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熊熊窝的博客  
分享一片宁静的天空,追求一个干净的世界。  
        http://blog.creaders.net/u/1251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V姐 2017-05-25 09:44:33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狼群的群主V姐兼庆祝狼窝建成一周年

 

       V姐一一是我搬到加州,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偶遇V姐起缘于她的博客。二年前,在文学城里闲逛,偶尔读到一篇博文,《爬山一一去山林里给我自己充电》文章生动有趣,调皮诙谐,浓郁的生活气息,对大自然的热爱,就那么活脱脱地扑面而来。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让我知晓此作者和我有着共同的成长背景,使我感觉非常的亲切,只是她的名字让我望而生畏一一美洲狼。

   我开始悄悄地在她的愽客里流连忘返,翻遍了她每篇文章,她的博文特别的平易近人,特别的接地气。发之于情,止乎于理。时而让我开怀大笑;时而又让我掩卷沉思;时而让我屏住呼吸;时而又让我想高歌一曲。读着她的博文,我的心透过文字和她快乐地共鸣着。

   老话常说:以文识友。通过她亦俗亦雅的文字,我渐渐地喜欢上了她!感觉非常地对脾气!她的每篇文章底下都留有她的Email和微信号。她的热情和大度让我颇为欣赏。

   我把她的Email和微信号,留在了我的电话本上,心里只是遗憾离加洲太远,无法加入她的爬山帮 。幻想着或许有那么一天,我会有机会去加州,跟着她去爬山,去充电,去开心,去快乐!

  山不转水转,先生打工的公司,忽然决定西迁加洲,于是我快乐地来到了加州。

  安顿好,发信号、接头,和V姐取得了联系,她把我加进了狼窝!我表达了想跟她一起爬山的愿望,她一丝不苟地说:“最近不行,我们最近爬的山难度较大,你们佛州太平,沒有爬山的经验。等下次难度小的时候,再通知你”。

       我伸了一下舌头,心想这爬山帮的门坎还挺高呀!随即她又详细介绍了爬山注意事项,所需装备。最后她非常体恤的䃼充道:“这些装备要买好的,价格也不低。你们先不要急着买,先爬几次,试一试,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爬山,再作决定!还有你们刚来,什么都不了解,有什么问题就问我,不要客气,我什么都知道”!她的细心和直爽让我心里觉得非常舒服。

   不久,和V姐的部队汇合了。V姐为了照顾我们,特意选了一座海拔不高,难度不太大的山让我们尝试。到了山脚下,V姐俨然一副大将风度,开始安排次序。V姐打头阵,我随后,V姐家领导断后,V姐特意把笑面虎安排在她家领导前面!两个人一人照顾一个。

   V姐打头阵,一来可以控制爬山速度,二来这一带有很多的响尾蛇,而当时正是出没的旺季,V姐怕我们有危险!多么细心、善良的V姐呀!

   V姐分出了两根登山杖,分别给我们俩用,我紧跟着V姐,很神奇地发现当我累了的时候,行进速度就迅速慢下来,等我缓过劲儿来了,行进速度又慢慢加快了。噢,原来是V姐通过我的呼吸频率控制着速度,多么体贴的V姐啊!

       在V姐如此细心,体贴的照顾下,我这个不争气的草包还是很快就露了馅,终于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虚脱了!V哥一个弓箭步,把腿支在了我的背后,让我靠着。V姐迅速抓起我的手腕摸着,采取急救措施。笑面虎一边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整个队伍因我停止不前了。我请V姐留下我们继续前进,V姐坚定地说:“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绝不能丢下你们不管。”要知道我和V姐才刚刚认识,尚没有什么交情,她竟如此仗义。我感到内疚了,细心的V姐察觉到了,立刻下达命令,由她和V哥留下照顾我们,队伍继续前进。慢慢地我缓过来了,V姐又带着我们慢慢前行,望着V姐的背影,我心里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愧是军人的后代,淡定自若,我相信此刻纵有千军万马交给她,她也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在心里说:“不管你是只财狼还是只色狼,你这只有情有义的美洲狼,我跟定你了”。

