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谣言止于智者的博客  
关注健康,养生,历史,文学等问题,谣言止于智者。  
        http://blog.creaders.net/u/120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闲聊《水浒》之史进 2017-05-21 21:07:18

《水浒》一百零八条好汉里面,第一个出场的是九纹龙史进。

史进这人,几乎就是一个富二代败家子的典型。他是史家庄史太公的独子,家里非常有钱。史进从小不务农业,母亲劝他不得被气死。史太公没办法,给他请了许多师傅教他武艺,又请高手匠人给他身上纹了九条龙,得了个外号“九纹龙史进”。

京城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逃亡经过史家庄,说史进的功夫是花拳绣腿,好看不中用。史进不服,要和王进比试,被王进轻松击败。此后拜王进为师,在王进的调教下,用半年时间把十八般武艺练的精熟。

王进在史家庄住了半年以后,执意要去投军,史进只好送别了师傅。又过了半年,史太公死了,史进更是没人管了。书上说“史进家自此无人管业。史进又不肯务农,只要寻人使家生,较量枪棒”。

虽然不务正业,但是史家庄家大业大,一时半会倒也败不完,但这时候,少华山一伙强盗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史进的人生轨迹。令他败尽家业,走投无路,最终成了暴力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

史进第一次清楚知道这群强盗的消息,是和猎户李吉的对话,李吉是这样描述少华山这些强盗的:“如今近日上面添了一伙强人,扎下一个山寨,在上面聚集着五七百个小喽罗,有百十匹好马。为头那个大王,唤作神机军师朱武,第二个唤做跳涧虎陈达,第三个唤做白花蛇杨春。这三个为头,打家劫舍,华阴县里禁他不得,出三千贯赏钱召人拿他,谁敢上去惹他?

注意这句话:打家劫舍,华阴县里禁他不得。

也就是说,对于这伙严重危害社会治安,有明确驻扎地点的强盗,当地警方根本没有采取实质性的打击剿灭措施,只是象征性的悬赏缉拿。 

既然警方无法保护老百姓,老百姓只好想办法自保。于是史进赶紧回去将庄户召集起来,开了个动员大会,组织大家齐心协力保家卫庄。修整门户墙垣,安排庄院,设立几处梆子,拴束衣甲,整顿刀马,提防贼寇,

不得不说,虽然是一个败家的富二代,但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史进的警惕性、组织动员能力,还是相当值得称赞的。

史进的努力没有白费,少华山犯罪团伙的二号头目陈达不听劝阻,带着山寨三分之一的兵力来攻打史家庄。被史进带领庄客杀的打败,还把陈达给活捉了。

陈达被史进活捉的消息传回少华山犯罪集团总部,杨春主张带领全部人马去硬拼。朱武觉得打不过史进,想出一条苦肉计。两人来到史家庄跪倒,称愿意和陈达同生共死,请史进把他们一起抓了去请赏。

史进性格和关二爷有点相似,欺强而不凌弱,觉得他们兄弟三人义气深重,便将陈达放了。而且从此和少华山犯罪团伙称兄道弟,还时不时礼尚往来一番,史进给少华山时不常的送点东西,而少华山也时不时给史进送些金银。最后史进竟然胆大包天,请少华山的三位头领八月中秋到庄里饮酒赏月,结果东窗事发。

史进正和三位头领饮酒赏月的时候,县公安局武警部队包围了史家庄。史进不肯将三人绑了交给公安部门处理,索性烧毁庄园突围而逃,上了少华山。

上了少华山的史进,一开始还不肯落草为寇,想去投奔他师傅。他对劝他在少华山落脚的朱武说:我是个清白好汉,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你劝我落草,再也休题。

但此后,史进投奔师傅不成,盘缠用尽,先是沦落到在赤松林拦路抢劫,然后回到少华山落草为寇,最终携少华山众人投奔了梁山。 

一个富二代最终成了犯罪团伙的骨干,其教训是深刻的。这其中,除了史进的个人性格原因外因外,华阴县警方也应该承担很大的责任。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地武警部队,在明知道这个抢劫杀人暴力犯罪团伙驻扎地点的情况下,不去攻打少华山,却去攻打史家庄呢?

是少华山的实力太强警方无可奈何?

