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xisipailou  
西四牌楼  
网络日志正文
新北京回忆“老北京”的笑话 2017-09-08 09:05:00

 

现在回忆老北京已经成为一种时髦,成了某些人显示自己正宗北京血统的机会,连“新北京人”也来跟着凑热闹,不过就是常闹笑话。最近在老北京四九城网站有篇回忆魏公村的文章,居然把魏公村说是新疆村,“是‘畏吾’即维吾尔的旧称,村以族名,后音近叫魏公村。”这也荒唐得太离谱了。

 

魏公村,原名魏公祠,明朝著名阉宦魏忠贤为自己建立的生祠。崇祯剿灭阉党,毁祠,改祠为村,村民即守祠人后代。因为魏忠贤名声太臭,当地人避讳魏公村历史来源,所以不见文字记载。我上大学后,为了“革命化”,经常到校外魏公村大队,苏州街生产队学习种菜。因为从来就没有大学生主动来干农活的。村民对我这个来义务劳动的大学生很友好,时间长了, 就把魏公村的来历告诉了我。文革破四旧改名“为公村”。那时候,魏公村还真是个村子,大名是北京四季青人民公社魏公村生产大队,村子就在魏公村新华书店后面,和北京外国语学院之间。有条小路直通北外后门,小路南就是村子所在地,小路北和魏公村路之间是菜地,内会儿收了大白菜直接就用板车推到北外食堂。靠近白石桥路有一片松柏围着的湖南公墓,齐白石墓就在里面。不过魏公村民有点不太地道,在公墓里挖了个大粪坑,臭味在魏公村食堂就能闻到。1968年秋天以后,经常有毛主席最新指示发布,然后各单位立刻就出来游行。魏公村的农民白天要下地干活,晚不晌收工才出来游行,累了一天,早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喊口号都有气无力的,匆匆绕村一周就回家吃饭去了。我曾经看他们游行,一色儿的汉族农民,老头老太太身着黑色老棉袄,絻裆裤,哪里有维族人。

 

魏公村里的维族饭店是改革开放以后,民院的维族学生从新疆带来的老乡开的,那里是多民族聚集的地方,有傣族,蒙古族饭店,并非只有维族饭店。北京倒是有个新疆村,在二里沟新疆驻京办事处后面,聚集了大批维族人,社会秩序混乱,出租车都不敢从那里过。九十年代初修从紫竹院到海军总医院的白石桥南路,新疆村就是个钉子户,前后都修通了, 就那么几座房子戳在路当中,大批维族人天天在房前聚集对抗拆迁。

 

前一段老北京网站还有篇回忆阜成门的。我爷爷家在白塔寺,离阜成门一站路,我常出阜成门到护城河玩,就想看看文章都回忆了些什么。结果从头看到尾,原来回忆的是万通小商品市场。那才有几年历史啊。当年盖万通大楼时宣传是高档百货名品店,结果开店就冷冷清清,后来改成小商品,现在也走到头了关门了。


浏览(2228) (6) 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9-10 15:12:13

魏公村,中央气象局所在地。当年确实被农田包围。气象局孩子们都要走几里田间小道去大钟寺上学。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木頭 留言时间:2017-09-10 03:59:12

岂敢高攀书法大师,沈伊默是上海的,我曾祖父光绪年间出川进京赴任清廷户部副郎,到我是第四代北京人。不过文革因为出身不好被三辈贫农军宣队轰出北京就再没回去过。你认识我不奇怪,京工文革初期我也算“名人”了。第一次是我与血统论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对着干,写了一副对联回敬:“英雄好汉须经革命实践考验,反动混蛋并非几人能下结论“,被红五类在全校贴大字报批判。第二次是”红色恐怖“时期,我们班红卫兵勾结魏京生为司令的人大红卫兵在五系食堂严刑拷打我,上千人涌入饭厅观看。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9-10 03:41:09

六系研究炸药我是知道的,六系楼(主楼南面那座)因为化学品腐蚀,已经拆除重盖了,其他三座教学楼还都在。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7-09-10 00:01:21

多谢羊市前辈的介绍。化工系实际上就是炸药系,现在中国的许多军用高爆材料仍是他们研发的,建系的元老是五十年代初两位留英学者,丁静(音)和陈福梅。他们的弟子中有一位冯长根,八十年代是全国知名人士。九三年,我出国前曾有幸拜访过陈先生。

回复 | 0
作者:木頭 留言时间:2017-09-09 20:50:58

你是沈默尹先生的公子吗?我认识你。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7-09-09 08:59:42

京工当时是直属国防科委院校老大,在北航之上。国防科委比五机部高半级,主任聂荣臻,主管我院的是副主任赵尔陆中将,我是无线电工程系的,化工系不熟悉。我是1965年10月去山东临沂四清的。50年后我专程去临沂看望当年一起吃糠咽菜的乡亲,我在的那哪个村已经是临沂首富村了,因为他们没有分田到户,而是集体开发,他们说是四清给了他们集体凝聚力。

回复 | 1
作者:不列颠地主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7-09-09 07:51:19

北京工业学院是当年五机部的老大。前辈六三年入学,应该是很快就赶上四清运动了。还记得化工系的系主任是谁吗?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Lao Li in California 留言时间:2017-09-09 06:16:56

我是1963年考入京工的,是自己找到苏州街生产队主动要求义务劳动的,与学校无关,也没和同学说过。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我的命运,文革还是被军宣队打成反革命,不予毕业,发配关外荒山劳改。

回复 | 0
作者:Lao Li in California 留言时间:2017-09-09 05:52:30

二里沟的新疆村多年前就取缔了,没有了, 因为全部是无照经营的饭馆, 没有卫生许可, 没有从业人员健康检查合格证。另外打架斗殴时有发生,治安很差,街面极其混乱。

另外我也在魏公村附近北理工上大学的,我上大学期间没有组织学生学农, 不知道楼主哪一年上大学?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9-08 15:09:51

谢谢来访,可见回忆录并不都准确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