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财经讲义  
财经内参,投资学人。  
        http://blog.creaders.net/u/1219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世界经理人集团: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方案是什么? 2018-04-17 20:49:57

中美贸易摩擦,绝非是一场普通贸易战。美国是有计划、有预谋地针对中国“大国崛起”的战略支柱产业。特朗普是商人习惯,会在谈判中不断增加自己的筹码。4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对中兴通讯出口权限禁令。之前,华为也被美国商务部发出行政传唤。世界经理人集团首席执行官丁海森说,解决中美贸易战的终结方案是,中国也和美国一样,走品牌和技术强国路线,中国要从制造大国向品牌大国升级。

中美贸易顺差,是建立在中国对一大批资源出口国、能源出口国、中间品出口国的逆差之上,这是国际产业链分工造成的,中国作为最后的成品出口国,承担了全球资源汇集所需的运费、关税、仓储费,利用产业集群和规模优势,才形成“中国制造”的性价比相对优势,这种优势正由于各项成本上升,在不断被削弱。特朗普对中国强硬开启贸易战模式,主要目的不在于打击的加税领域,而是想加速削弱中国制造的相对优势。当相对价格优势被熨平后,就失去大规模加工制造商品的动力,中国增长模式就会停滞。

新华财经(XHF)研究了WTOOECD联合发布的增加值贸易数据库发现,中美贸易顺差只有想象中的50%。譬如,韩国和台湾对美国输出了数量庞大的半导体,但这些半导体大部分会先进入中国而非美国,最终成为那些从中国再出口到美国的电子产品的零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表示,中国的双边双边贸易顺差,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错觉。韩国和日本的商品用中国的劳动力进行成品组装。如果考虑美国的服务顺差,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只有整体数字的一半,或特朗普声称的数字的1/3左右。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Michael Spence)也指出:从附加值的角度分析,双边贸易平衡会发生巨大变化。尽管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变化并不重要,但它在政治上却有重要影响,明显左右着公众情绪,并影响他们对贸易、贸易协定和贸易公平的态度。丁海森说,特朗普是做地产开发和电视媒体出身,非常懂得选民心理和民族情绪。他的特长是,将经济假象描绘成贸易威胁。真正为美国“贡献”了更大的贸易逆差的,是美国的亚洲盟友们!以占GDP的比重来算,韩国、台湾、新加坡和泰国对美国的顺差都出奇的大。同时,日本对美国同样有较大比例的顺差。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占GDP比例不断下降,近年已被日本赶超。

引爆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特朗普,他将面临来自国会议员们的更大压力、企业游说团体的猛烈攻势。 这也许给正骂嗨了的媒体提个醒:要给中美双方留个台阶,不能以非友即敌的思维方式。但班农说了一句狠话:如果华尔街干扰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就让华尔街下地狱。特朗普新任经济顾问拉里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批评华尔街沉不住气,但表达方式温柔多了:特朗普只是纠正中国违规贸易,贸易战要怪就怪中国。他认为解决中美贸易失衡对经济长远利好。他们讲话后,市场大幅反弹。

中美贸易冲突也不是坏事。那么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终结办法是什么?丁海森认为,中国必须从制造大国向品牌大国升级。一款童鞋出厂价每双65元,贴了牌能卖三四百元。以智能手机为例,2017年全球的出货量是14.6亿部,中国就生产了14亿部,但智能手机利润的95%以上被苹果和三星享有,苹果更是占到90%左右。中国制造的规模世界第一,但利润却都被美国品牌赚走了!一个经济体缺乏世界级品牌,往往就处于价值链中低端。

在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编制的2017年《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入选国家共计28个。从品牌数量的国家分布看,美国占据500强中的233席,继续保持品牌大国风范;欧洲传统强国法国和英国分别有40个和39个品牌上榜,分列二三位。日本、中国、德国、瑞士和意大利是品牌大国的第二阵营,分别有38个、37个、26个、21个和14个品牌入选。由此可见,即使欧洲经济低迷,但欧美国家的超级品牌似乎依然坚挺。中国虽然有37个品牌入选,但相对于13亿人口大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品牌显然还处于“第三世界”。

