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闲云风动的博客  
自想、自说自感受  
我的网络日志
老人若服你,也许就没那么难伺候了 2018-02-21 20:08:06


近来读一些网友的文章,谈到高龄老人难伺候的问题,有些感想。

由于文化传统,中国的父母对孩子多是绝对权威,孩子到老都只有听喝的份儿。有位读者就在我的博文《你能和父母平等交流吗?》留言,说兄弟姐妹没一个能和父母平等交流。

糖糕儿给父母养老送终的文中有“要当父母的父母”的说法,很以为然。父母80往上,如幼河博文所说,普遍的难伺候。能不能避免和缓解这种问题,提高老人和我们自己的生活质量?笔者觉得是有些法子可想的。

当老人的判断力和执行力减弱,到了所谓“老小孩”状态时,实际上我们某种程度上就成了他们的“父母”:管吃穿、管健康等。但此时,你和父母的关系若仍是原来那种状态,无疑就会产生矛盾:你掌握的信息和知识比他们多。但是他们习惯了做主,不听你的。所谓难伺候多半就源于此吧?

怎么办呢?笔者的体会是,你要尽早实现和父母的平等交流,让他们听得进你的说法和意见。他服了你,肯听你的意见,肯照你的话做,就没有那么难伺候了。那些年轻时就能和子女做朋友的父母,应该不太难伺候。

那么怎样才能实现和父母的平等交流呢?首先是改变自己的心态:父母不仅要尊重也要理解、要亲热。待气氛好时,和他们聊天,聊他们的过去、业绩、喜好等。并加以称赞、点评等。这样交流深入下去,你逐渐会感到话好说了,甚至可以乘机解开多年的心结,半开玩笑地批判他们一下什么的。

当然,每个家庭的情况不同,办法也不只一种。但笔者相信,你若能很好地同老人交流,你们双方的幸福感都会提升。




浏览(179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ZT】张维迎文章:我所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2018-02-06 16:27:35

  人类的历史有250万年,但人类的经济增长只有250年的历史。经济增长在今天被当作常态,但250年前,经济不增长是常态。

  真正的经济增长,主要不是表现在GDP(国内生产总值)统计数字上,而是表现在新产品、新技术、新产业的不断出现,表现在人们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的不断改善。250年前,人类生产和消费的产品种类大概只有100种到1000种,今天则是10亿到100亿种。根据2017年10月的统计,亚马逊网站销售的商品就有5.98亿种。

  人类过去250年的经济增长,是三次工业革命的结果。第一次工业革命大约从1760年代开始持续到1840年,其标志是蒸汽动力的发明、纺织业的机械化和冶金工业的变革;第二次工业革命大约从1860年代开始持续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其标志是电力和内燃机的发明和应用,还有石油化学工业、家用电器等新产业的出现;第三次工业革命大约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直到现在,其标志是计算机的发明、信息化和通信产业的变革。

  但三次工业革命并不是在所有国家同时发生的。英国引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和德国引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美国接着又引领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有些国家虽然不是引领者,但在每次工业革命发生后,能很快追赶上,而另一些国家则被远远甩在后面,其中有些国家至今还没有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这就是富国与穷国差距的原因。

  西方发达国家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当他们出生的时候,前两次工业革命早已完成,只能经历第三次工业革命,但作为中国人,我有缘享受“后发优势”,用短短的40年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走过了西方世界十代人走过的路! 

  我的第一次工业革命

  1959年秋,我出生在陕北黄土高原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在我出生的时候,除了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公社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产物,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几乎没有受到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影响。我出生的窑洞是什么时候修建的,我父亲不知道,他的父亲也不知道。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生活就是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生产就是春种秋收、男耕女织。在我年幼的时候,我穿的衣服和鞋都是母亲手工纺线、手工织布、手工缝制完成的。我至今仍然能回想起,我睡梦中听到的纺车发出的嗡嗡声和织布机发出的吱咔声。

  纺织业是人类最早的工业。手摇纺车在汉代就普遍使用,母亲使用的纺车看上去与汉画像石上的纺车没有什么区别。母亲用的木制脚踏织布机是印度人在公元500年至1000年间发明的,大约在公元11世纪传入中国(也有专家认为是中国人发明的)。英国人约翰·凯伊于1733年发明了飞梭,在接近1760年的时候,飞梭在英国已经普及开来,但200年之后,母亲仍然不知道有飞梭,所以不仅织布速度慢,而且只能织出窄幅匹的布,一条被子需要好几块布料拼接而成。

