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湖小舟  
旧梦呢喃春夏去,平湖落雨荡秋涟。  
        http://blog.creaders.net/u/121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是如何上高山的 2017-04-23 13:55:43

【高山年庆】我是如何上高山的


万湖小舟


  很多学理工科的人我觉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专注"。优点是不容易"移情别恋",缺点是"孤陋寡闻"。


  校友秦韵按上网发文章的长短经历,调侃我是"老江湖"。可我这个"老江湖"在万维网长期以来就只关注了主页,看新闻,副页"五味斋"和"茗香茶语",发些不痛不痒的言论。"高山流水"这个论坛"我一次都没有点击过,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也不关心它是干什么的。可见其"专注"性。

  今年觉得工作轻松些了,就到万维网开了个"网络日志",这才让我留心起这个博客园都是些哪路"神仙"组成的。一天在博客园看到一篇文章"心安之处就是家乡",觉得这是个好议题,我们过去在华博网还讨论过。尤其看到博主是"老地雷",网名和文章反差大,好奇心驱使我点击了这篇文章。

  在读这篇文笔流畅的文章时,耳边突然想起优美的乐曲和很专业的男女声二重唱。让我惊讶不已。想了解一下"老地雷"何许人也,我的计算机把我领到了"高山流水"论坛。

  在导读栏目中连续点击了几位作者的文章,原来都是动听的歌曲。那不是"导读"是"导听",有那样多的金嗓子们,在歌唱生活。万维网还有这样一个"世外桃源",我"如获至宝"。

  我知道校友秦韵也爱唱歌,想和她分享我的发现。谁知她说她早知道"高山流水",那里聚集了很多专业和业余歌手。看来"孤陋寡闻"是我,不是"理工"人。

  重在参与,想在"高山流水"落户,更好地和别人交流。我想上网除了娱乐,更重要的是向人家学习,增长自己的知识。

  可我又有些犹豫,怕"高山流水"聚集的都是些"文艺男女青年",我这个"老果果"进去有些不识时务。为此用了篇旧文"小议著名电影音乐作曲家雷振邦"去高山"投石问路"。如果没有人有兴趣,或许就证明了我的猜测,我觉得现在的年青人可能没有像我们在那个革命年代那样"深入生活"。

  不久看到一唱兄留言: "所论极是,无根之木无本之水毕竟走不远",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又看到地主兄风趣的留言: "严重同意作者的观点,当医生的要干临床,开饭店的要下厨房,工程师要去工厂车间,音乐家去民间采风是必须的。这也是人常常说的,光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 我知道高山上不只有"文艺男女青年",还有"志同道合"者。这加强了我来高山"落户"的信心和兴趣。

  听到Weizhi1唱邓丽君的歌,非常有味道。心想他一定是个文艺男青年了。为了和这个"男青年"搞笑,贴了一个从微信中得来的"顶"的图标。没想到Weizhi1兄的反应是那样的非礼无视,那样的文质彬彬。我顿时一个大红脸,无地自容。这哪里是文艺男青年,那是位知书达理,读圣贤书的人啊。

  听到谭老师演唱的京剧"忆秦娥 娄山关 毛主席诗词谱曲"。他唱得哪样好,我想"井冈山"(华时网)的人一定喜欢。特意给井冈山的人介绍: 估计高山流水的谭韵英风"女士"在国内是位优秀的京剧演员。"她"的唱腔非常专业。结果又搞错了。谭老师是男士,是唱旦角的。我这个门外汉对京剧知识的欠缺,不是一点点。

  又见有一位拉京胡的jetcome,自拉自唱,不是一般的水平,觉得这"高手在民间"啊。议论一出,杰兄的反应让我立刻认识到,这不是"民间艺人",这是"小隐于野,大隐于市"的国家队的专业高手。

  每位歌手都闪亮登场:

  "高歌晚唱"震撼的男低音,让华时网的朋友好奇发问"谁是高歌晚"?

