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谣言止于智者的博客  
关注健康,养生,历史,文学等问题,谣言止于智者。  
        http://blog.creaders.net/u/120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闲聊《水浒》之匪性和奴性的结合 2017-11-09 22:47:46

比较梁山上的众头领的性格,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规律。越是杀人如麻、不尊重生命、崇拜暴力的人,越缺乏人格的独立性而甘愿为奴。匪性和奴性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如此奇妙的共存,乍一看,土匪是最不讲规矩的,天不怕地不怕,而奴才确是最恭顺的,两类性格怎么可能结合在一起呢?

  如果问看过《水浒传》的人,书中谁是最地道的匪?我想大多数人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李逵。没错,李逵的匪气十足,眼中只有两把板斧没有任何的规则,可他却奴性十足,给他的宋公明哥哥做奴才虽九死而犹未悔。

  李逵一见宋江,就不自觉地把自己摆在“奴”的位置上。当戴宗把宋江介绍给李逵时,李逵说:“若真个是宋公明,我便下拜!若是闲人,我却拜甚鸟!节级哥哥,不要赚我拜了,你却笑我。”当宋江自得地说明:“我正是山东黑宋江。”这李逵便向失散多年的孩子找到了母亲,性格暴烈的他这么长时间来没有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主子书中如此描写:“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扑翻身便拜。”这一拜,便彻底奠定了宋江、李逵的主仆关系。

  李逵做宋江的奴才,至死不悟。宋江害怕自己死后李逵造反,毁了自己的名声,骗铁牛一起喝下毒酒。铁牛知道自己的公明哥哥拉上他做垫背的,对宋江毫不怨恨,反而说:“罢,罢,罢!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他不但此生愿给宋江做奴才,还想下辈子将做奴才的生涯进行到底。

  其他的一些梁山人也是如此,王英在不知道宋江真实身份前,匪的凶残冷血暴露无遗,嚷着要挖心肝下酒;知道宋江真实身份后,立马下拜,奴性顿见;戴宗也是这样,作为管理犯人的节级,在犯人面前他是一尊杀气腾腾的兄神,知道面对的犯人是江湖上的老大宋江时,也是立即行礼,因为在监狱里面,他还必须解释:“兄长,此间不是说话处,未敢下拜。”

  这种匪、奴性一体的人是大宋这种皇权社会中多数人面貌。因为不是一个凭规则管理、靠谈判协商的社会,谁掌握更多的暴力资源,谁就能在社会分层的金字塔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匪和奴是一个人的两副面孔,对强于自己的人,自愿为奴以求投靠攀附;对弱于自己的人,便是匪的狰狞,强取豪夺。宋江靠自己多年的积累,在江湖上混得了老大的声名,江湖自由其一种独特的价值判断体系,既然这个江湖的人都说宋江是泰山北斗,那么类似李逵、戴宗、王英这样的人觉得宋江强于自己,自己但他的奴才没有什么委屈的,而且还兴高采烈。

  江湖上的规矩就是这样,两个匪碰在一起便是争夺,我赢了你你便是我的奴,我可以驱使你;输给了你我便给你当奴才,任你驱使。因为这江湖上少平等的人,大多是两类人:匪或者奴。而且最彻底的匪可能变成最彻底的奴。

  江湖如此,那么大宋朝廷呢?也是这样。戴宗、施恩这样的吏在犯人面前,是匪,在上司面前便是奴。高俅地位够高的吧,在林冲这种低级军官的面前,他是蛮不讲理的匪,连人家的老婆都敢抢夺,可在大宋天子面前呢?他也是个奴才。在天子的眼里,大宋所有的臣民都是他的奴才,可他也得虚拟出一个主人呀,他便把自己当成上天的奴才。

