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湖小舟
  旧梦呢喃春夏去,平湖落雨荡秋涟。
网络日志正文
打母亲的一幕 2017-05-17 19:25:55

小舟按: 不知不觉中五月十六号过去了。现在的青年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日子的重要性。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了一项通知,它是文化大革命发起的标志,是十年文革的纲领性文件之一。《红旗杂志》称这个通知是“伟大的历史文件”。

  文革的发生和展开时我这个年龄的人那时还小,没有串联过,没有武斗过。但我亲眼目睹的一幕一幕惊人的图像,至今还记忆犹新,不寒而栗。

  这一篇是旧文,换了个标题,使之更接近文章内容的。乘5.16之际把它转场到万维网我的网络日志中收藏,与没有看过这篇文章的朋友分享。

-----------------------------------------------------------------------------

打母亲的一幕

万湖小舟 (2014年2月5日)

  C城是座文化历史名城。百年前D大街是C城著名的商业街。几经沧桑后,D大街仍然还是繁华。街上有很多院落,可能是过去有钱人家的公馆。新中国成立后,这些院就成了各色人物居住的十家院坝。白娃家就住在D街的一所院坝里。

  白娃是我小时的玩伴。他比我大好几岁,成了我们的娃娃头。白娃的母亲院里的人都称她”白姆姆”,头上常包一圈头巾,像个家庭妇女。没见过他的父亲。他舅舅身材高大,有军人风度,不太爱讲话。他看起来接近天命之年,和他们母子俩住一起。他们的房子简陋,没有地板和天花板,但有一间半。三人相依为命。

  院子里什么阶层的人都有,普通的小市民,工人,机关职员,知识份子,科,处级国家干部等,当然可能还有”黑五类”。但那时好像大家都相处得不错。偶尔邻里有纠纷也是因为”油盐柴米酱醋茶”的生活琐事。至少在我这个孩子心中没有感到我们这个院子里有什么”阶级斗争”。

  我还是一年级的时候,白娃就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他老早就带上了红领巾,肩膀上还佩戴着三红杠,是个少先队大队长。那时社会上号召人做好人好事,像雷锋同志学习。一次院里下水道不通,白娃就花了很长时间,将堵住下水道的杂物掏出来,还写了个告示让大家倒水注意。类似这样的好事白娃给院里做过不少,得到了大家的好评。我的父母也常给我说要像白娃学习,跟白娃玩,别和院里淘气的孩子玩。所以在我心中白娃是个优等生和好孩子。

  我上三年级时,白娃刚升初中。这时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刚开始听广播里说: “吴含、邓拓、廖漠沙,三条毒蛇是一家”。讲得都是我那个年龄的孩子似懂非懂的事。不知为啥突然间红卫兵运动开始升温。抄家,打人的事件开始出现。也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阶级敌人”。没想到白娃家就是”阶级敌人”。

  一天我们家住的院子突然来了一群红卫兵小将,抄白娃的家。抄完家后,大概没有找到什么”反动”的东西,就要白娃的妈妈和舅舅老实交待。然后开始了拳打脚踢。我那时还小,第一次看到什么是毒打。打得白娃的妈妈和舅舅躺在地上大声地呻吟,满身是伤。场面残酷让人害怕。让我更为震撼的是,红卫兵强迫白娃用棍棒打他的妈妈。不打就要打白娃。白娃看上去非常矛盾。不接棍子,红卫兵就抽他。勉强的用棍子打了几下,红卫兵说不行,没有打痛。强迫他再打。白娃咬着牙,用劲地打了几下,然后棍子一扔放声大哭。那棍棒打下去的声音真揪人的心,一点都不”声声慢”。红卫兵说是要让白娃和他的父母划清界限。我当时口瞪目呆,才真正体会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可是红卫兵强迫儿子用棍棒打母亲这样的”革命”行动,我还是不能接受,坚决反对。

  据说白娃的舅舅是个旧军人,做过国军的副团长,或营长什么的。白娃的妈妈过去是个官太太,家庭出身又是地主,白娃的爸爸大概是被关起来了。他们家看来是名符其实的”阶级敌人”。

  在网上看到过国民党人屠杀共产党人的血腥照片。还将共产党人的头颅割下来,挂在城门示众。阶级斗争你死我活。新中国诞生后,为了巩固政权,为了压制旧势力的反扑,对拿枪的企图复辟的敌人进行了坚决地镇压,是不是无可非议。可是对已经放下武器,愿意接受改造,重新做人,特别是对他/她们的下一代是不是也还要实行革命的斗争形式呢?

  毛说: “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地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

  只是像白娃那样的人家, 历史上已做了结论,是不是属于”不拿枪的敌人”? 如何发现和区分”不拿枪的敌人”? 据说红卫兵是到派处所去发现的。派出所对每家都有历史挡案记录。谁家有什么历史问题都记录在案。文革时派出所可能也疏于管理,让红卫兵可以随意查看别人的档案。一旦有历史问题的家庭就可能被抄家,被采取”革命”的行动。这样我们院子里还有多家人被抄家,被毒打。隔壁院子的一些人更是被打得不能行动。这种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是不能团结大多数(95%以上)人干社会主义的。

  自从被抄家和毒打后,白娃的妈妈和舅舅身体萎缩了好长时间。白娃在院子里基本上不再讲话,低着头走路。初中毕业后就到农村去了。在白娃离开这个院子前偶尔也和院里的一些孩子叫阵。每当这时就有孩子说: “我没有你凶,你都可以拿棍子打你妈”。听到这些话,白娃心里一定很难过,那是他心中的痛。

  我小学毕业后我们家也离开了D街的那个大院。后来每次回C城,路过那个大院门口时都在想白娃后来的命运如何? 再后来D街上的大院全都消失了,D街已经全部改变了模样。我这个老C城人回去已经不识儿时路了。一次回去怀旧,坐在新建的一个咖啡厅的三楼上,看着D街上原来居住的那个大院的旧址,现在已建起了层层现代化的高楼大厦,D街又恢复了原来的繁华。心想在这个高楼上可能没有人知道白娃了。

  国人评论C城的姑娘如花似锦,小家碧玉。美女象征着和平。为何在那盛产漂亮姑娘的故乡那几年人与人之间也可以腥风血雨呢? 

64906ec1c5ef4bf1a3837d3c8342210e_th.jpeg


浏览(1458) (6)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万湖小舟1 回复 雨斤 留言时间:2017-05-18 06:23:54

谢雨斤兄留言。C城指成都。重庆当年武斗比成都还厉害。文革教训深刻。昨天突然想起5.16刚过,就把这篇旧文转存到这里。

回复 | 1
作者:雨斤 留言时间:2017-05-17 21:00:27

谢谢你的朴实无华的叙述。是重庆吗?

文革不但毁坏了许多物理性质的东西,最大的后遗症就是毁坏了“”人心“。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苟不教,性乃迁。西方先哲则认为人性本来是丑恶的,所以要用各种各样的法律来约束。我个人比较认同西方的假设。比如,人天生就是利己的,也就是自私。儒家的三字经,其实说的是,人之初,性本“无”。一旦有,性乃丑。文革一场运动,则把人性里的这种丑,放大化了,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