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1阅人的博客  
Living in Canada,is in paradise on the earth  
网络日志正文
【原創】台灣不僅是台灣島,也是中華民族傳承者——和台灣的中國人談中國 2019-12-20 19:07:33

原則上說,為了能擺脫中共的專制統治,我覺得“獨立”也不失為選項之一。在各種“獨立”中,台灣是最有資格和條件的。只是,把“中華民國”變成要獨立的“台灣”,讓人感覺就像不肖子孫在毀祖產,那麼的墮落。台灣要是自動放棄了“中華民國”地位,自動放棄了承接“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傳人資格,到了有一天世界想要擁抱一個民主自由、法治嚴明、和平知理、文化悠久、舉世尊重的中國,他们去哪裡找呢?海峡對岸那个一心想把“中國”當成金色標籤往自己髒脸上貼的红色流氓政權配吗?

从小,我也是毫不懷疑中共的中國是“養育了我的祖國母親”,我也是熱血沸騰的唱著“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一定要解放台灣”。直到896.4.,共產黨衛軍當著全世界的面在自己的首都大開殺戒,我才完全失去對中共國的最後一點幻想。

移民到加拿大後,感覺兩個國都不是我的國。等到護照要延期,去中國領事館被中共官員訓斥才驚覺中共依然是我的老闆,這才急忙入加拿大籍。此後,加拿大漸漸清晰成了“我的國”,中國慢慢淡出成僅僅是“有親友尚在的地方”。

等到我旅遊去了台灣後,借寫遊記的機會整理思路,終於發現我夢中的中國原來是“中華民國”,是“中華民國”給了我全新的美好感受(見敝博文《一見鍾情,愛上台灣——台灣旅遊後記》)。

可是,我也看到:在世人心裡,“台灣”已經取代“中華民國”。在全世界,Taiwan已經取代ROC,連GoogleROC”都找不到Republic of China的解釋了,終於找到維基解密,上面的解釋居然是“Republic of China1912-1949)”,後面還加一句“For the Republic of China after 1949, see Taiwan”。

更悲哀的是,在台灣,身為中華民國公民的人們統統自稱“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沒了“全國”,只有“全島”;像聯合國一樣把“中國”默認為“中共黨國”;連身為中華民國總統的呂秀蓮都自稱“中華民國台灣”(總統擅自改稱國號,叛國乎?)!中華民國人妄自菲薄已是冰凍三尺。不是說好“梅花堅韌象徵我們巍巍的大中華”的嗎?。

最近看到紀錄片,回憶鄧麗君短短42歲身世,發現她不僅是永遠的歌壇巨星,而且是個有堅定三民主義信念的中華民國人。可是,中華民國似乎已經把鄧麗君這個國寶給忘了。在台灣旅遊時,我特意放鄧麗君的歌,但從未有人顯得感興趣——這是不湊巧嗎?在鄧麗君逝世22週年時,日本用了最新的動態全息影像技術還原鄧麗君舞台演出,場面逼真震撼(連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o32ZLYjyM4)。而在中華民國卻沒人如此用心來紀念過鄧麗君——這是我孤陋寡聞嗎?

   2015年,中國大陸歌壇出了一個朗嘎拉姆,網上盛傳這位16歲的泰國華裔小姑娘是鄧麗君轉世。朗嘎拉姆把鄧麗君的歌聲模仿得近乎完美,不看視頻不一定能分辨出(只是唱速慢一點,看得出她很努力和急需專業指導)。視頻鏈接: www.youtube.com/watch?v=Svtw-Nqcyy0&list=RDIigd1f5tMjU&index=6  和www.youtube.com/watch?v=GoA90WsSoLI。可是,朗嘎拉姆為學中文去了北京,在中國音樂學院附中讀書。

   為什麼不是去台灣學中文?鄧麗君的家鄉在台灣,她的口音、文字、文化熏陶等等都來自台灣,不論是在感情上還是在學習考慮上朗嘎拉姆都應該選擇去台灣。

   唯一的解釋是“錢”!紅色中國比中華民國有錢,準確的說是“比中華民國捨得出錢”,他們連招待來自非洲的留學生都那麼捨得出錢,一個“世界唯一”的中學生更不在話下。再說,把一個中學生幾年的生活費學費什麼的全包下又能花多少錢?就算是沒有回報的投資又能浪費多少錢?只能說中華民國沒人在乎這個“轉世鄧麗君”,不捨得花這個錢中華民國政府不捨得花這個錢,中華民國富豪們不捨得花這個錢,也沒人登高一呼為朗嘎拉姆募捐,連鄧麗君的三哥鄧長富都不捨得花這個錢。鄧三哥不是“鄧麗君文教基金會”的董事長嗎?