很显然不是。

从少华山和史家庄的交锋结果来看,史家庄就算不是稳压少华山一头,也至少是不逊色的。陈达带着山寨三分之一的兵力去打史家庄,结果被史进给活捉了。杨春提议全寨出动去救人,朱武明确表示那也打不过。最后只能被迫冒险使用苦肉计,才把陈达救回来。

五七百人的少华山拿史家庄没办法,而攻打史家庄的武警部队只有三四百人。

警方拿少华山没有办法,少华山拿史家庄没有办法,而警方就敢出动三四百人的武警部队去攻打五七百人的少华山都没办法的史家庄?更何况,当时三名犯罪集团的首领当时都在史家庄,史家庄战斗力更盛往昔。

是不是很不合逻辑?

是史进的罪行严重必须采取果断措施?

很明显也不是。

史进和少华山结交,确实是犯了大忌。但是说实话,和少华山有交往的村庄肯定不止史家庄一个。道理很简单:在警方无法扫除犯罪团伙保护老百姓安全的情况下,老百姓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自行组织起来武装自卫;第二个就是花钱买平安。后面的这种选择在《水浒传》中比比皆是。事实上,很多村庄可能是两条腿走路,既武装自卫,又通过定期上缴保护费换取平安。

而且,史进虽然和少华山犯罪团伙有交往,但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更没有参与少华山的任何犯罪活动。史进顶多算是脑子糊涂,却远非是罪大恶极。

事实上,如果公安部门真的是以打击犯罪为己任,在得知此事之后,应该是主动和史进联系,对其晓以利害,将他争取到自己这一边来。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彻底剿灭少华山犯罪集团。

但是,对打家劫舍的少华山犯罪团伙始终未采取有效打击措施的警方,却本末倒置,雷厉风行的对并没有实质性参与犯罪活动的史进采取了严打行动,最终不仅行动失败伤亡惨重,还大大增强了犯罪团伙的实力。

很奇怪吧?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之所以显得奇怪,是因为史进没有按规矩出牌。而史进之所以没有按规矩出牌,是因为他太年轻太冲动,身边又没有史太公和师傅王进这样懂得人情世故的人提醒引导。 

那么,正确的出牌是规则是什么呢?

史进正确的出牌规则,是当武警部队包围史家庄的时候,绝对绝对不能正面反抗。

史进如果想继续做个不把父母遗体玷污了的清白好汉,可以有以下选择:

第一,如果他狠得下心,可以将三个犯罪团伙首领交给外面的武警部队,然后给自己的行为编个合理的理由,比如为了将对方一网打尽之类。这种理由当然是有漏洞的,但只要他肯花银子上下打点,十有八九可以过关。就算受点牵连,也不至于闹到败尽家业无处容身的地步。

武松为兄报仇,私刑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最后就是被当地警方把情节给改成了:“武松因祭献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争,妇人将灵床推倒,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次后西门庆因与本妇通奸,前来强护,因而斗殴,互相不伏,扭打至狮子桥边,以致斗杀身死”,使武松得以从轻发落。

史进没有什么劣迹,只要肯花钱,过关应该是不难的。破点财受点罪,依然可以继续做他的大财主。

第二,如果他狠不下心,那可以将三个犯罪团伙首领偷偷放走,然后出门投降。声称自己因为山贼势力强大,为了自保不得不与其虚与委蛇。然后还是花银子上下打点。这种选择成本比第一种选择要高,得花更多的钱受更多的罪,但好处是可以保住自己江湖上的名气。

如果史进如此选择,史家庄肯定会大大破一笔财,甚至倾家荡产也未可知,而史进闹不好会和宋江武松一样,受些刑罚。但至少史进不至于成为政府通缉对象,可以继续如他所说:做一个清白好汉,不把父母的遗体玷污了。他可以想办法东山再起重整家业,而不至于落草为寇逼上梁山。

年轻冲动的史进偏僻做了第三种选择:烧毁庄园和武警部队正面对抗,杀死杀伤多名警察后逃到少华山。这貌似英勇实则莽撞愚蠢,史进此举不仅彻底败掉了祖辈家业,也彻底自绝于朝廷自绝于警方,彻底断了自己的回头路。到这份上,还奢谈什么“我是个清白好汉,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实在是非常可笑了。就算找到师傅,王进敢不敢收留这么一个反贼呢?我不看好。

那么,回到我们原来的问题:为什么警方不去剿灭少华山犯罪集团,却敢于出兵攻打实力绝不低于少华山的史家庄呢?