  为此V姐专门为我写了一篇愽文,告诫大家。请参看V姐的博文《刚开始户外运动一定要小心身体状况》。

   一天和V姐一起去买衣服,由于联系不及时,错过了。等我到了商店,电话给她,V姐已经回到家了。我说没亊,你到家了我就一个人随便转转,买点什么。

   V姐是东北人,性格率真豪爽。只听电话那头不容置疑地说:“你啥也不懂,知道买什么呀!等着我,我马上回去。”哈哈哈,我笑着挂了电话。

       她来了,拿过一个店里的购物袋递给我,领着我直奔主题。一边挑拣着一边说:“这条必须有;这条颜色好看;这条可以有;这条可以试一下⋯⋯。”我站在旁边张着口袋让她往里扔。翻完了,又奔下一个主题,告诉我这个是最好的,最舒适的,你记住旁边带花边的,但今天不要买,因为这款今天不打折。又转身来到另一个主题。这个今天打折可以买,必须要有二个基本色,肉色和黑色。随即两个基本色扔进了包里。又拿起了睡衣在我身上比划着,嗯,这个好看,但配你肤色不好看,还是这个和这个吧!

   我望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某个角落悄悄地被触动了,V姐带着我买东西这场景是多么的熟悉呀!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带我去买衣服时的情景!

  我享受着v 姐的“指手划脚”,感受到了一种久违了的宠爱,心里快乐极了!

   谢谢你!我的V姐!感谢你把我加进了狼群,认识了一群善良的好姐妹,带给我很多的快乐和幸福!在此衷心地祝福狼窝所有的兄弟姐妹幸福快乐。祝贺美洲狼群成立一周年。

 



浏览(23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朋友--- Catherine 2017-05-23 08:50:17

   

   Catherine 是我在微信上认识的朋友。我们从未谋过面,但彼此之间却像是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旧相识。曲指算来,我们俩相识已经一年有余了。

   我和她结识在狼群。大家一起聊天,谈笑。我发现不论我怎么说话,她总是能不显山不露水地接住我的话,很风趣地接住我的幽默。我特意注意了一下她的名子Catherine,用心记住了。

     第二天,微信下方亮了个小红点,我点开一看。哈!是Catherine 在叫我:“熊姐姐,请开门!”于是我们彼此加成了好友。

       Catherine 的声音很甜美,像个小姑娘。我们有时聊天懒得一个个字敲,就经常语音聊天或直接电话聊。我最喜欢听她叫我“熊姐姐”,她的广式普通话很好听,"姐姐"两字普通话发音是第三声,她发很短促的第二声,听起来又可爱又甜美,让我很想多听两声。

       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愿意由衷的叫我声“姐姐”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我对群里的弟兄姐妹们心存感激,也以礼相待。"姐姐"这个称呼在血缘关系中,是用于区别姊妹间长幼次序的,而在朋友间不再是长幼之别了。更多的是一种民间纯朴的礼貌,是尊重和尊敬,还有一份亲切的友好在其中。这是大部分人,包括我的理解。

    可是也有部分人不这样认为。我就曾亲眼见到过,因为别人称呼了一声姐姐而翻了脸,让我大跌眼镜。一位朋友在别的群里,对另一位不熟的群友礼貌、亲切地叫了声“姐姐”。没想到这位立即翻了脸,语气生硬地回了句:“哎哟!还叫我姐姐?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说不好我要叫您声大姐。”原本快乐的气氛立刻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大家立刻噤若寒蝉,生怕不小心点燃了空气中的火药。朋友无端被呛的半天喘不上来气。

   幸亏没有喘上气,否则一场舌战是免不了了。我也恨不能把脚伸进手机里,踹这位一脚,再扔给她一句:“不识人敬的东西,不知香臭的家伙。”

   朋友委屈地和我倾诉:“熊,我错了吗?”

    “你没错。”

    “我们家乡不分长幼都习惯称呼大姐。董永路遇七仙女不是也叫大姐吗?为什么她就这样呢?”

    “因为她不是仙女!不配仙女的礼遇!”

    从此群里少了很多热闹。对此君我退避三舍,不屑为友。

    其实人和人相处,不必顾虑太多,简单就好。唯有简单纯朴的心,才能交结到简单纯朴的朋友。在这个外表冷漠的世界里,其实还有很多真诚的人,只是我们没有机会彼此相遇,彼此认识而已。

       

      今年上半年,有段时间身体非常不好。从医院回家就接到Catherine 的电话:“熊姐姐,你好吗?"

   "Catherine,我很好!”

