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古林风的博客  
读文习诗论世广友  
        http://blog.creaders.net/u/1245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中越戰爭的勝負清單 2018-10-19 23:11:40




                                           中越戰爭的勝負清單


1979年中越战争胜負,两国至今仍是自说自话。 中国出兵的目的,论者多认为是为了迫使越南从柬埔寨撤军。為此,中国的軍事目标是歼灭越南主力,尤其是几个精锐师,勝負的指標也在這裏。


 1979年战前,越南在国内展开排华运动,大批华人华侨沦为难民。 1979年的中国,来自苏联的军事压力始终不减,苏联又在1978年与越南签订了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苏越友好合作条约》,因而中国在出兵越南时不得不考虑苏联的因素,尽管美国向中方披露的评估报告称,苏联需要三个月的准备时间才具备进攻中国的能力。 在当时中国的沈阳、北京、兰州、新疆四大军区直接担负防御苏联进攻的职责,南京军区监视台海,能够参与越战的,是昆明、广州两大军区,当时中国军内也有动用两军区一部兵力就足以攻下越南首都河内的声音。 不过,解放军一向讲究集中优势兵力作战,在昆明、广州两军区野战军全部出動的情况下,仍抽调了成都军区、武汉军区野战军参战。


 在中越东部战线,即广西省方向,当时广州军区3个步兵军——41、42、55军全部投入越战,另抽调武汉军区43军、广西省军区独立师参加东线作战。谅山战役开始前,又从武汉军区抽调54军作为战役预备队,战役开始后增调武汉军区58师以及成都军区148师、150师参战。也就说,在东线中国投入了7个步兵军共计18个步兵师的野战部队及广西省军区1个独立师的地方部队。 


在西部战线,即云南方向,昆明军区下辖的两个步兵军——11、14军同样全部出动,成都军区13、50军也全部出动。其中,50军3个步兵师一份为二,最精锐的149师作为云南方向的预备队,148、150师配属广西方向。昆明部隊11军原有31、32、33三个步兵师,也就说,在云南方向中国投入了4个步兵军共计9个步兵师的野战部队。 整个1979年越战期间,中国在两个方向动用了4个大军区10个野战军共计27个步兵师的部队,加上配属的炮兵、通讯兵、舟桥部队、铁道兵、边防部队,支前民兵、民工、翻译等,总人数約有40万。此外,中越边境地区高炮部队、空军以及南海舰队,始终处于战备装备,监视越南海空军,現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就參加當時空軍行動。


1979年中越战争,流传中国出动几十万正规军,而越南参战的都是地方部队、民兵,没有出动正规军的说法,实际上是謠言。 越军体制与中国有相似的一面,全国分为大军区、省军事部、县军事部,大军区下辖野战部队,省军事部、县军事部有独立的团、营,此外还有大量的民兵。不同的是,越南长期经历战争,社会军事化水平极高,几乎是全民皆兵。 越军在总参谋部下,还组建了4个军级的野战兵团,分别部署在越南北、中、南三个方向,作为机动作战兵力。越军在中国边境地区还有独特的公安屯,小的几十人,大的数百人,作为据点,類似武警。 在越战前,越南在河内附近及北方驻扎有9个作战师、8个生产师、2个训练师、1个空军师,以及30多个独立团的地方部队。9个作战师中,隶属于第一军的3个师驻扎河内附近,担负首都防御,仅少部分参与了作战。也就是说,部署在中国当面的越军6个作战师都是主力部隊。 在越南七个大军区中,第一、第二军区位于北部,第一军区负责广西方向,第二军区负责云南方向。第一军区下辖的作战师有3师、346师、338师、325B师等4个,另有生产师、经济师、海防师以及独立团、独立营、公安屯等地方部队若干。时任第一军区司令员谭光中少将,后官至越军上将、国家副主席。 

