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熊熊窝的博客  
分享一片宁静的天空,追求一个干净的世界。  
        http://blog.creaders.net/u/1251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寒梅的故事 (十一) 2018-01-14 18:04:49

       寒梅一把拉住了慧君的袖子,挽留着惠君说出了几个字,字字都像闷雷在慧君耳边炸响。
       寒梅说:“慧君姐:我想偷渡去美国。”
       慧君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又追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寒梅看到慧君错愕的表情,笑了笑,然后又说了一遍:“姐,你别紧张,我说我想偷渡去美国!"
       慧君这回听清了,心里暗暗地吃了一大惊。心想,寒梅呀寒梅,你在说梦话吗?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你要去美国?美国在哪里你知道吗?美国的大门在哪你知道吗?我都不忍心告诉你。
       寒梅看慧君惊讶的说不出话,就说:“慧君姐,你听我慢慢给你说。”

       寒梅的娘家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父母年纪已大,退休的早,所以退休金也没有几个,帮衬不了她。父母的房子里现今住着下岗的哥哥一家,她回家看父母都只能和父母挤在一室,打个地铺。住上二、三天还行,久了自然就有了诸多不便。哥哥,姐姐都各自有各自的烦恼和难言的苦衷。因为她自身的残疾,都暗地里视她为包袱和累赘,有意无意之间回避着她。娘家她是不能回去了,也回不去了!因为她心里太清楚了,她若想保住兄弟姐妹间的手足之情,她就不能回娘家。
       寒梅嫁给了文涛,以为后半辈子有了陪伴的伴,有了着落、有了依靠。生活再不济,也还有文涛的一份劳保,再穷也不至于饿死。可谁知道文涛的身体又出了问题,被搁在半道上是迟早的事。文涛的大哥和姐姐每人都有二处住房,而他二哥有三套住房都是精装修,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她是这个态度。婆家人的态度让可怜的寒梅心灰意冷,无处话凄凉。

       婆婆的话常常在寒梅的耳朵边回想,让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难过。文涛要是走了,她和女儿便无家可归了,这是明摆着的事,只是早晚而已,寒梅开始有了心病,迫使她不得不为自己的今后做打算了。
       这时寒梅的小伙伴给她出主意,想办法偷渡吧!偷渡去美国吧!中国是弱肉强食的社会,我们不是国家的主人,我们是被社会遗弃的人。当今这个用钱说话的社会,没有我们这些人生活的空间。
并且给寒梅提供了不少信息和渠道。

 

 










浏览(1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寒梅的故事 (十) 2018-01-09 16:31:50

    看到这副剑拔弩张的架势,寒梅的心寒到了极点。她的心上像是有把小冰刀在不停地划着,一下、一下、又一下、又冷又痛⋯⋯。

       这一夜,寒梅失眠了,难过的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没有了睡意,她索性披了件衣服坐在床上,抱着双膝,下巴支在手背上出着神。这么多年了,她一直为了生活疲于奔命,低头拉车,顾不上想想今后,想想未来。今天她忽然觉得该抬起头来看看远处了,看看远方的路了......

       第二天,寒梅一大早就来到了医院,在文涛的病床边,寒梅望着病床上躺着的文涛,触景生情,伤心无助的泪珠噼噼叭叭的往下掉。在她最脆弱的时候、需要拉一把的时候,婆婆的一席话,让寒梅觉得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在这个时候能给她安慰的只有文涛了,文涛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心里像明镜一般,却又无能为力,苦涩无奈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悄悄的打湿了半个枕头。他紧紧地攥着寒梅的手不放,这让寒梅更加难过了......

 

      平时晚上回家的路上,寒梅经常忙里偷闲,静静的站在路边凝视两分钟的月亮,无论是晴是阴,无论是圆是缺她都要看上一会。月亮就好像是她精神上的充电器,她小车上的加油站。看着天上的月亮,重温着他们月亮下面的誓言,久违了的笑容便又悄悄地回到了她的心里,她所有的劳累、辛苦似乎都得到了补偿!       