很简单,因为打史家庄本应该是毫无风险而且受益巨大的事情。

我们说了,按照正常出牌规则,史进本来是绝对不应该反抗的,他稍微有点脑子的话,都会选择以体制内的规则和潜规则解决问题,而不是选择公然和体制决裂对抗去做一个反贼。

如果史进按照正常规则出牌,应该是先拿出钱来重重贿赂两位带队警官,所有参加行动的武警部队成员人人分一杯羹。而史进被收押到公安局后,从警察局长到狱卒,所有相关人员都能捞到大笔好处,被史家庄这块大肥肉喂的饱饱的。

虽然史进不按规矩出牌,做出了最糟糕的选择,导致警方损失几名基层警员和警官,但是领导的收益也是非常巨大的。至少,史家庄的大片良田和其他财产百分百要没收充公,这里面的油水肯定不少。史进的亲戚朋友受此事牵连,估计也得破不少财才行。

史进有很多自己的问题,但总体而言,他是个体制内的好人。好人面对警察,顾虑和麻烦远比罪犯要多得多。

警察收拾体制内好人的能力,比收拾坏人的能力大多了。

浏览(67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闲聊《水浒》之鲁达 2017-05-18 20:07:09

1.jpg

《水浒》里面的一百单八将,绝大部分是贼寇和黑社会。无论按哪个年代的正统道德标准,都是十恶不赦的人渣败类。

鲁达是这帮贼寇里面难得的一个好人,从头到尾,他未曾做过什么坏事,反而多次不惜代价的救助他人。

鲁达两次触犯法律逃亡,都是为了救人,第一次是救金家父女,第二次是救林冲。第一次救人,失去了在军队的大好前途。第二次救人,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了,只好流落江湖落草为寇。但是,他从未为此后悔过。

《水浒》里的英雄经常救人,但是被救的,往往都是杀人越货的贼寇和同党,比如抢劫犯晁盖,比如杀人犯宋江。

而鲁达救的,则是真正无辜的人。无论陷入火坑的金家父女还是被陷害的林冲,都是无辜的。而且,也没有指望被救者给他任何回报。

  

鲁达救金家母女,纯属偶然。他和史进以及李忠三人,在酒楼吃酒。听到隔壁有人啼哭,不免烦躁。鲁达发了脾气,把酒保叫来问怎么回事。

酒保说:这个哭的,是绰酒座卖唱的父子两人,不知官人们在此吃酒,一时间自苦了啼哭。

鲁达的反应令人肃然起敬。

他说:可是作怪!你与我换的他来。

按理说,顾客是上帝,在酒店吃饭,享受良好的服务是顾客的权利。有人吵闹影响情绪,属于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了伤害。知道缘由后,不追究对方责任,让对方回避或者收声,已经算是足够善良了。

毕竟,天下自苦的人多了,失恋了自苦,生病了自苦,买不起房子自苦---

想自苦你一边呆着去。你无权用你的悲伤打搅我的快乐,无权用你的啼哭侵犯我的权利。

更何况,鲁达正和朋友吃饭,一般人谁也不会在这个场合败兴多事。

但是,鲁达的表现令人感动,在听到是卖唱的父子二人因“自苦”啼哭后,他说:可是作怪,你与我唤的他来。

鲁达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是要问个究竟。

是因为好奇?因为想听听别人的悲惨故事助助酒性?为了听人唱个小曲儿?