越軍第二军区下辖316A师、345师两个主力作战师,以及334师、344师、341B师等3个生产师,411训练师,9个独立团。时任司令员兼政委武立少将,毕业于中国南京军事学院,后官至越军中将。


越南陆军最大的野战编制为军,1973年至1975年间越军组建了4个军,每个军下辖3个师,至今越南仍保持这4个军,作為全國機動部隊。中越战争爆发时,除第一军防守河内外,其余三个军都在柬埔寨。


越南大军区下辖最大的作战单位就是师,分为作战师、生产师、海防师等等。前面的提到的3、346、316A师均为作战师。 越军作戰師在人员编制上少于中国的步兵师。越军作战师人数八千人左右,仅相当于中国的乙种简编师,中国步兵师在战前基本已经扩编为甲种满编师,人员约在一万人左右。 自朝鲜战争后中国已经几十年没有经历大规模战争,很多步兵师都是战前几个月才扩编的,存在大量新兵。与之相比,越南长期经历战争,驻扎北部的作战师几乎都参加过解放南越的战争,战后才回到北方。就单兵军事素质而言,中国不如越军。中国参战部队的士气一点不比越南差,13军一些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軍人当时感慨戰士們的高昂士氣:“有三十年了,没有见到这种动人场面。” 


在指挥层面,中国占据优势。中国参战的军区一级指挥员几乎都是开国老将,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均为开国上将,实际指挥昆明军区作战的副司令张铚秀为开国少将,军师一级大多也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的经历,接受过正规大兵团作战教育。而越南,长期进行的是游击战,缺乏大兵团作战经验,营连以下战术经验丰富,以上则乏善可陈。 越军曾大量派遣军官到中国军校学习,中国也曾有军事顾问团常驻越南,越南最早建立的六个步兵师都有到中国接受整训的经历,可以说越军是中国手把手教出来的,对其战术较为熟悉,尤其是游击战。如西线的316A师,1950年代就曾进入广西修整,担任该师顾问的是时任解放軍63军188师副师长徐成功,此人曾任抗美援越工程兵第五支队主任,1979年越战时担任成都军区参谋长。邓小平之所以在战前选择杨得志出任昆明军区司令员,也在于杨得志曾担任越军顾问指导越军作战。此外,在长期的援助中,中国对越北地形也较为熟悉。比如同登战役法国要塞之战,就通过中国曾参与修整该要塞的工人找到了通风口,从通风口扔下数吨炸药,一举将要塞内越军埋葬,避免了强攻可能造成的重大伤亡。


 在火力层面,越军在班排一级占据优势。以步兵班为例,越军一个步兵班装备有40火箭筒、班用轻机枪、M79榴弹发射器各一,冲锋枪6支;中国的步兵班则装备冲锋枪3支、半自动步枪4支、班用轻机枪1挺,在班一级火力上中国与越南差距大,尤其是缺乏火箭筒等重火力。因而战时中国步兵通常将营连一级重火力下放班排增强火力,到两山轮战时步兵班排基本都加强了火箭筒、迫击炮、无后坐力炮乃至喷火器等重火力。 而营团以上,中国在重火力上占据绝对优势,越南参战的师属炮兵团仅9个,中国师属及以上炮兵团高达48个。在装备层面,越南军区所属炮兵团通常装备加榴炮、榴弹炮、火箭炮各12门,共计36门;师属炮兵团装备26门。 中国师属炮兵团则装备有60门;军属炮兵团装备有52门,就算是中国预备役炮兵师所属炮兵团也装备36门。 也就是说,越军不仅是炮兵团数量上远少于中国,而且单个炮兵团的火力也远低于中国,尤其是122毫米以上重炮严重不足。这一点越军在1979年中越战争以及两山轮战中吃尽了苦头,中国通过不惜成本的炮兵火力轟炸,极大地降低了步兵的伤亡。 


