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谣言止于智者的博客  
关注健康,养生,历史,文学等问题,谣言止于智者。  
        http://blog.creaders.net/u/120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郭文贵受关注的焦点在何处? 2017-03-13 20:09:18

   

   

1.jpg

   近期,人称“权力猎手”和“加勒比海盗”的郭文贵,一个在舆论场里本让人感觉陌生的人仿佛顷刻间成了“网红”。关于他“发于畎亩,鏖战京华”的身世起底;关于他与某些高官从结盟到反目的猎官奇事;关于他获得“战神”和“加勒比海盗”称号的种种商场战例;关于他擅长“把明白事搞得不明白然后再浑水摸鱼”的造霾式行事风格;还有动辄以亿为单位的造富能力,都成了媒体和公众在网上网下的啧啧谈资。近几日,他的新闻成了一个持续发酵的舆论头条。

    想必看过相关报道的人都会为一个个细节触目惊心。因为,在报道里,郭文贵的圈钱线路图和关系网,一目了然。当然,这些报道其实也说明郭文贵的问题存在已久。问题的关节点也就在这里: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按道理,郭文贵如果用不正当的手段去欺压别人的权益,扰乱商界秩序,一定会有人反抗。可为何这些反抗者的声音被淹没了?媒体的舆论监督职能为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起到该有的效果?


    郭文贵受关注的“焦点”,来自于他对权势钻营的利用。关注他,其实是关注权力之霾蒙蔽的社会公平之路。


     但这些,并不是郭文贵最值得说道的地方。回望近几年打下的老虎苍蝇,哪个不是“身怀绝技”创下令普通人惊异的新高峰,郭的以上诸条“传奇”,远未达到技压群芳独占蝇头的地步:论草根起家,他比不上洗衣农妇丁书苗;论政商及江湖关系的耸动性,他不如不久前伏法的刘汉;连他那在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的空中四合院中间的项目,也未能超越“红楼”在街边文学中占据一角。

    也正因如此,当他因高官落马而被带出地面时,甚至有人惊呼:“郭文贵是谁?”足见他低调行事闷声发大财的策略,在事发前,是非常“成功”的,尽管在此前,包括“盘古会”的种种传闻,及资本市场上只闻其风格却不见其人的郭式并购和资本转移案例,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他的痕迹。但他就像某类幕后人士,躲在高处,从背后观察并操控着暗箱交易,并从中获得难以想象的利益。他们也最明白:神秘本身,就是价值。

    那些隐藏在常人难以到达的会所与高楼之间的谋划与设计,那些躲藏于媒体与舆论监督之外的策划与运作,那些游移于法律监督之外的计算与机巧,构成一幅幅难以想象的利益之网,挟持和绑架着某些规则,朝对他们有利的方向悄然运行。如果不是他们之间因贪婪和利益争斗而相互撕咬,多数的利益被侵害者永远都不会知道,有些莫名蒸发掉的呆账坏账进了哪些人的腰包,有些不遵循市场规律的资本运作背后有多少明争暗斗。

    行文至此,猛然发现:郭文贵受关注的“焦点”,来自于他对权势钻营的利用。正是凭着脱缰的权力之绳,郭文贵才取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成就”,但种种迹象表明,这种予取予求的能量,随着助佑他的贵人的倒台而不复存在。他必然也会像其他许多落马的官员或商人那样,后悔不迭地将所有战绩变成另一片战场上的呈堂证供。

    关注郭文贵,其实是关注权力之霾蒙蔽和兹扰的社会公平之路。而说到底,只有所有的事情都运作在法治阳光下,这样发端于神秘成长于雾罩的“神人”才会更少,我们社会的清明程度才会更高。







浏览(17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北京人写成都,一首口水歌因何红了 2017-03-08 19:28:38

 

  有无数的青年,都经历过北漂,从全国各地往一个叫北京的地方跑,去寻找成功的机遇。而一个叫赵雷的北京青年,2006年告别北京,开始了流浪歌手的生涯。第一站去的是成都。10年后,有了一首《写给成都的歌》。数天前在《歌手》节目里,赵雷唱着《成都》打败林忆莲、迪玛希、杜丽莎……排名第二,成功晋级,瞬间燃爆了朋友圈。

