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京都静源(刘正教授)的学术博客  
刘正教授的学术论著和文学作品全发表  
我的网络日志
答加拿大华裔考古学家荆志淳教授对本学会的质疑 2017-09-02 19:28:30

答加拿大华裔考古学家荆志淳教授对本学会的质疑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长、文学博士  刘正教授

 

荆教授,别来无恙乎?记得十几年前我们曾在安阳考古现场见过一面,并相互留了联系电话和地址。谁知这一别就是十几年没再联系。

最近半年来,得知荆教授在几个考古人的群里几次发表过针对我们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的不友好发言,我最初看过后不以为然,不想答复。因为我相信荆教授是从事田野考古的学者,最重视实物!绝对不会在没有任何“考古实物”深挖出之前就敢站出来轻率地发布“考古报告”。昨日,得知荆教授又再次勇敢地站出来在考古群里发布“考古报告”,几位考古人立刻转来截图加以证实,我只好出面答复了:

第一,您说:“这个不是明明在骗钱吗。在美国,有五六十美金你就可以合法注册任何你想要注册的协会,基金会,大家记住合法的可不一定是合情合理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家都是知识人,千万不能上这种低级了不能再低级的当。”

见截图:

3.jpg

答复:

请您告诉我:我们学会或者我本人在哪里“骗钱”了?骗了谁的钱?骗了多少钱?您这些都尚未“考古”怎么就敢先发布“考古报告”呢?难道您除了“考古”还精通“算命”?还是您早已经习惯了一看到“国际学会”这类五花土,就知道底下一定有货就可以立刻发布“考古报告”了。我劝告您一下,这样不负责的发布“考古报告”有失您的田野考古实践的本色,您的对手是出自京都考证学派的历史语言学专业教授。

请您告诉我:在美国哪个城市有五六十美金你就可以合法注册任何你想要注册的协会、基金会?您敢肯定可以得到批准?您敢肯定只需要五六十美金?你申请过哪个学会是这种情况?在哪里申请的?哪一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记得您只在明尼苏达州这个冻死牛的地方被冰冻了几年读博,没听说您有过申请学会的辉煌业绩。就以我们学会的申请实际费用来说吧:律师费 500美元,申请代理费 310美元,学会帐号免税资格申请费980美元、学会帐号开设必备资金2000美元。而且,我个人必须公开在中美两地银行全部个人帐号和存款证明备案!(从此以后,我的个人帐号出现15美元以上任何进款和出款必须报告!这就是为何在美华人不愿意申请注册学术组织的根本原因。)这些证明所需要的国内和国际公证费和邮费,大约花费了300美元。虽然德州政府官网上写着申请费是29美元。某国大使馆网页上公布的代理注册费用高达8800美元!请您告诉我,在美国“有五六十美金你就可以合法注册任何你想要注册的协会、基金会”的机构在哪里?

您只说对了一句话:合法的可不一定是合情合理的”。我深有感受!我记得几个月前,魏坚教授第一次转发我们学会的消息时,您是质疑它的合法性。于是,我让魏坚教授转发了美国德州政府批准文件。结果,很快有个中国人使用流利的英语打电话到那里,咨询我们学会审批的真假。他得到了让他失望的满意答复,还甩下足有一吨多重的不良语言给办公人员。尤其造谣说我们的“电子刊物收取了高额版面费”。实际上,我们一直是免费的。我希望那打电话的华人不是您。这次显然您知道无法从合法性上来否定我们学会了。您使用了“合情合理”——我们深知没有约请您这样的考古学家实在显得不那么“合情合理”!我们检讨自己的错误和过失,谁让我们是您眼中的“乡下人”呢。

 

第二,您说:“问题不是交费的问题,问题是学会的性质和学术真实性,如果这个所谓国际协会有什么学术性可言的话,为什么欧美学术界没有人加入或搭理,其中的所谓会员或者什么理事,什么常务的,都是国内不明真相的同仁,如果这样一个学会,国内可能成立吗?千万不要被所谓的‘国际’骗了。考古国际性组织大家都是知道的,大家一定要慎重。”

见截图:

4.jpg

 

答复:

您告诉我,怎么才能体现学会的性质和学术真实性?谁来衡量它?您怎么保证您的衡量标准最有话语权?!我作为学会的五个法人代表之一,我制定的学会性质就是研究考古学(并非只是中国考古学)和历史语言学的一个国际学术组织,它并不是中国考古学会或类似组织的附属团体,所以我们制约中国国籍的常务理事人数不得超过20人。至于怎么看学术的真实性?您给个标准?或者大家投标认可一个标准。我很想见识一下。请。

至于您说的“如果这个所谓国际协会有什么学术性可言的话,为什么欧美学术界没有人加入或搭理”?我记得您是加拿大国籍,你发言不该代表和你无关的国家的学者,你既不代表“欧”,也不代表“美”?您怎么知道“为什么欧美学术界没有人加入或搭理”呢?您的“考古证据”在哪里?您的洛阳铲成了烧火棍了吗?请睁开你的眼睛仔细看看:我们学会的法国 4席常务理事难道不代表“欧”?难道Léon Vandermeersch教授不是欧洲从事中国考古学研究的大长佬之一?!难道法国索邦大学中国考古学权威学者Antoine Gournay教授还不如您这个美国“冰窖大学”毕业跑到加拿大谋职任教的普通教授更有学术影响和知名度?!人说话时要给自己留点口德才好,对不?至于我们学会的美国学者,现在常务理事有6席。著名的历史语言学家朱永平教授、语言学家俞宁教授等多人就任常务理事,怎么能因为“我们一时疏忽不带非要如此跋扈地“欧”、“美”自居?

“乡下人”的我注册的学会,得到了国际著名学者法国学者Léon Vandermeersch教授和香港大学饶宗颐教授的亲自题字鼓励!

您该知道本学会的份量了吧?!

By the way,有几个著名的美国中国考古学家,完全是因为学会法人代表之一、曾经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任过美国某个著名考古学会会长的美帝教授的个人原因,我们暂时没有约请他们进入我们学会。

 

第三,您说:“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州,只要你有合法身份,花上几十块,可以自由注册任何协会,俱乐部,基金会,是合法的。注册了的协会有合法性,但与学术性没有关系,大家现在想去加入绝大多数应该是认为,该学会是一个国际性学术组织,问题就出在这里。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在中国一个乡下有人打出一个牌子说要成立国际考古协会,他也许没有犯法,可是您会加入吗?当然不会,为什么?因为没有任何学术性,他有没有欺骗那就自己断定了。”

见截图:

 

4.jpg

答复:

您是怎么得出的“如果在中国一个乡下有人打出一个牌子说要成立国际考古协会,他也许没有犯法,可是您会加入吗?当然不会,为什么?因为没有任何学术性,他有没有欺骗那就自己断定了”这样一个“考古报告”?在美国设立国际学术团体最低要求五名法人代表才可以!您以为只是我个人就可以?谁教的您、哪里写着一个人就可以申请呢?按照您的话,我是您眼中的“乡下人”?“乡下人”的我祖上也曾经牛过,远租1863年中举!然后,“乡下人”的我家,比大清朝先衰败了!最后,“乡下人”的我只好出洋留学、投靠日本最正宗的京都考证学派!Former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and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教授Former Japan Aichi Gakuin Universityand kyoto University研究员Former World Association for Chinese Studies Archaeological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s Association常务会长Former American Hanna International Writers Association常务理事兼副会长International Archaeolog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 Society创会会长。您不会不知道,研究汉学和中国传统学术,最正宗的是日本和法国!我知道您博士毕业后也跑到哈佛大学混了几天。我来自京都大学早就忘记了哈佛大学,可是哈佛大学没有忘记我这个你眼中的“乡下人”:

