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于栋轩的博客  
浅释有关儒家思想被误解的问题  
        http://blog.creaders.net/u/1251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欲见本性必行善 恶为亚心证灼见 2017-10-26 04:19:23

欲见本性必行善 恶为亚心证灼见

作者 于栋轩

本性善恶的问题,至今已经争执了两千多年。大致来说是,悟道者与凡夫之间的争执。悟道者所见的是,人性本来的真实面目;普通人所能看到的不过是,世人的行为表象。究其实质,两者存在着鸡同鸭讲的认知差别。

西方文化与其宗教中的观念是,人性本恶;在中国文化中,孟子以性善论着称于世;而其弟子——荀子,彻底罔顾中文字象义特色,以其精奥的表达方式所阐释的——‘恶’的本来面目,反其道而行之。

如果我们能够毫无置疑地坚信,古代造字圣人的智慧。根据‘恶’字象义的固有特色观察事物,以‘恶’由‘亚、心’所组合的涵义,就不难看出‘恶’非真心本性。则,根本就不会出现无谓的争执问题。

因为在佛教教义中,是否成佛,是以是否见性为标准,明心见性、见性成佛,说的就是能够见到本性,就是成佛的境界。所以,讨论本性善恶的问题,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着手观察:

一方面是,由如何才能够见到本性,来辨别本性的性质;另一方面是,根据见到本性之后的人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善还是恶的属性,来确定本性的性质,自然可以一目了然!

由西方宗教对他们所谓的先知,对人类历史的臆测遐想,毫无识别能力的全盘接受了数千年,至今尚未觉醒可见,西方文化的肤浅不言而喻。如此幼稚的文化基准,对于本性如何能够拥有精准无讹的认知?(详细内容请见拙作《伪人类史》,此处恕不赘述。)

所以,讨论本性问题,还要从文化底蕴深厚的,悟道者的字里行间中,认真体悟,从中得出正确答案并非难事。从‘见性成佛’这句话中,不难看出,以是否能够见到本性,为成佛的必要条件的佛教教义中深入探索,大家不难简洁明了地识别本性的善、恶属性。

‘众生皆有佛性’,是佛教对众生本性的定义。未能悟道的普通人之所以见不到本性,是因为贪、嗔、痴三毒无明屏蔽了本性的缘故。普通人之所以会作恶,乃是,屏蔽了本性的无明胡作非为的结果。

包括《荀子》中所述的:“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的内容中,亦可看出,他所看到的好利的问题。正是释迦牟尼佛所说的,‘贪嗔痴’三毒无明的,本来面目的真实写照。

认为本性为恶的人,与荀子一样,普遍都是把‘贪嗔痴’三毒无明,看成是本性的结果。佛教的‘空’;儒家思想从‘仁、义’到‘何必言利’;道家从‘为道日损’到‘无为’的修行方法,都是对消除‘贪嗔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修行法门。

思想领域中有关本性的事例随处可见,均富思想的共产主义思潮,与孔子的礼运大同思想,无疑都是性本善的真情表露。不同的是,因为西方文化的肤浅,他们彻底罔顾了,因果业报的事实。马列主义以‘打砸抢’的方式所提倡的暴力革命,则是‘贪嗔痴’三毒无明作怪的具体显现。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永恒真理。暴力革命的最终结果,导致了苏俄共产主义的土崩瓦解;中国农村‘打土豪,分田地’的结果是,独断专行的‘人祸’使三千多万农民死于非命。

因为城市的工人没有像农村那样,彻底瓜分资本家财产的情况。所以,工人们也没有像农村那样,因为揣着怕被当事人日后报复的恐惧心理,而生成杀人越货的邪念。

农村则是以打土豪,分田地,最终发展到以活埋地主、富农以及他们的家人的方式鹊巢鸠占。为杜绝因为瓜分这些人的财产,会被他们的子孙报复的后患,而兴起疯狂残杀、图财害命的血腥罪行。

在饿殍遍野的三年人祸的灾难中,饿死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农村人口。城市则极少听说全家人都惨遭饿死的情况,农村这种情况则比比皆是。按理说,农民们有了自己的土地,断无被饿死的可能。

