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藿香紫的博客  
透过现象看本质  
        http://blog.creaders.net/u/116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贸易逆差不是中美贸易冲突的真正根源 2018-05-13 12:28:14

中美关系已经从合作为主的互利关系发生显著转变,冲突成分日益加剧。尽管“贸易战”在公众视线中占据前台,但中美冲突绝不仅限于贸易冲突,而是涉及国家安全和国际秩序的全面冲突。这种背景下,贸易冲突容易掺杂其它成分,使得问题复杂化。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的“敌意”由来已久(见《更多证据:特朗普锁定中国为头号敌手》),但中美冲突的大格局是日积月累所致,不是特朗普一届政府所为,也不是换个总统就能避免的。当然执政者的具体应对和政策选择直接影响了近期冲突的演进过程。

本文仅局限于贸易冲突本身,试图解剖贸易冲突的本质,讨论最近双方博弈的得失。

如果看特朗普的长期言论,中美贸易问题主要是(货物)贸易逆差问题。这不仅反映在他的竞选讲演,他的推特推文,也反映在白宫政策(见:Here's What the U.S., China Demanded of Each Other on Trade)。特朗普对贸易逆差的关注绝不局限于中国,他对日本德国两个出口大国,甚至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都不放过。因此毫不夸张地说,在特朗普的眼里,(货物)贸易逆差和贸易问题是等价的,解决贸易问题就是要削减贸易逆差,手段就是加征进口关税。

事实上,贸易逆差仅仅是贸易不平衡的表象,背后根源可以千差万别,和贸易公平与否没有必然因果关系。我们可以做个假想实验,假想一个落后国家和一个发达国家做生意, 这个发达国家对落后国家的产品没有什么兴趣,但落后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产品充满兴趣。这对贸易伙伴无疑存在明显贸易不平衡。这一不平衡是经济竞争力决定的,不是贸易保护主义造成的。在以货易货的时代,不平衡不会发生,因为进口的货物和出口的货物是易货交易,彼此都是等值的。货币打破了易货贸易的平衡约束,但代价是货币兑换出现不平衡,也就是说为了进口商品,落后国家对发达国家的货币的需求大大超过发达国家对落后国家的货币需求。这个不平衡的长期后果是落后国家的货币贬值,最终进口商品十分昂贵,无法消费,达到新的贸易平衡。

在这个假想实验中,如果发达国家愿意投资这个落后国家,投资就成了对落后国家货币的需求。这个新增需求可以改善贸易造成的货币需求不平衡,避免落后国家货币贬值,维持贸易不平衡。

这个假想实验说明贸易不平衡并不意味着存在贸易保护主义或非法贸易歧视。经济竞争力不对称和外部投资都可能是背后深层原因。

我们再举个假想实验来研究贸易逆差问题。众所周知,巴菲特是非常成功的投资者。我们假想巴菲特投资管理公司完全建在一个孤岛上,自成一国。这个国家什么货物也不生产,所有消费都是进口。由于该国的金融服务赚取高额利润,对进口开支自然不是问题。如果从货物贸易逆差这根标尺看,这个国家恐怕是最大的贸易不平衡受害国!没有出口,只有进口!毫无疑问,这种结论显然十分荒唐可笑。

巴菲特投资公司假想国实验实际上牵引出一个重要问题,衡量贸易逆差不仅仅要看商品贸易逆差,还要看服务业贸易逆差。美国对华服务业长期顺差,尽管这一顺差不足以弥补货物贸易上的逆差,但常常被人忽视。特朗普似乎并不懂得这个道理,每次拿贸易逆差说事,肯定只看货物贸易逆差。

综上,假想实验说明重要两点:

    贸易平衡不仅仅是衡量货物贸易,还要计入服务业贸易

    贸易逆差未必是贸易歧视所致,必须具体分析

因此单单纠结于贸易逆差,是治标不治本。针对贸易逆差,必须分析深层原因,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政策,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在这一方面华盛顿走了极大弯路。先是在光伏产品和洗衣机下手,然后在钢铁和铝材下手,完全遵循特朗普的错误认知。但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似乎对问题认知有所改变。他在500亿贸易制裁方案中对知识产权集中火力,对商品贸易关注不多。这无疑朝贸易问题的核心迈出正确的一步。但在五月三日和四日的北京会谈中,美方提出八点要求,仍是大杂烩,暴露出华盛顿政出多门,没有系统性,缺乏战略眼光。

抛开贸易赤字的表象,中美贸易的核心问题究竟是什么?笔者罗列几点主要问题。

1. 防护墙是名目张胆的贸易壁垒

伟大的防火墙屏蔽了美国最大市值的高科技公司,包括谷歌,脸书等,还屏蔽了美国传媒和音像制品。在数字化网络时代的新兴产业中,美国基本完全被拒之门外。

2. 各种隐形歧视政策

北京十分擅长不上台面的隐形歧视。这种歧视长期反映在外资银行等产业。北京也巧立名目,选择性执法,处罚外资企业。即使国内企业有同样问题,甚至严重百倍,也逍遥“法”外。外资药企一度是重灾区,麦当劳也是著名案例。在南韩萨德导弹防卫争端上,北京更是将流氓手段发展到极致,怂恿民众抵制阻碍韩国企业正常运营,导致部分韩企不得不关门停业。北京仍冠冕堂皇称没有贸易政策变化,杀人不见血!