Harvard University

1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12128254/catalog 

TitleJingdu xuepai by Liu Zheng(京都学派)

HOLLIS Number012128254

2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13952307/catalog

TitleShangZhou tuxiang wenzi yanjiu by Liu Zheng(商周图象文字研究)

HOLLIS Number013952307

3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08910080/catalog

TitleJin wen shi zu yan jiu by Liu Zheng(金文氏族研究)

HOLLIS Number008910080

4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12836137/catalog

TitleJing du xue pai Han xue shi gao by Liu Zheng(京都学派汉学史稿)

索书号:012836137

5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12873335/catalog 

TitleShang Zhou yi ming xue yan jiu shi by Liu Zheng(商周彝铭学研究史)

HOLLIS Number012873335 

6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14348036/catalog 

TitleMinguo ming ren Zhang Bi ping zhuanby Liu Zheng(民国名人张璧评传)

HOLLIS Number014348036

7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14338871/catalog 

TitleJin wen xue shu shi by Liu Zheng(金文学术史)

HOLLIS Number014338871 

8

Permalinkhttp://id.lib.harvard.edu/aleph/008971981/catalog

TitleHai wai Han xue yan jiu by Liu Zheng(海外汉学研究)

HOLLIS Number008971981 

您不觉得很奇怪?我这个“乡下人”出版了三十多部学术著作、哈佛大学居然收藏了八部!“没有任何学术性”哈佛大学为何要花费大把的金子和银子购买我的学术著作?(请原谅我这里没经您同意就使用了“学术”二字)按理说,您在那里混过几天,又有“张光直大师的弟子”这一头衔,怎么也比我占天时地利人和,对不?请亮一下您的学术著作被收藏了多少?

我知道您也很辉煌,见如下:

1.png

您可以解释一下:您究竟出版了专著多少部?发表了论文多少篇?在这里不该变成“五花”,应该真实!“乡下人”的我至今出版专著32部,发表学术论文162篇。“乡下人”的我只是选修过一学年的“埃及考古学”,导师大参义一教授。成绩是优秀。可惜,我没有亲身到埃及下现场。所以我从来不敢自称是考古学家。

我很尊敬和钦佩您多次到安阳考古现场从事考古挖掘的工作态度!希望不是您在加拿大工资收入不高的原因才回到祖国走穴。怎么也该弄个“长江特聘”当当吧?

现实生活中,有些人自己办不成事就闷不作声,别人办成了自己就一定要当老大!不让当老大就立刻暴跳如雷!骂爹骂娘!这样的爷,我们伺候不起。我们学会刚刚起步,每月公布获得的捐款和会费,还有消费。本学会每月用于维持学会实际运营经费预算如下:

1、租借网络域名,发布官网电子学术期刊,每年根据使用空间大小大约为100-300美元。全部我个人垫付。

2、每月委托国内外学者和编辑人员至少5人,编辑和审查发行《考古暨历史语言研究》至少1期。每期支付编辑费、审稿费每人约50美元。共250美元。至今欠帐未支付。

3、每月委托国内编辑人员发行微信公众号《考古暨历史语言通讯》至少4期。每期支付编辑费、审稿费约50-100美元。至今欠帐未支付。

4、每月支付一名学会总部电子刊物排版和修订、信件检查和答复、电话应答等日常基本工作的最低基本工资 1200-1800美元。(本工作属于义务奉献类的有偿服务工作,暂不负责医疗保险和退休年金等各项美国公司和团体规定的各类待遇,也不负责解决在美签证或绿卡等。拟雇佣在美留学生或美籍华人家属。) 至今欠帐未支付。

5、房租和水电、网络设备使用的有偿补贴费100美元。(暂时定本学会注册会址为刘正在美国个人名下的一处房产。)全部我个人垫付。

6、基本办公文具和纸张和打印机的使用费用200美元。全部我个人垫付。

7、每年申报税务给予律师和会计事务所审核代办费用300美元,折合每月为30美元。至今欠帐未支付。

8、每月支付官网维护费每小时20美元计算。实费,全部我个人垫付。

以上每月所需要费用大约为2150-3100美元。

 

我即不是土豪!也不是慈善家!现在全部学会运行需要开支如上。您看哪里可以“圈”到钱?“骗”到钱?怎么可以解决我们学会继续生存的燃眉之急、后顾之忧!?多谢您了!请教教我!而且,电子期刊加盟SSCI,也需要很大一笔开销!美其名曰“数据交换费”和“影响因子评估费”。我从哪里可以得到这笔巨款?不得到它怎么加盟SSCI

 

最后,再说一句,魏坚教授组建的考古委员会的群,尚未得到学会常务理事会最后投票表决通过,现在不存在交纳会员费的问题。我们也不收人头费。

诚恳希望您能热心指教一二!谢谢!

因为见过您、对您有直接印象,一时写下几千字的文字答复。希望不会因为您的任性发言或者发泄淡化了对您的好感和尊敬!祝研安!

 

刘正  201792日于美国

 

 




浏览(123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刊》 征稿启示 一、国际考 2017-08-21 12:30:13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刊》

征稿启示

 

一、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刊(Jorunal of International Archaeolog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s)现面向学会会员以及世界各国相关领域的研究者征稿。

 

二、本刊支持与鼓励以中国考古学与历史语言学(含文学)为中心的学术研究,力图为研究古代中国的物质文明遗产与历史语言、文学层面的文化遗产搭建一个国际性的学术平台。

 

三、投稿于本刊的论文,由本学会电子会刊中、外文编委会联合审核通过后,凡满足以下三种形式之一者,即可在电子会刊上发表:(一)、交纳学会会费,30美元;(二)、订阅电子刊物,20美元;(三)、支付版面费,每篇120美元。凡本会会员已交纳当年会费者,在当年各期发布论文免费。

 

四、投稿于本刊的论文,语言类型不限,中文、英文、法文、德文、俄文、日文、越南文、韩文等均可。但无论是何种语言,均须附上300-1000字左右的英文摘要。

 

五、本刊暂时拟定为季刊,按季发行。如稿源充足,经编委会决定,可改为双月刊或月刊。此外,本学会会员的60、70、80、88祝寿论文集、退休纪念论文集等可编辑发布专号。

 

六、来稿正文请使用小4号字。各章节使用符号,依“一、(一)、1、(1)”等顺序表示。书名号、篇名号都用“《》”,其中的第二层次用“〈〉”,如:《图证〈考工记〉》。凡文内独立引文,首行缩4格,次行以下对齐缩2格。注释一律用当页脚注,每页重新编号,注释号用阿拉伯数字标示。脚注作法,请参见第七、八条。