却因为抢来的土地全部被收为国有,抢得之后再被彻底剥夺的残酷现实,进一步激化了自暴自弃的小农心态的挥霍意识,从而更加剧了食物短缺所造成的农村人口死亡人数的飙升。如此环环相扣的严酷事实,无情地书写着,冥冥之中,所存在的丝毫不爽的因果报应。

有人没有见过饿死人的惨状,就想当然地否认饿死人的事实,令人无言以对。且不说河南、安徽等重灾区。末学原籍所在地,山东省乳山县(今改为市),是无论旱涝皆保无虞的鱼米之乡。

整户人家全部被饿死的情况,也是每村都有。饿死人的原因却极其荒唐,在大跃进的口号下。有人提出了每亩地播种一万斤种子,每粒种子只要结两粒籽,每亩产量就可以达到两万斤的超高收成。结果当然是事与愿违,地里长出来的全部都是不成穗的野草。

几乎把储备的口粮全部丢进地里,在家无余粮,地里又颗粒无收的情况下。以树皮、草根充饥的农民们,能够活下来的人,虽然算不上是福大命大,也可以称得上是大难不死的硬骨头了。

三月二十四日,网上一篇题为《普京彻底追责 全面否定列宁》的文章摘要写道:“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

由此可见,中国农村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肇因于不明因果的西方文化所主导的,不识因果地枉杀无辜的暴力革命意识。经过部分以俄为师与崇洋媚外的专家学者们的发扬光大,将中国农民导入了种恶因,结苦果的现实报应之中。

而,孔子在《礼记•礼运》中,所主张的世界大同是: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孔子的大同思想是,彻底铲除了‘贪嗔痴’恶行的根源。纯粹由善的本性,所指导的无私付出的,名符其实的天下为公的人类文明结晶。为我神州圣地开创了,与野蛮透顶的西方文化截然不同的,首屈一指的人类文明。

然而,被野蛮肤浅的西方文化的炮舰,轰得蒙头转向的清末时期的,部分崇洋媚外的专家学者们。竟然做着为虎作伥的,自毁文化长城的傻事。抛弃了中国文化的瑰宝;拥抱着西方粪土文化的荒谬行为。

结果是,以灰孙子的丑陋面目,‘认贼作父’地投靠于中国人的宿敌——北极熊的麾下。为所谓的共产国际摇旗呐喊,在经过被剥夺了外蒙及大片国土的丧权辱国之后。

中国人才噩梦方醒地意识到,北极熊的狼子野心。却已蒙受了噬脐莫及、悔之晚矣地丧失了,数百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惨剧!不识善恶地‘打砸抢’的邪恶文化之因,所造成的苦果,令人不寒而栗!

言归正传,非常遗憾的是,大多数专家学者对本性的认知,都是处于一知半解的懵懂状态,想当然地把普通人失当的行为,理解为本性的表现。包括从事佛学研究数十年,拥有三百万信徒,闻名中外、著作等身的文学博士——圣严法师亦不例外。普通人就更难明辨是非、洞察善恶的曲直了。

圣严法师在其大作《正信的佛教•佛教是主张人性本善论的吗?》一文中,如同荀子一样,把本性与无明混为一谈。然后,对人性的善恶,作了一番看似别具一格,实则却是似是而非的专门的阐述。

法师在文章中写道:

“……可以说佛教是主张人性本善论的。佛说‘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这是主张佛教性善论的根据。

……事实上,佛教虽可说是性善论,也可说是性恶论,佛教的本质,却是既不属于性善论,也不属于性恶论。

众生皆有佛性,是性善论;众生皆由于无始以来的无明覆障而致尚未成佛,这是性恶论。……所以,佛教可以左右逢源而适其所适。”

法师以众生皆有佛性,而导出性善论,无疑是千真万确的永恒真理;然而,再画蛇添足、张冠李戴地把无明业障,定性为本性之恶。再根据性善论与性恶论所能起到的作用,把佛教定性为左右逢源的学说,令人有不知所云之感。

