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谣言止于智者的博客  
关注健康,养生,历史,文学等问题,谣言止于智者。  
        http://blog.creaders.net/u/120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揭开千年谜团:霍去病之死 2017-08-16 23:42:43


2_640_367.jpg

提起霍去病,无人不知。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在同样年龄就能有他的成就——17岁两出定襄、19岁三征河西、21岁纵横漠北,杀到匈奴胆寒,甚至影响西亚历史进程,年仅21岁就身居大司马高位。

然而,似乎历史总爱开令人扼腕的玩笑——上天赐给大汉朝这位千年难得的奇将仅仅23年,就匆匆把他召唤了回去。天的那一头,或许他正率骠骑兵将,谈笑于烽烟战火中,却在不经意的离开瞬间,给中华历史上,留下了一段难以摸清的迷案——

他,是如何离去的?

司马迁在《史记》中,对这位名将的葬礼记载得非常清楚,但对他的死因,却没有任何记载,仅仅是“骠骑将军自四年军後三年,元狩六年而卒。”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将军去世,却没有提及死因,于是后人对司马迁不免有一些“责怪”的意思。然而在如今看来,司马迁如此记载,是在给后人以某些示意。

首先,霍去病的死,在当时有何种影响?我们来从两方面分析一下:


一、军事上

史记《匈奴列传》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初,汉两将军大出围单于,所杀虏八九万,而汉士卒物故亦数万,汉马死者十馀万。匈奴虽病,远去,而汉亦马少,无以复往。匈奴用赵信之计,遣使於汉,好辞请和亲。天子下其议,或言和亲,或言遂臣之。丞相长史任敞曰:“匈奴新破,困,宜可使为外臣,朝请於边。”汉使任敞於单于。单于闻敞计,大怒,留之不遣。先是汉亦有所降匈奴使者,单于亦辄留汉使相当。汉方复收士马,会骠骑将军去病死,於是汉久不北击胡。


说的是,从漠北大战后,双方损失惨重,汉朝兵士死数万,马匹则根本不够再战。双方在和谈上面产生冲突,匈奴对汉朝的态度并不软弱,而是扣押了使者。武帝大怒,决定发动一场新的对匈战争,于是“汉方复收士马”,就是准备战略物资、兵马的意思。但就在这个时候,对匈战争中最重要的将军霍去病死了。然后这次极可能就此消灭匈奴的战争就在备战中途流产了。这时,离漠北大战已经很长时间。

所以,霍去病的英年早夭,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历史存亡,甚至可以说是影响了历史发展。

二、政治上

武帝在漠北大战后,封卫青、霍去病两人皆为大司马,其用意在于平衡卫青这边的势力——虽然卫青不养门客、不党不朋,但实际上霍去病得宠后,卫青这边不少人倒向霍去病。《史记》中特地记载了这么一笔“举大将军故人门下多去事骠骑,辄得官爵,唯任安不肯”,显然二者利益产生对立。


汉武帝对霍去病的喜爱是不容怀疑的——几乎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战术思想代表。在备战的局势下,霍去病的死,不但让武帝失去了重要军事助手,更是失去了一个平衡权力的依托。卫氏利益集团少掉了一个重要的对手,但恰巧失去霍去病后卫青却被闲置了。


接下来,就应该罗列一下当下关于霍去病死因的几种说法了:

第一种说法:自然病死或猝死

病死之说,是最广为流传的,也是官方的说法。此说最早出自西汉时的褚少孙,他在《建元以来侯者年表》中有一段补记,借霍光之口说霍去病是病死,但没记载是啥病。这就让后世的猜测更玄乎。

霍去病年纪轻轻,武将出身,出征万里都没问题,何况一个小病。不过猝死的证据倒是有的——霍去病的儿子霍嬗也是年轻猝死。但这种可能性到底多大,谁也说不清楚,或许考古学能给我们答案。

第二种说法:得传染病或瘟役而死


后世的电视、电影里,普遍以这种说法为准。《汉武大帝》里更是有这样的一个镜头:匈奴撤到漠北,为了与汉军周旋,谋臣中行说让单于把得瘟疫而死的动物丢到水源里,霍去病率领的军队正好喝了这些水。回长安后霍去病杀李敢,被汉武帝贬往朔方,路上就得病了。死后武帝悲痛万分,想再看他一眼,被侍者拦住,只能下令厚葬。(此剧中把杀李敢和霍去病死的时间连到了一块,但实际上霍去病是在杀李敢后第二年才死的)