 

七、脚注引用外文书籍者,请依次注出作者、书名(斜体)、出版者、出版地、出版年、卷次和页码,注明卷次的vol.和页码的p.,pp.均为小写。引用外文报刊者,请注出作者、文章名、报刊名(斜体)、卷次和出版年月日。

 

八、脚注引用中文文献者,请按下列情况处理:

 

(一)引用专书:

杨向奎:《宗周社会与礼乐文明》,第23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译著请注明作者国籍、名字、西文名字,译者姓名,其他同上。

(二)引用论文:

1、期刊论文

何琳仪:《说麗》,《殷都学刊》2006年第1期,第82-84页。

2、论文集论文

黄盛璋:《江汉运河考》,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编《水利史研究会成立大会论文集》,第89—92页,北京:水利电力出版社,1984年。

(三)引用古籍 

1、古籍原刻本

〔清〕黎庶昌:《拙尊园丛稿》卷五,光绪二十一年金陵状元阁刻本。

2、古籍整理本

〔元〕保巴撰,陈少彤点校:《周易原旨·易源奥义》卷一,第7页,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

3、古籍影印本

〔清〕王昶辑:《湖海文传》卷十,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影印清道光十七年经训堂刻本。

(四)引用报纸:

徐良高:《丰镐考古成果及其意义》,《光明日报》1998年2月20日。

 

 



浏览(1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刊》(简称:JIAHLS) 前三 2017-08-21 12:26:14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刊》(简称:JIAHLS

前三卷顺利上线发布

 

 

1卷,发表论文五篇,共44页,约70千字

 

1、The Origin of Chengtoushan City State in the middle Reaches of Yangtze River in China

From P1 to P19,作者:Liu Junnan(刘俊男)

2、From the Oracle-bone Inscription West Mother to the West Queen Mother Worship

From P 20 to P 27 ,作者:Chang yaohua(常耀华)

3、The prophecy of the coming of Chairman Mao based on an ancient Chinese book 

From P28 to P 40,作者:Liu Zheng(刘正)

4、After reading about The prophecy of the coming of Chairman Mao based on an ancient 

Chinese book

From P 41 to P 44,作者:Yan Xianjun(鄢显俊)

5、An Interpretation of Xiang(享) in Jinwen of West and East Zhou Dynasties

From P 45 to P 51,作者:Wu Zhenyu(武振玉)

 

2卷,发表论文五篇,共191页,约305千字


1、A Study on the Oracle-bone Inscription of Zouri

From P 1 to P 12,作者:Chang Yaohua(常耀华)

2、Joseph Levenson’s China Stud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s

From P 13 to P 83,作者:Song Yuxi(宋玉玺)

3、The Study of the Historical Linguistic Space in HanFu(漢賦): An Inspect Centered on Shu Xing Fu(述行賦)

From P 84 to P 91,作者:Huang Ming(黄鸣)

4、The Verifications of Oracle Bone Divinatory Inscriptions from Bin group of Wu Ding

From P 92 to P 106,作者:Guan Rongzhen(管荣臻)

5、The Study of Sinology about Literature and Archaeology of Hsi Wang Mu

From P 107 to P 191,作者:Ma Caiyun(马彩云)

 

3卷,发表论文七篇,共159页,约254千字


1、Failed divinations from Bin group

From P 1 to P 19,作者:Guan Rongzhen(管荣臻)

2、On the “ren(人)” and “min(民)” in 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

From P 20 to P 34,作者:Yang Fengbin(杨逢彬)

3、Oracle historical data recorded about "Fu Yue(傅说)"

From P 35 to P 42,作者:Lin Xiaoan(林小安)

4、Research on the Prehistoric Families in the Middle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From P 43 to P 82,作者:Liu Junnan(刘俊男)

5、Research Plan on the Original National Symbols on the Bronze Wares of Shang and Zhou Dynasty and Their Myths

From P 83 to P 115,作者:Liu Zheng(刘正)

6、The Dunhuang Ci-Poem Yuan Chun Gui(《怨春閨》): A Restudy Starting from a Crack on the P.2748 Scroll

From P 116 to P 140,作者:Peter Wai Ming Cheng(郑炜明)

7、The Pottery Utensils and the Immortal Thoughts of the Han Dynasty

From P 141 to P 159,作者:Tang Huisheng(汤惠生)





浏览(17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李宗仁回忆录》有四百多处造假! 2017-08-21 12:23:37

纪念抗日胜利之时在家读唐德刚名著,却发现《李宗仁回忆录》多处造假!伪造证据和事实!

在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撰写的《李宗仁回忆录(下册)》687页中,却公然声称:“韩氏与中央素有隔阂,抗战开始后,对最后胜利也无信心,所以自始至终想保存实力。敌军占领平津,沿津浦线南下时,即传韩复榘秘密派遣代表,与敌军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小矶国昭和津浦北段指挥官西尾寿造秘密接洽,希图妥协。无奈双方条件相去太远。敌人要韩复榘宣布山东独立,正式充当汉奸。而韩氏之意,只希望日军不犯鲁境,以达其保存实力的目的,双方条件相距太远,当然无法谈得拢。但是敌人总还是希望韩氏当汉奸,而不愿逼其抗战,故津浦北段的日军迟迟未渡黄河,以期待韩氏的叛变。这样反给我们以充分的时间来从容部署。”但是,根据我的调查:日本陆军中将小几国昭1932年8月8日来华,就任日本关东军参谋长。1934年3月5日,他接替二宫治重,转任第5师团长,驻防范围远在中苏边境和西伯利亚地区。1935年12月2日调往朝鲜就任朝鲜总督。在他就任关东军参谋长三年期间,根本就没有见过韩复榘,也从来没有担任过少将级别的这一不大不小的所谓“华北派遣军总司令”这一职位而且他后来成为日本陆军大臣、1944年7月22日他当选为日本第41届内阁总理大臣。而日本陆军中将西尾寿造1934年3月5日接替小几国昭就任关东军参谋长。1937年,他就任日本近卫师团长日军第2派遣军司令官。根本不是什么少佐级别的这一小小的“津浦北段指挥官”。

可见在给韩复榘捏造罪名的问题上,李宗仁丧失了基本的公正和历史事实,公然撒谎,捏造史实。凡是对自己不利的就故意说错、凡是对已故之人则恶意攻击(查无实据),这样的回忆录是什么玩意?!好在出版社前言明确点出了这一点!!多说一句回答几个微友在其他群的质问。是这样的:口述人想怎么说那是他的自由。但是作者有责任加以考证和注释,和该书一起出版,才是对读者和历史负责。

而且唐德刚因为此书严重失实缺乏考证和注释而丢掉了哥大的工作,惩罚很到位!无须我再落井下石,人也死了。李宗仁想怎么口述,那是他的自由。但是历史学家不是马屁精和应声虫!唐德刚该知道他错在哪里!我二十几年前在日本读博时接受过这样的检查口述历史真伪的学术训练。我属于京都考证学派,根本就不相信口述史学。目前为止,所有口述史学著作每本可信度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导师让我们全体博士生每人检查一篇回忆录或一本书回忆录的一章和档案文献的真假对比研究。所以印象深刻!