  根据英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的考证,中国在公元1313年就有了三锭甚至五锭纺车,但不知为什么直到我小时候,母亲用的仍然是单锭纺车。英国工业革命期间,詹姆斯·哈尔格里夫斯于1765年发明了多轴纺纱机(珍妮机),使得一个人同时能纺出几根线。哈尔格里夫斯最初的模型仅有八个锭子,但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人们已经能制造80个甚至更多锭子的多轴纺纱机了。如果母亲当年能用上多轴纺纱机,她就不会那么辛苦了。理查德·阿克赖特于1768年发明了水力纺纱机,埃德蒙德·卡特赖特于1785年发明了机械织布机了,这些都没有影响母亲的生活。

  母亲缝制的衣服都是老式的,所以我小时候穿的裤子前面没有开口拉链。偶然会发生尴尬的事情,就是尿急时裤带打成了死结解不开,就只能尿在裤子里了。每每想起此事,总会让我觉得美国人威特康·L·朱迪森和瑞典人吉迪昂·森贝克在100多年前发明的拉链,真是了不起。

    美国人艾萨克·辛格早在1851年就发明了缝纫机并很快投入商业化生产,但我小的时候,缝纫机在我们那里仍然非常罕见。在我10来岁时,村里的一位复员军人带回一位山东媳妇,按母亲一方的亲戚关系,我叫她嫂子。这位嫂子心灵手巧,会用缝纫机做衣服,我穿的第一件“制服”就是她做的。

  上大学之后,我就不再穿母亲用土布缝制的衣服了。后来,家里的纺车和脚踏织布机也被当作柴火烧了。

  纺和织是棉纺织业的两道主要工序,但在原棉变成能纺纱的原料之前,还需要一些其他工序,其中一项是梳棉。梳棉就是通过疏松、清理和混合,将棉花纤维变得连续可纺的工艺。母亲纺纱用的棉卷是父亲用梳棉弓梳理的。根据李约瑟的考证,梳棉弓(carding bow)是印度人在公元2世纪发明的。梳棉弓在我们当地被称为“弹花弓”,弹花算是一门小小的手艺,能赚点小钱,父亲是从他的四舅那里学到这门手艺的。

  “文革”初期,父亲和他四舅及另一个人合伙买了一台梳棉机,存放在离我们村25华里的镇上,逢集的时候就提前一天去镇上弹棉花。梳棉机比梳棉弓的效率要高好多,每次干两天活,每人可以赚到三四块钱,这在当时算一笔不小的收入。可惜好景不长,后来政府搞“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他们的生意就做不成了。

  1979年,村里搞起了“包产到户”。父亲把那台梳棉机从镇上搬回家,以为又可以弹棉花赚钱了。但父亲的预测完全错了。没过多久,村里人都开始买机织布了,连棉花也没有人种了,他的那点小手艺也就废了。根据我脑子里的印象,父亲他们的那台梳棉机,就是1748年刘易斯·保尔发明、1775年理查德·阿克赖特改进过的那种梳棉机!

  改革开放后,父亲的另一项手艺也废了。我小时候冬天穿的袜子,都是父亲自己捻毛线、自己编织而成。父亲捻毛线用的捻锤,是新石器时代的发明。我上大学后,就不再穿父亲织的袜子了,他也就不再编织了。其实早在1598年,英国剑桥大学的毕业生威廉·李就发明了织袜子机。

  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另一项重要进步发生在冶金工业。冶金工业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产业,人类掌握冶炼技术已有5000年,炼铁业也有3000多年的历史。但即使进入“铁器时代”,铁仍然是一种稀有的贵金属,中国宋代曾用铁做过货币。

  但铁的稀缺性被第一次工业革命改变了。1710年,英国企业家亚伯拉罕·达比发明了焦炭炼铁工艺,使得大规模廉价铁的生产成为可能。1870年代,英国海军采购代理人亨利·科特发明了搅拌炼铁法。不久,搅拌炼铁法便在全大不列颠境内成为生产熟铁的通用方法,千百万吨铁就这样制造出来,人类真正进入铁的时代。1856年和1861年又相继出现了贝塞麦转炉炼钢法和西门子平炉炼钢法,钢的生产成本大幅度下降,从此,钢逐渐替代铁和木材,成为机器设备和车船的主要制造材料。钢不仅架起了跨江大桥,而且托起了摩天大楼。1889年巴黎埃菲尔铁塔的建成,标志着铁时代的结束和钢时代的开始。