  清朝是满人当家,他们比起宋代,少了那些美丽的词藻,而是直指本质。大臣们见到皇帝时跪下来自称“奴才”,可他们一旦出宫呢?奴才立马变成主人。因此由于匪性与奴性得共存,宋江等人在两种身份中游刃有余而为精神分裂之虞。他在郓城县时,白天在县令面前,是个恭顺的押司,可晚上他却成了江湖上呼风唤雨的宋公明大哥。

  土匪和英雄、奴性与忠诚是不一样的。英雄是敢于挑战比自己更强大的人,而土匪往往欺负弱者。奴性是没有原则的归顺,如李逵这样,只认准比自己强的人,至于自己主人的选择是否正确他一般不做考虑,尽管李逵内心反对招安,可公明哥哥进了朝廷,他也只得跟着进朝廷;而忠诚是对一种价值和信念的认同与服膺,而非对某个人的无条件地服从。土匪只有奴性,英雄才具有血性。

  在水浒的世界里,只有林冲和鲁智深最不具备匪性和奴性的英雄。虽然他们都杀人,但不是滥杀而是有原则,对比自己弱小的人心存一份悲悯。对梁山泊的选择他们尊重且接受,但对大头领宋江个人,却保留一种难得的清醒与独立。























浏览(207) (5) 评论(1)
发表评论
揭秘三国:“蒋干盗书”的历史真相 2017-10-25 20:40:33

       蒋干游说周瑜,经《三国演义》对赤壁之战的生动描写,广为人们知晓。据裴松之在《三国志·吴书·周瑜传》所引注的《江表传》记载,曹操遣蒋干游说周瑜确有其事,大致内容如下:

  当初曹操听说周瑜年少有美才,以为可以通过游说把周瑜说动,于是秘密派遣九江人蒋干去见周瑜。蒋干穿着布衣葛巾,以个人身份见周瑜,周瑜热情相迎,当即对蒋干说:“子翼(蒋干字)良苦,远涉江湖,为曹氏作说客耶?”蒋干借故否认,推说自己跟周瑜是同一州里,阔别多年,前来叙旧,并作参观。周瑜款待蒋干后告辞去办事,让蒋干独自住了三天。临别时,周瑜请蒋干参观其军营、军库,设宴饯行,称说自己遇到了知己之主,君臣十分相得,表示决不会有所动摇。蒋干只是笑着听周瑜表达心志,始终没有说一句游说之辞。回见曹操时,蒋干说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能把他离间。

  蒋干是九江人,当时为曹操的幕宾。汉九江与周瑜老家庐江郡舒县(今安徽庐江西南),同属扬州,所以蒋干自称跟周瑜是同州里的老乡,两人并有过交往。这可能是曹操派遣他去游说周瑜的一个原因。再是蒋干这人很有口才,《江表传》称其有仪容,以才辩见称,在江、淮之间独一无二。曹操手下人才济济,独挑选蒋干去游说周瑜,是下了一番苦心的,只是没能如愿。

  蒋干游说周瑜的基本史实就是这样,问题在于蒋干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见周瑜的,《江表传》没有明确记载,于是出现了三种说法。

  一说在赤壁之战后。《资治通鉴》将此事记载为建安十四(公元209年)年冬十二月,即公元210年之初。此时的周瑜,已攻下江陵,屯据南郡,领东吴南郡太守。所以,蒋干游说周瑜,就是周瑜在荆州之时。一些书籍也按《资治通鉴》的记载将此事放在周瑜领南郡太守之时,如《诸葛亮评传》(柳春藩著,中国青年出版社1997年7月出版)。此书叙说,赤壁之战后,曹操在政治上采取分化瓦解敌人的策略,于是派周瑜故旧九江人蒋干去见周瑜进行策反,结果被周瑜拒绝。