浏览(217) (0) 评论(1)
发表评论
二十年前采访当时的陈晓明教授 2017-08-03 10:07:42

二十年前采访当时的陈晓明教授

 

刘正

 

  1997年2月中旬,作为中国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正在日本留学的我,应当时日本著名的中文报纸《留学生新闻》总编辑赵海成先生的特别委托,采访了当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青年文艺批评家、理论家陈晓明博士。该采访文章发表在《留学生新闻》1997年3月1日第21页。由于此文国内读者基本不知道,为此,特别整理出来公布如下:

 

QQ图片20170803223605.jpg

 

“玩文学”一族作家的功与过

——陈晓明博士谈中国当代小说创作的若干问题

 

京都静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陈晓明博士,是知名的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家和理论家。现已出版《无边的挑战》、《本文的客美结构》、《解构的踪迹:历史、话语与主体》、《剩余的想象》等学术专著多部,并在国内外一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50多篇。他以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哲学爲线索,对错综复杂、流派层出的当代中国小说创作进行了精僻透彻的分析和解读,一时间他成了先锋派小说创作的理论阐释人。就中国当代小说创作上的几个问题,我专门采访了陈晓明博士。

    京都静源:或许是因爲我的研究专业是思想史的蝝故,所以我不能理解爲何当代作家在作品中都表现出那么浓厚而不能自抜的感情自恋和追求技巧的急躁情绪?博士以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哲学为线索,对当代作家作品的分析,是否要力图阻止这种如潮水般涌来的感情自恋和情绪急躁的先锋派作品?

    陈晓明:80年代后期,文学被置于政治和经济双重制动关系的边缘地带,从意识形态推论实践中谋求思想资源已不再成为可能,造成以过份的形式主义时间爲特征的先锋派小说创作的崛起,致使当代文学的走向发生若干本质性变化。我—向认为:这一崛起既是时代创就的无奈,但也是一次空前的理性自觉。即,作家开始与文学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这种纯梓性的姿态,在对抗主流意识传统方面,这一崛起有其革命性的一面。但到了90年代先锋派小说的叙事语言和叙事方法在已被广泛接受的现实环境下,又开始表现出和传统的现实主义叙事语言和叙事方法的接近。比如说苏童的《妻妾成群》,这部作品所表达的文化品味,是那种复古的共同记忆。这一接近也可以说是先峰派小说创作上的一种成熟或退避。

    京都静源:博士特别以苏童的作品作为先锋派小说创作上的成功的典范,我曾注意到:当先锋派小锐创作意识到传铳对其自身存在和叙亊的合理性展开之价值意义时,己经开了必将回到的思想深度这条老路,这使其找到了一条安全而有效的途径。

    陈晓明:事实还并非如此。这种成熟或退避实是先锋派小说创作退化的开始。现实来讲,先锋派作品并没有深刻的认识论基础。正如你刚才质疑的那样,他们只是在经典现实主义的文化史的语境中进行创作。一旦走出这种语境,思想性方面的先天不足,制约了他们的发展。先锋派表达的那些对人类生活境遇的怪异,复杂性和宿命论式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形式方面的探索。这一点在余华的《世亊如烟》、《难逃劫数》等作品中表达得最为明显。一旦余华放弃对语言的特殊处理和对生活的畸形表现之后,他的作品就很难说有多少独创性可言了。如他的《活着》、《许三官卖血记》等,我对之评价并不髙。

    京都静源:当代以作家向读者的自我亵渎为作品的主要特征的写实文学盛行,比如只要把思春期自己的心理活动过程加以文学的润色,就可以将作品发表,还可以引来评论家的鼓噪,并能取得国家级作家协会会员的资格,致使所谓“玩文学"一族群的横行,造成现代中国文学离诺贝尔奖越来越远的现状。当然,创作并不是为诺贝尔奖而来的,但至少这是中国当代文学走向世界的标志之一。对待这一现象,博士的高见以为如何?

    陈晓明:现在是有很多人都在攻击诺贝尔情绪。如果中国作家们能有诺贝尔奖情绪的话,我会为之万分喜悦的。在中国,一个作家的存在价值很大程度上和其所处的权力位置息息相关。因此他们绝大多数人对政洽权力位置表现出一种热衷和追求。平庸的作品在权力位置的催化下能使一个普普通通的作家的发言权暴发出惊人的TNT能量。坦白来说,投机主义行为在当代作家中相当盛行,对作品的迫求反成次要的事情。你刚才所说的玩文学的问题,比如说王朔、马原的所谓玩文学是别有其意义在内的。对于正统的文学规范来说,他们的玩,具有挑战性,我想你不会反对这类作家的。但你所指的显然是表现个人情感的玩文学和游荡在权力制度与市场行为之间的玩文学这两类玩家。对于前者,如陈染、林白、徐小斌、海男、虹影等女作家来说,在表现女性内心世界和反抗文化压抑性方面,有其存在可取性。可一味陷入对个人感情的品味而不关注时代的深刻变动,就有严重的局限性。对于后者,其有害性是显而易见的,无须我多说。

    京都静源:因为各自终极关怀的问题点不同,要求每一个作家都以思想家的水平和深度来处理作品并谋求其在思想史上的地位的可能性,这绝对是个“挟泰山以起北海”的行为。但我相信,优秀的作品总能为思想史的研究提供现实的佐证。因为对作品的思想主题深度追求的失败,当代作家似乎都回避了这一问题,如最近几年我读到的《私人生活》、《西天上》,《食指》、《生活无罪》、《夏天,夏天》等作品,大都如此。

陈晓明:艺术作品和思想的关系历来是理论和批抨难以处理的问题。中国先锋派文学在80年代后期以形式主义实践表现了他们对历史和人类生存处境的特殊感受。比如说格非的小说《迷舟》等作品。但我反复强调:在先锋派那里,思想意义只是依附于形式的副产品。90年代以来,先锋派从形式主义实践撤出后没有找到新的起点。比如苏童的《妇女乐园》一书,在情境和内心的叙事操作上,无疑对妇女的生活作了极爲细致的表现。但是对生活、历史及现实的把握上显然有失独特而深刻的认识论基础。余华的《活着》在表现人的命运上很成功,但其思想基础只是古典的人道主义而已。北村也是个典型的例子,从形式主义退出后,他转而求教于宗教。而宗教在他的小说中大有“为附新诗强说愁”的味道。刘恒一度被当作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作家,他的作品表现了人在特殊处境中对命运所作的徒劳反抗。这使他的作品总是在悲剧叙亊框子里泛出生动的快乐。陈染的作品中在表现女性拒绝走入社会这一意义上,开启了表现女性主义的新路子。但过份的自恋情绪使其作品不具有社会挑战性。

 



浏览(173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百岁寿星饶宗颐老教授亲笔题字给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 2017-07-25 12:40:06

2017年7月24日,受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长刘正教授正式委托,著名学者、本学会学术会长郑炜明教授,约请著名史学大师、中央文史馆馆员、法国法兰西学院铭文与美文学院外籍院士、俄罗斯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香港大学暨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百岁寿星饶宗颐老先生,正式出任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终身名誉会长。饶老勉励大家严谨、科学和认真从事考古学和历史语言学的专业研究。然后,饶老亲笔给本学会及其相关电子刊物题名。