很明显不是。

鲁达听到别人“自苦”啼哭,第一反应是看看对方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

水浒一百单八将,唯一一个得了正果成了佛的,就是鲁智深--现在的鲁达。

鲁达是佛。

一片佛心,救苦救难。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所以,鲁达说:你与我,唤得他来。

然后,他知道了金翠莲的遭遇。

金翠莲和父亲,正在被黑社会追债。

这是一笔阎王债。

黑社会的老大,是当地的优秀民营企业家,郑氏肉类加工集团老板,说不定还是当地人大政协代表的郑大官人,外号镇关西。

金翠莲的遭遇,令人闻之落泪。

她们一家人来投亲,不想亲戚搬走了,母亲生病死在了客栈,流落当地。黑社会老大镇关西郑大官人,垂涎她的美貌,强行把她霸占。

在把金翠莲玩腻了以后,镇关西把她和老父赶出了家门。

如果仅仅如此,那镇关西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恶霸。

但镇关西比普通恶霸狠毒的多。

他逼迫被他强行蹂躏玩弄后的金翠莲和她老父,偿还根本不存在的三千贯债务。

三千贯,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50万人民币,再加上利滚利的利息,金翠莲父女这辈子是根本没有可能还清的。这样,她和父亲就只能永远沦为镇关西的挣钱工具。开始卖唱,最后卖身,直到被榨干最后一滴血汗,惨死街头。

金翠莲根本跑不了,镇关西的黑社会团伙几乎无孔不入,连酒店的小二都是他的人,负责替镇关西看守父女两。

金翠莲母女之所以在鲁达隔壁房间哭,是因为这两日酒客稀少,违了钱限,怕他来讨时受他羞辱。

这句“怕他来讨时受他羞辱”,听起来轻描淡写,实际上却可怕之极。

弱女老人,出门在外,举目无亲,母亲新丧,被恶霸霸占玩弄,被黑社会控制成为赚钱工具,因为没有挣到额定的钱数,即将面临不堪的羞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唯有父女二人抱头痛哭。

这是何等的惨剧!这是何等的人间!

2.jpg

所幸,她碰到了鲁达。

鲁达立即毫不犹豫的对陷入火坑的金家妇女进行了救助。

他的救助计划简而言之,就是两个目标,三个步骤。

两个目标:让金家父女顺利逃走;教训镇关西。

三个步骤:给金家妇女凑集路费;协助金家父女逃离看管顺利离开;去镇关西那里找茬把镇关西痛打一顿。

鲁达一开始是没打算把镇关西打死的,他只是对其恶行过于愤怒以至于下手太重。

鲁达貌似粗鲁,其实考虑问题非常周到,他让金家父女离开后,怕店小二去拦截,堵着酒店两个时辰,估计金家父女走远了才进行下一步行动。

鲁达的救助方案非常完美,实施效果也不错,金家父女顺利得救了。如果不是不小心打死了镇关西,这简直就是一次完美的营救行动。

鲁达是个有身份的军官,地位非同一般。他打死了镇关西,警察局想抓他归案,得先去他服役的经略府请示,得到对方同意才敢抓人,后期对他的处理也要向经略府汇报。

有军队护着,如果只是把镇关西打伤,估计鲁达屁事儿没有,还是安安稳稳的做他的军官。

一切都很完美,如果鲁达没有失手打死镇关西的话。

但是且慢,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鲁达你不是嫉恶如仇吗?难道仅仅让金翠莲父女逃离虎口,仅仅把镇关西打一顿,正义就得到伸张了吗?

想想金家父女的惨绝人寰的遭遇,这种结果距离正义伸张,是不是差太远了?

怎么才算伸张正义?

把镇关西送上法庭,追究他霸占民女的罪行,退还强占的金翠莲的血汗钱和卖身钱并赔偿损失,把包括助纣为虐的店小二在内的当地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尽,解救其他受害者。这才算正义得到伸张啊!

说到这里,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在鲁达打死镇关西之前,当地的整个公安系统,就像不存在一样。

对镇关西来说,当地公安系统不存在,他胡作非为毫无顾忌。

对金翠莲父女来说,当地公安系统也不存在,她们含冤受屈却根本没有尝试去寻求警察的帮助---也许求助过了,但是肯定没有用。

而鲁达,堂堂一个军官,一个镇关西见了都得忍气吞声毕恭毕敬的狠角色,同样没有试图寻求法律的帮助。而是仅仅选择了帮助受害人离开然后把镇关西打一顿这样一种极其无奈的处理方式。

鲁达是体制内的人,是有军队罩着的人,而且是当地黑社会老大害怕的人,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试图利用法律的武器,将整个黑社会连根拔起。

不是他糊涂,而是他清醒。

他清醒的知道,虽然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可以把镇关西这个黑社会老大痛打一顿而全身而退,但是却无力以法律的武器撼动黑社会的根基。