然而,瘟疫这一说的漏洞是明显的:若匈奴确实传播了瘟疫,当时军中将士肯定也难以幸免,不说大面积传染,但死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军事史上哪次瘟疫事件死的人少了?(蒙古军队当年就用鼠疫把卡法城变成一座人间地狱)

但史书上无论是霍去病列传,还是匈奴列传,为何找不到大面积死亡的相关记载?一起出征漠北的将军们也没有一个有得传染病而死的记录。如果发生了但没有记载,那就是司马迁的不对,但这不太可能。最重要的漏洞是:这类瘟疫潜伏期一般不会长,而霍去病是在漠北大战后两年才死去。这期间的时间差,用瘟疫一说显然很难解释清楚,可能性非常之低。

       另一种说法:意外或被杀

这种说法可能性更低,汉武帝一个儿子和熊打架被拍死都有记载,当朝大将军、大司马意外死亡或被杀,不可能一点历史证据或记录都没有——这可是国家大案呐!再说了,想谋杀大将军,也没那么容易吧?

综合以上几种死亡的说法,结论是只有一种可能——根本没有瘟疫一事,也不是意外被杀。因为官方没有或者不能有合理的解释,所以病死就是最好的对外说法。至于真相,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可能武帝自己都晕乎乎的,不能完全确定。

那么霍去病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司马迁在《史记》中留下多处若隐若现的线索供后人追查,下面我们一条一条道来——

线索一:政治冲突

政治是无情的,即使是父子。武帝在卫青培养起来并迅速成才后,便意识到要有个制衡的方法——权力之争中泡大的武帝对这方面实在是太敏感了。

太多的小说、电视、电影,把卫青和霍去病之间的关系,描绘得亲密无间。然而事实上,当汉武帝看上霍去病时,他与卫青之间,就有了政治利益上的冲突。这种冲突刚开始很细微,直到霍去病初封冠军候时,都是没有威胁的,甚至可以看成是对卫青的另一种恩宠。但苗头越来越明显,发展到漠北大战汉武帝暗中尊霍抑卫、战后霍去病封为大司马,与卫青平起平坐时,利益冲突完全爆发。虽然年纪轻轻的霍去病、谦和的卫青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利益对立局面。二人之间能很好地共处,但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则不能。更为严重的是,卫青所代表的是卫太子的利益。


司马迁记下“举大将军故人门下多去事骠骑,辄得官爵,唯任安不肯”这一笔时,用意就在于描绘两者势力之间的利益冲突。很明显,这时候的霍去病是早上八九点的太阳,卫青则是午后的太阳。

此外,司马迁还特意写了一笔:“自骠骑将军死後,大将军长子宜春侯伉坐法失侯。”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并不是很靠近,如果没有关联的话,司马迁为何把它们写在一起?有什么用意?

再细细一看,如果以霍去病的死为界线的话,卫氏集团很明显地,在霍去病死后开始被汉武帝削弱,当年的何等风光的五候被削去四候(三个儿子、姐夫公孙贺),卫青更是从此被闲置十多年。老卫青死后,最后一个候爵也几乎被削掉——如果不是平阳公主极力周旋让长子卫伉继承的话。


线索二:平阳公主


说起平阳公主,许多人除了他和卫青的婚姻之外,很难再想起其它的事情。然而,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她是汉武帝的亲姐姐,对一母同胞的弟弟,显然比别人甚至比母亲王美人还要了解。她没有馆陶公主刘嫖那般显眼,但他与汉武帝的关系,个人认为比姑姑馆陶公主与汉景帝之间的关系还要铁,还有亲密。《史记》中的平阳公主出现过这么几个镜头:

镜头一、建元二年,平阳公主献卫子夫,得宠,她的骑奴卫青也进宫当差。电视电影上所演好像是偶遇,然而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只有刻意安排才可能发生。卫子夫一个平凡出身的女子初进宫时,身份卑微,皇帝都没能见上几次,能在数年之中长期得宠并取代陈阿娇成为皇后,其中除了自身因素外,平阳公主的作用及引导是绝对少不了的——旁观者清,她最清楚这个皇帝弟弟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镜头二、许多人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平阳公主大卫青十几岁,这两个人的婚姻一半是感情,一半是政治。