  进入钢铁时代,也是新中国领导人的梦想。在我出生的前一年,中国搞起了全民大炼钢铁运动。但遍地土高炉圆不了举国钢铁梦。我在农村时,钢还只能用在刀刃上,全村没有一把全钢制的斧头、镰刀、菜刀。不要说钢,铁也很稀缺,最值钱的就是做饭用的锅,所以“砸锅卖铁”就成为人们陷入绝境的隐喻。锅是生铁铸造的,空锅烧热时一沾凉水,就会裂缝,我们家的锅不知补过多少次了。当时农用工具基本都是木制的,门窗上唯一的金属是锁环。由于这个原因,尽管几乎每个村都有一两个木匠,周围数十里才有一个铁匠。

  但改革开放后,随着现代化冶炼技术的引进,中国终于进入钢的时代。1996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钢铁生产国。现在再回到农村,发现犁、耙子、扇车都已经变成钢制的了,木制工具已成为古董。

  煤炭在工业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炼铁需要大量的煤,蒸汽机也要烧大量的煤。中国和英国都是煤炭资源丰富的国家,但英国的煤炭助燃了工业革命,中国的煤炭则长期躲藏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经济史学家彭慕兰用煤炭资源的丰富性解释英国工业革命的起源,看来说服力不是很大。我的老家榆林市现在已成为中国的煤都,其产量占到全国的十分之一。但在我小的时候,村民做饭、取暖用的燃料主要是柴草、树梢和秸秆,大部分庄户人家用不起煤,尽管那时候每百斤煤的价格只有4毛钱(现在的价格是20元左右)。今天政府已经开始禁止老百姓烧煤取暖了,但那个时候是烧不起煤。

  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生产和生活需要的动力主要是人自身和大型动物的肌肉,这一点直到蒸汽机出现之后才得到根本性改变。但蒸汽机发明200年之后,我在农村的时候,动力仍然是人力和畜力。农村人看一个人是不是好劳力,主要看他肩能扛多重,背上能揹多少斤。我们村没有马,因为马太贵,饲养起来也麻烦,仅有的几头驴,是生产队最珍贵的生产工具,耕地、驮碳、拉磨、娶亲,都靠它们。如果一头驴死了,就是生产队最大的损失。

  毛驴驮货物、毛驴耕地

  我小的时候不爱干家务活。当时农村磨面用的是石磨,碾米和脱壳用的是石碾。据说,石磨在公元前二世纪的汉代中国就有了,而古罗马在公元前160年也已广泛使用;石碾也是从汉代开始就被人们用来碾米和脱粒了。逢年过节或有红白喜事的时候,由于需要碾磨的量大,通常使用畜力驱动石碾和石磨,但平时小量的碾磨,只能使用人力。母亲要我帮她碾米推磨时,我总有些不情愿,围着碾盘或磨盘转圈圈让人觉得枯燥无味。

  蒸汽机最初只用于矿井排水。在瓦特把蒸汽机转变为旋转动力之后,蒸汽机就逐步替代人力和马力,成为石磨旋转的动力。1786年,瓦特和博尔顿在伦敦建立了大不列颠面粉厂,两台蒸汽机推动50对磨石,每周生产435吨的面粉。这个面粉厂的开设轰动了整个伦敦,来这里参观成为一种风气,搞得瓦特很不耐烦。 

  我老家的石磨和石碾从来没有被蒸汽机推动过,但在我离开家乡三十年后,石磨和石碾基本上都被废弃了。村民们跨越了蒸汽机,直接进入内燃机和电动机时代,这或许就是人们说的“弯道超车”吧! 