   “熊姐姐,你不要说话,说话会累。你就听我说,我写给你,你不要理我,你累了就睡,精神好了再看。”

      Catherine 在微信上给我详细介绍各种补养的食谱,不厌其烦。她的体恤、通情达理让我由衷地感动。

   一天,很晚了。看到她在给我发微信。我就开心地给她回了几条。Catherine 生气了:“熊姐姐,几点了,怎么还不睡觉。不可以现在看,赶快睡觉去!我不写了。”

      可爱的Catherine 就像是一个天真纯洁的小女孩,一本正经的严肃地指责你乱丢拉圾一样,让你不忍狡辩,让你心甘情愿地听她指挥。让你看到一颗赤诚的心,就是那么纯净的,就是那么坦坦荡荡地展现在你的面前。

   心中时常有一种疼,无从诉说。不是说不出口,而是找不到可以诉说的理由,找不到能理解你的人可以诉说。可是我却可以在Catherine面前坦然地倾诉。因为她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我的痛,正如我自己一样。

   我们在微信上,用指尖倾述着内心的秘密。闭上眼睛,仿佛能感觉到有一双温柔的小手,在轻轻地柔柔的梳理着我那乱麻一团的心。细细的排列,让一抹阳光从缝隙中均匀地透过,散落在心里。 那抹阳光带来的温暖和柔情,让心不在那么疼了。

       


      世上有一种爱,就是爱了,就是喜欢了。和道德无关,和性别无关,和血缘无关。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没有为什么?就是那么简单、那么纯粹的喜欢。可以是爱一首歌,可以是爱一本书,可以是喜欢一个人。可是这种喜欢,这种情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理解、可以领会。也不是和每个人都能分享的。有一份真贵的童真在里面!这样的情感我却会迫不及待的和Catherine一起分享。因为唯有她纯洁的心可以读懂,不会给我乱贴标签。不会让我觉得自己很不堪。

     在她面前,我可以把心灵最深处的拉圾,一样一样抖出来给她看。我知道她不会用道德标准来审判我,她给我一种非常干净的感觉,这种干净是心灵上的纯净。我敢把多年来极力捂着的、极不愿示人的,心灵深处的伤痕悄悄的揭给她看。因为我知道她的理解和体恤是一剂良药,可以给我最温暖的安慰。

     我们俩就象两个小朋友,用手指轻轻地戳着对方心中最柔弱的地方,相互感动着。她写的小诗定给我过目,我的文字不经她的眼,断不敢拿出来示众。轻柔的、和善的、恬淡的,我们在谈话中遇见彼此,在文字中我们看见彼此,在生活中我们认识彼此。

    看见她就仿佛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和她交流仿佛是和远方的自己对话。




浏览(823) (7) 评论(2)
发表评论
一段青涩的回忆-----口哨曲《小路》 2017-05-19 08:57:09



在我懵懵懂懂的学生时代,我曾固执地认为,凡是对着女生吹口哨的男生都是不良少年。有时放学的路上会遇到对我吹口哨的男孩子,我厌恶之极,他们统统地被我毫不留情地贴上了"小流氓"的标签。

      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喜欢上口哨,喜欢的一天到晚都听不够,竟也动了的一颗凡心想学着男孩子吹口哨,让闺蜜诧异不已。甚至有一个口哨吹的极好的男孩子,留在了我青春的记忆里⋯⋯

      那是在国内某钢铁公司毕业实习的时候。我们住在一座实习大楼里,楼里住着全国各地,各大专院校在此进行毕业实习的学生们。大楼一共五楼,女生们都住在二楼,男生们都住在三楼以上。

      实习的地方离住的地方有点远,需要步行。

      每天实习结束了,师傅们都骑着自行车快速地离开了,只剩下我们这些学生三三两两地走在回住地的路上,或是去食堂打饭的路上。我和闺蜜在路上总能遇到一个瘦高个、头发有点长、戴眼镜的男生,穿着一条牛仔裤,一条胳膊把饭盒夹在腰间,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扬着头悠闲地、轻松地吹着口哨和我们走在同一个方向。

      我和闺蜜很是反感,觉得此君流里流气的。每每看到他,我俩不是慢行就是急步走想方设法和此君拉开最大的距离。

     不久我俩倒成了前夜班,晚上10点半下班。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别说10点半就是半夜,马路上也不寂寞。可那个时候晚上10点半马路上已经静悄悄了,白日里三三两两的实习生们也不见了踪影,只有路灯把我俩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了,又忽然压没有了,然后又悄悄的拽出来再慢慢地拉长。我俩就看着影子作伴。

      出了厂区,灯稀影暗,四周更寂静无声了,心里就有点暗暗地害怕了,我俩紧紧地挨着,我心想幸亏和我一组的是个女生,要是个男生我该怎么办呀!