   就這樣,在紅色中國只過了兩年,朗嘎拉姆十八歲,就退步成這樣了(連接視頻):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M3NTYzMDE4NA==.html?refer=seo_operation.liuxiao.liux_00003308_3000_YvmIba_19042900   在第二句“我愛你有幾分”的“愛”字上,她的高音上不去,而且不會用丹田運氣,離鄧麗君歌聲的“寛”和“亮”比兩年前更遠,更沒有鄧麗君歌聲的“清”和“婉轉”,只剩下假嗓把聲音從喉管裡唧出來。這還沒完,最後把《月亮代表我的心》唱成了扭擺風。她這是誰帶出來的?

   今年,朗嘎拉姆在紅色中國又過了兩年,二十歲了。她在香港的一場表演中為表演而表演,顯得功底和訓練双缺,勉為其難。最後唱得上氣不接下氣,成了卡拉OK水平,生生就把鄧麗君給唱殘了。見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kgl-VO1RWY    

   這,又是“錢”在作怪吧?急急忙忙想要掙錢,就不惜竭澤而漁,殺雞取卵?朗嘎拉姆這四年就沒學到什麼好!

  不止是鄧麗君,中華民國人民還有許多應當認真保護的財富

              政治領域                                     ---對兩黨爛鬥厭倦?那就自組第三黨

  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創建了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上的“不流血轉換政權”的里程碑,永垂青史。而且中華民國的“軍隊國家化”、“一人一票直接選舉總統”的民主政治模式不僅在很多國家“軍隊軍閥化”的亞洲堪稱燈塔,在整個世界也是領先的,比背著歷史包袱的老牌民主國家美國、加拿大更公平,不至於出現“得票多者敗選”的倒霉事。

   然而,正在成長中的中華民國民主政治卻不幸出現“政治部落化”老態。“政治部落”是那位“虎媽”教授蔡美兒創造的概念,意指某些人群中(我這裡特指民主社會中)的政治生態出現“部落化”現象。具體表現就是,不同的政治觀點派別之間不理性、不包容、無法相互理解溝通、相互仇視乃至暴力相向,就像人類原始社會中的部落,“我的部落”或者“非我部落”就是一切想法和行為的標準,是一種危險的文明退步。想要了解更多蔡美兒此學說,點擊連接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9158  。

   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歷史從第一次全民直選李登輝當上總統的1996年算起,至今才23年,和人類整個民主政治歷史相比,只是處於幼兒時期,卻從一開始就老了。要知道,有著幾百年民主政治歷史的美國是直到今天有了個分裂族群的川普才出現“政治部落化”的。再看看加拿大,加拿大的民主政治生態一百多年至今依然年輕健康,最近的實例就是剛剛結束的聯邦大選:在黨領選舉中失敗的原保守黨聯邦議員馬克西姆•貝涅爾Maxime Bernie),不惜分裂保守黨,另立一個反移民、反多元文化的極右 “人民黨”。結果是整個人民黨只得不到2%的選票,而且連貝涅爾自己原有議員席位都沒保住,全軍覆沒。

   民主進步黨以歷史上國民黨的作惡記錄為支點,把挑動國民不同群體間的敵視和仇恨作為拉選票的法寶,毫無疑問應該為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生態如此迅速的老化負主要責任。仇恨是野火,燒起來就難以控制,最終恨人的和被恨的都會被燒到。用“挑動仇恨”來贏得選舉,是一種放火自毀家園的邪惡手段。放火的民進黨自己長成了兩大執政黨之一,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土壤卻被嚴重毒害,不知要幾代人的努力才可消除。

   開創了由專制轉向民主政治歷史的國民黨,不思進取,坐吃老本,固步自封,盛產諸如李登輝、宋楚瑜、王金平一類的內奸、狡詐自私小人等內部蛀蟲,最終被掏空,日益衰老腐朽,完全無力反擊民進黨的邪惡政治攻勢,也要負很大責任。更糟糕的是,國民黨不檢討如何脫胎換骨重生,反而走上聯共的死路,以至於今天被中共嚴重滲透,紅色代言人、紅色間諜多如牛毛。比如那個受“媽祖託夢”而出來競選總統的郭台銘,托中共的福在大陸生意做得如火如荼,想把錢拿回家就得效命中共,雖不情願也得勉為其難,所以胡編了個 “託夢”,把世人都當傻瓜?

