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京都静源(刘正教授)的学术博客  
刘正教授的学术论著和文学作品全发表  
网络日志正文
《武汉新型肺炎事件病毒来源的多种可能性》(修订) 2020-01-31 09:17:52

武汉新型肺炎事件病毒来源的多种可能性

 

刘正 教授/文学博士

 

我是洋博士,但是不是医学博士。没想到我昨天转发的《与钟南山长谈后,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回应》一文,在十几个小时就出现了一千多万人次的阅读量!而且还在继续疯涨着。于是,我决定把我亲自撰写的此文对外公布: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最后一个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最近这个名字大量出现在国外很多网络上,当时却被翻译为“Zhengli Shi石征利”,那是错误的。另外几个作者是葛行义、李嘉路、杨兴娄。他们的名字也被国外很多网络写错了。)

石正丽教授个人具体介绍见这里:

http://159.226.126.127:8082/web/55577/home

笔者因为曾经是武汉大学历史学教授,在武汉生活和工作几年,略知一二。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国家病毒学实验室在当地是国家一级保密单位,严格禁止任何外人进入。

石正丽教授等人的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网络还有人指责这次的武汉新型肺炎病毒来源于美国的“阴谋论”文章,他们直接指责出自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其实,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正是石正丽教授的合作方。只是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风险很大。2014年美国CDC(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立刻已经叫停了北卡罗莱纳大学的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现在有些脑残反而倒打一耙指责是美方制造了这次病毒传染,还信誓旦旦说2003年的萨斯病毒也来源于美国。我真的被他们的反美情怀深深地打动了。

于是,印度学者首先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石正丽教授最近公开声明“印度学者已经决定撤回这篇预印本文章”。可是,她却没有再告诉大家:那个印度学者“正在收集更多证据,然后准备继续发表,而不是永远撤除指控。”

这次武汉肺炎的病毒之所以说直接来自实验室,是基于以下证据:

首先,S蛋白的ACE2能奇迹地被改造成可以在人身上传播的人工改造痕迹。其次,从病毒NDA序列上分析武汉的类SARS冠状病毒就是来源于“中国科学家”2018年从舟山蝙蝠身上发现并成功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这是由南京市某军事医学科学单位作为重大成果提交的。他们通过DNA编辑工程技术故意更改了舟山蝙蝠病毒,于是出现了人类之间相互接触传播的新病毒。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因子数据库找到(NIHGenBank)201845日中央电视台正式报道过这一重大科研成果。因此,这显然是人工改造后的病毒,而不是自然变异的结果。

那么,结论来了:谁是这次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幕后责任人?我推测事件应该是属于武汉病毒所的实验室病毒泄露所造成的。该实验室病毒泄露在出现过多次。甚至也出现过被实验的动物成了某些人的宠物的现象。而被实验的猴子多达几百只,其泄露渠道有如下三种:

第一个泄露渠道是负责给病毒猴子每天饲养的饲养员(一定有“临时工”出来背锅)所接触到。他们购买实验用的猴子并没有固定的渠道。如果他们派人到武汉各个海鲜市场购买活候等实验动物时,和市场贩卖人员和猴子产生了接触传染。第二个泄露渠道是被实验的猴子在饲养时从饲养员(临时工)手中逃走,传染给了武汉当地的部分实验室饲养员和其他动物。第三个泄露渠道是患病猴子死后没有被焚化,而是被饲养员(临时工)运到海鲜市场作为野味贩卖给商家,从此开启了大规模人传人。

而在国内外最近的主流媒体上,却出现了另外三个责任者:

第一个: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教授石正丽。她以个人名义发布回音“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

第二个: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比如蝙蝠等等)。但是,尽人皆知:有不少学者和调查记者主张那里并不是源头。早期患者中三分之一的人并没有到过那里。

第三个:中山大学郭德银教授。他的个人介绍:http://www.icourses.cn/web/sword/portal/teacherDetails?userId=ff8080814117fdcd0141241608410c56

让我们静待有关当局和国内外科研机构和个人的调查结论吧。


(现在我昨天转发的《与钟南山长谈后,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回应》一文,已经超过了1039万多人次阅读。可见关心人之多!)

 


 

1006.jpg

 

此文只是我个人一家之言。欢迎来信质疑或反驳。来信:kyotosizumoto@hotmail.com

 


浏览(14093) (106)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京都静源 回复 5000 留言时间:2020-02-10 15:18:43

尽人皆知武汉病毒所多次泄露,而且实验动物多次出现在海鲜市场被贩卖。比如院士李宁就带头把实验动物卖了1000多万!

回复 | 0
作者:YiMing88 留言时间:2020-02-04 17:18:04

多益网络董事长实名举报石正丽:涉制造传播病毒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20/02/04/2186734.html

回复 | 1
作者:lh88 回复 lijunzy 留言时间:2020-02-03 16:00:50

1960年代发展核武器时我们战战兢兢地把实验室建在没有人烟的大漠。现在成为厉害国了,就少了些敬畏。

回复 | 3
作者:lh88 回复 chh 留言时间:2020-02-03 15:58:05

想都别想,你去调查试试。中国很多事情是不能调查的,比如1960年大饥荒

回复 | 4
作者:YiMing88 回复 YiMing88 留言时间:2020-02-02 12:42:43

原文:

h-t-t-p-s://jameslyonsweiler.com/2020/01/30/on-the-origins-of-the-2019-ncov-virus-wuhan-china/

回复 | 2
作者:YiMing88 留言时间:2020-02-02 12:40:54

匹兹堡大学的高级研究科学家、生物信息学分析核心的总监詹姆斯·里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于1月30日发表一篇名为【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的重要文章。其核心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是在实验室里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出来。原文如下:On the Origins of the 2019-nCoV Virus, Wuhan, Chinah-t-t-p-s://principia-scientific.org/on-the-origins-of-the-2019-ncov-virus-wuhan-china/The available evidence most strongly supports that the 2019-NCoV virus is a vaccine strain of coronavirus either accidentally released from a laboratory accident, perhaps a laboratory researcher becoming infected with the virus while conducting animal experiments, or the Chinese were performing clinical studies of a Coronavirus vaccine in humans.