  启颂讲解歌剧,以及对多国语言地深刻了解,让我惊讶,大气不敢出。才知道差距是什么。

  看到贺兰山的诗词,听到贺兰山的乐器演奏,知道贺兰山大才。

  听到茜西,刘牧,园园,碗订当,逍遥乐,月亮花花, 唱唱唱, Hanbing,梦萍韵, 微雨,溪水清幽, 大红花,老地雷(太多,恕不一一列举)等等女歌手美妙的歌声,如痴如醉...

  听到中国狼, 浪宽,biyiniao,高歌,戏迷,金二,老乔治...等的歌声,知道什么才叫男歌手。

  看到歌哥的音乐编程,惊讶之中,有后悔。当初俺为啥没有坚持下去学html的编程啊;

  尤其是看到红卡和夕林还能自己作曲,作词搞原创歌曲,非常敬仰。

  更高深的还看到耳机,Zhangjing, 朝天辣,三唱,谭老师,地主,戏迷,金师傅...等等在讨论和演唱戏剧。他/她们的学识和才华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还有好多..., 在高山我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既惊喜,又茫然失措。知道"高山"藏龙卧虎。

  "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去学习,去观摩,去聆听,去交朋友...。就这样我上了高山。借此山庆向山上的各路豪杰,绿林好汉,巾国须眉,闲情逸士,文艺男女青年,...拜个"码头"(嗯,好像是旧社会的黑话)。俺一定当好各位的粉丝,祝各位开心。
































浏览(115) (1) 评论(1)
发表评论
牛哥漫画集之一 2017-04-22 11:19:07

1381031550-1194167912.jpg

牛哥漫画集之一

万湖小舟 (2014年10月29日)

  前两天Jenny给我传来了牛哥漫画集之一。Jenny是我的堂姐,美国长春藤盟校(IvyLeague)布朗大学(Brown Univ.)1968年的物理硕士。王安电脑公司(Wang Lab.)的创办人王安(An Wang)1970年聘请Jenny参与Word Processor之研发,后Jenny升任WordProcessor部门负责人(Director)。Jenny在台大念书时是个知名人士。喜欢吹,拉,弹,唱,舞和绘画。现仍然童心未灭,保持着良好的心态。

  漫画的作者牛哥有自己的政治倾向,但这个漫画集基本上不涉及政治,现贴出来和喜欢漫画的网友和读者分享。

  Jenny向我介绍到:

  牛哥漫画集在那没有电视的年代,没有卡通,电影还要人配音,牛伯伯打游击的漫画,给我们的童年带来许多欢乐。现在再看到牛哥的绘画,还是蛮回味的!

  牛哥(1925年 -1997年), 本名李费蒙,生于香港九龙蒲岗村。擅长写小说与画漫画,因出生于牛年之故,故取笔名为牛哥。

  他在年轻时曾为抗日当过间谍,而这项际遇,也使得他日后在写小说时有所帮助。牛哥的作品记录了1950年代至1960年 代的台湾社会,反映了社会的现实情况。

  他的著名作品有牛伯伯(漫画)、 牛小妹(漫画)、 职业凶手(小说)、 赌国仇城(小说)等。其中赌国仇城曾多次搬上银幕,堪称李费蒙最著名的代表作。

  我的堂哥Ricky是台大和加州大学校友,做事细致,见我对"牛哥"不甚了解又补充如下:

  牛哥,本名李费蒙(1925-1997),为台湾文艺界公认的一代奇才。 他的一生充满传奇,他一手写曲折离奇的推理小说,一手画散播喜怒哀乐的漫画。 他的漫画作品,更是独霸50,60,70年代,拥有广大的读者群。漫画作品有《牛伯伯打游击》、《老油条画传》、《杨经帮画传》、《看漫画学漫画》、《古事今画》等50余集。

  除了画作外,另有小说《赌国仇城》、《情报贩子》、《职业凶手》等80余部,其中许多作品被改编为电影和电视剧。

  牛哥从12岁那年开始接触抗日壁画,就一头栽进了漫画世界。他用心观察身边的人、物、景和事,仔细用笔描绘出来,无师自通的成为一代大师,有很多人认为:牛哥成功的原因是因为他既用心又勤练,并且持之有恒。以往,画漫画时他叫牛哥,写小说时他叫费蒙,而牛哥和费蒙的名声都同样响亮,后来,为了避免新生代读者困扰,牛哥的小说和漫画统一只用「牛哥」一个笔名。