   以此推論,但凡受中共照顧把生意做大的中華民國背景商人,全部都有被中共控制的嫌疑。比方說,在加拿大有許多華人商店、有幾個是華人皆知的台灣老闆大型連鎖生意,都接受大陸的“銀聯卡”、“支付寶”、“微信”付款方式。什麼意思?就是受到特別照顧:可以直接在這些加拿大店裡用人民幣消費,把留學生、中國遊客以及其他持有人民幣的華人生意都吸引過去了!須知,人民幣是不能國際自由兌換的。幾年前,中共的國有銀行“中國銀行”在加拿大分行曾經試探過“銀聯卡可在中國銀行的提款機上提取限額加幣”,很快就被中共政府叫停並受到“洗錢調查”。尤其是在當今中美貿易戰環境下,中共的外匯嚴重出超,連自己定下的“中國公民每人每年可兌換五萬美元”承諾都大打折扣,居然會允許那些店自由兌換人民幣?!那些店的生意受到中共的特別關照,自然在中共需要花加元時必須出錢,以“捐款(如給中共指定的競選人政治捐款)”、“生意往來(一元錢的生意付三元)”等等方式出錢,不怕調查。

  民進黨是個靠毒化環境獲得生長機會的的政黨,本身就是有毒的,就好像罌粟,儘管它開著美麗的花。國民黨從理念上到人員構成都慢慢被“中共紅”滲透,眼看就要成為中共的“台灣支部”,行將就木。那麼中華民國的希望在哪裡?

  只有中華民國的選民們、青年們能担起這個救國的責任了,特別是中華民國的年輕人,年輕到國中生、高中生(後面將有專門一章談到你們的希望)。你們有民主政治環境,思想言論自由的空間這樣一個巨大優勢,還愁找不到希望嗎?只要你們能拋棄“自甘思想禁錮、墨守成規,被歷史恩怨裹挾進藍、綠兩個部落”的劣勢。台灣不是只有“被吞”或者“獨立”兩條路選擇的。

  第三條路是“和解歷史恩怨、跳出藍綠思維、組建一個全民黨”。這個全民性的政黨不尋求獨立或統一,從“立足台灣的中華民國是唯一合法的中國”出發,以重建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民主中國為最終目標。南非“真相,和解”的經驗證明,這是解決歷史仇恨恩怨的最好辦法。南非人民、柬埔寨人民能用“調查、公開真相”來和解幾百年種族衝突和超過20%國民死亡的血海深仇,中華民國人民為什麼不能用“和解”對待國民黨蔣介石造成的仇恨?真相早已公開,人都已經到了孫輩重孫輩了,肅清“仇恨”毒素當從這代青年開始。

  1971年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被美國出賣,至今已48年。在人的壽命中,48年很長,所以在中華民國,自卑日益增長,成了代代相傳的悲觀情緒,看不到48年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瞬間。現在,全世界都被紅色“厲害國”嚇醒,新冷戰已從美中貿易戰、香港人反共運動拉開帷幕,中華民國怎可置身度外、等著坐享其成?年輕人組建一個“和解歷史恩怨、跳出藍綠思維”政黨的天時到了。對著全國、全世界大聲喊出“唾棄中共,擁抱中華民國”的機遇就在眼前!

  不要以為,中共的紅色美元花不完。美國和中共貿易脫鉤、另組規則公平的自由貿易圈是必然趨勢。如同美墨加的貿易協定,加入了美國的自由貿易圈如果還想和中共有貿易協定,就必須得到圈中所有國家的批准。光是這一條,門檻就高得叫中共永遠爬不過去。除非它能做出美國要求的“可監督的結構性改變”,成為“市場經濟國家”,但這無異於叫中共自殺。一旦中共和自由世界的貿易資源枯竭,那些巴結它盼著撈點錢的“朋友”就會移情別戀。

  不要以為,中共會在聯合國裡長命百歲。現在,中華民國回歸聯合國的曙光已經被美國帶出來了。從國際局勢現狀來看,自由世界和中共外交脫鉤正在醞釀中,等到習近平把中共的紅色美元花完,要么美國領頭把中共流氓國趕出聯合國,要么美國領頭重組另一個由民主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或者兩個中國並存競爭勢必發生。這當然需要時間,川普是指望不上了,況且川普不要朋友只要錢。就算再過20年吧,現在的國中生高中生到時候三十多歲,正當年。

  我也同意,美國不仗義,常常出賣朋友,當年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聯合國出賣中華民國的。同時我也看到,美國扶持朋友的時候更多,關鍵是這個朋友對美國的重要程度。比如日本,甚至不想掩飾對美國的仇恨,至今還在憑弔“神風突擊隊”,美國卻一直拿它當民主世界的朋友。中華民國也是,美國在出賣中華民國的同時,還保留一個“台灣關係法”,依然把中華民國當作朋友。以“我的利益”為第一考量,這是人類乃至所有生物的本性,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是這麼做的。而美國,在“自私自利”的同時,也是全世界最講仁義、道義、仗義的。比方這次香港的爭取民主運動中,平時爭吵得不可開交的美國國會達到少見的高度一致,快速通過了“香港人權保護法案”。再看英國國會,他們倒是無所作為,好像“中英聯合聲明”與他們無關。

  中華民國的人們如果能跳出“國、我、家鄉”這類感情用事因素理智思考:假如你是1971年美國的決策人,你會怎麼做?