从中越两军的部署来看,都将重兵部署于东部广西方向。从历史上看,清末法国入侵中国时,也是从广西方向推进,经河内、谅山至中越边境友谊关。 1979年2月17日开战后,在东部战线以55军3个师及54军161师、2个炮兵团及其他兵种组成东集团,由友谊关出兵,发起谅山战役,当面越军主力正是其王牌第3师,扼守中越交通要道、友谊关当面的同登,是东集团第一攻击目标。经过三天四夜的战斗,同登被攻克,越军第3师主力团12团等被全歼。解放軍进而又集中8个步兵师优势兵力进攻越军第3师驻守的谅山,于3月5日打过奇穷江攻占谅山全市,全歼越军精锐第3师。 


在东部战线以41军、42军组成北集团,分别从两个方向攻入越南,目标直指与广西接壤的越北重镇高平市,越军精锐346师指挥6个团、5个独立营担任高平防守任务。41军最初的攻击受挫后,中方集中7个步兵师,执行“牛刀杀鸡”战略。2月24日,42军攻克高平,346师被迫化整为零,随后41军、42军在高平地区清剿残敌,越军346师基本被歼灭。


 在西部战线,13军、14军组成集团,由云南红河州河口渡过红河进攻对面的越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11军由云南金平县进攻越南莱州省,三个军相互配合,先歼灭老街、甘棠地区的越军345师,再歼灭越南第二军区主力316A师。 战争之初,越军号称天险的红河防线被中国军队偷渡成功。从2月16日晚21时中國13军37师109团侦察排偷渡红河开始,到17日13时13军主力已经全部渡过红河,在越军当面展开攻势。18日,越南316A师从驻地平卢调防到老街东南约20公里的沙巴,增援老街地区。21日,其先头部队148团进至岱乃地区,企图与345师聯合夹击中国军队。但面对中國13军39师的阻击,316A师148团激战三日被歼灭900余人不能前进一步。 到2月25日,甘棠被攻陷,越军主力345师被全歼。随后,316A师回撤到沙巴附近,沿公路一线布防,既不进攻也不撤退,中国西线指挥部决定抓住机会歼灭316A师。西部战线预备队149师作为生力军被投入战场,两个王牌师直接对戰。 据曾参战的149师士兵回忆,该师作为预备队直到战争打响后第三天,即2月20日才接到出动命令,登上南下云南的火车。24日抵达河口,25日进入越南,随后接到命令,以149师兵力并指挥32师95团,配属炮兵18团、116团的迫击炮连、昆明军区坦克团3营,执行歼灭316A师任务。149师派出447团、445团2营沿公路穿插,切断316A师退路,以师主力及95团由岱乃阻击阵地向沙巴进攻。 在接手39师阵地时,因39师对地形认知的错失,错误地向149师传达出4号桥已经被占领,前方还有中国军队的信息,致使149师部队接手4号桥时直接进入越军阵地发生遭遇战,但经过苦战仍攻克了阵地。 从27日149师向沙巴展开多路穿插,3月3日攻占沙巴,经过7天战斗,316A师174团、148团及沙巴独立营2,300余人基本被歼灭,316A师遭到重创。从岱乃阻击战到沙巴之战,316A师超过三千人被击毙,元气大伤。 


3月5日晚,中国政府宣布已达到惩罚作战目的,开始从越南撤军。但就在中国宣布撤军后,越南却宣布总动员,誓言战斗到底,實際為了挽回之前被中國擊敗的顏面。在战争最激烈时,2月27日越南在苏联帮助下从柬埔寨空运了包括第二军在内的6个师到河内附近,第二军中304师、325师也是越南最早组建的六个主力师之一。 面对越南调回重兵,中国计划在谅山围城打援,打一个大歼灭战,一举歼灭越军主力師。然而,号称越军第一主力的第一军308师一个团增援谅山被重创后,越军河内附近的重兵集团再也没有北上。有资料指出,越军之所以没有北上,是因为苏联通过卫星侦察发现了中国的殲滅戰計畫,警告了越军。 就这样,越军重兵集团在河内附近一动不动,中国军队则按照计划交替掩护撤出越南,越军仅以小部队袭扰,似乎担心,如果派遣重兵追击,中国军队极有可能杀个回马枪,包抄歼灭追击的越军。3月16日,中国军队撤出越南。