镜头三、卫子夫年老色衰后,平阳公主推荐李延年的妹妹李夫人给汉武帝,又是一个很得宠的女人。不过,也没活太长时间。

镜头四、《史记》中记载,卫青之长子卫伉,因为“矫制”之罪,被剥夺候爵。卫青死后本来他是不能继承爵位的,但因为平阳公主从中周旋,所以最终还是继承了爵位。

得出的结论是——虽然卫青没有养门客,也不敢养门客,但他身后这位大他十几岁的女人,政治上的能力却比任何门客都要强,许多关键性事件的背后,都有她的身影,并且手笔不俗。卫青能得以善终,平阳公主的身份及出谋划策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线索三:李广一家的事情

我们暂且不管李广漠北大战后自杀到底是汉武帝的原因,还是卫青的原因(电视剧中所演李广是战死,但史实上李广是自杀)。

李敢击伤卫青一事,发生在公元前119年,漠北大战刚结束不久,这件事绝对不容小看。一个征战四方的铁血将军听到父亲“被逼自杀”的消息后,直接找卫青算帐并刺伤他,这是说得通的。此举卫青能咽得下气,但其他人可不一定——李敢如此举动,摆明了将卫青一族作为李家的仇人。卫青可以不在乎,但卫青集团不能不在乎。

然而霍去病等到第二年狩猎时,才射杀李敢,这一段巨大的时间差如何解释?霍去病既然敢在众人面前射杀李敢,那么性格使然,如果他早知道李敢刺伤舅舅卫青一事的话,绝不会等到此时才动手。

李敢当时已封为关内候,继李广的官,任郎中令。加上李广往日的威名及自杀一事,天下人对李氏一家抱着极为同情的态度。这么一个人物,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大司马、大将军射杀,不管从哪方面说,对霍去病的名声都将带来极大损失。武帝知道此事后,欲以被鹿角挑死掩众人之口,但他心里也明白这是瞒不住的新闻——现场人太多了,武帝的警卫、参与狩猪的将士肯定不少。

霍去病虽不通世故,但法令之类的,作为军人的他应该是明白的——私自处死候爵、九卿高官郎中令这是绝对的越权。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会出手射死李敢呢?结合他的性格来分析,极可能是在突然知晓卫青被李敢击伤的事后,瞬间激发杀心。虽然他在政治上是抑制卫青的工具,但霍去病心里还是护着舅舅——绝对发自内心的亲情。


那么,为什么会在事隔近一年之后,霍去病才知道李敢伤卫青之事呢?排除偶然因素,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卫氏集团瞒下了这事,然后,非常了解霍去病性格的某个人,精心安排了某人,选择在武帝和霍去病于甘泉宫狩猎这种人多嘴杂的时机,把事情告诉了霍去病。霍去病的个性鲜明,怒发冲冠一箭结果了李敢,进而造成了非常坏的影响——影响确实不是一般的坏,李敢老爸李广爱士卒,在军队中名声极好,自杀后“百姓闻之,知与不知,无老壮皆为垂涕”,可以说是举国怜之,把这样一个代表性人物的儿子给射杀了,天下人岂能给你好脸色?

况且,霍去病本来就不恤士卒——“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天才,总是有毛病的。最终的结果是——天下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霍去病名声大损。卫青这边呢?隐忍、谦逊,被击伤了也不计较,得到了很好的名声。借刀杀人,一举两得。

这还没完—— 同年,丞相李蔡畏罪自杀,罪名是侵占了先皇陵寝的一块地(比李敢的死要早些)。丞相李蔡曾经是卫青的部将,但同时也是李广的从弟,李敢是李蔡的侄子。李敢击伤卫青一事已经给了卫氏势力一个信号——小心李家的人,特别是李蔡这个高官。

侵占先皇陵寝这种事你觉得当朝丞相可能做得出来吗?除了三岁小孩子无知敢往皇帝陵墓上撒泡尿外,估计再没有人敢冒险去干。天下之大,非要去侵占皇帝的陵寝?吃饱撑着没事干屁颠屁颠把脑袋伸过去给人家砍?

