影響”一段文字,“百事放任”一語,《陳寅恪集·書信集》公佈的此信中“任”字未釋讀出。

 

3、《194082日陳寅恪致楊樹達信》,《陳寅恪集·書信集》公佈的信中將“弟前數月來患怔仲病”漏成“弟前數月患怔仲病”,漏一“來”字。

 

第四類、曲解原信類

 

1、《1929528日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此信,因為陳氏寫信行款比較自由。此信的臺端放在了最後“孟真兄”,《陳寅恪集·書信集》以為“前闕”。誤也。我們將調整到臺端位置。並非“前闕”。古今人寫信給好友時,經常有把臺端放在最後的現象,用意在突出信件內容。如果連這一習慣現象也不懂,有什麼資格負責《陳寅恪集·書信集》的編輯和出版?!

 

孟真兄:

 

    途中(南京)遇李光明君,言擬於禮拜五動身來平,將於禮拜日上午十時五十分到正陽門車站,請公遣聽差一人往接,因李君尚未到過北平也,特此轉達。

又,俞君兩公文皆暫留,因尚不能決定,詳情容面罄。

 

弟寅頓首  廿八日正午

 

第五類、斷代不明類

 

1、《1929528日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只注明為“廿八日正午”。此信明言“禮拜五動身來平”而寫信時為“二十八日”,從語氣上看,如果寫信日緊鄰週五,就不該說“禮拜五動身來平”,就該說“明日到平”。因材,就排除了1929年的二、三、十一月的可能。如果出現禮拜五是下一個月,一般習慣肯定說“下月某日”,這裏沒有說。因此也排除了禮拜五是下一個月的一、四、六、七、九、十、十二的可能。只有兩個月的28日和禮拜五符合在同一月存在,即1929528日和828日。而828日正處於假期,我們推斷此信寫於1929528日,禮拜五是531日。

 

第六類、識讀錯誤類

 

1、《1929年某月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該信中“現今老檔尚不能讀,且無材料,若有所得,亦一歷史語言學上之發明也”,《陳寅恪集·書信集》作:“現今老檔尚不能清,且無材料,若有所得,亦一歷史語言學上之發明也尚不能”,誤也。

 

2、《19411025日陳寅恪致戴望舒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公佈此信時將“以讀郋序”誤釋為“似(近?)讀郋序”。這裏的“以”字,考核全文:“頃讀貴刊第二十九期吳曉鈴先生《青樓集作者姓名考辨》,論據精確,欽服至極。鄙意《青樓集序》中所謂“商顏黃公之裔孫”其實即指夏氏而言。蓋商山四皓中有夏黃公一人,夏伯和自可目之為“商顏黃公之裔孫”也。葉郋園、吳曉鈴二先生俱精於曲學,夙所景仰,並與寅恪有一日之雅,以讀郋序,偶有所得,辨所不必辨,特陳妄謬之見,質正高貴,兼以求教於世之讀貴刊者。”顯然是用為“已”字。根本不是“近讀”或者“似讀”,今更正如上。

 

3、《195312日陳寅恪致楊樹達信》,“惜勵耘主人未知之耳”,這裏的“勵耘主人”,《陳寅恪集·書信集》公佈的此信為“藝耘主人”,顯然誤也。這裏當指陳垣。系“勵耘”之誤。如此基本常識的錯誤,實在不該犯。研究歷史的,有幾個不知道陳垣先生的字型大小名諱?!如果連這一基本常識也不懂,有什麼資格負責《陳寅恪集·書信集》的編輯和出版?!

 

第七類、識讀空缺類

 

1、《19301024日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又上海院來電,一囑速交年報報告,已請關係方面編制,一囑停購置,款絀之故”中的“交”字,《陳寅恪集·書信集》為空缺。陳氏寫信中的“交”字極其潦草,尤其和前後字寫成連筆時,幾乎被忽視和錯過。

 

第八類、斷代模糊類

 

1、《1930315日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亦引王汎森說,主張此信“似為1930年”。然此信為陳寅恪與傅斯年論史語所第一組人事安排事宜,信中論及專任第一組組長與在清華授課的關係問題,信後又稱“當於楊金甫兄言之”,按楊振聲時為清華大學教務長,故陳寅恪需與其商量在清華授課之事。而楊振聲於19304月被任命為國立青島大學校長,此信陳寅恪談到要與楊商量清華授課之事,則此信寫作時間當在19301月至3月的15日。而一、二月似乎正是假期,則1930315日比較合理。

 

第九類、無法斷代類

 

1、《1930919日陳寅恪致陳垣信》。

19296月輔仁大學在國民政府立案後,陳垣即正式出任輔仁大學校長,有人事權。此信為陳寅恪向陳垣推薦湯滌至輔仁大學藝術系任教一事而發。查湯滌生平無輔仁任教一節,此事應未成。此信寫作時間,《陳寅恪集·書信集》未加斷代。我們根據輔仁大學藝術系設立在1930年春季,則定此信為1930919日。

 

2、《1932526日陳寅恪致胡適信》。

因為該信落款只是“廿六日青島舟中”,因此《陳寅恪集·書信集》未給此信斷代,我們根據他在1932517日信最後言“弟月底赴青島,並聞”,而他在此信落款為“青島舟中”,則此信當為1932526日可明。

 

第十類、誤解增加類

 