回到中美贸易战,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59%来自在华外资企业的出口,61%来自加工贸易,中国从加工贸易中赚少量加工费,美国这样的品牌强国则从设计、核心零部件供应、营销与品牌等环节获益巨大。这就是品牌的力量。当美国拥有强大的世界级品牌(占世界品牌500强的46.6%),即使土地、劳动力等成本上升,自己不制造了,仍可站在价值链上游获益。丁海森说,过去,中国品牌的命名、定价和形象设计,都不够国际化。

一副眼镜出厂价两三百,贴牌之后售价竟达五六千元。高附加值是品牌的重要承载功能,但也让不法商家开始模仿造假,这是为何如今假货丛生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美国严厉谴责中方侵害知识产权的理由。未来10年,衡量中国经济是否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核心指标,就是能不能涌现一批世界级品牌。但是 世界级品牌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2017年度《世界品牌500强》的平均年龄达到100.19岁,其中100岁及以上的“老字号”达216个,美国以94个占比达到4成。中国入选的37个品牌中只有4个超越百龄。

哈佛大学商学院约翰•戴腾(John Deighton)博士认为,“中国品牌在欧美一线市场目前没有站稳脚跟,但是在非洲、南美、南亚等二线市场,中国品牌策略是成功的。譬如在非洲,中国品牌的手机销量超过了苹果和三星。”世界经理人集团和世界品牌实验室主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教授分析说,“品牌价值的魅力,往往能通过资本市场体现。譬如,苹果、谷歌、亚马逊的市值分别为8900亿美元、7500亿美元和5600亿美元。如此高的市值中,品牌价值至少占有60%”。

浏览(32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丁海森:中美贸易战,从制造大国跨入品牌大国 2018-04-15 13:17:54

中美贸易战,绝非是一场普通贸易战。美国列出的项目,均是中国“大国崛起”的战略支柱产业。美国总统特朗普图谋什么?除迫使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在技术和金融准入门槛做出让步外,特朗普真正的目标是要打击“中国制造”强国战略。美国商务部301调查报告,对“中国制造2025”这一关键词提及多次。所以,这次中美贸易战绝非一场常规贸易战,而是中美间你死我活的经济竞赛!万国贸易(Global Trade)董事长丁海森说,解决中美贸易战的终结方案是,中国也和美国一样,走品牌和技术强国路线。

仔细研究WTOOECD联合发布的增加值贸易数据库发现,中美贸易顺差只有想象中的50%。譬如,韩国和台湾对美国输出了数量庞大的半导体,但这些半导体大部分会先进入中国而非美国,最终成为那些从中国再出口到美国的电子产品的零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表示,中国的双边双边贸易顺差,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错觉。韩国和日本的商品用中国的劳动力进行成品组装。如果考虑美国的服务顺差,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只有整体数字的一半,或特朗普声称的数字的1/3左右。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Michael Spence)也指出:从附加值的角度分析,双边贸易平衡会发生巨大变化。尽管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变化并不重要,但它在政治上却有重要影响,明显左右着公众情绪,并影响他们对贸易、贸易协定和贸易公平的态度。丁海森说,特朗普是做地产开发和电视媒体出身,非常懂得选民心理和民族情绪。他的特长是,将经济假象描绘成贸易威胁。真正为美国“贡献”了更大的贸易逆差的,是美国的亚洲盟友们!以占GDP的比重来算,韩国、台湾、新加坡和泰国对美国的顺差都出奇的大。同时,日本对美国同样有较大比例的顺差。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占GDP比例不断下降,近年已被日本赶超。

引爆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特朗普,他将面临来自国会议员们的更大压力、企业游说团体的猛烈攻势。 这也许给正骂嗨了的媒体提个醒:要给中美双方留个台阶,不能以非友即敌的思维方式。但班农说了一句狠话:如果华尔街干扰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就让华尔街下地狱。特朗普新任经济顾问拉里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批评华尔街沉不住气,但表达方式温柔多了:特朗普只是纠正中国违规贸易,贸易战要怪就怪中国。他认为解决中美贸易失衡对经济长远利好。他们讲话后,市场大幅反弹。班农是白人中的精英,特朗普的铁杆选民是白人。

