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古林风的博客
  读文习诗论世广友
网络日志正文
神经因素使党性变派性 2018-09-10 15:51:37



                                         神经因素使党性变派性


一生最滿意的行為之一,就是在文革中選擇當“逍遙派”。文革的“四大”,有大辯論一項,所謂真理越辯越明,結果是多樣“戰鬥隊”的爭辯走向極端派性,發展到武鬥。66年第一次“大串連”回來,看到街頭兩派打得頭破血流,立刻離家第二次串連,遊山玩水。大串連中止後,武鬥達到頂峰,便遠走四川山區打工,造反派發警告信“不參加文革,运动后期要算账“,我不理,打算开一輩子推土機。後來軍宣隊進校搞三結合的革委會,我被結合進去,造反派認為不參加文革,沒有資格,軍代表稱”逍遙派也是一派,文革也受鍛鍊“...


11中期选举事关美国国会的控制权。在政治高度两极化的氛围里,坚定的共和党与民主党人在关键议题上都宣布了自己的立场,什么辩论对他们都不会有多少说服力,就看特朗普開口“騙子奧巴馬”,闭口“色鬼克林頓”,可以斷定黨性即派性。


民主過程必要的妥协,成了一大问题。为什么人们很难改变自己心中根深蒂固的想法,哪怕在事实面前也不为之所动?社会科学家提出物以类聚的效应,美国人正在加入志同道合群体并与他人分道扬镳。如今,神经科学家也拿出了答案:



加州大学神经科学家卡普兰认为,古往今来,从古希腊到美国建国直至当代,每个民主政体都立足于商议妥协,有取有舍,認為“交谈可以改变想法,如果我们彼此讨论观点,就可以互相学习,而且真的能够调整我们的观念,”。


然而,在有争议的问题上,比如同性婚姻或者枪支管控,交谈很少能够改变观念。卡普兰深入人类大脑,看看为什么人们这么难以改变想法。于是,他的团队用一台大脑扫描仪进行人类研究:“我们在屏幕上首先向他们展示我们知道他们已经相信的说法,然后,我们向他们连接展示挑战这些信仰的五个说法。”卡普兰的团队接着测试人们是否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他们在那些改变想法以及没有改变想法的人中间发现了大脑差异。差异出现在应对情感的大脑区域:“我们发现的是,启动了更多的大脑情感区域的人,改变想法的可能性较小。”


立场最顽固的人的大脑杏仁核与岛叶皮质活动最多,杏仁核代表恐惧、威胁和其它强烈的情感,岛叶皮质则把来自体内的感觉输入到决策过程。


卡普蘭说:“岛叶皮质支持厌恶的感觉,如我们在遇到腐臭食物时的那种感觉。如今,我们看到,这些系统被利用,帮助保护我们不受新型威胁,—那些是更为抽象的威胁。在本案例中,这是大脑认为可能对我们有害的信息。”   不同被看作有害,自然难于接受。


卡普兰说,对很多人来说,政治信仰是他们身份认同的重要部分,也是他们界定好友和盟友的重要部分。他说:“这使改变个人想法的利害关系更大了。要改变某个具体的政治想法,也许不仅要改变你的信仰,还要影响你和其他人的关系。‘大家如今对我会怎么想?’”


在人们了解新信息时,情感确实影响判断。卡普兰说,情感可能会妨碍人们做出良好决策:“哪怕只是留意这一点也许就会有帮助,那就是,留意我们是如何感觉的,而这些感觉又是如何影响我们对某个信息做出回应的。”


在当下党派气氛超浓的环境下,对选民来说,和平常相比,排除感情干扰也许更难做到,但却是更为重要的时刻,辩论和投票并不能保证正确的选择。




浏览(358)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古林风 回复 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8-09-12 20:33:55

谢谢分享,希望读到真知兄的高见。 应是多方面的,还有一种极化理论,党派群体观念趋向固化,民主变成对阵,尊重不同意见,吸收对方观点,难度很高。

回复 | 0
作者: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8-09-12 18:23:45

非常感谢古兄的介绍。

川普现象出现后,我一直在琢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想过用文革的派性比较而说明同异,却总觉得有点“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古兄的介绍是深入到学理了,尽管可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这个应该是其中重要的一个。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