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丰腴内心世界的成长的博客  
从一粒沙里可以看世界  
我的网络日志
探射燈:黑心木耳加料呃秤 養生變致癌 2017-03-16 19:22:29

不少港人為降脂補血買木耳養生,惟內地有傳媒近日揭發,廣東有「呃秤」奸商,為木耳違法添加化學物,令它由一斤變三斤,有檔主更訛稱只為木耳添加入白糖。惟「變身」後的木耳,出現偏重及變酸,經內地專家檢測後證實,含有非法添加的致癌物質硫酸鎂。香港醫生指出進食添加硫酸鎂的黑心木耳,可導致腹瀉、胃痛,嚴重者更會肝腎受損。有立法會議員促當局加強把關及抽驗,杜絕黑心食品流入本港。

內地黑心食品不斷,連被視為健康食品的木耳亦中招。廣東中山有市民近日購買了廉價木耳,發覺它偏重及散發酸酸的怪味,其中中山出售的只約25元人民幣一斤,有檔主聲稱木耳加白糖,令它更重秤,不會吃壞身體;東莞的農產品貿易城都有檔口出售「加糖木耳」,店主更即場吃下一片,證明質量好。

惟「加糖木耳」包裝上沒有標明品牌、產地等資料,還發出刺鼻酸味。內地傳媒在兩個地方購買了「加糖木耳」,連同廣州購買的木耳,共3個樣本送往廣州食品藥品安全研究所檢測,結果發現,中山及東莞的樣本添加了硫酸鎂。

深圳一間乾貨店店主方先生指出,由於優質木耳售價每斤約120元人民幣,入貨價最少90元,故不少奸商以身試法,增加木耳重量牟利。

木耳在香港多處有售,一間雜貨店檔主鄭女士指出,木耳近年銷量增加,該店的木耳主要來自雲南,她多年來都未曾聽聞有黑心木耳。另一間海味雜貨店負責人鄭先生則表示,木耳主要由台灣及內地入貨,一個月約售出10多斤,不少顧客是長者,說「可以清血管。」

香港教育大學科學與環境學系助理教授曾耀輝表示,硫酸鎂主要用作肥料,若市民懷疑買到黑心木耳,不要飲用泡水後的水。家庭醫生關嘉美稱,大量攝入硫酸鎂,會導致胃痛、胃抽搐及腹瀉,嚴重更會出現脫水情況,更甚的是會加重肝腎臟負荷,造成損傷。

立法會議員陳恒鑼κ录械襟@訝,他指港人進食的木耳大部分來自內地,擔心黑心木耳會流入本港,要求食安中心加強把關。

食安中心發言人指出,中心去年抽取了58個木耳及雲耳作化學測試,包括菌類毒素、金屬雜質及防腐劑等,全部樣本通過檢測。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出售不宜供人食用的食物屬犯法,最高可被判罰款5萬港元及監禁6個月。

-------------------------------------

《魔法軍團Z》魔法與鋼鐵の戰正式啟動!

日系機甲戰棋手機遊戲《魔法軍團Z》好評配信中!

遊戲下載:http://s.gameone.com/fYw4ilj 

原文地址: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317/bkn-20170317050010960-0317_00822_001.html



浏览(4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總統彈劾案裁決在即 韓國憲法法院被曝遭監聽 2017-03-06 18:09:28

韓國憲法法院預計將于一兩周內對總統朴槿惠彈劾案作出最終裁決。然而,韓國媒體4日曝料稱,憲法法院最近數月遭到韓國情報機構的“監聽”。

  這則傳言引發譁然。韓國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前黨首楊婉儀幼稚園、眼下在潛在總統候選人支持率民調中領先的文在寅5日呼籲立即調查此事是否屬實。

  被曝監聽

  韓國漢城廣播公司(SBS)4日援引一名國家情報院前高級官員的話報導,憲法法院審理朴槿惠彈劾案期間,國家情報院一直在悄悄搜集有關憲法法院的情報。

  文在寅的發言人朴光彥(音譯)5日說,“根據媒體報導,一名國家情報院(前)官員透露該機構自今年1月以來一直在監聽憲法法院……如果此事屬實,這屬於嚴重違反官方紀律”。

  韓國國會2016年12月9日通過針對朴槿惠的彈劾動議案,憲法法院按相關程式應在180天內作出最終裁決。外界普遍預期,憲法法院會在代院長李貞美本月13日卸任前作出宣判,以避免因法官人數過少而影響裁決公正性楊婉儀幼稚園

  就憲法法院被曝遭監聽一事,樸光彥呼籲立即對“誰下令執行監聽,所搜集的情報最後落入誰手,憲法法院官員事前或事後是否被告知監聽一事”等問題展開調查。

  韓國國家情報院隨後在一份新聞公報裡回應說,所有指控均“毫無依據”,SBS的相關報導缺乏證據或證人。“我們已就這則報導向SBS表達強烈抗議,並要求對方更正報導。我們正準備一系列反制措施,”新聞公報說。