浏览(29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揭露李庄罗南陔欢迎同济十六字“电文”造假 2017-07-22 19:29:41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会长、前中国人民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正先生为此文撰写了如下按语:

此文作者的精湛考证,一下子揭穿了弄虚作假、伪造史实以抬高自家祖宗身价的某些江湖骗子的险恶用心。只看所谓“电文”的书法特点,我们已经推断出该文作者的真实的当今某人的准确身份。研究历史,尤其不可轻易相信那些当事人家族后人的所谓的“口述”!那里面虚假和作伪的成份太多!特别推广此文。请广大史学工作者,大家注意甄别。

 

作者简介:郭世佑,同济大学特聘教授,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近代中国研究中心高级海外研究员。

 

李庄罗南陔欢迎同济十六字“电文”质疑

   

   中国既是全球人口总量最大的国家,也是盛产回忆录最多的国家,这对一个举世公认的文明古国兼人口大国来说,也许就是顺理成章,无可厚非,然当近数十年的回忆篇章已使惜墨如金的历代文贤相形见绌时,逐级评比的文字竞赛游戏与重量轻质的文风也该让人捏一把汗了。近代国史研究早已存在一个易被忽略的难处,就是当事人的回忆与后人的综合(包括可信度悬殊颇大的各种三亲与渐次疏离于三亲的文史资料)、厚今薄古的地方志、人物传记、滚动式的纪念文章等等虚实相间,层出不穷,似有威逼档案文献的存在之势,而当事人的回忆、后人的综合等等,不仅同记忆的准确性有关,也与情感的支配、利益的驱动等人性的弱点互动,还需审慎考订,好事多磨。倘若不加甄别,拿来就用,那就易乎以讹传讹,类似的教训可谓多矣。倘若史学前贤顾颉刚生当今世,也该呼唤今史辨了。   

   历史资料的真实性是人文学科的历史学蕴含科学属性而受到特殊尊重的关键所在,也是历史研究者的职业诉求。诚如英国哲学家沃尔什所说:如果历史学家要在科学这个名词的任何意义上被宣称为是一种科学的话,那么其中就必须能发现有某些符合于自然科学的客观性的特点。他还说,历史学家的著作只能是无党无私和一视同仁,而不是拿来投合作者个人的偏见或宣传的目的,否则就应该普遍地被谴责是恶劣的。   

   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发现,接纳同济入川的十六字电文”——“ 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便是亟待今史辨的一例。近十年来,无论在宜宾李庄与上海同济的历史展厅,还是在公开出版与内部发行相结合的海峡两岸关于李庄叙事的书籍、图册、纪实影视与网络文字,部分作者与编者都在绘声绘色地演绎这个电文,还把它当做珍奇的文献资料,修改历史的记忆,掺入史书的编撰。有鉴于此,笔者不忍置若罔闻,拟就电文的由来及其真实性作出专题考察,就教于方家与读者。   

   谨以此文,纪念我所任教的同济大学建校110周年。   

   一、原件安在   

   宜宾的李庄确乎抗战时期不可多得的库存中国人文学科精英与文物精品之重镇,也是同济大学不可多得的避难所。2017春节过后,笔者有感于同济大学110周年校庆即将来临,带着寻根与兼顾民国时期政党政治生态的考察之念,首次走进抗战时期同济大学第六次迁徙后的李庄校区,颇受教益。但无意中发现,无论是地主热忱的座谈现场,还是东岳庙同济大学工学院旧址的陈列馆和中国李庄抗战文化陈列馆,都在深情地凸显以罗南陔的名义书写的电文

140579393.jpg

1 李庄罗南陔欢迎同济十六字电文

   

   初见此件,专业的警觉驱使我委婉地请教讲解员与陪同的主人:手迹原件与电文原件今在何处?不意有关答案并不统一,归纳起来大致有四:一、还不太清楚;二、要找人问问,但肯定有;三、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四、很多书上有。   

   坦言还不太清楚比较实在,要找人问问也不无诚恳,至于该找谁问,问的结果又将何如,尚需持续留意,企盼回音。   

   第三种回答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倒是最易验证,回到上海查实即可。如果这个回答与事实相符,那是最有说服力的。东归之后,虽然在校史展厅看到这份电文手迹的复制品,再向校史馆与档案馆负责人追询手迹出处与电文原件时,所得答案都是异口同声:没有见过手迹原件,更没有见过电码原件和译件。   

   查实的结果事与愿违,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在我看来,即便能够顺利地找到那十六字电文的书写原件,也不能取代电码原件和译件,无法消除我对电文原生态及其真实性的追问,十六字电文究竟有无存在的可能,关乎电文的应然与实然,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至于十六字的书写原件究竟在哪,它是怎么生成的,这对历史研究者来说,就未必那么重要了。   

   关于第四种回答,即很多书上有,倒是事实。至于书上有的是否都可信,却需另当别论。   

   若就现有资料来看,最先提到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十六字电文的,是一篇署名为李清泉遗稿的文章《同济大学迁李庄期间简况》,标明李庄镇人民政府出版的内部读物《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李庄》,印制于1993年,该书分设特约专稿”“古镇概况”“规划开发”“名胜古迹等栏目,各篇的质量参差不齐,编校欠精致,取材倒是比较丰富。此书既是李庄开发与宣传热潮的阶段性见证,亦乃关于李庄叙事的基本素材与价值评判的话语模板。署名李清泉遗稿的除了《同济大学迁李庄期间简况》一文,另有两篇。   

   李清泉,李庄人,查阅南溪区[5]档案馆所藏《中国国民党四川省南溪县党部第四区党部当选职员履历表》可知,生于1908年,[6]曾任县党部干事,19413月,李庄士绅32人为支持同济大学租定孝妇祠向专冷熏南员联名之呈文,他列在第五。   

   “李清泉遗稿中的《同济大学迁李庄期间简况》一文称,李氏在李庄的同济大学任职将近四年,从训导处训导员、文书组办事员到文书组组员与同济大学的招生委员。[8]正是这份遗稿首次宣称:   

   校方电托前中原纸厂钱子宁,在宜宾、南溪一带寻找校址……李庄人知道这个情况后,立即邀集地方各界有关人士商议,大家一致同意欢迎同大迁到李庄,并发出欢迎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电报发了以后,又写了几个内容大略相同的文件,从历史、地理、交通、物产、风俗民情等各方面介绍李庄可以接受一批内迁机关学校的优越条件,分致同济大学和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行政院、教育部,学校很快复电委托钱子宁先生到李庄接洽。   

   这份李清泉遗稿写出的十六字欢迎电文是否可靠?遗稿本身是什么物态?印刷之前有无他人增减或改动?这些问题倒是比较重要。我曾托请宜宾市、翠屏区和李庄镇三级部门寻找遗稿的原件,回答是已经找不到,颇费猜思。   