李蔡曾事文帝、景帝,虽然能力不算太高,但也绝对不是个愣头青。不过,既然有人举报了,皇帝就得派人去查。(如今清官被举报的也不在少数)

还没下狱李蔡就自杀了,在武帝一朝,武将出身的丞相死得比较窝囊——这一死,没罪也成了有罪。老的一死,年轻的李敢,就更好设计了——没人能给你说话。


然后,李敢的女儿成了卫太子刘据的妃子。得到好名声的,还是卫氏集团。(元狩元年太子七岁,元狩六年太子13岁,所以按年龄上算起来,李敢女儿应该是在霍去病死后进入太子府的,李敢的儿子李禹也是太子宠臣)


那么,我们可以大胆地假设,然后把李广一家的事情推测如下:

武帝担心李广年老影响战事——提醒卫青慎重任用李广——卫青漠北大战不重用李广——李广迷路误军机——李广悲愤自杀——李广之子李敢怀恨卫青——李敢刺伤卫青——卫青保密或隐忍——卫氏一族开始提防李氏家族——某人密告丞相李蔡侵占皇陵——李蔡畏罪自杀——李氏在朝中无人可依——某人精心安排在狩猎时把卫青被刺伤一事告诉霍去病——霍去病盛怒之下当众人面射死李敢——霍去病名声大损、武帝大怒——卫青反而得到容忍的好名声——卫太子刘据娶李敢之女——卫氏集团名声上升。

接下来,就可以由以上几条线索,最终推断出另外几种死亡的可能性:

可能性一:汉武帝自己令人干掉霍去病,以防止卫、霍联盟。


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当时在备战匈奴,霍去病是主将的不二人选。但即便大战当前,这种说法也有一定的道理。

霍去病在漠北大战后一连串的动作(杀李敢、劝封王子等),让汉武帝觉得封大司马、借他平衡卫青势力















浏览(1497) (3) 评论(0)
发表评论
特朗普还是对中国动手了! 2017-08-15 21:11:10

     美国总统特朗普14日签署一份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审查所谓的“中国贸易行为”,包括中国在技术转让等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

  这一举动引发各界对美国采取单边行动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特朗普在白宫签署行政备忘录

  特朗普当天在白宫签署行政备忘录前称,为确保“公平和对等的贸易规则”,授权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动用所有可用的政策选项。

  美国政界、商界不少有识之士指出,如果政府不顾世贸规则,采取单边行动来解决与贸易伙伴的争端,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还可能伤及本国消费者和进出口企业等的利益。

  为什么美国要对中国开展贸易调查?

  近些时日,特朗普及其贸易官员频频谈到与中国的贸易问题,其中透露出了许多关于此次调查的信息。

  结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以及风格,这次调查的某些原因是不言自明的。

  1.保护知识产权?

  在特朗普透露将对中国进行贸易调查之前,美国就曾长期指责中国称,中国大规模窃取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并强迫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建立不公平的合资关系。

  美国相关人员称,在合资企业形式下,美国企业实际上被迫进行技术转让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美国一官员11日发言称:“如果美国人继续坐视自己最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在国外被窃取或强制转让,美国将很难保持优势地位,继续作为全球最具创新的经济体之一。”

  然而目前众多迹象表明保护知识产权可能只是美国此次进行贸易调查冠冕堂皇的说法。

  2.扭转贸易逆差?

  特朗普执政以来,反复强调中美之间贸易逆差。

  就在上周四,特朗普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强调每年在同中国的贸易中“丧失了数十亿美元”。

  据美国统计局数据,2016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约合2.36万亿元人民币),占其整体逆差的47%。

  如此大的贸易逆差在特朗普看来显然难以忍受,这与其在竞选时就提出的贸易保护纲领背道而驰。

  而再联系特朗普上任之后所实行的种种贸易保护政策,此次对中国的贸易调查更像是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以重振美国经济。

  3.可能对中国国际贸易冲击不大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哈斯和杜大伟的报告指出,中国对美出口仅占中国GDP的不到5%,虽然美国市场对中国出口商而言仍然很重要,但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从出口和投资转向更加依赖服务和消费,美国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相对重要性将继续缩小。

  因此即便美国贸易制裁措施实施,对中国造成的冲击也不会太大。

  贸易调查根据的“301条款”究竟是什么?