之後,中越十年兩山轮战期间,越軍79年后重建的316A师一个团也曾调往老山参战,即有名的“7.12战斗”,又一次被中国炮兵狠狠地“教育”了,时任越南第二军区司令仍是武立。


比較文革剛結束的1979, 兩山輪戰的1980年代,中國軍力大大增加,越南招架困難,中國各地陸軍輪流上陣,積累實戰經驗,如現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就由79年的副連長,和越軍打到85年兩山戰役的副師長,成為解放軍為數不多的具實戰經驗的將領。 


越戰使文革後復出的鄧小平走向前台,還記得79年某夜單位傳達越戰動員報告,內容就是總參谋长鄧小平分析蘇聯兵力不夠,參加越戰可能性不大。 越戰勝利,使鄧全面掌握軍權,促成華國鋒淡出中央。























浏览(25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探索南極:消失者永恆的故事 2018-10-17 23:21:37



                                  探索南極:消失者永恆的故事


南極洲這塊土地對於任何踏上它的人來說都有致命危险。南極的溫度可以陡降到零下90攝氏度(零下130華氏度),風速可以達到200英里/時(322公里/時)。而天氣还不是唯一的風險。


在這個環境極度惡劣的大陸殞命的許多探險家,他們的遺體很難尋回。有些,幾十年或者一百多年後才被發現,很多失蹤者將永遠無法找到,他們埋葬於冰蓋或者冰隙裂縫深處,再也不會出現,或者隨著緩慢移動崩解的冰川,最後葬身於大海。


利文斯頓島是南極半島外的南設得蘭群島(South Shetlands)中的一個島嶼,在那裏,一塊人體頭骨長眠於岸邊已經有175年了。這是在南極洲發現的年代最為久遠的人體殘骸。遺骨於20世紀80年代在海灘上被人發現。研究者發現,這些遺骨屬於一位女性,她在大約21歲時死亡。她是1000公里外的智利南部土著居民。遺骨分析顯示,她死於1819年至1825年之間,應該是最早踏足南極洲的人之一。


問題是,她是如何到達那裏的?土著居民的傳統獨木舟不可能承載她去經歷這段驚濤駭浪的遙遠旅程。


Michael Pearson是一位南極遺產顧問兼獨立研究員,他說:「沒有證據表明南設得蘭群島上曾出現過獨立的印第安人。這不是僅憑一個樹皮做的獨木舟就可以完成的旅程。」


智利研究者們最初的解釋是:她是那些從北半球來到南極島嶼捕獵海豹者的嚮導,這些南極島嶼剛由英國探險家William Smith於1819年新發現。然而在最早時期來到地球最南端探險的人士中,卻從未聽說過有女性參與。

阿根廷科技研究院的考古學家薩勒諾說,當時

海豹捕獵者的確和智利南部的土著居民關係密切。有時他們還會彼此交換海豹皮。然而兩種文化之間的互動卻並不總是友好的。

薩勒諾說,「有時會有暴力發生。海豹捕獵者可能會將一名女性從一處海灘上帶走,接著把她丟到另一處遙遠的海灘上。」


這名女性的的故事在早期踏足南極洲的人當中是獨特的。按照通常的記錄,應該不會有女子到過南設得蘭群島,不知為何她卻真的到了那裏。她的遺骨標誌著人類在南極洲活動的開始,而與這不可避免的生命隕落相生相伴的。是人類為佔領這塊並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大陸所付出的努力。


史考特(Robert Scott )的英國探險隊於1912年1月17號抵達南極極點,而在三個禮拜之前,由Roald Amundsen帶隊的挪威科考團剛剛從同一地點啟程離開。