  我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第一次工业革命主要发生在纺织和冶金这两个传统部门,第二次工业革命则创造了许多新的产业。第一次工业革命用蒸汽机动力代替了人力和畜力,第二次工业革命则用内燃机和电动机代替了蒸汽机。内燃机是德国人奥古斯塔·奥托(August Otto)于1879年发明的,电动机是移民美国的塞尔维亚人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于1888年发明的。但直到我上初中之前,我们村里还没有内燃机,更没有电动机。

  在黄土高原,能种庄稼的地都是些沟沟峁峁的山地,祖祖辈辈都是靠天吃饭。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民们还是用石头在沟里垒起了一些水地。

  水地在当地被称为“园子”,只有少数园子可以引水灌溉,大部分只能靠人工浇灌。零散的小块园子靠挑水浇灌,稍大块的园子则使用一种叫“橘槔”的装置提水浇灌。橘槔是这样一个装置:在一个架空的横木中间垂直钩一个长木杠,长木杠的一端固定一块很重的石头,另一端用一个活动连杆挂着一个柳编水桶。提水的时候,操作者站在石墙半空突出来的台阶上,用力将连杠向下拉,等水桶到达下面的水池灌满水后,再将手松开,靠着长木杠另一端石头的重力,水桶被提到适当的高度时,操作者将桶里的水倒入引水沟。如此往复不断,就可以灌溉大片的园子。

  橘槔工作的时候,从远处看起来,酷似托马斯·纽科门于1712年发明的蒸汽机水泵,只是它的原动力来自人力,而非蒸汽。橘槔的英文名字叫shaduf,早在公元前1500年前,埃及人就用它提水了。至于橘槔何时引入中国,不得而知。但从古埃及人最初发明到我们村的人弃之不用,有3500年之久,真是不可思议!

  橘槔之所以被弃用,是因为柴油机的引进。

  柴油机是内燃机的一种,它是由德国人鲁道夫·狄塞尔(Rudolf Diesel)于1893年发明的,被认为是自瓦特分离式冷凝器之后动力生产方面最重要的发明。狄塞尔死后,柴油机经过一系列改进,在许多应用领域(包括火车、轮船、农业机械等)代替了蒸汽机,至今仍然是移动机械的重要动力。

  大约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村里有了一台6马力的柴油机。柴油机配上一个水泵,就可以把沟里的水扬程到园子地里,轰动了全村人。只是这台柴油机老出问题,并没有立马替代橘槔。

  后来公社又给我们村奖励了一台12马力的手扶拖拉机。这个英国人赫伯特·阿克伊德·斯图尔特于1896年发明的东西,八十年后,终于出现在我们这个偏僻小村。手扶拖拉机马力不大,但又好像无所不能,农忙时耕地、脱粒、抽水,农闲时带动磨面机磨面,或者跑运输。

  包产到户后,拖拉机被拆成部件分了,我以为农业机械化没希望了。但没过多久,村里好几户人家自己买了拖拉机,其中还有人买了面粉机和脱粒机,开始商业化运营。慢慢地,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石磨和石碾被淘汰了,橘槔也被弃之


浏览(1151) (13) 评论(0)
发表评论
ZT:研究说,麦当劳薯条有助于治疗秃顶 2018-02-06 06:31:03


日本科学家研究发现,麦当劳中薯条中名为二甲聚硅氧烷的化学成分有助于头发再生,可治疗秃顶。

据报道,日本一个研究团队通过研究实验后声称,一种麦当劳薯条中使用的化学物质能帮助治疗秃顶,甚至能有利于头发再生。

据报道,日本横滨国立大学的研究团队用老鼠来做实验,通过利用“简单的”人体干细胞技术,使得老鼠的毛囊再生,具有生成大量新毛发的能力。在数天之内,实验用“裸体”老鼠的头皮和背就变得毛绒绒了。

据介绍,科学家表示人体干细胞技术并不复杂,但其中有一个难点,他们在实验室首次设法批量生成“头发毛囊胚芽”后取得突破。这些细胞为毛囊发展提供能量,也是研究中的关键点和难点,在此前的研究中,它们从未批量繁殖再生过,但这次做到了。

横滨国立大学教授福田淳二解释说,实验成功的秘密在于选择培养皿的基板材料,他们使用了透氧性高的二甲聚硅氧烷,发现效果非常好,有助于“头发毛囊胚芽”的繁殖再生。而在麦当劳的炸薯条中,就含有二甲聚硅氧烷这种化学成分。

福田教授表示,脱发问题在全球困扰着许多人,特别是在老龄化社会。他们团队的这次初步实验结果证明,这个开创性的疗法很大可能适用于人类。“这个方法是用于改善目前毛发再生医学技术大有希望的方向。我们希望这个技术能改进人发再生疗法来治疗脱发,比如雄激素性脱发。”




浏览(161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转贴:不能忍的,一次都别忍 2018-02-05 20:30:32