白人支持特朗普,背后既也有深层涵义,也有多种解读。譬如,从19992016年,美国中年白人自杀比例持续大幅上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和他的妻子、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妮•凯斯(Anne Case)将这种现象称为“绝望之死”。在分析自杀者的经济、精神和社交状况后,他们指出,这预示着美国的资本主义和民主政治制度出现了问题。

但美国白人男性自杀率升高,也有专家分析与中国制造、中美贸易相关。美联储经济学家皮尔斯(Justin Pierce)和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肖特(Peter Schott)近日联合发表的论文得出结论,美国自2000年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PNTR)地位以来,在美国受PNTR影响较大的地区,自杀死亡案例明显增多,白人男性群体是“重灾区”。

中美贸易冲突也不是坏事。那么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终结办法是什么?丁海森认为,中国必须从制造大国向品牌大国升级。一款童鞋出厂价每双65元,贴了牌能卖三四百元。以智能手机为例,2017年全球的出货量是14.6亿部,中国就生产了14亿部,但智能手机利润的95%以上被苹果和三星享有,苹果更是占到90%左右。中国制造的规模世界第一,但利润却都被美国品牌赚走了!一个经济体缺乏世界级品牌,往往就处于价值链中低端。

在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编制的2017年《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入选国家共计28个。从品牌数量的国家分布看,美国占据500强中的233席,继续保持品牌大国风范;欧洲传统强国法国和英国分别有40个和39个品牌上榜,分列二三位。日本、中国、德国、瑞士和意大利是品牌大国的第二阵营,分别有38个、37个、26个、21个和14个品牌入选。由此可见,即使欧洲经济低迷,但欧美国家的超级品牌似乎依然坚挺。中国虽然有37个品牌入选,但相对于13亿人口大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品牌显然还处于“第三世界”。

回到中美贸易战,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59%来自在华外资企业的出口,61%来自加工贸易,中国从加工贸易中赚少量加工费,美国这样的品牌强国则从设计、核心零部件供应、营销与品牌等环节获益巨大。这就是品牌的力量。当美国拥有强大的世界级品牌(占世界品牌500强的46.6%),即使土地、劳动力等成本上升,自己不制造了,仍可站在价值链上游获益。丁海森说,过去,中国品牌的命名、定价和形象设计,都不够国际化。

一副眼镜出厂价两三百,贴牌之后售价竟达五六千元。高附加值是品牌的重要承载功能,但也让不法商家开始模仿造假,这是为何如今假货丛生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美国严厉谴责中方侵害知识产权的理由。未来10年,衡量中国经济是否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核心指标,就是能不能涌现一批世界级品牌。但是 世界级品牌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2017年度《世界品牌500强》的平均年龄达到100.19岁,其中100岁及以上的“老字号”达216个,美国以94个占比达到4成。中国入选的37个品牌中只有4个超越百龄。

哈佛大学商学院约翰•戴腾(John Deighton)博士认为,“中国品牌在欧美一线市场目前没有站稳脚跟,但是在非洲、南美、南亚等二线市场,中国品牌策略是成功的。譬如在非洲,中国品牌的手机销量超过了苹果和三星。”世界品牌实验室主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教授分析说,“品牌价值的魅力,往往能通过资本市场体现。譬如,苹果、谷歌、亚马逊的市值分别为8900亿美元、7500亿美元和5600亿美元。如此高的市值中,品牌价值至少占有60%”。

浏览(28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除了中国,很多国家的超级毫宅价格是下降的 2018-04-13 09:43:00