  一说在赤壁之战前。如刘逸生《三国小札》所说。刘先生认为司马光《资治通鉴》把蒋干游说周瑜这件事放在建安十四年冬,是不合理的。因为这时周瑜已立下大功,成为东吴第一号人物,决不是曹操一个说客能打动的,曹操也不致于在赤壁大败之后向周瑜劝说归降。果真如此,曹操便真是个大傻瓜了。这是刘逸生先生的看法。再就是《三国演义》所说,蒋干游说周瑜是在赤壁大战之时。这跟《江表传》的记载显然相违,只是小说家移花接木的艺术手法而已。《三国演义》写赤壁之战时 “群英会蒋干中计”这段文字,源于元代的《三国志平话》,也不全是罗贯中的发明创造。罗贯中只是对《平话》作了一番加工改造,使故事既生动传神,又显得合理。《平话》里的蒋干是个仙长,曹操拜其为师,派他去游说周瑜,结果反中了周瑜之计。《演义》把仙长、拜师这些去掉了,又对故事精心修饰,使“群英会蒋干中计” 这个回目花团锦簇,十分好看,而蒋干也就成了书卷气十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丑式人物,如戏剧《群英会》中所表演的那样。

  那么,蒋干游说周瑜,到底是在赤壁之战前,还是在赤壁之战后?如果说在赤壁之战前,那只有在周瑜镇巴丘之时。建安初,周瑜随孙策平定江南,夺取豫章郡(今江西南昌)等地,初露英姿,曾留屯巴丘。这个巴丘在今江西峡江县,非岳阳古巴丘,峡江古巴丘离九江较近。周瑜屯巴丘,是建安四年的事。建安五年,孙策被刺身亡,孙权留周瑜在身边,“与张昭共掌众事”,基本上一直随孙权左右征战或议事,只在建安十一年一度驻屯过宫亭(即宫亭湖,今鄱阳湖),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战前驻屯过鄱阳(今江西波阳县)。《江表传》说曹操闻周瑜年少有美才,蒋干游说周瑜似应在周瑜年少初露锋芒之时,那就是驻屯巴丘的时候。不过,这个时候曹操正与袁绍进行生死较量,官渡之战迫在眉睫,须全力对付袁绍,似乎不太可能专门派蒋干去游说周瑜。而建安十一年只是短暂屯驻宫亭,赤壁之战前屯驻鄱阳时也不可能,因为这年八月曹操已引兵南下,很快占有荆州,根本不把孙权放在眼里,不大可能派蒋干去游说周瑜。



浏览(15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为什么《西游记》中猪八戒总是吵着要散伙? 2017-10-24 01:23:14

       在取经队伍情绪比较稳定的时期, 猪八戒是不可能把取经队伍戳散的。所以我们应该看形势严峻时候的表现, 猪八戒提出要散伙, 多是在形势严峻的时候, 往往是形势越严峻, 猪八戒要散伙的念头越强烈。你这个团队要破产了, 我为什么要陪着一起死? 我当然可以另找出路! 所以, 不能因为他多次要散伙, 就说他是个奸细。当然, 你也可以说他素质低, 经不起考验!那么,猪八戒为什么经常吵着要散伙呢?

  菩萨给参加取经队伍的每一个成员开出的价格如下:老唐: 走到西天取经=正果金身白马: 驮老唐到西天=取消死刑老沙:保护老唐安全=不再飞剑穿心 + 官复原职,老孙: 保护老唐安全=从五行山下释放,

  老猪: 保护老唐安全=0

  老孙、老沙、白马都是犯了罪的, 菩萨释放他们, 他们完成菩萨交给的任务, 这是等价交换。老猪并没有受任何罪, 他还在福陵山吃人, 也没有任何人追究他的责任, 他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妖怪, 是他自己主动要求加入的, 菩萨答应了。因此, 猪八戒什么时候要离开取经队伍, 都不欠观音菩萨的人情, 菩萨也不会追究他的责任, 而那几个则不行! 所以, 一有困难, 猪八戒第一个想跑, 是正常的。

  唐僧、孙悟空、沙和尚都是光棍一条, 出远门没有家庭负担。猪八戒则不同, 他是有家庭有老婆的。他每次要散伙, 没说到别出去, 是要回高老庄, 就是取经结束了, 他还是要回高老庄, 说明他的家庭观念非常重! 他是指望出趟远门打工挣点钱回来的。他最担心的是和尚做不成, 老婆也没了, 所以, 只要取经队伍一遇到困难, 他就想回去。