婚姻里最容易受委屈的,就是会忍的女人。

小雪的丈夫第一次动手打她,是在结婚第二年的一个周末,丈夫打麻将回来没带钥匙,敲了半天门,碰巧她在睡午觉没听到,手机也关了静音。

等她醒来,丈夫已经等得火冒三丈,一开门二话不说,就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她彻底扇懵了,右边脸红辣辣地疼,她恨不得当场跟他拼命,但心里却明白,一米六的她,绝不可能打赢一米八的丈夫。

于是,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听丈夫恶狠狠地训了半个小时,等他气全消了,才独自回了房间。

一回房间,小雪就打通了娘家表哥的电话,让他立马叫七八个哥们过来。

彼时,丈夫已经全然忘记了刚刚动手的事,心平气和地躺床上睡觉去了。

小雪开门把应援的人请进来,乌压压地站了一屋子,表哥为首,揪着她丈夫的衣领,就把他掀下床来。

“你刚打我妹了?”丈夫一睁眼,吓得脸色都白了。

“小雪,他怎么打你的,你打回去。”

就这样,在一屋子人的撑腰下,小雪狠狠地出了一回恶气。

有意思的是,刚刚盛气凌人的丈夫,现在居然蔫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都说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但在小雪这里有了意外,到如今,他们结婚八年了,丈夫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再碰过她。

原谅我的恶趣味,听完这个故事,简直想为小雪放串烟花。

干得漂亮!

虽然以暴制暴不对,但是它背后隐藏的婚姻“潜规则”,却值得所有人品味:如果你不想一直忍,第一次就千万不要忍。

想起朋友跟我讲的一件小事。

她刚结婚那会,小姑子过来做客,看中了她一个手镯。

倒不是什么贵重东西,送她也没什么。但这时,婆婆却说了一句很冒犯的话:“你嫂的东西不就是你哥的吗?你看中了就拿走呗!”

朋友一听,立马从小姑子手里,把手镯拿了回来,她道:“你要是喜欢,叫你哥一会带你去买一个。”

婆婆在旁边嘀咕:“这不是有现成的吗,我看你平时也没怎么戴……”

朋友纠正道:“妈,我平时是没怎么戴,但您就这么帮我做主,给送了出去,也不适合,对吧?”

这话说得很硬,几乎是明摆着得罪婆婆和小姑了。

但从那以后,婆婆便知她不是个能随便捏的主,再不敢随意动她的东西,更不敢再说什么“你的不就是我儿子的嘛”这种话。

婆媳俩隔着一碗汤的距离,彼此相敬,反倒没闹出什么大矛盾。

而我的另一个读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她结婚那会,婆婆想住她的婚房,她怕影响婆媳关系,就退让了。

后来,婆婆不肯搬走,丈夫劝她跟婆婆同住,她不敢据理力争,又退让了。

再后来,婆婆不断动用她的私人物品,她气归气,却还是一忍再忍。

最后呢,宝宝出生了,婆婆在宝宝的脸盆里泡自己的内裤,她终于爆发了,全家人却都不理解她:“这么点小事,发哪门子疯?”

你看,该得罪的人,最后还是得罪了,只是中间,平白受了多少气?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谁不想家庭永远和和气气,但一味忍气吞声,真的能换来家宅平安吗?

不,人都是欺软怕硬的。

今天对你呼来喝去,你没有还击,明天就可能蹬鼻子上脸了。

因为婚姻里最容易受委屈的,就是会忍的女人。

第一年,他不准你回娘家过年,你答应了。

到了第二年,他就敢把上一年的话,又再说一遍。

如果连续两年你都答应了,那就更不得了了,第三年他连问都不问了,默认不准你回娘家过年。

万事都逃不脱这个理。

第一次骂你没吭声,第二次他就敢打你。夫妻关系如此,婆媳关系也如此,乃至于放大到邻里间、同事间、朋友间,都不外如是。

你越会忍,对方便越欺上头。

可是不忍怎么办啊?会影响家庭和谐呀!

是的,当然会影响家庭和谐。

你拒绝跟丈夫回婆家过年,就势必会让丈夫不开心,你不让婆婆动你的东西,就势必要跟婆婆闹不愉快。

但你要相信,除非你能忍一辈子,否则,这一架,你迟早要吵。

而且越早摊牌,对家庭的影响越小。因为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忽略对方的感受,越不愿意为对方改变。

十几年都忍了,现在为什么不能忍?都老夫老妻了,怎么今天这么矫情?