  二戰中,美國為了勝利“出賣”自己軍人的例子也很多,最有名的當數“1942年第一次轟炸日本本土”(連接: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9%BA%E8%A2%AD%E4%B8%9C%E4%BA%AC)。明知道此次轟炸軍事意義不大,明知道16架轟炸機和80名飛行員可能有去無回,可是從總統羅斯福到直接轟炸的飛行指揮官都毫不猶豫做了,那80名飛行員也不抱怨“被出賣”。美國人就是這麼有血性!

  今天,事態很明顯:新冷戰中,美國需要中華民國來遏制中共,如同當年美國為了美蘇冷戰出賣中華民國。國際政治中,互為棋子,不是只有大國能撥動小國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金正恩的朝鮮,又窮又小,卻撥得美、中、俄三大國團團轉。 重要的是有無政治智慧。我家後院有一顆野核桃樹,長年被幾隻灰褐色的大松鼠共享,直到幾年前來了一隻花栗鼠,情況有了改變。這後來的花栗鼠只有老鼠那麼大,download.jpg卻非常霸道,把野核桃樹當作自家私產,每每把幾隻比牠大幾倍的松鼠追打得雞飛狗跳,打完了還要憤怒的罵一通。從牠們的互動中,我倒是悟出個秘密:以小勝大的要素,第一是“勇”,第二是“快”。這兩條,在近百年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的完敗過程中,中共是全佔了,所以從小花栗鼠長成了大老虎。

   歷史之恥,歷史之訓,若用來自貶,那只會沉淪再沉淪;若用來自勵,就會上升再上升。如前所述,習慣了既成老路的藍、綠部落已經沒了希望,只有年輕的、有識有志的、有勇有謀的中華民國人可以闖出新路。首先,幾百萬中華民國年輕人中能出幾個領袖人物嗎?

                                      經濟領域                          -——想發大財?只須改變一點經商觀念

  從什麼時候起,台灣的農產品銷售必須“依靠大陸”了?在中共還在從人民口中奪下最優質的農產品出口賺取寶貴的外匯時,台灣的剩餘農產品銷往哪裡?我懶得去查,只是憑常識推斷把這個說法抄熱的人一定是中共的間諜。台灣的耕地有限,農業只佔GDP總數的5%,自給後剩餘寥寥。何況,台灣能產的水果大陸多半也能產,中共為什麼會讓台灣的產品去擠大陸農民的市場?想像一下,假如你有個鄰居,自家孩子都吃不飽,卻要拿美食引誘你的孩子去他家,你那鄰居是何居心,用腳指頭都能想到。繼續想像,假如這時你家有個大人對孩子說:“好啊,快去,他家的東西可好吃了”,你會不會懷疑家裡進來個狼外婆?

  台灣產的水果屬於熱帶水果,是附近的韓國、日本、俄羅斯都沒有的,再不行了,把鳳梨榨汁裝瓶賣到加拿大。加拿大的市場上常年有瓶裝鳳梨汁需求。中華民國的農民、商人們有沒有想辦法往這些國家推銷?

  就我的觀察而言,沒有。聽駐多倫多的“台灣經文辦事處”的工作人員說,還真有農民讓鳳梨爛在地裡的。讓鳳梨爛在地裡也不想辦法推銷?實在是匪夷所思。

  在台灣時,我就有留意到,那些生意人基本沒什麼商業進取心,得過且過,不求發展。例如大名鼎鼎的阿霞飯店,生意極其火爆,要事先訂座才能去吃飯是常態,能在那裡請客是很有面子的事。即使這樣,她也不開分店,台北的人想在阿霞飯店請客得一群人坐火車去台南。就是在台南,她也不擴大店面,就這麼個四層小樓,從

DSC00470_副本.jpg

DSC00469_副本.jpg

DSC00468_副本.jpg

1983年至今,真的大大浪費了她的寶貴招牌資源。而且,阿霞飯店的營業時間是每週六天,每天七小時——下午2點至五點是要全體午休的。不論是在大陸還是加拿大,從沒見過華人做自家生意是這麼悠閒的,大家都是用輪休來盡量延長營業時間。