  赵雷红了!《成都》火了!这首成都,就是当初那首《写给成都的歌》。人们真是不吝赞美,说他至少唱出了“我们的山河湖海和纯真年代”。赵雷红了,恰逢其时。网络时代,也许一切都来得快,去得也快。许多事情真真假假,我们无从辨识,也不想辨识,随着人群起哄,随波逐流就好。听说青岛一位老人晕倒路边,素不相识的女护士路过,做人工呼吸救活了他,我们大呼感动;重庆农民刘国江携妻长居深山老林,为妻在悬崖峭壁上凿了6000多级的“爱情天梯”,我们惊叹:这就是爱情;忽一日听说恩爱的某某明星夫妇一方出轨了,我们又大叫,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我们动不动感动,动不动泪目,动不动相信爱情又不相信爱情,我们的脑袋为什么是长在别人的肩膀上的?也许只是一切来得太容易,我们其实不相信的是自己吧。

  我们总是活在别人的世界里,别人的故事里,感动别人的感动,悲伤别人的悲伤。也许我们只是像苏轼一样“只缘身在此山中”,一切来得太容易,一切又看不那么真切,所以我们一会儿相信,一会儿又否认。《成都》如此让人感动,让人向往。而天下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又为何一定是别人口中的成都呢?只怕成都,四川,这被山包围的地方,让听者是觉得只缘身在此山中了。

  因为赵雷,我们疯狂地刷屏。很多人说,《成都》就是他们记忆里的成都。小酒馆,玉林路,深秋的垂柳和阴天的雨水。歌词中“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这种情愫,像是80、90年代的城市,凭空泼上了一碗回忆的浓茶。多少人喝过了烈酒,最爱喝的还是一碗清淡的白开水;多少人尝遍了珍馐,最爱的还是家里一盘妈妈烧的家常菜;多少人住过了高楼玉宇,最爱的还是自己最初的草屋一间。唱的固然是成都,在每一个听者的心里,又何尝不是个人印象里的南京、杭州、丽江、台北,甚至任何一个多雨的城市。

  有人问:为什么这么多原创歌手,却让一个北京人写了一首《成都》?也许在老成都的眼里,赵雷的成都也就是一个外地文艺青年,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酒吧流浪到另一个酒吧,从一个姑娘流浪到另一个姑娘的一首游客歌,里面尽是一些非典型的臆想、拿着成都找感觉的扯皮而已。不过没有人会当真的,也不必当真。只是因为这首《成都》,不单单是成都。也许,《成都》唱出的就是孤独,唱出了情到深处,一眼望去无一知己的世间,映照着大家孤独的心,如此,才让人共情落泪的吧。



浏览(8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东北十八怪 看看你知道几怪 2017-03-02 23:40:20

东北十八怪,你了解几怪?

  一 、女人叼个大烟袋

 

  这样的说法没“大姑娘叼着个大烟袋”或“小姑娘叼着个大烟袋”更吸引人,但更贴近现在的生活实际,只是用烟袋抽烟的人,越来越稀少了。

  二 、窗户纸 糊在外

 

  过去,东北地区的气温,特别是最北部的地区和东部的一些地方的气温,和现在相比更加寒冷,冷的程度,不是亲身体验难以想象。为了取暖,保持室内的温度,又不能让风把窗户纸刮掉,或者因为屋内外的巨大温差将窗户纸弄湿而掉了,一般都把窗户纸糊在木制的小格子窗外面。不论平民百姓的破旧房屋还是富豪大臣的深宅大院,都是如此。

  三 、养活孩子吊起来

 

  满族先民的狩猎生活,女人也要骑马。妇女生小孩难以携带,为防备野兽对初生婴儿的伤害,就用桦树皮编制成最初的摇车,把孩子放进去,挂在树上。后来生活条件改善,这样的习俗被保存了下来。北方汉族也用这样的方式抚育孩子,只不过悠车挂在房梁上,孩子安全。悠车子摇起来,防苍蝇、蚊虫,有细微的风,孩子睡得舒坦。

  四 、草苫土房篱笆寨

 

  草苫土房篱笆寨是对昔日东北人家的住房和院落的普遍描述。用从山上或者草甸子割来的草苫房;先是找那些耐腐烂的草,后来也有用稻草等代替的。用黄土与轧碎的草和泥做成坯,晒干之后垒墙盖房,然后在坯垒的房墙外面再抹上混杂着碎草的泥;从附近的山林中砍来细木头截成一人左右高,将房子和空地围起来,形成一个院落。草都是耐雨抗腐烂的,房屋和墙保暖性能好。现在这样的房屋很少见,土房早换成砖瓦房,墙也是红砖砌成或是都住在楼房里啦!