他当然不会在意,在这次爆发之前,你忍了多少气,吃了多少亏,他只会讶异,你怎么突然性情大变。

没有人会承你的情。

哪怕你做了九十九次“君子”,翻了一次脸,还是成了“小人”。

倒不如一开始就做一回“小人”,夫妻俩,明算账。

孩子跟谁姓,去谁家过年,家务归谁做,工资要不要上交,出轨了怎么办,家暴了怎么办……

规矩和底线,最好婚前就定好,彼此有了敬畏,生活才更有分寸。

底线之内,你怎样都爱你。

底线之外,给你点颜色瞧瞧。

就这爆脾气。



浏览(492) (3) 评论(0)
发表评论
三星堆——青铜器的歌 2017-12-30 07:34:09

三星堆是个奇妙的景点,那些青铜器能让人遐思无限。

那里出土的青铜器数量、尺寸和形制给人的印象是,当时青铜是可以大量生产的,能用来制作很多物件,比如雕像、面具、摆设等。

雕像和面具的面目不像是中原人士。但很难判定这是青铜器主人的面目,还是他们所崇拜的人的面目。

san01-1.jpg

蜀王像,他长长的脸或面具,身形瘦长,手摆出奇怪的姿势,研究猜测他手里应该是拿着东西,说很可能是权杖之类。但是这东西的形状有些奇特,应该在两手之间是拐了弯的。


san03.jpg

看到面具上那简洁的设计、流畅的线条和曲面,会让人立刻想到当代的量产品:是用比较精细的模具批量生产的。因此觉得,三星堆的青铜器有相当高的生产工艺。

san04.jpg

san05.jpg

猜一下:眼睛突出的这种,是不是带望远镜的面具?突出的镜头还带有罩褪下了半截,两眼间带的是天线……

san06.jpg


san07.jpg

注意这个面具的小帽。看面目和小帽,是不令人觉得像阿拉伯人?

san08.jpg

san09.jpg

san010.jpg

san012.jpg

上面这几个面具很小。但能看出有老有少,似乎所思所想不同,但都是目光低垂,一副恭顺神态,是长老或官员?

san013.jpg

san016.jpg

san014.jpg

san015.jpg


san017.jpg

这是凤凰?

san018.jpg

有官阶的鸟?


san020.jpg

鸡挺写实的

san023.jpg

神树

san024.jpg










浏览(100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看花帖——鸢尾 2017-12-28 05:54:48

IMG_1524.jpg

IMG_1540-1.jpg

IMG_1535-1.jpg

IMG_1540-1.jpg

IMG_1536-1.jpg

IMG_1531-1.jpg

IMG_1543-1.jpg

IMG_1542-1.jpg

IMG_1544-1.jpg

IMG_1541-1.jpg

IMG_1525-1.jpg



浏览(646) (2) 评论(2)
发表评论
鱼香鸡腿 2017-12-27 06:40:34

用料:

鸡腿8~10只;

葱半条,切成段;姜4、5片、花椒15粒、八角一朵,装入茶包做成料包。

蒜两三瓣切成蒜米备用;

酱油一大汤匙、醋半汤匙、盐为一次炒菜用量,糖为盐的一倍,淀粉1/4~1/3汤匙。放在一个碗中,制成汤料。

做法:

鸡腿放入锅中,清水没过鸡腿,煮开,撇去浮沫,下葱段和料包,同煮7、8分钟后,用筷子插下鸡腿,当很容易就插过且没有血水出来时,捞出鸡腿晾干水分。

起油锅,放少许油,稍热后下煮好的鸡腿,中火煎至金黄。其间视情况可以翻面等,使上色均匀。

待鸡腿大部分上色后,将配好的汤料调匀,加半勺煮鸡腿的原汤,下蒜米、搅匀,淋入锅内,翻炒至鸡腿沾匀汤汁。开大火使汤汁收浓后出锅装盘便成。



浏览(159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蹭热度,追忆一下自家的芳华 2017-12-21 19:42:00

最近开始怀旧,正值芳华热议。勾起了对往日岁月的怀念。翻出照片一看,那些生活一幕幕涌现出来,怎不叫人心潮澎湃。


IMG_8097-1000-q.jpg

时间:1985年;地点:秦岭之南湑水河边伏牛山下

不是文艺兵,工作是编程和上机……

…………………………………………………………………………………………………………

今天是冬至日,寒风飕飕,残红点点,山茶盛开。追忆了芳华欣赏鲜花吧。

IMG_8120.JPG

IMG_8022.JPG

IMG_8122.JPG

IMG_8119.JPG


IMG_8093.JPG






浏览(185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被错过77 成了78 2017-12-21 02:13:30