  不论从历史还是“301条款”的具体规定来看,它都更像是一款美国为自己和竞争对手量身定做的贸易“法外神器”。

  最早的301条款版本来自于《1974年贸易改革法》的第301节,其核心内容即为当美国认定自己的贸易权利遭到外国“侵犯”时,美国可以立即采取行动消除这些“侵犯”。

  而“301条款”的第二个版本“特别301条款”则主要针对知识产权保护进行了规定,并赋予美国贸易代表绝对权力,当其认定某国的的贸易做法对美国知识产权不利,此时美国有权单方面采取贸易制裁措施,如征收高额关税和限制进口等。

  第三个版本即“超级301条款”,将贸易报复权由总统转移到贸易代表办公室,使贸易的谈判者和贸易的执法者合二为一,赋予贸易代表办公室更多的谈判筹码以减少政府对贸易代表办公室采取报复措施的干扰。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

  总之,在“301条款”规定下,总统或贸易代表都有“自由裁量权”。美国在启动301条款时,不需要任何证据和第三方,只要是美国“确信”、“认定”、“确定”了的,就可以发起“贸易制裁”。

  此前,美国运用“301条款”在上世纪60年代打击了崛起中的欧共体,巩固了其经济霸主的地位。

  还在上世纪70及90年代两次利用“301条款”击垮日本,导致日本经济的“滞胀”,在90年代初还引起了日本国内地产和股市的泡沫化。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世贸组织成立以来,这一规定在美国已被渐渐弃用,不过美国也从未放弃“301条款”调查的单边报复作用。

  2010年,中国也曾遭到过美国单边发起的普通“301条款”调查,但最终中美谈判达成一致,美方未采取措施。

  但此次不知特朗普究竟是下定决心要与中国“死磕”还是只是“虚晃一枪”。



浏览(26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黛玉进贾府后,亲人的态度让人心寒 2017-08-10 19:56:17

 

  黛玉进贾府,王夫人在家接见,这是个暗示了全书走向的细节。

  一进门,王夫人就把黛玉往东让。古人待客以东为上。虽然黛玉年幼,但因为二舅妈只坐在西边即下首,黛玉料定这(东边即上首)是贾政之位,便不好意思坐。

  然而,黛玉不是向旁边的椅上坐“去”,也不是“在”椅上坐了,而是“向椅上坐了”。在判断上首和下首座位的同时,特意点出动作的朝向,说明她是走到上首位前,才想到自己坐上首不妥,于是连忙转身“向椅上坐去”。黛玉小小年纪,已经非常懂得礼节,或者说对长幼之别非常敏感。

  此时的黛玉,老妈去世,老爸不想续弦,还得在外为官,自己又年幼多病,“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原比其他小孩更需要亲近。外祖母让她务必过来“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生活,然而王夫人却只“往东让”“携他上炕”——看似以礼相待,可是她开口了吗?起没起身也难说。王夫人这样做虽然动作上尽了礼节,但只是形式主义,情感上难免有距离,面对这种冷冷的动作,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孩子还好去“依傍”她吗?

  王夫人的这种情感距离与邢夫人一比照,就更明显。

  贾母命黛玉去见母舅,邢夫人最先响应号召,立马亲自“带”过去,“携”着坐车,“搀”手入院,直达正室;苦留黛玉吃饭,不成,又命两三个嬷嬷“好生”送过去;自己“送至仪门前,又嘱咐了众人几句,眼看着车去了方回来”。这一切积极主动,热情亲切,温柔慈爱,无微不至。而王夫人,只是坐等她来,其他的事情全由下人操办。

  邢夫人那边送黛玉过来的老嬷嬷没再把她直接引进王夫人的正室,而是引进正室东边的耳房。她们“让黛玉炕上坐”,是因为料到了王夫人可能让黛玉久等,因此才要安排黛玉坐得舒服一点。耳房的丫鬟捧上茶来,可是茶还没喝完,又有丫鬟来传话,“太太说,请姑娘到那边坐罢”。此处一条脂批是“唤去见,方是舅母,方是大家风范”,含反讽之意,居然摆谱摆到一个来投亲的小毛孩面前去了!