圣严法师的学识应该没有问题。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圣严法师所说的,‘众生皆由于无始以来的无明业障而致尚未成佛,这是性恶论。’的观念,却令人难以苟同。

无明业障,顾名思义,指的是不明事理的贪、嗔、痴等错误行为,造成的业力所形成的浓厚障碍,屏蔽了众生的本性。把无明业障看成是本性,是对本性错误认知的根源。

其实,这也不只是圣严法师个人对本性的误解,而是性恶论者的通病。这些人在无意中,把贪嗔痴三毒无明误认为本性的结果。包括荀子在内,同样是把普通人贪嗔痴的行为,看成是人的本性的表现的错误认知,而自以为是地做出来性恶的结论。

圣严法师接下来所写的内容,更进一步暴露了其对本性的理解错误。

在众生来说,善的佛性与恶的无明,根本就是难兄难弟,分割不开,有佛性的时候,就已有了无明,它们是一体的两面,在生死,是无明,出生死,是佛性。物性是从无明开出,理性是由佛性萌芽。所以,说我们的本性是善,固然不对,是恶,也是不对。……”

因为认知的错误,所以,在诠释编写的时候,难免会导致结论的错误。接下来的解释,自然是错上加错。法师所说的,“有佛性的时候,就已有了无明,它们是一体的两面,在生死,是无明,出生死,是佛性。”这句话,依然是对本性认识不清的结果。

之所以会出现‘本性是善,不对,恶也不对’,这种对本性属性认知的错误结果。主要原因是,圣严法师错误地把,屏蔽了本性的‘无明业障’与‘众生皆有的佛性’一样,都将之定义为本性。因而却无所适从,结果只能是以,彻底否定善或恶的方式,来作为本性的结论。

无论是在生死,还是出生死;无论是行善还是作恶,佛性都是始终如一、一成不变地存在于众生心中。而‘贪嗔痴’三毒的无明,则是作恶的根源。所以说是,无明屏蔽了佛性;而非无明取代了佛性。

本性与无明的关系就像,太阳与乌云的情形一样。本性如同太阳,无明即如乌云。普通人之所以见不到本性,就像浓厚的乌云遮蔽了太阳一样,无明彻底屏蔽了众生的本性。就像太阳不可能变成乌云一样,众生的本性当然也不可能,像圣严法师所说的那样,与无明之间互相转换。

因为对于大多数众生来说,‘贪嗔痴’诸无明无不随处可见。如果无明就是本性,那么‘见性成佛’这句话,就可以被认为是,‘见到无明即能成佛’。如此的话,因为圣严法师所说的‘无明’这个‘本性’无处不在,岂不是说人人都已成佛了。

显然把‘无明’看成是‘本性’,是违背事实的荒诞不经的邪说谬论!只有彻底打破无明窠臼,才能见性成佛,乃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所以,无明只是修行者所要打破的屏障,此理不辩自明。

另外,我们如果按照法师以上所述,生死观的解释来认识本性问题,则,大多数浮沉于生死之海的众生,岂不是只有无明,而没有佛性?这种说法与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众生皆有佛性’,岂不是大相径庭!?

在佛教教义中,打破无明窠臼是成佛的必要条件。另一方面,由真心本性在圣不增、在凡不减可知,没有成佛的众生,本性依然没有丝毫改变。只是本性被无明窠臼所屏蔽了而已,本性并不会变成无明。

普通人之所以不能成佛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贪、嗔、痴’三毒形成的无明,屏蔽了众生的本性。所以,佛教修行的目的就是要破除普通人无处不在的,‘贪、嗔、痴’这个无明窠臼,达到见性成佛的目标。

在中国大陆,特异功能曾经风靡一时。然而,当事人在被反复求证无果的情况下,媒体难免会被蒙上百口莫辩之冤。之所以会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大家不明白特异功能的形成原因,与好奇心惹的祸。

被贪嗔痴无明彻底遮蔽了的本性的普通人,就像乌云密布时,被彻底遮蔽了的太阳,隔着云层令人一无所见。而具有特异功能者所见到的些许本性,就如同云层稀薄之时,隐约可见的日形。