1、《19301024日陳寅恪致傅斯年信》。

此信下麵另有一信,內容僅“濟之兄及吳、於諸君並乞代致意”,《陳寅恪集·書信集》列為另信。但從前後來信分析,當為此信之附紙。即,此信全部內容為:

 

孟真兄:

 

頃中舒先生持印就檔案第一、二等冊樣本來,似尚整雅可觀。惟同閱後,覺最後一頁所附啟事之語,微涉感情。現政治局面已平定解決,罵之反似不武,且當其接收時,曾托江叔海先生轉辦一切,今忽罵之過甚,恐弟私人於江公情誼上亦有關也。且學術著作上不及此類事亦無不可也。弟等共商之下,擬俟公加考慮複示後再印行,如能將刪易之稿寄下付印尤妙。如公主張不須改易原文,亦請速複,以便裝訂工作之進行。

又上海院來電,一囑速交年報報告,已請關係方面編制,一囑停購置,款絀之故。昨錢稻孫先生言《泉屋清賞》已為美人電購而去,姑俟後有機會再說。

匆此。

敬叩旅安!

何先生請代候。

 

弟寅恪再拜  十月廿四

 

    濟之兄及吳、於諸君並乞代致意。

 

故此,顯然,《陳寅恪集·書信集》實際所收書信總數當減去一封。

 

2、《1940824日陳寅恪致梅貽琦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公佈的信中“此事想己由杭君函商”,經對照原信,多了個“事”字。今刪。

 

第十一類、歸屬錯誤類

 

1、《1932105日陳寅恪致陳鈍信》。

此信是寫給當時史語所助理員陳鈍的,不知因何緣故《陳寅恪集·書信集》將其編入“致傅斯年”系列函之中,卻又在該信下標注曰:“驥塵是當時史語所助理員陳鈍。——王注”則此信明顯是寫給陳鈍的信,不當編入與傅斯年函中。《書信集》編者已知之,卻仍然作為“致傅斯年”系列編號第22封信編入其中,這難道不是編輯之錯誤嗎?!如此大錯,還要指責別人“並不存在的所謂‘錯誤’、‘問題’”嗎?!

 

2、《1941213日陳寅恪致鄧廣銘信》。

《陳寅恪集·書信集》將此信卻編入“致傅斯年”系列編號第50封信,實在荒唐!恭三為鄧廣銘字。此信為致鄧廣銘信,為何要編入“致傅斯年”系列?如此大錯,還要指責別人“並不存在的所謂‘錯誤’、‘問題’”嗎?!

 

第十二類、張冠李戴類

 

1、《1943120日陳寅恪致葉企孫信》,《陳寅恪集·書信集》最大錯誤卻是:此信收信人根本不是傅斯年,而是葉企孫。這可以見該信原始照片如下:

 

71.jpg

 

該信內容,我們識讀如下:

 

企孫兄左右:

 

    手示敬悉,弟現微病未能詳複,俟細細考慮,但可言者事即已與廣西大學訂了一年契約,且所授課亦以一年為終結,故非至暑假不能成行,除非有不得不走之事發生也。

   &n

浏览(5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刚刚听说人大静悄悄地处理了以性骚扰而名满天下的二级教授 2018-05-06 12:30:46

刚刚听说人大静悄悄地处理了以性骚扰而名满天下的二级教授顾海兵


五四青年节的北京实在是丰富多彩!北大校长林建华的“鸿浩志”尚未平息,又传来了以性骚扰而名满天下的人大二级教授顾海兵被内部处理的消息!


f7246b600c3387447d58a86f530fd9f9d72aa000.jpg

记得一个自称是人大校友的“鲁某”,四处发帖为顾海兵站台洗地,说:“顾海兵准备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大打翻身仗”。 在我的人大中外校友联谊群里,也有人转发了这个帖!我当时建议同在群里的顾海兵教授:“如果没有性骚扰的问题请立刻报警!学学我当年被新语丝网络诬陷事件的当即立断和寻求法律正义 !”

但是,顾海兵教授一直没有回音。直到今日,听说他被解除了二级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立刻退休,并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处理。这个消息的来源应该是可信的。而且,国内各大网站现在全部删除了有关顾海兵的任何帖子。人大不想继续陪绑的心态可以理解。但是万一有一天,人大某个女生要求公开这一处理的文件,人大该怎么办?

顾海兵事件海外网站可以见:

http://cn./news/gb/2018/04/14/855762.html

http://chinaexaminer.bayvoice.net/gb/bads/2018/04/16/395736.htm%E7%94%B7%E5%A5%B3%E9%80%9A%E5%90%83-%E4%BA%BA%E5%A4%A7%E5%8F%88%E4%B8%80%E6%95%99%E6%8E%88%E6%B6%89%E6%80%A7%E9%AA%9A%E6%89%B0%E7%BB%84%E5%9B%BE.html

最后,希望顾海兵教授站出来说明事实真相。

 顺便说一下,我的报警事件如下:

德不孤必有邻!谓为信然!但是我更感谢人民大学和华东师大的党组织和校领导(尤其是纪宝成校长、张济顺书记)对我的严格审查和调查!我无需再自证什么!当然还有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的及时跟进!相关报道可见北京电视台法制节目,如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4ZD_ad5CDVk/ 

或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7wUVJulncc 

 

这里有系列报道:

http://www.2250s.com/v1/read.php?2,9971,19205#msg-19205 

案件初審法律判決書: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8026011/ 

案件終審法律判決書: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8026063/









浏览(65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1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