4月11日,世界企业家集团、世界地产研究院和《总裁》杂志社联合编制的2018年(第十五届)《中国10大超级豪宅》排行榜在北京隆重发布。融创•苏州桃花源、长安壹号、凯旋1号名列前三,上海汤臣一品、深圳湾1号分别占据第四和第五。当下,房产政策层出不穷,而豪宅却在政策趋紧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保持价格坚挺。短期内,尚未出现降价的豪宅项目;长期来看,中国的豪宅市场潜力巨大。

今年的《中国10大超级豪宅》的调查对象,覆盖了中国所有的高档别墅和公寓楼盘。本次排序利用世界企业家集团、世界地产研究院和人居智库共同开发的“豪宅指数模型”LEI(Luxury Estate Index)确立的指标和方法,以交易价格为核心指数,以地理位置、自然资源、建筑设计、人文价值、建筑材料和安全私密度等为6个强度系数进行加权分析,最终,北京(2家)、上海(2家)、深圳(1家)、苏州(1家)、南宁(1家)、广州(1家)、厦门(1家)、三亚(1家)占据了2018年《中国10大超级豪宅排行榜》的10强席位。

世界企业家集团报告显示,对高净值人群而言,高端豪宅仍然是保值增值的最佳投资方式。为了更多挖掘豪宅项目在过去一年中的表现,并对豪宅独特的资源和价值进行深度把握,主办方同时发布了“中国豪宅特别大奖”,凯旋1号荣获“2018年中国最佳宜居豪宅大奖”;成都武侯金科•博翠府荣获“2018年中国豪宅建筑设计大奖”;昆山花桥的浦西玫瑰园荣获“2018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住宅大奖”;福州的三盛百督府,荣获“2018年中国最佳生态豪宅大奖”,以及四川泸州金科•博翠湾荣获“2018年中国最具价值湾区建筑大奖”。

世界企业家集团首席执行官、《总裁》杂志社社长丁海森说:“过去的一年,告别楼市的巅峰时刻,政府相继出台各种调控手段,但调控范围外的豪宅市场的价格没有因为限购的持续而受影响且价格稳中有升。2017年中国豪宅价格傲视全球,在全球100个城市豪宅价格统计中,广州、北京、上海升幅名列前茅,尤其是广州,涨幅27%,成为全球豪宅价格涨幅最大城市,而上海和北京也分别上涨了9.2%和6.7%。除了政策影响之外,决定豪宅市场起伏的核心因素即是供需关系“。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教授说,“高端住宅,可以提升我国住房整体质量。未来几年,豪宅市场的风向标还是得看中国“。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原主任陈淮博士说,“基本型需求、改善型需求、享受型需求和奢侈型需求并存的多层次多样化住宅,是市场经济的必然”。数千万人聚集的北京、上海,长期以来持续维持着攀升的豪宅购买需求,而深圳、苏州、南京、杭州等城市,其相对紧缺的土地出让,导致豪宅房源陷入到供不应求的境地。

丁海森说,全球范围内看,因为没有富人和资本流入,很多国家的毫宅价格是下降的。譬如2017年,尼日利亚的拉各斯(lagos)、卡塔尔的多哈(Doha)和俄罗斯的莫斯科(Moscow)的毫宅价格就分别下跌了25%、15%和11.3%。过去的一年,世界多个国家和城市对中国豪宅投资者不再友好,这可能会进一步推高国内豪宅行情。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地方政府,都出台了针对外国购房者的额外税费。在此之前,香港和新加坡已开始对外国购房者惩罚性课税。英国全面修订了印花税制度,提高了高端住宅的税率。

世界企业家集团董事会主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教授认为:“理论上,豪宅所在地的空气质量, 将直接影响到价格。但北京、上海的豪宅买家很多是自用,所以即使空气质量差,豪宅价格并没有受到影响。”从长期来看, 投资中国豪宅还会有不错的回报,因为中国富豪阶层持续壮大。同时,股市前景难辨,相对有限的投资选择下,进一步增长了对豪宅这种抗跌保值资产的需求。据悉,世界企业家集团(iCEO.com)是世界级领先的战略咨询机构,由罗伯特•蒙代尔教授担任主席。



浏览(27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