屏蔽本性的无明,如同遮蔽太阳的乌云会随着风力随时变化一样,无明会随着当事人的心地随时变化。隶属于贪嗔痴的名利之心欲望越大,无明窠臼也就越是浓厚。这就很容易造成,媒体急于求证的特异功能会悄然而逝。

所以,认为媒体造假的说法,大多数都是不实指控。除了个别包藏祸心、哗众取宠者。大多数有头脑的人,应该都会知道真相大白之后的结果。望空扑影地胡说八道,必然会使自己得不偿失,所以大部分媒体记者都不会去做,公然欺骗世人的傻事。

破除无明窠臼的悟道者,就如同乌云尽除之后,万里晴空、光芒万丈的太阳。相对于,隐约可见的日形,所显示特异功能。见到本性的释迦牟尼佛,具有无上智慧、具足神通的能力也就毫不为奇了。

佛教称本性智慧为无上智慧并非虚夸之词,从其对世界万物具有超科学的认知可见一斑。世界上,所有的人的本性,都具有无上的智慧与神通。却因为被贪嗔痴三毒无明彻底屏蔽,人类的智慧与神通只是随之隐而不现而已。

瑜伽与气功等法门,则属于术有专攻范畴之类的东西。是一种类似于以钻探打井的方式,基本上与无明的浓厚程度无关。一旦穿透乌云,保持这种状态,即可见到一丝日光,此类的特异功能由此而生。

与破除无明所见到的本性完全不同,这种范围狭窄、作用低微的特异功能,与破除无明之后,所显现的本性神通的威力犹如天渊之别。所以,单纯地追求异能,未免有舍本逐末、哗众取宠之嫌。

网上一篇题为《“大师”王林行骗 钱学森功不

浏览(22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民主之父李登辉 授贪继任鬼制宄 2017-10-14 05:30:04

 

民主之父李登辉 授贪继任鬼制宄

作者 于栋轩

前几天,看到一篇题为《民主思想是怎么来的?》的一篇文章写道:

如果大家都同意民主是工具,接着而来的问题应该是:究竟什么共识催生了民主这一工具?什么原因让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民主?

希腊的雅典民主,真正参与其中的只不过3万人。而城邦人口大约有20多万。这3万人都是市民,而且是成年男性。由于这些人的共同性大于差异性,他们之间有着自然而然的相互承认和尊重。这使我意识到一个微妙的关系:人的互相尊重自然产生民主思想。民主思想是自然而来,不是一般认为经过斗争争取的。相当巧合,最近我发现文明的核心也是人之间的互相尊重。……

民主不是对别人的要求,而是独立的个人对自己的要求。……只有自己对自己要求民主,也就是说,自觉地给人自由,让人独立,待人平等,这样的人多了,才会民主。……

网上另外一篇点评上述文章的作者写道:

“……特别是提到民主是一种工具,这就更加离谱了。谁会把民主作为工具?我想只有政客们会有这样的思维。试想,当一种政治模式成为某些人的工具,那么必定有人会因此而得利,有人会因此而失利。千万别说民主这种工具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除非你能证明人是无私的;并且,每个人掌握和使用工具的能力是一样的。

诚哉斯言!令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民主是一种工具这句话,不仅没有离谱,而且一直都在被政客们利用这种工具从中获利。而且,除了政客,普通人是无法使用这种工具的。一张选票所起的作用,在政客们层出不穷的选举手段中,通常都是微不足道的陪衬。

普通人手中的一张选票,永远也不如政客在自己的肚皮上,制造一点微不足道的伤口,所能够产生的惊人效果!其他诸如,各种形式的请客送礼等直接或变相买票方式,还有五花八门的混淆视听的手段,都可以起到左右大选的结果。美国加州就曾利用选民的习惯性思维,以制造候选人在选票上的排名方式,获得大选的决定性胜利。

更有恬不知耻的政客利用欺骗手段,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政敌,登高一呼,千万张票源即可滚滚而来。凡此种种,无不是政客们使用民主选举这一工具,明目张胆地骗取大选结果。