  无论是写小说还是画漫画,两者都是牛哥一生长久坚持的选择,十几年前,有一位美国专门研究台湾漫画的学者,到台湾来搜集资料,他惊奇的发现:当他提到1950年代末期到1970年代的台湾漫画创作与发展情形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人都谈到牛哥丰富的创作,以及他对漫画的贡献。事实上,在台湾漫画史上,说1950年代到1970年代是牛哥引领风骚的年代,一点都不夸张。那时候台湾有七家日报,两家晚报,而牛哥内容不一的连载漫画,竟在4家报纸上刊出,当时在台湾第一大报━中央日报上刊登的「牛伯伯打游击」,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牛哥不但一手塑造了牛伯伯这个人物,也在纸面上建立了牛家班,风靡一时,当时,牛家班专用的术语,不但成为年轻人和孩子们的口头禅,也是人们日常生活的谈话资料。

  牛哥旺盛的创造力,除了让他在台湾漫画史上写下重要的一页,也让他在小说界开创另一片天空。也因此,他成为台湾第一位职业作家,而且是漫画和小说双管齐下的职业作家,牛哥一生中完成了一百多部作品,这样的成就,是相当令人惊讶和佩服的。

  牛伯伯打游击:

  1951在台湾第一大报:中央日报上刊登的「牛伯伯打游击」,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当时简直是鼓舞了全台湾人的士气,报社编辑排队等稿,许多画迷更是把牛哥当成偶像来崇拜。 牛伯伯的大暴牙和大皮鞋是牛哥漫画代表作,任何人一提起牛伯伯,那鲜明独特的形像立刻显现在脑海中,相信这是永远无可取代的记忆,也是台湾漫画历史最精彩的一段。 当年轰动文艺界的牛伯伯打游击典藏于台湾中央研究院图书馆共珍藏了1-13册。

  以上介绍中提到的"牛伯伯打游击"的漫画,我原以为是抗日游击队。看了漫画后才知道是描写新中国成立后,用我们大陆人的话讲就是一些敌特份子(包括牛伯伯)上山去打游击,和新生的人民政权作对,搞阴谋诡计,搞破坏 。其中当然有丑化俄国军事顾问,新生政权和一些解放军官兵的图画,但有相当多一些的篇幅是对牛伯伯的自嘲,是卡通连环画,是自我鼓励,自娱自乐。

 想一想三年的解放战争,解放军似"秋风扫落叶"席卷大陆。没有韩战台湾都可能不保,当时失败一方的情绪可以想象是相当低落的。可"牛伯伯打游击"的漫画却鼓舞了"士气"。可见宣传的重要性。双方都重视宣传和鼓动人心。陈毅元帅曾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推车推出来的"。那么显然胜利的一方宣传工作做得更扎实和更深入。

  历史早就翻开新的一页了。笔者2010年去台湾参访时,很想在有关的纪念馆了解一下对岸是怎样解释过去的一些历史和历史事件的,但遗憾的是没有这样的解说。在蒋经国先生的陵园旁边,有一个纪念馆正放着"黑猫中队"的兴衰史(注: 黑猫中队是台湾使用U2高空侦察机对大陆领空实行高空夜间电子侦测任务的空军35中队的别称,由于使用的队徽为「黑猫」,所以简称黑猫中队)。我很诧异地发现台湾有关方面在电视片中的解说词,完全就像第三者在讲述故事,好象这个"黑猫中队"和自己无关。感叹世事沧桑。







































浏览(21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D 姐的婚姻 2017-04-18 15:51:46

D 姐的婚姻


万湖小舟


  几十年后再次见到D姐时,她已从风华正茂,楚楚动人的女青年,成为了六十开外的女士。风度犹在,开朗和笑声依旧。


  听母亲讲不久前她和一位美国人结婚了,正在办理移民手续。对于她婚姻的故事我有些惊愕。那天她特意来找我,拿出了一包英文材料让我给她解释一下。第一份是美国使馆寄来的移民申请表,第二份材料让我大吃一惊,那是她新婚不久的丈夫的死亡通知书。


