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xisipailou  
西四牌楼  
网络日志正文
一个北京男人眼里的上海男人 2017-07-12 03:36:47


谈完上海女人,就该谈上海男人。上海男人的缺点全国人民都知道,我就不说了,别说我片面啊。我只说上海男人与外地男人的不同之处,可以称为特点。上海做了一百年世界列强的殖民地,长期受欧美社会价值观影响,有很多与中国封建意识不一样的地方,那些封建意识浓厚又没见过世面的人就看不惯了,不习惯,就觉得这是错的。其实,我觉得那其中到是有许多优点的。

 

大家一致公认上海男人精明,也有人称为小气。首先,精明,小气没有什么不好,他只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并没有侵犯别人的利益。上海人多地少,每个人都极力为自己保持一个私人空间。不像那些从地大人稀的地方来的,看见老乡就套近乎,恨不得亲热的不分彼此。一有利益冲突又反目成仇。由于多年受资本主义影响,上海人私有意识强,我的就是我的,你的才是你的。我的我就要全力维护,你的和我无关。精明,小气表现在维护自己的财富,天经地义,不能算是缺点。当然,精明过头就不好了。我和一个美国商人谈起上海人,他说上海人精明而不聪明(very clever but not smart),他们很会谈判,而且热衷于在谈判桌上占上风,却忘了为什么谈判。(They negotiate, negotiate, but forget what they are negotiating for.

 

精明表现在如何抓住机会,利用自己的特长赚去更多的财富,把有限的资源最大发挥效用。小气则是维护自己到手的财富,合理合法。比那些利用权势,巧取豪夺,依仗暴力,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土匪恶霸,小偷骗子要干净的多。豪爽大方也未必就是好事,如今,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过话一句耳。君不见多少案例披露的事实,有福你争我夺,有难各自逃命。多少两肋插刀的哥们弟兄,一旦在钱,色上有了利害冲突,就会把刀插在兄弟的肋上。

 

上海男人最讲究外表,哪怕是生产线上的工人,下班后也是头发油光,衬衫平整。裤线清晰,皮鞋闪亮,叫“扎台型”,比起北京的“膀爷”那是文明多了。上海男人顾家是有名的,就是外地人也不得不承认。当年的上海男人不仅把回家做饭看成责任义务,而且是乐趣爱好,他们不光做饭,还要做出花样,做出水平。他们继承了欧洲绅士尊重女性的传统,不过把为女人开门,脱大衣的表面工夫,落实到日常生活的琐碎事情中。改革开放前,家家生活都不富裕,上海男人不仅买菜做饭,还承担了做家具,修房子,水电维修,缝纫机也玩的得心应手。凭借上海人的精明,每月几十块工资,小日子同样过的有滋有味。也许现在做这些家务会被称为小男人,但当年这可是最值得自豪的夸耀资本。

 

怕老婆也是以前上海男人的一个标签。其实那是对女性的尊重和宽容,是维护家庭的责任心。“宽带山”网站有个贴子,说两个台巴子老板谈上海男人。一个说,上海男人老婆出轨照样回家煮饭干家务,没出息。另一个说,就是升到公司高层,老板宴请都不去,要回家煮饭。对这些又土又色的夷蛮乡巴佬来说,要理解十九世纪欧洲人留下的传统,也太难为他们了。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阿Q进城后,用未庄的眼光看什么都觉得:“可笑,这是错的”。而他们所引以为得意的,不过是把别人眼中的红肿之处,看成艳若桃花。上海人管做饭叫“烧小菜”,一听就觉得精致,有味道。湾湾叫“煮饭”,一锅煮能有什么好吃的,感觉就跟煳猪食一样。一个最常见的用词,人的土洋,档次立见分晓。

 

有人说上海男人胆小,只会吵架,不敢动手打架。我看那简直就是优点,“君子动口不动手”嘛。我有一次吃饭,旁边几个东北人在高谈阔论,说在加油站不想排队,一个上海人和他伦理,他一句话不说,一拳就打人脸上。把这种野蛮行为拿来夸耀,我觉得都没评论的必要了。我在上海也见识了一回野蛮。我坐941路去上海站,上来一个乘客,售票员请他把包往里拿一下,他就用东北话骂售票员,而且没完没了。我忍不住了,就回敬他一句:“这里是公共场所,你不要用脏话污染大家的耳朵,想说回家说去”。他看见有人敢和他叫板,立刻对我来劲了,说,我就骂了,你能怎么样我。我回答说,维持公共场合的秩序人人有则,就不许你在这里撒野。他继续说,我就野蛮了,警察都不管,你算老几。我平静地告诉他,你承认自己是在文明上海的野蛮人,这就够了。看见全车的乘客都盯着他,他就不再说什么。文革前北京有个传统,无论地位多高,多有钱的人,都会尊重售票员,售货员。外地人来了,把老家那种歧视服务行业的毛病也带到了北京。有一次坐车售票员让上车往里走,一个满口东北腔的就在那里对售票员骂骂咧咧。我下车时忍不住谴责他的野蛮。这回可真碰上黑社会了,这家伙比上海那个凶的多。我的北京爷们的火也上来了:“有种你TMD滚下来,你丫敢在皇城根撒野,我就不信北京镇压不了你这个奶头山土匪”。他终于没有下来。