來到南極點是一項壯舉,可以檢驗人類的耐力,而英国探险队則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既要應對惡劣氣候的挑戰和自然資源(如建築木材)的匱乏,又要帶領60多人的探險隊伍。更大的壓力則來自能夠平安回家。

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的主席,提出進化論的達爾文的兒子倫納德·達爾文在當時的一次演講中說:「他們有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要麼光榮凱旋,要麼客死他鄉,正是這種精神指引他們踏上南極大陸。」


史考特並非對這些期望無動於衷。儘管他有擔憂也有懷疑,然而"要麼成功要麼死亡"的精神還是驅動著這支隊伍去冒險犯難,而這些危險對如今的我們來說或許有些陌生。


他的隊伍離開南極點回程時,Edgar Evans便在二月份第一個辭世。然後是Lawrence Oates,他把自己視為隊友們的負擔,認為自己會拖慢隊友的行程,有了他全隊是回不去的。他在3月17號說,「我只是到外面去一下,這可能要一會兒。」然後他走出帳篷,隨後便消失了。


Oates和Evans的遺體一直沒有找到,然而史考特、威爾遜,和鮑爾斯的身體在他們死後數月後被一支搜救隊發現。據史考特一篇日記中的日期記載,他們死於1912年3月29號 。


史考特在日記本的最後幾頁紙上寫道,「我認為人們從來沒有經歷過我們這一個月所經歷的事情。」這支探險隊明白,他們距離最後的食物存放點有18公里(11英里)路程,儲存的食物可以拯救他們。但是他們被困在帳篷中長達數日,身體逐漸虛弱,猛烈的暴風雪使他們寸步難行。


1965年,四名男子開著一輛拖拉機,拖著雪橇行進在黑邁弗朗特山脈附近,這裏位於他們在南極洲哈雷研究站(Halley Research Station)的東面,靠近威德爾海(Weddell Sea)。他們當中有三個人在駕駛室裏。還有一人是羅斯(John Ross),他坐在車後面的雪橇上,離哈士奇雪橇犬很近。貝利是一位科學家,他測量拖拉機下面冰層的厚度,車輛由他駕駛。他和測量員懷爾德以及醫生威爾遜掃描著前方的冰面體。又小又平的擋風玻璃一大部分被雪花模糊了。四人小組行進了一整天,輪流在駕駛室暖身或坐回到後面的雪橇上吹冷風。


羅斯盯著沿途巨大的冰體、大雪以及斯特拉群山。八點半左右,在雪橇兩旁奔馳的犬隊突然停止奔跑。雪橇停了下來。


羅斯轉過頭发现現拖拉機不見了,它已經插在了一條冰隙大裂縫頂上,這條冰隙徑直橫在他們行進的方向上。裂縫底下,拖拉機整個被嵌了進去,履帶垂直地貼著一面冰牆,壓扁了的駕駛室貼著另一面冰牆。

羅斯向下面呼喊,喊了大概20分鐘之後,羅斯聽到了一聲回應。事過後,羅斯按照自己的回憶把他倆的對話記錄了下來:

羅斯:戴(Dai)?

貝利:戴死了。是我。

羅斯:是約翰(John)還是傑裏(Jerry)?

貝利:傑裏。

羅斯:約翰怎麼樣?

貝利:他快不行了,兄弟。

羅斯:你自己怎麼樣?

貝利:摔得不像樣了。

羅斯:你還能動不,或者在身上系一圈繩子?