  還有台北的“老牌牛肉拉麵大王”(見敝博文《台北美食》http://blog.creaders.net/u/11546/201803/317109.html )。有那樣一個招牌口碑,換了任何一個地方的華商,絕對是把店開在在繁華地段,寬敞舒適,衛生乾淨,冬暖夏涼,價錢提高。

  不僅是阿霞飯店和“老牌牛肉拉麵大王”,在台灣時,能感到整個社會的經商風氣基調都是“悠閒”,完全沒有華人經商中司空見慣的“賺錢焦慮”之風。記得在基隆海邊,看到一個家庭牛肉麵館,每週“公休”兩天,最終也沒讓我有機會去品嚐;而在多倫多東區唐人街曾經有一家台山移民開的超市,每年只有陰曆大年初一那天關門休息。兩個極端哈!

  這裡我不是說生活態度“悠閒”不好,我只是想說明中華民國的經濟發展大有潛力,只需要人民的商業觀念做一些改變即可,遠遠不是只有“一罵政府,二等中共恩賜”這一條路。這裡尚且不談房地產開發,因為我贊成中華民國的“保護私產,保護人權”的房地產開發理念。幸虧台灣沒有也像大陸那樣瘋狂開發房地產。

  中華民國的商人“悠閒掙錢”不僅表現在台灣,我在加拿大也有體會。

  去了台灣我才知道,原來台灣也產優質烈性白酒。金門高粱酒被名人效應把大眾酒抄成了名酒,不提了。不出名的“玉山大曲”更好,59.5度卻入口綿和,還是大眾價錢,為什麼沒人把它出口到北美?大陸產的烈性白酒在北美市場上銷了很多年了。在一次慶祝雙十的聚餐會上,我把這個問題對一位和“台商會”來往密切的僑務委員提出,他回答說:幾年前確有台商試過將金門高粱酒出口北美,可是貨源難以組織,只好作罷。也就是說,酒廠產能不足,不能滿足市場。看看,那酒廠就是這樣對待商業機會的。擴大產能有多難?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態度。

  想到金門高粱酒廠的懶散並不代表玉山大曲酒廠就懶散,我把這個想法用郵件發給駐多倫多的“台灣經文辦事處”官方機構,猜想也許中華民國政府能做些什麼。結果是石沉大海,沒有解釋,沒有否定,完全不回應。後來中國大陸發生了“毒疫苗”事件,一些朋友在微信上討論帶孩子去日本打疫苗。我想,中華民國的醫療水平也很高,桃園的長庚醫院已經形成規模性的醫療服務圈,還佔有語言和價格優勢,為什麼讓日本拿走機會?於是又發去一封郵件。結果還是完全不回應,不管我說什麼,不管我怎麼追問,他們就是咬緊牙關擺出個“堅決不回應”的姿態,簡直懷疑那裡全是被中共間諜把持了。

                                      國軍地位 

                     ——將校們請自省:您是軍人嗎?

  自從抗戰勝利之後,中華民國的國軍就沒再創造輝煌。直到實現了國家政治民主化,國軍的“國家化,中立化”一步就追上了老牌民主國家,堪稱獨裁專制國家民主轉型的典範。

   也許是民主轉型太快的副作用吧,國軍的高級將領們產生了“政客錯覺”,似乎事事都在向拉選票的政客們看齊,忘記了軍人、軍隊地位、軍隊建設的特殊專業性。下面讓我舉例。

   例一:在台北旅遊時,我曾經繞著總統府走半圈,從後門走到前門,這樣我看到過好幾個總統府的憲兵,持槍的徒手的男的女的當官的當兵的都有。仔細觀察,發現這些憲兵們既沒有想像中應有的健壯體格,也沒有想像中應有的堅定鋭利目光,缺訓練不專業。近距離經過一個持槍站崗的女兵時,我緊盯著她的眼睛想得到一點反應,她卻只是以標準的站立姿勢平視前方、目光渙散無聚焦,害羞嗎?她是個正在執勤的現役憲兵誒,就沒人教過她我可能突然出手攻擊甚至奪槍?至少出於禮貌也該有目光接觸吧。憲兵原意是“軍隊中的警察”(MP——Military Police),從兵源體格意志力到訓練裝備等等都應該是最好的,全世界的軍隊都這樣。而中華民國總統府的憲兵,與其說他們是保衛總統府的憲兵,倒是更像剛剛穿上軍裝的軍訓學生。