3. 没有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司法体系不仅有严重权钱交换的腐败问题,更受党的领导,没有真正执法独立性。乔丹商标案是经典案例,尽管最终裁决乔丹胜诉,但这样一个事实明显的案例经历了漫长曲折的过程,充分显示外资企业在华的窘境。

4. 公私难分

中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民企。马云和马化腾早有直言,他们的企业是党的。任何民企购买美国企业,其背后的高额银行资金支持都不是纯粹商业行为,有国家机器的身影。

5. 各种政府插手的扶植政策

由于长期的计划经济和后来的国家资本主义,北京执政当局对政府出手的产业扶植政策从来没有中断过,早期的出口退税和补贴,现在的国营主导的产业政策,都是政府插手的扶植政策,而不是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这些是外资企业防不胜防的贸易歧视。事实上,北京对本国民企都是长期政策上歧视,外资自然难逃噩运。

综上,北京在贸易政策上存在着相当大的公平性问题 ,美国不满是有情可原的。北京绝不是贸易自由化的领头羊,而是贸易规则的破坏者,贸易战的始作俑者。但如此占理的事情,特朗普不得要领,只纠结贸易逆差,俨然像个欺负人的恶霸,实在是极大的政策失败。

北京的贸易问题不仅伤害美国,也伤害美国盟友,但特朗普没有团结这些盟友,而是挥舞贸易逆差大棒,不分青红皂白,同时伤及盟友,让盟友对特朗普贸易政策左右为难。

尽管如此,中美的贸易核心问题是客观存在,无法掩饰。这些问题如果现在不能及时抓住,适时解决,问题只会更加严重,早晚是逃不过的劫。

(阅读更多,回到首页; twitter:@wjbf2016)

作者:藿香子

时间:2018年5月13日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浏览(930) (2) 评论(9)
发表评论
网络谎言的经典套路:断章取义 2018-02-24 14:30:19

网络谣言满天飞是数字网络发展的新现象,在2016年大选期间达到空前规模。特别检查官穆勒最近对俄国谣言机器的起诉书披露了冰山一角。由于脸书等社交网络深入无数人的生活,这些平台为谣言传播提供了有力和渠道。类比早期电子邮件,由于发送电子邮件成本低廉,很快垃圾邮件泛滥。相比之下社交网络平台比电子邮件更强大,可以轻易搜集收件人的个人喜好,政治倾向,因而可以有的放矢的发送特定剪裁的假新闻。收件人如果怀着淳朴的心,警惕性不高,极易信以为真,上当受骗。这一问题目前尚无解决良策,一方面脸书转发新闻报道,自身不是传统媒体,没有记者,编辑等等严格新闻报道程序。另一方面脸书如果设定新闻报道过滤关卡,也会引起干涉言论自由的担忧。

网络谣言有些是无中生有,但大多数是断章取义,夸大其词。笔者最近在几小时内亲见一个谣言泡制过程。图一可见在国会听证会上,美国本土安全局作证,称过去十五年,在国际恐怖主义案件中,四分之三罪犯是外国出生人口。这点其实并不出人意外,所谓国际恐袭案件,就是恐怖袭击有外国极端组织支持,比如ISIS。这类案件,肇事者多半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公民。 本土安全局的证词非常合乎常理,没有令人惊讶的地方。

很快,图二这样的新闻就在网上疯传。该新闻称,本土国安局作证,美国恐袭嫌犯四分之三是外国出生人口。这篇报道刻意去掉国际恐怖主义案件的”国际“二字,结果证词被扭曲成移民是美国安全最大隐患,驱除移民美国恐袭会减少四分之三。笔者看到这篇新闻前恰好看过国安局作证的电视报道,听了现场陈述原话。因此立刻识别图二报道的欺骗性。但很多人没有见过原始报道,图二新闻肯定在他们心里打下一个印记:移民很危险!