作者所认为的互相尊重自然产生了民主思想,这句话会被《竞选州长》的作者——马克吐温笑掉大牙。殊死斗争几乎是,利用民主制度在争权夺利中,司空见惯的斗争方式。

另外,如果民主思想的来源,真如作者所说的,给人自由,让人独立,待人平等的话,希腊似乎早就应该消除了奴隶制度。实际上却是事与愿违,最先消除奴隶制度的,却是封建制度的古代中国。

春秋战国时期的鲁国,就有以库府之资,购买战时被敌军俘虏,沦落在他国的奴隶的史实。鲁国如此,其他国家必然会效仿跟进。否则,没有户口限制的古代,会出现近者悦,远者来的现象。鲁国自然会一国独大,难免会使相邻国家感到惶惶不安,而只能东施效颦地同样实施这种福利。

《东周列国志·第十六回》记述了,齐桓公问政於管子,管子对曰: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今日君欲立国之纲纪,必张四维,以使其民。则纪纲立而国势振矣。桓公曰:如何而能使民?夷吾对曰:欲使民者,必先爱民,而后有以处之。桓公曰:爱民之道若何?对曰:公修公族,家修家族,相连以事,相及以禄,则民相亲矣……。

这段话,正合乎孔子所说的,为政以德的人间至理。齐桓公毫不犹豫地实施了管仲的治国方针,而得以称霸於诸侯之国。享誉文明古国的中国的古代霸主,所得的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实惠的虚名而已。更多的是责任,齐桓公付出的不只是财物,更为离奇的是,齐国还付出过土地。

齐桓公奔走於列国之间,所耗费的不只是兴师动众的人力与劳苦。山戎屡犯中国,齐桓公灭戎所得之地,尽赠於燕国。燕庄公因为感谢齐桓公为燕国彻底灭除了山戎之害,确保燕国黎民百姓的安全之恩。在送齐国大军回国的时候,竟然恋恋不舍,不觉之间送齐桓公离燕国地界已是五十里。

桓公曰:自古诸侯相送,不出境外。寡人不可无礼于燕君。乃割地至所送之处界燕,以为谢过之意。燕伯苦辞不允,只得受地而还。在其地筑城,名曰燕留,言留齐侯之德于燕也。燕自此西北增地五百里,东增地五十余里,始为北方大国。诸侯因桓公救燕,又不贪其地,莫不畏齐之威,感齐之德。

这就是,礼仪之邦与唯利是图的西方文化的不同之处!现代霸权国家,动辄以莫须有的欲加之罪,理直气壮地杀人放火。不是为了经济利益,就是为了攫取民主政治的选票,而枉杀无辜!中西方两者的道德修养不可同日而语。

接下来,因为卫国被北狄抢掠一空,齐桓公再赠卫人所需。原文记述如下:

北狄主名曰腔瞒,乃驱胡骑二万伐邢,残破其国。闻齐谋救邢,遂移兵向卫。

狄兵方才退去,将卫国府库,及民间存留金粟之类,劫掠一空,堕其城郭,满载而归。……

宁速如齐,迎公于毁嗣位。齐桓公曰:公子归自敝邑,将守宗庙,若器用不具,皆寡人之过也。乃遗以良马一乘,祭服五称,牛、羊、永、鸡、狗各三百只。又以鱼轩赠其夫人,兼美锦三十端。命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送之。并致门材,使立门户。

邢国的情况依然。齐桓公同样以各种物资救济邢国:

狄兵攻邢,昼夜不息。邢人力竭,溃围而出。

谍报方到,邢国男女,填涌而来,俱投奔齐营求救。内一人哭倒在地,乃邢侯叔颜也。

……百姓逃难者,大半在夷仪地方,愿迁夷仪,以从民欲。桓公乃命三国各具版筑,筑夷仪城,使叔颜居之。

更为建立朝庙,添设庐舍,牛马粟帛之类,皆从齐国运至,充牺其中。邢国君臣,如归故国,欢祝之声彻耳。

齐桓公救济卫国之后,《东周列国志》记述了:

卫文公感齐再造之恩,为《木瓜》之诗以咏之。诗云:

投我以木瓜兮,报之以琼踞。

投我以木桃兮,报之以琼瑶。

投我以木李兮,报之以琼玖。

当时称桓公存三亡国:谓立僖公以存鲁,城夷仪以存邢,城楚邱以存卫,有此三大功劳,此所以为五霸之首也。

这就是,春秋战国时期,身为五霸之首的齐桓公,扶持列国的真实写照。战国时期,霸主如此,具有高度道德修养的官员亦不例外。楚国有名的宰相孙叔敖就是这样一个,享誉遐迩、位高权重的官员。《东周列国志》记述了他死后,其子以砍柴糊口的情况:

庄王所宠优人孟侏儒,……一日出郊,见孙安砍下柴薪,自负而归。优孟迎而问曰:公子何自劳苦负薪?孙安曰:父为相数年,一钱不入私门,死后家无余财,吾安得不负薪乎?

即命优孟往召孙安。孙安敝衣草屦而至,拜见庄王。庄王曰:子穷困至此乎?优孟从旁答曰:不穷困,不见前令尹之贤。……

史臣有诗曰:

清官遑计子孙贫,身死褒崇赖主君。不是侏儒能讽谏,庄王安肯念先臣?

《东周列国志》所述的上述种种事例,无不说明了为政以德的大公无私,可以使国家社稷得以健康地快速发展,黎民百姓可以免除贪官污吏,名目繁多的盘剥与刁难。

身为文明古国的中国古代,封建制度的这种治国方式,比民主制度之下的欧洲诸国权贵,以欣赏奴隶相互残杀为乐的,灭绝人性的所谓的民主制度,高尚了何止千万倍!

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的说法,是因为刚刚从强食弱肉的原始森林的古代,进入人类文明的边缘,其唯利是图、四处侵略、杀戮成性的西方社会,根本就没有像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的中国这种,真正的爱民之心。

以票选的方式,决定统治者,比动辄相互残杀的方式,来争夺统治权当然要好得多。然而因为缺乏道德文明教育,依然难免会丧心病狂地以杀人为乐。这就是,一百多年前,西方文化的本来面目!

任由被俘在外的官兵,被作为奴隶,生杀予夺而不管不问。才是野蛮透顶的西方文化的可悲之处!黑格尔这个半吊子,不知道认真思考西方文化,与儒家思想的巨大差距,而歇斯底里地诬蔑诽谤儒家思想,才是民主与惨无人道的奴隶制度混合体,形成的固步自封的西方文化的最大悲哀矣!

更重要的是,盲目地认为人的互相尊重自然产生民主思想,是大错而特错的。希腊近一半的奴隶,无情地揭示了希腊的民主制度形成之前,既不尊重奴隶,又不尊重妇女!

不仅是古代人,步入现代文明的现代人,所建立的民主制度依然不是因为,互相尊重而产生的。因为无论是什么制度,都只不过是统治者所使用的一种政治工具而已。

以为引用了民主制度这种工具,就可以改变统治者的道德修养,无疑是在痴人说梦。工具永远也不可能改变,使用工具的人的思想与行为,则是人类世界史上,颠扑不破的永恒真理!

以美国为代表的,唯利是图的西方文明,仍然是还没有摆脱弱肉强食的野蛮兽性文化。尽管他们实施的是所谓民主制度,他们为了国家利益与个人选票而肆无忌惮地野蛮屠杀他国人民,只能证明这种制度不过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虚假政治本质的野蛮兽性1

西方人唯利是图的野蛮文化,是使他们为不择手段地招摇撞骗之后,所得到的选票而沾沾自喜;能够为他们恬不知耻地,鱼肉百姓而心安理得;甚至是为他们野蛮兽性地,侵略杀戮而顾盼自雄。

位於小溪上游的美国大灰狼,可以丧尽天良地指责位於下游的伊拉克小绵羊,弄脏了它位於上游的饮水,而歇斯底里地踏上小绵羊的家园,丧心病狂地屠杀伊拉克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

竖起了民主自由牌坊的婊子——布希政府把狼与羊的童话故事,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以血淋淋的事实书写了他们强食弱肉的强盗行径。

在西方文化利欲熏心的鞭策下,民主时期的布希政府远比豺狼更加邪恶。豺狼吃羊乃是它们赖以生存的必要生活方式;布希政府屠杀无辜的伊拉克黎民百姓,如果也像食肉动物那样,仅仅是为了生存的需要,倒也罢了。恰恰相反,布希政府杀人放火的目的是,为了攫取可以连任的选票!