   基于此,笔者只能就已刊的遗稿审视一二,其中也有不少疑点。遗稿本身也承认,李清泉对当时经历事件至今尚能忆及的不多。不仅如此,遗稿还存在某些不应出现的硬伤。例如,李清泉作为曾在同济工作近4年的职员,对同济建校的基本历史还不算清楚,甚至连同济大学乃何年创办,都出现明显的差错。遗稿称:一九四四年办三十周年校庆时,我已取得了校友会会籍,殊不知,同济大学的30周年校庆并不是在1944年,而是在距八一三抗战不到3个月的1937年,当时,除了蒋介石、林森等政要题词,教育部长王世杰委派专人赴沪致贺,还有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骅、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等中外嘉宾专程赶来,盛况空前,同济档案与上海报刊俱在。同济师生倒是在李庄组织过35周年的校庆活动,但也不是在1944年,而是1942年。至于1944年的同济师生在李庄办过什么校庆活动,还不得而知。出现如此大的硬伤,我都有点怀疑这究竟是不是李清泉的遗稿。又如,遗稿对周均时校长的继任者丁文渊特别反感,说他官僚架子十足,是蒋帮的一个文化特务,他在郊外购有住宅,出入不管远近都要坐轿,每天所着西装都要换上几次,一副假洋鬼子像,把校长丁文渊说得如此不堪,显系夸大其词,也不太像是熟悉同济的职员所作,除非作者有意丑化。   

   还有,遗稿的执笔者也罢,讲述者也罢,并不知道钱子宁还不是一般的电托者,而是与同济联系密切的校友。谁想给同济大学发送电报,恐怕也要通过钱氏转述,顶多请他转发,却不必绕过他。另外,钱子宁创办的中元造纸厂饮誉长江,至少在宜宾一方声名显赫,中元的口碑至今未绝,遗稿却把中元误作中原,也不应如此粗糙。   

   笔者无法揣测后来使用十六字电文的叙事者与作者为何都不提及这份在李庄很容易找到的《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李庄》一书中的李清泉遗稿,但有一点值得注意,李清泉遗稿虽然抛出了十六字电文,却没有说是谁起草,更没有说就是罗南陔的手笔,全稿甚至没提及罗南陔之名。   

   20007月,为李庄的历史积淀之名走出巴蜀立下汗马之功的《四川政协报》记者陈岱峻(署名岱峻)公开撰文,与十六字电文有关的叙述内容与用词同李清泉的遗稿基本相同,但作者这时还没有提到罗南陔,而是说大家:   

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正是这16个字的电文,改变了中国文化的命运, 也改变了李庄的命运。……同大校方电托校及(友)、 前中原(元)纸厂厂长钱子甯在川南寻找校址。宜宾人口拥挤,无力安置。南溪有闲置空房,当地士绅多不乐意。李庄有人得知此事,立即召集各界人士聚议,大家一致欢迎同大迁李庄,并发出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的电文。随即,又写了几份函件,从历史、地理、交通、物产、民俗民情等方面逐一介绍,分致同大和国民政府行政院、教育部。不久,同济大学驻昆明的中央研究院三个所和中央博物馆一同派人入川考察落实。   

   在李庄古镇深闺外显的时间表里,2004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年份。就在这一年,岱峻《发现李庄》一书问世,对某些细节做了更具体的文学描写,并把十六字电文与罗南陔联系起来。不过,他也不是仅提罗南陔一人,而是罗南陔等人:   

   罗南陔等人还草拟了一封十六字的欢迎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随即,又写了几份函件,从历史、地理、交通、物产、民俗、风情等方面逐一介绍,分致同济大学和国民政府行政院、教育部、中央研究院。   

   也是这一年,一部长达6集的历史叙事纪录片《中国李庄(1940-1946)》为迎接抗战胜利60周年而投入制作,次年93日在李庄举行首映式,由市到省,风靡巴蜀,再交中央电视台播放,撒向神州,传递海外。该片的画面与画外音紧密互动,一份由毛笔书写、罗南陔起草和署名的十六字电文应运而生。  

   借罗南陔之名书写的十六字电文也复制在李庄东岳庙同济工学院旧址展厅和张家祠堂中国李庄抗战文化陈列馆。东岳庙的文字说明是:李庄各界在罗南陔的带领下,给同大发出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电文。张家祠堂的展厅云:1940年,罗南陔约请李庄名流,在家中商量支持抗战,欢迎下江人来李庄安顿的大事。随即,向同济大学发出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及至2011年,台湾出版的岳南《南渡北归·南渡》一书也强调罗南陔当场起草,至于电文由谁发送,作者采用部分叙述者的说法,称由钱子宁带到宜宾发往昆明的同济大学,并把十六字电文的毛笔书写复制在书中,注明逯弘捷提供。逯弘捷即罗南陔之外孙,作者还没有进一步说明,逯弘捷先生提供的这份电文书写品又来自何处。   

  正是由于李庄历史的叙述者、作者与编导等把李清泉遗稿写出的十六字电文层层升级,想象成罗南陔执笔起草,那个原本亟待考证的电文和附加的署名书写,就被当作引以为豪的李庄历史文物,罗南陔的形象陡然升格。由中华书局出版的《宜宾市工业志》在介绍宜宾中元造纸厂创办人钱子宁时,也把原本同宜宾的工业没有什么直接关联的罗南陔与十六字电文写进书中,一本名为《民国时期沿海内迁宜宾工厂》的小册子还在卷首插页中复制那十六字电文的书写,至于有关李庄主题的书刊、图册更是不在话下,22万字的《李庄绅士罗南陔》一书也在北京出版。   

   十六字电文的李庄叙事也触动了懂得感恩的同济大学,拿来就用。2007520日,同济大学的校史馆就在百年校庆日隆重开放,以罗南陔的名义书写的十六字电文登堂入室。为迎接百年校庆而赶写的《同济大学100年》一书也在转述罗南陔当场起草十六字电文的动人故事[18],卷帙浩繁的《同济大学百年志》第一卷也毫无例外地采用十六字电文,《同济大学史》第一卷(1907-1949)也为迎接百年校庆而修订再版,明显增加了罗南陔当场起草等内

浏览(31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International Archaeolog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 2017-07-10 20:25:32

我们学会的官网和电子期刊正式上线http://iahls.org/


The International Archaeolog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s Society is a society that publishes quarterly journals, along with newsletters that anyone interested can read. The quarterly journal accepts articles within the Archaeolog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s/Literature fields within all regions of the world. Scholars interested in publishing articles in our journal can click here. Within our newsletters may include updates on the society, interviews with scholars related to the appropriate fields, among other things. Interested readers can click here.

All the papers received goes to our editorial board for review. Click here to view all our editors.

Are you a scholar that is interested in joining our society as a member? You can click here to learn more.