貝利:我已經摔得不像樣了。

羅斯試著向下爬進冰隙,但是往下爬太困難了。貝利讓他不要冒險,但羅斯還是試著爬過去。試了幾次之後,貝利對羅斯的喊話停止了回應。羅斯聽到冰隙裏傳來一聲尖叫。在那之後,貝利再也沒有回應了。

冰隙,冰川中的斷層,是往往向下伸展數百英尺很深的裂縫,這是南極洲行路途中最可怕的危險。英國南極調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檔案對於這次事故的報告顯示,1965年10月14號這一天,有強風將積雪吹起,掩蓋了大範圍的冰面,從而也掩蓋了冰隙露在冰面的裂縫,而這條細長的冰隙藍線攸關生死,因為每次下坡之前,看見這道藍線會提醒人們要停下來,小心跨越。


瓊斯(Rod Rhys Jones)是那次探險隊的一員。他說:「你可以想像,那時正在飄雪,擋風玻璃上有一塊塊的冰」「你正在冰面上驅車行進,巨響、顛簸、撞擊。你沒看到這條細細的藍線。」


這四人隊伍多數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幾乎都沒有生活在惡劣自然條件下的經驗。在南極洲,每發生一次事故都會慢慢地改變人們行路和訓練的方式。事故之後呈交的報告提議了若干種方式來保障冰隙區域的安全旅行,包括改進交通工具,以及採用新方法將各種交通工具聯繫在一起等。


1982年8月,摩根(Ambrose Morgan)、奧克爾頓(Kevin Ockleton)和科爾(John Coll)三人動身前往附近一個島嶼探險,此時正值南極洲的深冬時節。

海冰很結實,他們輕而易舉地來到了彼得曼島。南極光在天際清晰可見,異常明亮,強度之高足以令通訊中斷。一行人安全上島,在海岸附近的一個木屋裏安營扎寨。


上岸後不久,一場巨大的風暴來襲,第二天,風暴將海冰完全摧毀。三人被海浪困住。但是木屋中食物充足,足以讓三個人維持一個月以上。


木屋中沒有書也沒有紙,和外界的聯絡僅限於定期和主基地的無線電通讯。不久便過了兩個禮拜。與基地的通訊要保持簡明扼要,因為無線電設備的電量越來越少。三人開始焦躁不安。企鵝包圍了木屋。它們看上去很討人喜歡,然而它們身上的味道讓這三人感到噁心作嘔。


事件變得更加糟糕。三人開始腹瀉,原來木屋中的一些食物存放得實在太久。企鵝散發的臭味沒有令他們感到有任何好轉。他們殺死了一些企鵝補充食物供給。


隊員們在日益沮喪的心情中等待著救援,他們發給基地的無線電中抱怨這裏的無聊。1982年8月13號這一天,三人被基地的望遠鏡發現,他們向基地的人揮手回應。這時無線電設備電量已不足。兩天後的8月15號是個禮拜天,三人沒有在定時通話時間出现。另一場大的暴風來臨,基地的人們還能夠看到這個惡浪圍困的小島...


薩利諾(Pete Salino)當時就在主基地。他說:「這幾個小伙子做了我們大家都做過的事情,去島上來個小型旅遊。」但他們從此再也未能見到這三個年輕人。即使做了地毯式的搜尋,三人的遺體迄今一直沒有找到。


雪萊Clifford Shelley是一位英國地球物理學家,他於20世紀70年代後期一直在靠近南極半島海岸的阿根廷群島(Argentine Islands)的科學基地工作。他在1976年失去了幾位朋友,他們當時正在攀登附近的佩里山(Mount Peary)。人們認為那幾名男子—Geoffrey Hargreaves、Michael Walker和Graham Whitfield遭遇到雪崩。他們宿營的遺跡被一次空中搜救發現,然而他們的遺體卻一直沒能找回。


即使遺體被找到,在南極洲生活和工作的嚴苛條件都使得悲傷難以表達。平德(Ron Pinder)是20世紀50年代後期及60年代初期在南奧克尼群島工作的一名無線電操作員。他至今仍然為1961年一位為鳥類做標記時從懸崖邊墜下的朋友感到悲痛。他的朋友法勒(Roger Filer)的遺體在鳥巢下面6米的懸崖腳下被人發現,人們認為他在那兒一直為鳥類做標記到最后。他的遺體葬在了島上。