   後來,我和一位台北的警察先生談到過我對總統府憲兵的觀感,這位當過裝甲兵的警察先生告訴我:現在台灣的年輕人普遍不願當兵,軍隊沒有選擇,所以這些兵穿上軍裝也沒有軍人心。大家都看到了台灣的防務越來越差。

   例二:2011年12月20日晚至21日臨晨,有著“虎軍”稱號的金門“金東守備隊”的二級汽修廠營房遭當地歹徒三度襲擊。其中第三次襲擊最為凶狠,共打傷九名軍人,到場處理糾紛的金東守備隊隊長鍾吉倚上校和參謀主任胡壽宏少校受傷嚴重,鍾吉倚上校頭骨破裂,一度生命垂危。有報導說,當時鍾上校曾命令屬下“不要打他們,他們不是敵人”,所以歹徒得以打傷眾多軍人後全身而退。新聞連接:https://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5052865  

  若不是這個“不要打他們”的命令,歹徒怎麼可能打傷那麼多的軍人自己卻毫髮無損?再飯桶的軍隊,論體力、搏擊、配合這類訓練也要比普通民眾強吧。就算“不要打他們”之說只是記者編的,那也是因為讀者大眾希望看到、社會主體都認為軍人應該這樣:寧願被打也不能“打他們”,這樣做很高尚!

   國軍在國家中的地位就如此之低嗎?為什麼?普通民眾面對暴力侵犯還有“自我防衛權”呢。鍾上校大概就是“把自己當成拉選票的政客”了,而沒有把自己、自己帶的隊伍當成國之重器來保護。按常理推斷,鍾上校絕不是決定國軍地位的人,該對“軍人把自己當成拉選票的政客”負責的應該是國軍、中華民國中很高層人物。

   例三:2016年7月1日,國軍500噸級金江號巡邏艦在進行年度操演驗收時因人為疏失,誤射一枚反艦飛彈,擊中高雄籍漁船“翔利昇號”駕駛艙(未爆炸),造成船長黃文忠死亡,另外三人輕傷。新聞鏈接: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2-24/115262 

   7月3日下午,海軍高層決定,由艦隊指揮部參謀長李世強少將帶領,金江艦長林伯澤、兵器長許博為、士官長陳銘修、操作發射飛彈的高嘉駿中士到受害人黃文忠家道歉弔唁。一行人到達黃家後,遭到黃文忠家人痛罵侮辱。新聞連接:https://video.udn.com/news/519232https://kknews.cc/military/v4v5ay.html  

   本來,為司法公正和避免再次發生罪案,無論怎樣的刑事案,嫌犯和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屬是不能在判決前直接見面的,必要的溝通工作應由代理律師全權辦理。這是經過法治國家長期司法實踐才得到的經驗。涉及軍人犯罪的案子更有其特殊性,自有軍事法庭處置,絕對輪不到受害人家屬動私刑。嫌犯被定罪後,自己真心實意想要懺悔也要等到被除去軍籍再說。我就非常奇怪:國防部、海軍司令部沒有聘請法律專家的嗎?大概國軍的那些坐在高高的辦公室裡的將軍們都“把自己當成拉選票的政客”了吧?在他們的心目中,國軍建設、軍人地位、軍心算老幾?

   難怪現在台灣的年輕人普遍不願當兵。哪個有志青年願意加入這樣的軍隊?如此把自家軍人的地位和軍心往泥裡踩,國軍將領和中華民國中很高層人物中的中共間諜應該多得嚇人吧。

   在志願兵役制下,願意入伍的人一般有三類:第一類是有保家衛國使命感,決心為人民服務的人,有些本身就是出生於軍人世家,這類人永遠應該是軍隊的精華支柱。要是這類人中有智勇雙全、能文能武的,那絕對是難得的將才。第二類只是為了一個飯碗、職業、前程什麼的人,走到哪算哪。很多軍人世家出生的也屬於這類人。第三類人是為了能夠合法殺人而入伍,比如那些虐死下屬的軍官

   這第一類人總是很少,所以軍隊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盡力吸引他們入伍,盡力愛護培養他們。國軍的高級將領們,您有一直這麼做嗎?請您自問:我屬於這第一類人嗎?要是您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都是No,那麼請您辭職讓賢,這將是您對中華民國能做出的最大貢獻。中共的武力威脅正在日益增長,和平將軍的舒服日子已經享受完了,希望現在挽救軍心還來得及。

               青年使命

              ——只能自己救自己,護家園

  什麼是當代中華民國青年們的天賦歷史使命?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家園,為了自己的、自己後代的未來,保護好自己這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繁榮家園。不要等到以後台灣淪落到像今天的香港時才知道對兒孫們說“對不起,當年我錯過可以有所作為的時機”。