回复 | 4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YiMing88 留言时间:2020-02-02 11:22:11

这位巾帼英雄当小三成功上位,功成名就,现在爱上骑黑天鹅!

论到玩黑天鹅,谁能与武大巾帼英雄争锋?

回复 | 3
作者:YiMing88 留言时间:2020-02-02 11:13:51

抗击新冠肺炎的双黄连之母:80后正厅级巾帼英雄?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20/02/02/669570.html中国的居里夫人:记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 (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之学生、现在的妻子)

回复 | 6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chh 留言时间:2020-02-02 11:06:44

谁敢查这些?找死。现在,这可是最高等级国家机密。

回复 | 4
作者:chh 留言时间:2020-02-02 10:56:54

這個問題我覺得道先要知道第一個病人在哪里得的病,現在人在哪里?是死是活?其家里人現在情況又如何?等等許多疑問!我想現今調查這些信息應該不會太難,除非有人故意刁難!

回复 | 0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20-02-02 10:44:15

也许,石正丽克扣某人奖金;小子不忿,把病毒到处抹?

大家都可以猜猜。其实,怎么泄漏的,现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真正的源头。

回复 | 0
作者:京都静源 留言时间:2020-02-02 08:17:17

https://3w.huanqiu.com/a/955842/9CaKrnKp9M7?agt=20&tt_group_id=67887741232260060232月2日,印度研究人员于1月31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论文撤稿。此前,网上不断有各种版本的流言,或多或少都把此次疫情的发生与国内科研机构的实验室病毒标本泄露关联在一起。对此,2月2日下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朋友圈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回复 | 0
作者:lijunzy 留言时间:2020-02-02 07:12:58

为何不把这种实验室建在人烟稀少的大沙漠里?建在这么大的城市里, 决策者、参与的科研人员,脑袋进水了吗?

回复 | 10
作者:Chi999 留言时间:2020-02-02 03:01:29
肯定是泄露!无意还是有意?
回复 | 8
作者:Chi999 留言时间:2020-02-02 02:11:02
舍車保師 要找替罪羊。
回复 | 6
作者:Chi999 留言时间:2020-02-02 01:54:11
為了捂盖子,陷害武汉人,最終使所有中國人形象受損!
回复 | 9
作者:京都静源 回复 5000 留言时间:2020-02-01 21:25:40

你可以提出你的设想。

回复 | 2
作者:京都静源 回复 5000 留言时间:2020-02-01 21:25:13

您显然没有理解我使用临时工三个字的含义。这是国内一贯推卸责任的说法。我当然知道更多相关的纪律。

回复 | 3
作者:5000 留言时间:2020-02-01 03:58:36

人为泄露的可能性, 不能排除。 但是您这三条都无法说服人。

回复 | 3
作者:5000 留言时间:2020-02-01 03:54:30

泄露渠道有如下三种:

第一个泄露渠道是负责给病毒猴子每天饲养的饲养员临时工所接触到。他们又到武汉各个海鲜市场购买活候时,和市场贩卖人员和猴子产生了接触传染。

第二个泄露渠道是被实验的猴子在饲养时从饲养员临时工手中逃走,传染给了武汉当地的部分实验室饲养员和其他动物。

第三个泄露渠道是患病猴子死后没有被焚化,而是被饲养员临时工运到海鲜市场作为野味贩卖给商家,从此开启了大规模人传人。

第一个泄露渠道, 肯定是臆想。 因为实验室的实验动物都是有定点 农场 供给, 而且实验之前有筛选, 不会临时跑去非法市场采购。

第二个泄露渠道,如果是逃脱、传染给其他动物或者人,不会没有在武昌江夏区, 专门跑去汉口火车站发病。

第三个泄露渠道, 患病猴子死后没有被焚化,而是被饲养员临时工运到海鲜市场作为野味贩卖给商家? 首先, 您老离开中国多年, 中国现在已经没有临时工了, 这种工作都是严格军事化管理、军方负责销毁危险污染性生物垃圾。 --您老还不如说是石正丽博士自己吃了!

回复 | 2
作者:5000 留言时间:2020-02-01 03:45:43

泄露渠道有如下三种:

第一个泄露渠道是负责给病毒猴子每天饲养的饲养员临时工所接触到。他们又到武汉各个海鲜市场购买活候时,和市场贩卖人员和猴子产生了接触传染。

第二个泄露渠道是被实验的猴子在饲养时从饲养员临时工手中逃走,传染给了武汉当地的部分实验室饲养员和其他动物。

第三个泄露渠道是患病猴子死后没有被焚化,而是被饲养员临时工运到海鲜市场作为野味贩卖给商家,从此开启了大规模人传人。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20-01-31 12:03:20

从发表的2019-nCoV基因顺序看应该不是简单人工产物,这个序列和石正利发现的蝙蝠病毒高度同源,但并不相同,也不是简单的基因置换。简单的基因置换很容易看出来的。所以我倾向相信这是一个新病毒。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