因为,一旦黑社会成长到一定的程度,他就必然反过来控制当地的公检法。任何一个黑社会猖獗的地方,公检法均毫无例外的逐渐成为黑社会的走狗和同伙。

鲁达是个聪明人,他对这一切都非常清楚。所以,他也不会傻乎乎的去报警,否则,不仅问题解决不了,还会把金翠莲父女置于危险之中。

他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金翠莲逃离火坑,再去教训教训镇关西,却无法真正去为金翠莲和无数在黑社会蹂躏下呻吟啼哭的可怜人伸张正义。

鲁达敢打镇关西,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地位,自己是军人,有军队的保护。只要不把镇关西打死,他就不怕。

只是,他失手了,镇关西死了。

浏览(816) (2) 评论(1)
发表评论
如何做到不生气? 2017-05-16 19:42:07

 

  现代人往往火气很大,因此整个社会总是弥漫着一股暴戾之气,而这种嗔心,就是我们常常说的“无明火”。

  人之所以起嗔心,是由于个人的欲望、贪爱不能得到满足;或是虽然得到了,但又失去了。因为非常在乎自我,所以只要能够顺自己的意就不会起嗔心,偏偏世间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于是心中常常有火气,火气就是嗔。像是怨恨、愤怒和仇视,这些都是嗔。

  嗔心实在很伤人,只要一生气,身体的细胞就不知道要死掉多少,很容易引起精神上的不稳定,以及身体上的疾病。所以,嗔心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自己。

 

  而且,生气也不能真正地解决问题,因为用斗争、强权、愤怒等方式处理事情,除了会让人一时之间有点怕你之外,根本无济于事。只有用慈悲心或是智慧来处理,才能真的解决问题。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心量大的人,做事成功的几率通常比较高;而时时动嗔火的人,因为大家都怕他,当然不可能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人。所以,我们要多下工夫修养自己的脾气,才能利人又利己。

  那要如何化解嗔心呢?最好的方法是釜底抽薪,也就是确实体认到起嗔心是无用的,只有不嗔,对自己才有好处。因为当不如意的事发生了,再怎么生气都没有用,生气只会变成互相谩骂或是肢体冲突,是损人又不利己。因此,我们应该听听他人的意见,并且体谅对方的苦衷和用心,这样嗔心就会减少了。

  有的人动不动就爱生气,明明知道生气不好,他也不想发火,可是习气实在很难改。遇到这种连观念都用不上的时候,我最常教人的方法,就是当我们生气的时候,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鼻子呼吸上,心里想着:“我还能够呼吸,实在是太幸运了!”那么,情绪就会慢慢地稳定下来。

 

  面对别人发火生气的时候,忍辱能防止很多不好的事发生。因此,释迦牟尼佛曾说过忍辱的功德比持戒、苦行还大。忍辱不仅是对逆境现前要忍,对顺境也要忍,因为顺境出现时,我们往往会得意忘形,如果稍微遇到一点挫折,嗔恨心马上就会生起。所以,能时时刻刻保持平静的心态,不要得意忘形,这是忍的智慧。

  很多人误以为忍就是逆来顺受,因此遇到任何不合理的事情都会说:“好吧!我就好好忍着吧!”其实,忍并不是忍气吞声地受委屈,而是克制自己的冲动,不要马上做出反应。因为只有先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后,才能在适当的时机做出恰到好处的反应,这样才能圆满地解决问题,这才是忍辱。

  嗔心重的人,自我中心也重,总是太在乎自己的意见、得失和面子。其实很多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了一点面子问题,就和别人一争长短,甚至拼得你死我活,实在很不值得,也很可惜。

  因此,千万不要认为压制别人,是一件值得洋洋得意的事。而要想到:我起嗔心时,对方是不是也同样会起嗔心?如果两人都生气的话,就一定会产生问题。如果是自己起嗔心而对方不起嗔心的话,那受害的只有自己,因为发脾气的人是自己,对方并没有发脾气。即使对方也受害,但相较起来还是占了便宜,所以是自己损失大,而对方的损失小。想通了这一点,下次嗔心又起时,就会先留一个退路给自己,同时也给别人一条路走,这样彼此就能够畅通无阻了。



浏览(123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