      忽然,身后不远处传来了悠远而绵长的口哨声,我们好像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一样,腰板儿立马直了许多。忽然觉得此君的口哨声在此时此刻是那么的动听,给人带来温暖,带来了安全感。我们俩静静地听着,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安安静静的听一个男生吹口哨。原来他吹的并不是“流氓”口哨,而是前苏联的歌曲《小路》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啊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我们越听越好听,越听越喜欢。紧紧的拉着手,认真的听着,两颗年青的心被口哨声激动着。 在夜空下感受着他那口哨的澄澈,悠扬。我们时快时慢地走着,口哨声近了,我们就走快点;口哨声儿远了我们就走慢点。

      就这样,我们听着口哨声开心地回到住地,不曾想口哨声竟跟着我们,经过我们寝室的门口上了楼,原来此君是外校的毕业实习生,就住在我们楼上。

      我们开心极了!相视而笑!从此,每天上班我们准备好了,却并不急于出门,把门打开一个小缝,侧耳倾听着那温暖的口哨声,等口哨声过去了,我们带着快乐的微笑不慌不忙地出门,跟着那清脆悦耳的口哨去上班。晚上再随着那欢快愉悦的口哨声回来,走夜路也不害怕了。那段时间我们俩常常会不自觉地摇头晃脑地哼着他的口哨曲,在洗漱的时候,在路上、在心里、甚至在梦中⋯⋯

      如果哪天他没有吹口哨,我们俩就会悄悄地猜测,他不开心了还是病了?他失恋了还是有什么烦恼了?

      他常常吹的大都是前苏联的歌曲,都是家喻户晓的经典。例如《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莓花儿开》等等。他吹的真的是好听,让我知道了原来口哨也可以这么有魅力。听到这么好听的口哨,彻底改变了我对口哨的看法。让我从心里喜欢上口哨,不再讨厌那些爱吹口哨的男生了。原本枯燥无聊的曰子,在口哨声中变得轻盈而又快乐了,感觉那段日子在口哨声中变短了,很快就过去了!

      在实习快要结束的时候,居然有些依依不舍了。

      一天,上班的时候没有等到那个会吹口哨的男生,我们知道分别的时候到了。果然,下班的时候,看到那熟悉的背影拉着行李和几位男生站在公交车站旁。

   我们默默地走回寝室,心情有些失落,不知他叫什么?不知他来自那里?甚至他的正面都没有敢看一眼。

      晚上坐在床上,闺蜜竟有些泪眼朦胧了。我努力地撮着嘴、吹着气,想发出一些好听的声音,可是再怎么努力,既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发出了微弱的“嘘嘘”声,闺蜜吃惊地看着我,我赶紧给她解释说我想学吹口哨,让你开心!

      她破涕为笑,推着我说:“干嘛呀!一个女孩子吹口哨,你想失足吗?你吹的声音都让我想去厕所了。”

      哈哈哈,我们一起开心地笑了起来。

      “哎,你说这叫暗恋吗?”她羞涩地低着头说。

      我摇摇头说:“不叫吧!一句话都没说过,应该不是吧!”

      “好,回去后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好吗?”她红着脸对我说。

      “好!”我笑着点点头!她伸出来一只弯弯的小手指,我也伸出了一只弯弯的小手指钩住了她。一起微笑着拉了三下,把短暂的一段青涩、美好的感觉,悄俏地埋在了心底。

   回到学校只要有口哨声,我都会侧耳倾听,却再也没有听到那么好听的口哨声了。

      

      那个会吹口哨的男生,你在他乡还好吗?你可曾知晓,你的口哨给两个女生在夜晚带来了安全和温暖。带来了一份愉悦的心情和一段阳光的日子。你可曾知道,你的口哨,像一抹亮丽的色彩画进了我们青春的岁月里。每当听到这首口哨曲,就想起了你那青春的背影。

    

2017-03-09






浏览(1012) (12) 评论(8)
发表评论
总共有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