77年高考时,我在四川省高县当知青。

交代几句背景。我父母在一家三线工厂工作。1975年高中毕业时,厂里是有招工指标的。但当时的政策是,要招工,必须下乡满两年以上,因此必须去滚两年泥巴。

比较奇葩的是,鉴于厂里之前的子女们下乡时,一、两百个从15、6到20锒铛岁的男女青年在一起,无数的粉红色消息盘旋在家长耳朵边,让他们心惊肉跳。接受这个教训,家长和领导们想了个隔离的招:把我们这届100余名高中生,男、女分别下到了两处。如他们所愿,当时他们的耳根一定是清净了不少。

高考的消息公布时,正值我们两年的“锻炼”到期,一部分人招工要回厂。我是其中之一。招工和高考撞在了一起,大家心头都长了草。那时因为持续了10多年的运动,眼见厂里的知识分子们都灰头土脸,也没看出有什么好前途,所以当时我们对招工还是看得满重的。加上招工是有把握的事情,而大学还是要考的。考可以,但是否考得上,那就是没把握的事了。

心里乱哄哄的报了名,但去考试却没有那么方便:我们下乡的地方离要去考试的县城有好几十公里,交通不便,考试还不止一天。大家都很着急,便都去找带队干部(厂里派出)反映,请求厂里派车支持。那是我们唯一一次为了自身利益的抗争。最后厂里妥协,派卡车接送我们20几个考生。

考完试后,女知青中只有我收到了体检通知,男生还有两人。这就是说过了录取分数线呗——那年分数好像没有公布。于是去县城医院做了体检,然后就等录取了。这期间,招工的手续也办好了。分配工作时,因为我在等录取,所以把我留在厂办公室等通知,意思是如果录取了就走人好了。但是录取通知书却没有等到,到的是一封通知:四川省招生办公室通知说:根据四川省的政策,当年招工的知青不予录取。顺便一提,男生中其中一位和我一样当年被招工,自然走不了。而另一位被东北的一所中专录取走了。就这样,我被与77届失之交臂。

不行就不行吧,心里有点失落,但没太当回事,高高兴兴去重新分配的单位上班去了。老父亲却很过不去,念叨了好久。

到78年高考时,老父比我积极多了。我因为比较满意自己的工作,在考与不考之间犹豫着。报名将要截止前,我还是报了,准备再试一次,否则于心不甘。老父这才放下心来,积极帮我找人找复习材料。那时距离考试已经不到一个月了。

复习主要是数理化——从成长的环境接受的教训是,搞文科有危险,搞技术保险。基本上是语文没有复习——不知怎么复习;政治看了看报纸;外语没有时间,就这样本色上阵了。因为有工作垫底,所以考试时心中不慌,应该说考出的就是当时的真实水平。

78年,我考上了第一志愿的山东大学。



浏览(2979) (5) 评论(11)
发表评论
炒糖色:黄焖、拔丝、红烧 2017-12-18 19:16:16


黄焖、拔丝和红烧搁在我这儿,前工序都是一样:烧热锅,少许油,中火,下糖——白糖红糖不论。慢慢搅动,待糖溶化,起泡——先细沫后大泡,变红……

到这里是关键了:这时候要下材料,鸡鸭鱼肉也好,猪牛羊肉也罢,烧出来就是黄焖了。但是要拔丝的话还差点火候。

再让糖烧一会儿:变红后慢慢颜色变深,要糊的意思,这时过两秒下炸好的红薯、土豆之类搅匀,就有望拔丝了。

至于红烧嘛,纵观红烧有两大流派。一种是酱油派,只是用酱油做红烧,特点嘛就是用大量酱油啦。另一派是糖色派。色味有些差别,哪个更好则是见仁见智。但想尝试糖色的,就让糖再烧一会,糖汁要变黑了,这时停两秒下材料,一般是猪牛鸡肉之类,翻炒上色均匀后加酱油炖,那就是红烧了。

最近看到焦糖对身体怎么怎么不好的,于是做得少了。请糖色派也留意。

当然,谁都知道,糖的用量和材料要相应。太少的话,颜色怎么也浅,对吧?




浏览(222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