  國家情報院是韓國情報及國家安全機關,仿照美國中央情報局建立。

  宣判在即

  眼下,朴槿惠彈劾案的法庭辯論全部結束,只待宣判,朴槿惠的政治命呒磳⒁姺謺浴H绻涣T免,韓國須在60天內舉行大選;如果彈劾案被駁回,她將返崗主政。

  憲法法院原有9名法官,前任院長朴漢徹卸任後剩下8人。據韓聯社報導,2月28日起,憲法法院的8名法官進入閉門評議程式。一般來講,除公休假日外,憲法法院會進行一個星期左右的評議,然後宣讀判決。

  據悉,憲法法院在本月10日或13日作出裁決的可能性最大。8名法官中至少要有6人同意彈劾,朴槿惠才會被罷免。

  如果在10日宣判中朴槿惠被罷免,大選有可能於5月9日舉行楊婉儀幼稚園;如果13日作出罷免判決,則大選可能在5月10日舉行。

  面對激烈的輿論交鋒,憲法法院代院長李貞美在最後一次庭審上表示,為使國家和社會儘快從混亂中穩定下來,“深感責任重大”。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international/2017-3-7/news_content_143434.shtml




浏览(2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餘生很長,我陪你走完 2017-02-22 18:17:48

印象中,他還是那個不經世事、懵懂幼稚的小孩,不懂得打扮自己,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掙錢養家,也不懂得這個世界的好壞,永遠活在象牙塔裏,等著我來照顧濾水器牌子

 

人都說:“父親是女兒上輩子的情人”,那我始終覺得,弟弟應該就是上輩子的仇家吧,這輩子尋來“折騰”我了。

 

一直以來,我對弟弟是又愛又恨,在以前的二十多年,都是“恨”居多,我們都是從小打架長大的。

 

我比弟弟大三歲,只那個時候還小,不懂得謙讓,遇到喜歡的東西就要搶,說不通的話題就要爭,話不投機就開打,經常是你打我一下,我捶你一拳,到最後兩個人都哭了,然後結果一致是:我是姐姐,就應該讓著弟弟,不論事情的前因後果。

 

那時候心裏對“姐姐”這個角色很是不滿意,憑什麼明明是他胡鬧還偏偏都是我的錯?心裏對姐弟沒有概念,有的滿是童年的天真。

 

我十一歲的時候,爸媽為了掙錢外出打工,自此就成了異鄉漂泊客,也就春節回家一趟。我和弟弟住在了奶奶家,從此相依為命。

 

爺爺奶奶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年復一年,一年四季都在各種忙活,除了冬天稍閑,加上沒有文化,因此就很少有時間過問我姐弟倆,學習上的難題、內心裏的想法等等,都是被忽略的角落,他們照顧不到。大多時候,我們的業餘時間,就是彼此。

 

我的童年裏,確是以他為樂趣。

 

小時候,他那胖胖傻傻的樣子還清晰印在我的腦海裏,還又白白淨淨,而我較黑,鄰居都說我和他生倒了,他該是女兒,我是兒子的。

 

倒真是。小時候的他膽兒小,每當夜幕降臨,大廳沒有開燈時,我就謊稱要和他一起進去開燈,他就傻不拉嚨剡~進去了,我偷偷故意走在了他身後,然後等他走進去,我就跑出來,嚇唬他:“鬼來啦”,他猴兒似的當即跑出來,就哭,我笑得前仰後合,好玩極了。

 

我還記得,每當我倆得到相同的零花錢後,我貪嘴,早先花完了,就開始“借”他的零花錢,好說歹說有了就還,結果後來都被我忽悠過去了,從未還過。

 

想想那時的弟弟,還真是可愛,長的也是一副好玩的樣子,呆萌呆萌的。

 

然而有一次,因為我的疏忽,差一點失去了這個弟弟,每每想起,我都膽戰心驚,在那時的我,卻還不能明白其中後果。

 

那是大概我六七歲的時候,爺爺奶奶正在田間勞作,我和弟弟就自由活動到了一個水溝邊上,看那流水潺潺,看魚兒游泳,忽然不知怎麼,弟弟就掉進了水裏,水流還蠻急的,那麼小的弟弟就處於被水流走且下沉的過程,我當下驚呆了,居然愣在那裏不知所措。當時那條溝的水對我姐弟倆來說是深的,我跳進去可能也要被淹了大阪酒店推介,可我當時害怕得居然都叫不出聲來了,弟弟也被水嗆得叫不出來,巨大的無力感在翻湧。我就要失去弟弟了嗎?我不敢想像。

 

