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南山皓的博客  
送尔长江万里心,他年来访南山皓。  
我的网络日志
今天,谁最应该反思 “十月革命”? 2017-11-07 12:08:09

               今天,谁最应该反思十月革命”?

                                                                               南山皓

 

       今年是俄国十月革命”一百年周年。一百年前,以列宁为“核心”的布尔什维克用政变的方式推翻了向宪政共和过度的临时政府,随后又用刺刀解散了他自己许诺的、世人翘首以盼的立宪会议、用血腥断绝了一切通往宪政共和的道路,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场所谓的“革命”不仅给俄罗斯带了大灾难,大屠杀、大饥荒和残酷的内战,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一种极其可怕、而欺骗性又极强的专制制度,并且把这种意识形态、革命和制度,像癌细胞那样扩散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给那里的人们也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中国、东欧、北朝鲜、柬埔寨就是其中的重灾区。

 

      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是由苏联共产党一手建立起来的,它的活动是由苏共的卢布支持的,他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是由苏共一手制定的,甚至它的中央政治局成员也是由苏共决定的。除“长征期间联系中断外,在历次历史的重大关头,中共的决策都是由苏共制定的。如当年的“土地革命”、杀乡绅烧房子、建立工农兵苏维埃、1927年后的一系列起义暴动和割据、内部血腥的肃反和清洗、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1945年后何时谈判何时开打、以及1949年“共和国”的方针政策等等,无一不是在执行苏共的指示,无一不是唯苏共的马首是瞻。

 

      1949年后中国发生的许多大的政治灾难,如暴力土改、镇反期间的大屠杀、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天怒人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制度、以及后来的“文革”浩劫,追本溯源,都可以追到100年前在俄国发生的那场“革命”。

 

      “十月革命”74年后,那场“革命”建立起的制度和国家终于走到了头,苏联这个红色的庞然大物轰然倒下。从那以后,俄国停止了对十月革命”纪念,代之以对那场“革命”的反思。人们发现,十月革命”带来的并不是什么“人类历史的新纪元”,而是人类历史的大灾难。很有讽刺意义的是,今天俄国的国旗不是别的,正是当年被“十月革命”推翻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国旗。

 

     1031日,纪念苏联政治迫害时期遇难者的悲伤墙在莫斯科揭幕,俄总统普京出席揭幕仪式并发表讲话。他说:

 

对于我们所有人,对于未来的世代来说,了解并记住我们历史上这一悲惨时期是非常重要的。

 

当时各个阶层、全体人民:工人、农民、工程师、军官、宗教界人士和国家公职人员、学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残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为祖国做出贡献的人,不吝惜对祖国无限忠诚的人,每个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几百万人被控为人民的敌人,被枪毙或遭受精神折磨,饱受监狱、集中营和流放之苦。

 

      “这段可怕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

 

“政治镇压对于我们的全体人民、对于全社会来说都是悲剧,是对我们的人民的沉重打击,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认知。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承受着这种迫害的后果。

 

 今天,列宁像被拉倒了,柏林墙被推翻了,但那场“革命”所带来的“主义”和灾难并没有结束,相反,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还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下。在俄国人已经反思了26年后,中国却仍然在纪念“伟大的十月革命”,仍然死守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的那种奴役人民的主义和制度。在中国,宪法仍然是一纸空文,“人大”和“政协”仍然是摆设,书报检查和言论控制仍在进行,政治指控、折磨、镇压和迫害仍在继续,对人权的粗暴侵犯以及对人类政治文明准则公然的践踏,仍然是司空见惯的事。一句话,普京说的 悲惨时期”仍在继续。

 

  中国人恐怕是最不善于记取历史教训的民族了。口头上人们都认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当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被实践检验了74年后被苏联人民抛弃时,在深受这种制度毒害的中国,许多人却如丧考妣 。那位知名度极高的习某人不是还感慨“没有一个是男儿”吗?前几天,习某人带着他身边那6个人赶到上海中共“一大”旧址去朝圣,然后,中共中央仍然和北朝鲜一样,派出高官去俄国和那个已经过气的苏联共产党一小撮人一起纪念“伟大的十月革命”一百周年。

 

  习某人曾说,他和普京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从这两个人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时的所作所为,人们不难看出,两个人虽然在气质做派上有那么一点相似,但在政治思想上却是一旧一新。普京已基本走出十月革命”的阴影,而习某人的思想却还停留在一百年前;普京认为制造了大灾难、大悲剧的那些东西,在习某人看来却是最珍贵的思想和政治遗产,是必须坚持和发扬而不可须臾离开的东西。

 

 最滑稽的是,习某人的这种陈旧的、发霉的、早该送进历史博物馆的旧思想,却正在作为一种新时代的“新思想”,在全国范围里传达贯彻和学习。我真不知道该把它叫做这个时代的喜剧还是这个民族的悲剧。

 

    “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仍然没有结束,何时结束?谁也不知道。苏共在

活了74年后寿终正寝,有人就说,也许七十多年是一个共产党政权的大限。我的看法要悲观得多,在中国,七十多年恐怕是打不住的。

 

    只有在中国人开始反思上个世纪的“革命”历史时,中国才有希望。



浏览(1169) (13) 评论(8)
发表评论
李将军与种族主义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2017-08-19 14:04:38

李将军与种族主义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目前,美国的“黑左”和“白左”们打着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的旗号,到处拆毁李将军和其他南军将领的塑像,大有中国“文革”时期“破四旧”的劲头。

 

为什么要拆除李将军塑像?众口一词的说法是,那是“种族主义的象征”。他们的“逻辑”很简单:李将军是南北战争时南军的统帅,而南方的“邦联”是主张蓄奴的,那时的奴隶都是黑人,因此李将军当然是种族主义分子了。

     

有时,太简单的“逻辑”就不是逻辑。奴隶制和种族主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应混淆起来。种族主义的定义是宣扬某一种族优越,歧视其他种族;而奴隶的定义是没有人身自由,是主人的可以买卖的“财产”,和他们的种族和肤色没有任何关系。古罗马时期就有奴隶制,中国的商代也有奴隶制,这和种族主义有半分钱的关系吗?