       可是今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寒梅第一次不想抬头看月亮了。她第一次忽然觉得月亮是那么的亮,刺的她眼睛不舒服,刺的她心里疼。

       她不想立刻回家,就坐在路边的花坛上,让自己的心静一静。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开始忙碌,一直忙到晚上回家。她太需要两分钟来安慰一下自己了。她低着头坐在那里,忽然想起她们刚结婚的时候,她和文涛喜欢唱歌,喜欢唱苏芮的《奉献》,多么美好的歌词呀!
       长路奉献给远方 。玫瑰奉献给爱情。白云奉献给草场,江河奉献给海洋,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        

       好久都没有唱这首歌了,想到这里,寒梅的嘴角情不自禁地闪过一丝甜美的微笑,她不由自主地想轻轻的啍两句。
       寒梅在心里寻找着歌曲的旋律,可是她才刚轻轻地哼了两个字,就忽然嗓子痛的哼出不声了,接着心里隐隐地作疼,眼泪也不听使唤地要往外涌.......。
       她立刻打住了,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什么也不想,又慢慢地吐出来,她努力把自己内心的忧郁和烦恼全部都排出来。然后让自己从里到外清清爽爽地回家,让自己轻轻松松地去迎接明天的太阳。

     

       一天,我的朋友慧君下了班去找寒梅按摩。寒梅心不在焉地和慧君聊着。结束了,慧君转身刚要走,一直心事重重的寒梅却又一把拉住了慧君的袖子,吱吱唔唔地说:“慧君姐!你先别走,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慧君以为寒梅又和婆婆闹意见了,刚想安慰她几句体己话!却听见寒梅说了几个字象一声闷雷在她耳边炸响。
      “慧君姐:我想偷渡去美国。”寒梅说。

 









浏览(98) (1) 评论(6)
发表评论
寒梅的故事 (九) 2018-01-06 10:16:06

       长时间的忧虑终于让文涛的母亲失去了耐心,说话也忘记了顾及别人的感受。
       文涛的姐姐看老太太心情不好,脾气也上来了,就不再往下说了。转过身来,进了小屋想要安抚一下寒梅。
       寒梅一个人坐在床边委屈的掉着眼泪,心里像刀割一样痛。把整个心身都扑在这个家里的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话等着她,她是外姓人也就罢了,可是女儿是文涛的亲骨肉呀!一时间心痛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眼泪流的怎么也抹不干!

       文涛的姐姐拿了条毛巾递给寒梅,拍了拍寒梅的肩膀说:“寒梅别生气了,人老了,就糊涂了,这两天又累了。说话就欠考虑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寒梅哽咽着说不出话。她也希望这些话不是婆婆说的心里话,可是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同样这些话一字不拉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通通都进入了她的心里,也拔不出来了!

 

       大家心里都明白,文涛在,那寒梅在家里吃、在家里住名正言顺,他们无话可说。倘若文涛不在了,寒梅她没有医保、没有三金、没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再住在家里难免有啃老之嫌,心里自然是不情不愿的,父母年纪也大了。家里这一大摊子、房子,寒梅若是住久了难免要分一份汤羹,这是明摆着的。若父母哪天不在了,这房子岂不自动被寒梅占有了?寒梅又这么年轻,倘若带着孩子再嫁一次,那父母的房子就彻底属于外姓人了,这个哑巴亏怎能吃的下?只是大家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文涛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由于有了文涛前妻的先例,开始就有了防备之心,认为弟媳是靠不住的。把对前任弟媳的诸多不满都潜意识里发泄在寒梅身上了。吃一堑长一智,憋着口气这次绝不能让弟媳再沾上便宜。二哥放出话来,父母的房子没有你寒梅的份,休要幻想。大嫂看不下去了,安慰寒梅说:“寒梅你放心,只要你大哥在,没有他老二说话的份。”
       看到这付剑拔弩张的架势,寒梅的心寒到了极点。文涛还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不在了,这个家还有她寒梅的立足之地吗?她能不被扫地出门吗?想到这些,寒梅的后背直冒冷气,她第一次深深地感觉到了人情的现实和冷漠,她的心上像是有把小冰刀在不停地划着,一下、一下、又一下,又冷又痛⋯⋯。

 

 

 









浏览(473)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3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