  “茶未吃了”,强调时间之短,说明王夫人耳房和贴身丫鬟没有对接好,事情越错乱,越衬托出王夫人对这次接待的冷处理。

  这个丫鬟来传话时是“笑说”,特意描写了语态。非止一般的客气,因为王夫人那种冰冷的态度恐怕连贴身丫鬟都感到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先用微笑来打圆场。

  王夫人见了黛玉,把有关舅舅、三春姊妹的事简略带过,便反复详细申述核心思想:不要黏我宝贝儿子,免得“生出多少事来”!黛玉过来依傍,同龄的表兄弟只有宝玉,王夫人这是在断黛玉的后路。

  不过,冰冷待人,其实也不是王夫人等贾府人物的习惯。后一回,薛姨妈“带了哥儿姐儿,合家进京”,虽只是过路,却“喜的王夫人忙带了媳妇、女儿人等,接出大厅”,不是坐等而是“接”待。接着又“悲喜交集,泣笑叙阔一番……忙又引了拜见贾母”,“合家俱厮见了”,既动情,又尽礼。可见,王夫人也一样儿女情长,只是在黛玉身上不见功夫而已。

 

  黛玉刚进贾府,“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贾母这动作与速度,这语言与语态,叫人不感动都难。而“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更是集体感伤。从后面的情节看,这些“侍立之人”包括邢夫人、王夫人和李纨,他们表现得居然跟与黛玉没有半点瓜葛的一干下人差不多,这是下人多情,还是亲戚无情?“泣”有“眼泪”和“小声哭”两个意思,那么“涕泣”是有泪无声,还是有泪小声?恐怕有泪无泪也难说,掩着面,谁看得真切?连这“无声”“小声”也难保不是象征性的。贾母都激动成那样了,当着她的面,那些亲戚也真过意得去?凤姐“用帕拭泪”,没有哭声姑且不说,尽管用帕拭,但有泪无泪、有多少泪,都不好说;至于迟到,有无正经事,是否真在为黛玉准备杂物,更难说。

  三春姐妹和宝玉都是小孩子,之前跟黛玉没接触过,一时伤感不起来也不奇怪。但宝玉以外的贾家男人没动静,就太奇怪了。不排除作者把黛玉写得太有“仙气”,不便安排与那些浑浊的男人亲密接触,但贾珍、贾琏这些当家问事的表哥一概形影无踪,礼数上怎么说得过去?反观薛姨妈来时,贾政、贾琏、贾赦、贾珍等长辈的、管家的、不问事的成年男性都没回避,贾政更主动地提前把梨香院打扫出来让薛姨妈一家住,招待得入情入理,周到殷勤。

  而黛玉进府,虽是投亲长住,却到晚饭过后,“奶娘来请问黛玉之房舍”,才有贾母吩咐,“将宝玉挪出来”,把林姑娘“暂安置碧纱厨里”,“等过了残冬,春天再与他们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罢”。黛玉身世如此可怜,母舅最应关切,可是贾赦、贾政全没陪同贾母接待。

 

  贾母特命黛玉上门拜见,可是大舅居然在家也不接见,而且邢夫人把客人带回家,派人去现请,也回复不见,让客人情何以堪?二舅干脆出去斋戒了,当然这也只是二舅妈的一面之词,在不在家都难说,要是在家却故意敷衍,就更虚伪。斋戒是“古人在祭祀、礼佛或举行隆重大典前沐浴、吃素、静养一至三日,摒除杂念,以示诚敬”。既是“一至三日”,肯定要提前安排,时间上不是没有调整的余地,可是贾政偏偏“今日”斋戒去了,可见他对黛玉的到来,并不怎么关注。

  曹雪芹爱用对比。假如没有邢夫人的热情,便不足以反衬王夫人的阴冷;贾母宠爱孤女,恰恰也反衬了贾家没什么人把黛玉来投亲当回事儿。

  林黛玉进贾府,是《红楼梦》借黛玉之眼,第一次正面介绍贾府的重要人物。孤苦伶仃的黛玉来依傍,有外祖母现罩着,上得台面的成年男人却都不在场,管事的妇人如王夫人、王熙凤又拿捏她,如果哪天贾母不在场,或者以后不在世了,甚至高官老爸也不在世,黛玉还怎么过?怪不得甲戌本这一回的回目原本就不是“林黛玉抛父进京都”,而是“荣国府收养林黛玉”,脂批说“收养二字触目凄凉之至”。“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皇亲国戚自然有自己的心思,比起亲情,他们还有更现实、更重要的东西要关注,进了贾府的黛玉注定要一生凄凉。



浏览(208)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4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