  见我有些迷茫,D姐给我看了一位美国非洲裔男士和她的结婚照。男士过去是美国某汽车公司的工人,已退休。两人由涉外的中介婚姻网站介绍相识。男士专程从美国来C城成亲。蜜月未满就返回了。回去才几个月,如何就过世了? 有朋友给D姐说会不会其中有诈。因为他们语言不通,来往信件都由婚介公司帮忙翻译。结婚的手续又在中国办理的。D姐对对方的基本情况并不十分了解。朋友的担心有些道理,按D姐的要求我以D姐的名义给她新婚丈夫的女儿去了封信。一是落实丈夫的死因,二是问问D姐应有哪些权益?


  女儿回信说她爸爸因心肌梗塞突然过世。生前没有储蓄和家产,因此D姐没有什么可以继承的。对这个网上结缘的短暂婚姻D姐看上去并没有过多的悲伤,没有什么财产可以继承,D姐也没有太大的遗憾和在意。在她看来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


  对D姐这段婚姻我觉得有些荒谬。”好为人师”的我对她说,结婚前你为何不好好了解对方的经济状况,并不是每个美国人都是”资产阶级”。美国也不是到处都是黄金。加上语言不通,你们如何交流? 你真要到了美国,说不一定生活还没有在国内安定和舒心…, 等等批评她的话。D姐说在C城像她这样,或比她年轻的女士很多都聚集在涉外的婚介网上,向往着嫁出国去。为什么? 我不解地问。D姐喃喃地说, 难道你没听说在中国现在”男人有钱就变坏”?中国男人不可靠啊!。D姐的话让我联想到了她的婚姻的变迁。


  D 姐大我八,九岁,是我母亲的同事。文化革命开始时,她刚中专毕业,分到了金融事业单位。那时她17-18岁,长的漂亮甜蜜,活泼可爱,又尊敬老同事,深受单位里同事们的喜爱。大家都亲切的叫她小D。


  D姐的男朋友和她在同一单位,年长她三岁,人称小E。小E是位帅哥,高大英俊。那时在我眼里他们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 后来知道他们结了婚,很幸福。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有一年回家探亲和母亲拉家常。谈到过去她们单位的人和事。我问倒D姐。母亲说小D和小E已分离很多年了。E现在的伴侣是A。我一怔,A是我儿时的好友,很熟悉她。人非常聪明,漂亮。她当知青时的照片曾经被C城著名的照相馆成列在橱窗里作为宣传广告和模特儿。为何爱上比她大那么多的D姐的丈夫?


  当年知青A被招干回城,成为了单位里的业务骨干。她和E一起负责一些大的经济项目。共同的爱好,双方的性格和气质等等因素,让彼此日久生情。那时A已结了婚,有了个三岁的孩子。E和D姐也早有了两个上中小学的孩子了。可是”人生这个谜,几人能猜对,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各自告别了原有的家庭走到了一起。据说D姐很受伤,一个人将孩子拉扯成人,自己单身生活了十几年。那时A成了舆论中心。D姐和E过去都是A母亲的同事,A卷到了这样的桃色新闻里,让的母亲非常伤心,母女关系也受影响。


  那年离开C城的前一天,接到一个电话。听声音似曾相识,还叫着我的小名。原来是A。她听说我回来了,要将中断了几十年的儿时的友谊拾回来,请我到她家做客。电话中的她有些犹豫要不要说一说她的经历,我打断了她,说你的故事我听说了。不想给D姐伤口上洒盐,加上那天准备返加的事宜实在太多,就婉转地说希望下次回来再见。


  在返加的飞机上,想着D姐婚姻的变迁和异国恋,想着A冲破世俗观念的梅开二度,想到五十岁的男人才变坏,想着婚姻该不该有承诺?…。感觉改革开放以来,人们不仅在政治思想上挣脱了束缚,在婚姻观和爱情观上也更自我化,更放浪形骸。是进步还是倒退? 要自由还是要责任? 我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却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在万米高空进入了梦乡。

















浏览(2003)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3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