  五 、烟囱贴在山墙外

 

  老东北汉族房屋一般都把烟囱贴在山墙外。为了让保持热度的烟火给房间内带来更多的热量,一般都把烟囱紧贴着山墙修筑,也有的把烟囱的大部分直接裸露在室内,还把烟囱安上“插板”(通常用铁片)。

六 、除病驱邪萨满舞(俗称跳大神)

 

  萨满信仰是满族民间信仰中最重要的信仰形式。萨满沟通人神两界,有着非同一般的神秘色彩。满族的萨满分为两种,一种是氏族萨满,也叫家萨满;一种是职业萨满,也称野萨满。为崇信者除病驱邪主要是野萨满,萨满行祭时要跳太平神或家神,俗称跳大神。野萨满除病驱邪时也跳神,而且法衣、法器俱全,身带腰铃,手持神鼓敲击。舞蹈模拟各种动物跑动飞翔的姿态,以示各种神灵附体。现在东北城乡连由此变异而来的“装神弄鬼”的都很少见,更别说萨满舞了。

  七 、火盆上炕烤爷太

 

  火盆和火炕、火墙一样,是过去东北地区冬天取暖的必要设备之一。除去日常用火之外,并不能满足人们对“热”的要求。冬天过于寒冷和漫长,所以早晚要烧木头或者玉米“瓤子”之类硬柴,然后将碳火放在“火盆”里取暖。火盆一般也是就地取材,用黏土做成口大底小呈圆形的器皿。黏土做的火盆不需要什么技艺,大人孩子都会。泥火盆保温效果好,搬动也不烫手,用料一般选黄土,到处都有。后来有铁的、铜的等火盆,但用的不多。家有老人的,因为身体和寒冷的原因,冬天基本不参加户外活动,就坐在热炕头上,盘腿抽烟袋,烤火,给小孩子讲故事。火盆的用途除了暖身之外,还用来烧烤一些食物,烧水,热饭等等。中年人和青年人火力旺,家有火盆的都要先让给长辈和年幼的孩子。现在的东北农村一般采用地炕(相当于楼房的地热)或者电暖气等,铝合金门窗封闭的更严实,废弃虽然暖和,但是翻动时,会让灰尘跑满房间的火盆,已经是多年以前的事儿了,不过对于上了年纪的人,火盆带来的温暖和幸福不是语言能描述的。

  八、百褶皮鞋脚上踹

  百褶皮鞋就是靰鞡,也叫乌拉,东北满族人最先发明和穿着的一种特有的鞋子。靰鞡多用牛皮或者鹿皮缝制而成,鞋帮和鞋底有的是一整块皮子,鞋脸儿带褶并缝有穿鞋带的耳子,鞋面可以盖住脚背。鞋里面絮上靰鞡草,穿在脚上松软暖和还结实。靰鞡鞋因为絮靰鞡草得名。这种鞋曾经在东北非常流行,尤其是那些赶大车的车老板更喜欢穿。现在完全看不到了,只在一些民间收藏家或者民俗村里能到真正的百褶皮鞋,也就是靰鞡鞋。

  九、 双腿没有单腿快

 

  和“双腿没有单腿快”类似的还有“马拉爬犁比车快”等等,说的都是和东北的冰雪有关的“怪”。冰雪一直是东北的独特景观,过去交通不便,一到冬天,河流封冻,到处都是积雪,人们便用“马拉爬犁”这样特殊的方式来解决通行的问题。“双腿没有单腿快”是描述大人们为了帮助孩子们消遣漫长的冬季时光,想出来的冰雪娱乐活动的一种。当时冰上滑具有双腿的小爬犁和单腿的划子,有些地方管划子也叫“单腿驴”,划子和现在的滑冰鞋的构造和原理差不多,只是材料是木头和厚铁片,人的双脚站在上面。划子占地面积小,冰上阻力小,所以在铁钎的支撑辅助下,行进速度比爬犁更快更敏捷更需要技巧。

  十、 嘎啦哈姑娘爱

 