 

上海人不关心政治,只管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粉碎四人帮后,我到上海很兴奋地和年轻人谈北京沸腾的十月,他们毫无热情,说,我们又不是国家领导,和阿拉勿搭界。但上海人对自己身边的事情是认真的。社区退休人员志愿者积极参加维护市容,交通的义务活动,而且非常认真,解决了很多遗留下来的脏乱差问题。那些退休人员在公交车站维持秩序,一手拿小旗,一手拎只水杯,一丝不苟,没有半点偷闲。


浏览(2526) (17) 评论(1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7-13 03:46:16

时代变了。北京直男目前引领新潮流。上海小男人那是技术型的,只能图个安居,跟别人比起来,这只角比那只角还要得意点,偶尔表现出一点高等华人的姿态,但并无多少实惠。而北京直男都是艺术型的,眼光犀利且精准。就拿万维来说,这是海外男人们比拼的一个缩影。最精明的,应该是一边痛骂中国政府和民族(为的是留给宗主国爷们一个好印象),一边是几十年如一日顽强地守护中国户籍的那几位哥儿们,全都是北京胡同串里出来的顽主。这不仅仅是当前沾点中方的便宜,更是赌准中国发展的潜力。当然老婆嘛,就让她们搭上外国船先走。狡兔三窟,能有几个上海男人有这种定性?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Next 留言时间:2017-07-13 02:43:26

北京爷们是自己活的感觉,一种自信,不在乎外人怎么看。就是沏壶末子,马路边坐小板凳,摇芭蕉扇,穿大裤衩,亮一嗓子“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咱也是爷的感觉。那些暴发户坐在多高级的会所也找不着这种感觉。

文革后,北京大学毕业留校就一个标准“三辈贫农”,外地农村兵在北京支左全部就地转业。所以五十岁以下侃大山自称北京爷们的,多半儿是这帮“农二代”。他们对自己出身没底气,要靠装北京人的孙子撑门面。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07-13 02:28:29

文革前北京的国家机关和大学有不少上海人,特别是外语学院,北大,因为哪里的教育水平,人的能力就是高于其他地区。那时候一方在北京一方在外地的夫妻,都是往北京调,唯独一方在上海的是往上海调。那时候我没去过上海,就凭这条,我开始佩服上海。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07-12 22:45:16

去过上海很多次,同事里也有上海男人,我的感觉是在上海以外工作的上海男人,比如在北京的,与在上海生活的上海男人是有很大不同的,我喜欢后者,因为人们一般谈论的所谓上海男人的缺点,似乎更表现在前者身上。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7-07-12 21:14:46

洋人在上海经营了100年, 上海女人男人自然比外地土人文明高出几档。

北京男人最完蛋。当年在北京时下棋打扑克撒赖搞鬼的都是那几个北京的。这几个整天神出鬼没,不知道干些什么。毕业时全都钻到政府里当什么员去了。2,3个月下来就满嘴官腔,根本没办法与其说话。

北京男人号称爷们,其实都是怂蛋。上海有姚明刘翔等世界级Sportsman, 北京条件一点不比上海差,除了几个刷嘴皮子的,有这种真汉子吗?

回复 | 1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7-07-12 18:06:29

情况属实。“解放前”的小职员的衬衫裤子都是熨过的,最不济的也要把裤子在枕头下压过,压出两道裤线来。我中学班上有两个上海女生,是全班打扮得最舒服、最干净的两个人。她们那时独领风骚,穿米黄色的咔叽裤。我不记得她们穿过球鞋,除了上体育课。平时不是皮鞋就是布鞋,皮鞋总是很光亮。裤子有裤线(枕头下压的),假领子一周换3次。每个周六下午,她们就是在家洗衣服、洗鞋子。那时上5天半的课。

回复 | 1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07-12 17:32:26

上海是中国最文明的地方吧,但江浙从来就是中国文化最发达地区

回复 | 1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7-07-12 16:12:56

我指的是“上只角”的上海人。三十多年前,上海站还没建,我在闸北一带转悠,国营小菜场,小吃店的雇员之间都说苏北话,她们可是有上海户口的,到南京路白相也能说一口地道上海话。走遍世界只说上海话,天天把“阿拉桑海宁”挂在嘴上就是这些人。我看一个北京警察抓捕案犯的视频,那个高呼”这里是北京“的警察明显一股东北大馇子味,北京人犯不上这么显摆。

回复 | 0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7-07-12 15:54:16

谢谢羊市大街兄为上海人美言。 上海地方复杂人口多,各种人都有,很难一概而论。全国各地也是一样,我现在比较看淡地域界限。 就比如印度巴基斯坦人在加拿大,我也碰上过非常好的,也碰上非常糟的。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jianggt 留言时间:2017-07-12 15:25:14

就是沏壶末子,马路边坐小板凳,摇芭蕉扇,亮一嗓子“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咱也是爷。这份自信,装孙子的花多少钱也买不来。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