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湖小舟  
旧梦呢喃春夏去,平湖落雨荡秋涟。  
        http://blog.creaders.net/u/121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2017-05-26 09:23:40

小舟按: 昨天国内的朋友发来一个文章评论,里面提到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这首诗。据说这首诗是泰戈尔写的。又有人说是张小娴写的诗。不管作者谁,我读完后觉得这写的是芸芸众生,每一句仿佛都在叙述你,我,她/他经历或见过的故事,拨动着人的心弦。读徐子摩的"再别康桥"感觉写得是小我,是自我。那场景,那感受是诗人的,不是大众的。

  不过我看完后也觉得不像是泰戈尔写的。接龙的痕迹有些明显。特别是这首诗的后面两段,我感觉写得不太好。作者应该把诗的意境一层一层地推向高潮后突然结束,让读者去回味。


【注:关于这首诗,网上也有作者到底是不是泰戈尔之争。见下面转载的不同意见.不管作者是谁,不影响我们去欣赏它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转载:

張小嫻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誤傳是英文詩或是泰戈爾所作的典故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 真的是英文詩嗎? 答,不是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英詩中譯嗎? 答,不是.

近年來網上流行一首中英對照的詩。中文名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英文題是”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很多的轉載者都引用此詩為英語詩 (e.g. 外文詩欣賞: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更有不少論壇, blog, 等等,說這是 Tagore 泰戈爾的詩。這是真的嗎。

此詩被誤傳為以泰戈爾的作品,其實第一段是張小嫻所作,后來被一群台灣學生改編了(集體創作接龍 ) .不是英文詩,不是泰戈爾的作品。 網上亂說這是泰戈爾的作品的人很多。 用百度或Google搜一下。你可見千千萬萬個。 這些人都是以訛傳訛,自己沒有審核過,在別處看到有人說是泰戈爾,便自己也說是“老泰”的作品。 更有些說是“飛鳥與魚”。其實隻要在網上搜一搜泰戈爾詩的英譯本看一看,便立即看出泰戈爾的詩根本不是這樣的風格。 此詩並非”泰戈爾”的作品, 也不是英語詩。第一段是張小嫻的作品,后來被一群台灣學生改編了,加了后兩段 (集體創作接龍 )-網上可找到有其它多段落的版本.

這誤傳現以傳入外國的語文論壇。 有些中國留學生把這詩錄入了外國的語文論壇。 有些非英語母語人事也以為這是泰戈爾的作品,也繼續傳出去,越傳越多。

你隻要找一個真正的泰戈爾學者問一下,或是給這詩他/她 看看便可知。 切不要問那些說懂其實不懂的人!更有些人開個博客,貼上泰戈爾的作品,把這個也貼了上去。把它說是”飛鳥與魚“。其實 ”Stray Birds” (飛鳥集) 上根本無此詩。風格也不同。





























浏览(407) (1) 评论(2)
发表评论
丁香花 2017-05-19 14:57:41

今天午间休息,在校园散步。看到这丁香花。触景生情,乘兴即赋, 然后继续工作。。


丁香花


万湖小舟 (2017. 5. 19)


远远看见了你

禁不住向你走来

你舒展着身躯

娇媚红里透白

阵阵芬芳

只有春风

才让你

把心扉敞开

彩蝶让我嫉妒

展开双翅

就把你延揽入怀

蜜蜂让我赞美

为了你

越过层层障碍


你说好花不常开

我知好景不常在


还得离开你

回到我的书斋

webwxgetmsgimg.jpg


















浏览(700)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打母亲的一幕 2017-05-17 19:25:55

小舟按: 不知不觉中五月十六号过去了。现在的青年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日子的重要性。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了一项通知,它是文化大革命发起的标志,是十年文革的纲领性文件之一。《红旗杂志》称这个通知是“伟大的历史文件”。

  文革的发生和展开时我这个年龄的人那时还小,没有串联过,没有武斗过。但我亲眼目睹的一幕一幕惊人的图像,至今还记忆犹新,不寒而栗。

  这一篇是旧文,换了个标题,使之更接近文章内容的。乘5.16之际把它转场到万维网我的网络日志中收藏,与没有看过这篇文章的朋友分享。

-----------------------------------------------------------------------------

打母亲的一幕

万湖小舟 (2014年2月5日)

  C城是座文化历史名城。百年前D大街是C城著名的商业街。几经沧桑后,D大街仍然还是繁华。街上有很多院落,可能是过去有钱人家的公馆。新中国成立后,这些院就成了各色人物居住的十家院坝。白娃家就住在D街的一所院坝里。

  白娃是我小时的玩伴。他比我大好几岁,成了我们的娃娃头。白娃的母亲院里的人都称她”白姆姆”,头上常包一圈头巾,像个家庭妇女。没见过他的父亲。他舅舅身材高大,有军人风度,不太爱讲话。他看起来接近天命之年,和他们母子俩住一起。他们的房子简陋,没有地板和天花板,但有一间半。三人相依为命。