  猪八戒的智慧是本能的。聪明和能干,是叫人去仰慕的;老实,却叫人信任、疼惜。逞强会让人害怕地走远,示弱却让人愉快地走近。很显然,在取经队伍里,猪八戒的人缘比孙悟空好,在读者群里,猪八戒的人缘也比孙悟空好。不过,猪八戒又有不同,猪八戒不光与人亲近,还会骂人、抱怨、赌气、斗心眼儿—然而这种种,可不也是另一种亲近吗?他骂唐僧,可不见得比孙悟空骂得少,但是唐僧就是偏袒他,就是觉得他乖巧、老实、不会撒谎。

  猪八戒的字典里就没“客气”这个词,到哪里都自称“猪外公”,见了寿星就近前来扯,说:“你这肉头老儿,许久不见,还是这般洒脱,帽儿也不带个来。”遂把自己一个僧帽,扑地套在他头上,说是“加冠进禄”。见了福星,又扯住讨果子吃,去他袖里乱摸,腰里乱吞,不住地揭他衣服搜捡,唐僧说他没规矩,他说自己是“番番是福”。旁观的镇元大仙说八戒:“这个和尚,越发不尊重了!”—呵呵,不尊重才亲昵。

 

  笨还是懒人的借口。猪八戒自称笨,他师傅也说他笨,他的笨好像一道特权:他都这么笨了,别人就别和他计较了,懒点、少干点是应该的,别人为他多担待点。那些难啃的骨头,是聪明人的事。这笨又像道天然屏障,让他可以少操点心,安心于不上进。据说现如今正流行“八分生活学”,就是指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不再苛求全力投入,十分力气只用八分,剩下的用于养心,用于蓄锐,或纯粹用来浪费,那些高效能人士反而是没有缓冲地带的人,一心往前赶的危险是某一天被证明自己属于不可再生的枯竭型资源。—你说猪八戒咋就那么超前呢?他早已懂得这种先进的生活方式了。我看他不是“八分生活学”,最多是五分吧。

  笨人不一定滑稽,但是太机灵的人肯定不滑稽。太机灵太准确,没有那种混沌糊涂的趣味。这种趣味猪八戒最有。去巡山,他对着石头模拟与师父对话:“他问什么山,我若说是泥捏着,土做的,锡打的,铜铸的,面蒸的,纸糊的,笔画的,他们见说我呆哩,若讲这话,一发说呆了;我只说是石头山。他问什么洞,也只说是石头洞,他问什么门,却说是钉钉的铁叶门。他问里边有多远,只说入内有三层。十分再搜寻,问门上钉子多少,只说老猪心忙记不真。”是笨人的自作聪明,笨人的狡诈,我们托孙悟空之福,在旁边偷听了这一席傻话,大笑之余,未免有几分怜惜吧。


  猪八戒在读者心中所唤起的被怜爱的涟漪,还不仅如此。他名叫八戒,实际上什么也不戒,他好吃,好色,贪小便宜,还打诳语。总之,他百无禁忌。人们不喜欢装,唐僧很装。唐僧的被耻笑,衬托出八戒的真实。猪八戒的不装,使他的百无禁忌变得理直气壮。实际上,不装不一定就要低俗,没有追求,不谈理想,并不是真实的唯一表现。但是,大家活得累,有时会觉得越低俗越迷人。总不可能像他那样满嘴的“屎尿屁”,也总不可能像他那样无耻到要求三个姐妹都归自己,连丈母娘也要,“就再多几个,你女婿也笑纳了”。猪八戒把人的小毛小病都放大夸张,并娱乐化了。人们通过纵容猪八戒来纵容自己,也通过原谅猪八戒原谅了自己。




浏览(197)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