事实上9/11以后美国恐怖袭击本土居多,最近大案有佛罗里达州同性恋酒吧血洗案和拉斯维加斯大屠杀案,远的有华盛顿特区冷枪案等等。但特朗普在推文中对恐怖袭击非常有选择性,本土袭击基本不提,ISIS恐袭则大谈特谈。这样做,特朗普显然刻意扭曲事实,误导民众,讨好反移民的支持者。白宫女神曾经明言,他们讲的是另类事实。如此罔顾事实,已经堂而皇之。这种背景下,假新闻积极配合,欺骗性和煽动性相当可怕。


pic1.jpg

图一 国土安全局国会作证:过去十五年中,

在国际恐怖案件中,四分之三罪犯是外国出生人口


pic2.jpg

图二 ZeroHedge 报道自9/11以来,

恐怖分子四分之三是外国出生人口


作者:藿香子 (twitter:@wjbf2016)

时间:2018年2月24日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浏览(35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从行为经济学看美国枪支问题未来演变 2018-02-20 16:07:30

2月14日发生的美国佛罗里达高中枪杀案再度掀起枪支管制问题的争论。佛罗里达高中枪杀案有十七人丧生。尽管这起悲剧发生之前已有多起美国高中枪杀案,但均未引起任何关注。佛罗里达高中枪杀案死伤众多,迅速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围绕这一悲剧,有几个重要相关事件值得梳理。

1) 众议院议长Paul Ryan称不会立刻讨论强制问题,拒绝任何条件反射性回应(No knee-jerky reactions)。该议长以前每次枪杀案后都这么说,如果几年之内的回应都是条件反射性的话,那非条件反射性的回应要等几十年或几百年了。

2) 特朗普事后造访悲剧发生地,但没有正式会见受害者家属和学校学生父母。

3) 特朗普称可以讨论学校安全问题。这无疑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策略。美国枪杀案层出穷,2017年10月的拉斯维加斯枪杀案就有58人丧生。 这个问题岂止是学校才有的问题?

4) 凶犯枪支均合法购买

5) 特朗普称凶犯早该被举报(见图一)。 这里特朗普实际在指责受害者及其社区。该高中早已将凶手开除,学校是尽职了。凶犯枪支均合法持有,举报又能如何?剥夺合法持枪权怎么可能?

6) 特朗普就任后悄悄取缔了奥巴马禁止精神病人拥有枪支的禁令。 因此任何举报都是徒劳的,因为没有法律依据取缔凶手的持枪权。

综上,不难看出尽管这起悲剧得到全国高度关注,但撼动美国枪支管制法律基本上是希望渺茫。 2012年 Sandy Hook 的二十余小学儿童被屠杀,都未能撼动强大的步枪协会,很难想象什么能撼动步枪协会的政治影响力。

那么未来会怎么样哪?平民百姓对安全的需求是不会停止的,这如同蓄水池,如果水压日益升高,水总要找个缺口流出来。未来可能的流向可以罗列如下:

一 、在人群聚集处加强保安,比如加安检门,严禁外人入内,等等。这可能从中小学校开始,但随着凶杀案的转移,最终会蔓延到几乎所有人群聚集处,包括商场,大学,邮局,候车室,等等。也就是处处设防,否则无处安全。

二、上述政策造成大量财政负担,商场等私企只能转嫁给消费者。学校,图书馆等场所需要纳税人掏腰包。当然纳税人也有投票权,地方政府是否能成功收缴保安开销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三、鉴于财政压力,个别地方政府开始试图向枪支销售收税,类似于收缴烟草税。枪支销售造成公共安全问题,因此对产生的财政负担负责是合情合理的。步枪协会对此不会听之任之,奋起反击。这场戏比当年烟草公司反禁烟还要精彩激烈。但步枪协会最终可能要做出退步,毕竟地方财政需要财源。

四、由于枪支泛滥,枪支凶杀问题无法真正解决,FBI 等机构疲于奔命。一个解决之道是对高风险嫌疑人加强监视。这种监视泛滥动摇了隐私权等基本原则,但在安全和隐私之间,社会似乎早已倾向选择安全,而放弃隐私权。从此众多美国公民均至于政府直接监视之下。(政客后来滥用这种监视特权打击政治对手,压制良心媒体,当然这是后话。)

五、由于上述“努力”,大规模枪杀案似乎得到控制,但散兵游勇日益增多。全球化和自动化对工作机会和社会结构的冲击并未解决,甚至更加严重,社会边缘人走火入魔十分常见。由于很难造成大面积伤亡事件,他们变得随性。如此零零星星但随处可见的枪杀案,让人们日益彼此戒心重重。一个相当乐于帮助陌生人的美国开始转变。为了自保,假设陌生人是凶嫌日益成了社会常态。

最终在依然泛滥的枪支环境下,美国日益成了自设监狱。


DT1.jpg

图一

作者:藿香子 (twitter:@wjbf2016)

时间:2018年2月19日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浏览(57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