平德說,「離現在已有57年了。這件事發生在遙遠的過去。但如今對我的影響勝過當時。你必須得同生命好好相處。」


對此雪萊也感同身受。他說,「我認為我們沒有真正地處理好生命,此事始終縈繞在你心中。然而這是一種複雜的感情,因為南極洲非常美麗,無論冬天還是夏天。南極是最好的去處,我們也一直做著我們想做的事情。」


多年的事故導致了人們在南極工作方式的改變。今天,那兒的人們可以在那片危險偏遠的陸地上更安全地生活。儘管可怕的事情仍有發生,但人們已經從早期的事故中學到了很多。


對於親友來說,他們還在不斷努力,以確保他們逝去的摯愛不會被世界遺忘。在英國劍橋的史考特極地研究所外面,兩根高高的弧形橡木柱子互相倚靠,兩根柱子的頂端相互溫柔愛撫。這是向死者致敬的紀念碑的其中一半,由英國南極紀念碑信託基金所立,這一信託基金的目的是向那些在南極洲去世的人們表達敬意。紀念碑的另一半在南美的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的斯坦利港(Port Stanley),是一條向上延伸的金屬針狀物,對著斯坦利港外的大海微微傾斜。南極研究者中的很多人都從這個港口出發,去完成他們南極洲旅途的最後行程。


從劍橋的兩條橡木柱子的一端看過去,柱子之間留出一塊逐漸變細的長形空間。這一空間的形狀恰好能被放置於世界另一端福克蘭島基座上高高的鋼鐵針狀物之內。這是一個跨越東西半球的物理象徵,將探險者的家鄉與南极那塊巨大而荒涼的大陸相連在一起。正是這塊大陸吸引著這些科學家們最後一次離開故土,從此再沒有回來。




































浏览(419) (3) 评论(0)
发表评论
霍金最后的研究论文 2018-10-17 02:40:02



                                          霍金最后的研究论文


霍金的最后一篇研究论文《黑洞熵与软毛发》(Black Hole Entropy and Soft Hair)近日由曾与之共事的物理学家们发表。这位已故英国宇宙学家终其一生都在研究物体落入黑洞之后、其携带的信息会有怎样的遭遇。  

  

这项研究试图解决理论物理学家所说的“信息悖论”问题。研究完成后不久,霍金便于今年三月过世。这篇论文由霍金在剑桥大学与哈佛大学的同事们编写而成,并于近日在网上发表。

  

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教授、该研究的共同作者佩里(Malcolm Perry)表示,四十多年来,信息悖论问题“一直是霍金生命的重心”。


这个谜题最早可以追溯到爱因斯坦身上。1915年,爱因斯坦发表了著名的广义相对论,系统性地描述了引力是如何通过物质的时空弯曲效应产生的,以及行星围绕恒星旋转的原因。爱因斯坦的理论还对黑洞提出了重要预言,尤其是强调黑洞可以被三个特征完整定义:即质量、电荷和自转。

 

但是,霍金在近60年后指出, 黑洞应当还拥有温度这一特征,并且由于物体热量会不断散失到太空中,黑洞的终极命运将是彻底蒸发、消失于无形。

“但问题在于,你把某样东西扔进黑洞之后,它看起来就像消失了一样。”霍金的同事佩里指出,“假如黑洞自身最终也会消失,物体中的信息又如何才能寻回呢?”


霍金和同事们在此次新发表的论文中指出,也许至少有一部分信息能够设法保留下来,并阐述了保留这些信息的可能方式。论文中指出,黑洞的熵也许可以被黑洞边界之外的光子记录下来。他们将这些光子叫做“软毛发”。接下来,佩里和同事们必须着重探索与熵有关的信息是如何储存在这些“软毛发”之中的,还要弄清当黑洞蒸发之后、这些信息如何才能从黑洞中脱身而出。 科学和探索永无止境。












浏览(785) (3)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3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