有人认为,布希政府侵略伊拉克的目的是石油。其实,石油只是选票这个主要目的的附加利益。小布希可以为了选票而放弃石油,却绝对不会为了石油而放弃选票!

小布希这种丑恶心态,只是如实地反映了,选票至上的西方式民选制度,如假包换、不择手段、赤裸裸地争权夺利的本来面目,并不是什麽值得大惊小怪、出人预料的新奇事。而是唯利是图的小人儒与西方式的民主制度的政客的共通特色。

以金钱换取政治利益,吕不韦是现代政客金权政治的鼻祖。不同的是,在封建专制时代,投机政治,这种卑鄙无耻的邪恶行径,只是个别心术不正的投机分子,还必须只能在见不得人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地暗中施行;

而在西方式的民主制度的今天,政客们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集体性、明目张胆地以挥洒金钱的方式,混淆视听。甚至是以请客送礼的方式,收买与骗取选票,达到窃取国家统治权的目的!

包括以募款、投资舆论工具等方式打压异己,蛊惑、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来攫取选票。着名专家马克吐温在其《竞选州长》的大作里,描写得竞选者惨遭诬蔑、打压的活生生的事实。直至今日依然被政客们乐此不疲、变本加厉地反复演绎着。唯利是图是永无休止地持续这种政治模式的超强驱动力!

这就是媚外专家不遗余力地自毁文化、大力鼓吹的西方文明的本来面目!在这里有谁能够看出,政客们有丝毫相互尊重的念头?恨不能将对方置于死地,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在缺乏道德文明自我约束的情况下,卑鄙无耻、贪得无厌的政客们会把西方式民主制度的邪恶,演绎得远较毒蛇猛兽更为残暴千万倍!

布希政府能够如愿以偿地得到连任,充分显示了只要善於利用民意,即使是无恶不作的流氓无赖照样可以盘踞国家殿堂,希特勒、小布希就是此类屠夫的典型代表人物;善於利用民主制度与狼文化的无耻政客,一旦遇到能够肆意发泄的可乘之机,很容易激励出希特勒一类的疯狂超级战犯。民主竞选制度的邪恶,被布希政府演绎得淋漓尽致。

小人喻於利,唯利是图者会不择手段地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剥夺他人自由甚至生命的基础之上。利欲熏心无限地膨胀结果是,欺男霸女、强取豪夺,侵略杀戮、无恶不作。尤其美国政府在西方文化的丛林法则下,侵略杀戮,早已成为西方式的民主政治,操控全世界的印钞机的必要手段了。

另外一个,无力发动侵略战争更不可能称霸於人类世界,却同样存在着不能给人自由平等的,民主制度的政治模式。台湾的民主之父——李登辉所建立的民主制度,就是典型的争权夺利的产物。

早在一九九零年,李登辉通过国大代表连任总统前,被国民党大佬百般刁难。因为其时国民党在国大代表中,可以左右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李登辉只能与国民党大佬,约法三章’‘不再连任中华民国总统

为了能够出尔反尔地继续连任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在总统任内,废除了以国民大会选举总统的权利,改为台湾地区全民直选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如愿以偿地当选为,第九届中华民国总统。

以言而无信,分裂本地与外来政权缠斗的方式,成功地操纵了总统大选,使李登辉不仅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总统大权。而且也顺水推舟地攫取了民主之父的光荣称号。

只是这冠冕

浏览(22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无内容 2017-10-08 10:09:14

原文为《唯利是图育贪腐 争权夺利贼民主》内容与《民主之父李登辉 授贪继任鬼制宄》

大致相同,已删。



浏览(97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