浏览(24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们学会的官网和电子期刊正式上线http://iahls.org/ 2017-07-10 20:21:43

我们学会的官网和电子期刊正式上线http://iahls.org/

浏览(2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lAHLS通讯》第28期:本会第一届学术会长郑炜明教授:敦煌曲 2017-06-26 20:38:04

《lAHLS通讯》第28期:本会第一届学术会长郑炜明教授:敦煌曲子詞〈怨春閨〉研究──從伯 2748 號卷子上的一條裂痕重新出發


原创 2017-06-24 鄭煒明

 

 

国际考古学暨历史语言学学会第一届副会长

郑炜明教授

 

郑炜明: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

高级研究员、副馆长(学术)

陈玉莹:自由学者

 

 

1 、 小引

 

敦煌曲子词怨春闺自为饶师宗颐先生发现以来,至今已近半世纪,然除饶先生、任半塘先生、林玫仪先生等三数位前辈学者曾予以关注及研究之外,向未为词学研究者所重视,致使其中许多问题迄未厘清,殊为可惜。笔者遂踵美前贤,拟循物质文化研究及古代文献学之方法,重新考察此词之写作或抄写年代问题,进行文字、词汇等之校录与再确认,并就词作之思想内容与格律等等作出笺释,以作较全面之综合研究与平议。今年适逢饶师虚龄百岁之华诞,谨以此文为先生寿。

2 、 敦煌曲子词怨春闺之发现与著录

敦煌曲子词怨春闺,不见载于王重民的《敦煌曲子词集》。此词原书于法藏敦煌卷子编号P.2748背面,该卷正面抄有《古文尚书》。据饶宗颐先生所作《固庵词》集中之〈怨春闺〉词序云:

 

敦煌曲子《云谣集》最为脍炙人口。余于法京,别见一卷古文《尚书》背,写〈思越人〉二首,又〈怨春闺〉……此首向未经人著录,以示戴密微教授……

 

又据饶先生〈敦煌词札记〉:

 

〈怨春闺〉(P.2748)一首,为余所发现……

 

是以知此词乃由饶先生最早发现,并著录于其著作《燉煌曲》之中 。其后张璋、黄畬依此收录入《全唐五代词》(1986)。任半塘先生亦据《燉煌曲》所录,略加改动后收入其《敦煌歌辞总编》(1987)之中。

 

【本文插图一】饶宗颐著《燉煌曲》之图版一

 

饶先生所发现之敦煌曲子词〈怨春闺〉,即其词调,亦属前所未见者(盖不见于《词谱》、《词律》等收录词调之书)。此调近始仅见录于谢映先编著之《中华词律》内,乃据任半塘《敦煌歌辞总编》本录入.

 

 

3 、 敦煌曲子词〈怨春闺〉之写作及抄写年代问题──由敦煌伯2748号卷子上一条裂痕到一段曲子词学术史公案

 

 

虽然饶宗颐先生最先于《燉煌曲》一书揭载〈思越人〉二首及〈怨春闺〉一首,然其于后者之写作及抄写年代,并无一字论及,仅于书中〈敦煌曲系年〉部分,将P.2748之〈思越人〉系于公元923年(同光元年癸未、前蜀干德五年),并指出该年有“三月上巳,蜀主王衍宴怡神亭,自执板唱〈霓裳羽衣〉及〈后庭花〉、〈思越人〉之曲”之史实,暗示敦煌曲子词〈思越人〉,或与前蜀主王衍有关。饶先生又于《燉煌曲》中提到:

 

〈思越人〉调见《花间集》,五代孙光宪、张泌俱有之,句式略同,唯上片末句,似作三四,且押平韵,是其不同处。……可见此调在五代之盛行.

 

 

【本文插图二】国际敦煌学项目(IDP)之法国国家图书馆(BnF)藏Pelliot chinois 2748 〈思越人〉

〈怨春闺〉词图版

 

       于兹可见,饶先生考索敦煌曲子词〈思越人〉之写作年代问题时,已指出此调与五代盛行之〈思越人〉句式不同,而前者更属平调;是以知饶先生实倾向于以五代词史中〈思越人〉调盛行之年代为下限坐标,仅此而已。至于紧接抄写于〈思越人〉二首后之〈怨春闺〉,饶先生于其写作及抄写年代,其实并无任何表述。

 

任半塘先生所著《敦煌歌辞总编》,据饶先生《燉煌曲》之新发现,补录入〈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然于此三词之撰写年代,则明确主张均为大中四年(公元850年)之前若干年,而抄写年代则主张于大中四年或其前。任氏《敦煌歌辞总编》第(00)〈思越人〉之校语有云:

 

王目在伯二七四八条下曰:“《古文尚书》残卷……背录诗:〈燕歌行〉、〈古贤集〉、〈大莫行〉、〈长门怨〉、〈国师唐和尚百岁书〉、〈王昭怨诸词人连句〉、〈敦煌廿咏〉等。又有大中四年文件一通,甚重要!惜下截残去。”足见右辞等之缮写在大中四年或其前,右调及〈怨春闺〉三辞之撰均在大中四年以前,又若干年。

 

并对饶先生颇置不满:

 

饶编……对大中四年者只字不提,何欤?

 

饶编〈敦煌曲系年〉于公元九二三年下,系上文所引怡神亭唱曲事,曾唱〈思越人〉调。未免含糊不清。因王衍所唱,必为时曲花间体耳,尚难信其唱如右辞通首叶平之古调也。〈思越人〉曲自有其历史渊源,饶氏不愿提及,提则在其所编之〈系年〉中,将无从抑之于公元九二三年矣。

 

而《敦煌歌辞总编》第〔00四五〕〈怨春闺〉之校语则有云:

 

按〈思越人〉二首、〈怨春闺〉一首皆在本卷背面之开头处,如王目所提其后原本尚有大中四年题记之文件,则三辞之写本时代势必在公元八五0年以前--无可疑。饶氏从法京所藏敦煌文献中,首先举出三辞,俾敦煌曲内具备调名之作品数目,有所增长,厥功至伟:王氏于早期虽忽略三辞之存在,但首先提出同卷同面最后之文件乃写于公元八五0年,贡献亦复不小!因由此既可肯定三辞之写本时代,又可认识中唐民间短调歌辞之艺事水平。--此二者多出近人所编文学史认识之外,殊可憾!乃有一事更可异者:饶氏对此大中四年之发现毫不措意,若无其事,仍津津乐道其后蜀王衍曾唱〈思越人〉之故事,虽为时较晚七十年久,仍列于“系年”之内,不以为晚,则又何说?饶氏于三辞发现与公表之功,曾未能因此而益彰,反而因此减色,余可憾?

 

显然,任半塘乃以王目[据任氏《敦煌歌辞总编》凡例第(三十四)之(甲)部,王目即指王重民《伯希和刧经录》]所载谓P.2748背面有大中四年文件为整个卷子断代之依据。

 

王重民先生于据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藏原卷著录编撰之《伯希和刧经录》中,于卷子P.2748“《古文尚书》残卷(孔安国传)”之记载云:

 

存〈洛诰〉第十五至〈蔡仲之命〉第十九。背录诗:〈燕歌行〉、〈古贤集〉、〈大漠行〉、〈长门怨〉、〈国师唐和尚百岁书〉、〈王昭怨诸词人连句〉、〈燉煌廿咏〉等。又有大中四年文件一通,甚重要,惜下截残去。

 