   今天,中華民國長輩們建立的藍、綠政黨都靠不住,只能靠年輕人你們自己。不要怕你們自己“不是名人,沒有顯赫的名校學歷”,如果你們有堅定的意志和信念,那些陳腐的觀念都不是障礙。比如“香港眾志”的黃之峰和周庭,沒有誰在意他們是否有顯赫的名校學歷。 

360截图20191203140208828_副本.jpg上圖中,左為黃之峰,右為周庭,都是23歲,同為香港年輕人的新政黨“香港眾志”創始人。黃之峰是“香港眾志”秘書長,周庭曾經擔任“香港眾志”副秘書長一年。這是他們剛剛從法院被保釋出來的镜头,截频自YouTube。

  看看他們的眼睛,那目光表現出的堅定,让人看到香港的希望。總統府的憲兵們所缺乏的正是這個。香港七百多萬人口能產生這樣的青年領袖人物,中華民國呢?台灣兩千三百萬加上海外幾百萬,應該能產生十幾個吧,你們在哪裡?你們現在在幹什麼?請大膽的站出來,上軍校去,從政去,組黨去!我們也來一個“中國眾志黨”如何?

   不要誤會,我沒有主張中華民國的青年學香港青年上街堵路、佔領這裡那裡。中華民國的青年生活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比香港青年的政治環境好若干數量級,有很多表達觀點的更好方式,遠遠用不著“上街堵路、佔領這裡那裡”這類極端性的破壞手段,這是你們自己的家園啊。新生的政黨該怎麼擴大知名度?我們可以借鑒法輪功的溫和方式而決不能學民進黨的放毒自毀家園方式。肅清民進黨的“仇恨”毒素當從這一代年輕人開始。

   具體該怎麼做?我的想法是:首先要以“希望”吸收年輕人入黨,然後利用年輕人的優勢在民間做好事擴大黨的知名度。比如:表演街舞、街頭演唱、外語翻譯、幫人修理設置教使用手機電腦什麼的等等。反正年輕人的頭腦比我靈活,只要願意做,辦法總比困難多。

   說實話,以我的觀察 ,對這一代出生在中等收入國家、難免被嬌寵的中華民國年輕人是否有堅定的信念、信心、危機感、使命感等等來掌握自己和國家的命運,我頗有疑慮:他們父輩、祖輩的吃苦奮鬥精神在他們的身上還剩多少?

  在台北曾經遇到過一對帶著兩個小男孩去旅遊的年輕夫婦,那父親問我的看法:他想將來有一天把孩子送到中國大陸去讀書,因為大陸的工作機會多,節奏快鍛鍊人。我像被火燙一樣立即反應:千萬使不得!大陸有毒!!大陸已經被糟蹋成了“不適合居住的”有毒地區,不僅是食品、空氣、水、日常用品這類防不勝防的硬體有毒,而且多數軟體,比如世界觀、價值觀、榮辱觀、人際相處方式等等,也有毒。那位父親對“軟體有毒”的第一反應是 “狼性”和“狼圖騰”。豈止啊,我想,還有“蛇性”、“蠕蟲性” 、“奴才性”、“厚黑性” 、“多重人格性”……,不勝枚舉,罄竹難書啊。大陸的工作機會多嗎?中共發佈的數據根據政權的需要造假早就不是新聞,大陸的失業率有多高,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標準很簡單:看看有多少處於工作年齡段的人在工作時間閒逛;看看有多少處於工作年齡段的女人留長髮。我順便拿那位年輕的母親舉例:一看她就是上班母親,不留長髮 (她點頭:長髮真的很難打理)。至於想要孩子在快節奏中得到鍛鍊,香港日本韓國都是更好的選擇,千萬不要去大陸。

  當時,因為時間有限,很多話都沒來得及對那對年輕夫婦說,希望他們能在這裡看到。確實,很多台灣青年在大陸找到了工作,錢也比在台灣掙得多;更有甚者,為了吸引台灣青年去大陸創業,大陸有些地方還無償提供創業啟動資金,而且門檻不高。曾經在TVBS的一個節目上看到一個台灣青年介紹他的這類親身經歷,這位台灣青年滿臉慶幸:“三十萬哪,不用還的”。有這麼好的事!?好得簡直不像真的。我相信所有台灣青年講的這類親身經歷都是真的,同時我也能肯定事情不是真的“這麼好”。為什麼這等好事只落到台灣青年頭上?僅僅因為你們是“台灣青年”,屬於“還沒上鈎的魚”。