  院子里什么阶层的人都有,普通的小市民,工人,机关职员,知识份子,科,处级国家干部等,当然可能还有”黑五类”。但那时好像大家都相处得不错。偶尔邻里有纠纷也是因为”油盐柴米酱醋茶”的生活琐事。至少在我这个孩子心中没有感到我们这个院子里有什么”阶级斗争”。

  我还是一年级的时候,白娃就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他老早就带上了红领巾,肩膀上还佩戴着三红杠,是个少先队大队长。那时社会上号召人做好人好事,像雷锋同志学习。一次院里下水道不通,白娃就花了很长时间,将堵住下水道的杂物掏出来,还写了个告示让大家倒水注意。类似这样的好事白娃给院里做过不少,得到了大家的好评。我的父母也常给我说要像白娃学习,跟白娃玩,别和院里淘气的孩子玩。所以在我心中白娃是个优等生和好孩子。

  我上三年级时,白娃刚升初中。这时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刚开始听广播里说: “吴含、邓拓、廖漠沙,三条毒蛇是一家”。讲得都是我那个年龄的孩子似懂非懂的事。不知为啥突然间红卫兵运动开始升温。抄家,打人的事件开始出现。也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阶级敌人”。没想到白娃家就是”阶级敌人”。

  一天我们家住的院子突然来了一群红卫兵小将,抄白娃的家。抄完家后,大概没有找到什么”反动”的东西,就要白娃的妈妈和舅舅老实交待。然后开始了拳打脚踢。我那时还小,第一次看到什么是毒打。打得白娃的妈妈和舅舅躺在地上大声地呻吟,满身是伤。场面残酷让人害怕。让我更为震撼的是,红卫兵强迫白娃用棍棒打他的妈妈。不打就要打白娃。白娃看上去非常矛盾。不接棍子,红卫兵就抽他。勉强的用棍子打了几下,红卫兵说不行,没有打痛。强迫他再打。白娃咬着牙,用劲地打了几下,然后棍子一扔放声大哭。那棍棒打下去的声音真揪人的心,一点都不”声声慢”。红卫兵说是要让白娃和他的父母划清界限。我当时口瞪目呆,才真正体会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可是红卫兵强迫儿子用棍棒打母亲这样的”革命”行动,我还是不能接受,坚决反对。

  据说白娃的舅舅是个旧军人,做过国军的副团长,或营长什么的。白娃的妈妈过去是个官太太,家庭出身又是地主,白娃的爸爸大概是被关起来了。他们家看来是名符其实的”阶级敌人”。

  在网上看到过国民党人屠杀共产党人的血腥照片。还将共产党人的头颅割下来,挂在城门示众。阶级斗争你死我活。新中国诞生后,为了巩固政权,为了压制旧势力的反扑,对拿枪的企图复辟的敌人进行了坚决地镇压,是不是无可非议。可是对已经放下武器,愿意接受改造,重新做人,特别是对他/她们的下一代是不是也还要实行革命的斗争形式呢?

  毛说: “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地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

  只是像白娃那样的人家, 历史上已做了结论,是不是属于”不拿枪的敌人”? 如何发现和区分”不拿枪的敌人”? 据说红卫兵是到派处所去发现的。派出所对每家都有历史挡案记录。谁家有什么历史问题都记录在案。文革时派出所可能也疏于管理,让红卫兵可以随意查看别人的档案。一旦有历史问题的家庭就可能被抄家,被采取”革命”的行动。这样我们院子里还有多家人被抄家,被毒打。隔壁院子的一些人更是被打得不能行动。这种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是不能团结大多数(95%以上)人干社会主义的。

  自从被抄家和毒打后,白娃的妈妈和舅舅身体萎缩了好长时间。白娃在院子里基本上不再讲话,低着头走路。初中毕业后就到农村去了。在白娃离开这个院子前偶尔也和院里的一些孩子叫阵。每当这时就有孩子说: “我没有你凶,你都可以拿棍子打你妈”。听到这些话,白娃心里一定很难过,那是他心中的痛。

  我小学毕业后我们家也离开了D街的那个大院。后来每次回C城,路过那个大院门口时都在想白娃后来的命运如何? 再后来D街上的大院全都消失了,D街已经全部改变了模样。我这个老C城人回去已经不识儿时路了。一次回去怀旧,坐在新建的一个咖啡厅的三楼上,看着D街上原来居住的那个大院的旧址,现在已建起了层层现代化的高楼大厦,D街又恢复了原来的繁华。心想在这个高楼上可能没有人知道白娃了。

  国人评论C城的姑娘如花似锦,小家碧玉。美女象征着和平。为何在那盛产漂亮姑娘的故乡那几年人与人之间也可以腥风血雨呢? 

64906ec1c5ef4bf1a3837d3c8342210e_th.jpeg



































浏览(1725) (6)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3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