王氏提及该卷子内含有一份题有"大中四年”字样之文献时,与卷背其他各诗篇名有所区分,显见“大中四年文件”不应与各诗篇相提并论。王氏或因文体所限,未及详说,而任氏对王氏之语却有所误读,更似从未仔细考察过整卷文献之形成过程及其物理存在状况。任氏仅据王氏之著录而作出简单推论,即遽然断定〈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之写作及缮写年代,甚为可惜。徐俊先生于其《敦煌诗集残卷辑考》中,已批评任氏据“大中四年文件”定〈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之创作时代为大中四年(公元850年)以前为不确,指出“大中四年文件”乃裱褙时阑入之衬纸,故《古文尚书》之装裱时间,必在大中四年之后,从而推论卷背各篇必抄写于大中四年之后。笔者认为其理据虽足以推翻任氏之臆断,惜仍未臻完善,笔者将于下文补述之。

 

 

【本文插图三】《法藏敦煌西域文献》

第 18 册P.2748 背面图版 11 - 6

 

【本文插图四】《法藏敦煌西域文献》

第 18 册 P.2748 背面图版 11 - 7

 

 

【本文插图五】国际敦煌学项目(IDP)之法国国家图书馆(BnF)藏Pelliot chinois 2748 “大中四年七月廿日状”图版

 

 

先论“大中四年文件”之物理存在状况。此文件其实乃指P.2748背面所黏贴之一张敦煌学界命名为〈大中四年七月廿日状〉之一截纸片 。此截纸片(下称“大中四年纸片”)之存在状况为横向黏贴于卷子背面,置于〈国师唐和尚百岁书〉之序言及十首诗之间,而〈百岁书〉序言之最末二行则书于大中四年纸片原来之顶端空白位置上。笔者认为,大中四年纸片实非一般手卷裱褙时之衬纸 。据笔者仔细勘察相关图版,此纸片明显乃作修复卷子撕裂处背后之衬纸或托底纸之用:今复核P.2748正面《古文尚书孔氏传洛诰》之图版第11-6,发现于该图版左端近末二至末四行位置之间,有一条由纸张顶部至底部纵向之不规则断裂痕 ,说明该处曾经意外撕裂,而大中四年纸片,乃修复者用以衬托于该撕裂处纸背之物料。因此,大中四年纸片实为一件独立文献之残余部分,其上之纪年信息,与P.2748正背面所书之各种文献并无必然之关系。该纸片所以依附于P.2748背面之上,仅为修补该卷之裂痕而为修复者所随机取用之结果。因此,大中四年纸片不能作为P.2748背面起首之〈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之断代依据。根据此纸片上之纪年信息,笔者仅能确定,修复《古文尚书孔氏传洛诰》卷之举措,必在大中四年之后若干年,盖其时该大中四年纸片之原文献,或已被视为无用之废纸,始能被修复者加以裁截、黏贴,用为装裱之资。所以说,任半塘先生之推论未能成立。

 

 

【本文插图六】《法藏敦煌西域文献》第 18 册 

P.2748 正面图版 11 - 6

 

 

【本文插图七】国际敦煌学项目(IDP)之法国国家

图书馆(BnF)藏Pelliot chinois 2748 图版局部

 

 

再论P.2748卷子(除大中四年纸片外)之物理存在状况。据笔者考察其正背面各图版 ,可知正面《古文尚书孔氏传洛诰》卷,实乃由书手先行于多张纸上陆续缮写,然后再作剪裁,整齐驳口以拼接成卷。据该卷子正背面图版所见,有多处接驳口,其接驳痕均十分清晰。卷子正面之《古文尚书》文字,鲜见书写于驳痕之上(只有正面图版11-2末四行”文武勤教”下小字夹注中,有一小字“迎”右方笔划现于接驳痕上,或因裁剪过度夺去字形右侧而需补笔);

 

 

【本文插图八】《法藏敦煌西域文献》第 18 册 

P.2748 背面图版 11 - 2

 

【本文插图九】国际敦煌学项目(IDP)之法国国家

图书馆(BnF)藏Pelliot chinois 2748 图版局部

 

而背面诗篇则反之,其书手于接驳痕全不回避,多处直书其上(例如P.2748背面图版11-4末第四行、11-6第二行、11-10末第五行等)。此等现象表明,卷背诗篇之抄写,必在《古文尚书》缮写并接驳成卷之后。特未详卷背各种诗篇,是否全皆抄写于卷子以大中四年纸片修复之后耳。

 

若从书体书风观之,P.2748背面由〈燕歌行一首〉起至卷末文字,依次包括〈古贤集一卷〉、〈大漠行一首〉、〈长门怨一首〉、〈国师唐和尚百岁书〉、〈王照君怨诸词人连句〉、〈沙州燉煌二十詠并序〉、〈锦衣篇〉(存题),皆出自同一书手,则或亦属同一时期所抄。徐俊先生考P.2748卷背〈国师唐和尚百岁书〉之抄写年代,认为诗序中作者自称“勑授河西都僧统”,而原作者悟真,任河西都僧统之时间为咸通十年(869)十二月二十五日,推论此卷之抄写时代不可能早于此年;徐氏又引该〈百岁书〉序有云“年逾七十”等语,结合其他史料和研究成果,推断该卷卷背文字必抄于唐僖宗广明元年(880)之后。徐氏之考证十分有价值,该卷卷背诸诗之抄写时代确可定于880年之后,惟是说似未能直接推之于〈燕歌行〉一首之前,即卷背起首之三首词。

 

〈思越人〉二首及〈怨春闺〉等三词之书风,与其后诸诗并不一致,盖出自不同书手,更或非同时期所书。P.2748背面图版11-1及11-2显示,〈思越人〉抄于《古文尚书》卷首背面(从上下方向翻面),由顶格开始书写,首二至三行下部纸张缺损,以至〈思越人〉第一首缺字特甚。〈怨春闺〉则低四字接书于〈思越人〉二首后面。其后留有约六行空白,始书写〈燕歌行〉等等诗篇。词与诗之间留有明显间距,或书者有意区分文体;又或后之书手有意区隔前书,以示书者或抄写时间之不同,亦未可知。然则〈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之抄写时间,未必与〈燕歌行〉等等诗篇同时,故笔者以为徐俊先生之考年结论,尚未能涵概〈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

 

总之,P.2748背面各部分之缮写情况颇为复杂,各种可能性皆未能排除。从卷子之状况仅可推知,〈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抄写时间应在其正面《古文尚书》成卷之后,至于是否书于卷子修复之前或之后,则未可考知。此外,三词既抄于〈燕歌行〉前面,故可知其抄写时间应在〈燕歌行〉等诗之前,其他皆未能确定。是以知〈思越人〉、〈怨春闺〉等三词之写作及缮写年代,由于欠缺足够之参照,如具充分说服力之时间坐标等等,故目前尚无法考定。因此,笔者以为饶宗颐先生当年仅据词史资料将〈思越人〉系于923年,暗示〈思越人〉创作及抄写时间之下限为五代时期;而〈怨春闺〉则为新见词调,更无任何记载可征,饶先生乃对此词之创作及抄写时间不著一辞。饶先生当年之严谨学风,于兹可见一斑。任半塘先生对饶先生之相关批判,似有厚诬之嫌。

 

除此之外,此小事看似乃任饶两位先生之学术龃龉,但任先生之说传播极广、影响深远,致使后来研究敦煌曲子词之年轻学人,多有盲从权威、因循任说,不加考辨而完全漠视其他学说者。此种现象极为不利于曲子词及词体起源问题研究之发展


浏览(2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4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