   中共會怎麼對待“釣上來的魚”,看看今天的 “香港青年”吧。

   再看看大陸青年。在中共手中,大陸青年從永遠只是“等待下鍋的魚”。除了高層紅二代,中共從來、從來、從來沒有對大陸青年像對台灣青年這麼好過。相反,大陸青年的悲慘故事卻是“不勝枚舉,罄竹難書”。有興趣者可以自己搜索 “韓戰人海戰術”、“反右”、“大饑荒”、“文革”、 “知青下放”、 “六•四”等等,還有新近發生的“武漢大學生失蹤”。就說眼下吧,大陸青年找工作首先得靠“拼爹”(網上用語,指靠長輩的關係介紹最為重要——“拼”誰的“爹”手中的關係硬),“提供無償創業啟動資金”?那只能是親爹,否則做夢都別想,包括沒有紅色背景的華為總裁任正非在創業初期都是靠自己艱苦奮鬥打拚的。搜索“山東大學異性伴讀”即可瞭解當今大陸青年打工掙錢有多難:山東大學校網招女生,為海外(多數是非洲)留學生每人配三個“異性伴讀”(包括業餘聚會伴酒),海外留學生不滿意還可以投訴扣女大學生工錢(這就為性騷擾開了方便之門,還有傳出“伴讀女生”懷孕的)。更為誇張的是,網招女生名額是幾十,報名的卻有一百多,超額一倍有餘,不漂亮的還不要。山東大學呀,創建於清朝的老牌名校呢,為了一點點補助小錢幹這個?女大學生居然爭相報名!

   還是用那個比喻:假如你有個鄰居,自家孩子都吃不飽,卻要拿美食引誘你的孩子去他家。你那鄰居是何居心?用腳趾頭想都不難想到。

   中共的居心早已不是秘密,就是要在台灣青年眼中、乃至全中華民國的人民眼中把中華民國踩下去:大陸比台灣工作機會多,掙錢多,中共的專制制度比民主制度前途美好。中共的這個經濟攻勢成效顯著:台灣青年希望去大陸上學、工作的比例大增(如前提到的面那對年輕夫婦,和我這個短暫萍水相逢之人的第一話題就是“送孩子去大陸如何”),遠遠超出參軍、保衛家園的意願。中華民國眼看著就要被中共“不戰而曲”。

   共產黨的百年歷史已經證明,不管它以什麼面貌出現,它的本質就是對人類危害最大的魔鬼。台灣青年想掙錢多本身沒錯,但掙魔鬼的錢的同時把靈魂出賣給魔鬼而不自知、或者裝作不知甚至根本就不想知,那就大錯特錯了。不管你們認你們生長於斯的島國是“台灣”還是“中華民國”,那都是你們的家園,那是你們值得用生命去保衛的家園,魔鬼用多少錢能買走呢?    

              黑社會

                 ——挣中共的錢,要拿命還的

  張安樂心甘情願把靈魂出賣給魔鬼換錢,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已經成了中共派遣到台灣來自毀家園的第五縱隊。台灣其它的的黑社會、特別是對諸如“竹聯邦”、“四海幫”這類老牌黑社會千萬要清醒:共產黨是魔鬼,張安樂拿了中共的錢,就和你們不再是一個道上的人了。黑社會掙中共的錢,是要拿命還的!

   作為逃犯的張安樂,一個在大陸無根無基的台灣黑老大不但沒有被抓,反而能在區區十幾年中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年營業額一億美元,說他沒有中共的特殊照顧,誰都不信(那麼多台商去過大陸,大家知道官方照顧有多麼重要)。確實,張安樂是還有命活著,可他的大兒子死了。中共假造一個“黑幫鬥毆”去幹掉一個特定的人易如反掌,那就是張建和,為的是拿住張安樂的死穴,讓他乖乖聽命。他不是另外還有兩個兒子嗎,那就是人質。因為知道內幕,江湖人稱“白狼”的黑老大張安樂只能在他的大兒子被人殺了後顯得那麼的“悲痛而大度”。

   中共自己就是個升格為“政權”的黑社會,一旦得了江山,不會容忍任何其它黑社會。在中共還遠遠沒有成氣候時,就有這類黑歷史記錄:搜索“井岡山袁文才王佐”或者點擊連結http://history.people.com.cn/n/2014/0526/c372327-25064474.html ,看看中共對收留他們上井岡山的綠林好漢是怎樣先用後殺的。

   至於中共在大陸奪取江山後,是怎樣趕盡殺絶全部土匪黑社會的(包括幫助過中共的),天下皆知,無須枚舉。


浏览(112) (6)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9-12-21 16:01:40
文章很老道。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