  抓嘎啦哈曾经是东北地区汉、满、蒙等民族比较流行的,具有游猎生活遗风的民间游戏。嘎啦哈满语发音,是一种用猪、牛、羊的蹄骨和一个布面内装粮食或者沙子的口袋来进行的一种游戏,口袋上抛过程中,以手翻动和抓取嘎啦哈的多少,同时接住下落的口袋为胜负标准,骨头四面都有不同的累计标准,花样繁多,几人一起玩,乐趣无穷。过去嘎啦哈不仅仅是大姑娘喜欢,所有人都喜欢,也是进入冬季,北方室内活动中多人参与的重要娱乐活动之一。

  十一、 冰上钓鱼单线拽

 

  冬季凿冰捕鱼,在关东有悠久的历史,形式多样。有的在冰下撒网捕鱼,有的在冰下放置诱鱼进去的器具,定期砸冰来取。“冰上钓鱼单线拽”是老关东人根据个人的经验,凿开冰面,和夏季在河边钓鱼一样,将鱼线、鱼钩和鱼饵放到冰面下,但鱼竿和鱼漂儿此时就派不上用场了,所以只能根据每根线的蠕动情况来判断是否有鱼上钩。钓上来的都是大鱼。

  十二、南北大炕对脑袋

 

  过去东北的人家,一般都是南北大炕。炕用来睡觉,吃饭,招待客人,取暖等等。现在已经逐渐消失。

  十三、不吃鲜菜吃酸菜

 

  过去东北冬天没什么新鲜的蔬菜,靠地窖这样的储存根本不够吃,因此用淹渍大白菜方法贮存,经发酵变酸,够一家人吃整个冬天。过去东北城乡几乎家家都有酸菜缸。

  十四、 家家户户有酱缸

 

  东北人的家,特别是农村,过去家家门前或小院里都有一个大酱缸,酱缸都是附近瓦窑烧制的,酱缸口用白布或者豆腐布盖着,边角系上红布条和螺丝帽,最后用“酱缸帽子”(苇子编制,形状和过去土改地主头上戴的尖顶纸糊帽子一样)盖上。“烀黄豆,摔成方,缸里窖成百世香;蘸青菜,调菜汤,捞上一匙油汪汪。”。大酱在东北人家的餐桌上是必不可少的,干豆腐卷大葱蘸大酱、大酱炖豆腐、大酱炖小鱼、酱炖茄子、酱炒角瓜片、小青菜、婆婆丁蘸大酱等等,吃的赞不绝口、津津乐道。

 十五、 上贴饼子下炖菜

 

  上贴饼子下炖菜这样的烹饪方式,有的地方也叫一锅出。锅里又炖菜又烀饼子,菜炖在锅底,饼子贴在锅边。多数一锅出里有排骨、油豆角、土豆块,铁锅的四周贴上玉米面的饼子。用料十分丰富,味道也一样,豆角绿绿的,绵而不过烂,土豆块已经到了被炖得没有任何棱棱角角的状态,入口即化,而吸收了青菜香味的排骨,味道也不错。当然主菜可以改成鱼、牛肉、排骨、鸡肉等等,也可在锅边贴上一圈白面小花卷,吃起来特别有味道。现在东北这样的烹饪方式在农村见到的不多,反而城里人喜欢。

  十六、 年节喜庆吃豆包

 

  “腊月到,蒸豆包,热气冒,香味飘。”说的就是东北的粘豆包,它外形酷似元宵,大小如鸡蛋,色金黄,有粘度,象征小日子团圆美满,所以过年时家家都要蒸上几锅。粘豆包皮用大黄米(学名糜子)面做成。也有用小黄米和粘玉米面做豆包,但都不如大黄米正宗。

  十七、大碗白酒轮着喝

 

  过去关东人亲友聚会,招待客人或者红白事儿,尤其在农村,饭桌上除了丰盛的美味佳肴,更重要的是一大碗白酒大家轮着喝,喝光再满,尽醉而止。东北人大碗喝酒的习惯,和过去关东的气候和人的性格有关。尤其是冬天,外面天寒地冻,忙碌一天,男人盘腿上炕,烫一壶酒,媳妇给炒几个菜,大口吃肉,和老婆孩子热炕头一样,是典型的幸福生活。

  十八、 大姑娘上树比猴快

 

  生活在东北山林地区的百姓,每年到了收山货的季节,女人们便三五成群地进山打山货,摘松籽,采猴头,日积月累练就了一身登高爬树的本领。她们的胆量和技能,令男人自愧不如。孩子们都是从小和大人们一起上山的,不分男女。所以在东北,有些地方女孩子爬树玩耍是很正常的事情。国内其他山区,也应该有这样的现象。



浏览(11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