然後,從我身後躍過一個身影,立馬跳進水裏把弟弟抱了上來,然後叫來了我爺爺奶奶,說:“還好我一開始就注意到了他姐弟倆一直站在水邊上,再一看少了一個,心想可能是掉水裏了,馬上就跑來了”,爺爺奶奶也都嚇呆了,馬上抱著弟弟就回家換衣服,弟弟也灌了好幾口水,我看著被冷水浸濕的他剛剛經歷過生死一劫,心疼湧上心頭。作為姐姐的我,無比自責。

 

我們的童年也就是在這樣一驚一乍、一悲一喜的狀態中度過,也算是有滋有味。

 

自我讀高中住校以後,便少有與弟弟相聚的時光,再後來,就再也沒有以往的機會可以和他一起做遊戲、談天說地,慢慢地好像就有距離了。

 

那之後的他漸漸也像變了個人,學習不上進,性格變得叛逆,沉迷網路遊戲,與父母與我忤逆,再也不像是我可以捉弄可以玩耍可以說話的那個他了。

 

我一直理解,或許是他一個人的時候,再也沒了陪伴的人,內心的孤獨和孤僻逐漸蔓延,侵蝕了他的存在感,缺少了溫暖、傾訴、照顧,他變得自閉、自卑、自棄,一切都是源於缺愛。

 

從前有我陪他,從朝陽到晚霞,後來,我離開了家,去外地讀大學,原本就缺少父母呵護的他,內心更加孤寂,常常一個人悶在屋子裏,不是睡覺就是玩遊戲,然後因為遊戲而耽誤了學業,後來隨意選了一個大專去混個大學學歷,這一生都像是在混沌度日,湊合將就著等待老去,找不到生活的意義。

 

爸媽因為工作,我因為學業,很少能有時間常常回來,可他越來越不聽話,我偶爾回家,苦口婆心地勸他上進,他總是忤逆我,惹得我常常流淚外幣兌換,氣頭上還會抱怨為什麼我會有個這樣的弟弟啊。

 

說起來就是這樣與弟弟的思想鬥爭持續了好多年,我和父母好話說盡、狠話齊發都不管用,於是我在心裏基本上就“放棄”了這個弟弟,不想再過問他,任他自生自滅吧。我這樣暗自下了狠心。

 

就在今年,這個混小子終於要畢業實習了。一向未能獨立的他,幾經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我本不想過問,爸媽囑我給他找份工作,我勉為其難還是幫幫他吧。

 

於是我就特意給他介紹進了一個銷售的崗位,目的很明確,就是希望能夠使他改變,變得會說話,願意與人交流,學習人際關係,如果幹得好,還可以賺錢多。

 

本來我們一家都沒有對他抱有期望,這樣一個少言寡語的木頭,怎麼可能做得好銷售,就連親戚們也都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就當作是給他的曆練罷了。

 

後來,每次找他出來玩,我隱隱地感覺到他有一些變化,願意跟別人說話了,而且我對他說什麼,他也不像以前那樣忤逆發脾氣了。再後來,他入職第三個月,工資拿了一萬塊,我們全家人都驚呆了,我還特意把他送給我的一些券啊巧克力啊曬到朋友圈裏,因為太驚喜了,太想分享這一種等了二十多年的喜悅了。

 

他真的變了,變成了我們所期待的那個樣子了!

 

今天我一個朋友來家裏做客,我們一起做飯,把弟弟也叫來了,畢竟每次有好吃的我都會叫上他。他爽快答應了。

 

不幸的是,那天我感冒了,頭昏昏沉沉,就在朋友做飯的間隙,我躺床上休息去了。後來,弟弟來了,我聽到了聲音,也沒起來。我以為弟弟該是像以前一樣,見到誰都不搭理,只笑笑而已,就連親戚來了都不怎麼叫人的,結果我就聽到他主動對不太熟的朋友打招呼:“哎~你怎麼來啦?什麼時候來的?”,我當下就呆了,更多的是欣慰。

 

再然後,他又緊接著問了一句:“我姐呢?”聽到這一句,我的內心霎時間溢滿了感動,覺得這二十多年的情感與付出,值了。因為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叫過我一聲姐,我也從未奢望過。

 

一聲姐,幾世緣。

 

那天,我感慨良多,想起了很多他小時候的回憶。也想起我曾在他生日的那一天,給他秘密寫過一封長長的信,信的末尾那句話是:姐姐永遠是媽媽以外的最愛你的女人。

 

耳邊又想起了送給弟弟的那首歌:未來的每一步一腳印,相知相惜相依為你,別忘記彼此的約定,我會永遠在你身邊陪著你……

 

我親愛的弟弟,我知道每個人的夢想都要經過千錘百煉,而你不是孤單的你。餘生還很長,我陪你走完。



浏览(7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