 

不错,南北战争时的奴隶都是黑人,但那是由那个时代特定的历史环境造成的,而不是因他们的肤色造成的。那时的黑人是奴隶,是白人的“财产”,根本不存在任何“平权的问题。他们确实被人看不起,但那是因为他们特殊的奴隶身份,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肤色,因而不存在的当今所谓的“种族歧视”的问题,只存在这种蓄奴的制度道德不道德、应该不应该废除的问题。

 

黑人从奴隶制中解放出来,成为自由人后,应不应该给他们公民权、选举权,他们在各种机会面前,应不应该享有和白人一样的平等的权利等问题才有可能提上日程。也只有这时,因他们的肤色和种族说事的“种族主义”才可能出现,歧视和迫害黑人的三K党也正是这时才出现的。

 

希特勒当年宣扬雅利安人优越的种族主义、迫害犹太人,正是因为犹太人是和他们一样的自由人,在经济活动上胜过了他们,妨害和“抢夺”了他们的利益。如果当年的德国,犹太人都是所谓的雅利安人的奴隶,希特勒还用得着去鼓吹什么种族主义吗?他只需享用他的这些“财产”就好了。

 

既然种族主义是美国内战以后、废奴以后的概念,那末内战中的李将军怎么可能是个“种族主义者”?一个不是种族主义者的塑像又怎么可能是种族主义的像征呢?



浏览(1236) (14) 评论(2)
发表评论
对刘晓波之死的几点感慨 2017-07-15 07:42:25

对刘晓波之死的几点感慨

                            

南山皓

 

1.  为谁悲哀?

 

刘晓波死了,我并不为他悲哀。他为了中国社会的进步,敢于站出来呼吁宪政和民主,对中国和世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虽死犹荣,没有什么可悲哀的。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不论刘晓波年轻时有过什么过激的言词,他在晚年为08宪章而死,就死得其所,重于泰山。

 

但是,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悲哀,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刘晓波是因08宪章而获罪入狱的。08宪章是什么?只是一些人联名发表了有关宪政和民主的基本理念和主张而已。这种事在上个世纪初的晚清都不算什么,在袁世凯、段祺瑞和吴佩孚的“北洋军阀”时代则更不算什么,但是到了21世纪的中国,在那个“伟光正”领导下的“新中国”却以言获罪,而且罪莫大焉,竟然锒铛入狱,被一直关到了死。

 

这难道不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吗?一百年过去了,这个国家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这个国家和政府在21世纪干的事情,怎么常常使人联想到中世纪和宗教裁判所?

 

2.愚蠢的统治者

 

我常常感慨现今中国统治者的愚蠢,不是一般的愚蠢,而是罕见的愚蠢,几乎是蠢过了我所知道的历史上最蠢的统治者。

 

先说最近的刘晓波出国治病之事,连北朝鲜的那个金三都知道不能让监狱里的美国人死在他那里,一看救不活就立即送出国门。而他在中国的那位老大哥,却不懂这个道理,不论国内外多少人呼吁,他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刘晓波是我的犯人,是我把他害死的。 当初把刘晓波关入监狱,就是给他送上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桂冠,今天不许他出国治病,又在他生命结束之际,在全世界人们面前,给他送上了一个不朽的巨大光环。

 

高压锅要留个出气孔的道理人人皆知,其实,统治者最大的心病就是怕这个锅爆炸,然而,他们几代人下来,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断升压,就是不留出气口。 他们的脑子里到底进了什么?难怪有人说,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胡是头痛医脚脚痛医头,到了习,则是无论头痛脚痛一律捂嘴。这样就能治好病?

 

再看“六四”平反。“六四”和习某人没有半点关系,却是关系到人心向背的一件大事。他但凡有那末一丁点的头脑(我们就不用智慧一词了),在搞定军队和武警而大权在握后,在“六四”的28周年的今天,不说立即平反,就是作出一点宽松的姿态,譬如给受害者家属一些安慰和赔偿之类,也马上可以争取到不少人心,大大有利于他那个什么“19大”。可他就是连“刘备摔孩子”那点小伎俩都不懂。

 

有人说,习这个人看过不少历史书,对此我实在有些怀疑,因为任何有起码智商的人 ,都是不会这麽“刀枪不入”的。我倒是相信“负淘汰”的说法,几十年的“优败劣胜”下来,不难想象充斥于庙堂之上的都是些什么货色了。

 

3. 精神不会死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不错,那些迫害刘晓波的人还活着,其实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只是一些发着腐臭的历史僵尸而已。他们被人们抛弃、被历史埋葬,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刘晓波虽然肉体死去了,但他的精神并没有死,他所追求和主张的宪政共和的理念,将长期在中国存在,并终将成为人们的共识和国家的体制。


我对这一点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浏览(3838) (101) 评论(2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